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作者:范昕

春寒还未完全褪去,我就不肯相信春天已经真的到来。不料,几场晴雨,毛料的风衣还未来得及收起来,天气就突然热得要穿短T。好吧,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谷雨是春天的最后一个节气。谷雨节气的到来意味着寒潮天气基本结束,气温回升加快——尽管升得有些太快了。中国古代将谷雨分为三候:“第一候萍始生,第二候鸣鸠拂其羽,第三候为戴胜降于桑。”谷雨后降雨量增多,浮萍开始生长,接着布谷鸟便开始提醒人们播种了,然后是桑树上开始见到戴胜鸟。

  一、微风旋蕊落,疏雨送尘香

眼见得路边的法梧逐渐褪去了新生的柔嫩,长势越来越茁壮,叶片有巴掌那么大。构树开出了青绿的构棒,还有玫紫的球花。不同植物的花是有很大的差异的。有的花是雌雄同体,一朵花里有雄蕊雌蕊,可以自花授粉,比如桃花、李花、杏花、小麦、水稻;有的是雌雄异体同株,雌花和雄花分开在一株植物上,比如玉米、南瓜、黄瓜、西瓜;有的是雌雄异株,雌树只开雌花,雄树只开雄花,比如杨树、柳树、银杏。构树也属于雌雄异株的那种,各开各的花。我很好奇的是,雌雄构树并不总是种在一起,有时候离得很远,那么,它们是怎么传授花粉的呢?秋天到来的时候,红红的长满汁水饱满的肉刺的果球,是怎么生长出来的呢?

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无花果

无花果的果子,已经长得半大不小,生涩的青绿,形状极不规则,一颗颗呆楞地挂在枝头。“无花”只是个幌子,它其实也开花的。它的雄花雌花都躲藏在囊状肥大的总花托里。总花托顶端深凹下去,造成一间宽大的圆球形房子。由于总花托把雄花雌花从头到脚都包裹起来了,人们看不见,就以为无花果是不开花的。

圆球形房子的房顶有一个没有封死的小孔。如果用刀把圆球切开,在空腔周缘的上端可以看到许多小雄花,下端有小雌花。无花果靠虫媒传粉,在开花的季节,有一种虫子从小孔钻进去帮助它传粉。授粉后,慢慢就长出了可口香甜的无花果。

樟树仍旧挂着许多陈年旧叶,同一枚叶片中,红黄交错,相互渗透,有种莫可名状的味道。它们仍在枝头慢慢延续自己想要的生命,哪天会落掉,不知道。只是新生的叶子越来越多,叶片青嫩得像是抹了层油。小米粒一样的花朵,也一粒粒逐渐浮上来,慢慢就铺了一层。樟树应该是有味道的,一种透着中药味的清香。读书的时候,学校最贵重的古籍室,专门用的樟木做书架,防虫蛀。但是有人告诫我,能够连年累月地让虫子不敢靠边儿的木材,毒性不小,对人的身体也会有害,远离为好。事实上,楼下的樟树丛,闻不到任何气息,也察觉不到四下弥散的“毒性”。倒是它旁边的几棵苍劲桀骜的古槐树,年年飘着清幽的槐花香,比它张扬肆意得多。

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楝树花

楝树是春天的最后一种花。树冠铺满了淡雅的浅紫色小花,细密温柔,尤其是笼了一层细雨的时候,像是一场永远不愿醒来的梦。俞平伯喜欢楝树,还专门赋了两首诗:“天气清和四月中,门前吹到楝花风。南来初识亭亭树,淡紫花开细叶浓。”“此树婆娑近浅塘,繁英飘落似丁香。绿阴庭院休回首,应许他乡胜故乡。”楝树极易生长繁殖,冬天鸟鹊叨了它澄黄的楝豆,吃掉果肉后随便把种子吐到哪里,春天就会发芽,长出嫩苗。能不能长成大树,则要看天意。

在乡下,贫陋的巷子里,简易的堂院中,楝树都随意可以生长。俞平伯写这样的诗的时候,有些思乡了吧?那一树树细密繁花,温柔地俯瞰世间,年复一年。终于在某个瞬间,它的簌簌清香,唤醒了远游在外的人沉睡很久的思乡梦。

  二、万木春初静,花香满绿城

谷雨之后,立夏之前,万物丰长,但并未强盛,春之柔媚与夏之葱郁并存,应是最好的光景。此时的春花,也自有自己的特色。谷雨的花信分别为牡丹、荼蘼、楝花。二十四番花信风,始梅花,终楝花。到此,声势浩大的春天终于安静了下来。

无边寂静之中,牡丹、蔷薇、楝花、流苏、木绣球、琼花、秤锤树、金银花、泡梧、马褂木、鹅掌楸、木香、猥实、黄栌,连同贴地而生的蒲公英、委陵菜、斑种草、繁缕、苣荬菜、通泉草、点地梅、诸葛菜、猫眼草、鸢尾花、白屈菜、石竹、地黄……它们一齐沉默,并在沉默无声之中,完成春天最为完美丰盛的落幕。

流苏树,木犀科,流苏树属,聚伞状圆锥花序。花开时满树如覆霜盖雪,清雅可人。到了开花的晚期,满树洁白的花瓣都变得枯黄,皱巴巴地缩成小团。生命大概都是这样的吧,到了最无力的时候,只好自己抱抱自己。

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绣球

绣球荚蒾,又称木绣球,聚伞花序,一朵朵五瓣的蝶状花攒聚成球状。初开时青绿色,简直水豆腐一样柔嫩,让人不忍触碰,盛开后硕大、洁白,花中少见它这样典雅、大方的气质。花谢的时候,洁白的花瓣落了一地,像是无数只残梦未醒的蝴蝶,赖在清晨的阳光里,不肯起床。我喜爱的植物一定要有莹白碧绿的色彩。美,一定要是纯净的。

同为荚蒾科植物,琼花和木绣球是完全不同的气质。它是圆盘状,周围八朵白色的小花,中间一个小圆盘,盛满了嫩青色的小“珍珠”,灵动、飞扬而又秀雅可爱。木绣球和琼花是近亲,区别在于琼花的花序中间由可孕花组成,周边是大的不孕花;绣球荚蒾的花序完全都是由不孕花组成,所以根本不会有宝宝,只能靠人工培育繁殖。

谷雨是香气弥漫的时节。从香樟花到金银花,再到海桐花,一路香了过来。路边的海桐香得铺天盖地,熏香了整座城市。这是花朵们循着季节的指令与古老的记忆,给大地以芬芳的献礼。

  三、附地同微尘,唇齿添清芬

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附地菜

附地菜是我极爱的小野花。小到被直立行走的人类忽略。我喜欢这些细微的美。它的美只呈现给愿意低头亲近大地的人。当你把目光放低,低到与一棵附地而生的草平齐,可以闻到到泥土芳香时,你才会发现那些低到尘埃里的花,是如此惊艳。

柔弱斑种草是另一种可以与附地菜媲美的淡蓝色小野花。常和附地菜一起生长一起开花,像闺蜜一样不分彼此。如果细看,还是可以看出那细微的区别。柔弱斑种草的花心是白色,有深蓝的放射斑纹;附地菜的花心则通常是黄色(偶有白色),没有蓝色斑纹。柔弱斑种草的花量比附地菜少,一般只在顶端开一两朵。

《救荒本草》记载了三四百种可供食用的野草野菜,但是,附地菜和柔弱斑种草都不在其列。只在《本草纲目》及清代吴状元的《植物名实图考》中,记载了附地菜可入药。柔弱斑种草有微毒,可止咳、止血。

今日谷雨 万物春生 不仅春天早就来了,连夏天也快要到了

松花

柏树花肉粉色,肉质的花瓣,层次分明,但所有的花瓣都肉嘟嘟的,简直要堆成一小坨肉疙瘩,敦实可爱。在春天一树比一树灿烂的花开中,柏树的小花是那么不起眼,所以很容易让人忽略了它的花。或许,春天还有很多花默默开过,我们却没有看见。松花则是长穗状,它的花粉原来曾是僧道喜欢服用的仙粮,现在,有的点心店里有松花团子,吃了像是可以沾染仙气。

如果春天不在你的心里,那它一定跑到你的胃里去了。春色不仅是可以欣赏的,还可以品尝。春天里,有很多花草可以吃,从早春的白蒿、荠菜、面条棵、水萝卜棵、柳絮、玉兰花、榆钱,到现在的紫藤花、香椿、构棒、核桃花、槐花,地上趴着的,树上悬着的,无一不可以入馔。这些花草馔,不仅增添了菜桌上的新鲜感,还让人从另外的角度,更深地感知季节的独特风味。

​​​核桃花即核桃花梗,又称核桃纽、长寿菜、龙须菜,是采了新鲜、质嫩的核桃花柱,去掉须花,只留下它的梗,焯水凉拌,脆嫩的口感中饱含了春天的清香。也可以收集新鲜的核桃花,在太阳下晒干,作为脱水野菜。食用时提前用水泡一下,然后配了腊肉爆炒。春天独有的清香,会在此时重新复活一次。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redian/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