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进去你怎么爽h 班长在我腿上娇喘

归档   发布于2020年10月15日 2:23:12   图片 1 张   阅读量:23113  

潘菲 “……不……不要……呃……救命啊……不要……啊不……住手……求求你……不……啊啊……求求你不要!住手啊……不……” 一求救呼喊后台出,并肉体撞和吮吸舔舐出的“”。 穿后台,便是建的工地,由于正是近春期,建工地的民工都已返,建工程也已停工。 只名青男子身赤裸,正一名妙少女在一木工操作台上,少女身赤裸,一丰的乳暴露在光之下,名男子正她上下其手。然是寒冬分,二人又不一挂,但人的身体是火火,毫不寒冷,少女牢牢在操作台上,摸。少女拼命扎反抗,高呼救,逃遭二人奸的命。 名少女名叫潘菲,是上海市城市管理技院管理系物管理07的新生。 天是放寒假前的最后一星期,校像往年一在校院行期末的迎新文演,而潘菲是台晚的表演者之一,表演了舞蹈目。 整台晚束已近十半,看的生、老离,演在后台卸后也都已离去,只有校委、生的干事留下做清理地的工作。潘菲是生文部的大一干事,除了自己所跳的那曲柔美的代舞外,与了歌舞的表演。演出束后,不及卸的她便极的加入了清理工作,等到地全部清理完,其他干事都已返回宿舍,她才匆匆走入后台化卸,不想,早已有心怀叵的人躲在中。 那人也是所校景境系大一的新生,一叫夏天俊,一叫李璟,人在晚束后便意瞎逛,竟走了院后方的建工地。 院后台有化,一男一女,再往后便是建工地,中以彩板和彩布相隔。 二人所到之正好是女化的后方。隔彩布,二人看到化多女生卸更衣。二人起初尬不好意思,想赶离,但四只眼睛四腿偏偏就是不肯移,那些在舞台上表演的女生大多苗瘦,身材好,只那些女生一的下舞台表演服,露出光滑嫩的皮,有些甚至只衣。那些女生在如此低的气下如此薄的衣物,早就冷的瑟瑟抖,看她手打的子更是惹人怜。二人愈舍不得离,蹲在彩布后偷看她更衣,大眼福。 那些女生卸更衣束便一离去了。夏天俊和李璟也眼睛吃了冰激凌,正想离,又一名女生走了化,坐在一梳台前始卸。 人一看,心然又是一。 那女生便是潘菲。 所院向人才,整台晚精彩呈,相小品、歌舞,又是俊男、又是女,但最吸引二人的是一段在晚中段的代舞。 他人不是因胞而欣段舞蹈,而是因那名舞者在令人心。

 潘菲在舞台上身一黑色的舞衣舞,在舞台上踏步,翩然起舞,身段曲分外柔美,而在白色的舞台光的映照下,周身都如同泛起朦的光,直就如同芙蓉仙子般秀雅人。 二人只座位离舞台太,只舞者面容秀,但又朦朦,看不真切,才化里人,二人看得眼花,以她混在其中,早已离去,想到她竟然才始卸。 下二人与潘菲之的距离被拉了多,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位芙蓉仙子的山真面目了。 不一儿,潘菲就卸完了。她的姿色并未因褪了而半分,反而更增添了素的那份清,就如同青般“出淤泥而不染”,差令二人生出“只可不可玩”的感。 只她那光洁如玉的瓜子在黑柔的秀掩映下更冰肌玉骨,清人。秀如月的睫毛下修明朗的美目光,更美得教人扉息,柔和的眼把她的眼睛托得明媚亮,秀挺直的鼻子下片粉唇水。 卸完的潘菲梳台前站起,去罩在外面御寒的羽服,准更衣。 潘菲大概165公分左右,由于小便始代舞,身材苗,肩挺拔,胸部丰,臀部挺,腿均。搭配一黑衣,更是整身体勾勒的玲有致。 正李璟算再度一美色,欣位芙蓉仙子更衣的美妙面,身旁和自己一半蹲的夏天俊突然身而起,撩在身前的彩布,便入了化。 李璟大吃一惊,赶忙伸手抓住夏天俊的胳膊,被他一下子了。 准去舞衣的潘菲同一惊,心想女化怎突然出一名男生,慌忙之抓起身的羽服在身前,想口,被猛上的夏天俊一把抱住,一惊呼,身体失去重心,向后仰倒。 夏天俊潘菲摁倒在地,手抓起她的羽服扔在一,后抓住她的手摁在地上,俯身吻上了菲秀美的。 潘菲被他弄得惊莫名,不住地躲扎,同高呼救。 夏天俊在潘菲的一通吻,后一手扯住菲的衣用力往下一拉,露出了菲光洁的香肩。 躲在一旁的李璟看到夏天俊突然出潘菲倒在地,好像了一般,赶追了去,想要夏天俊拉。但是跑到夏天俊身后打算他拉,看到了潘菲裸露的肩。 此夏天俊正在吻潘菲的肩,手按上了菲的酥胸,而菲拼命扎呼救,手用力想要推在自己身上的夏天俊,秀美的充了惊恐助的神色,更是人之极,李璟看了之后,下身挺起,呆呆的在那里。 先前二人躲在彩布后偷看其他女生衣的候,夏天俊就已看得心耐了,一心只是想如果能搞到一漂亮女生那多好,一只手已不自地伸到打起了机,只是李璟也都盯女生看,有注意夏天俊的,而他的自制能力又比夏天俊稍稍了么一。 潘菲到身后有人,只盼他能出手解救自己,心中也燃起了希望,手并用,竟在身上的夏天俊推,自己爬了起,朝李璟跑去。只是她有想到,站在面前的只是另外一只狼了。 潘菲跑到李璟面前,李璟怀抱,一把潘菲抱住,就像好是潘菲自己投怀送抱一般。 潘菲大吃一惊,惊叫道:“你干什么?!”欲李璟的怀抱。 李璟地上爬起的夏天俊道:“快忙!” 夏天俊跑上前,与李璟二人前后住潘菲。李璟蹲下身去,潘菲的腿抱了起,夏天俊抱住她的上身。然潘菲拼命扭扎,但比起名男生竟力弱,是被二人抱向后面的施工地。 二人菲化抱入后面的施工,然后她摁倒在一配置筋用的机床上,夏天俊按住她的手,李璟始扒她的子。 潘菲穿的是一黑色的跳舞用的,腰用一根松住,防止滑落。由于才她已准衣服,所以松的解已被解,所以在被李一拉便拉了下,露出粉色的小。 潘菲心中惊恐万分,奈手被夏天俊牢牢抓住,只得胡的扑腿企阻止李璟。 但是李璟毫不理菲的扎,手抓住菲的子向后一抽,便松的菲的腿上扒了下。 然施工地光昏暗,但是二人依然能看清楚潘菲那人的美腿。不愧是小舞蹈的,腿修健美,大腿到小腿弧滑,粗比例完美之至,有一多余的肉。 潘菲膝,大腿上下交,像是要死死住自己的,遮李璟和夏天俊人淫邪的目光。 完美缺的腿,加上极度人的姿,二人底失去了理智。夏天俊放了菲的手,捧住她的,俯下身去吻菲,而李璟扑了上去,用舌舔舐菲那奶油般的美腿。 被夏天俊行吻住的菲口中出“”的呻吟,手住夏天俊的身体,同腿一通踢,慌中先是膝到了李璟的下巴,后一正中他的部,直踹的他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后菲夏天俊,趴下机床,超前跑去,也不管是什么方向。 可是跑了几步,下突然似被什么西住了,一踉,摔倒在地。原地上的方很多施工器械,像焊机、切割机什么,更是了地板,几乎有下的空,菲正是慌被住了右踝,被倒在地。 潘菲翻身坐起,像用手去解上的,但是李璟已拉住了的那,夏天俊也忙,人一用力,一下子就又菲拉了回。 后二人再次潘菲抱到机床上,然后用下的,菲的手在机床的,又行分了她的腿,用在机床上。 一,潘菲便是如何都逃不了遭奸的厄了。 李璟潘菲法逃,便去打了施工地的。 光下,潘菲目水汪汪,清秀的已挂几滴珠,有如雨后芙蓉,真是不出的美人。而她的衣已被拉,露出白玉一般的左肩,粉色的衣松垮垮的搭在肩上。 潘菲向人哀求道:“求求你……不要……求求你放了我……不要……不要……” 夏天俊的手摸上了菲的,微微抖。的美女本就少,更可以摸她、她甚至是干她,的事情,怎能不他不可自控? 夏天俊手抓住菲的衣,用力一扯,便菲的衣服撕,后李璟也抓住她的衣服,四只手很快便菲的衣服底撕,扒了下。 光下,只潘菲除了乳罩和,她如同象牙一般光滑洁白的肌已在目,曼妙的曲更是裸露。 菲的乳罩了蕾,透乳罩的能看她藏在乳罩后乳的弧和那道深深的乳,粉色的是如此的通透,以至二人似乎能看到微微隆起的阜和黑亮的毛。因用力猛,菲乳罩的肩也的肩上被扯了下。 潘菲心中清楚接下有何种噩降在自己的身上,她始后悔,因才几和她一同行打得同要等她好衣服一起回去,但被她拒了。如果有拒他,那么他听到自己的叫便救自己了。可惜,世界上是有后悔可吃的 她手都被在机床上法,只能不停的高呼救、哀求。在夜已深,校的院离宿舍,大半夜的事儿在里瞎逛?又怎有人听到她的呼救前救她呢? 潘菲的胸罩巧妙地的令乳集中相前挺立,像座高高的雪峰,那深深的乳在色的反下深不底,光。那乳罩与其遮羞,倒不如撩人淫欲。 菲乳之美已超出了李、夏二人的想象,但他是有些心,心了胸罩的束,乳是否仍能保持如此挺的形。 人几乎都已按耐不住了,夏天俊的一手已抓住了菲的乳,隔乳罩用力的捏菲那丰乳房。乳罩在摩擦中走了形,粒粉色的小乳一次又一次的跳出乳罩的束,入夏天俊的目光中。 夏天俊手抓住潘菲的乳罩,用力一拉,生生的扯了乳罩的搭扣,她的乳罩也扒了下。 令夏天俊感到比的是,他所心的事情并有生,潘菲的乳在失去了乳罩的束后得更加丰、挺。夏天俊迫不及待的手抓住了菲的乳,又捏又搓,且极富性的乳房在夏天俊的攻下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改形。 李璟那自然也不,他先是除去了潘菲的鞋,后一口含住了菲的左拇趾,用手捏住了她的另一只足。 李璟菲的趾一一的含,然后伸出舌,舔菲的心。 底心可是人身上最怕的地方了,而菲自小尤其怕痒,和她相熟的朋友喜她痒逗她玩,常常可以痒的她上气不接下气,笑求。在被李璟么一舔,不由得又是一尖叫,左腿本能的向后一,但是由于被在机床上的原因而不回去。 么一李璟便知道小美人儿十分怕痒,便用舌不停的舔弄菲的心,同手上不停,五指,菲右心的痒痒。 而夏天俊也不再大力搓她的乳房,而是用手指的捏她的粒乳,受到刺激的乳色微微深,同立刻得挺起。到小美人的身体起了反,夏天俊更是俯下身,含住了菲的乳,左舔到右,又右舔到左,而用舌尖撩她的乳,而用牙咬,弄得雪白的乳上是口水的痕。 潘菲上下受到攻,清如玉的她和曾受到如此待遇? 李璟弄得她的足麻痒耐,想要能力,只能弓起底板、不左右甩足扎抵抗,但自己怎躲,是不能李璟生影,只能任由自己的心被他得越越痒。 而夏天俊的攻同要命,乳就好保留的暴露在陌生男子的眼前,更被方又捏又舔,乳尖不酸麻刺激之感,身上下就好被人用小幅度的流在自己一般。 四肢被牢牢在机床上的菲毫反抗扎之力,只能拼命扭身体做意的抵抗,痛苦使得她不哀求呼救、流面。 “不……住手啊……啊!不要……停下……不要……救命啊……啊……不要…………停手……求求你…………我求求你……啊啊……好受啊……不!……啊……不要啊……不……” 李璟和夏天俊玩弄几乎全裸的美人儿,只得她哀叫的越大、扎的越激烈,二人心中就越感到足。 此李璟不再菲痒痒了,而是用舌沿她的小腿一路舔上去。舔到菲大腿的候便停留下回舔弄,手也的摸她那光洁如玉的大腿。菲的大腿肌嫩滑比,尤其是她的大腿,触感直滑不留手。 李璟一路向上,很快便到了菲的三角地。李璟有急下她的,而是隔那薄薄的布,吻菲的下身。 “呃……不…………” 李璟的嘴一碰到自己的下身,菲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一抖,但是叫出,夏天俊已一口吻住了自己的唇。 李璟隔找到了菲蒂的位置,便用舌始挑弄。 蒂是女性体最重要的性器官之一,分布有丰富的,又有丰富的神末梢,只需微的接触或刺激就引起烈的性激和性快感。因此,然隔一,但是潘菲依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下体酸麻刺激之感,是她未感受的。烈的羞感比之身体的刺激的更烈,更清如雪的菲感到比痛苦。 李璟和夏天俊人也都有性,但是毛片、上所接受的性教育可非常丰富。在二人的侵犯下,菲的粒乳已得十分硬挺,充血而成了紫色,而下体也仿佛有小虫在蠕一般,在李璟的舔弄下,菲惊的自己的身体竟然生了反映,道始,蜜液不可自控地始流出,在上一一映出水印。 菲愈加痛苦了。她知道自己的操正在一一地被。她始更加大地尖叫,烈的扭身期望四肢的束。但可惜,一切的扎都是徒的。 李璟看到潘菲被自己弄得都流出了水,得不得了,忙招呼同伴道:“小俊,快!小美人儿出水了!” 夏天俊到李璟身旁,看到李璟正在用手指隔挑菲的下体,流出的蜜液已了一小圈儿。 夏天俊道:“我!” 接,他手伸到了潘菲的里面,直接捏住了菲的小豆,按摩起。 一下更不得了,少了的阻隔,敏感的蒂触感更加烈了,潘菲身都如同有流在流般,不禁大尖叫起,下体烈的扭。 “住手!停下!不要……啊……求求你……不!不要啊……住手……” 人体有的器官,但是只有女人的蒂最特,因它是所有器官中唯一一只与性有的。敏感的蒂受到刺激,很容易就女性得性快感,而到性高潮。 夏天俊不停的捏潘菲的蒂,蒂很快便被玩弄的越越大,潘菲只得触感越越烈,体流出越越多的蜜液。 夏天俊道:“快!快把她的小扒下,她拍照!” 潘菲一听,心中更惊,叫道:“什……什么?!不!不可以!求求你……不要……不要……住手啊……救命啊!……求求你……救命!……” 李璟潘菲的一一的拉下,雪白的小腹下先是露出了黑亮的毛,上面挂密的水珠。接,的褪下,拖出一晶的黏液。 后李璟用力一撕,遍及那菲的底扒了下。 只她的粉嫩的唇有如一般,的合。李璟用左手拇指和食指住菲的片大唇向一分,接扣大唇向外一翻,粉色的道嫩肉立即同小唇一拼被翻了出!蜜液更是如同小溪流一般流淌出。 夏天俊赶拿出手机一幕拍了下。 潘菲羞欲死,拼命腿想住下体,奈腿被扒住,如何腿是留出了一大隙,夏天俊拍了清清楚楚。 接下人一手拿手机行拍,另一手赶行攻。 夏天俊玩弄菲的蒂,而捏、而搓、更不用舌舔、吮吸道流出的蜜液。李璟伸出食指和中指,直接插入了潘菲的小穴之中。 潘菲的小穴首次被外物体侵入,她惊叫了一,下体肌肉件反射性的收,李璟的手指的包裹起。李璟然有行,但也知道,眼前小美人儿的道也确有窄的。 李璟手指一一向道部推,直至指尖触碰到一薄膜止便不再深入,他可不希望位芙蓉仙子的女膜被自己的手指戳破了。 李璟始用手指一一出的抽插,同手指微微曲,以便在抽插用自己的指甲的刮潘菲的道壁。 受到二人如此玩弄的菲尖叫,不住地哀求呼喊,下体不令人以忍受的麻痒之感,只得拼命扭下体躲,始逃不了人的魔掌。 而身体之生的反便是如山泉一般涌出大量的蜜液,更糟糕的是,敏感弱的下体二人的侵犯而逐走向界,然同有性,潘菲借常也能知道,自己竟然就要到“高潮”了。 遭名陌生男子的侵犯、被二人依靠手指的挑弄便到了高潮,一想到里,潘菲心中更加恐,一今后如何做人啊? “停下……不要再弄了……求求你,我……我……我受不了了……我求求你……住手啊……不要……我真得受不了了……不……” 潘菲不停的哀求呼救,音已嘶,同做畏的扎。她住自己的腿,用力收道的肌肉,企行憋住即而的高潮。但夏天俊突然俯下身,用舌在蒂上一舔,潘菲感到又是一流,肌肉一松,道立即如潮水一般出大量淫液。 “哇!!!”夏天俊和李璟拿起手机一幕下。 在夏天俊和李璟的侵犯下,潘菲到了她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上的高潮。然以往菲也有自慰手淫的,但由于心理的恐而是适可而止。 潘菲痛苦的哭泣,心痛苦的恨不得立刻死去,她用沙的音哀求道:“……我求求你……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放我……求求你……” 可是已完完全全被欲控制的人怎理睬菲的哀求?只二人愈加感受到征服美女的身心快感。 夏天俊李璟:“……怎么?……先上?” “要不……猜拳定?” 于是人猜起了拳,三局胜后,夏天俊如愿以。 “切,真倒霉……那好,你她苞。我操她屁眼。”李璟道。 听到人的,潘菲早已得不出了。 只人迅速掉了身上的衣服,后捆住菲的解。 四肢一自由,菲立刻坐起身,始拼命扎。可是李璟和夏天俊早有料,爬上操作台一前一后住菲,牢牢他抓住。而菲在才的扎中就已几乎耗体力,人多大力气就制住她。 夏天俊坐在潘菲面前,抓住她的腿它放在自己腰身,手扶住菲的身体,下身那根又粗又的肉棒一柱擎天,正迎的花蕊中心。而李璟跪在潘菲身后,手后抱住菲,地抓她的手,不她扎反抗,而菲也能清楚地感到,他的引散量,正抵在自己的菊花洞口,准直。 潘菲面夏天俊,唇因惊恐而烈的抖。 夏天俊的舒了一口气,后腰身慢慢向前挺,一一直入潘菲粉嫩的小穴之中。 眼夏天俊根丑陋的物刺入了自己的身体,潘菲了解到,自己二十余年的清白就此于一旦,自己不再是冰清玉洁的情女,她已底底被人面心的畜牲糟蹋了。一念及此,潘菲再度拼命扎,狂的扭身体。 李璟后死死的抱住潘菲,夏天俊也抓她的腰不她。 夏天俊自己的只插入一半便遇到了一阻隔,他然清楚那是什么。于是他先抽出了自己的,后抵在菲的道口。 接,夏天俊低吼了一,腰身猛地一挺,粗的一下子如破竹,捅破了那阻隔,直入根部! 潘菲一叫,只得下体如被撕裂一般疼痛,滴滴血自己的道口流了出。 夏天俊上眼睛,享受美女的道包裹自己的,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是靠打机所能感受得到的。她的心直要感整天大地了。 后夏天俊始在潘菲的小穴抽插。未人事的菲道非常窄,幸好才的高潮得以充分滑,否夏天俊的粗暴抽插她更痛的死去活。 而李璟有急于插入菲的后庭,而是一只手抓住菲,另一只手握自己的打起了机。很快,一股稠的精液便射在了他的手上。后,他精液涂抹在自己的和菲的菊花洞口。 因他知道,如果不事先滑,干燥的屁眼不潘菲比痛苦,也自己干得非常不爽。 一切准停,立即大腰一挺,也自己大的行刺入了美女的体。 夏天俊和李璟一前一后的抽插,率正好相反,被在中的菲身体也之一前一后的。痛苦已底摧了她的意志,她放了反抗,即便反抗也是能力,只得任二人胡作非。 夏天俊只潘菲的小穴有一股异常的吸引力,抽插多久,他便得自己的精液像是被吸了出一,就要近不得不的地步了。 “噢!噢!不行了……我……我要射了!我要射在里面!” 听到句,潘菲立刻了神:“他要……他要射在里面……不……不可以……怎么可以……不要……” 只刺入自己体的肉棒一抖,后便有一股的液体涌而出,直射入菲的花蕊最深。 “畜牲……混蛋……你……你怎么可以……”潘菲低哀道。 夏天俊想是然有听,心意足地拔出了自己的。 而此李璟仍然在不停的抽插潘菲的菊花。由于插入的比晚,而且才已放一炮了,李璟支的明比夏天俊更。但是多久,李璟也自己的精液射入了潘菲的体。 李璟心中暗想:“小美人儿的身体在太棒了,自己才明明放一炮了,是么快就被她搞到射精!” 他稍稍喘了一口气,便夏天俊:“喂!可以了?位位!” 后他和夏天俊了位,到他操潘菲的道了。 李璟到潘菲的正面,然后躺在操作台上,抱住潘菲,她趴在自己的身上,准菲的小穴一下子插了去。而夏天俊面朝下,手住操作台,插入了潘菲的屁眼里。三人就想在一起干了起。 一人的耐力明比才要得多,可苦了潘菲。她知道人不易放自己的,也只希望噩能快束。 抽插了一段后,人差不多同一精液射入了潘菲体。一的抽插,菲的前后洞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撕裂,溢出体外的精液都有明的血。 短的休息,人再度互位置,次他菲平放躺在操作台上,夏天均依插入了她的道中,而李璟半跪半坐在菲的身上,手抓住菲的一丰乳,住了自己的,始行乳交…… 就,夏天俊、李璟二人潘菲的奸整整持了一夜,潘菲折磨得几乎不成人形。在天亮之前,二人下潘菲,起自己的衣物逃回了自己的室。 天亮之后,一在校里地的外地老到建工地,了坐在操作台旁的潘菲,她凌、面容白,手抓一件已破不堪的衣服在胸前,在寒冷的气下被得瑟瑟抖。 心地善良的老赶警潘菲送到了院,警察也通的查,夏天俊和李璟二人抓案。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