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老师当我的面脱丝袜 白浊流出来了H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7日 8:17:17   图片 0 张   阅读量:1100  

女友在我面前被强奸了
吃得太好穿得太好住得太好,但必需自由自在,不感到任何压力,不做工作的奴隶,不受名利支配,有志同道合的伴侣,丰衣足食,已经算是理想。我叫毅,是一个东北人,因为上一代的打拼,家里有着自己的生意,从小不缺钱,使得我从小对待兄弟“有情有意”,对待女人三心二意,但这一切正是我痛苦的导火索,让我随心所欲的生活了23年后,遭到了沉痛的折磨。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一段美好的恋情和一段荒唐的婚姻。2008年2月,正值过年,因为父亲有钱,在当地有很多项目,公司也算是我们这的龙头企业,所以前来送礼,希望翻年能在他这里拿些事情做的人很多,也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我第一次见到了欣,一个有些优异成绩,良好家教的在校大学生,那年她21岁。欣的出现,让我真真正正有了机会接触到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她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我立刻背着家里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每天开着车去学校找她,私底下买东西送给她的大学室友,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花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才让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我们确定关系后并没有发生关系,欣的理由很简单,从她爸爸那里了解到我是什么人,和很多女人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私生活不检点,如果我们真能有结果,她会把一切都给我。我爱欣,她带给我的许多思想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震撼的,本身空白得如同一张纸却有着自己的原则。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天只陪着她,开始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保持了距离。2011年我和欣订婚了,身边的朋友得知我订婚,非叫我出去和他们过最后一个单身夜,去的人中有个女孩叫媛,我认识的,一直都喜欢我,我也和她发生过关系,之后就没联系了,我们当晚聊了很多,她祝福我,同时也喝了很多酒,我的噩梦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欣,过来接我,我在外面喝酒,朋友还在喝,我不行了,想先走”“好的,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别再喝了”二十分钟以后,欣来了,给朋友打了招呼以后扶着我往外走,在出去的过程中我撞翻了其中一桌的酒杯。“我操,你他妈瞎了”,对眼望去是三个个子在一米八左右的大汉,三十多岁年龄,我当时已神智不清,没接他们的话,但是欣却不停的道歉。我看见三个男人的眼神不停的在欣的身上游走,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其中一个起身挡在了我们的面前,“可以,美女,敬我们一杯酒,这事就算了”,接着从后面端了一杯酒给欣,如果我清醒,本应该发现这杯酒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事后回忆,杯口还有残余的粉末,欣喝了。我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我们出了酒吧以后路过一个在建工地的时候,我后脑猛的被人打了一下,接着被人拖着进了工地,欣也被人蒙着嘴巴拖了进去。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头痛得像要爆炸一样,双手和腿被反绑在身后。而眼前的一幕让我崩溃,欣被双手被绳子捆着绑在工地的柱子上,旁边站着酒吧里那三个男人,欣身上已被脱光,挺拔的乳房和阴部的黑色阴毛就这样赤裸裸暴露在我面前,欣挣扎着,嘴巴被脱下来的内裤堵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淌。我想起来,但是用尽所有力气都无法爬起来。“哟,小子,醒了啊?你这女人长得真漂亮,她进酒吧时我们就看上了,妈的,正愁没机会干她,你这傻逼就自己撞上来了” .“求求你们,放了她,我给钱,多少我都给”。“给你妈逼,我们他妈不缺钱,就缺好穴操,你女朋友这身材真不错,长得又漂亮,只是不知道穴还不紧”。“我操你妈,你们还是不是男人?为难个女人”。“哈哈,老二,强子,那傻逼说我们不是男人,等着老子干了头炮,你们就接着来。小子,一会你好好看,等这个小贱货被我们操得哭爹喊娘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是不是男人了。”接着我看见老二和强子脱下了衣服和裤子,露出了坚挺的鸡巴,又黑又大。当我看见刚才和我说话的光头脱下裤子以后,我的心揪到了一起,太大了,起码有20厘米左右,赶上欣的手腕那么粗了。强子挺着鸡巴上去扯开了堵在欣口中的内裤,一巴掌就打到欣的脸上。“贱货,我现在要把鸡巴放你嘴里,如果你给老子含舒服了,老子一会就少干你几次,如果你敢耍花样,一会干爆你的穴”。欣还没反应过来,刚准备大叫,强子就把鸡巴一下杵了进去,我看见欣不停的干呕,口水随着强子的抽动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接着老二用手扒开欣的双腿,并用力固定好后,光头把头埋进了欣的双腿间。“呜~”,虽然嘴巴被堵住,但欣还是发出了痛苦的闷声。“这小妞好湿啊,这小穴真他妈干净,亲起来一点骚味都没有,想要了吧,等等啊,等老子嘴巴吃够了,就让你下面这张嘴也吃够我的鸡巴”。三人各司其职,我看见欣的挣扎与泪水,想喊确只能发出呜呜声。然而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光头亲了一阵以后,像拖死狗一样把我拖到欣的旁边,脸被压在了欣的肚子上。“傻逼,你不是说我们不是男人吗?哈哈,但是老子不记仇,让你看我怎么狠狠干这骚货。”接着一鸡巴掺在了我脸上,顿时的屈辱让我破口大骂。这时强子把鸡巴从欣口里退了出来,双手揉捏着欣的乳房,我看见原本丰满、挺拔的乳房在他的粗鲁揉捏下变化着各种造型。“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啊,毅救我”。“欣~欣我对不起你。你们他妈的放了她”。然而光头只是用眼睛瞥了我一样。用手扶起了鸡巴,我看见那根巨大的鸡巴在欣的穴前磨了两下,一下就进去了大半。“啊~好痛,拿~拿出去,啊~~滚开啊”。欣的乳房被强子压着,双腿被老二用力的扒开着,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欣全身的抽搐。“我操,你妈的居然是个女,怎么不给我说声,害我直接把膜给你捅破了,哈哈。呃~好紧,这骚穴箍死老子了”。这一刻,我崩溃了,是的,从小娇生惯养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痛苦,我歇斯底里的大叫。我的未婚妻,在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看着离我只有30厘米的阴道被一根巨大的鸡巴操了进去,然而这一切还在继续,还没等我回神,光头腰上一用力,把整根鸡巴插进了我未婚妻的穴里,然后开始快速的抽动,每一次抽出,都带着鲜艳的血,然而在我的眼里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我哭了……我绝望了。“爽…太爽了,鸡巴感觉要断在里面一样。我们三人今晚要玩你一个晚上,操得你一个星期都走不稳路,老二、强子,咋们多久没玩过女了?还是这么漂亮的处女。”“光头哥,咋们插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反正我是没插过,哈哈”“诶,光头,你快点,处女被你那根鸡巴这样插还不得被插死。”“嘿嘿,好好好,你们来,我休息下,鸡巴都痛了,这妞下面太紧了”。光头从欣身体里退了出来,看见那雄伟的鸡巴就那样挺立着,上面还挂着点点血丝。欣咬着牙,不吭一声,目光已经呆滞了,只是眼泪不停的流。“光头,你来压着她的腿,我出去买点东西,哈哈,强子你先上,我出去买点东西”。“老二,你这畜生又想发疯了?不过这女人不像外面那些卖的,会不会弄死她?”三人一阵荡笑,接着老二出去了,接着强子进入了欣的身体,在鸡巴插进去的那一刻,我头脑一片空白,已经麻木了。然而欣却有反应了。“啊~痛~~啊,好舒服”我惊讶的转过头去看着欣,她眼神空洞,嘴角留着口水,在那直哼哼。“哈哈,看来药效到了,妈的,我还以为没效果。小贱人,舒服吗?”欣还在做着坚持,憋着不说话。强子开始了抽插,每一下都深深的插进了欣的下体。“不说话?老子干死你,看你说不说话,看你叫不叫”。“啊~舒服啊,好…好深,痛啊”欣的下体的嫩肉被干得翻进翻出,淫水混着点点的暗红被鸡巴带了出来。强子还在快速的干着,欣也在拚命的叫着。“啊~忍不住了,我要射了。”“不要,不要在里面,出来啊”。欣用仅有的一点意识拚命想把屁股往后挪,但是却被光头拉着,随着强子的一声低吼,鸡巴深深插进了欣的阴道。强子拔出了鸡巴,累得躺在了地上。“强子,你看,处女的穴就是好,你刚才射那么多进去,一滴都没流出来,哈哈,我马上再去补一炮,看看它会不会流出来” .“你妈的你们都射进去了?还好我他妈不喜欢跟你们抢,哈哈,我刚去买润滑剂去了,我要干这娘们屁眼”。“哈哈,好,强子一边休息去”接着光头抱着欣坐在了他身上,用手扶着鸡巴插了进去。“啊~好粗,要裂开了,好长,顶到里面了”。“哈哈,喜欢吧?给光头哥说说顶到哪了?”“不知道…啊,就是好~里面”“不知道啊?不知道我就不插了,等你想到了我再操你”“不~不要,顶到子宫了,快给我”“哈哈,喂你点药就是好,这样才有情趣嘛,老子顶烂你的子宫,干烂你的穴”光头开始了大力的抽插。“舒服~啊,要死了,快狠狠的…干我~啊,要飞了~飞了……啊啊~啊。”“哈哈,这小妞高潮了,老二,快点,差你了。”“嘿嘿,来了来了”在我的惊讶中,老二用润滑剂涂满了他的鸡巴,从后面扶着慢慢挺进了欣的屁眼,穴里的棍子还没出来,屁眼里又进入了一根,欣刚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就被剧烈的疼痛弄得大叫。“好痛啊~求你,求你不要再进来了,我不行了~呜呜,求你了”欣就这样被他们折磨了一晚上,最后的结局是我看见欣的嘴里,阴道里,屁眼里都插进了他们的鸡巴。药效没过的时候是淫叫,后半夜药效过了变成了痛苦的大叫,我无能为力,除了痛苦,连愤怒的机会都没有了。光头完成了他的承诺,最后大股大股的精液真的从欣的阴道里流了出来,阴唇也肿了。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欣就坐在那儿静静的看着我,手依然被绑着,下体一片狼藉,眼神已经没有了神采。“我不想和你结婚了”这是欣当天给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身后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我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她穿上,她在那默默的哭了。最后我们依然还是情侣,并在不久后就发生了关系,欣的阴道依然很紧,但是我心里已经开始介意了。因为这事我又经常和原来那群哥们出去玩,欣也加入了,比我玩得还疯,慢慢的,身边的人开始传出欣和我某某朋友上床了类似的事,我也麻木了,她不过也是一个给我泄欲的工具而已。媛反而在这个时候和我越走越近,最终我和欣分手了,不久就和媛结了婚。事情原本应该结束,但是人生就这样,老天爷总是不停的玩弄你,在婚后的一个星期,我发现自己得了性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欣,我冲到了欣的家里,看见她洗手间全是阴部的洗护用品,我对她咆哮,骂她是婊子,自己不洁身自好,还害我也得病。欣只是默默的流泪。“毅,对不起,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我摔门而出,在治病的那段时间里,我经常和狐朋狗友出去喝酒,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碰到了强子,我消失的怒火再次点燃,和朋友把他拉出酒吧打了个半死。“哥们,别打了,发生那件事是有原因的。我们和媛认识,经常一起乱搞。有一天,媛找到我们,说你家里有钱,她想和你结婚,下半生就不用愁钱花了,但是说你有女朋友,而且快结婚了,要想办法。后来给了我们一笔钱并答应长期给我们免费操,我鬼迷心窍答应了才发生了后来的事,后来她找到我们,说她得了性病,又给了我们一笔钱叫我们消失,不然就把我们桶出来,说你家在这地方很有势力,被逮着会被打死,我们就出省了,光头和老二还在外省,我是偷跑回来看看现在风声还有没那么紧的,你放过我吧。”当时我崩溃了,放走了强子,坐在地上抽着烟,我的一个哥们走过来。“毅子,有些话我知道不该这时候给你说,因为我以为你和媛是真的幸福,但是现在我犹豫了,欣很早以前就来找过我们,并告诉了我们几个她的遭遇,觉得不想拖累你,让你这辈子都活在那晚的阴影里,求我们帮她演场戏,而你当时和媛在一起很开心,我们答应了。所以才有了后来你听到的这些事,其实我们和欣根本没什么,只有对她的同情和对你的祝福。”欣走了,申请了留学就出国了,她留给我的信里告诉我,家里那么多洗液只是觉得自己很脏,不停的想洗干净,给我一个干净的身子,她很爱我。我也和媛离了婚。没为难她,只是很平静的叫她别想打我家钱的主意,一毛钱都不会给她,现在不滚,不然我找人埋了她。仿佛一切都像个笑话,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很小。但是它有时候却可以大到毁掉两个人的一生。理想是什么?欣,我好想你!什么叫做理想生活?吃得太好穿得太好住得太好,但必需自由自在,不感到任何压力,不做工作的奴隶,不受名利支配,有志同道合的伴侣,丰衣足食,已经算是理想。我叫毅,是一个东北人,因为上一代的打拼,家里有着自己的生意,从小不缺钱,使得我从小对待兄弟“有情有意”,对待女人三心二意,但这一切正是我痛苦的导火索,让我随心所欲的生活了23年后,遭到了沉痛的折磨。这一切的开始源于一段美好的恋情和一段荒唐的婚姻。2008年2月,正值过年,因为父亲有钱,在当地有很多项目,公司也算是我们这的龙头企业,所以前来送礼,希望翻年能在他这里拿些事情做的人很多,也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我第一次见到了欣,一个有些优异成绩,良好家教的在校大学生,那年她21岁。欣的出现,让我真真正正有了机会接触到了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她很漂亮,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我立刻背着家里对她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每天开着车去学校找她,私底下买东西送给她的大学室友,但即使这样,我还是花了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才让她成为了我的女朋友。我们确定关系后并没有发生关系,欣的理由很简单,从她爸爸那里了解到我是什么人,和很多女人的关系一直不清不楚,私生活不检点,如果我们真能有结果,她会把一切都给我。我爱欣,她带给我的许多思想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震撼的,本身空白得如同一张纸却有着自己的原则。我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每天只陪着她,开始和那些不三不四的人保持了距离。2011年我和欣订婚了,身边的朋友得知我订婚,非叫我出去和他们过最后一个单身夜,去的人中有个女孩叫媛,我认识的,一直都喜欢我,我也和她发生过关系,之后就没联系了,我们当晚聊了很多,她祝福我,同时也喝了很多酒,我的噩梦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欣,过来接我,我在外面喝酒,朋友还在喝,我不行了,想先走”“好的,我现在马上过来,你别再喝了啊”二十分钟以后,欣来了,给朋友打了招呼以后扶着我往外走,在出去的过程中我撞翻了其中一桌的酒杯。“我操,你他妈瞎了”,对眼望去是三个个子在一米八左右的大汉,三十多岁年龄,我当时已神智不清,没接他们的话,但是欣却不停的道歉。我看见三个男人的眼神不停的在欣的身上游走,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其中一个起身挡在了我们的面前,“可以啊,美女,敬我们一杯酒,这事就算了”,接着从后面端了一杯酒给欣,如果我清醒,本应该发现这杯酒是有问题的,因为我事后回忆,杯口还有残余的粉末,欣喝了。我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我们出了酒吧以后路过一个在建工地的时候,我后脑猛的被人打了一下,接着被人拖着进了工地,欣也被人蒙着嘴巴拖了进去。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头痛得像要爆炸一样,双手和腿被反绑在身后。而眼前的一幕让我崩溃,欣被双手被绳子捆着绑在工地的柱子上,旁边站着酒吧里那三个男人,欣身上已被脱光,挺拔的乳房和阴部的黑色阴毛就这样赤裸裸暴露在我面前,欣挣扎着,嘴巴被脱下来的内裤堵着,眼泪不停的往下淌。我想起来,但是用尽所有力气都无法爬起来。“哟,小子,醒了啊?你这女人长得真漂亮,她进酒吧时我们就看上了,妈的,正愁没机会干她,你这傻逼就自己撞上来了” .“求求你们,放了她,我给钱,多少我都给”。“给你妈逼,我们他妈不缺钱,就缺好穴操,你女朋友这身材真不错,长得又漂亮,只是不知道穴还紧不紧”。“我操你妈,你们还是不是男人?为难个女人”。“哈哈,老二,强子,那傻逼说我们不是男人,等着老子干了头炮,你们就接着来。小子,一会你好好看,等这个小贱货被我们操得哭爹喊娘的时候,你就知道我们是不是男人了。”接着我看见老二和强子脱下了衣服和裤子,露出了坚挺的鸡巴,又黑又大。当我看见刚才和我说话的光头脱下裤子以后,我的心揪到了一起,太大了,起码有20厘米左右,快赶上欣的手腕那么粗了。强子挺着鸡巴上去扯开了堵在欣口中的内裤,一巴掌就打到欣的脸上。“贱货,我现在要把鸡巴放你嘴里,如果你给老子含舒服了,老子一会就少干你几次,如果你敢耍花样,一会干爆你的穴”。欣还没反应过来,刚准备大叫,强子就把鸡巴一下杵了进去,我看见欣不停的干呕,口水随着强子的抽动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接着老二用手扒开欣的双腿,并用力固定好后,光头把头埋进了欣的双腿间。“呜~”,虽然嘴巴被堵住,但欣还是发出了痛苦的闷声。“这小妞好湿啊,这小穴真他妈干净,亲起来一点骚味都没有,想要了吧,等等啊,等老子嘴巴吃够了,就让你下面这张嘴也吃够我的鸡巴”。三人各司其职,我看见欣的挣扎与泪水,想喊确只能发出呜呜声。然而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光头亲了一阵以后,像拖死狗一样把我拖到欣的旁边,脸被压在了欣的肚子上。“傻逼,你不是说我们不是男人吗?哈哈,但是老子不记仇,让你看我怎么狠狠干这骚货。”接着一鸡巴掺在了我脸上,顿时的屈辱让我破口大骂。这时强子把鸡巴从欣口里退了出来,双手揉捏着欣的乳房,我看见原本丰满、挺拔的乳房在他的粗鲁揉捏下变化着各种造型。“求求你们,放了我~不要~啊,毅快救我”。“欣~欣我对不起你。你们他妈的放了她”。然而光头只是用眼睛瞥了我一样。用手扶起了鸡巴,我看见那根巨大的鸡巴在欣的穴前磨了两下,一下就进去了大半。“啊~好痛,拿~拿出去,啊~~滚开啊”。欣的乳房被强子压着,双腿被老二用力的扒开着,但我还是感觉到了欣全身的抽搐。“我操,你妈的居然是个处女,怎么不给我说声,害我直接把膜给你捅破了,哈哈。呃~好紧,这骚穴箍死老子了”。这一刻,我崩溃了,是的,从小娇生惯养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痛苦,我歇斯底里的大叫。我的未婚妻,在我的面前,我眼睁睁看着离我只有30厘米的阴道被一根巨大的鸡巴操了进去,然而这一切还在继续,还没等我回神,光头腰上一用力,把整根鸡巴插进了我未婚妻的穴里,然后开始快速的抽动,每一次抽出,都带着鲜艳的血,然而在我的眼里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红色,我哭了……我绝望了。“爽…太爽了,鸡巴感觉要断在里面一样。我们三人今晚要玩你一个晚上,操得你一个星期都走不稳路,老二、强子,咋们多久没玩过处女了?还是这么漂亮的处女。”“光头哥,咋们插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吗?反正我是没插过,哈哈”“诶,光头,你快点,处女被你那根鸡巴这样插还不得被插死。”“嘿嘿,好好好,你们来,我休息下,鸡巴都痛了,这妞下面太紧了”。光头从欣身体里退了出来,看见那雄伟的鸡巴就那样挺立着,上面还挂着点点血丝。欣咬着牙,不吭一声,目光已经呆滞了,只是眼泪不停的流。“光头,你来压着她的腿,我出去买点东西,哈哈,强子你先上,我出去买点东西”。“老二,你这畜生又想发疯了?不过这女人不像外面那些卖的,会不会弄死她?”三人一阵荡笑,接着老二出去了,接着强子进入了欣的身体,在鸡巴插进去的那一刻,我头脑一片空白,已经麻木了。然而欣却有反应了。“啊~痛~~啊,好舒服”我惊讶的转过头去看着欣,她眼神空洞,嘴角留着口水,在那直哼哼。“哈哈,看来药效到了,妈的,我还以为没效果。小贱人,舒服吗?”欣还在做着坚持,憋着不说话。强子开始了抽插,每一下都深深的插进了欣的下体。“不说话?老子干死你,看你说不说话,看你叫不叫”。“啊~舒服啊,好…好深,痛啊”欣的下体的嫩肉被干得翻进翻出,淫水混着点点的暗红被鸡巴带了出来。强子还在快速的干着,欣也在拚命的叫着。“啊~忍不住了,我要射了。”“不要,不要在里面,出来啊”。欣用仅有的一点意识拚命想把屁股往后挪,但是却被光头拉着,随着强子的一声低吼,鸡巴深深插进了欣的阴道。强子拔出了鸡巴,累得躺在了地上。“强子,你看,处女的穴就是好,你刚才射那么多进去,一滴都没流出来,哈哈,我马上再去补一炮,看看它会不会流出来” .“你妈的你们都射进去了?还好我他妈不喜欢跟你们抢,哈哈,我刚去买润滑剂去了,我要干这娘们屁眼”。“哈哈,好,强子一边休息去”接着光头抱着欣坐在了他身上,用手扶着鸡巴插了进去。“啊~好粗,要裂开了,好长,顶到里面了”。“哈哈,喜欢吧?给光头哥说说顶到哪了?”“不知道…啊,就是好~里面”“不知道啊?不知道我就不插了,等你想到了我再操你”“不~不要,顶到子宫了,快给我”“哈哈,喂你点药就是好,这样才有情趣嘛,老子顶烂你的子宫,干烂你的穴”光头开始了大力的抽插。“舒服~啊,要死了,快狠狠的…干我~啊,要飞了~飞了……啊啊~啊。”“哈哈,这小妞高潮了,老二,快点,差你了。”“嘿嘿,来了来了”在我的惊讶中,老二用润滑剂涂满了他的鸡巴,从后面扶着慢慢挺进了欣的屁眼,穴里的棍子还没出来,屁眼里又进入了一根,欣刚从高潮中恢复过来,就被剧烈的疼痛弄得大叫。“好痛啊~求你,求你不要再进来了,我不行了~呜呜,求你了”欣就这样被他们折磨了一晚上,最后的结局是我看见欣的嘴里,阴道里,屁眼里都插进了他们的鸡巴。药效没过的时候是淫叫,后半夜药效过了变成了痛苦的大叫,我无能为力,除了痛苦,连愤怒的机会都没有了。光头完成了他的承诺,最后大股大股的精液真的从欣的阴道里流了出来,阴唇也肿了。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欣就坐在那儿静静的看着我,手依然被绑着,下体一片狼藉,眼神已经没有了神采。“我不想和你结婚了”这是欣当天给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身后的绳子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我捡起地上的衣服给她穿上,她在那默默的哭了。最后我们依然还是情侣,并在不久后就发生了关系,欣的阴道依然很紧,但是我心里已经开始介意了。因为这事我又经常和原来那群哥们出去玩,欣也加入了,比我玩得还疯,慢慢的,身边的人开始传出欣和我某某朋友上床了类似的事,我也麻木了,她不过也是一个给我泄欲的工具而已。媛反而在这个时候和我越走越近,最终我和欣分手了,不久就和媛结了婚。事情原本应该结束,但是人生就这样,老天爷总是不停的玩弄你,在婚后的一个星期,我发现自己得了性病,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欣,我冲到了欣的家里,看见她洗手间全是阴部的洗护用品,我对她咆哮,骂她是婊子,自己不洁身自好,还害我也得病。欣只是默默的流泪。“毅,对不起,我是个不干净的女人”我摔门而出,在治病的那段时间里,我经常和狐朋狗友出去喝酒,偶然的一次机会,我碰到了强子,我消失的怒火再次点燃,和朋友把他拉出酒吧打了个半死。“哥们,别打了,发生那件事是有原因的。我们和媛认识,经常一起乱搞。有一天,媛找到我们,说你家里有钱,她想和你结婚,下半生就不用愁钱花了,但是说你有女朋友,而且快结婚了,要想办法。后来给了我们一笔钱并答应长期给我们免费操,我鬼迷心窍答应了才发生了后来的事,后来她找到我们,说她得了性病,又给了我们一笔钱叫我们消失,不然就把我们桶出来,说你家在这地方很有势力,被逮着会被打死,我们就出省了,光头和老二还在外省,我是偷跑回来看看现在风声还有没那么紧的,你放过我吧。”当时我崩溃了,放走了强子,坐在地上抽着烟,我的一个哥们走过来。“毅子,有些话我知道不该这时候给你说,因为我以为你和媛是真的幸福,但是现在我犹豫了,欣很早以前就来找过我们,并告诉了我们几个她的遭遇,觉得不想拖累你,让你这辈子都活在那晚的阴影里,求我们帮她演场戏,而你当时和媛在一起很开心,我们答应了。所以才有了后来你听到的这些事,其实我们和欣根本没什么,只有对她的同情和对你的祝福。”欣走了,申请了留学就出国了,她留给我的信里告诉我,家里那么多洗液只是觉得自己很脏,不停的想洗干净,给我一个干净的身子,她很爱我。我也和媛离了婚。没为难她,只是很平静的叫她别想打我家钱的主意,一毛钱都不会给她,现在不滚,不然我找人埋了她。仿佛一切都像个笑话,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很小。但是它有时候却可以大到毁掉两个人的一生。理想是什么?欣,我好想你!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