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超火句子余生甜长 人老了,怎样才能不讨人嫌?记住以下这五点

人老了,怎样才能不讨人嫌?记住以下这五点 人老了,怎样才能不讨人嫌?记住以下这五点 一、少管闲事,特别是家中的“闲事”。 孙辈的教育是子女的事,不是你的责任。 二、年轻人一定比你忙”。 你想孩子了可以打个电话,孩子想你了可能连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 千万不要为这种事较真儿,拿自己去做比照。 记住:抱怨多了会“两败俱伤”。 三、自愿付出时别想着回报,不要总把为别人做的那些事挂在嘴上。 帮子女做饭洗衣、照看孩子没有不叫苦的,但千万别当着子女的面倾诉。 四、邋邋遢遢不是小事儿。 人老了懒点可以,但千万别懒在穿衣戴帽、洗涮卫生上。 你要保持艰苦朴素的革命传统也可以,但要记着整洁干净。 五、岁数大了不是本钱。 这年头什么都值些钱,就是岁数不值钱。 心里千万别有那么多的“…

抖音短故事男朋友把我内裤拨到侧面最新章节 高h辣文

男朋友把我内裤拨到侧面 熟女阿姨的挑逗 小镇不大,只有一家像样的旅馆,可能是这场雨来得急,让不少人无法回家,平时生意不怎么样的旅馆今天生意出奇的好,待他们到达时,只有一间套房了。       其他旅馆的条件太差,而且已经满客,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住下。       进入房间一看,张姨傻眼了。 所谓套房原来是带卫生间的房间,只不过有一大一小两张床。 如果没听说妈妈与杨雄的事,张姨肯定不会犹疑,因为杨雄在她心里还只是个半大孩子,和自己儿子差不多,刚才登记时,旅馆的人也以为他们是母子,更何况房间有两张床。 现在杨雄在她心里已不再是半大孩子,而是一个可以让成熟女人神魂颠倒的男人。 &nbs…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