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pao.cσm在线视频免费 肉死我了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6日 1:37:00   图片 0 张   阅读量:1856  

和良家熟女的情愫
和她是在和朋友一起吃饭时候认识的,她看样子40岁左右,人偏瘦,眉目清秀,有几分姿色,就是不太爱说话,人显得有点憔悴,我天性好奇,喜欢做有挑战性的事情,所以就有意和她搭讪,终於互留了微信。  过了几天,和她微信聊天,感觉她比较呐口,不善言谈,我就搜肠刮肚找娱乐话题,孩子教育话题,和她聊,慢慢打开了她的话匣子。  她原来很健谈的,把一肚子的苦水向我倾诉出来,她是普通家庭的乖女,家教很严,下班后不许她出门,所以也没有男朋友,年轻的岁月,心高气傲,高不成低不就,最终妥妥地拖到了大龄。  30岁过后,家里急了,她也急了,所以她跟老公是相亲认识的,大家都是大龄结婚,对感情都相对看得很淡,更多的是考虑合适与否,因此也谈不上火星撞地球般的恩爱。  他老公,没有能力,没有背景,没有好的工作,两人由於年纪在哪儿了,所以就将就着结婚了。  他们没有婚房,没有三金,就拍了套婚纱照,办了场很简单婚礼。请客两家各请各的,各自付酒店的钱,各自收礼钱。  婚后,她和老公两家,东拼西凑,狠了狠心按揭买了一套房子,房子是她执意要买的,无论从前期还是到后期,她老公都是持反对态度的,反对的原因只有一个:没钱。  然后开始了漫漫的还房贷生活,他们夫妻收入都一般,家里也没有什么家底,相形见绌,一家人省吃俭用,日子还是过得巴巴的。  一年后,有了个女儿,生活压力就更大了,除银行贷款外,他家还背负十几万的外债。  她老公没有爱好,没有追求,对生活更没有计划,完全的得过且过的一个人。  她老公从没因为家里没钱而发愁过,从不担心这么多外债日后该怎么还,即便是在他的亲戚催得很急的情况下,他也不在乎。  转眼间女儿都上小学了,贷款还没有还清,外债也是老样子,老公的单位也是半死不活,效益不好,勉强维持,每天八小时的工作时间,他准点上下班,无所事事,一成不变。  她就恨她老公,一个大老爷们,一点上进心都没有,惧怕跳槽,惧怕到新的环境中去重新开始,惧怕出大力,每个月拿着可怜的工资,就满足了,一点不思进取。  她看不惯老公的无能的样子,所以为了一点鸡毛蒜皮的事情,经常吵架,后来两人就分床而睡,她就和老公维持着这样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  瞭解到她的困境,为了减轻她的生活压力,我把她介绍给我一个做保险的朋友,让她兼职做保险业务员,我替她交上押金后,她作为新业务员进行了培训。  培训时间为一周,培训内容除一些保险知识外,就是怎么与客户打交道,怎么说服客户买保险。  其实保险的盈利很客观的,业务员每做成一份保险,一般就可按27—30%提成。  於是我就不仅买她的保险,还动员好朋友,尽量买她的保险,因此,她的业绩也扶摇直上,才干了一个月,一结算她就有了在8000元左右的收入。把她给高兴坏了,她主动约我,提出请我吃饭,并把我代缴的押金退给我。  我选了个周末,在比较有档次的饭店留座,她如约而来,化了淡淡的妆,还穿了件红色的外衣,和原来的她简直判若两人,我们吃的聊得很开心,菜过五味,酒过三巡,彼此都有了一点似醉非醉的意思,她一个劲地感谢我,我让她不必介意。  饭后我提议去饭店楼上客房,去喝点茶,醒醒酒,她十分靦腆的应允了。  进了房间,泡好茶,她似乎有点不胜酒力,她先走到床边,坐了下来,可能感觉坐得不舒适,她在背后塞了一个枕头,斜倚在床上,一只脚点在地毯,一只脚半悬在床上,随着呼吸,身体轻微起伏。  看着她的迷人姿势,我悄悄坐到她的床边,俯下身搂住了她,中年女人的身体,成熟中杂着清香真的很有滋味,我把脸埋在她的发堆里,深深地呼吸着她的发香。  她柔柔的气息打动我,整个身体都放松下来,我闭上眼,享受着她头发的味道。  接着,我捧起她的头,仔细端详她的脸。  我从没这么近距离地对着她的脸,由於化着淡妆,她显得非常诱人,即使是眉梢微微的皱纹也只会让我觉得更加风情万种,妩媚无限。  我的嘴唇轻轻吻住了她的红唇,她没有抗拒,反而紧紧抱着我,嘴唇逢迎着我,里面的香舌竟吐了出来,那滋味是幽香甘甜的、滑滑腻腻的,我们吻了许久直吻得彼此通体燥热、浑身乏力,我扶着她起身,慢慢地脱掉了她的上衣,一对饱满乳房在粉红的蕾丝罩住,我轻轻爱抚着她,再从背后解除搭。  再躺下,近距离仔细欣赏她的美好胴体,而她扭怩着怕羞,一边捞起枕头遮住了她的脸庞。  她的身躯柔若无骨,全身都是均匀的牛奶色,肉感绵绵的,乳房有些下垂,仍不失挺翘,我一只手用食指和拇指轻轻的捏住红樱桃,一口含住另一个红樱桃,她不由自主地轻轻呻吟起来,她的身体如此绵软细滑,几乎要融化了一般。  接着,我将她粉红的蕾丝内裤向下拉到膝间,并曲起她右小腿,再将内裤自右脚踝扯脱,她的阴毛细而浓密,遮住大半个阴户,我轻抬双腿,一对饱满的肉丘便跃然眼前,褐色的大阴唇屏障着中央的鲜红肉壁,两者都浮现晶亮的爱液。  她连忙害羞地用手护住阴户,我用力扳开她的小手,头一下子埋入我梦想的山谷。  熟悉的熟女的味道,在偷情刺激下,我觉得她女性特有的气味特别浓郁,一股鹹腥的优酪乳味道。我把她的整个阴唇都含在嘴里,反复品味,手举着她雪白的大腿,肩膀一同顶住,让她的蜜穴尽可能向上伸展。  我手里握着她大腿,嘴里品味她的阴唇,觉得更有味道,刺激更强烈。  随着我的肆意吸吮,她不停地扭动身躯,鼻端发出沉闷的呻吟。  原本她还会逃避着我,渐渐她放弃挣紮,挺腰迎向了我,湿粘的爱液弄得阴唇汤汤水水,闪耀出淫荡的光芒,呻吟声也越来越大。  经过刚才的舔弄,她蜜穴分泌的蜜液涓涓流出,她的蜜穴已经相当湿润,乳白色的液体顺着臀沟留在床单上。  我迅速脱光衣裤,我将龟头塞进她淫液糊糊的阴唇间,一刹那,两片大阴唇包裹住阴茎,一股美好的吸力裹挟着我的肉棒,温暖而销魂的感觉,她的蜜穴温软湿滑,我的小弟弟在里面不断来回,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她紧闭双眼微微皱着眉头,显出有点痛苦的样子。  我疯狂地抽插,尽力攫取龟头刮蹭她阴道内壁的感。压抑多年的她的欲火,在我的抽插下被点燃,她的呻吟也越加频繁、升高,好像不堪蹂躏的模样。  紧紧并拢的玉腿让蜜穴夹得更紧,我的每一次抽动,龟头和蜜穴肉壁的摩擦也更加强烈,我感受得到,她也是感受得到,因为她的呻吟声带着哭腔了。  冲刺、胀大、溃堤、激射,她哭着呻吟着,阴道一阵阵紧缩,我也终於一泄如注,一股最后是无边无尽的舒泰,一股一股、层出不穷,如同跌落云端,也似飞升极乐的天边……  激情过后,相拥细语,回味激情,给我俩带来了新鲜和动感。  她向我倾诉,结婚以来,从未有此畅,和老公做爱只是履行一般夫妻关系,全没激情。  这天我俩不知疲累,一而再的缠绵,她高潮连连,难舍难离。  我们仿佛在恋爱,却又没有恋爱,我知道她可以默许和我做这一切。但她毕竟有家庭,有女儿,所以我们只能保持亲密炮友的关系。                【完】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