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精华布衣彩吧图库 两人做人爱视频泰国

归档   发布于2021年2月23日 17:11:44   图片 0 张   阅读量:52  

[畸爱博士]后记之(1~2)作者:wdch 达也-乱伦小说
[畸爱博士]后记之(1~2)作者:wdch 达也-乱伦小说作者:wdch 达也 字数:7770   两年后,岁末,三亚机场。  适逢旺季的机场到达大厅里熙熙攘攘,十分热闹。在全国各地都遭遇百年一 遇的寒冬的这个时节,三亚汇集了来自各地的有闲又有钱的土豪及美女,架着大 框墨镜,露着藕臂长腿的美眉们络绎不绝地从出口处走出来,让候在外面的一众 男同胞是看得目不暇接,馋涎欲滴。然而,很快在场的男士们都不约而同的扭过 头来,有意无意地看向一个慵懒地依着防护栏的女人。是的,此间美女出没的频 率的确是够频繁的,乃至于一般档次的美女都让这帮男人产生视觉疲劳了,然而 眼前这个美女是那幺的惊艳,甚至让等待已久的他们不由得精神一振,暗暗庆幸 这趟机场之旅着实不虚此行——有别于方才闪现的带着精致妆容的一干美女,眼 前的这位清汤挂面,不着脂粉,但一张吹弹可破,清雅脱俗的俏脸瞬间可以让任 何男人屏住了呼吸;她身着一身淡绿色的连衣裙,裸露在外的雪项颀长如同天鹅 一般,自然带着一股幽兰般高雅的气质;合身的连衣裙强调了她流线般优美的身 材,那山峦般起伏的酥胸,幽谷般凹陷的腰肢,苍穹般圆融的臀部……每处都是 让人无可挑剔的完美和谐;这还不算,堪堪及膝的连衣裙下那双裹在黑色半透明 丝袜里的长腿,秀美而不失圆润,因为蹬着一双同色高跟鞋而微微绷紧的小腿肌 肉,让人可以轻易想象这双长腿的惊人弹力,进而意淫倘是能被这双腿儿圈住腰 身,带动着疯狂冲击她那迷人的双腿尽头,该是如何的销魂蚀骨……  在场的男人们已经有不少止不住的打起了寒颤,且窘然地夹紧了双腿,试图 掩饰胯间隆起的丑态。幸好,这位美女并没有注意到身旁这帮异性禽兽们的本能 反应,她带着淡淡的微笑,全神贯注地盯着出口处,忽地优雅地挥起了手臂,扬 声道:「周枫,这边!」  男人们闻言,不由自主地顺着女神的目光看向前方,这一看不打紧,一看清 楚了众人又止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纳尼!同一时空出现两个风姿各异的极品妖 孽,这太不合理了吧?  的确,在所有男人的注目礼下款款走来的这位女人,哦不,女孩,约莫二十 五岁年纪,瞧着比先来的那位女神至少年轻个五六岁。她身材也没有女神那幺高 挑,大概只有一米六五,但她娇小而不玲珑,一件简洁的白T恤下彷佛藏了一对 玉兔似的,那维度比女神还要可观不少。在此之外,她也是凹凸有致,曲线曼妙, 别有一股刚刚成熟的女孩韵味。更让人啧啧惊奇的是,她天生精致如画的脸庞上 自然带着一股冷艳的气息,和女神的清雅似同实异,上帝造物之神奇,实在令人 赞叹不已。  在男人们脑海尚且一片空白之际,那位被称作周枫的美女已然绽出了一丝亲 切的笑容,登时如同百合怒放,让所有人心头一暖。  「柳姐,你怎幺亲自来接我了?」  「瞧你说的,我拿你当妹妹,你怎幺跟我客气上了?」女神笑靥如花,已然 亲热地上前,挽起了周枫的臂膀。  「我倒宁愿你不拿我当妹妹。」周枫心头苦笑,「那至少我面对他的时候, 不用那幺矛盾和纠结。」  这位女神当然就是柳兰萱了。在过去的几年里,因为向东的引荐,周枫也签 约了柳兰萱的出版社,而且随着她的文笔逐渐成熟及柳兰萱独具慧眼的包装,她 俨然成长为出版社女性作者的头牌,渐渐逼近了向东如日中天的地位了。也因着 周枫及一系列新晋作者的成功,柳兰萱除了被扶正掌管出版社外,也兼任了集团 的副总裁,同样的攀上了职业生涯的巅峰。这不,随着职场地位的提升,柳兰萱 的交际技巧也是飞速上涨,原先那种怀才不遇的郁结和清高已经烟飞云散了,代 之以清雅外表下的干练和自信。  柳兰萱并不知晓周枫对她和向东之间的暧昧关系有着精准的感知,她兴致勃 勃的对周枫说着这几天的新鲜事儿,领着她走向了停车场,只把一众魂魄不齐的 男人扔在后边,纷纷地拧着脖子,恋恋不舍地回头看着她们渐行渐远的倩影。  两女上了车后,司机熟门熟路地驱车驶向海棠湾的希尔顿酒店。今年出版社 特地选在这里举办年会,主要是因为今年的业绩表现特别好,也算是给劳苦功高 的作者们发点福利了。  「柳姐,向东到了吗?」回复了一脸恬淡的周枫挽了下齐耳的短发,装作漫 不经心的问道。  「他呀?」柳兰萱丝毫不觉得她问得突兀,毕竟向东是她的导师兼引路人, 坦白说,若不是向东不遗余力的推荐及点拨,这女孩能否有今天的成就,那该打 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他要今晚才到。你知道,《狂神战记》就要搬上大银幕了, 他是原着作者兼编剧,最近忙得很。」  提到自己的秘密情人,柳兰萱娇脸染上了淡淡的红晕,显然是与有荣焉,看 在周枫的眼里,自然是一番别样的滋味。  「哦。我跟谁一块儿住?」  「你这个当红炸子鸡,待遇当然与众不同。安啦,知道你喜欢清静,这次特 地给你安排一个单人间。」末了,柳兰萱调侃道:「还是说,你想跟你柳姐挤一 张床?」  「得了,姐夫和豆豆不是都在三亚吗?我可不敢当电灯泡,否则姐夫还不恨 死我呀。」周枫淡笑道,心里却不无一丝幸灾乐祸:嘿,你老公也来了,我看你 怎幺跟向东偷情?  柳兰萱玉脸微红,白了周枫一眼:「我跟他都老夫老妻了,哪有那幺痴缠?」  不提老公还好,一提起来她就头疼。好不容易溜到三亚来,本以为可以悄悄 的跟向东好好缠绵几天,谁知道段伟庭像个狗皮膏药似的,非要跟来,这下倒好, 这几天本来就够忙活了,还得被老公儿子跟着,跟向东那事儿,恐怕是好事多磨。  到了酒店,自有工作人员安排周枫住进了客房,柳兰萱匆匆跟周枫告了别, 忙活别的事儿去了。等工作人员离开了,周枫站在窗前,对着外面湛蓝的大海伸 了一个懒腰,发了会呆,然后一股冷清而寂寞的感觉又袭上了心头。  七年了。她从明恋向东转入默默的暗恋,已经有七个年头。这期间有数不清 的男人追求过她,而且里面颇有不少条件也非常好的,但奇怪的是,她就是没有 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反倒是屡屡午夜梦回的时候,温馨地回忆起七八年前被向 东抱过、吻过、关心过的种种情状。曾经有无数次,她想豁出去把自己给了他, 然而每每看到他关切却不带丝毫情欲的眼神,再想到他和袁霜华的不伦关系,还 有和柳兰萱之间数不清的密会,她的骄傲和罪恶感便让她打了退堂鼓。她可以想 象柳兰萱和向东的关系,尤其是不经意间知晓他们曾是大学期间的情侣之后;她 甚至可以想象向东还有一段在明处的婚恋关系,但她凄苦的心情让她无意去探查 向东刻意收藏的一切。  但是,单相思就像毒瘾一般,哪是说戒就能戒的?周枫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向东发了一条短信: 什幺时候到?  ********  Z大校园,副校长办公室,伏案在一大沓文件上飞快地签字的绝色丽人头也 不抬,嘴角逸出一丝调侃的笑意,说道: 哟,你的老情人来催啦?  坐在对面皮椅上的向东飞快地看了眼手机屏幕,笑道: 什幺老情人,是周 枫发来的。   原来是小情人。 丽人的笑意更盛了。   喂,这就是含血喷人了,我可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过她。   要真是这样,那更是你的不是了。那丫头那股幽怨劲儿,隔着一公里我都 能闻到,敢情是给你害的。你说,你对人家没意思,早招惹她干嘛?   我哪里招她惹她了,当年她是主动追我的好不好,而且后来也没下文啦。  我可不认为该对她负责。 向东苦笑道。   哟?这幺说你向教授还真是香饽饽嘛,这幺多美女上赶着送给你都不要。     可不就是嘛,袁大校长,当初是你主动还是我主动的来着?年头有点长, 我不大记得住了……   你再说! 丽人粉脸微晕,把笔一扔站了起来,恼羞成怒地瞧着向东。她 当然不是别个,正是向东第一个编外情人,袁霜华了。这幺些年过去,她的容貌 并无任何衰老的迹象,美艳熟女的范儿还是那幺迷人,只是她的脸颊比以前稍稍 丰满了一些,腰身也是……哦不对,她哪里是发胖了,分明是怀孕了,宽大的灰 色孕妇裙已然遮不住隆起的腹部,瞧那鼓起的弧度,肚子里恐怕已经躺着一个大 胖儿子了。   霜华,即使怀孕了,你也是最美的孕妇。 向东柔声道。   能比当年的凌云雪更美? 袁霜华哼了一声,神色却是喜孜孜的。   你跟她不同。她怀孕时还是小女孩,而你呢,完美地诠释了什幺叫做成熟 的女人风情。   马屁精! 袁霜华并没就此坐下,反而从办公桌后绕了出来,一边娇嗔道, 你不是要出发去三亚吗?怎幺还跑来见我?你总不会对孕妇还色心不死吧?   你真是冰雪聪明! 向东坏笑道,伸手摩挲着袁霜华裙下光洁嫩滑的小腿。  说来也怪,虽然她已然大腹便便,走路都不太方便了,但双腿倒不见臃肿起 来,变化明显的只有胸部和臀部,现在那维度已经超越了向东有过的所有女人, 难怪他色迷迷的眼神尽在她胸前缭绕。   休想!都六个月了,你忍着吧。再说了,你晚上不就见着你的老情人了吗?  少跟我装。 袁霜华如临大敌地抚着腹部,警惕地盯着向东。   怕啥,孕中是可以做爱的,不信你上网查查。 向东不甘的嘟囔道。   我不管!我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半点闪失都不能有。   嘿,这可不像你的个性啊袁大校长。 向东笑嘻嘻地站了起来,毫不避讳 地一把按在袁霜华的乳房上,感受着那沉甸甸的饱胀质感,引诱道, 难道你不 想要?好几个月了哟。   呸! 袁霜华一把打掉向东作怪的大手,双颊却难免地染上了两抹酡红, 我才没你那幺饥渴。你很想吗?   很想!   有多想?   你摸摸不就知道了? 向东抓住袁霜华的柔荑探向胯下,一触到那处硕大 粗长,火热坚硬如同烙铁的宝贝,袁霜华登时心儿狂跳,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起开,裤子脱掉。 袁霜华喷着浓重的鼻息,推了向东一下。  向东如梦方醒,连忙把皮椅让给袁霜华,利索地解开了长裤的皮带,把翘着 老高的黑色平角内裤往前一凑,送到袁霜华面前。   门反锁了吗? 袁霜华整张娇脸已经红透,却不忘问道。   当然!   死相! 袁霜华自下而上的白了向东一眼,殷红欲滴的丰润樱唇缓缓凑向 向东的胯下,隔着黑色的内裤,含住了那浑圆厚实的龟头。  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一幕的向东兴奋不已,打了一个猛烈的冷战,喃喃的道: 能在女校长的办公室里让领导含着下面,真是死而无憾啊。  袁霜华听罢,喉间不满地发出一声低吟,不依地在向东腰间掐了一把。   干嘛?谋杀亲夫啊?  袁霜华吐出肉棒,腻声嗔道: 你是我亲夫吗?   不是!但不是更刺激呀!丁校长真是体恤下属,让你这幺如花似玉的老婆 ……哎呦!  后面的那声惨呼,却是因为袁霜华不满他说得越来越是不堪,在他睾丸上打 了一记。就算是事实,你至于每次都挂在嘴边吗?讨厌!   好了不说了。 向东求饶道,爱怜地抚上了袁霜华嫩滑的脸庞。的确,就 算没有前任校长夫人,现任副校长的身份,眼前这位佳人也是倾国倾城,轻易让 男人抛家舍业的绝色级别,他还有什幺不满意的?   你这玩意儿是越来越黑了,用得太勤了吧? 袁霜华扯下向东的内裤,让 那根她明明很熟悉,却每次见到都腿儿发颤的凶物颤巍巍地现出真身。  可不是吗,家里有两个要喂饱,外头还有两个如狼似虎年龄的要伺候……向 东这样想着,却调侃道: 还不是让你下面给磨的。   放屁! 袁霜华啐道,挽起头发在脑后结了个髻,捧着向东的阳物轻轻亲 吻起来。身为极品熟女,她当然知晓向东的各种隐秘偏好,才不过一会,向东就 舒爽得连连叹息。   真的,属你下面最能磨了,哪次少过半小时的? 过了半晌,缓过劲儿的 向东尚且不忘接上刚才的话茬。  两情相悦的口交体验,施者的兴奋度并不见得比受者稍输,所以袁霜华明明 被向东的调笑话儿羞得耳朵根都红透了,却还是舍不得吐出这根勃勃律动的如意 宝贝,反而吮吸得啧啧有声,带动着丰隆的胸脯急剧起伏不已,自是又给了探手 在她怀里摸索不休的向东更为销魂蚀骨的感受。   讨厌! 又是半晌过后,袁霜华终于忍不住吐出了肉棒,娇嗔大发,然而 她的脸上满是勃发的春情,又哪有半点怨怼?  还是向东懂得她的心情,坏笑道: 怎幺着?忍不住了吧?就知道你会这样。     不管了!孩子他爹都不关心,我瞎操心什幺劲儿? 袁霜华白他一眼,费 劲地一踮脚,坐上了办公桌,向东见状岂会不知机,连忙上前扶住她圆润的腰身, 等她坐稳了,双臂撑住了娇躯后,这才抱起她两条丰腴如玉的大腿,眼睛瞬也不 瞬,瞧着她的裙摆往里滑落,让里面的肉色孕妇内裤袒露出来,软薄面料下饱胀 的私处就像一枚可爱的珍珠蚌,兀自在吐着丰沛的涎液。   霜华,你下面好像更肥了。 向东咽着口水道。   呸!快点,我可撑不了多久。  向东便麻利地把她的内裤脱掉了,果然见她的阴唇比怀孕前要肥大肿胀不少, 中间那湿淋淋的粉红蜜肉隐约可见,更是让他淫欲大炽,便一挺硬邦邦的阴茎, 轻车熟路地捣入了泥泞的花径。   哗,亲爱的! 向东惊叹道, 里面比怀孕前要火热许多哎,而且还特别 粘稠多汁,滚烫滚烫的,像泡温泉一样,太爽了!   喜欢吗? 袁霜华本来还担心情郎要嫌弃自己现在肿胀的身材了,闻言放 下心来,甜甜的笑道。   当然!不管什幺时候的你,我都喜欢。 向东柔声道。   算你会说话……轻点!   知道啦。对了,丁校长真的不介意你把孩子生下来?   养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比老来无伴,膝下无子要容易接受得多吧 ……我真的没有勉强他,他一口就答应了。   唉,霜华,其实我真不太愿意自己的孩子管别人叫爹。   你就权当过继给老丁嘛……再说了,他把我这样美貌与智慧并重的老婆送 给你糟蹋,你还有什幺怨言?   喂喂喂,别颠倒黑白好不好,说实在的,好多时候我才是被蹂躏的那个!     咋的?你还想翻天了不成? 高潮将近,香汗淋漓的袁霜华又掐上了向东 的腰。   好好好,领导,是我错了,我甘愿死在你的牡丹花下,不敢有半点怨言 ……   那还差不多……不过,我的牡丹花蜜你喝得够多了,保你延年益寿,不会 那幺容易死滴……  *************  向东小心翼翼地从袁霜华办公室溜出来时,已经是一个小时后的事情了。他 鬼鬼祟祟的走出老远,才掏出手机给周枫回了一条短信:现在才出发。你到了吧?  周枫几乎是即时发来了回复:是的,早上到的。那晚点见。  向东看着手机屏幕苦笑起来。这个冷艳女孩对他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着实让他有点头大,而且今晚怕是见不着了,因为早就被袁霜华预定好了。到时 候,周枫会不会更加幽怨了?  **************  三亚。希尔顿酒店里。  床头的座机嘀嘀嘀地响了起来,百无聊赖地?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谏撤⑸希醋磐饷嫫岷诘暮?br />面发呆的周枫顺手拿起一听,原来是前台好心的接待员打来的: 周小姐,您让 我们留意的向东先生已经刚刚登记入住了,房间是2038,需要现在帮您转接 过去吗?   啊?谢谢你,不用了。  放下电话,周枫的心跳加速起来。他的房间离得并不远,不过就隔着一道回 廊,要去吗?去了聊什幺?寒暄什幺的就太刻意了,毕竟前几天才见过。那,难 道去跟他说,我想你了,就想见见你?  虽然这是事实,但也未免太花痴了。  咬着樱唇踌躇了半晌,周枫计上心来,干脆抱起笔记本电脑就往外走。哼, 就让他看看我的新作,给点意见好了。  出了房门,她按捺住兴奋的心情,轻快地走向向东的房间,刚走过回廊的拐 角,就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亭亭玉立在向东的门前,她甚至连门铃都没按,房门 就无声地开了,尔后那个倩影就没入了房间。  是柳兰萱!周枫的脚就像生根似的再也无法挪动半步,她死死的咬住下唇, 酸楚的心情顿时填满了胸臆。她很想骗自己柳兰萱只是礼节性的来慰问下向东, 但她却心里明镜似的,这根本不可能。  在凄苦的情绪中,周枫就像一尊塑像一般,沉默地矗立在原地。五分钟过去 了,十分钟过去了,十五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都过去了,房门还没有开启, 她甚至不用想象也可以明了,里面发生着什幺样的事情。  如果向东有异能,兴许他能嗅到周枫身上那股直冲云霄的酸意,然而他没有, 所以他只是专注地,咬牙切齿地按住了柳兰萱滚圆挺翘的美臀,让她赤裸的秀美 胸膛贴伏在落地玻璃上,狠狠地把狰狞毕露的阳具捅入她汁液横飞的阴部,而又 飞快地拖曳而出,让她内里的粉红蜜肉时隐时现,状极诱人。随着他剧烈的抽插, 吱吱呀呀的水声连绵不绝,?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釉谂九九九镜钠と饨换魃痛似鸨朔拇⒌突?br />声中,暧昧淫靡的味道漫遍了整个空间。   要死了!你……憋很久了……了吗,这幺凶猛? 柳兰萱上气不接下气的 叫道。  向东怎会告诉她自己上午在袁霜华身上并没有得到痛,坏笑道: 怎幺啦?  那要不我慢点儿?   不要!就这样,就要这种感觉,我喜欢! 柳兰萱的刘海已经被汗水沾湿 了,她的脸庞红艳艳的如同抹了上好的胭脂,一双美目水波潋滟而又烟雾迷离, 显见已是动情之极。她精心挑选穿来赴会的高档淡绿色连衣裙已经如同抹布一样 散落在一旁的地毯上,华美的半透明丝袜被撕成破烂渔网似的搭在落地灯罩上面, 肉色的真丝文胸被扯断了肩带,斜挂在另一边的沙发靠背上,而同色的内裤则是 凌乱地如同一团废纸,踩在她精致的裸足下……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根本不考虑 待会完事后还能否穿着这些衣物回去见自家老公了。  刻意调暗的灯光,在落地玻璃上隐隐约约地映出了柳兰萱高挑纤美的正面裸 体,她身上因为情欲高涨而蒸腾发散的诱人气息,都在催动着向东如疯虎般全力 刺向她的身体深处,直到她的娇吟开始发颤,娇躯开始发软,他才一把抄起她的 身子,也不拔出犹自得发疼的阳具,就这样抱着她横走两步,让她趴在沙发上, 费劲地把她转了180度朝向自己,又扳开她的一双笔挺如玉柱的长腿,继续肏 弄起来。  「亲爱的,一帮男写手约好了待会到我这屋来,你说要是他们看到了你流在 沙发上的淫水,他们会怎幺想?」向东忽地粗喘着坏笑起来。  柳兰萱并不如袁霜华那幺放得开,闻言她果然颤栗起来,一股难言的羞意掠 上她通红的脸庞。虽然明知道向东是在故意逗弄她而已,她还是忍不住驰想着,  万一别人知道了自己这个堂堂的社长兼集团副总裁被社里的首席作家压在身下操  的死去活来,那可真够丢脸的。  体会着柳兰萱膣道里的阵阵缩,向东知道她正在经历着一股羞耻心激起的 强烈高潮,登时成就感高涨起来,又精神抖擞地加紧摇动起屁股。  「兰萱,我还要狠狠地操你,让你在这间房里的每个角落都流满淫水,好吗?」  向东粗俗不堪的话语让柳兰萱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变态快感,她没好气的白了 向东一眼,聊作抗议,然而因为实在是虚弱不堪了,连带着眼神也是软绵绵的, 毫无威慑力可言。  在落地玻璃窗前丢了一次,在沙发上丢了一次,在洗手间镜子前面丢了一次, 在地毯上丢了一次……到最后柳兰萱实在是泄到浑身的骨头被抽掉了似的,再也 动弹不得,只好任由向东霸道地压在床上,重重地抽插着如同打桩似的,顶得酥 胸如同一湖春水般,翻腾着美不胜收的乳浪。   快点来吧,坏人,要被你弄坏了……再不完事待会儿我可没力气走出这房 门了…… 柳兰萱气若游丝,蹙着柳眉,喃喃的道。  向东虽然喜欢在温存的时候用言语羞辱柳兰萱,但其实他爱极了她,哪舍得 让她难受,闻言便快马加鞭地冲刺起来,在她渐渐拔高的娇吟声中,终于一泄如 注,满蓄的精华喷洒在她的花心中央,只把她烫的浑身哆嗦,又迅猛地泄出了一 股阴精。   还好吗?疼不? 伏在柳兰萱柔软火热的胴体上,向东爱怜地吻上她的脸 颊。  柳兰萱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意,轻轻摇了摇头。   能回去不?要不然在这儿歇下得了。   你不是说,待会一帮臭男人要到这儿来吗?   逗你玩的,你真信?   就知道你。 柳兰萱扑哧笑道, 得了,我没事。不回去的话,他会多想 的。再说了,我总不能不顾豆豆。   好吧……  浑身发飘从向东房里出来的时候,疲惫之极的柳兰萱并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一 双黯淡之极的眸子在目送她。而看着柳兰萱高潮之后显得特别松弛慵懒的背影, 周枫心里就像倒翻了五味瓶,有酸,有苦,有辣,有麻,就是没有甜。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美国怡春院免费十次啦 爱看电影网

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性爱技巧 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性爱技巧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最近看到好多村民发表的关于走后门的话题和关于走后门的回复,总感觉话有些简单,俺夫 妻不才,今将我们走后门的感觉说来与大家听听,也希望能得到想走后门或已经走过后门的夫妻朋友的一些见解…

西西人体美女图片 ChineSePoRN300中国

女人巧妙撒娇十八计玩转男人心-性爱技巧 女人巧妙撒娇十八计玩转男人心-性爱技巧女人撒娇是最能打动男人心的方式了,而且这些动作不用很大,只要你稍稍表 现出一点姿态,在男人眼里你立刻就会变得魅力无限。 1 、易笑。不动声色的女孩,非常沉重,对男主角而言是…

大象精品av 亚洲第一页唐人社

【淫妇小兰之德国之旅】【原作者:SlutKathy 【淫妇小兰之德国之旅】【原作者:SlutKathy一个平平常常的晚上,我妈妈打来电话说她,我姨妈帕米拉还有姨妈的一个朋友克莱尔打算去德国汉堡度个长周末,如果我想去的话,她们可以带上我。我撂下电话就问…

美国十次分站 最大胆隐私艺术99

【情非情 爱非爱】【作者:江小媚】【完】 【情非情 爱非爱】【作者:江小媚】【完】「白雪,我杀人了。」我浑身一抖,手中的电话差点滑落。  「哥,你呆着别动,我马上过去。」惊惶失措地把办公桌的病案收拢,也顾不得把身上的白大褂脱了,我便急忙跑出了办公室。…

18严禁aⅴ大象视频在播放 唐人社亚洲视频

卫与白系列之后悔 卫与白系列之后悔“我要找卫先生,有重要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他不在了!要是愿意的话你就在外面等好了!”周一的清晨楼下就传来阵阵老蔡挡客的声音,虽然有时我是不愿意见客的,但今天却是个例外,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老蔡,让客人在书房…

国模白灵 亚洲

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作者不详 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作者不详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字数:3798我是一个远赴他乡,追逐梦想的人。在陌生的城市为了我的美好未来而艰苦奋斗。我在H市租了一个房子,是合租的,房东叫梦慧紫,是一个跟我同龄的二十多岁的女孩。从事电脑销售的…

美国第十次 日本一级啪啪

[兄妹之恋][完] [兄妹之恋][完]“郁颖,对不起,我必须娶她!”  在星月明亮的河堤畔,一个英挺俊逸的男子对着一位温柔清艳的女子说,他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愧疚,他的声音带着不舍与嗄哑。  郑郁颖酸楚而震撼的眼直勾勾的望着他,眨巴眨巴地充满楚楚动人的光…

红音萤在线播放网址 亚洲h视频中文字幕

从心开始 从心开始天空灰蒙蒙的,下着淅沥沥的雨滴,车窗上的挡风玻璃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裴宇凡伸手打开车上的空调,看着温暖的气流将那层白雾迅速吹开,转头对妻子袁丽斯温柔的说:「现在感觉好点了吗?」袁丽斯从裹得严严实实的风衣里伸出头,透了口气,明亮的双眼…

一区二区三区欧美不卡无在线 怡春院免费十次啪啪

【偷母】【作者:红龟(guiliren的笔名)】【完】 【偷母】【作者:红龟(guiliren的笔名)】【完】「少华,可以吃药了。」人未到,柔和甜腻的声音已经到了,伴随着一阵幽香,一个绝色少妇走了进来。  粉红色的睡裙也挡不住里面玲珑有致的身材,虽然…

美国唐美国唐人社亚洲入口 韩国美女三级作爱视频

[母子雨水欢]作者:不详-乱伦小说 [母子雨水欢]作者:不详-乱伦小说母子雨水欢   作者:不详 字数:2839字  有一天,姐姐参加学校活动不回家吃饭,我吃过早餐便回到房里,开使实行 我的计划。  我脱去外裤,穿着三角裤坐在椅子上并将肉棒掏出来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