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在游戏中被各种play 紧轻点粗好深h

受在游戏中被各种play 紧轻点粗好深h

姚娜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老王是不是在撒谎?昨天在乡下的时候,老王还说过他的诊所生意不好,没有几个人,开不开门都没事的,怎么今天就有客人了呢?

不过既然老王这么说了,姚娜也没有点透,顺着老王的话就说:“那好吧,我先送您去诊所。”

诊所跟医院是两个方向,老王约好的那个医生只有上午有时间,要是耽搁了又只能是明天了,要是让姚娜送他的话,说不定会耽搁一些时间,到时候就更麻烦了。

 文学


想到这里,老王便直接拒绝了,冲着姚娜说:“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要是有事就忙你的好了,一阵我让你送我怪不好意思的。”

老王的拒接更是让姚娜觉得自己之前猜的没有错,心里更加不舒服起来,可当着老王的面,姚娜也不好表现出来,只好有些不情愿的冲着姚娜点了点头,然后便任由老王换好了新衣服走了出去。

老王离开之后,姚娜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心里突然一阵嘀咕,直接回卧室披上外套走了出去。

外面,老王刚到小区门口,左右看了一眼,确定没有人之后,便伸手烂了一辆出租车,跟出租车司机说了一句去医院。

姚娜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老王所坐的出租车根本就不是回诊所的方向,而是车子掉头,去了另外一个方向。

姚娜也顾不得回去开车了,紧跟着拦了一辆出租车,跟在了老王所坐的出租车后面。

此刻,老王已经跟那个医生联系上了,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被人给跟踪了。

到了医院之后,老王很快找到了那个医生,将手里装有自己跟赵阳的毛发拿出来递给了那个医生,说了一句麻烦了。

那个医生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很客气的说了一句没事,然后便急着走进了手术室。

姚娜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当时就变了,她想到了一个可能,老王莫非是怀疑跟赵阳的关系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正在姚娜遐想万千的时候,老王回头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姚娜顿时一急,直接闪身进了一间病房,等到老王离开之后才走了出来。

看着老王远去的背影,周娜一番犹豫之后,终于还是没有继续跟着老王,而是去了之前老王找的那个医生的办公室。

“请问您找谁?”

一个小姑娘看到周娜进来,有些奇怪的问了起来。

“哦,有朋友介绍我来这里看病,不知道李医生在吗?”

周娜进门之前看到办公室的门牌上有名字,这个医生性李。

“哦,您找李医生呀,他去了手术室,您稍等。”

小姑娘很客气的请姚娜坐下,然后又开始整理办公室的东西,姚娜看到医生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文件袋,假装好奇的拿起来问道:“咦,这是什么?”

小姑娘也没有多想,朝着额那个文件袋看了一眼,然后说:“哦,李医生的朋友请李医生帮忙,好像要做什么亲子鉴定……”

小姑娘还在说着,可后面说了什么,姚娜已经听不清楚了,此刻,她的脑海中都只是那四个字,亲子鉴定。

几乎毫不犹豫的,姚娜就跑出了医生的办公室,然后打电话给赵阳。

“姚娜,有事吗?”

赵阳这个时候正在公司处理事情,此刻看到姚娜的电话,便接通直接问了起来。

“赵阳,不好了,老东西怀疑你了,准备去医院做亲子鉴定。”

“什么?你先稳住,我马上到!”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是不及时解决的话,他们所有的算计都将付诸东流,姚娜明白这个道理,赵阳更是明白这个道理。

放下电话,姚娜此刻还是那种恍惚的感觉。

好在这件事有赵阳处理,姚娜现在有些庆幸,幸亏自己感觉到了一点,才跟着老王来了医院,要不然,一切就都来不及了。

半小时之后,赵阳出现在了医院里,手里还拿着一个跟之前老王拿着的文件袋一样的东西……

姚娜看了一眼赵阳手里的文件袋,有些疑惑的问道:“这是什么?”

赵阳拉着姚娜一边走一边说:“老东西既然想要做亲子鉴定,那就让他做好了……”

赵阳手里的文件袋里也是两根头发,只是这两根头发是一对真正的父子身上弄下来的,不会有任何问题。

“你想要换了里面的东西?”

姚娜也不笨,更何况,这样的桥段,在电视上可是经常有的……

“没错,你想想办法!”

有了赵阳的计划,姚娜很快就将目标定在了赵医生的那个小助手身上了,给了那个小姑娘一万块之后,那个小姑娘很痛快的答应了俩人的要求。

老王对这一切根本就不知道,此刻,他正坐在诊所的沙发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想象着自己突然间怎么就变了这么多呀。

不仅有钱了,还有一个很孝顺的儿子。

正在他遐想的时候,突然诊所的门被推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叔叔,吃饭了吗,我给你做了饭,你趁热吃吧!”

随着声音的出现,白欣穿着一套白色的裙子走了进来,今天是周末,她不用上班,早上睡了一个懒觉之后便想着做点好吃的,做了好吃的又想到老王一个人没有吃饭,便找来了餐盒给老王送了过来。

“啊,谢谢呀!”

老王看着从门口走进来的女人,那原本平静的心脏莫名的跳动了一下,实在是白欣太漂亮了,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怎么看


怎么让人喜欢。

餐盒打开,一股浓郁的饭香味儿传来,老王不由得深吸一口气,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还别说,之前不觉得饿,此刻饭菜放在他面前的时候,老王才觉得自己饿了。

“哎吆,这都什么世道呀,刚走到门口,就闻到了一股骚狐狸的味道……”

就在老王打开餐盒准备吃的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那尖锐的声音像是能划破耳膜,直入心灵。

老王的眉头皱了起来,能够发出这种阴阳怪气的声音的女人除了李秀兰之外还会有谁。

这种想法刚出现,李秀兰就走了进来,她的手里也提着一份午餐,显然是给老王送菜的。

看到这一幕,老王心里有些无语,平时自己饿死都没有人送吃的给自己,现在倒好,两个女人撞到一起了。

“李秀兰,你胡说什么呢?”

看到白欣的脸颊瞬间就羞红了,老王有些着急,冲着李秀兰就叫骂起来。

李秀兰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王,然后对老王说:“怎么,心疼了?我看看,这是吃什么呢,啧啧,看起来挺不错的,就是狐狸的骚气味儿重了一点……”

说话的同时,李秀兰直接将老王面前的餐盒端起来,就在老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餐盒扣在了桌子上,好好地饭菜就倒了。

“李秀兰,你干什么呢?”

“怎么,心疼了?”

李秀兰的泼辣性格要是惹急了根本谁都不怕,只见她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王,然后朝着白欣看去。

“啧啧,果然是年轻漂亮,脸蛋身段都不错,这就是老王说的能声儿子的女人?”

“阿姨,您误会了,我跟王叔叔没有什么……”

白欣从来没有受过这种羞辱,可此刻当着老王的面,她却不能发火,而且她也看出来了,面前这个女人应该跟老王有什么特殊的关系,这是看到自己给老王送饭,所以生气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