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人成网站7777视频 日日好日日碰嗷嗷嗷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8日 0:23:34   图片 0 张   阅读量:1585  

舅妈,别跑
晚上八九点钟的样子,灰色面包车停在孙家村一条靠马路的拐角,这里和两个不甚明亮的路灯离得都比较远。  马路上都没有什么车经过,这时,一辆马达声轰鸣着的摩托车转进这个拐角,坑坑洼洼的路面上颠簸前进,车灯打亮了前面的路。  一个女人从前面低着头踩着步走来。  浅紫色的上衣,黑色的裙子。摩托车打了几声刺耳的喇叭,从她身边穿过。  她放慢了脚步,后面车的轰鸣声几乎听不见的时候,她正好来到灰色面包车的旁边。  面包车里黑乎乎静悄悄的,忽然门刷的一声开了,还没等女人回过神来,就被一只手猛地拉进了车内。  “你吓死我了。”  “不是告诉你在车上等你吗?”  “我看着不是你的车”  “朋友那儿借的,我的车怕让你认出来不是?”  “那你还让我走那么老远路,直接开到门口不就得了?”  “那也不好说,咱还是安全第一。”  “呸,现在知道怕了,当初怎么那么大胆子?”  “这得问你了,谁让你这么迷人呢。”  “得了,这是上哪儿啊?”  “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你赶紧的吧,我没多少时间。”  面包车在马上了撒开了腿跑了大概有十分钟的样子,头一扭,又钻进一条小石子路里,没一会儿,路就到头了。  灯灭了,只有稀稀疏疏的月亮的光。  舅妈就坐在后座靠窗更暗的一边,从阴影里露出头来。  “怎么,就这儿?”  “想我没想?”后座的位子连在一起,地方,想必也够。  我的手伸进她的裙子里,丰满的腿细腻清凉、肉感十足。  “谁有空想你。”舅妈阻止着我的手。  索性放开手,我用极的速度把短裤脱了下去。  “那一定是想它了。”  “我谁也没想,”声音有些紧了,她又问,“这儿不会有人来吧?”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有些不耐烦,把她的手抓过来,鸡巴迎上去。  颤颤巍巍的,不知道是鸡巴的跳动,还是手的。  “它可想了你整整两天了,还不快点安慰安慰它。”  两颗手指在龟头上用力捏了一下,手掌裹着阴茎,慢慢地来回动着。  一个冲动,揽住她的腰,把她拖到光亮的一边,头枕着窗,横躺着。  舅妈的眼神像月光一样,隐隐约约,闪闪烁烁的。  褶皱的上衣衬着前胸,双腿曲起着,黑色裙子滑到腿根,露出白色的带花边内裤。  真是个动人的尤物,而突兀的鸡巴煞风景地直直立着,丑陋非常。  我把舅妈的上衣卷到胸前,稍稍拉下白色花边胸罩,衬托住浑圆丰满的乳白色奶子,两颗深灰色乳头已经在空气中翘起。  舅妈的脸色绯红,更是让人陶醉。  呼吸已经不匀称,还穿着内裤,我的手就到了下面,只拨开裤边,手指碰到肉缝口已是一片泥泞。  一条小棍子先行进入。舅妈皱起了眉,眼睛也闭上了,一脸的痛苦表情,口中呜呜作响。  前奏够了!晾着的鸡巴几乎要从马眼怒吼起来,手指乖地钻出来把内裤勾到一边。  舅妈的腿一条贴着靠背一条向外张开,半个屁股离了位子。  我半跪着弯下身,鸡巴顶到了洞口,挤开两片肥唇,一点点压进了舅妈的体内。  “”舅妈发出一声呻吟,还在体味着略嫌陌生的鸡巴在自己体内的蠕动,就被一阵突如其来地快速地抽插打乱旋律,双目张开,手掌抵在我腰上,似乎想把我推开,又软绵绵地使不出力。  “你慢点……疼。”  “怎么,这两天舅没给你松松土?好像比上次更紧了。”  “谁让你一来就这么快的?”  “舅妈,你的屄太舒服了。我一插进去,就只想要狠狠地肏你。”  “没正经,那你快点。”  “这么急着赶回去干嘛,家里又没事。今天我们好好玩玩。”  我放慢了速度,每次都挺身把鸡巴插到底:“刚还不是喊疼吗?”  “我又不是小姑娘,还怕疼?刚才是太突然了。”  “舅妈,你比小姑娘可要有味道多了,而且你下面,比小姑娘还紧。”  “别没正经,你有几个小姑娘?”  “就一个。”  “你不怕我和她说去?”  “你敢去说,我就敢认。”  “你呀,迟早出事。”这份上了,舅妈还不忘嘱咐我,“这么躺着真累,你还要多久?”  “亏我想了你两天,你就这么打发我?”  “你这样躺着试试,站着说话不腰疼。”  躺就躺,男子汉大丈夫,还怕躺着肏不成?  女上男下,虽然下面还紧紧地结合在一起,两个人却动不了了。  在这种环境下,女性的柔韧性显得如此重要,换成我躺着,能把腿分得那么开吗?  非骨折了不可!  我尴尬地坐起来抱着舅妈的腰,她的双腿现在盘在我腰上。  双手托着舅妈的屁股,我则抬起屁股把鸡巴往上顶,虽然尺度很小,湿滑温热的阴道带来的快感却一点不逊色。  舅妈也开始配合我动着,上身贴在我胸前,侧过头,和我吻在一起。  我又翻了个身,让舅妈靠在椅背上,然后双手穿过小腿勾住关节往外,这样她的双腿就很轻易地架开。  因为座位不够宽,舅妈的屁股已经落空,而双腿斜向上分开。  舅妈的阴户展现眼前,虽然还被内裤半掩着。  “舅妈,这次我快点。”鸡巴再次轻易地顶了进去,“受不了,你这个样子真骚。”  “嗯,”不知是呻吟还是答应,虽然这样还是有点累,但舅妈没再抱怨什么。  以这种姿势,舅妈柔韧富有弹性的身体随着我身体的起伏而起伏,淫靡的声音如在耳畔。  “舅妈,舅有没有这么肏过你?”我还不忘了调戏舅妈。  “嗯。”舅妈的呻吟加重了一些,像是在回答,又像是避免回答。  “肏过?”  这时候舅妈摇了摇头,咬着嘴唇。  得到这个答案,再看着舅妈的这副表情,我发疯似地一次次插入又拔出。  “舅妈,再紧,我快射了。”  此时我的动作更快,舅妈已经从背靠着弓着身子滑向一边,侧躺在位子上。  黑色裙子的下摆在交合处,闪着湿漉漉的水泽,我把她刚才滑下的上衣重新拉起,一对圆鼓鼓的奶子在上下晃动着。  “嗯……我也快来了……夹你……啊……又这么深……”  “舅妈,你真骚,啊,你的屄真紧,比小姑娘还紧,舅舅不肏,我肏你。”  “呜呜……你……坏……死了……啊……不要……再快点……要来了……”  “要射了!”  “射……啊!……射了……好多……”  舅妈低声哼着,浑身软了。她有个地方让我觉得很特别,等我的鸡巴慢慢拔出来之后,她的身体会一下一下地禁脔。  那副高潮瘫软的痴态,我永远也不舍得忘掉。  “在想什么?”舅妈有气无力地问。  “没什么,就想看着你。”  “不害臊,还没看够啊?”  “舅妈,你这么骚的样子,我一辈子也看不够。下次给你拍点照片作个纪念,好不好?”  舅妈笑笑:“你还想有下次?几点了,也该回去了。”  “早着呢,咱再说会儿话。”  “你说的没一句正经的,别不老实!”  “怎么不老实了?”  “手在干吗?”  “没干吗,给你挠。”  “不害臊,还不拿出来。”  “怕臊,能把舅妈你给肏了?”  “你就知道肏肏肏……”  “舅妈……”  “嗯?”  “听你说肏,又了。”  “你就不能正经点?别闹了。”  “谁让你这姿势这么诱人了?随便找个男人问问,不硬,肯定是性无能。”  “去你的。哎呀,真不能闹了,大海该看完电视了。”  “明天来镇上吧,秀秀去医院,家里没人。”  “我跑你那儿去干嘛,你可别太乱来,不怕被人发现。”  “舅妈看看外甥,有什么好怕的?干脆你把大海带上,你知道,大海最喜欢看电视了。”  “你还当我是你舅妈?有你这么当外甥的吗?”  “当外甥的变成这样,当舅妈的也有责任不是?明天你就好好教导教导外甥不行吗?”  “哎呀,这事明天再看吧,说不定有事呢?”  “没事一定来?”  “你呀,胆子这么大,早晚要出事。”  秀秀一大早就上医院看她爸去了,昨晚上还了车回到家的时候她都睡下了。  本来因为没和舅妈‘梅开二度’还有点未宣泄的欲望,可是看她睡得熟了,也就放弃了。  留着这点精力,等舅妈明天来了再还给她。  10点多了,舅妈还没来。我有点等不及了,刚想给舅舅家打个电话探探风,想想还是算了。  该来的总会来的,不该来的一个电话也没有用。  索性不想了,起床梳洗完了,吃了点东西。  下午1 点半,外面传来敲门声。  是舅妈。,还有大海。  三个人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我已经向舅妈使了无数个眼色了,可她偏偏像是在折磨我似地视而不见。  没办法,只好打开‘第二个锦囊’。  “走,大海,哥带你看电影去。”插播广告的空隙,我对表弟说。  除了看电视,他更喜欢看电影。这么多年的经验,绝不会有错的。  “妈,你不去?”表弟回头看着舅妈。  “嗯,你们去吧。”说完,看了我一眼。  开车和表弟来到电影院,特意挑了场两个多小时的。  大概十几分钟之后,车子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车里只剩下一个人。  “他不会回来吧?”舅妈看到进来的这个眼睛冒着绿光死死盯着自己的男人,问。  “门关着呢。”舅妈的腰落在我手上,被我慢慢推着,她的屁股贴到客厅的墙。  下面紧紧地顶着,双手把玩着舅妈的奶子。  好一会儿,她没什么动作,只是把手放我我腰上,呼吸慢慢变重。  “别这样,衣服皱了。”舅妈说,“你就不能找个舒服点的地方?”  最舒服的地方,自然是床上。做爱的另一种叫法,不就是上床吗。  舅妈已经被我脱得只剩下内衣裤,今天她居然穿着肉色的内裤和胸罩,这种在秀秀身上从来没有见到过的色彩给我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  胸罩还是那种大大的,从下面衬着奶子,看上去还有点紧。而和身体仿佛融为一体的肉色内裤也显得小巧,不像之前舅妈穿的那种肥肥大大的内裤。裤面上圆鼓鼓的,看上去又有种滑溜溜的光泽。  我的眼睛都冒了火,立刻趴上去用手掌感受摩擦着内裤那种滑滑软软又温热的美妙。  没一会儿,能感受到里面已经出水了。  我拉着内裤边,舅妈抬了抬屁股和大腿,让我一下把内裤剥了下去。  伸手进去,里面已是一片濡湿,黑黑的阴毛下露着湿润润的两片大阴唇。  舅妈居然还在这时候把腿并起来,脚尖都叠在一起。  我立刻把内裤脱下,火热亢奋的鸡巴很快对准了舅妈被我重新拉开的双腿根部,一点点插了进去。  舅妈“嗯”了一声,微微皱着眉头,望着我:“这次你先慢点。”  舅妈已经出了很多水,鸡巴在里面非常舒服地停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动起来。  “舅妈,真没想到你的屄还能这么紧,肉软软地夹着,真是舒服。”  “难道你家秀秀的里面是硬硬的?她那么年轻,还没生过小孩,能不比我的紧?”  “她的也紧,不过没舅妈你的舒服,光是停着不动,都有点受不了。”  “嗯,”舅妈不再说话,闭上眼睛,鼻子里又发出那种动人的声音。  她这次的吹水量不是一般的多,我看着交合处随着抽出带出来的白色液体都有些粘浊。  每次抽入都尽量顶到底,干了一会儿之后,我开始加快速度。  因为实在是太舒服了,一时真有点受不了,隔一会儿,我就伏下身吻上舅妈,听着她鼻子里的哼声,舅妈的舌头也热烈地回应着我。  此时我的鸡巴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和秀秀,就是和舅妈的前几次,都不像这次一样,才这么一会儿就有射精的冲动。  我停止抽送,吻上舅妈的脖子、奶子,努力让下面恢复一点平静。  “怎么了?”舅妈见下面好一会儿没动静,问,嘴角还挂着晶莹的唾液。  “今天真怪了,这么快我都要射了。”我趴下身贴着舅妈,一面开始缓缓地抽送,一面在她耳边说道。  “那你还不射?”  “这不是想多肏舅妈你一会儿吗?而且这么快就射,我怕舅妈你笑话我。”  “这事你还能忍得住啊?”舅妈在我屁股上用力地捏了一把,几乎让我把持不住,“一定是昨晚上和秀秀太疯了,你呀,要注意身体。”  “舅妈,你不笑话我,我就干脆射了。”  “射吧,我笑话你干嘛。”  我重新起身,双手撑着,猛烈抽送。  舅妈的一对奶子白晃晃地摇出迷人的肉浪,在即将爆发的一刹那,我忽然抽出鸡巴,对着舅妈的那对奶子,开始射精。  “你怎么都射在我身上了,恶心死了。”舅妈拿过床头的纸擦着精液,抱怨着。  “舅妈,刚才我差点就想颜射你,不过我怕你反应太大,只好射到半路上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舅妈似乎能明白‘颜射’的意思,“你这都哪儿学来的?”  “网上。”我看着舅妈,试探性地问,“舅妈,你给舅舅口交过没有?”  “没正经的东西,就想着这些歪门邪道。”舅妈的脸红了,看来,她应该是有过经验。  看她没有正面回答,我继续问:“你说刚才我要是不小心射在你脸上,你会怎么样?”  “我会把你这条东西割下来,扔了喂狗。”  “我不信你敢。”我说,“再说了,你也不舍得。”  “不信你就试试看。”  “你这意思是让我射你脸上?”  “不跟你说了,就知道作贱人,再这样,以后不理你了。”  舅妈手伸到后边系上胸罩的扣子,坐起身来,找着内裤,背对着我,翘起光溜溜的大屁股。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