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不要那么温柔h御书屋 女班长扒开内裤让我们摸

不要那么温柔h御书屋 女班长扒开内裤让我们摸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6日 7:23:35   图片 0 张   阅读量:1005  

隔壁的荡妇妹妹
张小姐,一位住在我家隔壁的上班族小妞,长的算是清秀,也是我一直想干的对象。终于在这一天我圆梦了。为了干她我费了不少苦心呢!他是一个人住,也因此方便我潜入。这一天我又从阳台爬过去,阳台距离不远,以我的能耐立定跳就过去了。一进去,果然还没下班,我就先前往他的卧室躲到他床底下准备等他回来。大约5点多,我听到门开的声音,随着门开的声音我也开始兴奋起来,观察这么久果然没有错。看着离床越来越近的双腿,小弟弟也开始准备了。据我观察张小妞回到家一定会先喝一杯600CC的水,而我也早就在他的饮水机里下了安眠药跟春药,因为不知道要加多少,所以小弟我所幸家了足够的量,春药就要少了一点,张小妞一般在喝完水后会看一下电视才去洗澡,我就在床底等着她睡着。没有十分钟的时间,房间里没有动静了,我慢慢从床底爬出,走到樟小妞面前。嘿嘿…这么正点的小妞,我捏着他的那对并不是很巨大的奶子,使劲的让它变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也不嫌着,撩起他的窄裙,抚摸她那双贝丝袜包裹着的双腿,掏出自己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开始磨蹭。“恩…恩…。。毋~~噢~~”从她嘴里不断的发出阵阵无意识的呻吟,听着可是心难耐,我赶忙将她抱起放到床上,让她背部贴在我的胸口,将她的衣衫全部褪尽,只留下丝袜,毕竟要帮攘穿丝袜是很麻烦的,而我自己已经是光着身子小弟弟被她的大屁股紧紧压铸,那感觉可真是到不行。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伸进她的丝袜,隔着小裤裤揉着他肥嫩的阴唇,没多久她就湿得一蹋糊涂。~~~~~~~~嗯嗯~~~~~吾~~~~娇喘连连身体不断扭动,但就是醒不过来,我想他在梦中一定很难受,过了一会,我让她躺下而我则爬到她的身上佣金枪摩擦她的私,虽使隔着丝袜内裤,但感觉真的很棒。她虽然会扭动但那并不足以满足我,我将他以观音座莲的姿势抱坐起来,让她面对着我,我开始狂吻她,将他的丝袜内裤退至大腿处,蓄势待发的金枪一股作气突进,“噗”,天!竟然还是处女,天公作美。咿~~~嗯嗯嗯嗯嗯嗯…一连串的娇喘让我更是勇猛精进,咿呀呀咿呀阿呀咿阿呀咿呀阿呀,没想到这小妞在睡梦中还能发出这么令人热血沸腾的喘息声,让我顿时精门把持不住,一股股的送进她的体内。呼!终于…将一切回复原状后,包括饮水机里的水也换过新的后,架设了一台迷你型摄影机后我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欣赏家人醒来的表情。夜晚九点,我盯着荧幕。“吾~~讨厌,我这是怎么了?怎会做这样的梦,不过好真实。”张小妞醒来的第一句话令我窃笑不已,我心想“如果你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知道你作何感想?”“耶?床单怎么这样湿?还有味道!…这这这…难道我做梦高潮?讨厌,好淫荡喔!”“!痛痛痛痛,血!”我心想你终于发现了,我可要好好欣赏你的表情呢!“这里好痛,难道有人强暴我?不可能啊!房间明明没人!,不过为什么摸这里会这么舒服?”跟我想的不同?这小妞没有慌张害怕的表情,反而开始自己自慰起来,还将手指放进去。我隐约听到她说“对阿,梦中就是这样被干的阿,为什么感觉差这么多?还是说手指跟肉棒不一样?不过这有差吗?都是常常的阿!”没多久我就看她从一根变到两根指头嘴里还说着“不一样,感觉不一样了,讨厌,什么东西啦,什么东西的感觉会一样啦?”隔天!看着看着不知何时又睡着了,只知道最后张小妞好像因为一直找不到那被我干的感觉生气发飙狂垂枕头,后面就不知道了。我亦如往常的去上课等待下课,其中顺便吃个午餐。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钟,我飙着机车回家(无照驾驶)东西放完后,衣服一脱就又埋伏到小妞的床底,跟昨天一样的计策--下药,不过今天没放春药。果然没多久,只见张小妞匆匆忙忙跑进房哩,喝完水后就躺到床上,做着我也不知道的事(老实说我很怕她没喝水)。没让我等多久,我就听到一阵有规律的呼吸声,我知道他睡了,我从床底爬到床上看着她,开始抚摸她的身体,一出来当真下我一跳,我没想到她这么饥渴,衣服已经脱了,全身只剩丝袜跟高跟鞋穿在身上,丝袜里没有内裤,那被丝袜遮住的朦胧下体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下去。“味道真淫荡,看我今天怎么整你”我边舔边捏她的奶头跟插她屎洞,她规律的呼吸开始混乱起来,身体也开始扭动,像是在向我索求更多一样。于是我将肉棒隔着丝袜开始磨蹭她的小穴。“才多久就这么湿了,小妞阿你可真淫荡。”我抓着她的丝袜腿开始吃起来,从脚趾开始往上吃到头发一处不漏,由其在关节根重要部位我特别吃的久。“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再多一点”听到这里我吓一跳以为她醒了,没想到仔细一看,“小妞竟敢说梦话下我,这下不整死你我跟你姓”我家重力道吸得她的奶头红通通的,手也伸进丝袜里插着她的小穴,这次她的反应不这么明显,我心想“难道昨晚已经用手指一整晚所以现在不喜欢了?”看一看时间6点多了,该开始正戏了,退下丝袜的同时老二瞬间就冲进去,疑阵狂捣,像捣年糕一样。“噗噗噗噗…”耻肉相碰撞发出的声音,美人发出的娇喘声,床架因为不堪冲击的运动伤害声,让我心里生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更加用力的干着身下的美人。“嘶~嗯~~嗯~~~咿咿咿咿咿咿啊~~~哦~~好棒就是这样”美人又再次说梦话了插了不知几百下后我俺觉自己把持不住时我心想,“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怀孕?”不过想归想我依然射了进去,给她来个中出。然后将一切恢复原状后我没回去,而是再次躲回床底等待美人醒来。“好棒喔!今天又梦到被干了,讨厌~我真的是荡妇吗?怎么最近老是这样,不管了反正很舒服的,说不定是神明看我工作认真给予我的奖励”听到这趣我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身体扔然颤抖不已,这傻女人。啊啊啊啊啊~~~~~~~~~~好棒喔,我的神明啊,你来干我啊,你的仆人需要你的肉棒啊!大人~大哥~我的好哥哥~快来嘛~~妞儿的小穴好养呢!……我在床下听着她一句句淫荡的秽言真的很想马上提枪上阵干死她,这女人平时挺正经的,没想私底下着么淫荡。不知过了多久,她睡着了,我缓缓爬出床底看着她。“嘿嘿!你的好哥哥我就送你一份礼物,等哥一下,哥马上回来”我爬回床内,好险若非今天父母出差不然我还没机会听到她的内心自白。我拿了一个先前就准备用在妞儿身上的跳蛋将跳蛋放到妞儿枕边后才回房睡觉,准备明天礼拜六的大战。我一醒来就听到从电脑发出的阵阵声响,“哦~~~我的好哥哥,你真棒给我这么好的礼物,好哥哥,我好舒服啊~”果然是个荡妇我心想。中午,我出门买午餐,没想到竟然看到小妞出来,我想大概消耗太多能量,想出来补充一下继续自己对自己大战吧!“张姊姊你好啊”“傅弟弟!你也出来买午餐吗?”“对啊,不然姊姊我们一起去吃如何”“好啊,弟弟要吃什么?”“看姊姊啰”于是我们决定坐公车到新光三越附近到时看看再决定。公车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假日还是本就很挤,一路上我一直顶着小妞的臀部,穿着窄裙的她被我情不自禁的抱在怀里,老二也情不自禁的往她裙里冲。不知是小妞她天生就淫荡还是被我挑逗着心痒难耐,她开始随着公车晃动磨蹭我的肉棒,我俩都假装不知道彼此间的小动作,同时又大胆的对对方展开行动,本来我还绕在他腰间的双手开始一上一下移动,握着她的那对玲珑小乳(她大概32b左右)捏着她浑圆挺拔的丰臀。车门开了,人潮流动让我们原本背对胸的站姿变成面对面,我一样抱着她,但现时双手都放在她屁屁的位置,她的双手则不时抚摸我的背跟屁股,她的下体开始前后撞击我的小弟弟,偶而磨蹭一两下。我心想“你这骚货,当真以为我都没有感觉?”或许是因为我跟他很熟的关系而且年纪又比她小,她以为我都不懂,其实我都懂。我开始在她前后撞击的同时压她的臀部,她一离开我的肉棒我就押她,没想到我这样做的后果是她速度开始加快,她快我也很着快起来,很快我就听到她的娇喘。“姊姊,下一站就到啰!”我在暗示她,想高潮要快喔!“嗯,就快到了”没想到她也在暗示我她快高潮了。车门开的瞬间,我感觉下体一阵湿热,我知道妞儿高潮了,只见她满脸红霞双腿发软,表情说不出的诱人。我扶着她到附近坐下来。“姐姐,晕车好点没有?”“嗯!好很多呢!谢谢弟弟”她先是愣一下但反应很快并且马上就接过话。我们逛了一整个下午,一直到傍晚6点多才回到家,我看着她买各式各样的内衣内裤丝袜高跟鞋跟一些极具诱惑的衣服,只是她不知道我在看,我都假装到别处逛,而我也买了一些情趣内裤(我自己穿的),想着改天干她时穿。我们各提个的东西,我只帮他提了一些生活用品跟鞋子之类的,内衣裤丝袜都她自己拿,她可能不好意思给我拿吧。电梯里“弟弟,姊姊有话想问你”“姊姊你问吧”我想她大概也发觉了“那姐姐就问啰!弟弟,那个啊~~就是啊~~那个晚餐你要吃什么?”搞了半天这妞儿问不出口“我说姊姊啊,你应该不是要问这个吧?你应该是要问…”“诶!诶!诶!弟弟你知道姊姊要问什么?”“我当然知道,不过姐姐想听吗?”“你说说看”她低着头满脸红潮的说这时电梯门开了,我们走到她家门口“姊姊是要问~~~问~~~”我拖着话就是不说完“弟弟你就别逗姐姐了,快点说啦”她东西往地上一丢两手往我腰间一绕,几乎整个人要贴到我身上。我也抱着她说“姐姐是想知道每天晚上5点到6点这段时间让你很是舒服的人是谁吗?”我将头埋到她脖子与肩膀交接的地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到的音量说。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脸蛋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过一会,她将头埋入我的胸膛“你是我的好哥哥吗?”“你说呢?妞儿!”说完我只感觉到我胸膛传来被粉拳捶击的感觉“还不抱我进去?”她娇嗔的看着我张小姐,一位住在我家隔壁的上班族小妞,长的算是清秀,也是我一直想干的对象。终于在这一天我圆梦了。为了干她我费了不少苦心呢!他是一个人住,也因此方便我潜入。这一天我又从阳台爬过去,阳台距离不远,以我的能耐立定跳就过去了。一进去,果然还没下班,我就先前往他的卧室躲到他床底下准备等他回来。大约5点多,我听到门开的声音,随着门开的声音我也开始兴奋起来,观察这么久果然没有错。看着离床越来越近的双腿,小弟弟也开始准备了。据我观察张小妞回到家一定会先喝一杯600CC的水,而我也早就在他的饮水机里下了安眠药跟春药,因为不知道要加多少,所以小弟我所幸家了足够的量,春药就要少了一点,张小妞一般在喝完水后会看一下电视才去洗澡,我就在床底等着她睡着。没有十分钟的时间,房间里没有动静了,我慢慢从床底爬出,走到樟小妞面前。嘿嘿…这么正点的小妞,我捏着他的那对并不是很巨大的奶子,使劲的让它变成各种形状,另一只手也不嫌着,撩起他的窄裙,抚摸她那双贝丝袜包裹着的双腿,掏出自己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小弟开始磨蹭。“恩…恩…。。毋~~噢~~”从她嘴里不断的发出阵阵无意识的呻吟,听着可是心痒难耐,我赶忙将她抱起放到床上,让她背部贴在我的胸口,将她的衣衫全部褪尽,只留下丝袜,毕竟要帮攘穿丝袜是很麻烦的,而我自己已经是光着身子小弟弟被她的大屁股紧紧压铸,那感觉可真是爽到不行。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伸进她的丝袜,隔着小裤裤揉着他肥嫩的阴唇,没多久她就湿得一蹋糊涂。阿~~哦~~哦~~~~嗯嗯嗯嗯~~~~~吾~~~~娇喘连连身体不断扭动,但就是醒不过来,我想他在梦中一定很难受,过了一会,我让她躺下而我则爬到她的身上佣金枪摩擦她的私处,虽使隔着丝袜内裤,但感觉真的很棒。她虽然会扭动但那并不足以满足我,我将他以观音座莲的姿势抱坐起来,让她面对着我,我开始狂吻她,将他的丝袜内裤退至大腿处,蓄势待发的金枪一股作气突进,“噗”,天啊!竟然还是处女,天公作美。咿~~~嗯嗯嗯嗯嗯嗯…一连串的娇喘让我更是勇猛精进,咿呀呀咿呀阿呀咿阿呀咿呀阿呀,没想到这小妞在睡梦中还能发出这么令人热血沸腾的喘息声,让我顿时精门把持不住,一股股的送进她的体内。呼!终于…将一切回复原状后,包括饮水机里的水也换过新的后,架设了一台迷你型摄影机后我悄悄溜回自己的房间,准备欣赏家人醒来的表情。夜晚九点,我盯着荧幕。“吾~~讨厌,我这是怎么了?怎会做这样的梦,不过好真实。”张小妞醒来的第一句话令我窃笑不已,我心想“如果你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不知道你作何感想?”“耶?床单怎么这样湿?还有味道!…这这这…难道我做梦高潮?讨厌,好淫荡喔!”“啊!痛痛痛痛,血!”我心想你终于发现了,我可要好好欣赏你的表情呢!“这里好痛,难道有人强暴我?不可能啊!房间明明没人!,不过为什么摸这里会这么舒服?”跟我想的不同?这小妞没有慌张害怕的表情,反而开始自己自慰起来,还将手指放进去。我隐约听到她说“对阿,梦中就是这样被干的阿,为什么感觉差这么多?还是说手指跟肉棒不一样?不过这有差吗?都是常常的阿!”没多久我就看她从一根变到两根指头嘴里还说着“不一样,感觉不一样了,讨厌,什么东西啦,什么东西的感觉会一样啦?”隔天!看着看着不知何时又睡着了,只知道最后张小妞好像因为一直找不到那被我干的感觉生气发飙狂垂枕头,后面就不知道了。我亦如往常的去上课等待下课,其中顺便吃个午餐。好不容易等到下课钟,我飙着机车回家(无照驾驶)东西放完后,衣服一脱就又埋伏到小妞的床底,跟昨天一样的计策--下药,不过今天没放春药。果然没多久,只见张小妞匆匆忙忙跑进房哩,喝完水后就躺到床上,做着我也不知道的事(老实说我很怕她没喝水)。没让我等多久,我就听到一阵有规律的呼吸声,我知道他睡了,我从床底爬到床上看着她,开始抚摸她的身体,一出来当真下我一跳,我没想到她这么饥渴,衣服已经脱了,全身只剩丝袜跟高跟鞋穿在身上,丝袜里没有内裤,那被丝袜遮住的朦胧下体让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下去。“味道真淫荡,看我今天怎么整你”我边舔边捏她的奶头跟插她屎洞,她规律的呼吸开始混乱起来,身体也开始扭动,像是在向我索求更多一样。于是我将肉棒隔着丝袜开始磨蹭她的小穴。“才多久就这么湿了,小妞阿你可真淫荡。”我抓着她的丝袜腿开始吃起来,从脚趾开始往上吃到头发一处不漏,由其在关节根重要部位我特别吃的久。“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再多一点”听到这里我吓一跳以为她醒了,没想到仔细一看,“小妞竟敢说梦话下我,这下不整死你我跟你姓”我家重力道吸得她的奶头红通通的,手也伸进丝袜里插着她的小穴,这次她的反应不这么明显,我心想“难道昨晚已经用手指一整晚所以现在不喜欢了?”看一看时间6点多了,该开始正戏了,退下丝袜的同时老二瞬间就冲进去,疑阵狂捣,像捣年糕一样。“噗噗噗噗…”耻肉相碰撞发出的声音,美人发出的娇喘声,床架因为不堪冲击的运动伤害声,让我心里生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更加用力的干着身下的美人。“嘶~嗯~~嗯~~~咿咿咿咿咿咿啊~~~哦~~好棒就是这样”美人又再次说梦话了插了不知几百下后我俺觉自己快把持不住时我心想,“不知道这次他会不会怀孕?”不过想归想我依然射了进去,给她来个中出。然后将一切恢复原状后我没回去,而是再次躲回床底等待美人醒来。“好棒喔!今天又梦到被干了,讨厌~我真的是荡妇吗?怎么最近老是这样,不管了反正很舒服的,说不定是神明看我工作认真给予我的奖励”听到这趣我差点笑出声来,不过身体扔然颤抖不已,这傻女人。啊啊啊啊啊~~~~~~~~~~好棒喔,我的神明啊,你快来干我啊,你的仆人需要你的肉棒啊!大人~大哥~我的好哥哥~快来嘛~~妞儿的小穴好养呢!……我在床下听着她一句句淫荡的秽言真的很想马上提枪上阵干死她,这女人平时挺正经的,没想私底下着么淫荡。不知过了多久,她睡着了,我缓缓爬出床底看着她。“嘿嘿!你的好哥哥我就送你一份礼物,等哥一下,哥马上回来”我爬回床内,好险若非今天父母出差不然我还没机会听到她的内心自白。我拿了一个先前就准备用在妞儿身上的跳蛋将跳蛋放到妞儿枕边后才回房睡觉,准备明天礼拜六的大战。我一醒来就听到从电脑发出的阵阵声响,“哦~~~我的好哥哥,你真棒给我这么好的礼物,好哥哥,我好舒服啊~”果然是个荡妇我心想。中午,我出门买午餐,没想到竟然看到小妞出来,我想大概消耗太多能量,想出来补充一下继续自己对自己大战吧!“张姊姊你好啊”“傅弟弟!你也出来买午餐吗?”“对啊,不然姊姊我们一起去吃如何”“好啊,弟弟要吃什么?”“看姊姊啰”于是我们决定坐公车到新光三越附近到时看看再决定。公车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假日还是本就很挤,一路上我一直顶着小妞的臀部,穿着窄裙的她被我情不自禁的抱在怀里,老二也情不自禁的往她裙里冲。不知是小妞她天生就淫荡还是被我挑逗着心痒难耐,她开始随着公车晃动磨蹭我的肉棒,我俩都假装不知道彼此间的小动作,同时又大胆的对对方展开行动,本来我还绕在他腰间的双手开始一上一下移动,握着她的那对玲珑小乳(她大概32b左右)捏着她浑圆挺拔的丰臀。车门开了,人潮流动让我们原本背对胸的站姿变成面对面,我一样抱着她,但现时双手都放在她屁屁的位置,她的双手则不时抚摸我的背跟屁股,她的下体开始前后撞击我的小弟弟,偶而磨蹭一两下。我心想“你这骚货,当真以为我都没有感觉?”或许是因为我跟他很熟的关系而且年纪又比她小,她以为我都不懂,其实我都懂。我开始在她前后撞击的同时压她的臀部,她一离开我的肉棒我就押她,没想到我这样做的后果是她速度开始加快,她快我也很着快起来,很快我就听到她的娇喘。“姊姊,下一站就到啰!”我在暗示她,想高潮要快喔!“嗯,就快到了”没想到她也在暗示我她快高潮了。车门开的瞬间,我感觉下体一阵湿热,我知道妞儿高潮了,只见她满脸红霞双腿发软,表情说不出的诱人。我扶着她到附近坐下来。“姐姐,晕车好点没有?”“嗯!好很多呢!谢谢弟弟”她先是愣一下但反应很快并且马上就接过话。我们逛了一整个下午,一直到傍晚6点多才回到家,我看着她买各式各样的内衣内裤丝袜高跟鞋跟一些极具诱惑的衣服,只是她不知道我在看,我都假装到别处逛,而我也买了一些情趣内裤(我自己穿的),想着改天干她时穿。我们各提个的东西,我只帮他提了一些生活用品跟鞋子之类的,内衣裤丝袜都她自己拿,她可能不好意思给我拿吧。电梯里“弟弟,姊姊有话想问你”“姊姊你问吧”我想她大概也发觉了“那姐姐就问啰!弟弟,那个啊~~就是啊~~那个晚餐你要吃什么?”搞了半天这妞儿问不出口“我说姊姊啊,你应该不是要问这个吧?你应该是要问…”“诶!诶!诶!弟弟你知道姊姊要问什么?”“我当然知道,不过姐姐想听吗?”“你说说看”她低着头满脸红潮的说这时电梯门开了,我们走到她家门口“姊姊是要问~~~问~~~”我拖着话就是不说完“弟弟你就别逗姐姐了,快点说啦”她东西往地上一丢两手往我腰间一绕,几乎整个人要贴到我身上。我也抱着她说“姐姐是想知道每天晚上5点到6点这段时间让你很是舒服的人是谁吗?”我将头埋到她脖子与肩膀交接的地方,用只有我们两人听得到的音量说。她惊讶的看着我,说不出话来,脸蛋红得快要滴出血来。过一会,她将头埋入我的胸膛“你是我的好哥哥吗?”“你说呢?妞儿!”说完我只感觉到我胸膛传来被粉拳捶击的感觉“还不抱我进去?”她娇嗔的看着我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