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与憩小说姚瑶 暴露娇妻被调教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8日 1:43:39   图片 0 张   阅读量:69866  

那栋着名的鬼屋
这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太阳大却不热、微风四溢,四周充满活力与生气。  我像往常般的在街上散步,一下子溜进电玩场晃荡,一下子跑到书店看免费漫画,过着星期日下午懒散而且毫无未来性可言的生活。  钱包里非常欠缺厚度跟重量,只有几张证件负责撑场面。眼光掠过学生证上自己的名字——木户修,再看看照片上那张散涣没格调的脸;虽然称不上帅,总也不至於列名到丑男排行榜,总之,跟受欢迎的大情圣可说是完全无缘的五官就是了。  看看手表,这个时间同学们大概都转战到补习班去了吧?只有我一个人在街上鬼混。高三生活唯一的目的就是考上理想的大学,每个人都拼老命想让自己的偏差值下降。只有我木户修大爷一不念书二不赚钱,成天像米虫(?)般鬼混,过着混一天算一天的生活。  街上逛遍无可玩、钱包空空没马子可钓(事实是钓不上),虽然时间尚早,我还是决定回家打打电玩看看漫画。  漫步回家的路上,我理所当然的经过三丁目那栋着名的鬼屋。听说以前里头曾经发生凶杀案、死了不少人,因此诺大一栋豪华洋房就这麽荒废下来,房地产公司把价钱砍了又砍,就是无法脱手,加上欠人管理,几年下来不是鬼屋也成了准鬼屋、想不像都很难。  不过今天相当奇怪,一向挂在大门上那斑驳的拍卖木板竟然不见了。「不会吧?」我心里想着,像这种房子会有人愿意住,不是白痴就是疯子,正常的人类不可能会住进这栋凶宅里头的。  此时三丁目的尽头传来了吵闹的引擎声!来势汹汹、甚为吓人。  正当我转过头,一辆大货柜车已经停在我的面前……或者该说是鬼屋前。  在我狐疑中,货柜车的驾驶座大门已经打开,从上面跳下了一个怪里怪气的家伙。这个戴着黑墨镜的男子满头长发,身上穿着漆黑的皮大衣……虽然今天气温不甚高,却也不是适合穿这种衣服的日子。  「你、你好……」经过数秒钟的对峙,我率先软化态度向黑衣人打了招呼。  黑衣人的眼睛虽然被遮住,但从脸庞硬朗的线条、挺直的鼻梁和後博士中的双唇看来,怎样都像个美男子。听到我的招呼,黑衣人的嘴角缓缓待起一丝怪异的微笑,伸手摘下了墨镜。  「你好。」墨镜下的眼神是锐利的,就像老鹰盯着猎物那种感觉,黑衣人果然是个美男子,可是那古怪的眼神总让人觉得不太对劲。这种情形很自然的让我联想到被蛇盯住的可怜青蛙;自然的,那可怜的青蛙便是区区在下敝人我。  黑衣人用了不到两秒的时间上下打量我一阵,又在我身边绕了个圈前前後後看个够,那张英俊却犀利的脸庞上突然绽放出温馨和谐的笑容;好像一下子从地狱转到天堂般。  「你是木户君吧?」  「咦?你怎麽知道!?」  「我有个特殊的习惯,搬家之前一定会对周围的邻居做一番调查。」  「……好、好特殊的习惯……」  「人嘛……总是希望自己周围住的都是能够合得来的人不是?」  「……这倒也对……」  虽然我家其实离这里整整有半条街之远,但因为鬼屋周围本来就很荒僻,我家还真的算是「邻居」;当然这是指如果两栋房子间那片荒芜的土地都不做数的话。  「喔、……」我想说些什麽,可是突然想起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黑衣人叫什麽名字。「我叫真度狂一郎,在名上工大的化学系担任客座教授。」黑衣人似乎看穿我的想法般,主动自我介绍起来,我才知道眼前这个看来比我大不了多少岁的怪异美男子竟然是个博士!心中不由感叹老天的不公平。  我所住的这个名上町不算是很大的城镇,名上工业大学堪称是本镇最高学府,能在那里担任教授的人,我自然只有百般的敬佩。  「以前我在东大教书,可是因为厌恶那里的复杂人际关系,因此就申请来到较清静的地方任职了。」真度博士说这些话时似乎带着一点感伤,让我也不自禁同情起来,不过比起同情,惊讶的成分占了更多。从真度博士口中我才知道他不但是东大第一名的精英,而且还是拥有七个博士头衔的超级天才。他本人对这些事情毫不在意,我可是听到胃都要扭曲了。向这种人再怎麽想「清静」,也不至於要屈就在小小的名上町吧?  不过既然真度博士不说,我也不好意思多问,货柜车开进鬼屋久无人迹的後园,我们两人开始搬家卸货。说老实话,这并不是我自愿的,只是我稍嫌优柔寡断的态度似乎早被真度博士给看透,只好把恐惧收到肚里,战战兢兢的帮忙搬运货物下来。  真度博士打开货柜车後门,率先映入我眼帘的竟然是两具棺材。  「博士,这……!!」我惊讶的眼神、声音和姿势一点都没逃过真度博士的眼睛,他淡淡一笑,跃上车内蹲下开始打开棺材的锁。  「不要紧张,木户君,我来向你介绍一下我的管家——春香和琉璃。」真度博士边说边开启了两个棺盖。  「ㄔ……」两阵好像气阀放射的声音接连自棺中传出,棺材里,我看到了两个美绝人垣的少女缓缓坐了起来!!  「主人早……」春暖花开的声音从左边那个穿着黑色女佣服的黑发美少女口中吐出;她的双眸闪闪如星,娇艳可人不可方物。  「主人好……」银玲般的声响是从右边的金发外国美少女口中吐出的;语调意料之外的正确道地,一点也不像外国人。不过那头金发、绿眼和雪白的皮肤却在在证明了她绝对来自地球的另一端。  黑发的东方美少女是春香,金发的西洋美少女是琉璃,两人分别穿着一黑一白、相同款式的女佣服,看起来就像幅画般。  「好……」我讶异的说不出话来,博士却主动帮我接口道∶「好美是吧?」  我只能呆呆的点头,两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对我微微一笑,我觉得魂都飞了。  「……看你好像还是处男的样子……」真度博士的直言和敏锐的观察力让我只有红着脸点头的份。「……那下次帮你也做一个好了。」  什麽?刚刚博士说了什麽?我没听清楚?  我呆楞在当场不知所措,搞不清楚刚刚的听觉是不是有问题。博士却指挥两个女孩子开始搬东搬西了起来。  「春香,你抬这个。」「琉璃,把那个搬进去。」博士神情自在的指向两个巨大的橱柜,我确信那至少要八个大男人才有本事搬的动。  「博、博士!!」眼看春香跟琉璃真的走向橱柜,我已经把刚刚呆楞的理由忘了个精光,不由自主的叫了出来。  「怎麽了?木户君?」博士满脸狐疑的回过头看我,我却嘴巴越张越大……  春香和琉璃两人真的轻松扛起厚重的橱柜跳下货柜车,若无其事的搬进了鬼屋里头。即使我努力想说服自己刚刚一定是作梦,可两女跳下货柜车那一瞬间轮胎浮起的样子却骗不了人,我觉得我的逻辑好像一下子被打翻,过往既定的人生经验似乎滑落到深谷般。  「喔……」博士看到我张口结舌的模样,好像一下子恍然大悟过来。  「春香,柜子放下,先过来……」博士打个手势,春香顺从轻巧的放下那硕大的橱柜走过来∶「主人,有什麽吩咐吗?」宁静雅致的态度就像个白瓷娃娃般惹人怜爱。  「木户君累积太多压力,身体不适,你替他排除一下吧。」真度博士道。  「是的,主人。」春香乖巧的回应道,然後转过身走到我面前,用那柔嫩甜美的嗓音安抚我∶「木户君……主人命令春香替您排除过剩的压力,请让春香伺候您吧……」  春香款款的笑靥把我满脑子混乱都赶到了九霄云外,我就这麽痴痴的看着她在我身前蹲下,用那双柔腻的手拉开我的长裤拉炼,掏出我那处男分身,温柔的套弄起来。  真的是太舒服了!春香的双手抚摸我时,身体就好像触电般颤抖起来、血行速度明显加、呼吸急促、下半身一股热流猛的挺起。  看到这样明显的变化,春香轻声笑了起来,让我不禁感觉有点丢脸。但那双殷勤柔细的纤纤玉手巧妙的动作却不容许我临阵退缩,我硬挺的角度越来越高昂、终至完全挺立。  看到这情形,春香的樱桃小口轻轻的了上去,用她的口、舌、齿、唇轻柔的舔弄我的尖端,强烈的快感几乎要把我的脑海抽白。春香细腻的舔舐着,或而轻咬、或而含吮,两手也没清闲,巧妙的按摩着炮身、根部和两颗弹丸。  我的分身明显陷入极度强硬状态,表面布满青筋、涨的通红。春香乖巧的将整根分身一口气整个吞没到根部,用双手环住我的臀部,单纯、强烈的以口部和喉头夹吸套弄起来,而且速度越来越快,韵律一致的不断加深我的快感,直到我忍不住冲动按住她的头,春香知机的放松颈部力道,只是专心一致缩紧双颊和香舌,任由我在她的樱桃小嘴中快速抽差,直至高潮!!  一阵强烈的趐麻自尾椎窜上脑干,舒服到极点的感觉让我的分身忍不住弹跳起来,把白色的精华深深射入春香的喉咙中。自始至终春香一直没有任何不悦或逃避,温顺的把我灌入她口中的液体全部吞下,然後在我喘息当中体贴的用口舌替我清理乾净放回裤中、拉上拉炼。  我还处於恍惚的快感中不能自己,春香却已经站起身来深深对我一礼,退回到真度博士身旁,再度回复为白瓷娃娃般端庄的美少女;适才那场插曲简直有如梦幻般。  此时琉璃也站到了博士另一侧,一样也是恭谨顺从的模样。  「木户君。」「右……!!」博士的叫唤声还是一样平常,反倒我自己慌慌张张的说不出个所以然;事实上现在我也不知道该说什麽才好。  「春香跟琉璃都不是人类。」博士解说道。  「你说什麽?」我愣住了。  「她们两个都是我做的人造人。」博士示意春香背过身,把衣领拉炼拉了下来。春香纤美的背部上裹着胸罩的丝带,博士理所当然的解开,然後在春香的背上一阵摸索……  「喀啦!」一声轻响,春香的背部竟然「掉」到博士的手中,眼前的春香背部满是各种复杂的机器线路,让我看傻了眼、不知所措。  「这可是我的伟大发明之一!」博士看来很高兴的滔滔不绝起来,边说边把春香的背部还原,春香自己默默系上胸罩,拉上衣服拉炼,转过身来站着等候吩咐。  原来,我面前这个天才博士根本是个疯狂科学家!因为他的发明跟实验太过违背各种已知定律甚至人道问题,因此遭到了学术界的放逐,所谓「搬家来乡下生活」其实根本是躲躲藏藏,名上工大的教授职位当然也是伪造文书的成品,此外这栋鬼屋的地契是用伪造的银行户头买下的、货柜车也是从工厂「合法」窃盗而来,其他各种数不清的言状听的我近乎疯狂,不敢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人存在!!  「……所以木户君,当我的助手吧!不但我会做一个机器女佣给你当玩伴,我的研究成果也都让你分享哦!怎麽样,这麽好的事情天下再也找不到第二桩了吧?对吧?对吧?哈哈哈哈哈!!」卸下温文儒雅美男子面具的博士根本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我心中这麽想着。  确实我也很心动,毕竟博士的天才是不容置疑的,跟着他在一起说不定真的可以摆脱原本无聊的人生,走向不一样的那条路。博士後头的自吹自擂我完全没听进去,脑中想的都是这些有关「未来」的事。  犹豫中,我的眼神不由自主转向了春香。发觉我在偷望她的春香不一点也不像是机器人,回报我温柔美丽的甜蜜笑靥……於是我的欲望战胜理智,我堕落了。  这一天是我人生的转戾点,落日下乌鸦的叫声此起彼落,间中夹杂博士半疯狂般的自言自语,琉璃在一旁乖巧旁听,春香则跟我相视而笑。一直到很久以後我都还记得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chap。2真度邸鬼屋之谜***********************************  最近大概是欲求不满太严重了,只能靠写作纾解压力,处男真可悲呀!仔细想来,好像春天一到,我的写作欲望也相对滋长……总之,这篇前途茫茫的「长篇连载」就这样继续挤出来了第二章,祝大家看的高兴、「玩」的KKKBO。  又,後来我重看了自己写的第一章,突然发现自己都觉得写的很扯!哪有人初见面就用口交打招呼的?搞什麽嘛!                       笔者闷骚大米虫叩首***********************************  第二天,下午一放学我立刻赶往真度博士所住的鬼屋。  跑着跑着,不自觉又想起昨天铃兰柔腻的舌头,让我忍不住又产生了轻微的反应。昨天晚上睡觉至少回想了那些感觉两个小时之久,害我一夜兴奋难眠,今早到校眼圈已经黑的像头熊猫。  几分钟之後我已经接近三丁目,隐隐约约可以见到鬼屋的屋顶。如果按照博士所说的,他应该相当清楚那是一栋着名的凶宅才是,会搬进去究竟是刻意;或者只是单纯的疏忽?这就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了。  鬼屋一如往常的寂静,除了仔细点可以发现被树丛遮掩的後院多了一台运输车,依现代人自扫门前雪的态度,大概不会感到有什麽不同吧?我推开旁边的侧门走向卡车。  博士昨晚住在卡车上,据他说这栋鬼屋真的有些怪事,因此他交代我千万记得今天要来帮他……这是助手的第一件工作。我不是无神教,也不是彻底崇信鬼神的忠实信徒,对我来说鬼怪灵仙像是外星人一样,所以对鬼屋并没有刻意的排斥;虽然看恐怖片的时候我仍然常常自己吓自己。大概也就是因为这种个性,所以别说鬼屋,连比鬼屋可怖数百倍的博士我都能适应,这算不算是一种才能勒?  「哦!木户君,你来啦。」博士今天看来依然是温文儒雅的美男子;只要我不去回想他昨天伟大的演讲内容。  「来,这给你。」就在我心思刚飘回昨天,博士已经丢了一团黑漆漆的东西给我。  「博士,这是……?」我稍微翻弄了手中的东西,发现是一件伸缩布料的黑色紧身衣,穿上的话全身自头部以下完全看不到半寸肌肤,衣服上还襄满大堆的金属片。  「这是灵体隔绝服,对於超自然伤害有绝佳的防御效能。」博士不厌其烦的解说着,当然不免大盖特盖了一番。  「木户君,还记得我昨天说的事情吧?」  「,博士说这栋房子有点古怪……」  「对,昨晚我稍微探测了一下,发现里头真的有灵魂在作怪,看来是地缚灵之类的玩意,所以我们今天的工作就是——抓鬼。」  我楞了一下,虽然经过昨天冲击的会面,我已经能认可博士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怪异性格了,可是实际适应起来,可真的得费一番功夫。  「抓鬼???」我的语气藏不住满腔的疑惑。  「对呀,不然要怎麽住?」博士很理所当然的回答∶「我可不希望实验做到一半却发现某个笨女鬼半途跑出来骚扰,那会浪费我很多时间的,尤其灵体的性质对能量的影响很大,我可不希望到以後才来悔不当初。」  博士说这些话的时候,似乎同时抱怨了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想来以前他真的有受到骚扰过吧!  「废话不多说了,你先换上灵体隔绝服吧。」博士不耐烦道。  「是」应了一声,我赶忙溜上卡车的更衣室。  边脱下身上的学生服,我才想到,这衣服要怎麽穿?就在这时,隔着更衣室的门外传进来了清脆柔美的声音∶「打扰了、木户先生,琉璃来伺候您更衣。」  「哇!」随着门被推开,我本能性的惨叫起来——当然不忘遮住只剩内裤跟袜子的单薄身躯,男人的裸体真的是不怎麽悦目,尤其是在被美女观看时。  推开门进来、看到我那满脸通红、畏畏缩缩表情的正是琉璃;那有着金发碧眼,皮肤白细如雪的机器女仆。  看到我丢脸的模样,琉璃脸上露出了忍俊不住的微笑,让我更感到可耻。这时候如果旁边有马桶,我真的会往里头钻。  琉璃落落大方的拿起我放在一旁的隔绝服道∶「木户先生,灵体隔绝服必须与身体完全接触,所以请你将身上其他衣服也卸下吧。」  「琉、琉璃……」我纳纳的说着。  「是的,木户先生有什麽吩咐吗?」我非常确定琉璃脸上的微笑并没有带着嘲弄的成份,可是戏虐我的意思只怕不在少数。  「我、我知道了……可以请你出去吗,我、我一个人就可以穿了,谢谢你的帮忙。」  「这件衣服不太方便穿着,一定要有人帮忙的,木户先生。」  「是、是这样吗?……」  「请看。」琉璃用她柔嫩的双手翻弄手中的隔绝服给我看,果然接缝位在背部,而且拉炼的机构似乎有些复杂;似乎是为了防止衣服被剥离的设计,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还真的是无法穿上。  「那、这样好不好,请你先离开一下,等我穿上之後再请你帮我拉上後面拉炼好吗……」我很明白自己近乎屈服的要求是多麽没有权威性,就算是我家养的阿猫阿狗都不会鸟我半点。  琉璃听完之後嫣然一笑,放下了隔绝服退出房外,拉上门时边鞠躬边说道∶「那麽,琉璃就在门外等待木户先生的命令。」  看着琉璃关上门,我不自觉的松了老大一口气,软软坐倒了下来。只是想到琉璃还在外头等待,赶忙脱了个精光,迅速套上了灵体隔绝服。  老实说,这玩意穿起来实在很别扭;尤其还要光着身子穿。因为质料富有弹性,而且非常贴身,所以身上所有的线条全部一览无遗,如果是给美女穿上想必相当诱人(想到这里,不由自主想到铃兰跟门外的琉璃),但是给我木户修穿上……那可真是难看之至。  「我、我穿好了,可以麻烦你帮我拉一下拉炼吗?琉璃。」  「是的,木户先生。」  我背对着门,以免跨下丢人的景象尽入美女双眼。琉璃看到我背对着她,也没说什麽,便走上前来为我拉上拉炼,系上背後各种扣环。  琉璃的双手在我背上摸索,阵阵柔腻的触感也像通电般窜向我周身各处,尤其是一股热血不受控制的拥向下半身,那真是让人尴尬欲死,心中只盼琉璃千万别转到前面来。这时我真的有点恨自己干嘛穿上这玩意,下半身坚挺的象徵拜弹性十足的衣料所赐,毫不保留的展现出它威猛的风范。  「好了,木户先生。」琉璃的双手随着声音离开了我的背後,此时心中竟然不由得闪过一阵失落、却也不免松了一口气。  「谢、谢谢你了,琉璃……」脸红脖子粗的我,讲话像是挤出来的。这个时候高涨的情绪依然无视於主人的意愿兀自亢奋着,我自然不敢转过身来。  「木户先生。」  「是!有、有什麽事吗!?」琉璃平静的呼唤着我,却让我紧张万分。  「需要琉璃……帮您解决困扰吗?」  (解决?)我的脑中闪过了这个字眼,短路的大脑无法解析它的涵义。  这时那双柔软的小手从我背後环过了身前,很自然的开始抚慰我刻意隐瞒的那个部份;天打雷劈的快感不受控制的上下流窜、让我浑身发抖。  琉璃的双手巧妙的开始抚慰我的分身,丰满的娇躯紧密的挨上了我的背後,柔软的双峰挤压身体的感觉棒到无可言喻,我彷佛即将登入天堂……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