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你的水 都拉丝了*被拉到野外要好爽流水

   你看你的水 都拉丝了*被拉到野外要好爽流水

 稍瞬片刻的眼神接触,让季晴感觉她揣着个秘密,关于他轻悄柔软那面的秘密,好像在刚才的放映厅里,他们达成了某种默契。

    回到宿舍,许星野哼着点调子,步伐闲散地走进卫生间,余奢感觉他的脚步都轻快了,也不知是不是错觉。

    “你下午不是才洗了澡?”

    “不能再洗吗?”

    许星野走进浴室,两手一举,流畅脱下白色T恤,花洒开到最大,温热的水丝喷涌而下,从头顶流到开阔的肩膀上,他有着这个年轻男性的清瘦感,虽然健身,但没练出健壮的肌肉,而是薄薄一层肌理,平滑流畅,隐约可见小腹线条,规整匀称,隐含力量感。

    洗完澡走出卫生间,余奢感觉他身上感觉清爽,蓬勃向上,灵魂被洗涤过一般,精气神完全不一样了。

 文学

    “喂,你怎么了,这个状态有点吓人。”

    许星野将他乱放的枕头丢过去,骂了句:“毛病。”

    他穿着舒适的白T恤,宽松地坠在身上,捞起手机,点开微信,找到季晴,他们加了好友后就没说过一句话,聊天页面空白干净。

    余奢拿着内裤去卫生间,从眼前晃荡过去,许星野斟酌半晌用词,最后只给她发出简简单单两个字:[晚安。]

    季晴洗完澡,长发吹了半天才干,看到[晚安]两字时,已经是收到信息的二十分钟后。

    她笑了一下,将长发拢到肩后,回复:[晚安,好梦。]

    余奢洗澡飞快,出来时许星野又在玩“模拟酒店”,只是不时切换页面,像在等什么。

    他和女朋友打电话腻乎了一会儿,说了晚安后,许星野还看着手机,但脸上隐隐露出烦躁。

    “叮”的一声,他飞快点开微信,看到信息,嘴角扬起,像是盼了半天,终于被喂了颗糖的孩子。

    余奢探头看了眼,就见季晴发来的:[晚安,好梦。]

    他乐了:“你们和好了,看电影的时候?”

    “算是吧。”

    季晴最后什么也没说,但她笑了,应该不生气了。

    余奢叹了口,感觉他这兄弟没药救了,一条信息,简单四个字,他至少看了八眼。以前有女孩追,他冷冷淡淡,像个不屑风月的情场老手,感情是对方没走进心里。

    现在喜欢起人来,也是牵肠挂肚,沉迷得不行。

    所以说男人还是要有点感情经历,他余奢今天牵手、拥抱、接吻,全部上线,和女友晚安后淡定打游戏。隔壁床这个大龄初恋的,一句晚安就高兴得不会睡觉了。

    灯明风轻,似水柔情啊。

    第二天,许星野和余奢照旧在礼宾部。

    酒店的尊贵宾客需要领导接待,个别贵宾甚至要总经理亲自接送,季晴送一对某家族的夫妻离开,走出酒店旋转门,过来拉车门的居然是个小孩?

    小孩戴着门童的帽子,松松的遮眼睛,神情有板有眼,十分认真,小手拉开门,还像模像样地摆出个绅士手。

    陈太太说:“你们的门童socute。”

    小孩稚嫩的声音道:“很荣幸为您服务。”

    把几个大人都逗笑了。

    季晴微笑:“大概是谁家的孩子调皮。”

    夫妻两人上车,汽车开远些,季晴回身,掀掉小孩的帽子:“小鬼,谁给你的帽子?”

    小孩一蹦一跳地抢:“还给我,任务还没完成。”

    小童工还有任务?季晴举目看了半圈,十来米外,懒洋洋倚着墙的人,不是许星野是谁。

    她走过去,发现他在打游戏。

    还真是昨天立志要努力,今天先打把游戏。

    她将帽子戴在他头上,许星野盯着手机页面,手指灵活操纵,皱了下眉,不耐烦道:“滚开。”

    季晴也不说话,静静看他打游戏。

    过了大概一分钟,许星野这局快结束,品出点不对,抬眼一看,对上季晴的眼睛,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在地上。

    “好玩吗?”季晴问。

    这时小孩也屁颠颠过来了,许星野将手机递给他,小孩急慌慌接着打,技巧明显不如许星野,紧张又吃力。

    许星野站直身子,说:“太无聊了。”

    “出息了,让小屁孩帮你工作。”

    “我才不是小屁孩!”小孩喊完,游戏也完了,gameover。

    他眼巴巴看着许星野:“好哥哥你再帮我一局。”

    许星野将挽起的袖子放下,低头扣上纽扣,帽子是她随手扣上去了,松松搭在他头上靠前的位置,要掉不掉,他身量颇高,穿着挺括的制服,举手投足间随便一个动作都有肆意潇洒之感。

    许星野说:“不行啊,这位姐姐不让。”

    小孩为了游戏,节操都可以不要:“好姐姐我求你了,把哥哥让给我吧。”

    季晴看许星野一眼,看你办的好事。

    许星野嘴角噙着点笑,凑到她耳边,没正经地说:“你不是说顾客至上,满足客人的一切需求?”

    季晴略一扬眉:“那你继续,到咖啡厅吹着空调,我给你点杯饮料。”

    “不敢,”他拿下帽子,捏住帽檐,往头上一扣,揉了把小孩的脑袋,“小朋友少打游戏,不然要被批评。”

    季晴:“……”

    小孩:“??”

    往酒店大门走,许星野说:“钱还给你,转银行卡号发给我。”

    季晴想到他的小金库,一时间说不上对他什么感觉,好像不着调中又有那么一点着调,正经时还透着那么点不正经。

    许星野赔了钱,一次拿出八万五,他有小金库的事,连他爸都知道了,也就不适合装穷了,再说他本来也就不想装。

    据说许董当时的表情意外极了,不知道自个的儿子还有私房钱,更不知道他的小金库里有多少钱,惊讶之后许董还有点小欣慰,管他怎么理财的,懂得为自己打算,总比一个挫折就被打趴在地上,烂泥扶不上墙好。

    中午换班后,余奢讹他请客改善伙食,两人到意大利餐厅吃午饭。

    余奢搓搓手,豪放地点了一串菜,眼里转起犹豫,又笑呵呵地让服务员删掉几个菜。

    “不下厨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工作不知挣钱不容易,我帮你省着点钱,”余奢又叫住服务员,“这个,还有这个甜点,饭后给我打包上。”

    他冲许星野一笑:“谈女朋友不能太扣扣搜搜,最近手头紧,还没送过夏菡礼物。”

    许星野对服务员说:“打包两份。”

    余奢笑道:“你真打算追求啊,我看你怎么剃头杆子一头热。”

    “吃都堵不上你的嘴是吧?”

    算了,余奢在心里落下声音,明明都仿佛是看得到头的恋爱,他自己乐在其中,看许星野像是认真了,莫名担心。

    算了,万一长长久久了呢,他还是别老打击他的情绪。

    吃完饭,余奢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这一餐饭,咱俩一个月工资加起来够吗?麻了,老子花钱什么时候有过罪恶感,好像我天天提行李,卑躬屈膝给人拉门,辛辛苦苦的血汗钱就这么一眨眼挥霍光了。”

    “没让你买单。”许星野站起身,接过服务员送来的甜品。

    他嘴上硬,心里也有点虚,他拿着一个月2500的工资,买这么贵的甜品给季晴,一会儿会不会被嘲笑是少爷做派。

    他顿时有点烦躁,夹在这么个尴尬的身份上,不上不下地搁浅着,想追她都放不开似的。

    他提着甜品正要往外走,脚步忽而一顿,看向窗边吃饭的两人。

    余奢问:“怎么了?”

    “靠窗那桌,穿黑色T恤那人,眼熟吗?”

    余奢看了眼:“我们见过?以前同学?”

    许星野点开一个视频APP,搜索“老王带你飞”,进入主页,这位视频主的以探秘各类酒店、餐厅为主,揭露业内乱象,收割了一大波粉丝。

    余奢瞟了眼他的手机目光定住,视频的封面图片上关键词醒目,非常抓人眼球,特别是酒店人的眼球。

    “曝光,酒店到底有多脏?”

    “情侣酒店多吓人!”

    “揭秘酒店不为人知的秘密。”

    “酒店潜在危险,千万别中招。”

    “我靠,想起来了,上次我们都温泉会馆,隔壁桌在聊他的揭露视频,我也看了看,当时还调笑说这人为了流量随便泼脏水,反正温泉酒店他们住的和他拍的不一样。”

    许星野一讪:“还说他最好别来我家酒店。”

    他俩又坐回去了,许星野来上班后,除了季晴的微信谁都没加,这会儿飞快从群里找到小美,申请添加好友。

    他指尖点着桌面,泄露一丝焦躁,好在没几秒小美就通过申请。

    许星野截了张老王的正脸发给小美,问:[这人昨晚住我们酒店吗?应该姓王。]

    片刻,小美回复:[1712房间,王志康,已经退房了。]

    许星野看向王志康身旁空椅子上放着的专业相机,电脑包,顿感不妙。

    余奢和他默契,一个眼神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看他们已经退房了,现在坐在餐厅吃饭就是顾客,他俩能怎么办?

    许星野说:“去把他的相机弄过来。”

    余奢眼睛发亮,悄咪咪地说:“来这么久,终于有件带劲的事了,刺激,像不像间谍。”

    许星野:“……傻逼。”

    余奢起身抓了把头发,接过服务员手里的空托盘,将自己吃剩的食物放上去,非常刻意地装服务员,走得特端着,到王志康身边时,脚下一个不稳,连汤带水带壳的食物残渣准确无误地翻在相机包上。

    “对不起对不起,”余奢抽了几张纸巾,飞快擦拭相机包,汤汁渗进黑色袋子里,看起来更脏了,“哎呀,好像擦不干净,我给您拿去干洗房清洁怎么样?”

    “你他妈怎么走路的,知不知道我这相机很贵!”王志康皱起眉头。

    “我这就为您处理,您稍等。”余奢一边油嘴滑舌,手往后伸,就把相机递给了许星野。

    王志康也不是吃素的,蝇营狗苟的事干多了,非常敏感,虽然余奢带着胸牌,但制服和餐厅服务员不一样,登时察觉出不妙,猛地站起身就追。

    许星野走进卫生间,锁上门,任隔间外拍得震天响,他丝毫不乱,拿出相机,点开最新拍摄的视频——

    王志康正脸怼在镜头前,说开场白:“今天我替大家揭秘星辰大酒店,我们市最好的五星酒店,它的卫生环境究竟怎么样?”

    他用纸巾抹了下桌面:“还算干净,但细看还是灰尘和水渍。”

    拉开柜门,用紫外生灯照射:“酒店应该全面消毒,所有一次性用品一客一换,看到没有,这个蓝色的印子,证明浴袍是穿过的……还有水杯,这个角度照射,可以看到半个淡淡的唇印…………五星酒店,这间房一晚上7800,大家说值这价吗?哇噢精彩了,床垫下居然压着一只死蟑螂,我昨晚睡在这张床上,呕~”

    许星野快进看了个大概,退出视频,一看时间是今天早上拍摄的,有意思,他们在客房睡了一晚,再来拍摄所谓揭秘视频,卫生自然不好,蟑螂大概也是他们自己带来的。

    但这些视频只要按着某方向一剪辑,就是危言耸听的话题。

    门快被拍碎了,余奢大喊:“快点,他们俩人,我快拉不住了!”

    许星野用手机拍下他们拍摄视频的时间,想了想,让余奢再坚持一会儿,又点开录像,清晰地拍下他的操作过程,给时间一个特写,证明录像的时间,免得届时有个需要,对方狡辩是他P的图。

    随后他删除所有视频,脏兮兮的包装他懒得拿,由着它躺在地上,走出隔间,将相机丢进王志康怀里。

    “呸,你们敢随意看客人的私人物品,我要投诉你们。”

    “哦,正好,我也要向酒店汇报这件事。”许星野不咸不淡的神情和语气能气死人。

    王志康点开相机,如他预料,视频果然被删除了,妈的,他啐了声:“你们给我等着。”

    他气冲冲走出去,又骂咧咧回来,捡起脏兮兮的相机包,跳脚虾米一般离开了。

    余奢问:“删干净了?”

    “嗯。”

    “没问题了吧。”

    许星野想到他的电脑,还有王志康最后那句“你等着。”

    他说:“未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