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木塞堵住不能流出来-闷哼着在她体内释放出来

    他立在床边,脱了衣,往床上一扔,刚好盖上一双修长笔直的腿。

    下一秒,一只脚从衬衣边沿探出。

    很小,大概只有他巴掌那么大。

    皮肤很嫩,白生生的,很是晃人眼。

    莹润饱满的脚趾头在他面前勾了勾,娇糯的声音似在抱怨,尾音打着颤:“许裴哥哥,你衬衣在我脚上呢。”

    –

 文学

    关文强从厕所出来的时候,饮水机旁立着个高瘦的人影,正仰头喝水。

    影子黑乎乎的,他吓了一跳:“怎么半夜起来喝水?”

    许裴的声音有点哑:“晚饭吃太咸,口渴。”

    关文强正努力回想裴哥晚上到底吃了啥,却被他的声音打断:“你半夜上厕所还抱着书?”

    关文强看了眼手里的《分形几何》,摇晃着脑袋走向书桌,坐下,严肃道:“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是早上了。”

    许裴失笑,“受什么刺激了,这么努力?”

    关文强捞过端正摆放在桌面的校刊,翻开一页,手指点点其上的文字:“我这段采访,看过了吧。”

    许裴点头,表示已阅:“你指的是‘关文强师兄坦言,自己从小养成的习惯,使得他每天凌晨三点便准时睁开眼睛,起床做题,自律到可怕’那段?”

    关文强:“……”

    我只问你看了没,没叫你一字不漏给复述下来!

    他叹口气:“我当时就顺便吹个牛而已,没想到啊没想到……”

    搞得他现在一走出去,同学们就向他投来钦佩的目光。

    关文强合上校刊,摆好,赶紧全身投入算题事业。

    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下去。

    许裴放下杯子,低头笑了下。

    得,接受个采访,还附带这种奇效。

    说到底,还是他家小姑娘厉害。

    –

    最近,大有改变的不止关文强一人。

    孙老头如今每天都神采奕奕。

    他这几天得名师指导,钓鱼技术有了质的飞跃,每天都在各种垂钓群里炫耀他的成果,得意洋洋地吊打以前看不起他的钓友们。

    “哎呀,不好意思,今天又钓了条大的。”

    “钓鱼就这么回事,简单。”

    “老李头,你技术不行啊,要不要老哥哥教你几招哈哈哈哈哈哈”

    总之,非常欠打。

    但他的学生们不这么认为,大家一致觉得孙老头最近特别和蔼,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连带着被学生们气秃的胡子都仿佛浓密了丁点。

    许裴立在办公室门口,叩门。

    里面传来声请进,他走进去,“孙教授,找我有事?”

    孙孝元低头写字:“下个月的校庆,校方的意思是安排你上去做学生代表讲话,到时候准备下演讲稿。”

    许裴回答了一声好,便要离开。

    孙孝元叫住他:“另外,12月份你们团队要代表学校去法国交流,早点去把签证办了。”

    “好。”

    “等等!”

    许裴打量他几秒:“孙教授,您到底想说什么?”

    孙孝元手中的笔微顿:“怎么,单纯跟你聊聊天不行?……咳,我就想问问你,助教那事儿考虑得怎么样了!”

    许裴挑眉:“您找我来就想说这个?”

    孙孝元继续瞪他:“不然?”

    他上学期就跟许裴提过,想让人担任选修课《数学基础与数学史》助教一职,没想到被这小子一口拒绝。

    气得他当场就要休克。

    孙孝元今天决定改变下策略。

    他语重心长道:“很多其他专业的学生对数学这门学科有很深的误解,我开设这门课的目的就在于传播咱们数学文化,消除广大学子对它的成见。”

    许裴点头,表示理解。

    孙孝元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叹口气:“但是,今晚十二点报名就截止了,你猜我现在招了几个人?两个!就两个!这么少的人,我课怎么开?不得被取消?”

    许裴完全不为所动:“那您得加油了。”

    孙孝元:“……”

    “你就不想为学校做点贡献?”

    “不想。”许裴斩钉截铁。

    “……”

    许裴笑一下:“行了,别吹胡子了孙教授。我真不感兴趣,您找其他人吧。”

    孙孝元继续吹胡子瞪眼,瞪了会儿,没了脾气,挥挥手:“算了算了,走吧你。”

    这小子他可太清楚了,决定了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许裴嗯了声,转身往外走。

    孙孝元苦着一张脸,拿起办公桌上那张学生名单,自言自语道:“我看看哪两个同学这么有眼光,选了我的课。新闻系田思恬,新闻系……颜舒?哎,两个好孩子啊……只可惜这课注定了要被取消……”

    视线里,许裴的背影微微顿住。

    几秒后,他转身,折回来。

    孙孝元有些莫名:“怎么,东西忘带了?”

    许裴垂下眼,视线定格在他手上的名单上:“我想了下,觉得您说得很有道理。”

    孙孝元:“?我哪句话说得很有道理?”

    许裴回忆片刻:“其他专业不少学子对数学不太了解,作为数学的使臣,我们应该一起努力,传播我们的神明。”

    孙孝元:“?我是这样说的?”

    “对,而且作为澜大学子,为学校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是我的荣幸。”

    孙孝元继续:“?”你刚可不是这么说的。

    他看着许裴,还是有点没绕过弯来,“可你不是没兴趣吗?”

    许裴沉吟少许:“现在有了。”

    孙孝元:“……”

    –

    新闻系2024级大班群里,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这学期的选修课。

    突然有人问道:[田思恬,听说你和颜舒选了《数学基础与数学史》?]

    底下立刻有同学接话:

    [数学?还是孙孝元的课?太有勇气了!]

    [孙孝元啊卧槽,出了名的卡分小能手,他手下及格率不到一半,自求多福吧二位勇士]

    [我记得颜舒跟我一样,是个数学渣啊,她怎么敢选这个?]

    数学渣颜舒抬起头,再三向田思恬确认:“你确定这门选修课会被取消吧?”

    田思恬连连点头:“非常确定!选修课不足20个人,会被学校强制取消的,放心好了,这可是孙教授的课,出了名的严格,除了我们没谁报!”

    颜舒前段时间做采访,耽误了不少课程,这两天恶补得昏天暗地,完全忘了选修课这事。

    田思恬就别提了,糊涂蛋一个。

    两人等到隔壁宿舍选好科目,串门来问的时候,才想起来。

    两人急匆匆登上网站,发现剩下能选的课已经不多,怕抢不上,于是火急火燎地输入代码抢课。

    匆忙之下,代码输入错误,抢、抢错了……

    选到了无人问津的,传说中及格率不超过百分之四十的孙孝元教授的课。

    成为了唯二选择这门课的学生。

    所幸校方还是非常人性化的,这种不受欢迎的课程,不可能不被取消。

    她们只要耐心等待就行。

    两人放下心来,翘着腿腿等取消课程的好消息,不曾想却等来了同学们的疯狂轰炸:

    [啊啊啊啊啊给跪了@田思恬@颜舒]

    [啊啊啊两位是先知吗!瑞思拜!]

    [为什么选数学的不是我,上午明明有机会的,可恶!]

    田思恬和颜舒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懵逼。

    颜舒:[?]

    田思恬:[?]

    同学群里,大家都有点激动:

    [你俩不会还不知道吧?]

    [你俩选的那课,助教是谁你们知道吗?许裴!是许裴!]

    还有些不太清楚情况的同学:[许神怎么可能来当助教?假消息吧!]

    [孙教授亲口说的,还能有假?刚教务系统都被挤崩了,100多名半分钟就抢光了!]

    [啊啊啊太羡慕你们了!那么早就抢到了两个名额!]

    田思恬现在很矛盾,一方面她对数学略微害怕,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简直天选之子,乱抢都能抢中许神的课。

    总体而言,还是激动多一点。

    于是兴奋地加入了“啊啊啊啊啊”大军。

    只有颜舒,看着不停滚动的对话框,缓慢抬手,掐了掐自己的人中。

    –

    第五阶梯教室,座无虚席。

    孙孝元站在讲台上,目光澎湃从一颗颗脑袋上划过,仿佛看到了许裴为他打下的整片江山。

    他满意极了,又扫视了一遍可爱的同学们,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颜舒哪去了?

    这小姑娘做过ICM团队采访,又是最先选择课程的两名同学之一,对数学的热爱毋容置疑,一定会早早来教室,提前占据前两排位置。

    孙孝元的目光从前往后,在每一位同学身上仔细扫过,终于,在最后一排……最角落的位置,发现了她。

    ……

    倏地教室里一阵骚动。

    周围不知是谁激动地喊了声:“许神来了!”

    颜舒一抬头,就看到从门口走进来的男人。

    白衬衫,黑裤子,高瘦挺拔。

    头发刚剪过,发梢短了一截,五官反倒显得更加英挺优越。

    唇薄而淡,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配上冷淡疏离的浅眸,整个人撕扯出一种生人勿进的距离感。

    男人的目光轻扫过教室里密密麻麻的人头,而后准确对上了她的眼睛。

    恍惚间,颜舒好像听见旁边同学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中间夹杂着田思恬的声音:“卧槽,这男人绝了!”

    田思恬激动了:“没选错没选错!值了值了,挂科也值了!嗷嗷我现在就想撕开他的衬衣!”

    颜舒沉默道:“你已经撕过了。”

    田思恬:“?”

    颜舒欲言又止:……在你抢我擦脚布的时候。

    –

    孙孝元拿着小蜜蜂,讲得声情并茂。

    底下同学们情绪也相当高昂:

    “嗷许神板书好好看!”

    “啊啊啊手!我没了!”

    “……”

    颜舒坐在角落里,无聊地听孙孝元讲着天书,懒懒打了个哈欠,伸手戳了戳田思恬:“哎,团建想去哪?”

    新闻部这次搞了个大新闻,马老师亲自批下来一大笔团建费用。

    田思恬:“什么叫想去哪?”

    颜舒指指手机:“秦明柏问我呢,我无所谓,你有想去的地方我跟他说。”

    “是这周五去?”

    “嗯,周五下午出发。”

    田思恬想了会:“秋高山怎么样?露营、烧烤……”

    颜舒也来了兴趣:“还可以漂流!”

    两人兴致勃勃地商量了半天,突然感觉不大对劲。

    ——周围不知从何时起,安静了下来。

    余光里,一只男人的手扣在她桌边。

    手指很长,骨节分明。

    颜舒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她缓缓抬头,目光顺着男人结实的手臂、凸起的喉结、浅淡的薄唇一路向上,最后隔着金边眼镜,对上一双冷淡的眼。

    颜舒心里一紧:“许、许神。”

    许裴大手翻转,手背撑在她书桌上,几根手指并拢,微曲的关节轻叩两下。

    他开口,声音又低又淡:“叫许老师。”

    –

    “许老师,今天第一天助教,感觉怎么样?”

    许裴刚回到宿舍,室友关文强就满眼羡慕地凑过来。

    他往椅子上一歪,单手解下衬衣最上面的扣子。

    脑子里却突然回想起教室里那一幕情景——

    小姑娘仰起头,慌乱看向他,眼珠有点湿。

    乌发松散,脖子白得刺眼。

    她张开樱红的唇,软糯糯地叫了声:“许老师。”

    ……

    许裴伸手,松了松领口,笑着回了句:“还行。”

    关文强苦逼地推了推眼镜,长叹口气:“裴哥,你倒是还行,我们这几天可苦逼死了。”

    工作室接了个新单子,裴哥放手给他们几个做,熬了几个通宵,终于做出来了,甲方不满意,又推翻重头开始。

    关文强一提起这个,就一肚子抱怨,他正准备一把鼻涕一把泪跟许裴好好唠唠嗑,就见后者含笑拍了拍他肩膀。

    不知道为什么,关文强总觉得这个笑容有种“瞌睡遇到枕头”的欣慰。

    “这段时间大家都辛苦了。”许裴思考片刻,“这样吧,你组织一下,这个周末安排场团建,大家也好放松一下。”

    关文强不敢置信:“真的吗,裴哥?”

    许裴:“你选下地点。”

    关文强想了想:“要不,秋水湖?”

    “好,听你的。”许裴点头,“就秋高山。”

    关文强:“???”

    他刚说什么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原创文章,作者:晴, 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sk/301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