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快穿H肉黑化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6日 2:07:11   图片 0 张   阅读量:2251  

了无遗憾.
“祝你生日乐,祝你生日快乐……”随着歌声的响起,一个巨大的蛋糕摆在了今晚的寿星——周老爷子面前。  满头银发精神却依然饱满的周老爷子,他是这个家庭里最老的长辈,老人家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膝下还有一大群孙儿孙女,年近八十了身体却还不错,可以称得上是福寿双全了。  周老爷子一口气吹完了蛋糕上点着的蜡烛,引来了大家的一阵热烈的掌声,接下来,是各位晚辈给周老爷子‘上寿’,也就是轮流上前献上寿礼和祝福。  周老爷子注意到自己最喜欢的孙儿周宇还带来了一个漂亮的姑娘,看来这小子是带自己的女朋友来见家人了,老爷子面上不禁露出了笑容,他最喜欢的就是这个孙儿,平时安安静静地不太爱说话,手上老是捧着一本书在看,挺像年轻时的自己的。  不过都二十多的人了,还没有交上女朋友,实在让长辈们有些着急。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解决了。扭扭捏捏地像个女孩子一样,周宇牵着那位漂亮姑娘的手走上前来,“爷爷,这是……这是孙儿的女朋友李兰兰。”  周宇当着一家人的面结结巴巴地介绍了李兰兰,相比之下,那位漂亮姑娘倒是落落大方地上前来向周老爷子行了一个礼,“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这番话说得周老爷子笑眯眯地,“好,好,看来我们家宇儿真是找到一位好姑娘了,呵呵呵……”  老爷子的话让周宇和李兰兰两人都不禁脸上一红,地握住了对方的手,心里甜滋滋的,因为这表明老爷子并不反对他们来往。  转眼间,一年就过去了,而周老爷子这次的寿却是在医院里过的,毕竟是将近八十的人了,这一年里,老爷子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大半时间倒是在医院里面度过的,自然,比起去年的热闹情景,这次自是大有不如,虽然大家都想努力让气氛喜庆一些,不过房间里洁白的墙壁总让人感觉很压抑。  有些冷冷清清地过完了这个寿,大家商量了一会儿,让老爷子最喜欢地孙儿周宇留下来守夜,陪着老爷子。  躺在白色的病房中,脸色也是惨白的周老爷子一动也不动,似乎是睡着了,看到最疼爱自己的爷爷这副模样,周宇不禁眼眶里一阵发酸,眼泪簌簌的掉了下来。  “宇……儿……”  周宇突然听到了一声微弱的声音,他连忙擦干眼泪,“爷爷,你醒了?”  躺在床上的周老爷子此时慢慢睁开了有些浑浊的眼睛,“喔,是宇儿。”  老爷子努力地想坐起来,周宇赶快把老爷子扶起。周老爷子费力地让自己的身子靠着床头,怔怔地,然后长长叹了口气,“唉,爷爷看来是不行了。”  “爷爷,你、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还要给你过一百岁的生日呢。”周宇说着,已经哽咽得说不出声来了。  周老爷子勉强地笑了笑,“对,宇儿还要给爷爷准备百岁大寿呢。”说完这句后,房间里陷入了沉寂中,只有周老爷子时断时续的轻微喘息声。  “对了,你那个女朋友呢?怎么没来给爷爷祝寿?”  周宇一愣,然后支支吾吾说:“她,那个,她有急事没来。”  周老爷子看着自己的孙儿,轻轻摇了摇头,这孩子,连个慌也不会撒。  “宇儿,你知道吗?爷爷心里一直有个遗憾!”周老爷子慢慢地说着,“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曾经爱过一个叫芸儿的姑娘,是的,我非常非常地爱她,把她看作是我生命中最重要地存在,可是,最后我们两人没有能够在一起,只是因为我的愚蠢,我不愿拉下男人的面子,所以我失去了她,失去了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  周老爷子自顾自地说着,似乎不是说给周宇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从此,我就生活在了遗憾中,一直,一直,芸儿,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留下遗憾啊……”  我错了,我错了,周宇脑子里一片乱糟糟地,反反复复地回荡着爷爷刚才说的这三个字。猛地,他站了起来,走到了病房的门口,然后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爷爷,耳畔似乎还在回响着刚才周老爷子的话,“我不该留下遗憾啊……”离开了周老爷子的病房,一个人走在静静的走廊上,摇摇晃晃地向医院外走去。  门被人嘭嘭地重重拍着,吵得李兰兰连书也看不成了,虽然她已经看了两个小时还没看完那一页并不怎么复杂的小说。这么晚了,是谁回来找自己呢?带着一丝疑惑,她透过门上的‘猫眼’看了看门外,是他!那个死小子!  李兰兰不禁气往上涌,一把打开门嚷道:“你来干什么?周宇!我告诉你,就算是你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原谅你的。”  一双强有力的胳膊牢牢地将李兰兰围住,并紧紧地把她抱在了胸前,抱得是这么的紧,都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了。然后,一个低沉而深情的声音贴着李兰兰的耳边响起,“我错了,原谅我好吗?”  紧贴着耳边传来的一阵一阵男人热乎乎的气息刺激着李兰兰敏感的耳轮,让她整个人都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酥软和舒服,迷迷糊糊地她就要张口说道:“好,我原谅你了。”  但是李兰兰还是一把挣开了周宇,脸上红霞未消,却是气鼓鼓地说:“哼,周宇,你不要以为说几句对不起我就会原谅你,我可不是那种三言两句就会被骗的……”  话还没说完,周宇又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你知道吗?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存在,没有了你,我生命就没有了阳光,永远都是一片黑暗,没有了你,……”  李兰兰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男子说着温柔的情话,这,这真的是那个书呆子吗?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会打动人了?  两人火热的眼神交织在了一起,嘴唇也在慢慢互相靠拢。终于,周宇狠狠地吻上了李兰兰的小嘴,同时舌头也粗鲁地侵入到李兰兰的嘴里,周宇几乎是以一种疯狂的动作在吸缀着李兰兰香甜的津液,仿佛就像一个沙漠中的旅人在饥渴地吸缀水袋中的甘泉一般,一点一滴也不肯放过。  此时,周宇的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得到她,我不要留下遗憾!  不知什么时候,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而李兰兰上衣的扣子也已被周宇全都解开,露出了两个白嫩嫩的玉兔,而她那乌黑的长发已经散开来垂在了玉兔前。  周宇则正把头贴在玉兔嫣红的嘴上一边轻巧而有节奏地又咬又拉着,一边嗅着发丝上的少女幽香,同时用手将一缕秀发缠在另一只玉兔红红的小嘴上,斗弄着顽皮的玉兔儿。  李兰兰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两只手使劲地按着周宇的脑袋,嘴里发着快乐的喘息声。  既得陇,再望蜀。周宇开始向潺潺流出泉水的源头前进,粗糙的舌头灵巧地掀开了两片娇嫩的花瓣,泉眼顿时暴露了出来,还在有节奏地一收一张地涌出着大量的带着泡沫的清泉。  毫不犹豫地,带着欢快的呼声,周宇的舌头一头就扎进了那可爱的泉眼里,在里面欢快地翻腾着、戏着水,似乎被这热闹的气氛所感动,泉眼也更快的收缩着,涌出更多的水来。  “兰兰!”周宇毫不掩饰的自己眼中的欲望,火辣辣地盯着眼前的女孩,李兰兰羞涩地闭上眼睛,同时轻轻点了点头。  马上,李兰兰的大腿被用力的分开了,而一把像刚从火炉里捞出来一样的红通通的宝剑则抵上了娇小可爱的泉眼,似乎是感到了害怕,泉眼此时更是发疯了一样涌出水来。顺着泉水的来势,粗大的宝剑一插而入!!  “噢!!”两人几乎是同时发出了低低的喘息声。  红通通的宝剑在泉眼中时而狠插到底,时而一圈一圈地搅动,时而又快速地进出着,同样变得红红的泉眼也随着宝剑的动作一张一缩,就像一张剑鞘,紧紧的箍着宝剑,不让它轻易拔出。  一次又一次的,宝剑疯狂地捣向泉眼,好像不将其插坏誓不罢休,而泉眼则温柔地承受着宝剑的一次次冲击,洗刷着宝剑上凹凹凸凸的不平,让宝剑变得更锋利更壮大。  墙上的时间已经指向两点,而沙发上的两个人似乎没有丝毫要停止的趋势,还在继续坐着刚才一直在做的运动,房间里,“嘎吱嘎吱”的沙发发出的摇晃声分外地刺耳……  “宇,你刚才好坏。”女孩,现在应该说是女人了,用手在身旁的男人背上一圈一圈的画着圆。  男人懒洋洋的声音传来,“我又哪坏了?真是的!”  “哼,”女人轻轻咬着嘴唇,“坏蛋,刚才居然那样使坏!”  突然,男人一把捂住她的嘴,“嘻,你再说,我可又要来使坏了!”  “啊,你居然还能要啊!”女人吃惊地望着男人,好像是发现了一个史前动物一般。  “嘿嘿……我是不想留下遗憾嘛!”  此时,医院病房里,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的周老爷子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在做一个好梦,一个没有遗憾的好梦……  一年后,周宇带着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的李兰兰来到了周老爷子的墓碑前。  “爷爷,今天是您生日,孙儿这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周宇静静地朝着墓碑说着:“你就快有曾孙女了,而且我和兰兰决定,给她起名叫周芸……”  【完】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