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一张一合吐出白色浊液 红肿外翻合不拢吐出白浊

一张一合吐出白色浊液 红肿外翻合不拢吐出白浊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7日 8:45:34   图片 0 张   阅读量:4162  

黄蓉襄阳淫传5小结局
午后的阳光,照的人懒洋洋的,守备府里的卫兵杂役丫鬟,都自己找地方偷着休息去了。黄蓉忙碌了一上午,蒙古人最近暗地里请了很多高手来城里捣乱,黄蓉命令丐帮弟子加强警戒。  回到守备府,黄蓉向自己院子走去,一转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佝偻着背,扛着一担垃圾走在前面,是董老爹。  黄蓉脸一红,已经有一个月没搭理这个老头了,想想他威猛的床上功夫,还真有点怀念,可是现在在外面有鲁有脚的「骚扰」,在府里被吕家父子霸占着,晚上还要应付靖哥哥的发泄,真的没什么时间顾着董老爹了。而且,这时间一长,对他也没什么性趣了。最起码现在身边的男人都比他干净,他那里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可一想到自己堂堂丐帮帮主,被这么个猥琐的糟老头玩弄身体,还真的瞒刺激的。黄蓉不禁为自己变态的淫荡想法摇了摇头。  好在董老爹没有看到黄蓉,黄蓉偷偷溜回了院子。进了自己的屋子,吕谦已经坐在屋里等着她了。黄蓉已经习惯了:「这么早就来啦。你爸呢?」边说着,边整理自己的装备,然后开始宽衣解带。  先解开腰带,松开衣襟,走到准备好的脸盆边,轻轻擦拭自己的脸和脖子。  吕谦坐在那里欣赏着黄蓉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优美,年轻女性的身姿充满着活力:「那个老家伙被王将军请走了,所以今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黄蓉擦好脸,轻轻一笑:「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我。如果我不想,你们谁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边说边脱掉外套,露出里面贴身的肚兜,饱满的乳房将它撑的鼓鼓的,然后脱掉外裤,将衣裤整齐的放在床边。解开发髻,长发铺散开来。然后解开肚兜的扣子,一对诱人的乳房傲然挺立出来,褪下底裤,坚挺圆润的屁股,修长的玉腿,迷人的三角地带,每一都刺激着男人的神经。  一丝不挂的站在床边的黄蓉,露出少女清纯迷人的笑容,摆出一个诱人的姿势,冲着吕谦媚笑道:「你还在等什么?」吕谦感到下体硬的难受,淫笑着走过来:「急什么,咱们有一下午的时间呢。」说着,搂过黄蓉香艳的身体,上下爱抚着,低下头热吻着黄蓉的小嘴。  黄蓉扭动着自己赤裸的身体,双臂勾搂住吕谦的脖子,热情的回应着男人唇舌的略取。男人的大手用力的捏揉着她丰满坚挺的屁股,用力向外撕扯一般,露出夹缝中红嫩的小穴,手指无情的在上面抚弄并插入。热吻过后,吕谦一路攻占了黄蓉傲人的丰胸,大口吮吸着奶头,黄蓉激动地娇喘着,扭动身体:「恩~ ~ 哦~ 恩~ 呀~ 恩恩恩……哦~ 好棒~ 」  抽出满是淫水的手指,吕谦淫笑着将它放入黄蓉的嘴里,黄蓉温柔的将自己的淫液舔舐干净。吕谦淫笑道:「小婊子,真够淫荡的。来,先给我吹吹。」说着,解开裤带,褪下裤子,露出早就坚挺无比的阳具。黄蓉娇媚的瞥了一眼吕谦,小手温柔的握住男人粗大的鸡巴,轻轻撸动着,慢慢蹲下身子,先温柔的舔弄巨大的龟头,然后是粗壮的棒体,接下来,就是让肉棒慢慢的插入自己的嘴里。  随着肉棒慢慢插入黄蓉的嘴里,吕谦就感到鸡巴被一堆温湿所包裹,一条灵巧的香舌,不住的在棒体上扫过,吕谦激动地脱掉身上的衣服:「哦~ 耶~ 恩啊~ 哦~ 小婊子~ 你太会吸了,哦~ 操……哇哦~ 好棒……爽死我了,哦耶……哦~ 哦哦……」挺动下体,在黄蓉的嘴里开始抽插起来。  床上,吕谦躺在中间,黄蓉跨坐在他的身上,小穴套弄住粗大的阳具,开始狂野的驰骋,尖叫着,呻吟着,扭动自己年轻的身体,在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身上,寻找着偷情的刺激,原始的激情。年轻的身体窜动着,胸前的乳房抛动出一波波的乳浪,惹得吕谦无情的抓捏。屁股用力的坐下,让肉棒达到身体最深,然后疯狂的扭动屁股,让男人的肉棒在小穴中得意的冲杀。  又是男人最喜欢的姿势,黄蓉像狗一样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翘起,吕谦挥舞着粗大的鸡巴,从后面用力操入黄蓉的小穴,男人的肚子撞击着黄蓉丰满的屁股「啪啪啪……」狂响,在小穴中抽插一会儿,又拔出来,插入黄蓉的屁眼,两个后洞,任意的抽插奸淫,插得黄蓉又哭又叫:「啊啊啊……不行了……哦啊啊啊……呀呀呀……哦……要死了……啊啊……好爽……啊啊……用力啊……哦哦哦……耶耶……啊啊……」吕谦得意的像大将军一样,万人爱戴的黄蓉,被自己干的又哭又叫的求饶,这种满足不是一般人能体会的。虽然已经在黄蓉体内射了两次了,但吕谦的鸡巴没有一丝疲惫的感觉,依然奋力的奸淫着黄蓉的身体,现在真的不知道,到底是他在奸淫黄蓉,还是黄蓉在奸淫他了。  黄蓉吐出嘴里的肉棒,经过她的努力,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阳具,现在已经无力抬头了,就算黄蓉如何的吮吸撸动,它没有一丝反应,而它的主人吕谦,粗喘着躺在床上,酥软的没有一丝力气了,这下午干了四炮,黄蓉好像还不知足似得。以前是和父亲一起来干黄蓉,还没觉得怎么样,今天自己一人竟然满足不了这个淫妇。  黄蓉放弃了努力:「奇怪了,他父亲每次也就两回,都能把我弄的舒舒服服的,怎么这小子弄了四回了,还达不到高潮呢?看来,这床上功夫还是吕文德那家伙比较厉害。」心里想着,身子温柔的盘上吕谦的身体,就像一只乖猫咪一样。  突然黄蓉想到了什么,娇滴滴的道:「谦,你是怎么知道我和你父亲的事的?」这是黄蓉一直迷惑的事情,那个站在窗外的女人到底是谁呢。  吕谦已经干的头昏眼花了,真是累的可以了,无力的道:「还能是谁,就是小妈那婊子呗。」「四姨太?!」黄蓉一惊:「怪不得,这几天她见了我,眼神有点怪异呢。」黄蓉心中暗暗盘算着。  突然,一声洪亮的声音响起:「蓉儿!蓉儿!」  是郭靖!黄蓉觉得头皮发炸,吕谦更是如弹簧般的跳了起来,一声惊叫被黄蓉一巴掌憋回嘴里了。  声音已到院门了,黄蓉抬头一看,天色还早,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啊,现在自己跟吕谦赤裸裸的在床上,这要被郭靖看到,这还得了。  机智的黄蓉,临危不乱,一把将吕谦点了穴道塞到床下,迅速将他的衣物鞋子等东西,踢入床下,放下床幔,将床上又略微收拾了一下,然后钻入被子。  这时,郭靖已经进了屋子,一脸兴冲冲的郭靖,被眼前的景色迷惑了,只见黄蓉虽然盖着薄被,但修长的大腿露在外面,圆滑的肩膀也露着,可以肯定,这薄被下的身体应该是赤裸的,如此香艳的景色,郭靖哪里受的了,一下扑向自己的老婆。  黄蓉装作刚刚睡醒的样子:「呀~ 靖哥哥,你怎么这么早~ 啊~ 你怎么了~别急啊……啊~ 」郭靖哪里顾着说话,撩起被子,扯开自己的衣服,就压上了黄蓉的身子,他没发现自己的鸡巴是被别的男人的精液润滑后插入黄蓉的体内的,床单上精斑累累,他也没有注意,老婆的屁眼里也是湿湿的液体,他也没有注意,他只是在发泄原始的欲望,有这么个老婆再老实的人也受不了啊。  床上翻天覆地,床下的吕谦郁闷之极:「妈的,老子偷人偷成这样子。郭靖小兔崽子,你要是知道,刚刚老子正操你现在操的女人,会如何啊。嘿嘿。你尽情玩吧,反正你老婆已经被我玩烂了,就是个烂货。找机会,我找更多男人来搞她。妈的。」  发泄完的郭靖躺在一边休息,黄蓉刚刚被吕谦干的差一点点,现在被郭靖一干,还真达到了高潮满足,也无力的依偎在郭靖怀里休息:「靖哥哥,你好猛啊。」  床下吕谦听着有气:「猛?妈的,老子操你操的更猛。臭婊子,等你老公走了,看我怎么操你。」  黄蓉可不知道床下吕谦的想法:「靖哥哥,刚才那么兴冲冲的什么事啊?」郭靖还在体会刚才的激情:「哦,我刚才看到蒙古人好像在撤退,已经派人去查了。我想让你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撤退!」黄蓉又惊又喜:「真的啊?!他们走了?!战争结束了?!」  郭靖点头:「是啊。我刚才发现他们的营地非常的安静,好像是座空营呢。正派人去查呢。」黄蓉兴奋地道:「走,我跟你去看看。」  二人高兴地穿戴好衣服,走出院门,黄蓉突道:「呀,忘拿打狗棒了。靖哥哥,你等等我啊。」说着,回到屋里,拿了打狗棒,然后将吕谦从床下拽了出来,解开他的穴道,看他灰头灰脸的样子,黄蓉「噗嗤」笑了起来。吕谦一把搂过黄蓉,一通狂亲,四下乱摸,捏乳抓臀抠逼插穴,惹得黄蓉一阵娇喘,好容易挣开他的纠缠,用打狗棒轻轻敲了一下他的头,轻声道:「你还是好好回去休息吧。靖哥哥就在外面呢,我们走了,你再走啊。乖。」说完亲亲他的脸,整理好衣服,出去了。  吕谦边穿衣服边低声道:「郭靖,你在厉害,我还是照样玩你的老婆。哼!小婊子,回去休息好了,再来干你。」突然他想起了郭靖的话:「妈的,蒙古人走了?操!郭靖跟这婊子都要走了?」心中一阵失落。  来到城墙,果然远远就看见蒙古大营安安静静的没有声气,只见一队宋兵谨慎的向蒙古大营靠近。但到了营边,就不敢靠近了,匆匆撤了回来。这时吕文德跟王将军得到通报,也赶了过来。  看到吕文德,黄蓉神色略微一变,吕文德则沉稳多了,但一双贼目偷偷的盯着黄蓉的身子看。  听了回来的士兵的报告,郭靖道:「必须进去看看,才能放心。」黄蓉点头说:「恩,没错,我和你一起去看看。」郭靖想了想道:「还是我去吧,如有情况,你还能接应一下。」黄蓉只好答应。  郭靖带着丐帮的几个弟子,匆匆离去,向蒙古大营慢慢逼近。黄蓉在城墙上,警惕的观察着蒙古大营的情况。这时,吕文德突然道:「王将军,你还不准备人马,随时接应郭少侠。」王将军领命而去。黄蓉感激的看了一眼吕文德,吕文德就似浑身触电般的舒服。  又将城头的其他卫兵全都遣走:「你们都去。一定要保证郭少侠的人身安全。去快去。」眼看这城楼上,就剩吕文德和黄蓉了。  黄蓉张的看着郭靖的动向,突然屁股被一只大手用力的捏住,她知道是吕文德,四下一看,才发现只剩他们两个人了。回头道:「你干什么?讨厌。被人看到怎么办?」  吕文德捏揉着黄蓉的屁股,兴奋地道:「人我都轰走了,没我命令谁敢上来宝贝儿,想死我了。让我好好操一下。」  黄蓉被他揉的性起,轻轻捶了他一下:「讨厌。我还得看着靖哥哥呢。谁让你……让你……」「操」这个字,她还是不好意思说。吕文德淫笑道:「让我干什么啊?」黄蓉脸一红,转过身:「讨厌,不和你说了。」  吕文德淫笑着爱抚着黄蓉的身体:「你不和我说,我和你的身子说。」说着,就去解黄蓉的裤腰带。一把扒下黄蓉的裤子,从里到外。光溜溜的屁股立刻展现出来。  吕文德蹲下身体,把肥脸埋在黄蓉圆润丰满的屁股上,一通狂亲猛咬,扒开屁股缝,舔弄她的小穴及屁眼,弄的黄蓉上身紧紧靠在城垛上,娇喘连连,屁股向后翘起。  吕文德玩够了,站起身,解开官服,松开裤腰带,拿出早已经怒挺的鸡巴,对准黄蓉的淫水涟涟的小穴:「下午是不是被谦儿干过了,这么的湿。你这个小婊子,背着我偷男人,看我怎么干死了。」猛的将阳具一挺,狠狠的插入黄蓉的身体。  黄蓉「啊……」一声淫叫,任由吕文德在身后的蹂躏。  城墙下,王将军带领一百名士兵,整装待发,随时看着前方的动静,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备受他们爱戴的俏黄蓉,正光着屁股被猪一样的吕文德疯狂的奸淫着,而她的丈夫就在她的眼前,冒着生命危险去查看敌情呢。  身后男人野蛮的抽插,肥大的肚子撞击着黄蓉圆润挺翘的屁股「啪啪……」狂响,黄蓉被干的身子激烈的摇晃着,双手死死把住城垛,不敢太放肆的浪叫,但无尽的快感,正吞噬着身体,黄蓉看着郭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高潮使她忘记了自己丈夫危险的处境。  当她从高潮中醒来,看到郭靖带着那队丐帮弟子,策马回奔,一脸的兴奋和喜悦,同时,身后的吕文德一声低吼,双手紧紧卡住黄蓉的细腰,向回拉,下体用力前顶,阳具深深的插在黄蓉身体最深处,喷射出滚烫的阳精,又将黄蓉带上一个高潮。  当郭靖兴奋地上了城楼,黄蓉与吕文德已经收拾好了,郭靖没注意二人脸上激情过后的红晕:「蓉儿,吕大人,蒙古人走了。就剩了一座空营。我已经让王将军派兵占领了。战争结束了。哈哈哈」  吕文德还略有些喘:「哦,呵呵呵,结束了好,结束了好。」心中却在想:「结束了,你们该走了。那以后就没机会玩黄蓉这小婊子了。」看着,黄蓉高兴地和郭靖搂在一起,心中不是滋味,刚才还光着屁股让别的男人干,现在就装成一脸的清纯。  为了庆祝战争结束,吕文德大宴三军及众武林人士。郭靖黄蓉自然被众人众星捧月般的赞扬。很多人看着美丽的黄蓉,心中都有些不舍得感觉,纷纷上去敬酒。  黄蓉不好推辞,这让她想起第一次失身于吕文德的情景,不禁有些冲动,偷偷瞥了眼吕文德,发现他正色迷迷的看过来,脸一红,忙转过身去。  吕文德早就习惯被众人冷落,落得清闲,边喝酒边看着黄蓉。在他眼里,黄蓉是赤裸的,一丝不挂的在人群里串来串去,看的他欲火高升。心中感叹:「就这么走了,太可惜了。」暗暗盘算如何能继续玩弄黄蓉。  一顿庆功宴从中午吃到傍晚,众人才散去。郭靖黄蓉都醉了,回屋休息去了。  进了屋,郭靖借着酒劲,粗鲁的扒光黄蓉的衣服,疯狂的奸淫着黄蓉的身体,这几个月他的压力太大了,猛的放松下来,他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黄蓉美好的身体就是最好的发泄工具。他能看出那些男人盯着爱妻时脑子想的是什么,这种想法让他更疯狂刺激。  黄蓉在郭靖身下无助的呻吟、浪叫,淫荡的扭动自己青春的身体,郭靖的酒后的狂野,正好满足了她淫荡的本性,她可以放荡的叫喊、扭动身体,迎合男人粗暴的动作,表现的就像十足的妓女一样。  因为没有战事了,所以,郭靖黄蓉就可以成天在一起了。眼看就要到离开襄阳的日子了,吕文德父子两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天郭靖黄蓉正在屋里收拾东西,他们准备第二天就回桃花岛了,这时,有人拍门,郭靖走过去开门一看,是吕文德的四姨太:「吕夫人,您有何事?」  四姨太紧张的瞥了眼黄蓉,黄蓉犀利的眼神吓的她心中一紧:「啊~ 那个~听说你们明天要走了,我~ 我想让蓉儿妹妹去我那里说说话,以后不知道何年才能见了。」郭靖以为二人在以往的日子里相处的很好,所以离别前想叙叙家常呢。转头看黄蓉,黄蓉略一犹豫,点点头道:「好啊。我也有好多话要跟姐姐说呢。」笑着挽住四姨太的胳膊,对郭靖说:「靖哥哥,我去姐姐那里聊天了,如果晚了,就住那边了,好吗?」郭靖有些不舍,这几天天天干黄蓉,正干着上瘾呢,但一想,以后回桃花岛,有的是时间呢,也就同意了。  黄蓉挽着四姨太的胳膊出了院子,见四下无人,猛的一拉她胳膊,窜上了一株高树,吓得四姨太连叫都叫不出来了。黄蓉冷笑道:「托你的福啊。吕家父子是不是得感激死你了。」四姨太吓的说不出话来,脚下就是数十米高,黄蓉只要一松手,肯定死定了,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只能拼命地摇头。黄蓉恶狠狠地道:「别以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了,以为我就任由你们摆布了。我告诉你,因为他们父子伺候的我舒服,我才默许了他们的行为,哪天我不高兴了,你们吕家就会从这世界上消失的干干净净。所以,你最好忘记你看到的事情。不要以为我走了,就奈何不了你了。」抬手凌空劈向一根树杈,碗口粗的树杈「咔嚓」就断了,重重的砸在地上,激起阵阵灰尘。四姨太吓的一口气没倒上来,昏了过去。  黄蓉看着昏过去的四姨太,突然一个狠毒的想法浮现。  董老爹忙了一天,把各院的垃圾收完了,回到自己的屋子,推门一股香气传来,董老爹精神一振,冲进里屋,只见一个美貌的少妇躺在他的床上,昏睡过去了,并不是黄蓉。心中虽有些遗憾,但这美女长得也不赖啊,身体好像更有风韵呢。「管他呢,老子憋了很久了,就拿你发泄一下吧。」董老爹精虫上脑,也不管这女人的来历,脱光了衣服上了床,三两下将美女扒光了衣服,就开始野蛮的奸淫起来,可怜四姨太被干的翻来覆去,当她醒过来的时候,董老爹的大鸡巴,正在她娇嫩的小穴里奋力的冲杀,想黄蓉武功高强,都很吃力的抵挡董老爹超强的奸淫,更何况娇弱的四姨太了,被干的死去活来,昏去醒来再昏去,反反复复的被董老爹肆意的折磨。  同时,在吕文德的床上,娇媚的黄蓉,正一丝不挂的被吕文德父子夹在中间,小穴被吕文德插着,屁眼夹着吕谦的鸡巴,三人疯狂的做爱。吕家父子根本没注意四姨太怎么没回来,他们只想在黄蓉走之前,好好的玩弄黄蓉的身体,他们想尽办法奸淫黄蓉的身体。整个屋子里都是疯狂的,床上,地上,桌子上,椅子上,站着,趴着,躺着各种各样的姿势,男人的羞辱谩骂,甚至抽打掐捏,好似想把黄蓉揉碎了捏爆了般。黄蓉任由他们的蹂躏,配合着男人的动作,不论什么姿势,或让怎么做,她都非常听话的配合着,因为她知道,今晚过后,不知道何时才能再见到他们了,就满足一下他们的兽欲吧。  已经是深夜了,床上,吕家父子并头躺着,黄蓉赤裸着身体,趴着他们的下体,一手一个抓握着二人的阳具,用舌头温柔的清理着,已经干了四五次了,这父子两个累的不行了,虽然吃了壮阳药,但依然敌不过黄蓉。  其实黄蓉也很累了,小穴肿胀的有些难受,屁眼好像都裂开了似得,嘴都有些麻木了,这对父子真没把她当人,她就是他们的发泄兽欲的工具而已。看看嘴里的阳具已经无力抬头了,黄蓉扭动自己年轻的肉体,钻入吕家父子中间,左亲右吻着,像三个情人般的缠绵着。  吕文德爱抚着黄蓉的身体:「宝贝儿,你这一走,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了。你让我们怎么办啊?」黄蓉娇媚的伸出舌头,跟吕文德的舌头纠缠住,一通热吻,然后道:「也许,有天,我会回来看你的。只要你表现的够好。」吕文德痴迷的看着这小妖精,也不知道是谁征服了谁。吕谦的手指插在黄蓉的小穴里,一通扣:「小骚货,有空也去京城找我玩吧,京城有很多好玩的呢,我带你去玩。」黄蓉扭动着下体,娇喘道:「你那些好玩,还是我好玩?啊?」吕谦激动道:「什么也没你好玩!我要玩死你!」手指粗鲁的抽动起来,黄蓉一阵呻吟浪叫,一股股浪水喷射出来。  第二天,黄蓉先醒来。昨晚最后,在黄蓉的帮助下,吕家父子又硬了起来,又干了两炮,才彻底歇菜,二人将赤裸的黄蓉夹在中间,「呼呼」大睡。  黄蓉看了看身体两边的男人,一个四十左右的胖子,一个快三十的猥琐男,自己浑身被他们玩的通通透透,就连靖哥哥都不曾玩过的地方,都被他们玩的彻彻底底,黄蓉真的对自己的淫荡感到无奈,还好,今天以后,就不会再发生了。黄蓉羞羞的想着,起身穿好衣服,床上的两个男人,看来真的累的可以了,睡的跟猪一样。黄蓉走过去,在二人的额头亲了亲:「我走了。」然后毅然离开了这间迷乱的屋子。  走之前,还得去看看四姨太。黄蓉飞身来到董老爹的屋子,偷偷一看,只见,四姨太一丝不挂的像一只小猫一样,依偎在董老爹的怀里,一身的狼藉,嘴角有一丝笑容,看来昨晚被干爽了。黄蓉暗笑道:「董老爹,这就算我临走前送你礼物了哦。」  当郭靖黄蓉离开襄阳的时候,没有人送,因为谁都不知道他们何时走的。  回头看着已远离的襄阳城,黄蓉万分感慨:「一切都结束了。」回过头,看一眼郭靖,恩爱的一笑。再转头,看得跟着身后的鲁有脚,那双虎目充斥着欲望。  「啊,也许还没结束。」黄蓉暗暗地想着。一行人默默地走向远方。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一章   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在确认了自己新的班级后进入教室的我,朝着既定的座位那个方向走去。我所读的学校,在升上二年级的时候班级会变换。新班级的同学们早就已经找寻到他们的朋友,愉快地聊天。   不过,就只有我是自己一个人的。因为在一年级的时候,…

会不会太紧 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101个心情故事之五—缚爱我妈   作者:奴家 2010/01/1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爱的方式,有没有对错之分?  从没从这方面想过,直至有一个晚上电话铃声响起,打扰了我的一场好梦。  妈妈来的电话,泣诉说,她不再爱了,要跟爸爸离婚。  我认为…

上别人丰满人妻 风情不摇晃

曾茹茹,是一位性格善良温柔体贴的女人,文静的她长着一副娃娃脸,30多岁的她,看上去像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加上她比较会保养,所以皮肤很白嫩。曾茹茹不仅长着一副仙女般的脸蛋,身材也非常好,165 公分的身高,34E 的双乳走起路来总是上下微微颤动,浑圆而又…

第一狂妃 榴莲视频

第一次见到佳是在一个傍晚,她来我店里做指甲,水洗的七分低腰仔裤,股沟若隐若现,黑色紧身短体恤,举手投足会露出可爱的小肚脐,黑亮长发里藏着的粉白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大大渐变蛤蟆太阳镜,这也是我最感到好奇的,大晚上还耍帅,她当时就妩媚的靠在那,美美的,在场的…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贞观憨婿

养在少女周围,饵食就放置在少女身上,引诱雷光虫聚集在少女身体的各个敏感处一边进食一边放电。就连思考都被连续不断的暴虐快感彻底冲散,被高潮酷刑蹂躏着的少女,股间不断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液。奇面族小孩来到少女身前,开始各自在这个农场的新设施周围工作起来。给少…

19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一分钟 一本大道中文无吗

第一章 公园的凌辱魔1听到电话响起,悠子反射性地身体吓一哆嗦。(哎呀,说不定又是那个可恨的恶意电话……)最近经常接到恶意的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每次次都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悠子,二十五岁,小学教师。这时,同在老师办公室的教导主任正用好奇的…

手机看片福利盒子永久 秋霞特色在线大片

七月的台北,摄氏30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其实要不是绮丽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这时应该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头,吹着冷气,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线电视节目。真是…不过这样也好,等待多时的机会搞不好就是今天了!!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药水似…

欧美-国产-日产韩国综合 五月花电影

我租住的房子的房东是个女的,今年28 岁,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是很会打扮保养自己的,所以显得特别妩媚。这就对了,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欢被人欣赏和重情肉慾,懂得用成熟的心理体验感情,所以金钱在她们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条件。  好了,不说废话了,…

13一14处出血视频 农夫色综合

南乐中 学,是一所城中村民办高 中,我在这所学校工作了10年,我叫魏育,教数学,十几年前与妻子离异,独自抚养女儿魏婷婷,住在学校分配的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我是高 三2班的班主任,女儿婷婷已经读高 中了,而且在我的班里就读。  我跟女儿婷婷从小父女感情一…

禁止的爱善良的中文字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4

19年前!我犯了一个错,与情人生下了一个女儿叫美眉,当时说打胎,情人死活不肯,不肯怎么行,万一原配发现,我以后怎么做人,身为一个小工厂老板,管理30多个人,考虑很多因素,决定把女儿生下来,去乡下寄养!  乡下叫田蒲村,那里人朴素老实,女儿无忧无虑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