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不行快拨出来我是你老师 老师突然岔开两腿坐我身上

不行快拨出来我是你老师 老师突然岔开两腿坐我身上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7日 6:56:49   图片 0 张   阅读量:2120  

纵横江湖
现在正值初秋之际,大地充满着一片肃穆之气。在熊耳山的碧烟山庄里,五名武林中颇具威望的前辈先进正围坐一桌忧心忡忡的谈论着武林大事。“如果再不想办法,只怕交欢淫教的魔掌就要伸向中原了。”发言的正是飞龙门掌门周狄,他虽然其貌不扬身材矮小,但内力充沛声若洪钟,说起话来自有一番威严。“不错!现在云南苗疆一带已成淫教的势力,我们得防患未然。”附和周狄的是一个长着鼠须的黝黑男子,此人是八仙刀的掌门陈刚,中等身材,额头两边的太阳穴微微鼓起,显见内功修为不凡。“唉~这也正是劣者邀请各位今日来碧烟山庄的目的。”说话者身着华袍,面若冠玉,便是碧烟山庄的主人刘惜。刘惜一说完,身后站着的一名美妇人接口道:“这淫教专门败坏女人清白,若不及早除去,只怕…只怕……”一想至此,实在是难以启齿。这名风姿绰约的中年美妇正是庄主刘惜的夫人王湘仪,虽然已经刻意打扮的朴素一些,但身的衣衫包着曼妙的身材,举手投足间依然掩饰不住成熟丰满的风韵。一个脸生麻子的壮汉凛然道:“放心!咱们这些名门正派齐心协力,难道还怕了他们什么鬼淫教不成!?”此人是五行拳的掌门张钦。“常老弟,对于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周狄转头向自开会以来都还没有发言的年轻人问道。这名木讷的年轻人叫常金昴,年纪轻轻便接掌了天助帮,武功与见识都是现代武林后一辈中相当出类拔萃的。“依在下之见,其实交欢神教所传播的教义乃是男女欢愉之乐,我想我们不该跟它对抗,反而要好好接纳人家才是。”常金昴此言一出,众人无不愤怒,性情暴躁的张钦正待发作,只听门外一人朗声笑道:“常贤弟说得极是。”接着,“碰”的一声,木门被踢了开来,一个书生打扮的少年走了进来,长得还颇为俊美。至此,除了常金昴之外的其余五人,心中只是暗暗叫苦,原来当那少年破门而入之时,每个人都暗自运功准备御敌,谁知丹田轻飘飘的,一口真气竟提不上来,没有了内力,功夫再厉害也要去掉七成,而且更惨的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慢慢开始起了变化。那少年抱拳做揖道:“各位前辈有礼了,在下交欢神教古陵心,特奉教主之命,诚心邀各位前辈入教。”“不知为何贵教对我们如此抬爱?”刘惜冷冷的问道。“哈!哈!昔日刘庄主在枯叶林一掌毙三枭,三十六式刘家剑横扫河北,周掌门一日内连闯观日峰十三关,飞龙神拳使的是出神入化……”接下来,古陵心将众人以前在江湖上的事迹一一给点了出来,接着道:“如此人才如果能加入敝教,那岂不是美事一桩?”陈刚又再逼问:“既然如此,为何贵教教主不亲自来邀请我们入教?这样可把人瞧的小了。”言下之意是阁下还不够份量。古陵心陪笑道:“由于教务繁忙,教主实在是分身乏术,等各位到了赤土坡总舵,教主自然给各位斟酒赔罪。”群侠表面上用缓兵之计跟古陵心闲耗,内心正在苦思脱身之道,岂料古陵心接下来的一番话把他们的希望全浇熄了。“你们也不用挣扎了,碧烟山庄里里外外的人全被我们擒住了,而你们喝的茶水里掺的是敝教的交合散功粉,想回复功力?嘿嘿……,如果三个时辰内不找人交合,只怕苦练十几年的内功就要毁于一旦了。”现在交合散功粉的药效正慢慢侵蚀着每个人筋脉,并将群侠内心深的性欲给引了出来,只是大家还在苦苦支撑,否则一有什么出轨的行径,名声就要悔于一旦了。古陵心见群侠额头上的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微微笑道:“加入我交欢神教,从此可以免去世俗礼节,随心所欲,现在如果拒绝,只怕以后诸位想要加入也没这等良缘了。”张钦越听越怒,气急之下指着古陵心鼻头大骂:“无耻邪教!少发你的春秋大梦。”古陵心看了他的长相,皱皱眉道:“以阁下的尊容只怕不够资格入教。”说完手臂一伸,竟然将这位名震一方五行拳掌门给丢了出去。他回过身来对剩下的人笑道:“快!只要完成入教的交合仪式便是我教中人,而且对象可是美若天仙的庄主夫人喔!”在古陵心一再的诱惑下,陈刚跟周狄的喉头“咕咕”做响,居然一下子同时站起身来朝王湘仪走去。“你们!”刘惜真是又急又气,没想到和自己闯荡江湖多年的好友竟然要奸淫自己的妻子,才想起身阻止,眼前一黑已被常金昴给点昏了。王湘仪见陈刚跟周狄两人朝自己一步步逼近,双眼像要喷出火来,不禁娇斥道:“别再过来,不要再过来了。”无奈药性发作,浑身酸软无力,兼之一波波的电流刺激着自己敏感的部位,内心深处竟有想要性交的渴求。像陈刚与周狄一前一后的按住了王湘仪,只听陈刚说道:“嫂子你就以大局为重吧!”说着一双骨棱棱的大手便往她的胸前袭去,没两三下便把她的上衣脱了个精光,露出两颗肥大雪白的奶子,然后双手由内而外的搓揉着,拇指并食指轻捏着乳尖。而周狄也一把脱了王湘仪的裤子,王湘仪茂密的阴毛与神秘的私处顿时一览无遗。只听周狄喃喃念道:“我有时还会梦想有这么一天,没想到梦想居然成真了。”说完灵巧的舌头就开始在王湘仪的花瓣游移,当添到阴道口时还拼命的往里钻。两人就这样弄了一会儿,王湘仪身体的防线终于崩溃,花瓣已经开始流出淫水,而乳尖也因充血而挺立,但理智却还在做最后的抵抗,所以王湘仪一直只是扭动着身躯,嘴里发出含糊“唔……唔……”般的声音。古陵心看王湘仪这样,推波助澜的道:“刘夫人如果难受的话,不如叫出声来,你丰满的胴体已经在召唤男人了。”“唔……不要……我……”王湘仪的理智已经濒临崩溃边缘,她心里明白要是放荡的叫出声来只怕就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硬是咬紧牙根希望这场恶梦能赶紧结束。随着王湘仪私处上淫水的?滥,周狄准备进行下一个动作了。“嫂子!自从你跟惜哥成亲的那天起,我就时时刻刻的想着你,想干你这身迷人的胴体。”周狄说着拉下裤子,露出了那根充血发硬的肉棍,然后对准湿润的花瓣中心,摒足腰部的力量向目标插入,王湘仪眼里含着泪水,却只能看着肉棒从龟头开始,一点一点的没入自己的花瓣内心,直到整只火热肉棒都插入自己体内,周狄并开始缓缓的抽送,王湘仪在被肉棒完全插入时,终于淫荡的呻吟了一声,两行泪水也不自禁的流了下来,是内心理智的宣告战败,也是对于自己身在江湖中无奈的表示。周狄不断地使劲将肉棒整支送入王湘仪的深处,只觉得王湘仪的私处里紧紧温热地包着自己阳具,看着眼前是梦寐以求的美女,如今却是一副渴望性交的媚态,周狄更是激动的一下一下卖力的插入。由于药性的效力达到顶点,王湘仪身体中的那股道德感及抵抗感已经完全消失无踪,她开始随着周狄一波波的攻势而蠕动胴体并且发出淫荡的呻吟。“嗯……好……好舒服喔…………用力……再用力的插……喔……”而另一边陈刚用他灵巧的双手揉捏着耸立的乳头,温热的嘴唇塞住了王湘仪浪叫的樱桃小嘴。“嗯……唔……”王湘仪一边呻吟同时也伸出右手隔着裤子抚摸陈刚挺直的肉棒。“好嫂子……亲嫂子……你的小穴好…好紧啊……我…我快……喔……”周狄由于习武之故禁欲已久,加上对于房事已不如年轻之时,抽送没有多久便泄了精,坐倒在一旁气喘如牛的。而王湘仪也已经香汗淋漓,此外不断流出的淫液和着精液早已黏答答地贴在大腿内侧了。陈刚见周狄这么不中用,居然安慰王湘仪道:“嫂嫂别恼,待会儿等小弟让你快活。”说着便以69的姿势将鸡巴塞进她嘴里,然后舔舐那刚交合过五味杂陈的阴户,还不时用手指对着王湘仪的洞穴一来一去的搓弄,使王湘仪原来张开的两腿深处感到一阵阵触电般的快感。“嗯……嗯……唔……喔……”王湘仪热烈的吸吮着陈刚一进一出的阳具,而陈刚挑弄阴户的快感从两腿传来,迅速传遍王湘仪全身。陈刚双手拨弄着阴唇,舌头像泥鳅般的乱游乱钻,游到了桃源洞时更是拼命的钻了进去。交战了一阵,王湘仪身子一弓,终于泄了阴精。陈刚“嘿嘿”淫笑数声坐起身来,然后抱着王湘仪软弱的娇躯,王湘仪面对陈刚修长的大腿跨在他阳具两旁,陈刚不再客气,一口气将火热的肉棒插入王湘仪的花瓣。“噢……噢噢……啊……干死人家了……喔……”王湘仪扶着陈刚宽厚的肩膀,开始一上一下摆动着身躯,湿润的阴户吞吐着凶猛的肉棒带给她欲仙欲死的快感。陈刚感受到王湘仪的蜜穴一张一合的吸着鸡巴,在高度的兴奋下发出如兽性般的吼声。“喔……嫂嫂……我真想这么天天玩弄你的肉体……喔……”陈刚忘情的喊着。“别……别要这么说……先享受现在……喔……噢……美死了……啊……”王湘仪激烈淫荡地摇着她的蛮腰,沉浸在性欲中的她早将道德贞操抛到了九霄云外。而两人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使得昏迷的刘惜悠悠转醒,双眼一睁,妻子与好友火辣辣的春宫秀整个映入眼廉,无奈穴道被点动弹不得,不由得气炸了肺,双眼暴出杀人般的凶光。在一旁观赏的常金昴发现刘惜转醒,笑嘻嘻的喊道:“刘夫人啊!你相公醒了喔!卖力一点,别教他失望啊!哈……哈……”王湘仪一听,瞥见刘惜那双怨毒的眼神,道德感顿时又涌上心头,奈何一波波的快感冲击着自己全身,她只能可怜的恳求道:“惜哥……别看了……求求你……啊……别看了……喔……”而陈刚心想反正跟刘惜结仇是结定了,反而更是专心的抽送着阳具,没多久,王湘仪弓起身子,再次感到高潮即将来临。“啊……快要……快要来了……哦……哦……啊……”陈刚有意再拖延性交的时间,因为他知道以后也不知还有没有这种机会,于是在王湘仪快到高潮的时候,又把阳具给拔了出来。“啊……怎么了……人家还要……嗯……”王湘仪娇媚的乞求道。“嫂嫂放心,马上就让你舒服喔!”陈刚让王湘仪趴在桌上,换了一个老汉推车姿势,接着手扶好龟头,先是磨了磨阴唇,然后一口气整根插入。“噢……好爽……呼……快搞人家嘛……唔……”王湘仪的性欲似乎又多了一分敏感。陈刚丝毫不敢怠慢眼前这位美淫妇,手扶着那纤细的蛮腰,便摆动腰部开始由慢而快的抽送,一下下激烈的碰撞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干得王湘仪浪的直叫:“啊……啊………爽死了……啊啊……嗯嗯……啊……啊……深一点……啊啊……不行了……啊……太……弄死人了……啊啊……要…要泄了……啊……啊……唔唔……啊啊……啊啊……阿刚……阿刚的……鸡巴……太……太厉害了……人家……太……太爽了……要死了……啊……再……再来啊……喔……”耳边听着王湘仪的浪吟,流了满身大汗的陈刚就像一只发狂的野兽,抽送的更是卖力。“啊……啊……要受不了了……喔……要……要丢了……啊……”王湘仪激动地双手抓着桌缘,一阵快意传向下体,就快要泄身了。“嫂嫂,我也要出来了,噢……噢……”陈刚狂叫道。在激情之下,陈刚的阳精尽数的射进了王湘仪体内,王湘仪也随之达到了高潮。完事之后,陈刚瘫坐在一旁喘着大气,全身酸软无力的王湘仪则是干脆躺在八仙桌上,胸前的两座玉峰随着呼吸一起一落的,煞是好看。古陵心击掌道:“来人啊!请刘夫人下去好好休息。”说完门口出现两名身穿桃红衣衫的年轻女子,其中一人拿着一件大青袍给王湘仪披上,然后扶着她出去。在王湘仪离开之时,众人皆听见了一阵轻微的啜泣之声。王湘仪一走,刘惜立刻破口大骂:“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有种的,光明正大打上一场,别用下迷药这种下流的手段。”古陵心笑道:“刘庄主不愧是位顶天立地、毫不怕死的好汉,不像有人为了生存,连好友的妻子都能奸淫,来人啊!带刘庄主下去,他是我们交欢神教的贵宾。”说完又有人来把刘惜给带了出去,刘惜虽无反抗之力,嘴里却依然大声咒骂直至声不可闻。古陵心这番回答将周狄及陈刚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周狄恼羞成怒道:“哼!我们二人加盟贵教之事,希望你可不要忘了。”只见古陵心看着周、陈二人笑而不答,常金昴已知其意,说道:“像你们这等贪生卖友之人又怎能加入我交欢神教?”“什么?”周、陈二人同时叫了出来。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一章   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在确认了自己新的班级后进入教室的我,朝着既定的座位那个方向走去。我所读的学校,在升上二年级的时候班级会变换。新班级的同学们早就已经找寻到他们的朋友,愉快地聊天。   不过,就只有我是自己一个人的。因为在一年级的时候,…

会不会太紧 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101个心情故事之五—缚爱我妈   作者:奴家 2010/01/1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爱的方式,有没有对错之分?  从没从这方面想过,直至有一个晚上电话铃声响起,打扰了我的一场好梦。  妈妈来的电话,泣诉说,她不再爱了,要跟爸爸离婚。  我认为…

上别人丰满人妻 风情不摇晃

曾茹茹,是一位性格善良温柔体贴的女人,文静的她长着一副娃娃脸,30多岁的她,看上去像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加上她比较会保养,所以皮肤很白嫩。曾茹茹不仅长着一副仙女般的脸蛋,身材也非常好,165 公分的身高,34E 的双乳走起路来总是上下微微颤动,浑圆而又…

第一狂妃 榴莲视频

第一次见到佳是在一个傍晚,她来我店里做指甲,水洗的七分低腰仔裤,股沟若隐若现,黑色紧身短体恤,举手投足会露出可爱的小肚脐,黑亮长发里藏着的粉白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大大渐变蛤蟆太阳镜,这也是我最感到好奇的,大晚上还耍帅,她当时就妩媚的靠在那,美美的,在场的…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贞观憨婿

养在少女周围,饵食就放置在少女身上,引诱雷光虫聚集在少女身体的各个敏感处一边进食一边放电。就连思考都被连续不断的暴虐快感彻底冲散,被高潮酷刑蹂躏着的少女,股间不断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液。奇面族小孩来到少女身前,开始各自在这个农场的新设施周围工作起来。给少…

19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一分钟 一本大道中文无吗

第一章 公园的凌辱魔1听到电话响起,悠子反射性地身体吓一哆嗦。(哎呀,说不定又是那个可恨的恶意电话……)最近经常接到恶意的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每次次都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悠子,二十五岁,小学教师。这时,同在老师办公室的教导主任正用好奇的…

手机看片福利盒子永久 秋霞特色在线大片

七月的台北,摄氏30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其实要不是绮丽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这时应该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头,吹着冷气,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线电视节目。真是…不过这样也好,等待多时的机会搞不好就是今天了!!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药水似…

欧美-国产-日产韩国综合 五月花电影

我租住的房子的房东是个女的,今年28 岁,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是很会打扮保养自己的,所以显得特别妩媚。这就对了,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欢被人欣赏和重情肉慾,懂得用成熟的心理体验感情,所以金钱在她们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条件。  好了,不说废话了,…

13一14处出血视频 农夫色综合

南乐中 学,是一所城中村民办高 中,我在这所学校工作了10年,我叫魏育,教数学,十几年前与妻子离异,独自抚养女儿魏婷婷,住在学校分配的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我是高 三2班的班主任,女儿婷婷已经读高 中了,而且在我的班里就读。  我跟女儿婷婷从小父女感情一…

禁止的爱善良的中文字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4

19年前!我犯了一个错,与情人生下了一个女儿叫美眉,当时说打胎,情人死活不肯,不肯怎么行,万一原配发现,我以后怎么做人,身为一个小工厂老板,管理30多个人,考虑很多因素,决定把女儿生下来,去乡下寄养!  乡下叫田蒲村,那里人朴素老实,女儿无忧无虑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