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身循环走路*下面是越小好还是越大好

    温浅推开宿舍的门,就连向北、一直都不太能接受到阳光的宿舍,今天窗户外面都洒过来几缕暖洋洋的光。赵欣不在,温浅欢快地将轻松熊放在自己常坐的椅子上,然后独自一个人,蹲在地面,

    托腮,仰起小脸,看那轻松熊,傻呆呆看了好几分钟。

    这是沈苏御沈教授给她的……

    呜呜呜,太高兴了太高兴了,高兴到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境……

    看了有那么一会儿,温浅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下午还要去实验室找院长商议一下出差的问题,因为过两天隔壁葱省渤海湾有个很大的场子要去大连那边进亲贝,特地邀请了盛院长过去帮忙看看亲贝的品色。

    院长让温浅跟着一并去,温浅小时候在大连待过,对那边亲贝的情况,恐怕要比院长还要熟练。

 文学

    她换了身宽松的卫衣工装裤,背上书包就要走,临走前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回到自己的小天地里,

    看了眼那快要赶上她的个头的轻松熊,心里一甜,

    搂着轻松熊,将这只硕大的娃娃,给嘿咻嘿咻搬到了上铺。

    放好大娃娃,温浅爬下床,又将上铺周围安的床帘合拢,拉的严严实实。

    这个轻松熊,是她的秘密。

    ……

    会议开的很顺利,温浅在学业以及科研工作上,从来就没碰过壁。院长将温浅去渤海湾以及大连的机票还有行程规划都给一手操办好,温浅收拾好材料,又去了趟实验室,瞅了一圈她养的小扇贝,一个个都活的开开心心,沉在水泥池子的尼龙网底,安安稳稳睡觉。

    出了实验室,天色已经接近傍晚,火烧云漂浮在天边的地平线。温浅在三食堂打包了一份酸辣粉,赵欣这丫头晚上不回来吃,好像又去找男人去了。

    温浅的日常就是这么单调,每天上课吃饭学习做实验,赵欣吐槽她太不女孩子了,连逛街买衣服都是十五分钟全部搞定,明明长了张百搭的脸,身材又跟行走的衣架子似的,可却一点儿爱美的念想都没有。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有把学习当作热爱的奇葩啊……”赵欣曾经摇着脑袋对温浅很无奈地进行审判。

    温浅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只要自己开心,去养猪她都愿意。

    况且,

    现在在“上课吃饭学习做实验”中,

    又悄悄插了入了一项“去8118找沈苏御”……

    一想到沈苏御,温浅突然就想起来,过两天要出差,得跟沈教授说说,暂且去不了8118了,

    是不是,该把琴卡先还给他呢?

    嘤QAQ,这才去了几天啊……

    温浅顺便一同想起,上午沈教授又一次把话说到一半,直到两人分别他都没再问她“明天来不来”。小温同学拿到了心心念念一个晚上的轻松熊,心情超级好,也就把沈老师说话说一半这个有些让人失落的习惯给暂且原谅一下。

    赵欣晚上到了快十点才回宿舍,这时温浅已经换了衣服盘腿坐在床上,怀中搂着软和和的轻松熊,紧张地思索着该如何给沈苏御发“请假条”。

    “温太医——————”

    紧闭的床帘外,突然传来雷打般的咆哮。

    温浅的床帘是关上的,并且还拉的很紧。赵欣站在帘子外兴奋地大喊,温浅手一抖,手机“啪唧”砸到了腿上,她忍着疼,第一反应把手机关掉,然后将大大的轻松熊往枕头那边藏了藏。

    “温太医温太医!!!小温温!!!”

    “……”

    “咋了?”

    温浅拉开一点点床帘的缝隙,

    从里面探出来脑袋。

    宿舍的白炽灯,是开着的。

    之前每次在想沈苏御,屋内的大灯基本上都关上了,要么开着小桔灯,要么就是在白天,蓝色的窗帘拉着,屋内也是阴沉沉的一片。

    纵使再心跳加速脸红成熟苹果,在光线不明烈的情况下,也很难看得出来。

    温浅的皮肤很白,一旦脸红,在正常灯光下,一看就能看的很清楚。

    赵欣开心地神情瞬间凝滞在了眼眸中。

    “浅浅,”

    “你……你脸怎么了?怎么那么红?”

    温浅一愣,紧接着下一秒,就用手背蹭住双脸颊,的确,很烫,就和发了烧似的,滚烫滚烫。

    “没……没事儿。”

    她一个不留神,挂床帘的塑料环扯动着深色的布料,“哗啦——”声,整片儿被拉开。

    大布偶熊一瞬间,出现在赵欣的视线中。

    “……”

    温浅都没反应过来她的“小秘密”已经被暴露在她最好朋友的目光下,还在组织着如何解释自己脸红这件事。赵欣眨了眨眼,突然“哇塞!”了一声,跑到温浅的床前,

    “浅浅!”

    “你终于变得有女人味儿了!!!”

    铁汉子温小浅:“……?”

    赵欣戳了戳那伸出来一条腿儿悬空在床边缘的轻松熊,

    软软的,超级舒服,

    “好可爱的熊熊哦……”

    温浅:“……”

    !!!

    啊啊啊啊啊啊!!!

    她转身就想把那熊藏起来,但是已经晚了,那只笨熊自个儿从床上歪出来一个软趴趴的大脑袋。

    ……

    ……

    ……

    赵欣:“好可爱,戳戳。”

    温浅:“!!!TvT!!!”

    赵欣:“……你居然会买娃娃搂着睡,太恐怖了太恐怖了,我一直以为你只会枕着数据线睡觉……”

    温浅:“打住——”

    她连忙转移话题,把娃娃往里面推,

    “你回来那么激动,是想跟我说什么啊……”

    赵欣立刻被她牵着鼻子走,提起来开心地事情,赵欣眼睛闪着亮晶晶,拿出手机打开就给她的好闺蜜分享,

    “对!!!小浅浅!!!我跟你说——”

    “S音大,他喵的居然给我们学校道歉了!!!”

    温浅:“……”

    ?

    什么意思?

    赵欣摇晃着小蛮腰,

    “嗯嗯嗯~就是字面意思。”

    “好像是S音大那个超级大佬沈苏御沈教授出面了,”

    “也不知道这件事他们学校那帮子学生会老女人怎么得罪了沈教授,连红头文件都出来了,公开道歉。红头文件是什么?劝退学生红牌警告计入档案的处分,才会轮得到用红头文件公示,啧啧啧……你说咱学校跟S音大互相瞧不起多少年,几时因为学生之间的掐架而上升到学校层面、用校方官网发文道歉的……”

    温浅听的一个愣一个愣。

    赵欣后面说的,包括“S音大学生会擅自使官权针对S理工学生购票限制、相关人会受到多么严重的处分”以及“沈教授太帅了哇塞这件事怎么会跟沈教授扯上关系呢沈教授不是向来不care这些小喽啰事情?”,温浅通通都没听进去,

    她从“沈苏御沈教授出面”开始,脑子就完全空了。

    沈苏御出面……

    S理工大学生被“限票”这件事,

    昨天,她跟他提起过。

    当时、当时……

    【小妹妹,这件事,你可还真问对人了。】

    【你沈哥哥,别的不行。】

    【整顿学校领导干部,那可比谁都行!】

    ……

    !!!>w<!!!

    天啊!天啊!

    温浅抱着枕头在床上翻了个滚,

    越想越开心,

    又逐渐演变成翻滚的小陀螺。

    ……

    ……

    ……

    “对了浅浅。”

    赵欣激动了一会儿,突然又抬头,不经意间瞥了眼温浅身后的轻松熊,

    突然觉得有点儿眼熟。

    “嗯?”温浅停止翻滚,冒出脑袋红着脸应声道,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不太像是她平日里那般迷迷糊糊,反而有些被什么东西滋润过了般,灵动诱人。

    赵欣脑门突然被一段记忆一穿而透、豁然开朗,她“啊——”地声张大了嘴巴,胳膊抬起来指向温浅的轻松熊,

    “我想起来了!!!”

    “这个熊娃娃,”

    “不正是——”

    “……”

    她目瞪口呆,老半天,才低头从手机里找出一张照片,

    举着对向趴在抱枕上的温浅,

    “下下个月S音大交响乐团欧洲巡演元旦场的特别订制吉祥物!!!”

    温浅:“……”

    ???

    欧洲巡演,

    特别订制的吉祥物?

    不是——

    沈苏御不是跟她说过……

    这个娃娃就是他去咚街参加比赛,拿的安慰奖吗???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