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对于专注于鲜花电商的企业而言,如果不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那迟早将因产品质量的问题被市场淘汰。这样的话,鲜花电商将来也会成为头部大电商“寡头垄断”的天下。

撰稿 | 菲尼克斯

又翻车了。

对罗永浩而言,似乎不管在哪个赛道,总是“不翻不舒服斯基”。但这次是他直播带货的鲜花电商出了幺蛾子,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如果不好好解决,当年他怒砸的西门子冰箱就是你们的榜样!老罗的“锤子”,能砸出鲜花电商的内幕吗?

5月15日,罗永浩在直播间里售卖电商“花点时间”的鲜花产品,承诺在5月20日这个特殊的时间点送到消费者手上。结果,有的消费者提前一天就收到了花,更严重的是许多在“520”收到鲜花的人发现花是蔫的、边缘都坏了,“根本送不出去”“简直是大型翻车现场”。收到有问题鲜花的消费者达到上千名,罗永浩的直播间和微博被投诉攻陷。

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对此,罗永浩称将按照与商家的协议,督促“花点时间”为有问题的产品全价退款,对商家的语气相当不客气:“今天这件事做不到让消费者和我们全都满意,西门子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他还承诺,将自己再为这些消费者每人补偿一份货款,总计100多万元。

而“花点时间”CEO朱月怡发布的解释是:这次的“520鲜花”包装盒不够所以改成了牛皮纸包装,但牛皮纸很吸水,他们又没有在鲜花和牛皮纸之间按惯例加一层塑料薄膜,所以花全被吸干了……

尽管老罗表现出来的事后补偿态度不错,但他的团队之前在选品时显然出了问题:以“花点时间”为代表的鲜花电商之前已经被消费者大量投诉,主要集中在预付款陷阱、久未发货、送错地址、质量问题、货不对板、售后服务不到位、售后退款难、涉嫌网络欺诈等方面。

如此看来,这次在“520”的大翻车,就并不是“黑天鹅”而是“灰犀牛”了。鲜花电商,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前些年,鲜花电商可谓被吹上了风口。据艾瑞咨询统计,2013年至2017年期间,鲜花电商领域共完成融资47笔,某些融资达亿元级别,各路玩家纷纷入局。

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云南昆明的斗南花卉市场,规模位居全国第一。

电商进入之前,传统鲜花交易的渠道层级很多。一般而言,鲜花从花农生产出来,要经过交易市场、一级、二级批发商,发往全国各城市,再到城市的各店铺,最终送至消费者手中。流通环节过多带来的显著问题就是交易时间长、鲜花耗损严重;并且中间商层层加价,这些成本都让消费者来承担,价格也没法做到平易近人。同样是艾瑞咨询的调查数据显示:每层批发商至少加价15%-20%,到了花店零售环节至少加价60%。

鲜花电商进入后,缩短了中间环节,让花农与花店、消费者直接对接起来;另外,鲜花电商自身不开设线下门店。这些成本的节省压低了产品的价格,让鲜花的消费从以前只集中在节庆送礼环节逐步转换成一部分人的日常消费。

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某鲜花电商的包月送花广告

许多电商推出的是预定模式,消费者先付完全款,平台定期送出应季鲜花,频率以每周一送居多。如同人们愿意在网络上讨论美食、美妆一样,鲜花产品在社交网络上也自带传播属性。

“花点时间”创始人兼CEO 朱月怡就曾经向媒体透露:该平台上的典型用户是25-35岁的女性,她们基本上有一份不错的工作,对生活品质要求较高,而且习惯于在社交网络上晒图,这为线上花店节省了一部分营销成本。

2016年中国鲜花电商行业市场规模为168.8亿元,2018年时发展到366.2亿元;曾有机构预测2019年的市场规模将扩大到622亿元。

因此,风险投资涌入,泡沫吹了起来。

然而,不可忽视的事实是:鲜花消费有一整套的配送体系,包括采收、消毒保险、质检、冷藏、分装、入盒、冷链运输等环节。电商可以不开实体花店,但不能不建设冷链物流渠道,不然无法保持产品的质量。这让鲜花电商很难真正成为其他电商那样的“轻资产”行业。可是,还要用低价来吸引用户、扩大市场,这是难以调和的矛盾。

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2020年5月10日,一名快递员为顾客上门送订购的鲜花。图源:西安新闻网

尤为关键的一点是: 电商花了大把资金建设冷链之后,到消费者手中的“最后一公里”大部分还是依赖第三方物流来完成的,恰恰是这个环节成了质量问题频发的“重灾区”,送货前搁置过久导致鲜花枯萎、送达时间不确定、“暴力运输”造成的破损……“花点时间”这次“520”的翻车,如果其CEO所言过程属实,那么依然是配送到消费者手中的最后环节出了问题。

最为严重的,就是烧完投资后的“爆雷”。2019年3月开始,杭州当地知名O2O鲜花电商平台“门客生活”旗下的许多网络订花平台出现门店关闭、微信和官网停摆的现象,大量预付式消费的用户维权无门。有用户投诉:花898元购买了门客生活3年的每周送花服务,本该送花144期,但实际收到14期后商家就再也不发货了。监管部门统计:“门客生活”连续多月拖欠1000多名员工薪资达800余万元。

罗永浩卖花翻车 老罗也显得十分愤怒,直接怒怼商家

门客生活曾经的一家门店

凋零的不只是“门客生活”一家。曾经的“鲜花电商第一股”爱尚鲜花,在登陆新三板3年后,2019年因“持续经营能力存疑”,被终止挂牌。爱尚鲜花在2014年-2016年连续亏损1054万元、2420万元、5954万元,直至2017年才宣布实现微盈利19.8万元。2018年上半年,爱尚鲜花又亏损289万元,流动负债总额为1892万元。2019年,国内鲜花电商领域只完成了一笔融资。

实际上,建有自家物流、可以解决终端配送质量问题且资金更为充沛的头部大电商也正盯着这个市场,而且已经开始入局。对于专注于鲜花电商的企业而言,如果不能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那迟早将因产品质量的问题被市场淘汰。这样的话,鲜花电商将来也会成为头部大电商“寡头垄断”的天下。

罗永浩卖花翻车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yule/mx/57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