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芷珊和菜老版目录 放荡的公共厕所小说

(二)菜摊下的淫乱我退菜摊, 心更乱了,我该怎么办?要录影,这不是让他和老婆知道了吗?我怎么向老婆解释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挨肏,看着她被人肏得屈服,我不但不救她,甚至还兴奋的射湿了裤子。www.kmwx.net但是如果我不要,他岂不是就可以要胁老婆,那我老婆以后不就成了他随叫随到,任意发洩淫慾的公共厕所了吗? 在纷乱情绪中我等了十来分钟,他们才一起来,时间稍有些长啊!不应该啊?老婆是两腿併拢的走来的,步子有些尴尬扭捏,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不知道在哪。突然,我发现老婆的丝袜没了,去哪了?我不禁疑问。 于是,我问道:“怎么去这么晚?哎,老婆,你的丝袜呢?” 老婆脸微红道:“肚子不舒服,所以时间长了些。丝袜被刮破了,我收起来了!” 可是老婆身上也没兜子,没带包,…

夫妻交换节节高全集 我和老婆的4p交换经历

夫妻交换节节高 (一) 我们结婚七年了,从大学就在一起,至今前前后后已经共同度过了近十年。 我老婆长得应该还算精致,尖尖的瓜子脸,薄薄的嘴唇,皮肤算不上白皙,但很光滑。 老婆有1.65的身高,身材很苗条,准确来说就是很瘦,所以相应地,一对乳房也很小。 我们刚认识的那会,她只有小a,也就是传说中的飞机机场,在我多年的耕耘下变成了小b.虽然很小但是老婆的乳房很有特点,很翘很尖,也就是所谓的竹笋型。 要说老婆最迷人的就是那一双腿了,又细又长,夏天穿短裙的时候,走在街上不知道让多少男人瞩目呢。 我和老婆的思想都很开放,结婚多年都没有要孩子,老婆的身材没有什么改变,小穴也还是如少女般紧窄红润,鸡巴一插进去就好像被吸住了一样,再加上细腰的扭动,很容易就让男人射出来。 我…

深一点老师今晚随你怎么弄 给中小学生开嫩苞

露出乌黑的阴毛,闻到強烈的女人特有的味道。 “真受不了,比梨乃性感多了。” 刚蹲在奈绪美的面前,脸贴在大腿根上闻女人的味道。 “不要……不要在那里……” 奈绪美拚命的扭动双腿挣扎。 “老师,现在肯舔了吗?” 龙一拿奈绪美的三角裤,一面闻一面问。 “等下课了再舔吧,现在快放开我。” “我们是现在就要你舔的。” 龙一也露出勃起的ròu棒。 史郎把摸屁股的手伸入t恤,隔着乳罩揉搓丰满的乳房。 “啊……不要摸啦……” 比厌恶感产生更強烈的甜美骚痒感,使奈绪美感到狼狈,rǔ头也突出,和乳罩摩擦。 “老师,yīn户溢出蜜汁了。” 把鼻子压在阴毛上的刚,把手指插入花芯里…… “噢……” 一阵麻痺感,奈绪美的大腿颤抖。 “不要……摸那里……我舔……放了我吧……” 奈绪美的声…

学生真实初次破初视频 第一次做羞羞的事情描述

她这身子一低,吊带也随之下垂,胸里的春景更加清晰了。只看见里面穿的是一件性感的黑色衣服,包裹着一半的完美,稍微动弹,最隐秘的部位也侧漏出一点。 咕噜。 老周忍不住猛吞了一口口水。 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屋内,浑圆的大屁股一直撅着,姿势极为妖娆。老周细细品味着,这姿势像极了在床上弄那事儿的姿势,他都好久没体验过男女之事了,突然之间他来了强烈的兴趣。 更让老周受不了的是! 撅屁股的时候,短裙要随之掀开了一点,下面只穿着一条丁字裤,屁股缝隙夹着一条很细的带子。 在老家的时候,老周就听闻村里的人说刘琳风骚,可哪知道穿衣打扮,竟然这么开放。 老周看的正入迷呢,身子情不自禁的就往前挺。直接让自己的裤裆狠狠的顶在了她翘臀的位置。 刘琳被这么一顶,急忙站起了身子,眼神晃了晃………

老板强行进入身体视频 李慧敏的脸上满是他的液体

“ 李老师啊,我就在你家不远处,出来吃个烧烤啊? 已经是晚上11点02分了,李慧敏突然收到校团委书记政治老师蔡文礼的信息,已经这个点了,她也知道蔡文礼没安好心。 “蔡书记,我已经上床了,就不陪你吃了,不好意思。” 精虫上脑的蔡文礼丝毫未觉这是李慧敏的婉拒,甚至认爲她是真过意不去,不过也知道今晚是约不出来了,只得作罢。 他想动李慧敏的心思不是一天两天了,李慧敏作爲一名高中语文老师,今年是她教书的第四个年头了,起初刚进学校也是稚气未脱,不怎麽收拾,普普通通,后来据说谈了两个男朋友,又经曆这个社会的洗礼,夏天都踩着高跟套着肉丝袜一袭短裙上课,不过碍于她这几年几乎不空窗也没什麽机会,最多平日里聚餐里稍微占点占便宜。 最近也不知道从哪认识了李慧敏的前任,一个警察,一次…

官场秘史 我把李姐的两条大腿举高

现在这社会,想混好是越来越难了,很多人求一份稳定的工作,很多人想着法的做点小买卖,要是再有点人有点实力的都削尖了脑袋往国家单位钻,不但稳定,而且轻松,待遇又高,但要是真没两下子,还真进不去。 这不我就靠家里给点钱,自己整了个小网吧,日子轻松,也算是能养活了自己。 前段时间突然得知我家有个什幺亲戚,在政府混了几十年,现在虽不能说是位高权重吧,但随便说个话也有个几分斤两,老爷子想趁着退位之前把这家里能安排的人都给安排了,把家里这些个亲戚子弟们都安排了个遍,没想到竟然也有我的份儿,我竟然通过一次严格的“考试”之后正式被录取为国家公务员了。 刚去报到的时候心里是兴奋的,也是紧张的,但到了政府大院之后经过观察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很一般啊,楼房很一般,装修很一般,桌椅更是…

美女魔术师—骨肉分离 观众只好爱抚着李丹的身体

H市,小爱参加李丹的多次SM表演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她所完成的都是超大型并且血腥刺激的魔术,吸引了大部分观众的眼球。 由于原来的小小爱的身体还没有复合,她也只好继续待在李丹家中的别墅里,每天都十分无聊的等待,只有在参加表演的时候可以找到一点点刺激。 当晚,H市的市体育中心的入口排了数十条长龙,她们都是来观看美女魔术师李丹的魔术演出的。入口处正在进行的就是身体检查,由于表演十分刺激,防止有人被吓出心脏病。 “大家好,好久不见了,各位观众,我想死你们了!”李丹边说边向下面的观众抛媚眼和飞吻,台下观众的积极性一下子给调动起来,纷纷就要上台和李丹同台演出。 “下面请出我的美女助手林娜和特殊嘉宾——小爱!”林娜快步上台,她穿着白色的无菌手术服,白色的长筒丝袜配黑色的高…

36岁的熟女 慢慢地胀大变硬

记的一次我的外婆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我作为最大的外孙理所当然的被留下来陪夜。由于到国庆了,整个住院部心血管病区晚上只有一个护士值班。 值班的护士姓林,今年36岁,是这个病区的护士长,长得很不错,身材更是一级棒,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真是个成熟的美妇。因为半夜里没啥事情,外婆的病情又被控制了,我相对比较轻松所以就和林护士长聊上了。她一个人值班也很无聊,有我这么个帅哥陪她也很乐意。我更是买了好多吃的东西和她分享。第一个晚上就这么飞快的过去了,看的出来她对我印象不错。 到了早上她下班,我也被表弟替换回家休息,两个人又在医院门口碰面了,从昨晚的交谈中我知道她住的离医院不远,走路十分钟就到家,我自己开车的,我说我送你吧。她略微想了一下就上了车,在车上我和她谈了…

最新文章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

乖 我们生个孩子 宝贝,是这吗

和老婆结婚6 年多了,刚认识时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大概交往3 个月左右在我们暑假出游的机会我们就有了亲密关系!到现在性生活也超过12年,人家说7年之痒我想我们早就过了!期间为了增加夫妻的兴趣,我们也试了非常多的花招,举凡你想的到的各种体位,情趣用品,药…

明天下增加一根手指吧 中指无名指弯曲抖动污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么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我现在就要办了你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