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p再用力一点在深一点_和老头野外疯狂做小说 很黄很黄能湿的小黄文

4p再用力一点在深一点_和老头野外疯狂做小说 翡翠人生 「干杯!」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我对着对面坐着的她笑笑,而她则放下叉子,对着我微微做了个调皮的鬼脸,然后拿起她的那杯醉红轻轻地和我的酒杯碰了一下,她那略带埋怨的笑容就像一杯未醒的红酒般涩醉,斜眯的眼睛仿佛在撒娇地对着我说「要死啊!」,而我则脸笑皮不笑地嘿嘿了一下,好似在说「你懂的!」。       我叫陈寒,生于S市,父母原本都是在国企单位的,改革开放后社会巨变,当时有不少人都纷纷下海经商。 在我三岁时,我父亲和一帮朋友开始捣鼓塑料生意,一年后来我妈也跟着我爸下海了。 他们那时候创业的艰辛不是我们这代看惯了IPO和风投的企业家能想象的,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说难听点…

秦朝僵尸混都市小说-宝贝儿腿再开一点最新章节

宝贝儿腿再开一点 荒岛夺妻 冬天。   窗外,雪花飞舞,冷风刺骨。天色已经不早了,满园的树木枝桠交错,沾上了厚厚的雪白,都被暮色揉成了昏暗的一片。前后的窗户是大开着,迎进屋子里的不仅是冰冷的意,还有更多的暗。   那盏老旧的台灯竖立在桌子上,没有人去打开它。衬着在风里飘蕩的窗纱,像个修长的黑色剪影。室内的空气寂静而沈闷,寒意和暮色也在同时加重着。   男主阿蒙坐在沙发上,原来握在手上的酒杯,早不知何时的掉落在地上,他眼光无意识的看着窗外,被数不清的昏暗裹在其中,他从午后就这幺一直坐着,屋子里早已经没有了温度,但他始终穿着单薄的长体睡衣,这会儿的身体早已不胜寒力。可是他无意于移动,就想这幺一直静静的。   一会儿,门打开了,光线也射入进来,门口处,妻子阿兰刚从…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