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纯肉自慰 自己揉小豆豆喷水了h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6日 8:17:12   图片 0 张   阅读量:1161  

老牛啃
这天下午小真参加朋友的聚会,由于天气热,小真穿了件露腰的小可爱,外面则搭了件薄衬衣,下面穿了牛仔短裙,看起来可爱极了,完全不像二十多岁的女孩,倒像十七、八岁的学生呢!到了晚上八点聚会才结束,小真就骑着她的50CC小可爱机车回家,由于聚会在三重,至少也要骑上40分钟才会到家,没想到骑到半路时,竟下起了小雨,还好小真车箱里有带雨衣,就赶快拿起雨衣往后套反穿,脖子后面扣了个釦子后就继续上路了。没想到骑到河堤旁时,由于没什么路灯,天色又暗又下雨,视线极差,小真一下子没看清楚竟撞上骑脚踏车的人,那人被撞上后应声倒地,小真这时也张了,赶快停车往前跑去一看,原来她撞上了一个老人,看起来好像只是擦伤,但脚踏车的车轮却变形了,小真赶紧把这老人扶了起来。“!你不是李伯伯吗?”小真仔细一看,原来是社区的警卫李伯。“妳…妳是……”李伯一时还认不出来她是小真。“李伯伯,我是XX社区主委的女儿小真啊!”“哦!我认出来了,我认出来了,啊…好痛。”李伯想用力站好时,脚好像有些扭到,叫了一声。“李伯伯,你…你没事吧。”小真紧张的问著。“没事,没事,我还可以自己回家啦。”李伯用力的说著。“不行啦,你的脚踏车坏了,我送你回去吧。”小真说著。李伯转头一看自己的脚踏车,还真是不能骑了。“好…好吧,那就麻烦妳了。”“不会啦,只是不好意思,把你撞受伤了。”小真愧疚的说著。“小真,妳别这么说,可能我酒喝太多,也没注意到妳。”的确,小真也闻到李伯身上的酒味真的很浓,可能喝了很多酒。由于还下著雨,李伯又没穿雨衣,小真赶紧让李伯坐在后座,用身上的雨衣往后盖住李伯,虽然无法全部盖住,但多少还能挡点雨。“李伯伯,抓好哦,我要骑了哦。”小真提醒著李伯。小真的机车相当小台,后面又没有扶手,李伯一时也不知道抓哪边,只好将屁股往前挤,完全贴在小真的屁股上,双手也往腰间一伸,一把抱住小真的腹部,李伯的双手直接接触到小真光滑的腹部,这时李伯才知道小真穿的是露肚脐的衣服,心理煞那间跳了一下,不,应该是了一下呢。小真见李伯已经坐好,也没理会李伯的手已碰触到她的腹部,只想赶快送他回去,小真问了李伯住的位置,油门一加,马上就往李伯的住骑去。李伯的手借着车子的震动轻轻的抚摸著小真的肚子,真是舒服,年轻女孩子的肌肤就是不一样,真是光滑又有弹性,这时李伯假装酒醉的说著。“来…再…喝一杯…要干杯喔……”“不…行……你喝太…太少了……”小真见李伯好像真的醉了,虽然下著雨,但也不敢骑的太快。“李伯,你抓好哦,抱紧一点。”小真边说边继续骑着。李伯借机抚摸著小真的身体,也慢慢的将手往上抚摸,来到了小真乳房的下延就被衣服挡住了,李伯将右手慢慢的穿进小真的小可爱里,没想到小真竟然没有穿胸罩,李伯就一把抓住小真的乳房,这时小真吓了一跳,不知道李伯怎么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啊!李伯,你干什么,你醉了啦。”小真紧张的扭著身体。“李伯,你…你不要抓我那…那里啦。”李伯不理会小真的话,仍假装酒醉的轻揉着小真的乳房,又假装的说了些醉话。“你…你赶快…喝…喝啦……”“我…我付钱就…就是来喝…喝酒的…你…你小姐当…当假的哦…”小真心想这下完了,李伯会不会已经醉得当她是酒店的小姐。李伯一手扶著小真的腰,一手搓揉着小真的乳房,挑弄著小巧可爱的乳头,手中超美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开始充血变大,梆梆的顶住小真的屁股。小真骑着机车,怕会跌倒也不敢摇晃的太用力,只能用肩部左右晃动想摆脱李伯留在胸前的手,但李伯根本不理会她,继续抚摸搓揉着乳房,也不时用指头夹住乳头挑逗,小真强忍着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酸麻,轻轻的叫着。“唔…嗯…不…李伯…唔…不…嗯…”小真摇著身体,轻声的叫着。“唔…别…摸…唔…不…嗯… 唔…”小真这时骑到了号志灯下,正好是红灯,小真想趁机拉开李伯的手,没想到刚好又有几台机车和汽车陆续在她旁边及后面停下,同样在等红灯,小真当然不敢有所动作,担心掀开雨衣时不就让别人发现了吗,小真只好忍着,继续让李伯在自己乳房上不停的搓揉。这种情况李伯当然看在眼里,只是在动作上稍有收敛,但毕竟被雨衣档著,李伯又顺势将另一只手往上移动,慢慢的用双手把小真的衣服翻了上去,直接用两只手完全包住小真的乳房。小真被李伯这动作吓得开始紧张,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将肩膀稍往前顷,别让李伯的动作呈现在雨衣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绿灯,后面的汽车又不停的按喇叭催促著,小真只好继续往前骑去,心想算了,还是赶快送李伯到家,赶快结束这尴尬的情况。李伯见小真对她的动作没回应,就更大胆的夹住乳头开始上下搓揉。“啊…李…李伯…不要…不…嗯嗯…啊…别…”小真依然忍受不住的轻声叫着。由于李伯的动作,使得小真的阴户慢慢流出徐徐蜜液,浸湿了白色的三角裤。这时,李伯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由于小真很瘦,她所穿的牛仔短裙腰间还有缝隙,李伯一把往裙子里伸去,直接插进内裤里,碰触到了小真的阴毛。“啊…别…李伯……不可以啦…快伸出来…”李伯哪管得了这么多,直接用食指跟中指触击到了阴唇,利用上面流出的蜜液,手指在阴唇上来回的刷著。“啊…不要…我…我受不…了…嗯嗯啊…啊…”李伯仍不理会小真的叫声,将中指慢慢的伸入阴唇内抽插著,有时还不段的往上勾尝试碰触女性的G点高潮,小真对于李伯的挑逗快招架不住,甚至产生飘飘然的感觉。由于李伯在她下面一深一浅地抽插著,上面手指又夹住那嫣红娇小的可爱乳头轻轻的捏著,也不断在乳峰上的揉搓著,小真已经无法专心的骑车,机车像蛇行一样,左右的行驶著,还好李伯的家里已经到了,小真赶紧停了下来,直呼著李伯已经到家了。“啊…哦,已经…到…了喔,这…这是…我…我家吗…”李伯假装还在醉,不情愿的将手放开小真的双乳,缓缓的下了车,小真赶紧伸进雨衣里将小可爱拉好,也稍微调整了一下乳房,回头看了一下李伯。“李伯,你没事吧,你家已经到了,啊,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小真看到李伯头发衣服都湿了,想想也不是办法,老人家如果感冒了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只好将机车停好,脱下雨衣,赶紧将李伯带进屋里,没想到李伯还在屋外发酒疯,在小真好说歹说下终于进了屋内,但小真全身也差不多淋湿了。李伯在屋里仍然口中唸唸有辞的左右晃动的走着,小真看到这种情形,直催著李伯先洗个热水澡,但李伯还是没理会她,小真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放著不管他,第二天一定会感冒,小真一时也没想太多,只好半推著李伯进了浴室,让李伯坐在浴缸边,赶紧打开水龙头放热水。其实这一切李伯都半瞇着眼看着,心想难得的机会终于来了,眼前这身段娇俏,样子清纯甜美的美女,正帮自己放著洗澡水,自动送上门的鸭子当然不能放过,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小真放好水,将自己身上已湿掉的衬衣脱了下来,转身开始帮李伯脱掉身上的衣服,李伯当然配合著小真的动作,同时也目不转睛的瞇着眼看着眼前的美女,小真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见小可爱跟短裙,在帮李伯脱衬衫时,小真的胸部碰触到李伯的脸,由于小真没有带胸罩,整个奶子贴在李伯的脸上,有时还左右刷来刷去,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顿时冲血了起来。李伯知道不能太急,只是静静的闻着小真身上发出的体香与奶香,这种快感直充李伯全身上下。小真扶起李伯站好,要准备帮李伯脱掉裤子时,小真白嫩的双颊染上红晕迟疑了一下,还是羞怯地低下头帮李伯解开裤带,将裤子脱下来,但这时小真的脸更红了,李伯里面穿的是四角裤,只是没想到的是李伯的鸡巴已将四角裤像撑帐棚一样,顶了起来。这是小真真的不知该如何才好,心想李伯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搞不好也不会记得有人帮他洗过澡,索性就将李伯唯一的四角裤拉了下来,这时李伯整只阴茎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就呈现在小真眼前,清纯的小真羞红了脸,她娇羞避开眼前的巨物,赶紧往李伯身上泼了些水拿起香皂擦了起来。帮李伯上半身洗完,要洗下半身时,看到李伯硬挺的大鸡巴时,又停了下来,偷偷看着李伯的眼睛还是酒醉状态似的半瞇著,心里放心了许多,一伸手就抓往李伯硬挺的鸡巴,开始仔细的抹著香皂,李伯被小真柔细的小手这么一抓,身体稍微震了一下,那种有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几乎让李伯快招架不住,但还是强忍住,让小真细嫩的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着,李伯也闭起眼睛静静的享受这场美女陪浴秀。好不容易帮李伯全身刷洗完了,小真准备拿水帮李伯冲掉身上的泡沫,没想到这时李伯竟假装站不稳,身躯向她倒了过来,小真见李伯失去平衡赶紧将他整个抱着,慢慢的让他坐了下来。小真让李伯坐好后,看看他有没有事,而李伯还是半瞇着眼,又看看自己,刚刚为了怕李伯跌倒而抱住他时,全身上下连衣服都沾满了肥皂,想想这也不是办法,干脆把身上的小可爱和短裙脱了下来,没想到竟然连内裤也湿了,脱下来又觉得害羞,不脱湿湿的又很难过,小真心理想着反正李伯都醉了,立刻连内裤也脱了下来。眼前裸露的美女,直让李伯心理噗通噗通的跳着,小真清纯甜美的模样,加上细白滑嫩的肌肤,胸前挺著水蜜桃般的双乳,上面镶著粉嫩又可爱的小乳头,细瘦又凹凸有致的身材,而下面的小森林更是美丽,稀疏的阴毛上略微看见小穴上的粉色细缝,看的真是让李伯的鸡巴瞬间青筋浮起,变得更为粗大挺直,而龟头更是充血发亮。小真脱好衣服后就拿水帮李伯冲洗,上面冲洗好后,当然又来到李伯下面的大鸡巴,这时小真就比较习惯了一些,随手抓起大鸡巴拿水就冲了下去,也是细心的冲洗著,连鸟袋也不停的用手搓洗著,李伯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马眼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淫液,小真感到奇怪的蹲了下来,怎么龟头部分一直流东西出来,小真用手指一沾,是透明又黏黏的液体,又连续冲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小真也不管了,起身拿水冲洗李伯的背部,由于李伯是坐在浴缸边,小真只好贴著李伯往他后面冲水,也边冲边看着背上是否还有泡沫,这时小真的乳房又碰触到李伯的脸,乳头更是不停的刷著脸颊,这时李伯完全受不了了,一把抱住小真,大嘴一张,整个含住了右边的乳房吸允著,另一只手也抓住左边的乳房不停的搓揉,这时小真被李伯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啊…李伯…你…你怎么…吸…啊…不…不…啊…”胸前传来的刺激确实让小真不知所措,李伯继续搓揉着乳房,用手指轻捏著粉嫩左边的乳头,而嘴里更是用舌头挑逗著右边的乳头,有时还用力的吸著乳头,好像要把乳汁吸出来一样。“不…不行…啊…求求你…别…啊…不要……啊……”“啊…李…李伯…不…我受……不了…啊啊…”李伯将手上的乳房放开,慢慢的往下移,通过了稀疏的阴毛,来到了小真的阴户,立刻用手指轻压着肉缝,小真立刻震了一下,发出“啊”一声娇喘又美丽的声音,李伯开使用两指轻柔著阴唇,小真的阴户里慢慢的流出晶莹剔透的蜜液,李伯借着蜜液的润滑,将手指插入阴户内抽插著。“啊…不要…别…啊啊…哦…啊…啊…”小真不断的发出娇滴滴的呻吟,李伯的手指更是加快速度抽插著,阴户里不断的流出淫液,沾满了李伯的手,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小真已被李伯的上下攻势搞得全身无力,摊在李伯的身上。李伯将小真缓缓的放在地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美女半瞇着眼睛,红通通的脸颊,樱桃般小嘴微张的喘息著,胸前的乳房加上粉嫩的乳头更是美丽,细滑白皙的肌肤,尤其是藏在小森林里的肉穴,李伯的鸡巴也已冲血到了极点。李伯慢慢的推开她的双腿,粉嫩的蜜穴呈现在眼前,嫩穴仍渗出剔透的蜜汁,上头的阴蒂也早已凸了出来,李伯赶不及马上举起硬挺的鸡巴,龟头抵住湿淋淋的阴唇,屁股一沉,整支鸡巴直达花心。“啊…”小真仰头发出短促的叫声。少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李伯的鸡巴感到又热又紧,也开始慢慢的抽插著,李伯一手抬着小真的右腿,好让他的鸡巴能不断的撞击深处,另一手也用力的夹住乳头搓揉着左乳。“啊啊…不……啊…嗯…不……可以…啊……”小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着。听到小真的呻吟,李伯只会让更卖力的抽插著,他完全不理会小真所说的话,趁此机会当然先了再说。“啊……啊…别…好深……好…深…哦…啊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嗯……”看到小真渐渐尝到插穴的快感而发出的呻吟,让李伯自豪虽然自己一把年纪,干穴的技术依然没有退步,就算是年轻的少女,也绝对把她干的服服贴贴。“喔…不行了…嗯嗯…我…受不了…喔喔……”“啊…啊啊…好…美……嗯嗯…啊…啊……”李伯知道自己应该快射了,更是抱着小真的腰部猛挺著,又连续抽送了一百多下,这时他感到小真快要高潮了,阴户内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夹住李伯的鸡巴,让李伯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著。“哦哦……轻…轻一点…啊……啊啊…哦…”小真无意识的喊著。“啊啊…我…我…要丢…了…啊啊…我…嗯…”这是李伯已经撑不住了,将鸡巴顶到最深处,小真因高潮而喷出的淫水直击龟头,李伯也同时将滚烫的精液射向花心。李伯无力的趴在小真的身上,一手仍握著因喘气而上下起伏的乳房,而嘴里的热气也不断的吐向小真的脸上,而小真白嫩的双颊仍染著红晕,眼神迷濛,无力的躺在地上,似乎正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突然李伯爬了起来,心想时间应该很晚了,小真再不回去,被家人发现就惨了,赶紧拉起躺在地上小真,李伯快速的帮她全身上下洗了一遍,当然在清洗的过程中,也不断的亲亲小嘴、搓搓乳房、抠抠小穴、舔舔乳头,弄得小真依然呻吟声不断,最后才不情愿的帮她穿好衣服,催著小真赶快回家。雨停了,小真骑着机车,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楚刚刚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现在的她绝得很累只希望赶快到家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愿去想。而李伯也累得光着身子,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这天下午小真参加朋友的聚会,由于天气热,小真穿了件露腰的小可爱,外面则搭了件薄衬衣,下面穿了牛仔短裙,看起来可爱极了,完全不像二十多岁的女孩,倒像十七、八岁的学生呢!到了晚上八点聚会才结束,小真就骑着她的50CC小可爱机车回家,由于聚会在三重,至少也要骑上40分钟才会到家,没想到骑到半路时,竟下起了小雨,还好小真车箱里有带雨衣,就赶快拿起雨衣往后套反穿,脖子后面扣了个釦子后就继续上路了。没想到骑到河堤旁时,由于没什么路灯,天色又暗又下雨,视线极差,小真一下子没看清楚竟撞上骑脚踏车的人,那人被撞上后应声倒地,小真这时也紧张了,赶快停车往前跑去一看,原来她撞上了一个老人,看起来好像只是擦伤,但脚踏车的车轮却变形了,小真赶紧把这老人扶了起来。“啊!你不是李伯伯吗?”小真仔细一看,原来是社区的警卫李伯。“妳…妳是……”李伯一时还认不出来她是小真。“李伯伯,我是XX社区主委的女儿小真啊!”“哦!我认出来了,我认出来了,啊…好痛。”李伯想用力站好时,脚好像有些扭到,叫了一声。“李伯伯,你…你没事吧。”小真紧张的问著。“没事,没事,我还可以自己回家啦。”李伯用力的说著。“不行啦,你的脚踏车坏了,我送你回去吧。”小真说著。李伯转头一看自己的脚踏车,还真是不能骑了。“好…好吧,那就麻烦妳了。”“不会啦,只是不好意思,把你撞受伤了。”小真愧疚的说著。“小真,妳别这么说,可能我酒喝太多,也没注意到妳。”的确,小真也闻到李伯身上的酒味真的很浓,可能喝了很多酒。由于还下著雨,李伯又没穿雨衣,小真赶紧让李伯坐在后座,用身上的雨衣往后盖住李伯,虽然无法全部盖住,但多少还能挡点雨。“李伯伯,抓好哦,我要骑了哦。”小真提醒著李伯。小真的机车相当小台,后面又没有扶手,李伯一时也不知道抓哪边,只好将屁股往前挤,完全贴在小真的屁股上,双手也往腰间一伸,一把抱住小真的腹部,李伯的双手直接接触到小真光滑的腹部,这时李伯才知道小真穿的是露肚脐的衣服,心理煞那间跳了一下,不,应该是爽了一下呢。小真见李伯已经坐好,也没理会李伯的手已碰触到她的腹部,只想赶快送他回去,小真问了李伯住的位置,油门一加,马上就往李伯的住处骑去。李伯的手借着车子的震动轻轻的抚摸著小真的肚子,真是舒服,年轻女孩子的肌肤就是不一样,真是光滑又有弹性,这时李伯假装酒醉的说著。“来…再…喝一杯…要干杯喔……”“不…行……你喝太…太少了……”小真见李伯好像真的醉了,虽然下著雨,但也不敢骑的太快。“李伯,你抓好哦,抱紧一点。”小真边说边继续骑着。李伯借机抚摸著小真的身体,也慢慢的将手往上抚摸,来到了小真乳房的下延就被衣服挡住了,李伯将右手慢慢的穿进小真的小可爱里,没想到小真竟然没有穿胸罩,李伯就一把抓住小真的乳房,这时小真吓了一跳,不知道李伯怎么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啊!李伯,你干什么,你醉了啦。”小真紧张的扭著身体。“李伯,你…你不要抓我那…那里啦。”李伯不理会小真的话,仍假装酒醉的轻揉着小真的乳房,又假装的说了些醉话。“你…你赶快…喝…喝啦……”“我…我付钱就…就是来喝…喝酒的…你…你小姐当…当假的哦…”小真心想这下完了,李伯会不会已经醉得当她是酒店的小姐。李伯一手扶著小真的腰,一手搓揉着小真的乳房,挑弄著小巧可爱的乳头,手中超美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开始充血变大,硬梆梆的顶住小真的屁股。小真骑着机车,怕会跌倒也不敢摇晃的太用力,只能用肩部左右晃动想摆脱李伯留在胸前的手,但李伯根本不理会她,继续抚摸搓揉着乳房,也不时用指头夹住乳头挑逗,小真强忍着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酸麻,轻轻的叫着。“唔…嗯…不…李伯…唔…不…嗯…”小真摇著身体,轻声的叫着。“唔…别…摸…唔…不…嗯… 唔…”小真这时骑到了号志灯下,正好是红灯,小真想趁机拉开李伯的手,没想到刚好又有几台机车和汽车陆续在她旁边及后面停下,同样在等红灯,小真当然不敢有所动作,担心掀开雨衣时不就让别人发现了吗,小真只好忍着,继续让李伯在自己乳房上不停的搓揉。这种情况李伯当然看在眼里,只是在动作上稍有收敛,但毕竟被雨衣档著,李伯又顺势将另一只手往上移动,慢慢的用双手把小真的衣服翻了上去,直接用两只手完全包住小真的乳房。小真被李伯这动作吓得开始紧张,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将肩膀稍往前顷,别让李伯的动作呈现在雨衣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绿灯,后面的汽车又不停的按喇叭催促著,小真只好继续往前骑去,心想算了,还是赶快送李伯到家,赶快结束这尴尬的情况。李伯见小真对她的动作没回应,就更大胆的夹住乳头开始上下搓揉。“啊…李…李伯…不要…不…嗯嗯…啊…别…”小真依然忍受不住的轻声叫着。由于李伯的动作,使得小真的阴户慢慢流出徐徐蜜液,浸湿了白色的三角裤。这时,李伯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由于小真很瘦,她所穿的牛仔短裙腰间还有缝隙,李伯一把往裙子里伸去,直接插进内裤里,碰触到了小真的阴毛。“啊…别…李伯……不可以啦…快伸出来…”李伯哪管得了这么多,直接用食指跟中指触击到了阴唇,利用上面流出的蜜液,手指在阴唇上来回的刷著。“啊…不要…我…我受不…了…嗯嗯…啊…啊…”李伯仍不理会小真的叫声,将中指慢慢的伸入阴唇内抽插著,有时还不段的往上勾尝试碰触女性的G点高潮处,小真对于李伯的挑逗快招架不住,甚至产生飘飘然的感觉。由于李伯在她下面一深一浅地抽插著,上面手指又夹住那嫣红娇小的可爱乳头轻轻的捏著,也不断在乳峰上的揉搓著,小真已经无法专心的骑车,机车像蛇行一样,左右的行驶著,还好李伯的家里已经到了,小真赶紧停了下来,直呼著李伯已经到家了。“啊…哦,已经…到…了喔,这…这是…我…我家吗…”李伯假装还在醉,不情愿的将手放开小真的双乳,缓缓的下了车,小真赶紧伸进雨衣里将小可爱拉好,也稍微调整了一下乳房,回头看了一下李伯。“李伯,你没事吧,你家已经到了,啊,你怎么全身都湿了……”小真看到李伯头发衣服都湿了,想想也不是办法,老人家如果感冒了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只好将机车停好,脱下雨衣,赶紧将李伯带进屋里,没想到李伯还在屋外发酒疯,在小真好说歹说下终于进了屋内,但小真全身也差不多淋湿了。李伯在屋里仍然口中唸唸有辞的左右晃动的走着,小真看到这种情形,直催著李伯先洗个热水澡,但李伯还是没理会她,小真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放著不管他,第二天一定会感冒,小真一时也没想太多,只好半推著李伯进了浴室,让李伯坐在浴缸边,赶紧打开水龙头放热水。其实这一切李伯都半瞇着眼看着,心想难得的机会终于来了,眼前这身段娇俏,样子清纯甜美的美女,正帮自己放著洗澡水,自动送上门的鸭子当然不能放过,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小真放好水,将自己身上已湿掉的衬衣脱了下来,转身开始帮李伯脱掉身上的衣服,李伯当然配合著小真的动作,同时也目不转睛的瞇着眼看着眼前的美女,小真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见小可爱跟短裙,在帮李伯脱衬衫时,小真的胸部碰触到李伯的脸,由于小真没有带胸罩,整个奶子贴在李伯的脸上,有时还左右刷来刷去,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顿时冲血硬了起来。李伯知道不能太急,只是静静的闻着小真身上发出的体香与奶香,这种快感直充李伯全身上下。小真扶起李伯站好,要准备帮李伯脱掉裤子时,小真白嫩的双颊染上红晕迟疑了一下,还是羞怯地低下头帮李伯解开裤带,将裤子脱下来,但这时小真的脸更红了,李伯里面穿的是四角裤,只是没想到的是李伯的鸡巴已将四角裤像撑帐棚一样,顶了起来。这是小真真的不知该如何才好,心想李伯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搞不好也不会记得有人帮他洗过澡,索性就将李伯唯一的四角裤拉了下来,这时李伯整只阴茎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就呈现在小真眼前,清纯的小真羞红了脸,她娇羞避开眼前的巨物,赶紧往李伯身上泼了些水拿起香皂擦了起来。帮李伯上半身洗完,要洗下半身时,看到李伯硬挺的大鸡巴时,又停了下来,偷偷看着李伯的眼睛还是酒醉状态似的半瞇著,心里放心了许多,一伸手就抓往李伯硬挺的鸡巴,开始仔细的抹著香皂,李伯被小真柔细的小手这么一抓,身体稍微震了一下,那种有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几乎让李伯快招架不住,但还是强忍住,让小真细嫩的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着,李伯也闭起眼睛静静的享受这场美女陪浴秀。好不容易帮李伯全身刷洗完了,小真准备拿水帮李伯冲掉身上的泡沫,没想到这时李伯竟假装站不稳,身躯向她倒了过来,小真见李伯失去平衡赶紧将他整个抱着,慢慢的让他坐了下来。小真让李伯坐好后,看看他有没有事,而李伯还是半瞇着眼,又看看自己,刚刚为了怕李伯跌倒而抱住他时,全身上下连衣服都沾满了肥皂,想想这也不是办法,干脆把身上的小可爱和短裙脱了下来,没想到竟然连内裤也湿了,脱下来又觉得害羞,不脱湿湿的又很难过,小真心理想着反正李伯都醉了,立刻连内裤也脱了下来。眼前裸露的美女,直让李伯心理噗通噗通的跳着,小真清纯甜美的模样,加上细白滑嫩的肌肤,胸前挺著水蜜桃般的双乳,上面镶著粉嫩又可爱的小乳头,细瘦又凹凸有致的身材,而下面的小森林更是美丽,稀疏的阴毛上略微看见小穴上的粉色细缝,看的真是让李伯的鸡巴瞬间青筋浮起,变得更为粗大挺直,而龟头更是充血发亮。小真脱好衣服后就拿水帮李伯冲洗,上面冲洗好后,当然又来到李伯下面的大鸡巴,这时小真就比较习惯了一些,随手抓起大鸡巴拿水就冲了下去,也是细心的冲洗著,连鸟袋也不停的用手搓洗著,李伯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马眼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淫液,小真感到奇怪的蹲了下来,怎么龟头部分一直流东西出来,小真用手指一沾,是透明又黏黏的液体,又连续冲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小真也不管了,起身拿水冲洗李伯的背部,由于李伯是坐在浴缸边,小真只好贴著李伯往他后面冲水,也边冲边看着背上是否还有泡沫,这时小真的乳房又碰触到李伯的脸,乳头更是不停的刷著脸颊,这时李伯完全受不了了,一把抱住小真,大嘴一张,整个含住了右边的乳房吸允著,另一只手也抓住左边的乳房不停的搓揉,这时小真被李伯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啊…李伯…你…你怎么…吸…啊…不…不…啊…”胸前传来的刺激确实让小真不知所措,李伯继续搓揉着乳房,用手指轻捏著粉嫩左边的乳头,而嘴里更是用舌头挑逗著右边的乳头,有时还用力的吸著乳头,好像要把乳汁吸出来一样。“不…不行…啊…求求你…别…啊…不要……啊……”“啊…李…李伯…不…我受……不了…啊啊…”李伯将手上的乳房放开,慢慢的往下移,通过了稀疏的阴毛,来到了小真的阴户,立刻用手指轻压着肉缝,小真立刻震了一下,发出“啊”一声娇喘又美丽的声音,李伯开使用两指轻柔著阴唇,小真的阴户里慢慢的流出晶莹剔透的蜜液,李伯借着蜜液的润滑,将手指插入阴户内抽插著。“啊…不要…别…啊啊…哦…啊…啊…”小真不断的发出娇滴滴的呻吟,李伯的手指更是加快速度抽插著,阴户里不断的流出淫液,沾满了李伯的手,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小真已被李伯的上下攻势搞得全身无力,摊在李伯的身上。李伯将小真缓缓的放在地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美女半瞇着眼睛,红通通的脸颊,樱桃般小嘴微张的喘息著,胸前的乳房加上粉嫩的乳头更是美丽,细滑白皙的肌肤,尤其是藏在小森林里的肉穴,李伯的鸡巴也已冲血到了极点。李伯慢慢的推开她的双腿,粉嫩的蜜穴呈现在眼前,嫩穴仍渗出剔透的蜜汁,上头的阴蒂也早已凸了出来,李伯赶不及马上举起硬挺的鸡巴,龟头抵住湿淋淋的阴唇,屁股一沉,整支鸡巴直达花心。“啊…”小真仰头发出短促的叫声。少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李伯的鸡巴感到又热又紧,也开始慢慢的抽插著,李伯一手抬着小真的右腿,好让他的鸡巴能不断的撞击深处,另一手也用力的夹住乳头搓揉着左乳。“啊啊…不……啊…嗯…不……可以…啊……”小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着。听到小真的呻吟,李伯只会让更卖力的抽插著,他完全不理会小真所说的话,趁此机会当然先爽了再说。“啊……啊…别…好深……好…深…哦…啊啊…”“嗯……好…好…舒服……啊啊…嗯……”看到小真渐渐尝到插穴的快感而发出的呻吟,让李伯自豪虽然自己一把年纪,干穴的技术依然没有退步,就算是年轻的少女,也绝对把她干的服服贴贴。“喔…不行了…嗯嗯…我…受不了…喔喔……”“啊…啊啊…好…美……嗯嗯…啊…啊……”李伯知道自己应该快射了,更是抱着小真的腰部猛挺著,又连续抽送了一百多下,这时他感到小真快要高潮了,阴户内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夹住李伯的鸡巴,让李伯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著。“哦哦……轻…轻一点…啊……啊啊…哦…”小真无意识的喊著。“啊啊…我…我…要丢…了…啊啊…我…嗯…”这是李伯已经撑不住了,将鸡巴顶到最深处,小真因高潮而喷出的淫水直击龟头,李伯也同时将滚烫的精液射向花心。李伯无力的趴在小真的身上,一手仍握著因喘气而上下起伏的乳房,而嘴里的热气也不断的吐向小真的脸上,而小真白嫩的双颊仍染著红晕,眼神迷濛,无力的躺在地上,似乎正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突然李伯爬了起来,心想时间应该很晚了,小真再不回去,被家人发现就惨了,赶紧拉起躺在地上小真,李伯快速的帮她全身上下洗了一遍,当然在清洗的过程中,也不断的亲亲小嘴、搓搓乳房、抠抠小穴、舔舔乳头,弄得小真依然呻吟声不断,最后才不情愿的帮她穿好衣服,催著小真赶快回家。雨停了,小真骑着机车,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楚刚刚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现在的她绝得很累只希望赶快到家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愿去想。而李伯也累得光着身子,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