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国产剧情调教系列第24部 女仆把衣服脱了让主人摸

国产剧情调教系列第24部 女仆把衣服脱了让主人摸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12日 1:07:16   图片 0 张   阅读量:2052  

实验室的禁忌调教
他,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他,发表了对生物界有着重大影响的论文。《析论H病毒对肢体及器官再生的作用》。H病毒,由中国科学家白绫所培养的特殊病毒,可以说是生物学史上的大突破。通过H病毒的注射,细胞能够重新构造,并以此再生丧失的肢体或器官。另一方面,只要稍微变更病毒的方程式,得出的构造亦随之相异。二零二二年,白绫以一只唐犬实验,首先切除其前肢,后注射H病毒,唐犬原来的前肢位置生长出人类的手臂。然而,实验固然大获成功,却被人道组织斥为虐待动物、甚至是制作生物武器,结果实验项目被迫终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锐的笑声徘徊在狭小的空间,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森寒。白绫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柄肉刀,一边走去手术床前,一边笑道:“放心吧,不会痛的。很快你就会了,很快你就能体会到我愉悦的心情了。这一个实验,我终于快成功了”手术床上,是一个妙龄女郎。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露出洁白诱人的胴体,那一起一伏的胸脯更让雄性生物觉得动人。灯光下,白花花的一对奶子是那么耀眼夺目。女人眼巴巴地看着白绫渐渐逼近,却因为嘴部被塞进口枷而只能发出呜呜的低吟声,原本充满神彩的双目此刻却只剩下恐惧、无助、乞怜。白绫先抹一抹刀锋,然后左手轻轻抚着女人的右腕,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女人的颤抖更是剧烈,无奈全身已被固定,即使挣扎也不过是无奈之举。静。房间静得实在过于可怖。忽而,白绫手起刀落,女人右掌齐腕而断,一声尖锐却又娇媚的呻吟同时响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痛入骨髓的感觉刺激着她每一条神经,流着两行清泪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断腕。白绫却没有因此而动容变色,反而迷醉地看清楚那整齐的切口鲜红色的嫩肉与灰白色的骨骼鲜明地排着,源源不绝的血液如同瀑布,从床上倾泻到地上。“美、太美了!”白绫仿佛发现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由衷的赞叹着。说着,他不禁垂下头,伸出舌头,舔着那似乎无穷无尽的血河甜美的味觉瞬间盈满他的口腔,畅快莫名的血浆在嘴里翻滚,虽非酒,酣醉的感觉却占据他的五感。听得咕噜一声,只见白绫喉结微微一动,血浆经食道流进胃囊。“很快就有你了”舌尖意犹未尽的舔一舔嘴角,白绫才从针架上取过一支针筒。“这就是盛有H病毒的注射剂”语毕,他把针尖刺进被切去的断腕中,姆指头慢慢按下,片刻之间,病毒尽数注射进去本应坏死的肌肉中。才不过数分钟,断腕上的嫩肉慢慢地蠕动,中央的骨质逐渐融化,仿佛有规划似的,里边的肉团竟内陷进去形成管道,而周边的肉团则向外扩张成鲍状,还生长出一个小小的肉芽。若然是正常情形,这个奇特的部分一定是名为“阴唇”的东西。然而,这与阴唇极为相像的小穴却是自断腕切口演变成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再次划破寂静的空间,看见实验展开得非常顺利,白绫再也抑制不住兴奋感,疯狂地大笑着。五年了,自从项目被终止后已经足足五年了。他隐姓埋名,以自己的妹妹白馨,作为实验体,如今突破理论,从而步入试验阶段,那种有所成就的心情决非笔墨所能形容。兴奋感似乎未因疯狂大笑而有所渲泄,他像是要分享成果似的,一边解下妹妹的口枷,一边笑道:“亲爱的妹妹,你看如何?我的理论是对的、我的实险成功了!”白馨泪眼汪汪,她根本想不到亲兄长会这样对自己。五年来,每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房暗,还被迫服食奇怪的液体,最可恨的是哥哥强奸了自己的事实。“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童贞,被你夺去了;我的手,被你切下了;现在,你还做出这种事……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哀求的声调带着绝望,也许白馨在内心深对兄长的行为早已了然:他是不会放过自己。心如刀割,尽管右手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心血始终继续流淌,在这五年间流淌,白白地流淌。“难道你不开心吗?我的妹妹将是新物种、新人类,生物学的新突破!”白绫左手温柔地抚着妹妹腕小穴,右手却拿过一件物事,塞进她的口中。白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强逼吞下去了。“这……是什么?”目光中再次露出强烈的恐惧。“特效媚药”白绫吐出这四个字后,续道:“我这个做兄长的,也要让亲妹妹尝一下甜头吧?”“你!……”“这可是我特别制作的,让女性迅速发情,化痛感为爽快,而且药力持久,怎样?哥哥对你好吧?”“不……”仅仅说出一个字,白馨只觉春情汹涌,一阵搔的感觉自腹下开始,还迅速蔓延至全身,最让她惊慌的是,那经过改造的右腕也变得痕难当,还开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白绫心中暗爽,想不到改造得和真的尻穴几乎相同,他小心地用食指伸进小洞中试探着。从来没有体会的感觉,虽然是手腕,白馨还是觉得那是自己的私密处。随着媚药勾起身体深处的欲望与极度的羞耻感互相结合,她竟然泛起一种变态的欲望,而腕洞中释出一股淫汁。“……唔……”“完美啊……”将沾湿的食指缓缓抽出,白绫痴迷地嗅着那淫水的骚味并舔着,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撑开细洞,温柔地抽插着。白馨不知自己的右腕为何会流出这样可耻的东西来,这种不一样的交合让她觉得恶心,她宁愿是被狠肏阴户,也不希望接受这种已经扭曲的欲望。然而,白绫制作的特效媚药实在太强大了,虚假的欲念支配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种莫名的痛快竟让她的右腕产生高潮。“啊!”该说H病毒的研发确十分成功,自腕洞中喷射而出的淫汁,与正常从阴户而出的,完全是一个样子。白绫是真的疯狂了,比先前更疯狂了他脱下裤子,拿起妹妹的右腕,举起呼着腾腾热气的肉棍,朝着腕穴狠狠的顶了进去!“不!”一阵剧痛从腕处传来,白馨只感到腕内紧凑的肉壁被强而有力挤开,百般滋味直上心头。痛楚感让她暂时清醒过来,侧头一看,只见哥哥满脸笑意、双手捧着自己的右手,以下身的肉棍对着右腕拼命地抽插,似乎不肏死自己便不罢休。“不、不要!放过我吧……”“这样真的不行……”“哥、住手……”求饶声、乞讨声伴着从樱唇而出的悲呜,可惜,这一切只会让眼前这男人更想粗暴地折腾她。媚药已经完全发作了,白馨竟被肏得神智模糊,舔着嘴唇呢喃道:“快……快点……”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实在令人难以想像这女人是被人狠干右腕。白绫十指紧抓着妹妹凝脂般嫩滑细腻的手臂,胯下肉棍居高临下,每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白馨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腕道一插到底!每当肉棍插入时,内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柱身;当肉棍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一但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白绫紫黑色的大龟头拉出来,翻得像朵嫣红细嫩的娇艳花朵,开在妹妹的两片阴唇之间。白馨眉头轻皱,眼光迷离,发烫的美丽脸庞胡乱地左右摇摆,一头如云秀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摇头晃脑幻化出优美的波动。白绫右手把玩着她娇嫩的乳头,左手的两根手指则在妹妹的阴蒂花蕾上轻轻揉动,同时还不时轻柔绵密地亲吻着她的粉臂,这种多头并进的方式不消片刻便让白馨跃上了快感的巅峰,只听得她发出一种介乎于悲鸣、羞耻及喜悦之间的呻吟声,一阵强过一阵……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由亲妹妹的樱桃小嘴中发出,她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变态的快感,欲死欲仙的感觉使她好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白馨终于放弃最后一丝自尊,大声叫了起来:“啊、啊!哥……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我快死了,我不行了,我丢了……”她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只见她突然一顿,玉腕死死绷紧,刹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直抽搐抖颤,阴户、腕穴两处同时达上绝顶高潮!“啊噢我丢了!”而白绫也因为腕穴的强烈抽搐,得肉棍畅快莫名,一声大喝之下也射得妹妹满手白浆。【完】他,是一个出色的科学家。他,发表了对生物界有着重大影响的论文。《析论H病毒对肢体及器官再生的作用》。H病毒,由中国科学家白绫所培养的特殊病毒,可以说是生物学史上的大突破。通过H病毒的注射,细胞能够重新构造,并以此再生丧失的肢体或器官。另一方面,只要稍微变更病毒的方程式,得出的构造亦随之相异。二零二二年,白绫以一只唐犬实验,首先切除其前肢,后注射H病毒,唐犬原来的前肢位置生长出人类的手臂。然而,实验固然大获成功,却被人道组织斥为虐待动物、甚至是制作生物武器,结果实验项目被迫终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尖锐的笑声徘徊在狭小的空间,声音听起来是多么的森寒。白绫从旁边的桌上,拿起一柄肉刀,一边走去手术床前,一边笑道:“放心吧,不会痛的。很快你就会爽了,很快你就能体会到我愉悦的心情了。这一个实验,我终于快成功了”手术床上,是一个妙龄女郎。全身上下没有半点衣物,露出洁白诱人的胴体,那一起一伏的胸脯更让雄性生物觉得动人。灯光下,白花花的一对奶子是那么耀眼夺目。女人眼巴巴地看着白绫渐渐逼近,却因为嘴部被塞进口枷而只能发出呜呜的低吟声,原本充满神彩的双目此刻却只剩下恐惧、无助、乞怜。白绫先抹一抹刀锋,然后左手轻轻抚着女人的右腕,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女人的颤抖更是剧烈,无奈全身已被紧紧固定,即使挣扎也不过是无奈之举。静。房间静得实在过于可怖。忽而,白绫手起刀落,女人右掌齐腕而断,一声尖锐却又娇媚的呻吟同时响起。“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痛入骨髓的感觉刺激着她每一条神经,流着两行清泪的眼睛只能默默地看着自己的断腕。白绫却没有因此而动容变色,反而迷醉地看清楚那整齐的切口鲜红色的嫩肉与灰白色的骨骼鲜明地排着,源源不绝的血液如同瀑布,从床上倾泻到地上。“美、太美了!”白绫仿佛发现一件美轮美奂的艺术品,由衷的赞叹着。说着,他不禁垂下头,伸出舌头,舔着那似乎无穷无尽的血河甜美的味觉瞬间盈满他的口腔,畅快莫名的血浆在嘴里翻滚,虽非酒,酣醉的感觉却占据他的五感。听得咕噜一声,只见白绫喉结微微一动,血浆经食道流进胃囊。“很快就有你爽了”舌尖意犹未尽的舔一舔嘴角,白绫才从针架上取过一支针筒。“这就是盛有H病毒的注射剂”语毕,他把针尖刺进被切去的断腕中,姆指头慢慢按下,片刻之间,病毒尽数注射进去本应坏死的肌肉中。才不过数分钟,断腕上的嫩肉慢慢地蠕动,中央的骨质逐渐融化,仿佛有规划似的,里边的肉团竟内陷进去形成管道,而周边的肉团则向外扩张成鲍状,还生长出一个小小的肉芽。若然是正常情形,这个奇特的部分一定是名为“阴唇”的东西。然而,这与阴唇极为相像的小穴却是自断腕切口演变成的,实在是匪夷所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再次划破寂静的空间,看见实验展开得非常顺利,白绫再也抑制不住兴奋感,疯狂地大笑着。五年了,自从项目被终止后已经足足五年了。他隐姓埋名,以自己的妹妹白馨,作为实验体,如今突破理论,从而步入试验阶段,那种有所成就的心情决非笔墨所能形容。兴奋感似乎未因疯狂大笑而有所渲泄,他像是要分享成果似的,一边解下妹妹的口枷,一边笑道:“亲爱的妹妹,你看如何?我的理论是对的、我的实险成功了!”白馨泪眼汪汪,她根本想不到亲兄长会这样对自己。五年来,每天都生活在黑暗的房暗,还被迫服食奇怪的液体,最可恨的是哥哥强奸了自己的事实。“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事?我的童贞,被你夺去了;我的手,被你切下了;现在,你还做出这种事……哥哥,求求你、放过我吧……”哀求的声调带着绝望,也许白馨在内心深处对兄长的行为早已了然:他是不会放过自己。心如刀割,尽管右手上的血已经止住了,但心血始终继续流淌,在这五年间流淌,白白地流淌。“难道你不开心吗?我的妹妹将是新物种、新人类,生物学的新突破!”白绫左手温柔地抚着妹妹腕处小穴,右手却拿过一件物事,塞进她的口中。白馨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强逼吞下去了。“这……是什么?”目光中再次露出强烈的恐惧。“特效媚药”白绫吐出这四个字后,续道:“我这个做兄长的,也要让亲妹妹尝一下甜头吧?”“你!……”“这可是我特别制作的,让女性迅速发情,化痛感为爽快,而且药力持久,怎样?哥哥对你好吧?”“不……”仅仅说出一个字,白馨只觉春情汹涌,一阵搔痒的感觉自腹下开始,还迅速蔓延至全身,最让她惊慌的是,那经过改造的右腕也变得痕痒难当,还开始分泌出透明的液体。白绫心中暗爽,想不到改造得和真的尻穴几乎相同,他小心地用食指伸进小洞中试探着。从来没有体会的感觉,虽然是手腕,白馨还是觉得那是自己的私密处。随着媚药勾起身体深处的欲望与极度的羞耻感互相结合,她竟然泛起一种变态的欲望,而腕洞中释出一股淫汁。“啊……唔嗯……”“完美啊……”将沾湿的食指缓缓抽出,白绫痴迷地嗅着那淫水的骚味并舔着,然后用食指和中指撑开细洞,温柔地抽插着。白馨不知自己的右腕为何会流出这样可耻的东西来,这种不一样的交合让她觉得恶心,她宁愿是被狠肏阴户,也不希望接受这种已经扭曲的欲望。然而,白绫制作的特效媚药实在太强大了,虚假的欲念支配了内心的真实想法,一种莫名的痛快竟让她的右腕产生高潮。“啊!”该说H病毒的研发确十分成功,自腕洞中喷射而出的淫汁,与正常从阴户而出的,完全是一个样子。白绫是真的疯狂了,比先前更疯狂了他脱下裤子,拿起妹妹的右腕,举起呼着腾腾热气的肉棍,朝着腕穴狠狠的顶了进去!“不!”一阵剧痛从腕处传来,白馨只感到腕内紧凑的肉壁被强而有力挤开,百般滋味直上心头。痛楚感让她暂时清醒过来,侧头一看,只见哥哥满脸笑意、双手捧着自己的右手,以下身的肉棍对着右腕拼命地抽插,似乎不肏死自己便不罢休。“不、不要!放过我吧……”“这样真的不行……”“哥、住手……”求饶声、乞讨声伴着从樱唇而出的悲呜,可惜,这一切只会让眼前这男人更想粗暴地折腾她。媚药已经完全发作了,白馨竟被肏得神智模糊,舔着嘴唇呢喃道:“快……快点……”曼妙嫩白的身子不停蠕动着,红艳艳的脸蛋春情浓冽,似是幽怨又像难过的神色,实在令人难以想像这女人是被人狠干右腕。白绫十指紧抓着妹妹凝脂般嫩滑细腻的手臂,胯下肉棍居高临下,每次冲刺皆是力道十足、下下深入,将白馨泥泞湿滑、紧凑无比的腕道一插到底!每当肉棍插入时,内壁上无数团软肉便紧紧粘贴住前进的柱身;当肉棍退出时,那些软肉又像许多小舌头依依不舍地刮刷着。一但它们不肯放松,便会被白绫紫黑色的大龟头拉出来,翻得像朵嫣红细嫩的娇艳花朵,开在妹妹的两片阴唇之间。白馨眉头轻皱,眼光迷离,发烫的美丽脸庞胡乱地左右摇摆,一头如云秀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摇头晃脑幻化出优美的波动。白绫右手把玩着她娇嫩的乳头,左手的两根手指则在妹妹的阴蒂花蕾上轻轻揉动,同时还不时轻柔绵密地亲吻着她的粉臂,这种多头并进的方式不消片刻便让白馨跃上了快感的巅峰,只听得她发出一种介乎于悲鸣、羞耻及喜悦之间的呻吟声,一阵强过一阵……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由亲妹妹的樱桃小嘴中发出,她生平第一次尝到这种变态的快感,欲死欲仙的感觉使她好像在生死线上走了一遭。白馨终于放弃最后一丝自尊,大声叫了起来:“啊、啊!哥……我不行了!……啊……好棒……好……舒服……噢!……我快死了,我不行了,我丢了……”她再也忍受不住那股要命的绝顶快感,只见她突然一顿,玉腕死死绷紧,刹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浑身一直抽搐抖颤,阴户、腕穴两处同时达上绝顶高潮!“啊噢我丢了!”而白绫也因为腕穴的强烈抽搐,得肉棍畅快莫名,一声大喝之下也射得妹妹满手白浆。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