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顶一路做-怎么样才能喘得好听

    雷春晓作为优秀毕业生代表,上台发表演讲,对这家慈善基金长期的捐助行为表示感谢。

    然后季铭上台,当场给她发了一笔助学金,这笔钱足够支持她读完大学,不用再勤工俭学,为生活费发愁。

    雷春晓接过助学金,心头百感交集。

    一部分是真心感动。这三年来,铭远慈善基金定期给他们姐弟汇款,逢年过节还会有额外捐赠,听闻她考上大学,又在第一时间把学费和生活费打到她的卡上。

    她不是没有怀疑过,怎么会有人这么好心?但转念一想,人家图自己什么呢?这三年来,这家慈善基金兢兢业业地给她打钱,从未对她提任何要求,也看不出有什么企图。

    就算别有所图……

    别人要什么,她给就是了。

 文学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一点,她想得很透彻。

    另一部分心情是复杂的。

    在台上的季铭,比第一次见到他时,多了一层光环。

    近距离看,他的眉眼清隽温润,穿着极为考究,举手投足间气质不凡,一笑起来,更是光风霁月。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从此,小说里的霸道总裁,都有了脸。

    与他目光相接的瞬间,春晓听到了自己怦怦的心跳声。

    但是有些顾虑,原因在许皓月。

    她发现,季铭跟许皓月的关系,不是一般的亲密,虽然在外人面前,两人刻意保持着距离,但偶尔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默契十足,让她不由得怀疑,这俩人应该早就认识了。

    捐赠仪式上,雷春晓领完助学金后,本应轮到雷秋晨上台。但季铭在台上干等了半天,底下还是没有动静,气氛一时陷入尴尬。

    有人推了推雷秋晨,催促道:“上去啊。上去就有钱拿。”

    雷秋晨把头埋得很深,脸涨得通红,一言不发。

    这时,坐在台下第一排的许皓月斜瞥了季铭一眼,眉头皱起,轻轻摇了摇头。

    她的意思很明显:小男孩自尊心强,不想上台,就不要勉强他了。

    季铭立刻反应过来,开了个玩笑一句带过,然后进入到下一个环节。

    这个细节,被台上的春晓看得清清楚楚。

    她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她明白许皓月是一片好心,可是……她的好心,总有种居高临下的意味,仿佛她做什么都是对的,都是为了你好。

    而且,春晓想不通,季铭才是慈善基金的负责人,是铭远集团的总裁,为什么这么听许皓月的话?

    仪式结束后,台上台下纷纷离场,眼见季铭就要出校门了,春晓鼓起勇气,追了上去。

    “季总!”

    季铭回过头见到她,弯眸一笑,温声问道:“还有事?”

    春晓脸红透了,磕磕巴巴地说:“季总,我想问问,你们公司还缺不缺实习生?我明年大四,想找个实习……不拿工资也行,主要是想锻炼自己……”

    季铭沉吟:“可是我记得,你读的是师范专业?我们公司主营范围是酒店管理,可能不太适合——”

    “没关系。”春晓抢着说,“酒店管理是吗?我可以学!”

    看着女孩羞怯又大胆的眼神,季铭不置可否地笑笑,“等你毕业了再说吧。”

    没有听到期待的回答,春晓难掩失落,又不好继续纠缠,只得勉强笑了下,向季铭告辞。

    一转身,许皓月就在身后,不知听到了多少。

    春晓瞬间变了脸色。

    许皓月若无其事地冲她笑笑,春晓却更窘了,话都没说一句,扭头就走。

    许皓月盯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身后传来季铭欠嗖嗖的声音:“成功帮你解决了一个情敌,不用谢。”

    许皓月斜眼看着他,冷哼一声:“我警告你,别打她的主意!”

    季铭惊愕地瞪大眼,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是她打我的主意好吧?”

    “那你也不能来者不拒啊!”

    “我拒了啊!”

    “你拒得不坚决,给人家小姑娘留了一线希望。万一她毕业后真去找你了,你收是不收啊?”

    “……到时候再说呗!”

    许皓月瞪他一眼,警示意味明显:“反正,你别害了人家!”

    季铭顿时哑然,气急败坏地嚷嚷道:“我是你亲哥哎,怎么把我说得像个十恶不赦的渣男一样?”

    是亲哥也洗白不了你海王的形象!许皓月在心里暗骂。

    这些年来,季铭的女朋友是一个接一个地换,偏偏现在的小姑娘就吃他斯文败类的人设,一个个前仆后继,迎男而上。

    而季铭也是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看中了就收,厌倦了就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给许皓月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一个叫小雅的姑娘。那是季铭的初恋,两人谈了一年多,感情一直很好,许皓月几乎默认她是自己的嫂子了。

    突然有一天,那姑娘单方面提出分手,然后人间蒸发了。

    从那之后,只要别人一提起她,季铭的脸色就阴沉得可怕。

    许皓月之所以对小雅记得那么清楚,是因为一年后的除夕,她坐车去父亲家的别墅小区,路过大门时,看见保安拦住了一个姑娘。

    那姑娘穿得邋里邋遢的,身形很憔悴。

    车窗外画面一闪而逝,这个姑娘跟记忆中某个身影神奇地重叠在一起。

    许皓月猛地回头,看到那姑娘正蹲在地上,双臂抱膝,头埋得很深,孱弱的肩膀一耸一耸的,似乎在哭。

    许皓月心生疑惑,到了父亲家后,偷偷跟季铭提了这事,季铭的脸瞬间就垮了,披上大衣匆匆出了门,直到很晚才回来。

    直到现在,许皓月也不知道,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段虐恋纠葛中,有亏欠的那个人,应该是季铭。

    许皓月承认他是个好哥哥,但在感情方面,他确实不是个好东西。

    骂他是海王都算轻的了。

    这些年来,唯一不变的是他的喜好——挑的女孩都是女大学生形象,清纯、青涩、娇羞,有点呆笨。

    仔细想想,春晓倒是挺符合他的审美的。

    这个念头一起,许皓月脑子里顿时警铃大作。

    不行,绝对不行!

    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把春晓祸害了!

    许皓月板着脸,酝酿了一肚子教训的话,正要继续警告季铭时,突然听见校门外有小孩大喊:“抓到坏蛋了!抓到坏蛋了!”

    她起初还没反应过来,以为只是孩子们的玩闹,随着声浪一阵高过一阵,学生们纷纷向校门口涌去,她脑子突然“嗡”地一声,仿佛有根弦被拨动,兴奋得震颤不已。

    “什么坏蛋?”季铭仍是一头雾水,正要转头问许皓月,却发现她早已跟着人群,冲到了校门外。

    季铭好奇地跟了过去。

    他身高腿长,被围困在学生中间,一眼就看见门外的画面——

    七八个警察,押送着一个身着黑衣黑裤的人,沿着山路稳步而下。那人的双手被扭拷在身后,脑袋上戴上了一个布袋,看不清长相,只能从身形辨认出是个年轻男人。

    路口围了一堆村民,脑袋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

    “听说就是这王八蛋放的火。”

    “真的假的?你亲眼见着了?”

    “千真万确!我家姑爷在柚子园帮工,听他们财务说的。这小子被老板开除了,心里有怨气,所以放火报复哩。”

    “我听镇上酿酒的老林说,这人上山前还去他那儿买了一箱酒,足足有20斤呢……这畜生就是故意的!”

    “啧啧,放火烧山,牢底坐穿啊!”

    ……

    各路“情报”一拼凑,季铭很快就推测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连他这个局外人,都忍不住唏嘘:一场吞没了三条人命、烧毁数百公顷山林的大火,起因居然是个人私怨。

    真是天灾易躲,人祸难防啊。

    押送嫌犯的森警队伍很快就到了路口,那里停着两辆警车。

    走在最前方的,是陆成舟。

    他身着淡蓝色警服,头戴警帽,警帽下是一张冷峻的脸,脸部线条锋利,眉眼深刻,眼底神色稍显疲惫,双眸却炯炯有神,透着一种坚毅的力量。

    季铭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有种魅力,尤其是工作时,那股子奋不顾身的认真劲儿,让人怕,也让人敬。

    也难怪自家妹妹会心动。

    季铭偷偷瞥了许皓月一眼,果然,小姑娘正痴痴地盯着那人,嘴角漾着笑,眼里的爱意都快溢出来了。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嫌犯被押送上警车。

    陆成舟终于没忍住,回过头,视线扫过乌央央的人群,瞬间就捕捉到了许皓月凝视的目光。

    欣喜、心疼、思念、灼热……种种情绪杂糅在两人交错的视线里,无声无息,在胸腔翻涌,在心头震颤。

    直到警车离开,人群散去,许皓月还伫立在原地,久久不动。

    季铭凑过去,俯身在她耳畔戏谑道:“口水擦擦,都快淌地上了。”

    许皓月这才收回视线,眸光流转,嗔骂了句:“擦你妹。”

    瞧瞧,见到了心上人,连骂人都温柔了许多。

    季铭抬起胳膊,用衣袖给她擦嘴,打趣道:“可不是擦我妹嘛!”

    许皓月别过头,故作嫌弃地撇了撇嘴,挑眉问道:“捐赠仪式都结束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啊?”

    季铭敛了笑,低头思忖着。

    “哎,我有个打算。”他冲警车消失的方向扬了扬下巴,“我想给他们捐一笔钱。买几辆小型消防车、无人机、红外摄像头之类的设备,支持一下森林防火工作。”

    许皓月瞪大眼,有些不敢置信:“哟,铁公鸡居然主动拔毛?”

    季铭抬手给了她一个爆栗,笑骂:“你有没有良心?铁公鸡的毛都快被你薅秃了好吗?”

    打闹了会儿,两人终于安静下来。

    许皓月看着季铭,认真地说:“哥,谢谢你。”

    顿了顿,她又补了句:“你虽然是个渣男,但是个好哥。万一有姑娘来找你寻仇,我会替你挡刀,真的。”

    季铭:……

    虽然话不好听,但说得诚心诚意,季铭差点就感动了,紧接着又听见她说:“所以,为了你妹的人身安全,你可千万别去招惹春晓。”

    得,又绕回来了。

    季铭翻了个白眼,举手发誓:“行,我一定不招惹她。”

    “她要是主动找你呢?”

    “……我就躲得远远的,不给她可趁之机。”

    许皓月满意地点点头,心里终于踏实了。

    季铭眯眼打量着她,突然话锋一转:“哎,倒是你。你跟那个陆——”

    许皓月飞快地打断他的话:“啊不好了上课时间到了我先走了不送!”

    她一溜儿说完,不等他反应,挥挥手,转身就跑了。

    —

    几天后,铭远慈善基金给学校捐赠的多媒体设备、图书角、教学工具都到齐了。

    季铭还联系了镇上一家乳制品供货商,谈妥了价钱,安排他每周给学校送一次纯牛奶,一次送足一周的量。

    至于鸡蛋和肉类,基金会专门拨了一笔款,交由李校长全权负责,用于改善学生们的午餐。

    多媒体教室装修得比许皓月预想得还要好。

    巨大的高清屏幕,四面环绕音响,新式的电脑操作台,甚至连四面墙壁,都加装了隔音板,既不打扰其他班级上课,也能更好地改善听觉效果。

    许皓月不禁感慨,亲哥啊,果然是亲哥,再渣也是亲哥……

    她向李校长提议,每周五傍晚,在多媒体教室放映一场电影,英语原声的,用于提高学生的英语口语和听力。

    李校长欣然同意。

    本来这个时间段安排了全校大扫除,但学生们都是敷衍了事,现在为了放电影,压缩一下打扫的时间也无妨。

    于是,这个周五,早已得知消息的学生们一窝蜂挤到多媒体教室,端坐在小板凳上,仰着小脸看着屏幕,一脸虔诚和期待。

    许皓月放的第一部电影,是《狮子王》。

    迪士尼动画,轻松又励志,适合各个年级段的孩子看。英语对话很简单,容易被小学生接受。

    窗帘拉上,光线骤然变暗,电影开场,悠扬的旋律在教室了回荡,可爱的小狮子一登场,学生们立刻就被吸引住了,很快就沉浸在剧情中。

    许皓月悄悄出了教室,带上门,站在窗边,观察着里面的动静。

    光影变幻不定,投在一张张稚嫩而认真的脸庞上,眼里闪烁着光。

    沉醉的、喜悦的、憧憬的光,映在孩子们的瞳仁里,如星光点点。

    许皓月看得投入,一时出神,肩上突然被人拍了拍,瞬间将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回头一看,是春晓。

    许皓月捂着心口,重重呼出一口气,“能不能别在背后吓人?”

    “跟你打个招呼,怎么就吓人了?”春晓撇撇嘴,眼底闪过一抹羞涩,“问你个事。你有那个季总的电话吗?”

    季总?

    许皓月愣了下,有些不太适应这个称呼。

    她打量着春晓,眼神探究,心里有些虚:“……没有。”

    春晓直勾勾地盯着她:“真没有?我还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呢。”

    许皓月连忙否认:“没有没有,我们就是普通朋友。”

    默了会儿,她忍不住问道:“对了,你要他电话干嘛?有事啊?”

    “也没什么事……”春晓含糊几句,又绕了回来,“真的只是普通朋友?可我觉得,你们关系不一般啊。”

    没完没了了还……许皓月在心里叹气。

    “你到底想说什么?”

    春晓深深吸气,抬眸看着她,缓缓地说:“我今天去局里找成舟哥,结果,看到他跟季总一起出来了。俩人脸色都不太好。”

    许皓月脑子一懵。

    陆成舟跟季铭?这俩人怎么会碰上的?还脸色不好,不会是大吵了一架吧?

    她一把抓住春晓的胳膊,急声问:“后来呢?他们去了哪儿?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春晓摇摇头,边回忆边说:“后来两人就散了,一个回局里,一个开车走了。我猜,他们是不是为了你争风吃醋?”

    “不可能!”许皓月十分笃定。

    春晓看着她,眼神意味深长,慢悠悠地说:“我觉得吧,做人不要太贪心。两个都想要,到最后,可能一个都没有。你说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