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跨度带连线专业版 日本XXⅩ色视频

归档   发布于2021年1月23日 17:28:39   图片 0 张   阅读量:7183  

[偷窥岁月](1-3)-乱伦小说
[偷窥岁月](1-3)-乱伦小说 (一)偷情  天边的晚霞渐渐褪去,寂寞的黑夜悄悄来临。  点燃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我的思绪再次回到了那段曾经激情燃烧的岁 月。 1980年冬天,我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那时的我天真无邪,整天跟一群小伙伴玩耍,特别是在下雪的日子里,玩得 常常忘记回家吃饭。  一天黄昏,我又玩得忘记回家了。就在我和小牛用雪球互相攻击的时候,姐 姐来叫我吃饭了。  姐姐那年十六岁,是个温柔漂亮的女孩子。小牛的大哥龙豹曾经对我说过, 要是我姐嫁给他,他短命二十年也愿意。  「小弟,快回家吃饭拉,再不回去,爹要打你屁股了。」姐姐走到了我面前 道。  「快闪开!」  小牛的一个雪球扔向了姐姐,我飞身扑过去挡在她面前,「啪」的一声,打 在了我的背上。  「小傻瓜!」姐姐疼惜的擦了擦我的背,「疼么?」  「嘻嘻!没事!」我笑着,转向小牛,「混蛋,怎么扔我姐姐啊?」  「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的手法不准啊。」小牛不好意思的说。  「哈哈!服输了吧!明天再玩吧。姐,咱们回家去。」我高兴地说。  「嗯。快走吧,天黑了。」姐拉起我的手,往家里走去。  漫天的彩霞,辉映着我们回家的路。一路上,我总是不停地向姐姐炫耀我的 战绩,说小牛被我用雪球砸中时的熊样,姐姐则以快乐的笑声鼓励我的战绩。看 着她那娇羞可爱的模样,越发觉得有这么个漂亮姐姐而自豪。我们幸福的笑声留 在了乡间的小路上。  多少年过去以后,回想起跟姐手拉着手回家时的情景,仍旧感觉非常温馨幸 福。姐的手儿软软的,暖呼呼的,在寒冷的冬日里,给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  ************  就在我和小牛玩雪球后的第二天,他哥哥龙豹来到了我的教室里。  龙豹那年十七岁,是个有着满脑子鬼主意的家伙,如果他有幸活到现在,并 且把他的头脑用在商业上的话,绝对是个亿万富豪了。  那天,下课铃一响,他就溜到了我的课桌旁边。  「小海,给糖你吃。」他神秘兮兮的说。  看到他手上的两粒水果糖,我忍不住吞了几下口水,毕竟那时候我家里还很 穷,一年到头,也只是有亲戚来串门的时候才有得吃。  「真的吗?」我不太相信。  「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加入我建立的『龙头派』。」龙豹说出了条件。  「加入你们要嘛的?」我想问清楚一些。  「嘻嘻!小海啊,加入了我们有很多好处的。以后谁欺负你,我们就帮你出 头,有东西大家一起吃,有好戏也可以一起看……」他突然笑着打住了。  「好戏?」我追问。  「对,」他忽然压低声音,俯在我耳朵上说,「就是偷看女人洗澡,偷看她 们和老公做那个什么的。」  「啊?」我惊讶了,却又觉得很新鲜,「你们偷看过吗?」  「看过几次了,真他妈爽啊。」他充满诱惑地说。  我也觉得兴奋起来了,「我可以去吗?」  「加入我们就可以了!」  「我要加入!」  看到我马上答应,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好的,批准你了!今晚八点到村 西头榕树下会合。」  「糖呢?」我还是嘴谗,「琣好吗?」  「哈哈!你这小子,好的,给你,吃吧,以后可要听话啊!」他把糖伸了过 来。  「一定听豹哥的话!」我马上答应并快速拿起那两颗糖。  就这样,为了偷看女人,也为了两颗水果糖,我加入了龙头派,从幭雂 自己的人生。  当年幼稚的自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龙豹那背后不可告人的目的。此是后 话,暂且不表。  ************  当晚,我如约来到了村西头的榕树下。  龙豹已经在那儿等着了,另外还有两个家伙。  藉着月光,看清楚是村东的石头和牛崽。  他们一看到我,就笑着说,「小海果然讲义气啊!好样的!」  「嘻嘻。」在他们的赞赏下,我高兴的只能傻笑了。  「好的!小海已经来了,我们就得行动了,现在来安排任务。」龙豹果然是 当大哥的。  「听豹哥吩咐。」我跟着石头和牛崽附和起来。  「今晚的目标是,」龙豹谨慎地向周围望了望,压低声音说,「去偷看李根 和他媳妇那事儿。」  「好啊!豹哥,我一直都想看他媳妇啊,长的可真水灵啊!」石头的口水快 流出来了。  「特别是那对乳房啊,嘿!」牛崽也在赞叹。  「今晚他们会做吗?豹哥怎么知道的?」我问道。  「小海,豹哥神机妙算的!」石头很会拍马屁。  「咳。李根那家伙壮得像牛一样,他媳妇又够骚,基本上天天的。」龙豹 向我解释。  「为什么壮就要呢?」我那时候还很幼稚。  「哈哈……」他们都笑了起来,「小海肯定没有见过女人光身子。」  笑声中,我羞红了脸,幸亏在晚上,他们看不见。其实我看过的,在一次无 意中,我看过我姐姐的,但是我不敢说出来。  「好了,别笑了!今晚就带小海去见识一下吧。」龙豹用手一挥,制止他们 的笑声。  「谢谢豹哥。」我不禁感激。  「言归正传啦。李根一般九点钟就睡觉的,但是他做那事儿是不会关灯的, 所以我们可以看得更清楚。」龙豹像情报人员一样分析情况,「我们等会出发, 从他屋后的牛栏爬进去,记住,要小心,不要让牛叫起来。小海就在牛栏边先放 风吧,等好戏上场,我们会叫你的,跟你轮流看。」  「好的。」我越听越兴奋,眼前好像又出现了那天姐姐的洁白娇小的乳房。 可惜,姐姐的乳房我只匆匆看过一次。今晚,不仅有女人的乳房看,还有下面的 那东东,说实话,下面的我可是从来没有看过啊!好奇心让我愈加兴奋了,对龙 豹后面的说话没?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趺戳粢狻?br /> 「小海!听到没?」龙豹发现了我的失态。  「哦!豹哥,对不起,我太高兴了。」我慌忙道歉。  「哈哈!这小子,算了,今晚牛崽先去放风吧!小海是新人,让他尝一次偷 看的滋味吧。」  牛崽极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我连声说谢谢,止不住的激动。  「记住,一定不要出声啊,被抓住就麻烦啦!」龙豹再三叮嘱我们。  接着,我们四个朝李根牛栏的方向走去,为了不让人家怀疑,我们是分散走 的。  实在是太激动了,我抬头向天空长吁了一口气,努力让心情平静。  天上的月亮慢慢爬进了云层,难道月亮是在畯怢豲机会,偷偷支持我们 么?  来到牛栏边的时候,龙豹向我们「嘘」了一声,摆摆手让我们同时止步。  周围虫声唧唧,老牛的呼噜声几近可闻。  龙豹轻手轻脚的沿着泥墙走去,在转角处身子向右边闪了进去。  而我们三个就在牛栏边守侯着。可以感觉到,我们的心跳越来越快了。  过了一会,龙豹才从里面闪身走出来。招手叫我们围拢过去,压低声音对我 们说:「今晚运气不好呀,刚才听到李根那家伙被人叫去隔壁村杀猪了,起码要 明天才能回来啊,今晚没戏了。哎!」  「不会吧?怎么办呢?」我非常失望。  「只能回家了。」牛崽和石头一起说道。  「咳,我想一想……」龙豹说。  「不是吧!回家?我们没有收获啊!」我很不情愿的说,「就是去看他媳妇 睡觉也好呀!」  「好吧!难得小海刚加入我们。我带你去看看。你们两个先回去吧。」  牛崽和石头是看过真刀真枪的,自然对看人家睡觉没啥意思,听龙豹一说, 马上答应着各自回家去了。  「小海,千万别弄出声音啊。」龙豹再次强调。  「好的!」我高兴的答应着。  「跟我来!」  龙豹说完沿着牛栏的土墙走去,我满怀激动跟在他后面。  月色朦胧,乡村的夜里是没有行人的,但我们还是很谨慎,尽量轻手轻脚。  突然,我感觉到自己的脚踏到了软绵绵的物事,慌忙止住脚步,向龙豹嘘了 一声。  「咋了?」他回过头来低声说。  「我的脚。」我向他指了指下面。  「没事,是牛屎,回去洗脚就行了。」他低声说完继续向前走。  我用力甩了甩脚上的牛屎,暗叹一声倒霉,紧跟在他后面。  从转角处拐弯过去时才发现,原来李家的后窗就在牛栏墙壁的后面,一些灯 光从窗户里透射出来。  龙豹猫下身子,蹲到窗户下面,我也挨着他蹲了下来。  心跳继续加快,手心上的冷汗开始直冒。  「翠珍,明天中午得去割些草喂鱼啊!」一个老年男人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 来。  「哎,爹,俺晓得了!」一个女人应答着,应该是翠珍了。  龙豹缓缓直起半截身子,让眼睛刚好对准窗户,向里边瞧去。  「爹,您还不早点去休息?」翠珍的声音。  「咳……咳……差不多了。」男人的声音,看来是李根的父亲李班了。  我忍不住也直起半截身子,跟着龙豹往里看。  只见灯光下,翠珍正背对着我们这边缝补衣服。李班却在对面抽着旱烟,奇 怪的是他的眼睛却在紧盯着我们这个方向。  「爹快回房休息吧。」翠珍一边打着针眼一边说。  「好。」李班放下旱烟管,站了起来。但是,他却没有往房门走去,相反, 却向窗户这边走来。  我们大惊,慌忙蹲下身子。  突然一声娇呼,「爹,不能这样了。」  「翠珍,怕啥,又不是第一次了。」  「爹,我们不能一错再错啊。」  「爹难受啊,你婆婆都过世十年了,爹不容易啊……今儿个根儿出去了,咱 们……」  「这……总之是不对的……」  「反正我们也做过了,做多一次好吗?」  「啊……不要捏那么大力呀……讨厌……」  听到这,我的心快要跳出来了,龙豹更是已经直起半截身子往里边瞧。  我也异常激动,暗自庆幸今晚的运气不错,或许是对我踩到牛屎的补偿吧。  当我往里边瞧时,李班已经把翠珍的花格子衫褪下来了,雪白的背部映入我 的眼帘,他把头埋了下去,啧啧有声,用力吮吸着翠珍的奶子。翠珍的呻吟声也 开始飘出窗户,让我和龙豹血脉贲张。  「爹,上床上去吧。」  是啊!你们快点去床上吧!我在心里支持着。因为那张床就在窗户左边,我 们刚好可以瞧清楚。  「没问题!」李班把头从媳妇胸上抬起,一把抱起翠珍氻走去。  「妈的,没想到老家伙的力气那么大呀。」龙豹低声嘟哝了一下。  我连忙嘘的一声,龙豹不好意思的微笑了一下。  屋里的春意更浓了。  我把头尽量向右边侧,以便看得更清晰一些。  刚好看到了翠珍红扑扑的脸,李班的调情让她情欲高涨了。  雪白的奶子上湿亮亮的,想是李班的口水了。  她的奶子很大,起码比我姐姐的大两倍,看得我口干舌燥,直吞口水。腰却 细细的,在乡村很难见到这么细的腰,村里的少妇里面,应该是她的最细了。  李班的左手在她奶子上揉捏着,右手则摸向她的阴户。大嘴也没停着,不停 地亲吻她洁白而丰满的面孔。  “哦……好美啊……”李班柔声说着。  当他把嘴亲向翠珍的樱桃小口时,翠珍却挣扎着躲开了脸。  “宝贝,怎么了?”李班怔住。  “不要,有烟味。”翠珍娇吟着。  “好……好…下次爹不抽烟就是,这次就饶爹一次吧?”  “讨厌……”  还未说完,她的嘴儿已经被李班的大嘴封住了。  “啪嗒,啪嗒!”接吻的声音是那么的消魂。  我只觉小腹上一股热流上涌,老二硬梆梆地直了起来。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 里面无限的春色,不肯眨一下。  身旁的龙豹也是激动异常,嘴里的热气直喷在我的脸上。  里面的翠珍仰着脸,头靠在李班的肩上,一双秀目似睁似闭,无限娇羞,仿 佛又无限享受。接着李班缓缓放倒她的身子,压了上去,嘴巴仍旧疯狂地亲吻媳 妇的樱桃小口。  翠珍的嘴里传出断断续续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突然我的眼前一黑,妈的,原来是李班把媳妇的底裤丢到了窗户上。那底裤 堆在窗底,刚好遮住了我们偷窥的那条小缝隙。  “哎!”龙豹摇了摇头,重新蹲下身子来。  我也摇摇头跟着蹲下发麻的双脚。  屋里的呻吟声仍旧飘了出来,甚是消魂。  “啊……啊……爹……啊……爹……太舒服了…哦……啊…用力……哦…”  “啊……好爽……哦……哦……宝贝……真紧啊……真是好媳妇……啊…”  消魂的声音让我的老二保持着坚硬的状态。偷眼瞧了瞧龙豹的裤档,也是高 高耷立着。  突然屋里传来一声低吼,然后又是“啪嗒啪嗒”的接吻声。  “又射到里面了。”翠珍的声音。  “舒服啊!”李班愉快的声音。  “哼,万一怀了?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趺窗欤俊贝湔溆行┑P摹?br /> “别怕,有爹在啊。”李班温柔地安慰。  “啪嗒……啪嗒……”  龙豹扯了扯我的衣服,低声说,“走了!”  我恋恋不舍的直起身子,跟着他离开了李家。  ************  月色下,小溪边。  我把粘上牛屎的脚伸到溪水里,清冷的水终于让我涨起的性欲降温下来。  “怎么样,精彩吧?”龙豹兴奋地说,“妈的,险些错过了,石头和牛崽运 气不好啊。”  “精彩!如果那条内裤不遮住,那我们就更爽了。我还没有看过女人的下面 呢。”我意犹未尽。  “是啊!我得想个办法,防止以后出现这种情况。”龙豹又在想鬼主意了, “想不想干翠珍?”  “干?我不知道怎么干啊?”我那时还是不完全明白什么叫干。  “哈哈!傻瓜,刚才他们就是干啊!”龙豹笑了起来,“哼!我有办法让翠 珍乖乖给我干的。”  “豹哥,她肯的话,我也想啊!”我急忙说。  “哈哈!放心,少不了你的!”龙豹高兴地说。  我感激地说,“多谢豹哥!对了,你不是说偷看过几次吗?还看了谁啊?”  龙豹的脸上露出了诡秘的笑容,“看过桂花。”  “桂花?不是吧?村长的大女儿?”  “嘿嘿!骗你干啥!”龙豹神秘地说。  “她还没有嫁人啊。而且才十六岁吧?跟我姐姐同龄的。”  “傻瓜!没有嫁人就不能跟人干吗?”  “哦!那跟谁干呢?”我继续追问。  “嘿嘿!是个惊天大秘密,比今晚更刺激的。暂时不能透露,改天我带你去 偷看就是了。保管吓你一跳!”龙豹神秘地说。  他说的越神奇,我的好奇心就越强烈,而且桂花长得水灵灵的,是我喜欢的 类型,内心只觉无比兴奋,无比期待,“豹哥,改天是哪天呢?快点去好吗?”  “哈哈!傻小子比我还急了,那么就后天晚上吧。”他用手指点了点额头, “对!就后天吧,应该会干了,一般是一星期两次的。”  他的样子真是经验丰富啊,越来越觉得他是个英雄了。  “豹哥,你真的好厉害啊!我有你一半的能力就好了!”  “哈哈!跟着我就行了,慢慢就会变聪明的。回家啦!再见!”  “好的!有消息就通知我啊!”  “没问题!”   (二)性欲  那晚回家后,我久久未能睡着,满脑子是翠珍雪白的奶子和消魂的呻吟声。  棉裤下面的老二硬梆梆的,全身发热,口干舌燥,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去倒 水喝。  喝了几口冷水,才慢慢冷静下来,重新爬上床去睡觉。  好不容易睡着了,却在梦里,出现了那些晃来晃去的幻影……  白白的,软软的,就像漫天洒落的雪花,飘啊……飘啊……  ************  “小懒猪,起床拉!”甜蜜的声音在我耳旁响起。  “不要啊……我要睡……”我迷迷糊糊的。  “娘说快起来吃早饭上学啊!”姐姐继续催促我。  “哎!就来了……”我懒洋洋地揉揉惺忪的睡眼。  “要快啊!”姐姐说完转身离开房间。  “好的!好累啊……”  我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突然,觉得裤裆里粘呼呼的,慌忙掀开被子,只见 自己的底裤湿湿的。我更慌了,难道我昨晚尿床了?不会吧?小孩子才会的啊!  拉起底裤一看,只见有一些白色的液体附在我的蛋蛋上!  怎么了?我怎么了?老二流浓了么?我快死了么?  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是不是因为我偷窥别人,做了坏事,神要惩罚我 呢?  越想越害怕了,而且感到身体虚虚浮浮的,有种掉到半空中的感觉。  去告诉爹好了,问他这是怎么回事。  不能啊!要是叫爹知道我去做坏事了,肯定被他打死啊!  怎么办呢?哎,都怪豹哥带我去做坏事。  哦!对了,问豹哥去,不知他老二会不会也流浓呢?  想到豹哥,我好象突然看到了希望,一骨碌从床上爬起……  ************  龙豹那时已经没有读书了。  我整个上午都心乱如麻,只想快点下课,去找他问清楚情况。  上第四节课的时候,我的眼睛一亮,因为,是我们年青的音乐老师罗文丽来 了。  罗文丽是从县城调过来我们村教书的,那时只有二十岁,一副大家闺秀的模 样,窈窕的身段,白皙的皮肤,在学校师生的眼中,简直就如仙女下凡。她教我 们唱歌时,露出的浅笑和那洁白的细牙,是多么的亲切。  “同学们,今天老师教大家唱‘洪湖水浪打浪’好吗?”罗老师亲切地对我 们笑着说。  “好啊!”大家高兴地支持,罗老师是很受同学们欢迎的。  “好的,先听老师唱一遍哦。”她清了清嗓子,接着用她那甜美的歌喉唱了 起来:  “洪湖水呀浪呀嘛浪打浪啊 洪湖岸边是呀嘛是家乡啊 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 晚上回来鱼满舱啊啊~ 四处野鸭和菱藕 秋收满帆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 怎比我洪湖鱼米乡啊啊~ 洪湖水呀长呀嘛长又长啊 太阳一出闪呀嘛闪金光啊 共产党的恩情 比那东海深 渔民的光景 一年更比一年强啊~”  优美的歌声让大家无比陶醉,也让我暂时忘记了缠绕一早上的烦恼,跟着老 师的歌声,低声哼起来……  这是我唯一会唱的一首歌,后来出入夜总会,我唱来唱去也只会这首。  “好听吗?”罗老师笑吟吟地问道。  “太好听啦!”  “老师快教我们唱啊!”  “我要快点学会,回家唱给妈妈听!”  “呵呵,那好,现在开始,跟着老师,一句一句来哦。”罗老师是个很有耐 心的女孩子,她善于循循诱导孩子们去学习。  她上课不喜欢站在讲台上,总是在我们中间穿来穿去的,她说这是跟大家一 起学习,一起进步。  当教到那句“清早船儿去呀去撒网”时,我的鼻子里传来一股清香,罗老师 走到了我的课桌旁边。  她洁白修长的手掌撑在我的桌面上,嘴里继续唱着:  “晚上回来鱼满舱啊啊~ 四处野鸭和菱藕 秋收满帆稻谷香 人人都说天堂美”  看着她那洁白的手儿,我开始走神,眼睛直直盯着,发现她的手指上有些粉 笔末儿。  突然,我的脸上有些清凉的感觉,不禁抬起头来,却原来是老师唱得太投入 了,从口中飘下的唾沫洒在了我的脸上。  我的心不禁一阵荡漾,充满甜蜜的感觉。运气真好啊,是罗老师的口水呀。 我有点害羞地低下头,舍不得去擦脸上的口水,只觉得粘粘的好幸福。  当罗老师唱到那句“一年更比一年强啊~”,洁白的手儿离开我的视线,她 已经走到第二排的王小虎那边去了。  看到那香甜的口水飘向小虎时,我只觉无比羡慕,心想,要是老师整节课站 在我这里就好了。  遐想中,昨晚的景象又在我的脑际出现,翠珍雪白的奶子在我眼前一颤一颤 的。模糊中,我好象也看到了罗老师那随着歌声起伏的胸部……  ************  下课后,双脸火热的我,痴痴地看着罗老师窈窕的背影离开教室。  我伸出手指摸了摸被洒上口水的脸蛋,然后把手指放到嘴里吮吸起来,觉得 无比兴奋,就好像是吃下了罗老师香甜的口水……  “在傻想什么啊?”我的肩膀被人一拍,回过头来,发现龙豹正笑吟吟地站 在我身后。  “在想翠珍的奶子吗?”他贼腻嘻嘻地向我笑。  “没有,豹哥。”我羞红了脸。  “哈哈,自己兄弟,不用害羞。”他向周围瞧了瞧,压低声音,“想不想干 翠珍?今晚来我的木屋!”  “干她?”我睁大双眼。  “对!”龙豹坚定地说。  “她肯吗?”我感到怀疑。  “哼!由不得她不肯,我有办法!”他说得很有把握。  我的心一动,想到昨晚的情景,小腹上不禁又有一股热流升起,兴奋得声音 有点颤:“我……豹哥……我也要干她啊!“  “哈哈!小子,跟着你豹哥,好处少不了你的!”他高兴地说。  “谢谢豹哥!”我高兴地说。  “记得晚上八点来我家!”  “一定记得!”  ************  龙豹的家在村西的小山坡上,在一排绿竹林里。可能因为他家是打猎的,所 以把房子建在山坡上。而他自己的睡房却是独立的,他爹特地在竹林右手边用木 头为他搭了个私人房屋。那房子虽说是用木头搭建的,却非常结实好看,让人不 得不佩服龙豹他爹的手艺。  当天晚上八点,我如约来到龙豹木屋前。  到现在我都不得不佩服龙豹搞女人的手段,他对女人心理的把握真可谓专家 了。  来到门前时,里面传出来的已经是淫荡的交骈声音了。  那时我却不识相地敲了敲木门,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声音,接着是龙豹低沉 的问话:“是谁?”  “豹哥,我是小海。”我回答。  “妈的,快进来吧。”龙豹出来开门,只见他光着膀子,头发乱乱的。  “嘻嘻,豹哥,我没有迟到吧。”我说。  “哼!刚好!等会就轮到你了,要保密啊!”龙豹返身锁住木门。  橙黄的灯光下,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雪白的手臂露在被子外面。我定睛 一看,赫然发现,这女人就是翠珍,我的心里一阵兴奋,暗地佩服龙豹真是有能 耐。  “学着点,我做完了,就轮到你!”龙豹边说边往床上扑去。  “啪”的一声,翠珍从被子里伸出的手打了龙豹一巴掌,“混蛋,竟然还叫 别人来!畜生!”  “他妈的,臭婊子,跟你死鬼公公都干过了还装什么清高,老子干死你!” 龙豹掀开被子,狠狠的压住翠珍雪白的身子,用力地往她身上直拱。  “哦……啊……别……不要啊……”翠珍挣扎着。  “妈的,有人看着,更爽啊!”龙豹低吼:“小海,仔细看,用心学习,豹 哥教你干。”  “呵呵,这……这……”我看得两眼发直,添了添干裂的嘴唇,说不出话来 了。  “混蛋!放开我!啊……哦……”翠珍仍旧挣扎,可惜力气毕竟没有龙豹那 么大。  “小海还是童男啊,荡妇……你不想跟他做吗……哦……”龙豹的大嘴直往 她脸上狂舔。  “哦……啊……”翠珍的反抗慢慢减弱了,或许她是听到了‘童男’这两个 字吧。  “贱人,下面的水都出来了……看……”龙豹把手从她阴户上移开,在她娇 脸上摸了摸,手上的淫液涂到了她的脸上,更增淫糜。  “别……脏呀……哦……”翠珍娇喘吁吁。  我直看得老二发硬,把棉裤高高地耷起,恨不得正在干翠珍的是自己。  “小海过来……哦……”龙豹下身一边向翠珍撞击,一边叫我过去。  “这就是奶子……啊……奶头……漂亮吧……”龙豹用力揉着雪白的奶子, 我的眼睛看得直直的,这对奶子跟我姐的一样白,却比姐姐的大了许多。  “好漂亮啊……啧啧……”我不禁赞叹,从小到大,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女 人的奶子,“涨的好大呀……”  听到我的评论,龙豹嘿嘿直笑,下面干得更起劲了,而翠珍却害羞地把脸翻 开。  “小海……昨晚你说……没有见过阴户……现在就给你看……哦……”龙豹 起身从翠珍阴户里拔出坚硬的老二。  “好啊!”我连忙点头,心儿砰砰乱跳,呼吸加重。  “喏,看仔细了!”龙豹用力掰开翠珍修长的玉腿,“这就是女人的逼,需 要男人干的!”  我进一步趋近床沿,一股腥味扑鼻而入,却不觉得恶心,反而让我更加兴奋 了。  他把手指轻轻拨开两片湿润的阴唇,鲜红的嫩穴露了出来。穴口微张,一股 清泉从里面淌出。粗壮的手指用力往这个风流嫩穴里探索,在阴道里进进出出, 带出不少白浆来。  翠珍不住地呻吟,下体的骚痒让她不停地扭着身子。嘴里不断催促着龙豹: “不要看了……哦……好痒啊……快来啊……”  我忍不住吞了几下口水。  “摸摸看!”龙豹淫笑着对我说。  “我……可以吗?”我兴奋地说。  “可以!”龙豹鼓励我,“等会还可以干呢!”  我再也忍不住,颤抖着伸出手,向翠珍湿亮亮的阴户摸去。  触到阴户的一刹那,我的心跳似乎停止了,手上的感觉热乎乎的,又像触了 电。学着龙豹刚才的动作,也把手指头往那粉红的洞里插去。  “哦……不行了……啊……痒死了……”翠珍在浪叫。  我挖得更厉害了,只觉手指头被那肉缝夹得紧紧的,下面的老二更是涨得难 受。  龙豹看翠珍已经浪得不成样子,才示意我把手拿开,自己则抽回手来抓着肉 棍伸到她的淫穴上。他的家伙可真大呀,黑不溜秋的,先将暴怒的龟头在阴唇上 磨动,擦得火热火热的。翠珍更加瘙痒了,龙豹的肉棍越是慢慢地磨,她的身上 就越是难受,恨不得大肉棍立刻捅进自己的淫穴里把自己干死。  “快啊……混蛋……哦……我快死了……”  看着翠珍淫荡的模样,龙豹缓缓挺起屁股,不疾不徐地将龟头往里面塞。龟 头进到阴道里,翠珍还在不停地催:“啊……你快点啊……我不行了。”  等龙豹的大肉棍塞满她的嫩穴时,翠珍兴奋得眉飞色舞。她不断挺起屁股迎 合着龙豹的撞击,嘴角边口水涟涟……  木屋里充满了消魂的声音,而我浓重的呼吸声也?a href=http://.ccc36.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悠渲小?br /> 多么激情的场面啊!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看到性爱场面,让我一辈子也 无法忘怀。  直到两个交骈的男女发出一声欢的低吼,激烈的动作才缓解下来。龙豹意 犹未尽地从她身上爬起,龟头上还带着一些白色的液体。  我突然想起那个烦恼的问题了,低声问道,“豹哥,你下面流脓了……”  “哈哈,傻小子,这是精液!”龙豹感到好笑。  “精液?”我不明白。  “就是老二射出来的,可以让女人生小孩的,明白没?一滴精,等于三滴血 啊。”龙豹笑着解释。  “哦,原来这样。”我第一次明白精液的作用与珍贵。  “混蛋,叫你不要射进来的!”翠珍躺在床上喘着粗气,阴户上还有一些白 色的精液倒流出来。  “嘿嘿,不射进去,你会舒服吗?”龙豹满脸不屑,“小海,轮到你了。”  “不要了!混蛋!”翠珍有气无力地说。  “听话!要不老子就把你的糗事说出去!”龙豹用手狠狠地捏着她的奶子, “况且小海还是童子身哦……”  “哎哟,放手,好痛!”翠珍叫了一声就不再言语,不知道是因为龙豹的恐 吓,还是因为我的童男之身。  “过来。”龙豹向我示意。  听到他们的对话,我感觉快要呼吸停止了,激动地向他们走过去。  “脱光衣服,跟我刚才那样干就行了,很的!”龙豹边说边穿衣服。  “豹哥,你可以出去吗?”我毕竟脸皮子嫩,不好意思地说道。  “哈哈,傻小子还害羞呢!好的,我出去,你们慢慢享受吧。”龙豹笑着说 道。  “呵呵……傻瓜……”听到我这样说话,床上的翠珍也娇笑起来。  等龙豹出去以后,我仍旧呆坐在床沿边,眼睛不敢往床上瞧,心儿砰砰地直 跳。   (三)迷乱  “傻瓜,还不躺下来。”翠珍雪白的手臂搭在了我的肩上。  “好……”我害羞地缓缓躺下来。  突然,翠珍把温热的身体压了上来,两只雪白的奶子摩擦着我的胸膛,嘴里 喷着热气:“真的没有跟女人做过吗?”  “没,真的没有……”我慌乱的回答,没有说完,她的嘴巴已经封了上来。  我一辈子最对不起姐姐的,就是把初吻奉献给了翠珍。  或许是因为听到我还是童男,她如饥似渴地狂吻着我,柔软的香舌尽往我嘴 里乱窜,还不时把香甜的口水浇灌到我的口里。  迷糊中,我也忍不住伸出舌头跟她纠缠。对于第一次接吻的我来说,这滋味 是多么的消魂美妙啊!  就在我们热吻的时候,她的手伸到了我的裤裆下面,抚摸着我已经发的老 二,我也大着胆子揉起她的胸部。  女人的胸部真是美妙呀,暖暖的,软软的,让我回味无穷。  突然,我的屁股一阵清冷,原来翠珍的双手正在脱我的裤子。  我全身一阵激灵,马上清醒过来,脑子里闪过姐姐清秀的脸孔,她好像在对 我说:“小海真坏!”  慌忙收摄心神,用力甩开翠珍的双手,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抱歉地说:“对 不起啊!我……我不干了……”  “神经病!”情欲中的翠珍骂了一声:“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好的。”我慌忙答应,打开门跑了出去。  竹林边,龙豹正在伸展着双臂,看见慌张的我,连忙问道:“怎么了?这么 快的?”  “对不起啊,豹哥,我不敢玩啊!”我低着头说道。  “哈哈……你这傻小子。第一次是这样的了。”他安慰着我:“以后就不会 了。”  “豹哥,真的对不起啊!”我再次道歉。  “没事。”他说着往屋里走去,刚好翠珍也出来了。  “真是神经病!”翠珍仍旧很生气:“晚了,我得回家了,你们要保密啊, 我家男人知道了会杀人的。”  “你放心好了。呵呵!”龙豹笑着说:“再见!”  翠珍“”了一声,急急地下山去了。  “豹哥,我真的好佩服你呀,你是怎么让她答应的?”我看着翠珍的背影问 道。  龙豹冷笑了一下:“哼,她本来就是荡妇来的。下午我见菜地里没有人,就 上去跟她说,我们偷看到她跟自己的公公通奸。她开始说我血口喷人,我就讲了 几句她昨晚调情时说的话,刹时间,她的脸色苍白,声音发抖,求我千万别说出 去。哈哈!”  龙豹在草地上坐了下来,接着说道:“我说翠珍你好漂亮啊,怎么就便宜了 李屠夫父子呢?今晚来我木屋吧。她回答说不去。我上前一步,抓起她的手放到 我裤裆上,对她说,这里比你公公强壮吧?今晚一定可以让你消魂的。她红着脸 挥开我的手,低声说别动手动脚的,晚上再说吧。就这样搞定了,呵呵!”  我津津有味地听着,舔了舔翠珍留在我嘴唇边的口水,心里有些后悔了。  “傻小海啊,你浪费了,翠珍的屄可真舒服啊!”龙豹兀自回味着。  “是啊,对不起豹哥你的好意了。”我抱歉地说。  竹林里冷风阵阵,时不时有几声夜鸟的叫声在回荡。  “没关系。所以说,女人嘛,就是要软兼施才行。很晚了,你早点儿回去 吧!”龙豹站起来说道。  “好的。对了,明晚还去偷看桂花吗?”我问道。  “看情况吧。”龙豹回答。  “桂花跟谁干来着?”我再次问道。  “呵呵,傻小子真是穷根究底啊!透露一点算了,她是跟家里人干的。”龙 豹神秘地笑着。  我的心一跳:“不会吧?家里人?跟她爹吗?”  “呵呵,下次带你去看了就知道啦!回去吧。再见!”龙豹说着走进木屋。  我只觉兴奋无比,脑子里满是桂花美丽的身影……  ************  从龙豹木屋回到家里,我一头钻进了被窝里。  今晚的经历真是太刺激了,想起翠珍香甜的激吻,柔软的奶子,我的肉棍又 硬起来了。  人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老二越硬越会回想刚才的情景,身体也就越难受 了。我不禁用手抚摸起老二来,一抚摸,竟然感觉舒服了很多,忍不住再用力翻 动了几下,突然脑子里一阵激灵,消魂的感觉涌了上来,眼前满是翠珍和姐姐的 奶子,下面一股液体喷射而出,射到了棉裤上。  “真舒服啊!”我既消魂又感到空荡荡的,好像身在空中。  白色的液体粘在棉裤上,这就是豹哥说的精液么?我呆呆的看着那些液体, 一些热乎乎的腥味扑鼻而来,有点像刚才在翠珍身上闻到的那种味道。  “一滴精等于三滴血啊!”龙豹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起来,我突然感到一种 恐惧,惨了,我刚才射了那么多,不知流了多少血了,那我是不是会死掉呢?  一晚上就这样胡思乱想地进入了梦乡……  ************  早上醒来时,姐姐正坐在我的床沿。  “姐,早啊。”我含糊着说。  “嘻嘻,正要叫你起床呢!”姐姐笑得真好看。  “今天是星期六啊,不用上课吧。”我委屈地说。  “也要起来吃早饭啊!”姐姐温柔地说,嘴里的气息喷在我的脸上,真是香 甜,让我神思荡漾。  “傻想什么?快起床吧!”姐姐催促了。  “哎……姐……我快死了……”想到昨晚流的精液,我感到害怕。  “死了?……小海,究竟怎么回事?”姐关切地问道。  “呜……呜呜……”我越想越害怕,怕没法跟亲爱的姐姐在一块了,不禁放 声哭出来。  “别哭……”姐姐伸出双臂抱住我的身子:“跟姐姐说发生什么了?”  “呜……我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哎……”姐姐身上的香气让我感觉好受了 一些。  “傻瓜,要相信姐姐才行啊,姐会帮你的。”姐姐的玉手擦着我脸上的泪水 说。  “你看……”我红着脸掀开被子,一股精液的气息散发出来,露出翘翘的阴 茎。  “干什么?”姐吓了一跳,慌忙别开红脸。  “姐姐,你嫌弃我了。我这里流精液了,听人家说‘一滴精等于三滴血’, 我流了那么多,快死了……呜呜……”我委屈地哭起来。  “傻瓜!”姐姐重新转过脸来,把我抱得更了:“你是长大了!只是千万 不要再流了哦!”  “怎么才能不流呢?”我把脸伏在姐姐柔软的胸脯上,明显地感到了她心跳 的加速。  “,我也不清楚,最好不要玩那个小便的东西了。”姐姐轻声说。  “呜呜……姐,我是不是生病了呢?要去看医生吗?”我继续问道。  “傻瓜,都说你是长大了。姐姐也会流血啊,应该没有关系的。”姐姐回答 道。  “姐会流血?”我突然感到很惊讶,也很担心,抬起头问道:“姐姐在哪儿 流呢?严重吗?”  看着我傻傻的样子,她不禁“噗嗤”一笑,伸出手指捏了捏我的鼻子:“真 是傻蛋哦,女孩子长大了就会这样子的。”  “那你流的是什么颜色的呢?我的是白色的呀!”我好奇地问道。  “姐姐的是红色的,就是血来的。”姐姐解释着说。  “呜呜……姐姐你也流血了,真的不会死人的吗?”我仍旧很害怕。  “不会啦。要相信姐姐呀!”她爱怜地抚摸着我的头发道:“快起来吃早饭 吧,等会我煮鸡蛋给你吃,听说可以补补身子的。”  “姐姐真好。”我感激地说,闻着她身上少女的气息,在她温柔的爱怜下, 我的心情好了许多。  “嘻嘻,知道姐姐对你好就行。快起来吧!呆会我还要跟爹进城呢……”  “好的!”我快地从床上爬起,看着姐姐笑意盈盈的脸蛋,不禁在内心深 越发喜欢她了……  ************  当我吃完鸡蛋走出家门时,感觉自己精神了许多。  虽然是白天,但在乡间小路,行人却非常的少。  今天不用上学,我无聊地在路上闲逛。吹起口哨,盘算着有什么好玩的。  突然,一个女孩子出现在小路尽头的老林药铺。  定睛一看,那不是桂花吗?  想到龙豹说的那些事情,我的老二不禁一下勃了起来。  吞了几下口水,向着她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桂花正从药铺里出来,手里提着一包药,美丽的脸孔些苍白,敢情是病了。  留心往她身上一打量,发现她挺起的胸部确实比我姐姐大许多,但又比翠珍 的小一点点。屁股也是翘翘的,跟罗老师差不多。应该是被男人干多了的缘故。  或许是发现了我在注视,她加快了脚步。看着她欣长的背影,我的内心一片 火热,很想看看她光着身子的模样。  “得去催催豹哥,偷看一下她的奶子才行。”我暗地里直想。  看着她消失在小路侧边的豆腐坊,我才回过神来,继续瞎逛。  其实村里并没有什么好逛的,但确实很无聊,就随走走了。也想过去找小 虎他们玩,却又取消了念头。  从村东逛到村西,又从村西逛到翠竹林。望着那排绿竹林,想起了昨晚的事 情,我不禁耳红心跳:“豹哥可能还在睡觉吧,下午再去找他了。”  就这么一边傻想着,一边到处乱走,差不多11点的时候,我又回到了家门 口。姐姐跟爹进了城,要下午才能回来,中午只剩下娘和我在家吃饭了。  “算了,回家帮娘做饭吧。”我低声对自己说。  就要推门进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飘了出来。  “别……爹……小海快回来了……”是娘亲的声音,我的心一颤,收回就要 推门的手,隔着门缝往里边瞧去。  天啊!外公不知啥时来我家的,竟然从背后抱着娇小玲珑的娘亲,一张大嘴 不停地在她洁白的脸上亲着。  老天?怎么会?  我的心跳迅速加快,呼吸仿佛就要停止。  “别怕……没那么早的……”外公抱得更了,双手隔着衣服大力地揉捏着 娘亲丰满的奶子。  “快放手……哦……别……”娘亲挣扎着,却是那么的柔弱。  “小海越长越像我了……是爹的种么……”外公淫笑着亲了亲娘亲的嘴角。  我只觉一阵天旋地转,震惊无比。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美国怡春院免费十次啦 爱看电影网

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性爱技巧 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性爱技巧也谈走后门的感觉最近看到好多村民发表的关于走后门的话题和关于走后门的回复,总感觉话有些简单,俺夫 妻不才,今将我们走后门的感觉说来与大家听听,也希望能得到想走后门或已经走过后门的夫妻朋友的一些见解…

西西人体美女图片 ChineSePoRN300中国

女人巧妙撒娇十八计玩转男人心-性爱技巧 女人巧妙撒娇十八计玩转男人心-性爱技巧女人撒娇是最能打动男人心的方式了,而且这些动作不用很大,只要你稍稍表 现出一点姿态,在男人眼里你立刻就会变得魅力无限。 1 、易笑。不动声色的女孩,非常沉重,对男主角而言是…

大象精品av 亚洲第一页唐人社

【淫妇小兰之德国之旅】【原作者:SlutKathy 【淫妇小兰之德国之旅】【原作者:SlutKathy一个平平常常的晚上,我妈妈打来电话说她,我姨妈帕米拉还有姨妈的一个朋友克莱尔打算去德国汉堡度个长周末,如果我想去的话,她们可以带上我。我撂下电话就问…

美国十次分站 最大胆隐私艺术99

【情非情 爱非爱】【作者:江小媚】【完】 【情非情 爱非爱】【作者:江小媚】【完】「白雪,我杀人了。」我浑身一抖,手中的电话差点滑落。  「哥,你呆着别动,我马上过去。」惊惶失措地把办公桌的病案收拢,也顾不得把身上的白大褂脱了,我便急忙跑出了办公室。…

18严禁aⅴ大象视频在播放 唐人社亚洲视频

卫与白系列之后悔 卫与白系列之后悔“我要找卫先生,有重要的事情!”“我都告诉你他不在了!要是愿意的话你就在外面等好了!”周一的清晨楼下就传来阵阵老蔡挡客的声音,虽然有时我是不愿意见客的,但今天却是个例外,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是为什么。“老蔡,让客人在书房…

国模白灵 亚洲

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作者不详 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作者不详与美女同居的X日子字数:3798我是一个远赴他乡,追逐梦想的人。在陌生的城市为了我的美好未来而艰苦奋斗。我在H市租了一个房子,是合租的,房东叫梦慧紫,是一个跟我同龄的二十多岁的女孩。从事电脑销售的…

美国第十次 日本一级啪啪

[兄妹之恋][完] [兄妹之恋][完]“郁颖,对不起,我必须娶她!”  在星月明亮的河堤畔,一个英挺俊逸的男子对着一位温柔清艳的女子说,他的眼里藏着深深的愧疚,他的声音带着不舍与嗄哑。  郑郁颖酸楚而震撼的眼直勾勾的望着他,眨巴眨巴地充满楚楚动人的光…

红音萤在线播放网址 亚洲h视频中文字幕

从心开始 从心开始天空灰蒙蒙的,下着淅沥沥的雨滴,车窗上的挡风玻璃渐渐浮现出一层雾气。裴宇凡伸手打开车上的空调,看着温暖的气流将那层白雾迅速吹开,转头对妻子袁丽斯温柔的说:「现在感觉好点了吗?」袁丽斯从裹得严严实实的风衣里伸出头,透了口气,明亮的双眼…

一区二区三区欧美不卡无在线 怡春院免费十次啪啪

【偷母】【作者:红龟(guiliren的笔名)】【完】 【偷母】【作者:红龟(guiliren的笔名)】【完】「少华,可以吃药了。」人未到,柔和甜腻的声音已经到了,伴随着一阵幽香,一个绝色少妇走了进来。  粉红色的睡裙也挡不住里面玲珑有致的身材,虽然…

美国唐美国唐人社亚洲入口 韩国美女三级作爱视频

[母子雨水欢]作者:不详-乱伦小说 [母子雨水欢]作者:不详-乱伦小说母子雨水欢   作者:不详 字数:2839字  有一天,姐姐参加学校活动不回家吃饭,我吃过早餐便回到房里,开使实行 我的计划。  我脱去外裤,穿着三角裤坐在椅子上并将肉棒掏出来将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