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捡筷子 我故意把腿分大点 我被公睡做舒服爽

捡筷子 我故意把腿分大点 我被公睡做舒服爽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6日 8:22:04   图片 0 张   阅读量:1230  

全家乱
话说从前,贤明天子在位,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大间城中,有一富农,姓吴名赖,娶妻牛氏。吴赖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叫吴词,女儿叫吴辽。吴辽年纪稍大,长得虽非沉鱼落燕,却也称得上花容月貌。这户家庭,家富人健,有子有女,本应算完美之家了。可是事情并非如此。单说这吴辽,却有一样毛病。就是见不得男人女人在一起,见到了就醋性大发,人送外号糖醋排骨。这糖醋排骨到了十八岁,情逗窦已开。一日在家洗澡,为了洗干净下面,她便用手使劲揉搓那里,没想到有一种奇异的特舒服的感觉从那里产生,随即传遍了全身,并且那种舒服感觉越来越强烈,使她没法把手从那里移开,反而愈加用力揉搓那里,不一会儿,舒服的感觉达到了顶点,身体像是飘在空中腾云驾雾的感觉,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一种极度的舒中,她虚脱地坐在了浴盆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舒服感觉慢慢消失,她才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原来人体还有这么奇妙的感觉!之后糖醋排骨便疯狂地迷上了手淫,她基本上每天都要手淫,最多的一次可能一天手淫了二三次。一日,吴辽在家看金梅瓶,看着看着,不觉得浑身又火热起来。她捏手捏脚的来到厨房,拿了一根茄子又来到卫生间,脱下内裤,扒开自己的肉瓣儿,啊,小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张开了一个大口。她先用手揉动阴蒂,啊,太了,好刺激啊,不一会儿她就来了一次高潮,借着流出的阴水她把茄子缓缓地插入阴道,啊,更刺激了,她不断的旋转着,不断的一进一出,啊,她兴奋的把一条腿搭在凳子上,一只手不断的揉捏着阴蒂,不一会儿,她感觉到小穴又憋的不耐烦了,一股股的爱液如同汹涌的波涛,强有力的迸发出来。她加速抽插着,一次又一次的让她达到高潮,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大腿以下由于感的刺激,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她再也坚持不住了,瘫坐在马桶上,茄子还插在阴道里边,只漏出来一个小头,整个下体已经变得通红,小小的肉瓣儿也在一张一合的,阴毛上不知是水还是爱液,已经完全湿透了,软绵绵的趴在我雪白的小腹上。就这样,糖醋排骨常常自娱自乐。由于她瞎吃醋的毛病一直没好,因此一直嫁不出去。在她24岁的一个早晨,她吃过饭,就去找母亲说话。突然听到母亲房中发出一阵呻吟声,这倒激起她的好奇心了,她偷偷地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爹妈在干那档事,爹先是双手不停地在妈身上游动,接着一只手已经往她的裙里进攻了,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仍是不停搓揉着乳房,看妈的表情很有经验,配合着他手部的动作,不停地发出呻吟的声音,爹的手在她的裙子里,从糖醋排骨这个角度中并不能看见裙子里的状况,不过能够能清楚的看见裙子上下起伏不停地摆动着,大概是用手指在做吧?从裙子往下看,内裤都已经拉到小腿边了,不过并没有脱下来,妈突然一声尖叫,看样子那个爹已经受不了了,先是把妈那双美腿搭到自己的肩膀,很快的拉开拉练将他的家伙拿了出来。哇,这倒是糖醋排骨第一次亲眼看见男的那家伙,看着他的底下的头不停的摆动,似乎是在找寻最好的进攻路径,发红的龟头和粗壮的阴茎,没想到这爹外表看起来并不起眼,可是里面的家伙却是这么雄壮,突然糖醋排骨的内裤感到有点湿湿的,原来她也已经受不了了,爱液也是不停的涌出。这时她的手已经不能接受控制,很自然地就撩起我的裙子,往里进攻了,这时候另外一边的他们,妈妈从刚刚的尖叫转为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呻吟,而爹双手拉着她的美腿,腰部则是不停的前后冲刺,看样子已经插入了,看那妈的脸部表情愈来愈陶醉,可是却又一直不停地喘息尖叫,真的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不过爹倒是满努力让她得到满足的,腰部的运动越来越快,也不晓得是爹配合着妈的呻吟来上下进出,还是妈配合着爹前后冲刺而不停地喘息,不过糖醋排骨这边也不闲着,三根手指已经完全插入了,也是不停地进出冲刺,不过不能像那妈一样发出声音来,要不然可能会被发现,一边不停地听着妈尖叫喘息,爹也是持续不停的往里冲刺,而女儿的手指动作也已经越来越快,似乎三个人都会同时到达高潮。突然爹闷哼一声,只看见他紧急地将他的阴茎抽出,一边用手仍是不停地在套弄阴茎,从阴茎头部激射出乳白的液体,妈也一脸陶醉的样子,而女儿的动作也在他们互相整理对方的衣物时停止,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悄悄地离去。老实说糖醋排骨是很想多看两眼的,但她担心会被发现,毕竟她还从来没和男人做过这种事,便赶快回家了,不知是兴奋?紧张?还是跑步的关系,她感到脸上一阵阵的发热,脑海里全是刚刚父母做爱的镜头,尤其是父亲那根雄伟的武器……躺在床上,糖醋排骨仍在回想那情景,她再也忍不住了,把三角裤和上衣脱去,才发现她的身体早已迫不及待的湿润。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秘是一片泛滥。她用手指沾了沾淫水开始在小核核上抚摸,脑海中幻想着男人雄伟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快速地插动,快感同时有如浪潮般得袭上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她的肉体及脑海。那种无比的快感使她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她感到子宫在不断的收缩,她加强了手的力量,也更加快了在核上圆周运动的频率,终于在似乎快要晕过去的情形下达到了高潮。从这以后,糖醋排骨就想出嫁。她坐着轿子到找合适的男人,有倒是有一个,可这人不知其意,难解风情,两人什么都没说就闹翻了。一日,吴赖经过糖醋排骨的闺房旁,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呻吟声。吴赖心中一动,他偷偷的推开窗户,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女儿坐在椅子上,衣服已经解开,丰满的乳房坚挺着,雪白光滑。粉红色的乳头若隐若现。她一手抓着乳房,一手伸进内裤中,屁股扭动着。她满脸涨得通红,双眼微闭,樱桃小口半开半合,发出令人消魂的叫声。吴赖裆内一紧,肉棍早已挺起。他欲火大涨,心中思量:女儿终究要嫁人的,与其让李实快活,不如自己先受用受用!于是,他轻轻推开闺门,迈进房中,转身把门关上。糖醋排骨听到关门声,大吃一惊,睁开双眼,只见其父吴赖正站在面前,两眼死盯盯地看着她。不由心中慌乱,连忙拉拢衣服。吴赖颤声说:“孩……子,别……别怕,没人看见,你年纪大了,有需要这很正常,老父可以满足你。”说着,老畜生拉开女儿的衣服,轻轻地抓住女儿丰满的乳房,他有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慢慢地抚摸起来。糖醋排骨不禁轻轻叫了一声,她挺了挺胸膛,马上又害羞得低下头,心中又喜又怕。口中轻喊:“不要,不要……”吴赖又颤声说:“孩子,没……没事的,我们只要不生小孩就没关系。”他伸出另一只手,伸进了女儿的内裤中,他探索着。女儿把双腿得紧紧的。老畜生心中一急,他抱起女儿,一手拉下她的内裤。他把女儿放在床上,两手分开女儿的双腿,口中轻呼:“孩子,别怕,爸爸不会弄痛你的,只要你听爸爸的,爸爸会让你很舒服。”糖醋排骨抓来被子,盖住了脸,下身任由吴赖抚弄。吴赖见女儿下身早已湿透。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阴唇,又用大拇指压住阴蒂,来回转动着。还没转动几下,阴唇的缝中又往外流蜜汁了。老畜生知道时机已到。他马上脱下裤子,将肉棍抵住女儿的阴唇,龟头沾上的蜜汁,他用龟头碰触着阴蒂,被中顿时传出女儿轻轻的呻吟声。老畜生把女儿的蜜汁涂在自己的肉棍上,他分开女儿的阴唇,将肉棍插了进去。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轻叫,已经是一个26岁的大姑娘了,自然不会痛的。老畜生抓住女儿的双膝,把肉棍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龟头传来的难言快感,让他不能稍停下来,抽插了百来下,女儿消魂的叫声渐渐响亮,她扭动着身躯,坚挺的双乳乱颤,老畜生双手放下膝盖,抓住雪白的双乳,乳头早就坚。他双手抚摸着乳房,肉棍尽情地抽插着,糖醋排骨拉开被子,大声的呻吟突然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不断摆动的腰部,颤抖连连,香汗淫水同时齐喷。强烈的高潮令她身心畅快,几天来的抑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大解脱。慢慢消化完高潮的馀韵后,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老畜生见女儿给自己顶得像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风凛凛,干得更劲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阴茎顶到尽头,恨没能把两颗睾丸也一起挤进迷魂洞里,净管不停地重复着打桩一样的动作,让小弟弟尽情体味着无穷乐趣,希望一生一世都这么抽插不停,没完没了。糖醋排骨毕竟是初经房事,不经连连呼痛,吴赖才慢下速度,继续抽插着。他见女儿已达到高潮,就把肉棍拔出,自己用手套弄着,然后,他把精液射在了地上。他紧紧地抱着女儿,俩人在床上躺了会儿,糖醋排骨怕被人发现,连忙叫父亲起床,老畜生这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离开女儿的闺房。糖醋排骨也穿好衣服,心满意足地坐在房中,再也不去想李实了。从此,吴赖就经常和女儿在一起做爱。一日中午,吴赖全家吃完饭,糖醋排骨盯着父亲看了一眼,就起身回房。吴赖已知其意。他假装出外溜哒,转身就偷偷溜进女儿闺房中。这时的糖醋排骨已是欲火高涨,她扑进父亲的怀中,双乳紧贴着老畜生的胸膛,一手就抓住老畜生的肉棍。这回却事不如人意,肉棍竟然软绵绵的。原来吴赖昨晚刚和老婆牛氏玩过,毕竞年事已高,此时难能挺得起来。糖醋排骨端来一张椅子,让父亲坐下,然后解开他的裤子,把肉棍含在嘴里吸吮起来。肉棍渐渐膨胀起来,糖醋排骨急忙脱下自己的衣裤,她的下身早就湿漉漉的。她让老畜生坐着不动,自己急忙分开阴唇,将小洞套在父亲的肉棍上。女儿发出舒服的叫声,她双臂放在父亲的肩膀上,双手抓住椅背,全身用力,忘情地做着上下运动。她那丰满的双乳高高挺起,在父亲的脸旁边尽情地抖动着。吴赖抱着女儿的屁股,使劲抓捏着,他张开嘴,将女儿的乳头含在嘴里。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叫声,居然忘了家中有人。事也真巧,吴赖的儿子吴词今天也正好在家,他刚吃完饭,以为父亲出去溜哒了。就来找姐姐说话。还没到闺房前,一阵纵情的呻吟声就传来了。吴词大吃一惊,他三步并作俩步,来到姐姐的闺门前,呻吟声更响了。吴词左右一看,窗户和门都关着。吴词就凑到门缝中往里一看,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向道貌岸然的父亲居然和美丽的姐姐在乱伦!姐姐使劲地扭动着身子,双乳乱颤,不知羞耻地叫着。父亲仰着头,痴迷地看着姐姐涨红的脸庞。姐姐满脸兴奋,正享受着高潮。吴词的心不由狂跳起来,急忙闭上眼睛。他转过身子,四下看了一下,母亲外出串门了,家中并没有别人。吴词松了口气,他心中想道:既然没别人知道,那就没事,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做这种事。不过姐姐也真诱人,难怪父亲会动心。不好,万一有人来找姐姐那怎么办呢?吴词飞快地跑到大门前,他轻轻地关上大门,上了锁。他心想:这下没事了,姐姐真美啊!父亲真幸福,居然能和姐姐乱伦,——既然没人知道,我就去看看又如何!吴词本是一无耻之徒,心念已定,他就轻手轻脚跑到闺房前,凑到门缝中看。正在这时,“呓呀”一声,吴赖打开了门,四目对视,两人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究竟是吴赖年纪大,他见事已败露,就故作正经地说:“吴词啊,你……你也在家啊,你看……见了吧?其实这没什么,只要是男女就都行,你进来,你进来。”吴词犹豫了一下,心中想见见姐姐,就走了进来。糖醋排骨正躺在床上休息,还没穿衣服呢!突然听到俩个男人的脚步声,不由大吃一惊,心中害怕,她急忙张眼一看,原来是弟弟,不由羞得满脸通红,想说句什么,又没话好说,只得转过脸去朝里躺着。吴赖坐到他原先的椅子上,他让正不知所措的儿子坐在凳子上。“儿子啊,你姐姐年纪大了,这你知道的,姑娘家到了这年纪,就会有这需要的吗!”“对……对,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吴词,人到了这年纪,如果不做这事,对身体可不好啊!”吴词心中不信,不过他知道父亲说这话的目的,于是应声道:“我知道,有这回事,那会生病的。”“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可得多陪陪你姐姐,我先走了,你们姐弟多聊会儿吧。”吴赖飞快地站起身子,走出闺房,随便带上了门。他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想到:只要他们也上了床,那吴词再傻,也不会把事情告诉他妈。于是他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继续去溜哒了。吴词站在房中,见姐姐许久都没转身,就说:“姐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糖醋排骨怕吴词告诉妈妈,就说:“你……你有什么事真这么要紧吗?就……就不能……多陪姐姐一回儿吗?”“我也没什么大事……”“你可不能弄痛我。”糖醋排骨飞快抢着说。这么明显的勾引人的话吴词难能听不出来。他几步跨到床边,拉下姐姐的被子,一双雪白的乳房呈现于眼前,小畜生一把抓住姐姐的乳房,由于太用力了,糖醋排骨不由发出一声痛呼。小畜生一听,知道太用力了,他就轻轻地抓着姐姐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软绵绵的,小畜生双手齐用,一手抓着一个,他尽情地捏着,按着。他用双手捧住姐姐的一个乳房,轻轻地按着乳房的根部,他来回卷着圈,又像他父亲一样,伸出舌头,舔着姐姐的乳头。糖醋排骨觉得乳头挺挺舒服的,不由欲念又起,她怕再被别人发现,就对弟弟说:“你不要急吗,先去看看门关好了没有。”小畜生难舍得离开,他说:“大门已经被我关好了,别人进不来。”“那你把闺房门关严吧。”小畜生急急忙忙地关严闺门,又来到床边,只见姐姐已用被子盖好胸膛,上身虽然盖好了,下面却露到了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滑圆润,两腿之间,有一簇黑黑的毛。吴词把手放在姐姐圆润的大腿上,他慢慢地向上滑,手滑到了大腿根处,他轻轻地抚摸着黝黑的毛,然后伸出中指,向两腿之间探索着,他用中指抚摸着姐姐的阴唇,然后分开阴唇,他将中指伸进姐姐的阴道中,阴道滑滑的,他里外探索着。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呻吟,听得小畜生心摇神荡,他一手抬起姐姐的右腿,把它放在肩上,另只手用中指飞快地插着姐姐的阴道,他又用大拇指一会儿碰着姐姐的阴蒂,一会儿又碰着姐姐的菊门,阴道越来越湿润了,姐姐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了,小畜生急忙脱下裤子,他把姐姐转了半圈,使她头朝床里,屁股朝床外,他把姐姐的双腿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半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肉棍插进姐姐的阴道。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呻吟声,她索性拿开被子,光着全身,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小畜生见姐姐如此动情,他用力地将肉棍顶到阴道里面,拼命地插着,他将手放在姐姐的阴蒂上,来回按摸着,插了百十来下,肉棍上一阵热流涌来,精液就象离弦的箭一样,喷进了姐姐的阴道。糖醋排骨虽然与老畜生经常做爱,但老畜生怕女儿怀孕,都把精液射在地上。这时突觉阴道中一股热流涌来,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从下身传遍全身,她瘫软地倒在床上,全身酥软,半天都起不来。从那以后,糖醋排骨经常瞒着母亲,与这两畜生乱伦。话说从前,贤明天子在位,天下太平,百姓安乐。大间城中,有一富农,姓吴名赖,娶妻牛氏。吴赖膝下有一儿一女,儿子叫吴词,女儿叫吴辽。吴辽年纪稍大,长得虽非沉鱼落燕,却也称得上花容月貌。这户家庭,家富人健,有子有女,本应算完美之家了。可是事情并非如此。单说这吴辽,却有一样毛病。就是见不得男人女人在一起,见到了就醋性大发,人送外号糖醋排骨。这糖醋排骨到了十八岁,情逗窦已开。一日在家洗澡,为了洗干净下面,她便用手使劲揉搓那里,没想到有一种奇异的特舒服的感觉从那里产生,随即传遍了全身,并且那种舒服感觉越来越强烈,使她没法把手从那里移开,反而愈加用力揉搓那里,不一会儿,舒服的感觉达到了顶点,身体像是飘在空中腾云驾雾的感觉,浑身每一个毛孔都沉浸在一种极度的舒爽中,她虚脱地坐在了浴盆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舒服感觉慢慢消失,她才从梦境中清醒过来,原来人体还有这么奇妙的感觉!之后糖醋排骨便疯狂地迷上了手淫,她基本上每天都要手淫,最多的一次可能一天手淫了二三次。一日,吴辽在家看金梅瓶,看着看着,不觉得浑身又火热起来。她捏手捏脚的来到厨房,拿了一根茄子又来到卫生间,脱下内裤,扒开自己的肉瓣儿,啊,小穴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迫不及待的张开了一个大口。她先用手揉动阴蒂,啊,太爽了,好刺激啊,不一会儿她就来了一次高潮,借着流出的阴水她把茄子缓缓地插入阴道,啊,更刺激了,她不断的旋转着,不断的一进一出,啊,她兴奋的把一条腿搭在凳子上,一只手不断的揉捏着阴蒂,不一会儿,她感觉到小穴又憋的不耐烦了,一股股的爱液如同汹涌的波涛,强有力的迸发出来。她加速抽插着,一次又一次的让她达到高潮,只觉得浑身软绵绵的,大腿以下由于快感的刺激,已经没有什么别的感觉了,她再也坚持不住了,瘫坐在马桶上,茄子还插在阴道里边,只漏出来一个小头,整个下体已经变得通红,小小的肉瓣儿也在一张一合的,阴毛上不知是水还是爱液,已经完全湿透了,软绵绵的趴在我雪白的小腹上。就这样,糖醋排骨常常自娱自乐。由于她瞎吃醋的毛病一直没好,因此一直嫁不出去。在她24岁的一个早晨,她吃过饭,就去找母亲说话。突然听到母亲房中发出一阵呻吟声,这倒激起她的好奇心了,她偷偷地拨开窗户一看,原来是爹妈在干那档事,爹先是双手不停地在妈身上游动,接着一只手已经往她的裙里进攻了,另一只手也不闲着,仍是不停搓揉着乳房,看妈的表情很有经验,配合着他手部的动作,不停地发出呻吟的声音,爹的手在她的裙子里,从糖醋排骨这个角度中并不能看见裙子里的状况,不过能够能清楚的看见裙子上下起伏不停地摆动着,大概是用手指在做吧?从裙子往下看,内裤都已经拉到小腿边了,不过并没有脱下来,妈突然一声尖叫,看样子那个爹已经受不了了,先是把妈那双美腿搭到自己的肩膀,很快的拉开拉练将他的家伙拿了出来。哇,这倒是糖醋排骨第一次亲眼看见男的那家伙,看着他的底下的头不停的摆动,似乎是在找寻最好的进攻路径,发红的龟头和粗壮的阴茎,没想到这爹外表看起来并不起眼,可是里面的家伙却是这么雄壮,突然糖醋排骨的内裤感到有点湿湿的,原来她也已经受不了了,爱液也是不停的涌出。这时她的手已经不能接受控制,很自然地就撩起我的裙子,往里进攻了,这时候另外一边的他们,妈妈从刚刚的尖叫转为不停地喘息,不停地呻吟,而爹双手拉着她的美腿,腰部则是不停的前后冲刺,看样子已经插入了,看那妈的脸部表情愈来愈陶醉,可是却又一直不停地喘息尖叫,真的看不出来她到底是痛苦还是快乐,不过爹倒是满努力让她得到满足的,腰部的运动越来越快,也不晓得是爹配合着妈的呻吟来上下进出,还是妈配合着爹前后冲刺而不停地喘息,不过糖醋排骨这边也不闲着,三根手指已经完全插入了,也是不停地进出冲刺,不过不能像那妈一样发出声音来,要不然可能会被发现,一边不停地听着妈尖叫喘息,爹也是持续不停的往里冲刺,而女儿的手指动作也已经越来越快,似乎三个人都会同时到达高潮。突然爹闷哼一声,只看见他紧急地将他的阴茎抽出,一边用手仍是不停地在套弄阴茎,从阴茎头部激射出乳白的液体,妈也一脸陶醉的样子,而女儿的动作也在他们互相整理对方的衣物时停止,赶紧整理了一下裙子悄悄地离去。老实说糖醋排骨是很想多看两眼的,但她担心会被发现,毕竟她还从来没和男人做过这种事,便赶快回家了,不知是兴奋?紧张?还是跑步的关系,她感到脸上一阵阵的发热,脑海里全是刚刚父母做爱的镜头,尤其是父亲那根雄伟的武器……躺在床上,糖醋排骨仍在回想那情景,她再也忍不住了,把三角裤和上衣脱去,才发现她的身体早已迫不及待的湿润。她把手伸到两腿间,秘处是一片泛滥。她用手指沾了沾淫水开始在小核核上抚摸,脑海中幻想着男人雄伟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快速地插动,快感同时有如浪潮般得袭上她的全身,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她的肉体及脑海。那种无比的快感使她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她感到子宫在不断的收缩,她加强了手的力量,也更加快了在核上圆周运动的频率,终于在似乎快要晕过去的情形下达到了高潮。从这以后,糖醋排骨就想出嫁。她坐着轿子到处找合适的男人,有倒是有一个,可这人不知其意,难解风情,两人什么都没说就闹翻了。一日,吴赖经过糖醋排骨的闺房旁,忽然听到一阵轻轻的呻吟声。吴赖心中一动,他偷偷的推开窗户,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女儿坐在椅子上,衣服已经解开,丰满的乳房坚挺着,雪白光滑。粉红色的乳头若隐若现。她一手抓着乳房,一手伸进内裤中,屁股扭动着。她满脸涨得通红,双眼微闭,樱桃小口半开半合,发出令人消魂的叫声。吴赖裆内一紧,肉棍早已挺起。他欲火大涨,心中思量:女儿终究要嫁人的,与其让李实快活,不如自己先受用受用!于是,他轻轻推开闺门,迈进房中,转身把门关上。糖醋排骨听到关门声,大吃一惊,睁开双眼,只见其父吴赖正站在面前,两眼死盯盯地看着她。不由心中慌乱,连忙拉拢衣服。吴赖颤声说:“孩……子,别……别怕,没人看见,你年纪大了,有需要这很正常,老父可以满足你。”说着,老畜生拉开女儿的衣服,轻轻地抓住女儿丰满的乳房,他有食指和中指夹住乳头,慢慢地抚摸起来。糖醋排骨不禁轻轻叫了一声,她挺了挺胸膛,马上又害羞得低下头,心中又喜又怕。口中轻喊:“不要,不要……”吴赖又颤声说:“孩子,没……没事的,我们只要不生小孩就没关系。”他伸出另一只手,伸进了女儿的内裤中,他探索着。女儿把双腿夹得紧紧的。老畜生心中一急,他抱起女儿,一手拉下她的内裤。他把女儿放在床上,两手分开女儿的双腿,口中轻呼:“孩子,别怕,爸爸不会弄痛你的,只要你听爸爸的,爸爸会让你很舒服。”糖醋排骨抓来被子,盖住了脸,下身任由吴赖抚弄。吴赖见女儿下身早已湿透。他轻轻地抚摸着女儿的阴唇,又用大拇指压住阴蒂,来回转动着。还没转动几下,阴唇的夹缝中又往外流蜜汁了。老畜生知道时机已到。他马上脱下裤子,将肉棍抵住女儿的阴唇,龟头沾上的蜜汁,他用龟头碰触着阴蒂,被中顿时传出女儿轻轻的呻吟声。老畜生把女儿的蜜汁涂在自己的肉棍上,他分开女儿的阴唇,将肉棍插了进去。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轻叫,已经是一个26岁的大姑娘了,自然不会痛的。老畜生抓住女儿的双膝,把肉棍一下一下地在湿滑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龟头传来的难言快感,让他不能稍停下来,抽插了百来下,女儿消魂的叫声渐渐响亮,她扭动着身躯,坚挺的双乳乱颤,老畜生双手放下膝盖,抓住雪白的双乳,乳头早就坚。他双手抚摸着乳房,肉棍尽情地抽插着,糖醋排骨拉开被子,大声的呻吟突然双眼紧闭,咬着牙关,两腿蹬得笔直,不断摆动的腰部,颤抖连连,香汗淫水同时齐喷。强烈的高潮令她身心畅快,几天来的抑郁终于得到了彻底的大解脱。慢慢消化完高潮的馀韵后,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老畜生见女儿给自己顶得像升上天堂,心中自然威风凛凛,干得更劲力十足,一下一下都把阴茎顶到尽头,恨没能把两颗睾丸也一起挤进迷魂洞里,净管不停地重复着打桩一样的动作,让小弟弟尽情体味着无穷乐趣,希望一生一世都这么抽插不停,没完没了。糖醋排骨毕竟是初经房事,不经连连呼痛,吴赖才慢下速度,继续抽插着。他见女儿已达到高潮,就把肉棍拔出,自己用手套弄着,然后,他把精液射在了地上。他紧紧地抱着女儿,俩人在床上躺了会儿,糖醋排骨怕被人发现,连忙叫父亲起床,老畜生这才依依不舍地穿上衣服,离开女儿的闺房。糖醋排骨也穿好衣服,心满意足地坐在房中,再也不去想李实了。从此,吴赖就经常和女儿在一起做爱。一日中午,吴赖全家吃完饭,糖醋排骨盯着父亲看了一眼,就起身回房。吴赖已知其意。他假装出外溜哒,转身就偷偷溜进女儿闺房中。这时的糖醋排骨已是欲火高涨,她扑进父亲的怀中,双乳紧贴着老畜生的胸膛,一手就抓住老畜生的肉棍。这回却事不如人意,肉棍竟然软绵绵的。原来吴赖昨晚刚和老婆牛氏玩过,毕竞年事已高,此时难能挺得起来。糖醋排骨端来一张椅子,让父亲坐下,然后解开他的裤子,把肉棍含在嘴里吸吮起来。肉棍渐渐膨胀起来,糖醋排骨急忙脱下自己的衣裤,她的下身早就湿漉漉的。她让老畜生坐着不动,自己急忙分开阴唇,将小洞套在父亲的肉棍上。女儿发出舒服的叫声,她双臂放在父亲的肩膀上,双手抓住椅背,全身用力,忘情地做着上下运动。她那丰满的双乳高高挺起,在父亲的脸旁边尽情地抖动着。吴赖抱着女儿的屁股,使劲抓捏着,他张开嘴,将女儿的乳头含在嘴里。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叫声,居然忘了家中有人。事也真巧,吴赖的儿子吴词今天也正好在家,他刚吃完饭,以为父亲出去溜哒了。就来找姐姐说话。还没到闺房前,一阵纵情的呻吟声就传来了。吴词大吃一惊,他三步并作俩步,来到姐姐的闺门前,呻吟声更响了。吴词左右一看,窗户和门都关着。吴词就凑到门缝中往里一看,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一向道貌岸然的父亲居然和美丽的姐姐在乱伦!姐姐使劲地扭动着身子,双乳乱颤,不知羞耻地叫着。父亲仰着头,痴迷地看着姐姐涨红的脸庞。姐姐满脸兴奋,正享受着高潮。吴词的心不由狂跳起来,急忙闭上眼睛。他转过身子,四下看了一下,母亲外出串门了,家中并没有别人。吴词松了口气,他心中想道:既然没别人知道,那就没事,真想不到,他们居然会做这种事。不过姐姐也真诱人,难怪父亲会动心。不好,万一有人来找姐姐那怎么办呢?吴词飞快地跑到大门前,他轻轻地关上大门,上了锁。他心想:这下没事了,姐姐真美啊!父亲真幸福,居然能和姐姐乱伦,——既然没人知道,我就去看看又如何!吴词本是一无耻之徒,心念已定,他就轻手轻脚跑到闺房前,凑到门缝中看。正在这时,“呓呀”一声,吴赖打开了门,四目对视,两人都大吃一惊,面面相觑,不知所措。究竟是吴赖年纪大,他见事已败露,就故作正经地说:“吴词啊,你……你也在家啊,你看……见了吧?其实这没什么,只要是男女就都行,你进来,你进来。”吴词犹豫了一下,心中想见见姐姐,就走了进来。糖醋排骨正躺在床上休息,还没穿衣服呢!突然听到俩个男人的脚步声,不由大吃一惊,心中害怕,她急忙张眼一看,原来是弟弟,不由羞得满脸通红,想说句什么,又没话好说,只得转过脸去朝里躺着。吴赖坐到他原先的椅子上,他让正不知所措的儿子坐在凳子上。“儿子啊,你姐姐年纪大了,这你知道的,姑娘家到了这年纪,就会有这需要的吗!”“对……对,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吴词,人到了这年纪,如果不做这事,对身体可不好啊!”吴词心中不信,不过他知道父亲说这话的目的,于是应声道:“我知道,有这回事,那会生病的。”“既然你知道了,那你可得多陪陪你姐姐,我先走了,你们姐弟多聊会儿吧。”吴赖飞快地站起身子,走出闺房,随便带上了门。他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想到:只要他们也上了床,那吴词再傻,也不会把事情告诉他妈。于是他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继续去溜哒了。吴词站在房中,见姐姐许久都没转身,就说:“姐姐,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糖醋排骨怕吴词告诉妈妈,就说:“你……你有什么事真这么要紧吗?就……就不能……多陪姐姐一回儿吗?”“我也没什么大事……”“你可不能弄痛我。”糖醋排骨飞快抢着说。这么明显的勾引人的话吴词难能听不出来。他几步跨到床边,拉下姐姐的被子,一双雪白的乳房呈现于眼前,小畜生一把抓住姐姐的乳房,由于太用力了,糖醋排骨不由发出一声痛呼。小畜生一听,知道太用力了,他就轻轻地抓着姐姐的乳房,姐姐的乳房软绵绵的,小畜生双手齐用,一手抓着一个,他尽情地捏着,按着。他用双手捧住姐姐的一个乳房,轻轻地按着乳房的根部,他来回卷着圈,又像他父亲一样,伸出舌头,舔着姐姐的乳头。糖醋排骨觉得乳头挺挺舒服的,不由欲念又起,她怕再被别人发现,就对弟弟说:“你不要急吗,先去看看门关好了没有。”小畜生难舍得离开,他说:“大门已经被我关好了,别人进不来。”“那你把闺房门关严吧。”小畜生急急忙忙地关严闺门,又来到床边,只见姐姐已用被子盖好胸膛,上身虽然盖好了,下面却露到了大腿根。雪白的大腿光滑圆润,两腿之间,有一簇黑黑的毛。吴词把手放在姐姐圆润的大腿上,他慢慢地向上滑,手滑到了大腿根处,他轻轻地抚摸着黝黑的毛,然后伸出中指,向两腿之间探索着,他用中指抚摸着姐姐的阴唇,然后分开阴唇,他将中指伸进姐姐的阴道中,阴道滑滑的,他里外探索着。糖醋排骨发出了一声呻吟,听得小畜生心摇神荡,他一手抬起姐姐的右腿,把它放在肩上,另只手用中指飞快地插着姐姐的阴道,他又用大拇指一会儿碰着姐姐的阴蒂,一会儿又碰着姐姐的菊门,阴道越来越湿润了,姐姐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了,小畜生急忙脱下裤子,他把姐姐转了半圈,使她头朝床里,屁股朝床外,他把姐姐的双腿都放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半蹲下身子,将自己的肉棍插进姐姐的阴道。糖醋排骨发出消魂的呻吟声,她索性拿开被子,光着全身,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小畜生见姐姐如此动情,他用力地将肉棍顶到阴道里面,拼命地插着,他将手放在姐姐的阴蒂上,来回按摸着,插了百十来下,肉棍上一阵热流涌来,精液就象离弦的箭一样,喷进了姐姐的阴道。糖醋排骨虽然与老畜生经常做爱,但老畜生怕女儿怀孕,都把精液射在地上。这时突觉阴道中一股热流涌来,一种从没有过的快感从下身传遍全身,她瘫软地倒在床上,全身酥软,半天都起不来。从那以后,糖醋排骨经常瞒着母亲,与这两畜生乱伦。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

乖 我们生个孩子 宝贝,是这吗

和老婆结婚6 年多了,刚认识时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大概交往3 个月左右在我们暑假出游的机会我们就有了亲密关系!到现在性生活也超过12年,人家说7年之痒我想我们早就过了!期间为了增加夫妻的兴趣,我们也试了非常多的花招,举凡你想的到的各种体位,情趣用品,药…

明天下增加一根手指吧 中指无名指弯曲抖动污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么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我现在就要办了你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

巨乳人妻 人妻的诱惑

唐朝天宝年间,陕西府清苑县有个名叫叶清泉的,有一天,突然有人带来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叶清泉启」,他便拆开了。 信是母亲写给儿子的: 听说你在陕西,但是数年来都没有收到你的信,心中很是牵挂。我日渐衰老,整天想念你。你的妻子又贤慧又孝道,操劳家务,心劳力…

宝贝你,好软 一根指头就能让你叫

在北京待久了实在觉得无聊,于是就决定回海南一趟休息一下。 现在老爸老妈搬到了海口文华酒店四周新盖的那堆住宅楼那边住,挺好的屋子,200多平米,19层,离海边大概就200多米的样子,楼下还有游泳池和健身会馆,挺适合休息的,因为空气质量实在比北京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