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人成AV天堂 亚洲成aⅴ人片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25日 2:27:39   图片 0 张   阅读量:3524  

红军姐妹外传之杨秀兰
北山镇在红军大部队撤走后,又被白匪、团丁和地主武装势力反扑了,整个镇上和附近的村落又由红变白,在一次次的围剿之中,小小的北山镇陷入了白色恐怖。真正的红军队伍已经撤走了,而留守的是一支小小的游击队,都是由一些当地村子里的大姑娘,小媳妇组成。这些妇女都是接受过新思想的年轻女性,游击队的政委叫杨秀兰,大约三十一二岁,长的很有古典美,活像历代流传下来帛画中走下来的美女,一头乌黑的披肩长发,瓜子脸上那水灵灵的大眼睛、微微上翘的鼻子与小巧红润的双唇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既有小姑娘的灵秀,又有成熟女人的妩媚。她或露出皓齿微微一笑,或秀眉轻颦都能打动男人的心,她的身材在北方妇女中算是比较清瘦,随着她的呼吸,不仅可以看到她颈下的锁骨,还可以清晰地看到她胸腹间肋骨的轮廓。这一带的百姓们和团丁,混混都知道,杨秀兰这个女人有着一身百发百中的本领,传说死在她手上的白匪已有几百人。都是被一枪毙命,她带领着几个丫头片子打游击总是来无影去无踪,是白匪们重点围剿的对象。一 秘密会议夏天的傍晚,温度依然没有散去,阵阵热浪下,知了的叫声仿佛都有气无力的,在村中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里,柴门半掩,几个女人围在一张桌子上仿佛讨论着什么。为首的女人短发瓜子脸,穿着一件蓝白花色的短袖小褂,由于天热,那小褂也没有系扣子,就这么敞着,女人一对白花花的奶子挺在外面,暗红色的乳晕上两粒紫葡萄大小的奶头格外耀眼。女人光着雪白的大腿,脚上穿着一双方口黑布鞋,手里拿着块手绢,一边往怀里扇着风一边说:我看就这么定了,我和春杏伪装成戏子,七夕庙会那天去黄老才家卖唱,翠花、小荷从前门当作看热闹的相乡亲,吴媛在后门扮作买西瓜的商贩,到傍晚压轴大戏的时候,我们里应外合,击毙黄老才,把这个地主家的武装拿下,充实咱们的队伍。说完激动的手往桌子上一砸,“咚”的一声,女人胸前那对奶子也跟着弹跳了两下。前面那个叫做春杏的女人咯咯的笑起来:秀兰妹子,你这个计划可真和你的穿衣一样大胆,白匪追着咱们姐妹的屁股几个月都找不到,这次竟然一齐钻到他们老窝里去了。秀兰啐了一口:春杏姐,天这么热,我还穿着件小褂子呢,哪像你,全身上下就拿着条毛巾在档里,不害臊。原来春杏这会怀着孩子,已经八九个月了,由于经常腰酸加上穿衣服不方便,这才是赤条条的精着身子,从生理需要来讲,因为临盆准备,女人的阴道口已经本能的微微张开,经常流淌着体液来湿润产道,所以春杏才在胯间着一条毛巾。但是这会女人的生理反映也不是外界条件能约束的了,春杏那一对鼓涨的乳房早在怀孕5 个月的时候就开始涨奶,现在已经是撑的圆润肥大,青筋布满着整个奶子,仿佛弹指可破,平时只要走路,摇晃都会从奶头中流出奶水,而阴道中的淫水经常顺着大腿淌下,加上天热,姑娘再一出汗,奶水,淫水,汗水混合下,女人简直就像含苞欲放的出水芙蓉一般娇媚。旁边几个小丫头也来凑热闹,吴媛伸手要抓春杏那一对充满奶水的乳房:姐姐涨的慌吧,我来给你挤挤。春杏一边躲闪一边笑骂到:小丫头片子,少得意,以后你也会让男人杵到挺着大肚子,到时候我把你那对奶子全挤干,不让你娃子吃。媛儿做了个鬼脸,吐了吐舌头,把收缩回来:哎呀,我和姐姐闹着玩呢,那个计划就这么办吧。那会黄老才和他们狗们都在看戏,我看一准能成。其他几个小姑娘也纷纷赞成。但是平时一向谨慎的翠花却摇摇头,说道:不行呢,秀兰姐姐经常和白匪交战,而且交战的时候秀兰姐又总是那样勾人的打扮,白匪一定能认出秀兰姐的,说完暧昧的看了一眼秀兰。原来,秀兰仗着自己神枪手百发百中的本领,袭击白匪的时候总是光着身子,一丝不挂,仅仅为了行走方便脚上穿着布鞋,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凡是看过自己身子的男人都要死。事实上几年来,但凡被秀兰袭击的白匪几乎没有活口。几乎没有……但是有一个叫铁狗的地痞例外,那天的战斗格外精彩,女子游击队袭击白匪的一个运输粮食的马队,地雷响后,秀兰探出身子打响第一枪,女人赤身裸体,白花花的奶子和修长的大腿晃花了白匪们的眼睛,秀兰手中的盒子枪啪啪啪的就没有停过,一个个白匪一命呜呼的倒下。到最后秀兰没有子弹了,只看她大跨步的跳进白匪中间,拔出背后的大砍刀,向最后几个白匪砍去,随着秀兰胸前奶子的跳动,白匪的头颅也一个个的滚落到地下。直到秀兰她们缴获着大量的粮食进了山,傍边麦地里一双贼溜溜的眼睛还一直盯着秀兰娇俏屁股。这个人就是铁狗,这家伙本来在瓜地里偷瓜,却看到了女子游击队和团丁交战的这一幕。后来铁狗投靠黄老才,并且详细描述了秀兰的长相,而黄老才从城里请来画师,根据铁狗的描述将秀兰的画像画了下来,由于铁狗看到的是秀兰的裸体,所以那幅肖像竟然也是秀兰赤身裸体的样子,那身材比例,包括那一对奶子的大小和阴毛分布都被铁狗说的一清二楚而画了下来,黄老才对秀兰恨之入骨,他不但给每个团丁都发了一份画像的复印件,还故意让画师将秀兰画成两腿大大岔开,坐在木驴上的淫荡样子。所以说,翠花的猜测是正确的,其实现在每个团丁闭着眼睛都知道秀兰的相貌,而且她那副画像在营房里四处张贴,也是白匪们淫乐的话题和打手枪的对象。只是当事人秀兰一个人不知道而已。只听秀兰手一挥说道:翠花,你平时总是这幺小心,见过你姐姐身子的男人都死光了,世界上,没男人知道你姐姐奶头的颜色,说完自信的捋了捋额前的秀发,银铃般的笑了起来。于是,这样一个虎口拔牙的计划就决定了下来,等待女子游击队的命运将会是什么呢?二 地主大院农村的社火总是十分热闹,就连在这战争时期也例外。只看黄老才家大院正在搭戏台,正门口人头攒动,拉车挑担的、吆喝做买卖的、争地方叫骂的、真是个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是,谁也不知道,女子游击队的成员已经就位,两个毫不起眼的小姑娘混在人群中,仿佛也在凑热闹一般,她们正是翠花和小荷。而后门,一个卖西瓜的小媳妇穿着无袖小白褂,下身穿着蓝色碎花布裤,裤腿挽到小腿根部。只听姑娘喊道:“卖瓜喽,卖瓜喽,又甜又沙的大西瓜,不甜不要钱喽。那一声声甜美的要喝,一下就吸引了很多老少爷们。而黄老才的大院里,戏台上临时围了个一人来高的幕布,秀兰和春杏就在那里面换衣服,秀兰装扮是小花旦,那戏袍堆在地上花花绿绿很是好看,秀兰女人性儿起,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说到:这戏服真好看,要是是我的就好了。而春杏怀着孕,只能装扮成拉小曲的龙套,坐在一个小马扎上,手里拿着一把二胡,笑到:秀兰妹,还不快把衣服穿上,你这样子光着屁股让人家看到了像个啥?秀兰咯咯一笑,甩着一对白白的奶子,把秀发放下来,说道,姐姐放心,咱们的计划天衣无缝,说完伸出一只小脚,踩进一只绣花小鞋里。但是,女人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计划,早在秀兰踏进黄老才大院的时候就被识破了。也怪秀兰运气差,刚好铁狗子在院子里,流氓眼睛都尖,更不要说狗子看过秀兰的裸体,所以一眼,就把秀兰认了出来。这家伙大惊失色,连滚带爬的跑进黄老才的后厢房,把情况一说。只看黄老才吸着大烟枪,眯着眼睛,恶狠狠的说道:好啊,这几个臭娘们竟然敢跑到老子的本部来,不要怕,今天我老黄就让大家开开眼,看看这几个女红军有几只奶,几张屄!说完,就把警戒部队的团丁长叫来,如此这般的一说,于是,一场博弈就开始了。其实黄老才的计划很简单,就是很快集合了四百团丁,楼上楼下,院里院外把秀兰包围起来,准备来个瓮中捉鳖。这些人贯鱼而入,不声不响的把每一个出口封住,几乎就在同时,秀兰就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她媚眼一看四周,说道:不好,准备战斗。这是说给春杏听的,说完顾不上穿好衣服,就一个鱼跃翻身,赤身裸体的跳到了戏台子上,手中的盒子枪啪,啪,啪的响了三下,瞬间就有三个白匪脑浆并裂,死在当下,人群一下乱了,看热闹的百姓看到死人,争相逃命,秀兰本想混在人群中出去,但只听黄老才在二楼高喊,不要乱,盯着那个光屁股的花旦,不要让那个小娘们跑了!秀兰一听,暗叫不好,自己胭脂粉黛,带着花旦凤冠,但是赤裸着身子,这在男人堆里,简直是万众瞩目的焦点,跑是跑不掉的。只看对面几十个人举枪,啪啪啪的朝自己打来,秀兰一缩头,滚到一根柱子后面,甩手反击,枪声此起彼伏没两分钟,乡亲们全跑完了,整个大院全是白匪。周围此时出奇的安静,秀兰知道,今天这个情况是自己中招了,但是她也不慌怕,心说:既然进到黄老才的老窝了,本姑娘就杀个痛快!只看她又从腰间抽出另一把盒子枪,玉脚一蹬,人从柱子后面飞出,同时手中的双枪又响起来,对面的枪声更为密集,只是那些团丁都是乌合之众,又被秀兰这样妖艳的打扮看傻了,很多人只顾着贪婪的看女人那白皙诱人的身子,哪能击中灵巧的秀兰。只一瞬,又有几个白匪倒地身亡。但是,黄老才不急不躁,他不怕死几个团丁,这些瘪三有的是,现在那女人就在包围圈里,而从女人现在的“打扮”上来看,身上不会有太多子弹。不,现在这赤身裸体的女人,身上很有可能就没有备用的弹药,而她手上那两把盒子枪,每把最多12响,也就是说,一共女人就只有20多发子弹,而包围她的人可是有将近500 人,想到这里,黄老才冷笑一声,说道,兄弟们,不要怕没子弹,朝那个女人藏身的地方打,给我狠狠的打,他知道火力越猛,那女人为了虚张声势一定会还击,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消耗这个可怜女人的弹药。柱子后面,由于紧张,秀兰额头上的汗已经顺着清秀的脸颊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虽然秀兰浑身上下只穿着一双绣花鞋,但是女人丝毫感觉不到凉爽,此刻她浑身香汗淋漓,就连那穿着绣花鞋的小脚,也是汗津津的湿透了一双鞋子。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已经半小时了,而自己现在毫无办法,只能在这里防守,但是……女人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自己这副样子,被动的防守,只会把这白花花身子卖给敌人。只听敌人喊道:光屁股小娘们,出来吧,缴枪不杀,让爷们好好疼爱疼爱你。秀兰气的要死,娇骂到:疼你姥姥去吧,说完又甩手,啪的一枪,那个喊话的白匪当机毙命。黄老才骂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我数着呢,刚才是这娘们最后一颗子弹,没了子弹,这小娘们光着屁股,量她也玩不出什么花招。哪些团丁听到黄老才这么说,虽然将信将疑,但是还是端着枪,慢慢的包围过来。秀兰啐了一口,心想,这老鬼太狡猾了,连姑奶奶有几颗子弹都能猜到?只看秀兰倚着柱子,抬起一条腿,一手伸到胯间阴道中,往外一扣,哗啦一声,从阴道中抠出一把黄橙橙,亮晶晶的子弹。老式的盒子枪为了防止卡壳,子弹都是拿猪油包裹一层的,秀兰她们打游击,连饭都吃不饱,哪里去找猪油,所以为了保养子弹,只能把这东西放在胯间私处,也亏得女人家羞处敏感,有异物在里面,就会分泌出液体润滑了子弹,这也算秀兰她们的小发明吧。浑身赤裸的女人,还是一副花旦打扮,抬着腿,从阴道中抠出子弹这场景简直是太香艳诡异了,但是秀兰没有更多的时间,她那只修长的腿刚刚放下,手里已经把子弹换好了,女人喵去,包围圈已经很小了,如果这个时候白匪发起冲锋,那么自己将毫无胜算,想到这,秀兰娇叫一声:让你们知道本姑娘的厉害,说罢双枪齐响,以一个扇形弧度连打了二十多发,白匪们被沾着女人淫水的子弹打的鬼哭狼嚎,丢下十几具尸体又逃了回去。就这样,来来回回的,秀兰又坚持了一小时,期间从阴道中又取了两回子弹,当又一次秀兰打成空枪的时候,伸进自己阴道中的玉手再也摸不到一粒子弹了,只有女人柔软的阴道内壁剧烈的蠕动以及顺着阴道口流出的女人体液。看着再一次围上来黑压压的人群,秀兰心道:糟了!白匪听到秀兰这边十多分钟没有再打枪,逐渐又缩小了包围圈,吃过两次亏后,白匪都很小心,生怕又是秀兰诱敌之计,但是,分明的,这次几百号人围到女人藏身的那根柱子也就十几米了,还不见秀兰开枪。通常情况下,这个距离射击是最有利的,对面的女人没有理由在这时候不开枪,但是秀兰确实没有开枪,那么,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女人没有子弹了!三 公主肉搏当白匪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满场的男人都兴奋起来,为首的一个叫到:这个光屁股娘们没子弹了,兄弟们上啊,抓活的。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