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文全肉好涨好大 男主很糙很man的文

    有个词叫什么来着,代沟。

    有些话只有学生之间才敢说,放老师面前是不行的,偏偏今天宁若就是翻来覆去把雷给踩了个遍。

    犹豫了半天,宁若小声开口:“老师,我刚刚真不是那个意思,我也不知道你就是段老师,如果我早知道就不会说……”

    段淮:“不会说什么?”

    宁若把话憋了下去:“可是当时也是你没告诉我你的身……”

    段淮:“怎么。”

 文学

    “……”两个反问妥妥地叫宁若不敢作声了。

    段淮看着她,稍微直了点身,弯唇:“我承认,我确实有意隐瞒了,不过我记得我告诉过你我姓段,没想到你会误会我是学生。”

    宁若:……

    雀氏,她大脑转得稍微快点,知道老师叫段淮时就该反应过来。

    主要是他也没那么坦白啊,不就是好整以暇地想听听她会怎么说吗?

    说话挺温柔,心思倒腹黑。

    可是咱也不敢说。

    宁若声音放软了些:“老师,我先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因为私情答应赵卓津同学帮他过来诓骗老师,我有错,我都认。可是段老师人这么好,我也是不知者无罪,段老师这次就看在我俩都心性纯良的份上当算了好吗?”

    段淮:“你是说他学术违规的事就这么算了吗。”

    宁若连忙解释:“不是!这是他的事,干了错事怎么能随便算了,我是说……我跟赵卓津商量的这事,您就当算了好吗。”

    段淮弯了弯唇。

    小姑娘认错态度倒积极,思想摆得倒是正。

    他淡道:“嗯,出了这种事还能过来帮忙打掩护,倒是很重情重义。”

    宁若小声:“没有。”

    段淮问:“你们不是分手了吗?”

    宁若嗯了声。

    段淮:“那怎么还同意帮他的忙。”

    宁若心想,还不是想整赵卓津那个货,他平时就没少欺负晾着自己,说分手的时候她还真情实感地哭了,回头怎么想怎么生气。

    难得能杀杀他的锐气,怎么能放过,再者他那天过来找自己求情的时候也是哭诉得屁滚尿流的。

    她一时也就同意了。

    她说:“他拿演唱会门票还有周边贿赂我。”

    “贿赂?”段淮挑眉。

    就见面前小姑娘眼神忽然认真了些,仿佛面对的是什么特虔诚的事:“对啊,天王的票呢。”

    段淮给看笑了。

    小孩子心性,这么点事能高兴得像什么似的。

    段淮说:“演唱会而已,这场没了可以看下场,值得你过来帮他学术违规的事说话?”

    宁若继续认错:“段老师,我再也不敢了,我真的是好学生,从小到大都没做过什么违规的事情,唯一一个还是小学时候偷偷把口香糖沾前座男生身上,只不过这一次也确实是没办法了。赵卓津这人确实有点欠,但他学习上我个人以朋友角度觉得他还是很认真的……”

    小姑娘怂,稍微一吓就什么真话都往外冒。

    特别是她自我反省了那一会儿,也不知道心里是怎么吓自己的,这会儿干净的一张小脸,鼻头还有点冒着红。

    看着莫名可爱。

    段淮把手从口袋抽了出来,道:“没有要说你的意思,进来吧。”

    宁若一愣,见段淮转身进去,连忙跟着进去。

    段淮把桌上的东西收拾整洁,一边说:“边上有椅子你可以坐会,等赵卓津过来再说。”

    “哦哦,好。”宁若乖巧地跑边上坐着去,不打扰他工作。

    期间又有人来找段淮,宁若就在边上看着他忙碌。

    不得不说,是真没见过这么帅的教授。

    段淮穿着一身白大褂,皮肤白皙得像可以发光似的,他工作时会戴上眼镜,银丝边的,看着清冷又不可接近,偏偏他和病患们聊天时的态度和语气又很温和。

    感官无形中又回到那天夜晚的休息区,隔着隔板看不见脸,他成熟理智的声线就在她耳边。

    宁若都忍不住去想,这也不怪她认不出来吧。

    这正常人看他这个岁数,谁不觉得就是学生?

    毕竟,哪有那么多绝世天才。

    看着看着,宁若的视线就忍不住落到他的手上。

    此时段淮正拿着一份资料在看,他的手很修长,像女生的,但又比女孩子的手骨节更分明一点,没有太多的瑕疵,天生白皙骨感。

    其实,宁若是资深手控,男孩子的手好看可以给他加很多分,就连当初和赵卓津在一起都有这方面隐性原因。

    可是……这人的手也未免太漂亮了。

    坐着容易胡思乱想,宁若正想着要不要找个理由先开溜。

    赵卓津这时赶到了,气喘吁吁:“还没到就听说您找我,老师,什么事啊。”

    缓过劲时也看到了屋内的两人,赵卓津心里咯噔了下:“是不是我女朋友给您惹什么祸了?”

    段淮淡定地放下东西,说:“也不是,就是有关你论文的事。”

    赵卓津:“啊?”

    段淮抬了抬下巴,示意边上坐着的宁若:“解释一下?关于想让她过来给你打掩护的这件事。”

    赵卓津神情变了。

    他看向宁若,疯狂给她打眼神:

    [不是都说好了过来怎么说的吗,没成就算了,这咋还露馅了呢?!]

    宁若也回了个眼神:

    [这可不能怪我,你自己来之前不告诉我信息,我特喵的尽力了。]

    段淮就看着俩人在自己面前打眼神交流战。

    不表态,只是笑,然后端起面前开水杯喝了口。

    他在位置上坐下,淡声说:“想好了么?那就开始说吧。”

    赵卓津先认,说:“老师,我不该为课题的难度头秃而临阵退缩,也不该碰到困难中途想其他邪门歪道的途径,这件事是我的错,您别怪她。”

    段淮:“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怪她了?就事论事的说。”

    赵卓津硬着头皮说:“其实我当时也知道您是开玩笑的,还真的把我女朋友叫过来,是我没考虑清楚。然后论文方面,真的对不起。”

    段淮垂了垂眸,把手里水杯放下:“我还想问,我什么时候让人闻风丧胆了,好像平时对你们也没有那么严苛?”

    “啊、啊?”

    赵卓津也不知道宁若来前跟他说了啥,看了宁若一眼,硬着头皮道:“不是,段老师为人亲和,作为学生我们一直很喜欢。”

    段淮说:“这种话倒也不用。”

    宁若在一旁想。

    太假了,赵卓津这话太假了。

    段淮的视线落到她身上。

    从赵卓津进来起,小姑娘直接闭麦神隐了,就竖个耳朵默默听着,看表情,还有点对赵卓津的幸灾乐祸。

    段淮说:“上次我说让你女朋友自己过来和我说,是知道你那话有意思,故意说的。我没想到你能真带个人过来,这段时间我不知道你私人有什么事,但看得出你没有像之前那样学习积极用功了。”

    “你在别的事上有这份心,还不如多拿些用到学习上来,多找资料多实践耐心点不就完成了?”

    赵卓津低下头,挨训。

    “你是我一直负责带的,前面学习态度怎样我知道,一些实践确实是你做的我也清楚,这次我可以既往不咎,但别再有一丁点不正当想法。”

    段淮把资料丢给他:“重新写论文重新答辩。”

    闻言,赵卓津差点感动哭:“哎,谢谢老师!”

    向来温柔的人突然语气严肃,那感觉还真像回到课堂上被班主任训似的。

    宁若不免缩了缩肩膀。

    出去后,宁若说:“老师都同意了,你也该兑现承诺了吧。”

    赵卓津:“什么承诺?”

    宁若:“门票,周边,你答应我的。可别说我不讲道理,还有操场跑十圈。”

    赵卓津像看什么奇人似的瞧了她一阵,然后把自个儿帽子扣到她头上:“买个锤。”

    宁若摘下帽子,有点急。

    赵卓津说:“这事差点没给你搞砸了,是你办成的吗,分明是老段看到我的诚意。”

    宁若不服:“明明是老师看在我的面子。”

    赵卓津:“怎么,我来之前他跟你说过?”

    宁若想说不是。

    其实是路上和她说的,那时候她还以为人家是学生呢。

    只不过不想跟赵卓津说,太丢脸。

    赵卓津伸手揉了揉她头发,说:“行了,去吃面,我请客。”

    宁若说:“谁说跟你吃面了,我不去。”

    两个人在走廊渐行渐远,安静的办公室内,段淮听着两人打闹的声音。

    单听氛围都能感受出的青春朝意。

    他不免回过眸去看了眼,恰好看到宁若纤瘦的背影。

    “哎,老段,二十病床的信息在这,昨个儿前半夜突然有点反应,记得去看看。”

    科室同事的声音打断他思绪,段淮回神,淡应了声:“好。”

    对方看了眼走廊,道:“哎,那不是赵卓津那小子吗,昨天还看他恹恹的,今天又生龙活虎了。”

    段淮垂着眸:“是啊。”

    “那女生,他女朋友?”

    段淮抬起眼去看:“是吧。”

    “嗬,他那小子倒有福气,女朋友还挺可爱。”

    段淮置若罔闻,只问:“刘主任说过段时间组织的大剧院活动是什么时候来着?”

    对方:“下个月,咋?”

    段淮说:“帮我推了,我可能不去。”

    “咋又要推啊,这次说是院里的都得去,宣传积极正能量呢。咋了?又要搞学术研究啊?”

    段淮说:“下个月的假,家里老爷子叫我去。”

    朋友懂了:“老爷子是叫你去相亲吧?又整这些,老段,看来这年龄是公认的不小了,不止咱科室,全都想给你说亲。”

    段淮说:“还真不是,小外甥过生日,给他庆生。”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3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