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进了小丹的身体 大胸惩罚虐乳

归档   发布于2020年10月13日 2:15:56   图片 1 张   阅读量:29091  

绝对不会的!你现在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以你的容貌,相信任何一个男子都会产生对你的倾慕,你的谈吐,更使我动心!蓝妮抬起头来望了我一眼,说道:陈先生,我的事还是先别提了,我要问你,你刚才所说的动心,是动什幺心呢?当然是色心啦!不过我也只敢想想而已,并不敢冒犯你的。蓝妮突然倒在我怀里,笑着说道:你这人说话真有意思,其实我也好需要男人的抚慰,你就尽管冒犯吧!我不生气呀!你这样说,我就不客气了!我说着,就把她纤纤的手儿捉住,细细玩摸起来。蓝妮的手非常洁白娇嫩这是我平时早就注意到的,现在可以任我这样把玩,实在是一件赏心乐事。不过,我并不满足于此,我接着就去摸她的脚。因为她的脚更是我梦寐以求的珍品。她经常是穿着网球鞋,但是有一次,我见到她拿着垃圾到后楼梯时,脚上只穿着一对胶拖鞋,那美丽的玉足看得我几乎失态。现在,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脚儿,但是被我捉在手里摸玩就更为实际。我简直爱不释手了,我抚摸着她光滑的脚背、浑圆的脚后跟、曲线柔美的脚底、以及那十只整齐的脚趾,当我玩摸她的脚掌时,她那玲珑可爱的小脚儿就像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在我手里挣扎着,那种感受实在美极了。老实说,女人的脚儿我也摸过不少,每逢和欢场女子逢场作兴时,我惯例要摸摸她们的肉脚,才和她们成其好事。然而在目前这种偷偷摸摸的气氛底下,就更加令人兴奋了,我觉得我十分冲动,胯间的物件也起了变化。我正在陶醉于这种享受的时候,蓝妮挣开被我把玩珍赏的脚儿,一下子钻入我的胸前,她小声对我说道:你把人家摸得一颗心都要跳出来啦!是吗?让我摸摸看!说话之时,我的一只手掌已经伸到她的酥胸,哗!一只饱满的乳房盈盈在握。她没有带胸围,整个奶子在我手掌的感是柔软又富具弹性。那凸出的奶头并不太大,但硬的像一颗豌豆。蓝妮又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这样调戏人家,我那里都湿了!

我故意问道:什幺地方湿了?蓝妮轻轻捶了我一下说道:明知故问!一会儿,我们已经赤裸裸地坐在浴缸里,她替我冲洗,我也替她揩擦。这一次,我终于在明亮的灯光下仔细的玩赏她那羊脂白玉般的乳房,玩赏她那柔若无骨的小玉手以及她那一对白净可爱的玲珑小脚儿。我也用手指去探摸她那嫣红的小肉缝,我的手指一深进去,就被她吸住了。蓝妮娇声说道:你又来逗我了,你再逗我,我可是又会要的!你要我嘛再给你啦!等一会儿到床上去,我要弄你个欲仙欲死!我刚才已经欲仙欲死过了,你那里好利害呀!涨得我兴奋到不得了。刚才只是你作主动,等会儿我主动起来,可有你好受的!是吗?那我就让你试试,不过你可要棍下留情,可别一下子把我玩死了!留下我一条小命,可以陪你慢慢玩呀!我见她这幺风趣,不禁把她的娇躯紧紧一搂,说道:蓝妮,我真幸运,可以和你这样知情识趣的可人儿共谐最大的乐趣。蓝妮笑着说道:别说得那幺文诌诌的了,和你玩的时候,我也很开心哩!我们到床上去吧!我先用嘴替你服务,然后我任你怎幺插我,怎幺玩我都可以!好!我也替你口交,我要玩得你开开心心的。我兴奋地说道。我们一起离开浴室,赤裸裸爬到蓝妮的床上。在明亮的灯光下,我又把蓝妮的脚儿捧在怀里把玩。蓝妮笑着说道:陈,怎幺你老是摸我的脚呢?我说道:因为你的脚实在太美了,你不觉得吗?脚就是脚嘛!有什幺特别呢?当然有不同啦!你的脚不但小巧玲珑,而且柔若无骨,真是白净可爱,我恨不得一口把她吃下去?说着,我就把蓝妮的小嫩脚儿捧到面前闻一闻,然后用嘴唇吮她的脚根和脚背,用舌头舔她的脚趾缝,最后把她一只玉足的五枝脚趾一并含入嘴里。蓝妮也开始行动了,她把头钻到我双腿中间,一下子把我的阴茎含入她小嘴里,我的阳具立刻变粗变硬,塞满她的小嘴。不过蓝妮对玩蛇好像蛮有经验的,她时而用舌头舔,时而用嘴唇,弄得我的龟头更加爆涨。我放下蓝妮的脚儿,让她仰躺在床上,然后头朝她的脚的方向趴在她身上,一边让她继续含吮我的阳具,一边也开始向她的阴户进攻。本来,蓝妮自己觉得本身并不算得上是个大美女,只是成熟得早一些,身裁浑圆丰满,衬着一条二十二寸的腰围,便常常被男工友在背后揩油,偷摸她的臀部。但蓝妮认为自己除了身裁特别标青之外,也并非什幺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所以当李嘉明突然注意起她的时侯,蓝妮不禁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她想来想去,也不明白她那一方面能吸引到他的注意力。那时蓝妮的心理很平静,以为她认为他本身已有了一个漂亮迷人的好太太,绝对没有理由对她再有男女之间之兴趣的!到了后来,蓝妮又认为他之所以会注意她,追求她,无非是因为她有着做一个领班的才能!同时,他也很清楚地知道,工厂内大部份的姐妹对蓝妮都很友善,什幺事情都会来请教她的意见。李嘉明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出尽办法,设下了圈套,终于把蓝妮的身体占有了,然后,他又用金钱和物质向她作出补偿。让她和他维持下去。蓝妮还记得他第一次在工友们面前流露出对她另眼相看的态度,那是在一次坐旅游巴士到青山旅行之际。嘉明到底是一个聪明的老板,工厂中每搞什幺活动他都会尽量参加,与她们玩在一起,摆出了一副视她们为平辈的态度,而这一次同样是一样。她们所乘坐的旅游巴士,是两个人同坐一张椅子的那类,这一次,嘉明竟然坐到了蓝妮的身边,当下便把她搞得莫名其妙。蓝妮,今天打扮得真漂亮呀!他刚坐下来便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穿了一套白色牛仔裤,红色恤衫的我笑着说道:真是抢眼极了,我见到了也被你吸引了过来呢!老板,你这样分明是说我有意在抢镜头的呢!蓝妮微笑住兴他闲扯着。他听了之后,立刻就发表了一连串对抢镜头的独特意见,蓝妮无法不静听着,而他呢?一边说,一边就拥住了她。蓝妮被他这一拥搂住,吓得整个身躯也变得僵硬起来了。而他,居然还笑嘻嘻地一边讲一边用几只手指头一下一下地捏着她的手臂。有时,他又装作要伸头到窗边看风景的,乘就用手肘来碰撞蓝妮那一双饱满的乳房,登时便搞到她脸上红晕满布,而且浑身像爬满了码蚁一般不安。老板发完了他的谬论,又与蓝妮谈电影,说什幺毛片当道,叫她们这些未成年少女看戏时要小心选择。我已经十九岁了,还算未成年?蓝妮有点不大服气。你很想看毛片吗?人家既然做得出来,我为什幺不看看呢!哈!小妹妹,我叫你选择,意思是不要连拍得不好的片都去看,而是叫你必须选择好的来看呀!他吃吃地淫笑看。我那里不知道什幺好什幺不好嘛!你们这些十几岁的女孩子,正当发育的时期,个个都正当春的阶段,看看这种有性教育意义的电影,可是正常的情形来呢!当他说到最后的一句时,他还夸张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了!改天我请你看那套密室春情好不好呢?这片好看吗?好看极了!当时,蓝妮对他的提议不便拒绝,但也没有答应承,谁知,他在三天后便亲自驾驶着自己的那部白色跑车,在工厂门口等她放工了。当他轻呼着蓝妮的名字的时候,可真几乎把她吓死了!到他搂着了蓝妮的腰肢要她登车陪他去吃饭看戏时,蓝妮更是吓得面青!几时,她曾经历过这种场面呢!你怕什幺呢?我、我的这副模样,怎、怎能陪你去上街呢?蓝妮指了指自己身上的工作服。原来是这幺一件小事情!他微笑看说道:很容易便能够解决的,如果你喜欢的话,我立即便车你去买新衣服。这、这方便吗?还客气什幺!他搂紧了蓝妮的腰肢。结果,她被李嘉明半强迫地拖上了车,又被他车了到一间规模不少的百货公司,首先在时装部选了一条黑纱的长裙,然后,还被迫到内衣部去选买了黑色的乳罩及内裤。我、我本身并不喜欢黑色的嘛!初时蓝妮极其反对。如果你听我的话就包保不会错的!他又再鼓其如簧之舌说道:年纪小了点就反而应该穿得成熟些,黑裙子下面透视出黑色的内垮,这种打扮,包保你可以引死所有的男士,令他们对你另眼相看。那你的太太一定也是这样打扮的了?蓝妮有意气他。才不呢!她已经近三十岁了!可以告诉我她是怎样打扮的幺?这样才能证明你以后就是我的家人嘛!他竟然向她扮了一个鬼险。老、老板!蓝妮待他松开了手掌,望看他呐呐地问道:你、你想怎样?难道我想怎样你还会不知道吗?他一边吃吃地淫笑,一边又动手将我的乳罩解除下来。这、这怎幺可以呢!蓝妮只感到浑身酸软无力。为什幺不可以呢?可以嘛!乳罩霍一下的弹开来了,雪白饱满的双峰毕露在他的眼前,蓝妮羞得哟的一声,就像小白鸽似的赶紧伏倒在床上。何必要怕羞呢?他很有兴致。你、你不要这样望住我!好!不望你,但我要摸你!他趁势压住了蓝妮,双手向下边一捞,捞住了她那两只乳球便大力地搓捏起来。哟!不!不!好痛!哗!又实又坚又够弹力!不要!不要呀!老板!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呀!蓝妮在惊慌中大声地呼叫道:我!我还是个女呀!处女?处女可就更好了!让我今晚为你破关吧!我是豺狼,要把你这小绵羊整个地吞掉呢!哈哈!嘉明一边狂野地笑看,一边在扯脱蓝妮的内垮,当还扯到一半,他的手指已急不及待地自后边向前伸过来又摸又挖了!我拼命和他挣扎看,但我的力气又怎能及得上他呢!他摸着、挖着,还伸手扯下了自己的拉链,用他那热辣辣的一条硬物来抵住了她两股之间的敏感部位。不!不要!蓝妮知道自己处身于最危险的关头。刚才电影上也是如此做的嘛!你仔细地尝尝好了!他吃吃地怪笑看,那硬物顶撞得蓝妮更加大力了!蓝妮立时紧张起来,用力想推他开去,但他却是志在必得的,他一手扯了个枕头过来,用力地按在蓝妮的头上,掩盖住了她那绝望的惊呼叫嚷声。然后,他握住了自己那热辣辣的东西,在蓝妮那最嫩滑敏感的部位上揩呀揩的,以至蓝妮被他揩得产生出了强烈的反应!哗!你还装什幺假正经,都流出水来啦!蓝妮的心隐隐作痛,这次真的是什幺都玩完了,她竟然产生出了强烈的需求感,那地方好像很空虚,感到很需要填塞呢!大家寻欢作乐嘛!只要你好好地合作,我包保你会有说不出的活!他怕蓝妮没了气,把枕头放松了一点。这时,蓝妮对保卫自己的处女膜已感到了无能为力,况且本身亦好紧张!只是不好意思真的与他合作而已!蓝妮被他强力地扯开了一条腿,感觉到了那火辣辣的硬物顶进了一点点。她拼命紧了双腿,他说道:别这样嘛!你辛苦时我亦辛苦,那就享受不到性爱的乐趣了!你、我要你退出去!迟了!已经进来了又怎能退出去呢!他吃吃地笑看道:你如今已是我的人,应该要好好地服侍我嘛!你、你有妻子服侍你呢!男人大丈夫嘛!他傲然地顶看蓝妮说道:有本事的谁个不三妻四妾,只要我能负起你的生活便可以嘛!你这可是犯法的呢!蓝妮痛哭看说道:我还只有十九岁,在法律上还是受保护的呢!你这是在吓我吗?他气恼起来,又大力地一顶。哟!痛死我了!蓝妮只感到被他紧挤着的地方火辣辣地痛,情不自禁掩着眼睛痛哭起来。但他没有理会,又是用力地一刺。好痛!好刺痛!蓝妮又失声惊叫起来。别紧张!放松心情就不会有事的了!我、我就像被你撕裂开来呢!这样吧!你真的要与我好好台作!他喘息着说道:不然的你会更痛的。嘉明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夹住双腿。告诉你吧!他凶狠地说道:你可以去告我的,我最多是坐牢,但我以后都不会要你的了!看看你这个破了身的女人以后还怎能够嫁人。这番说话令蓝妮震惊起来,她觉他说得很有道理,她失了身,以后还怎好意思嫁人呢!而现在她的而且已经失身与他了,透过了指缝,蓝妮清清楚楚地看到他已经插进了一半,正与她的身体连结住呢!如果你听我的话!他的语气又放软了:那你以后便是我的女人,可以与我的妻子平起平坐呢!她、她不会赶我离开吧?蓝妮在绝望中似乎抓住了一条稻草。她敢?嘉明凶狠地说道:她够胆赶你我就把她赶出门口,但你也不能对她无理取闹的。那我与她同住在这间屋子里吗?当然了!难道还要另外租房子那幺麻烦吗!他说道:一人一个房间,河水不犯井水,她主内,你主外,在工厂中负起领班的责任。如、如果我将来有了你的孩子呢?这事到时先算吧!无可奈何地,蓝妮只好接受了地的安排,既然承认了自己的地位,蓝妮便抽泣着向他问道:我现在该如何做好呢?你现在也做不了什幺的!他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乖地躺在床上,接受我对你的爱情表演吧!他那又粗又长的东西此时继级向蓝妮递进着,直把她下面挤得几乎就要爆裂开来,但蓝妮自己也觉得奇怪,她竟然能够忍受住了!这个嘉明,当他那东西还只余下寸许露在外边的时候,竟然翻身躺倒在床上,要蓝妮自己想办法继续把它吞进去。蓝妮跪倒在他的腰际间,已是痛得不断呻吟看,但又恐怕他生气不再理会她,便只好用手捉住他的东西缓缓坐贴下去。每压低一分,她的痛苦便增加了一分!蓝妮从前也曾与女伴们谈起过,幻想着男女之间的事情是那幺的圣洁崇高,但如今自己尝到了,觉得竟是如比脏与痛苦的呢!他没有动弹,只是舒舒服服地躺着,并伸出双手抚弄着她的乳房,这便变成了好像是她甘心情愿地向他献身似的!看情形,你可真的是个处女呢!蓝妮忍着痛,咬着牙关说:我连男孩子都未曾认识一个,又怎会不是处女呢!我是怕你自己玩穿了呢!蓝妮好伤心:这个卑鄙的家伙,玩弄了她还要讥讽着她,真把她气得脸红耳热,但又有什幺办法呢!蓝妮觉得往后她便要靠他的了。好不容易,蓝妮的下身终于坐贴了他的腰肢,只感到她的阴道里边火辣辣似的像塞满了东西,这新奇的感受使她既惊且喜!只要你乖乖地与我合作!他伸出手来拨弄蓝妮那与他交结着之地方那柔软的纤毫,出奇温柔地笑道:以后,我会让你好好地享受到人生的乐趣!事已至此,蓝妮已经没有什幺话好说,她只是低声向他问道:现在,你还要我怎幺样做呢?好容易!他微笑看说道:你尝试一下慢慢活动,就让我这东西做一个轴心,你缓缓挺起来,又缓缓压下来。蓝妮并不否认她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得到享受,可是她实在不想在他的家里住下去,嘉明也没有办法,他的太太其实也蛮漂亮的,但他就是喜欢缠住蓝妮不放,他终于拗不过蓝妮。终于在买这房子给她,本来他不让她出去做工,但蓝妮不喜欢太闲,也不愿意完全依赖他,所以还是出去做事。现在,嘉明每个星期都来一两次,每次都和她她上床做爱。每逢过时过节,也叫蓝妮过去那边的家里,他的儿女都亲热地叫她姨。蓝妮说到这里,我插嘴道:看来,嘉明对你蛮好的,我是不应该令你做出红杏出墙的事哩!蓝妮笑着说道:你也别怪自己呀!如果我不是自己也有意思,你可以吗?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一不可再呢?蓝妮认真地望着我问道:阿陈,你觉得我的人怎样呢?我也认真地望着她说道:蓝妮,坦白说,我也和不少女人有过肉体关系,但今晚你我的欢娱,可以说是从未如此乐过!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蓝妮并不否认她精神上和物质上都得到享受,可是她实在不想在他的家里住下去,嘉明也没有办法,他的太太其实也蛮漂亮的,但他就是喜欢缠住蓝妮不放,他终于拗不过蓝妮。终于在买这房子给她,本来他不让她出去做工,但蓝妮不喜欢太闲,也不愿意完全依赖他,所以还是出去做事。现在,嘉明每个星期都来一两次,每次都和她她上床做爱。每逢过时过节,也叫蓝妮过去那边的家里,他的儿女都亲热地叫她阿姨。蓝妮说到这里,我插嘴道:看来,嘉明对你蛮好的,我是不应该令你做出红杏出墙的事哩!蓝妮笑着说道:你也别怪自己呀!如果我不是自己也有意思,你可以吗?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一不可再呢?蓝妮认真地望着我问道:阿陈,你觉得我的人怎样呢?我也认真地望着她说道:蓝妮,坦白说,我也和不少女人有过肉体关系,但今晚你我的欢娱,可以说是从未如此快乐过!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终于在买这房子给她,本来他不让她出去做工,但蓝妮不喜欢太闲,也不愿意完全依赖他,所以还是出去做事。现在,嘉明每个星期都来一两次,每次都和她她上床做爱。每逢过时过节,也叫蓝妮过去那边的家里,他的儿女都亲热地叫她阿姨。蓝妮说到这里,我插嘴道:看来,嘉明对你蛮好的,我是不应该令你做出红杏出墙的事哩!蓝妮笑着说道:你也别怪自己呀!如果我不是自己也有意思,你可以吗?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一不可再呢?蓝妮认真地望着我问道:阿陈,你觉得我的人怎样呢?我也认真地望着她说道:蓝妮,坦白说,我也和不少女人有过肉体关系,但今晚你我的欢娱,可以说是从未如此快乐过!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终于在买这房子给她,本来他不让她出去做工,但蓝妮不喜欢太闲,也不愿意完全依赖他,所以还是出去做事。现在,嘉明每个星期都来一两次,每次都和她她上床做爱。每逢过时过节,也叫蓝妮过去那边的家里,他的儿女都亲热地叫她阿姨。蓝妮说到这里,我插嘴道:看来,嘉明对你蛮好的,我是不应该令你做出红杏出墙的事哩!蓝妮笑着说道:你也别怪自己呀!如果我不是自己也有意思,你可以吗?我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一不可再呢?蓝妮认真地望着我问道:阿陈,你觉得我的人怎样呢?我也认真地望着她说道:蓝妮,坦白说,我也和不少女人有过肉体关系,但今晚你我的欢娱,可以说是从未如此快乐过!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这就是了!蓝妮说道:我也是这样的,你不仅令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而且也令我的心理得到平衡,尽管嘉明对我还算不错,但我始终忘不了他曾经XX我,逼我就犯。现在我背着他偷男人,我总算泄了恨,我心里就好过一点了。我笑着说道:你说的也有些道理,看来你今后会更会跟他生活得更和谐了。蓝妮认真地说道:不过,我仍然希望你经常和我幽会,我觉得和你偷欢比和他行房更为刺激和兴奋。还有,其实嘉明的太太也曾经有过和我同样的遭遇,她也对我说出肺腑之言。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她也需要心理平衡,不知你愿意成全她吗?我说道:我不敢说不愿意,不过我怕影响她们的家庭幸福!你不答应才影响哩!蓝妮笑着说道:你放心吧!一切我会安排,到时我也要一起玩,你等着我和玉真让你一箭双雕吧!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