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肉放荡yd受 哈,太快了,浓浊灌满bl np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6日 2:22:27   图片 0 张   阅读量:931  

陈友谅调教周芷若第二部第二章
淫蕩的嬌喘,淫糜的氣氛,不斷瀰漫的噁心臭味。那是由精液、汗水、屎尿等等所組成的臭味,明教總壇光明頂的廣場上,黑壓壓聚集了上千人,廣場四周燃著不滅的聖火,將黑夜映照的宛若白晝,而象徵莊嚴的聖火包圍著的現場,卻正上演著淫穢不堪的慶典,一場輪姦教主夫人的慶典!  明教教主夫人周芷若,在廣場正中央讓教眾圍幹著,吹了太多蕭而生瘡的嘴,正被人當做夜壺插入撒尿。那被人玩弄的腫脹變形的兩對巨乳,其與手掌一般大小的發黑乳首,上面滿佈著乳環,一名教眾將雞巴塞進那深深乳溝中,扯住這些乳環用力套弄。那被摧殘的慘不忍睹的噁心爛穴,被插入六根粗壯的假陽具,其上那撕裂的愈來愈離譜的尿道,一根屌正狠狠抽插著,尿水淫水在次次的抽動下噴濺。那被開發過度的鬆肛爛菊,被塞入五串肛珠,一根屌正賣力捅著,泥黃的稀糞不斷流出。此外,哪兩支纖纖玉手,各自套弄著兩根肉棒,兩條修長的美腿,和性感的腋窩,都各自夾弄著男根,算一算,她居然一次應付著十個男人!  【嘖嘖~教主夫人身上的肉洞給我們幹得鬆鬆垮垮的了,還是讓這腋窩夾得舒服~】  【可不是,教主夫人全身給玩爛了,就那雙手和這雙美腿還算完整,這會拿來夾肉棒挺合適。】  【教主夫人真不是一般的賤啊~年紀這麼輕,才二十初吧?比我女兒還小呢!就已經是個萬人操,這穴鬆垮的嚇人,比我上次嫖的五十歲老婊子還誇張!】  【這等見人就貼,見屌掰穴的賤貨,活該給萬人騎啊~也只有教主這白癡才會娶這淫婦,還未入門就戴了萬頂綠帽,入了門這綠帽更是愈疊愈高啊~】  教眾猛操著周芷若,肆無忌憚的在她身上射著精液尿液,不斷的羞辱她又多見多殘,而他們的教主張無忌,周芷若的丈夫,居然就在一旁的鐵籠子,看著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的下屬輪姦下高潮失禁。  原來這一切都是由朱元璋所策劃,他極有野心,早就想篡位許久,密謀了三年,已在明教站穩陣腳,就在這天,他下毒讓張無忌暫時癱瘓,然後將他鎖進這精鋼所鑄的籠子之中,然後揭破周芷若早已成為明教便器的事實。  張無忌獲知自己心愛的妻子居然和自己一直信賴的教眾們通姦,甚至所生的孩子都不是他的時候,他終於崩潰,朱元璋再乘勝追擊,集合光明頂上千教眾在他面前群姦周芷若,徹底打擊他,讓他對明教失望透頂,而甘願退位。  這場悲慘的輪姦從早上持續到了晚上,周芷若每次應付著六到十人,一整天下來,在場千人已全部輪過,共輪了三千多砲!周芷若全身上下都是黏膩濃稠的精液,整個人宛若給一層精泥裹住了,下巴、手臂、頭髮都掛滿了一條條精鏈,那誇張的肥肚,更是給精液灌得幾乎撐裂。  這等場面的輪姦對周芷若是司空見慣,給輪了三千多砲卻愈發愈有精神,她下賤的淫笑著,任教眾在她體內播種,餵她吃屎喝精,忌出各式各樣的淫具玩弄她的身體,一人一句的羞辱她,她感到無比的感,高潮一波接著一波,被搞得愈爛愈。  【爽~爽啊~搞死我~插呀~插爛我~把所有東西都塞進來~】  【使勁點~操我~喔喔喔~插爛我的尿道~把它插得跟我的爛穴一般爛!】  【射啊~全射進我子宮裡~我是你們的打種母豬~讓我懷下你們孩子~】  【好美味的尿~都尿在我嘴裡吧~讓我吃屎~我是你們的人肉便器~人肉夜壺~】  周芷若在眾人圍幹下,嬌喘著、淫叫著、媚笑著,無視張無忌就在一尺之距的籠子裡看著。  【教主啊教主~你看夫人這等天生的爛貨,一天不給上百個人輪就睡不著覺,這種天生公廁,難得又貌美如天仙,正要與人分享,教主怎好藏私呢?】朱元璋賤笑著在周芷若的穴中撒尿。  【朱元璋…你…到底想怎樣?】張無忌已氣到全身發抖,話也說不清楚了。  【全明教的人都知道我想怎麼樣,就你不知?】朱元璋抖擻著身子,將最後幾滴尿滴入周芷若的穴中。  【你想當教主?好~我讓你當,你們想要芷若,也拿去,快放了我,別再折磨我了,我不想看到這些。】張無忌氣得咬牙切齒。  【哈哈哈~你們都聽到了,張無忌自願傳位給我,此後我便是明教教主。】朱元璋奸計得逞,忍不住大笑,明教教眾紛紛跪拜,參見新教主上任。  【張無忌,為了感謝你,我會代你好好照顧教主夫人。】朱元璋一個賤笑,接著打了個暗號,眾人意會,紛紛露出淫笑。  【你們…你們還想做什麼?】張無忌不安的問。  【這場慶典也該完結了。】朱元璋捧著昂立的肉棒,狠狠往周芷若的臉甩了一下,接著眾人紛紛挺屌上前,一人一下,用肉棍將周芷若鞭的死去活來。  【張無忌,這可是從你身上學來的。】朱元璋縱聲大笑,張無忌氣得吐血。  周芷若在肉林之中慘遭無間斷的肉棍毆擊,她的身上被甩出一道道鞭痕,一百人輪過,她的臉已整個被打腫;兩百人輪過,她全身都是瘀青鞭痕……一千人輪過,周芷若已被肉棒鞭得不成人形。  張無忌氣得在鐵籠裡狂吼,卻又掙脫不出,只能無能為力的破口大罵,罵到最後居然悲從中來,涕淚縱橫,只求朱元璋放他出去。  【放你?待婚禮結束之後我定會放你,我要讓周芷若下嫁明教全體,名正言順的成為明教公廁!】朱元璋這樣回他,張無忌立時昏了過去。  【唉~你們居然又把她弄成這樣…】陳友諒所請來的神醫,看著殘破不堪的周芷若搖頭嘆息。  自從他妙手回春治好了周芷若後,她就變成了周芷若的專門醫師,從丐幫到明教,周芷若一次一次被玩爛玩殘,都是送到他手上,周芷若嫁與張無忌後,眾人看在教主的面子上稍微收斂,只有趁教主不在時才會輪姦她,每次最多輪了百人,但這次朱元璋謀反,居然又號召千人來輪她,一共輪了三千多砲!  看著不成人型的周芷若,神醫感到無力,下體的殘破就不用說了,這次周芷若更被肉棒鞭得整個人腫得跟豬頭一樣,雖然這等皮膚外傷好治,但想到之後沒有張無忌這塊牌子擋著,周芷若又要接受動輒上千人的殘虐,他就感到頭痛。  【如何?大夫?】朱元璋見神醫望著周芷若猛嘆息,不禁有些發慌。  【醫是醫得好,只是我實在不想再治這破鞋。】神醫搖頭。  【那這麼成?普天之下只有神醫能夠妙手回春,神醫若是不醫,怎麼對得起普天下人的性福?】朱元璋慌忙道。  【好吧~我再醫最後一次,然後我介紹一個人,那是我的師弟,人稱「活馬當死馬醫」的胡來,他的醫術不在我之下,只是為人十分變態,因為幹了許多缺德事,正被通緝,我可以幫你們把他找來,只要你們能夠保障他的安全,我相信他定十分樂意幫你們醫治這賤貨。】神醫嘆道,開始醫治。  【原來是胡來大夫,聽說他的醫術是很不錯的,傷殘再重或是即將身死之人他都能醫好,只是他醫治的手段特別殘忍變態,給他醫好的人大多變得人不人鬼不鬼……】朱元璋說道。  【你既也知我師弟,那該當知道他是醫治周芷若的最佳人選,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他能承受一次一次醫治這被玩殘再被玩得更殘的爛貨。】神醫搖頭嘆息,將朱元璋請了出去,開始最後一次醫治周芷若。  數日之後,明教易主,周芷若下嫁明教全體,成為明教公妻之事傳遍江湖,各大門派接收到喜帖,紛紛趕來參加這世紀的淫亂婚禮。  光明頂上一片喜氣洋洋,這場一女嫁百萬夫的盛大婚禮堂堂展開,明教總壇大門外掛著巨幅布條,上面寫著周芷若此次成親所有相公的名字,上至教主下至剛入教的教眾,總計百萬六千八百一十二人,而禮堂內則掛滿各方英雄所送來的賀聯,只是這些賀聯通通淫蕩不堪,殊無祝賀之意,都是些「峨嵋母狗揚名天下」「明教公廁始正名」「賤婦成公妻,相公乃恩客」之類淫穢之語,其中正中最顯眼處高掛著武當張三豐親手所書的「賤人賤婦」四個大字。  由於賓客加新郎的人數眾多,婚禮移至戶外的廣場舉行,百萬位新郎當然不可能一次到場,現場的新郎只有萬位,這婚禮預計持續一個月,讓周芷若與所有新郎拜完堂為止。  日正當空,賓客新郎已就位,鑼鼓聲天,眾所注目的百萬人妻周芷若緩緩步入……  只見周芷若頭蓋紅頭巾,象徵著新娘,其下卻是赤身裸體,卻用紅繩綑綁著,那是由東瀛傳過來的SM繩藝,雪白的肌膚映襯著紅繩更加動人。  經過神醫一番整治,原本被拉扯的垂至膝蓋的兩片腐爛陰唇,已然收縮了一半,但依舊可悲的大開著在雙腿間晃蕩。那不知道被幹得脫肛過多少次的盛開菊花,也已成從人見心驚的向日葵,縮小成太過盛開的爛菊。那被灌滿精液穢物的肥肚也已清空,不過少了填充物的肚皮鬆鬆垮垮的掛了下來,似乎正期待著再度被灌滿。那之前被抓得變形成噁心肉球的巨乳,總算變回類球形,不過仍然下垂的誇張,那已經擴張致如手掌般大小的乳暈經過數十遍的漂白,也只是將顏色刷淡了一些。那紅巾其下的絕世容顏,倒是幾乎盡復舊觀,神醫最後一次醫治,用了全部的心血,讓自己留下一個完美的句點,那原本千瘡百孔的臉頰,經神醫出神入化的造肉生肌之術,已全然看不出任何疤痕,除了那一隻被射瞎的眼和穿了九顆舌珠的長舌已無從可醫,和朱元璋堅持要留下的額上那「人彘」二字烙疤,周芷若已全然恢復了之前的花容月貌。  周芷若在眾人貪婪的注視下緩緩進場,那被萬人操得誇張外八的雙腿,居然在神醫的矯正下靠攏了不少,但仍然無法完全閉合,周芷若在眾人的注視下愈發興奮,淫水和尿液齊流,神醫雖然用盡心力,但她的下身損毀太嚴重,尿道和肛門已徹底報廢,永久失去禁屎禁尿的功能。  【歡迎新娘入場,即將嫁與百萬人為妻,舉世聞名淫賤無匹的峨眉大鬆穴周芷若!】司儀興奮的介紹,眾人哄然大笑。  笑聲方止,朱元璋大踏步出場,朗聲道:【明教公妻的婚禮自然大不相同,我們先請新娘享用新郎穢物,以示終生為明教淫奴。】話一說完,馬上有人端上糞桶、夜壺、痰盂,一時間臭氣沖天,裡面盛滿著新郎們的穢物。  周芷若開心的向前,取了勺子,揭開頭巾,眾人見她又恢復絕色容顏都不禁讚嘆,周芷若向眾人媚笑一聲,撈了一勺臭奮當場吃了,再埋頭入痰盂裡吸了一大口濃痰,最後提起夜壺喝了半壺臭尿。  【婚禮還要繼續,賤婦便先點到為止,完婚之後賤婦便是諸位相公的公用茅房、公用痰盂、公用夜壺,敬請相公們盡情使用。】周芷若淫笑道。  眾人看著周芷若這有著一張清麗脫俗的美麗容顏,和天仙般的氣質絕世美人,就這麼泰然自若的在大庭廣眾之下吃屎飲尿,下賤的舉動和那殘敗的身軀,和那天仙氣質絕色容顏形成強烈的對比。  【可悲可嘆啊~枉費她是名門正派出生,枉費她是峨嵋掌門之尊,枉費張無忌不嫌棄她給人玩殘,娶她做教主夫人,卻想不到她自甘墮落,寧願做這百萬人妻。】  【早聞爛穴傳奇周芷若淫賤無比,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萬人面前食糞吞痰面不改色,天下最賤當之無愧。】  【這般美若天仙的女子世間少有,古之西施貂蟬都要相形失色,但人品卻是如此下賤,淫蕩的程度連娼妓都自嘆斐如,真不知該該嘆該喜,總之這等美人甘願如此是眾人之屌福。】  【好~那麼請新娘娘郎正式拜堂!】司儀高喊,上千名新郎一齊出列,甚是壯觀,周芷若淫蕩一笑,朝眾新郎拋了個媚眼。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交幹!】司儀大聲喊道,眾人聽到後面這句紛紛噴飯,新郎們則相視一笑,一齊脫褲挺屌。  【眾位嘉賓有幸能千眼目賭新娘與新郎洞房實況,本次婚禮預計持續一個月,新娘周芷若在婚禮期間將終日在這廣場與新郎交歡,直至百萬新郎全部輪過為止。】司儀大聲宣佈。  【眾位嘉賓若是對賤婦有興趣的,也可上前加入戰局,賤婦幸得江湖傳稱「人見人騎」,自不辱此名,若能得眾位相挺一屌,在賤婦體內流精,賤婦感激不盡。】周芷若接著宣布,然後再地上一坐,大開雙腿,眾人瘋擁而上,被朱元璋囚禁在高樓之中的張無忌看到這裡,終於氣急攻心,吐血而亡……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