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小说 小sao货水好多都湿掉了

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小说 小sao货水好多都湿掉了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6日 1:31:32   图片 0 张   阅读量:1519  

【重生诡情之屌男复仇计】 【作者:楚生狂歌】第二章 【未完待续】
本帖最后由 a837215553 于 2017-11-4 03:34 编辑   第02章  屏幕上,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一个男人正趴在女人身上辛勤耕耘着。一条洁白的床单裹着两人结合的地方,男人干到激烈之,抬起身来跪在女人的双腿间。  女人的双腿从洁白的床单中伸出,勾在了男人的腰后,颤动的唇间发出诱人的呻吟声。美妇人看到此处,手握着假鸡巴往自己的肉穴里塞去,再抽出来的时候,假鸡巴上已经沾满了淫水,在粉色的灯光下一片晶亮。  美妇人的睡裙挽在了腰间,两条洁白的大腿完全裸露出来,比屏幕上的女人更加的诱人。那乌黑的阴毛和丰盈的肉穴在假鸡巴的抽动中若隐若现。屏幕上的女人勾着男人往她身上压,而男人却扶着女人的腰猛挺屁股,虽然两人的要紧部位都被白色的床单遮住了,但却一点也不影响美妇人的幻想。美妇人一边抽着假鸡巴,一边呻吟着倒在了床上,直到那身子一阵颤动后才停了下来。  画面上的男人和女人依偎着靠在床上,美妇人看着叹了口气,把电视关了。  今天给儿子洗澡,美妇人又看到儿子的鸡巴。虽说美妇人常给儿子洗澡,那东西见怪不怪了。但看到儿子的鸡巴硬起来吓人的样子,美妇人心里还是有些旖旎,要是能得那东西安慰是何等美妙。可那是她痴儿的东西,痴儿啊,我的痴儿。  美妇人放好东西后又到卫生间擦了下身子,回房前又去了儿子的房间,今天儿子跟她说了好几句话,她心里很高兴,在睡觉前想再看儿子一眼。青华听到美妇人进卫生间的声音就把电视机关了,没多久就听见开门的声音,青华知道是美妇人来了,便蒙头装睡。  美妇人没有开灯,只是走到青华床边坐下,用手摸着了摸他的头发。青华甚是感动,这美妇人对儿子可是关爱之极,自己占了她儿子肉身的事还是不要告诉她了,自己慢慢变得正常,美妇人肯定会很开心的。  第二天早上醒来,青华穿衣起了床,看到美妇人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的软垫上练瑜珈。青华知道美妇人肯定是个有身份的人,平时自然很注意保养,练瑜珈不但可以保持美妇人的身形,还能提高她身体的柔韧性。这时候美妇人正背对着青华,双腿打开,下身压向软垫,留给青华的是她那浑圆饱满的臀部。美妇人穿着练功服,这时候的臀部向后突出,十分圆润,裤子里还隐隐勾出了内裤的形状。  青华不由得看呆了,好像从美妇人丰满的臀部上伸出了无数的藤蔓,将他和他的目光紧紧裹住了。  美妇人换了个姿势,双腿并拢跪在垫上,身子慢慢后仰,直到头脑勺抵在垫子上。青华又是一阵惊艳,美妇人虽然没有穿文胸,可丰挺的乳房在练功服内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那景致比文胸衬托出来的效果更加诱人。青华现在这年纪一大清早本就气血旺盛,看到美妇人这般模样,那全身的血液直往下冲。天啊,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她现在可是自己的妈妈!青华心里涌起一股自责的声音,觉得自己亵渎了美妇人的尊严。  美妇人低头看到青华的影子,便结束了晨练从垫子上站起来。「小龙,你起来了。」美妇人走到青华身边,帮青华整理衣服,她没发现儿子穿得衣服要比往常整洁一些。美妇人让青华去洗漱,她自己也回房换了套装。青华呆呆地往属于他的卫生间走去,那样子绝对有些痴呆,而不是他刻意装出来的,他的大脑现在和从美妇人领口里露出来的乳房一样白。  这是青华第二次走进自己的卫生间,卫生间很大,足有一般的房间大小。昨天晚上天黑,青华也没看清楚外面的情况,这时候青华透过窗户看清了外面的景致,别墅后面不远就是一座清山,昨夜下了雨,那山林看起来更为清脆,看样子别墅是建在一道平滑的山坡上。青华走到窗前,才看到不远的地方还有别墅,但间距很大,看来这美妇人还不是一般的有钱!  青华再看到美妇人的时候,她已经变成了一个知性美人。白衬衣,小西装,配着修身的瘦西裤,衬托出美妇人完美的身材。特别是衬衣领子和襟边上的细花纹和脖子上的珍珠项链,把女人成熟妩媚的风情表现的淋漓尽致。美妇人走到青华跟前,朝青华脸上左右看了看,见青华洗得很干净,美妇人脸上露出了笑意。  刚吃过早饭,就听见有人摁门铃,美妇人过去开了门,跟着美妇人进来的是个年轻的女人。美妇人对青华说道:「小龙,妈妈去上班了,你要听梅姐的话,好好学习,知道吗?」美妇人说着爱怜地在青华脸颊上亲了下。  美妇人叫进来的妇人好好指导青华学习,那女人一脸微笑地对美妇人说道:「夫人放心,我一定好好的教小龙少爷学习,小龙少爷一定会变聪明的。」美妇人点了点头,又看了青华一眼,只才出门去了。  过来的女人叫冬梅,是青华的专职保姆,平时什么事都不要干,只要在美妇人不在家的时候过来指导青华学习就行了。冬梅在美妇人面前是一脸的恭敬,把青华捧成了宝贝,可美妇人一走,冬梅的脸马上就落了下来,嘴里哼了声说道:「就这呆子还想成材,要不是看在钱份上,老娘才懒得理他。」青华惊讶地看着冬梅,心想这女人变脸也太快了吧!  冬梅回头见青华愣愣地看着她,只当青华还是以前的痴呆儿,便大声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老实坐着去,要是不听话,中午不给你饭吃,知道了吗?」冬梅好像知道青华不会跟她说话,也不理青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从包里拿出手机看了起来。  青华无语,你是保姆,老子现在是少爷好不好?居然搞得像女王一样,真是反了天了。青华想上去狠狠地抽冬梅一巴掌,美妇人这么相信她,她却是这般模样。不过这痴呆儿以前只怕就是被冬梅这般照顾的,他要是上去打了冬梅,只怕冬梅和美妇人都会发现他的异常。想到这里,青华也没理冬梅,径自上楼去了。  冬梅看了眼青华的背影,狐疑了一下,也没多想,只管玩自己的手机。  青华坐到了美妇人晨练的阳台上,窗户开着,雨后的空气特别清新,太阳照在身上也特别舒服。青华伸了伸手脚,从昨天傍晚到现在,青华也憋了许久,想发泄发泄,便一个人活动开来。这痴呆儿的身体不错,身体比原本的他还强壮些,就是腹间有些肥肉,不过并不多。只是青华对这身体还不熟悉,也或许是这痴呆儿本身的缺陷,青华对身体的平衡掌握不好,竟然摔在了垫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楼下的冬梅听到楼上发出巨响,知道青华摔了,心里也吓了一跳,要是青华出了什么问题,她可担不起责任,慌忙跑上楼来。看到青华坐在垫子上什么事也没有,不由得怒道:「小呆子,你干什么啊?」青华看到冬梅惊慌的表情笑了,不过他的笑在冬梅看来是傻笑,冬梅对着他吼道:「你在呆货,笑个屁啊。到沙发上坐好了,要不然今天不给你饭吃。」青华听了冬梅的话,心想这痴呆儿以前是不是个只知道吃的「吃货」,要不然冬梅怎么老拿吃饭来威胁他。  冬梅见青华不动,上去拉着青华的胳膊把他往沙发上拽,青华故意不动,冬梅只好使足了力气,要是两人倒过来,那样子倒像是谁要强奸谁,另一方拼死不肯的。冬梅好不容易把青华拽到了沙发上,嘴里喋喋不休:「这傻的人果然重。」美妇人回来肯定会问冬梅他一天的情况,有冬梅在,青华想做些正常的运动也不成了,便半躺在沙发上看着冬梅。这冬梅二十六七的样子,脸上画着淡妆,看起来倒也颇有几分姿色。青华心想,美妇人肯定不会放心她的痴呆儿子一个人在家里,所以请人来看着她儿子,这下可苦了他了。若是冬梅老盯着他,他如何是好,难道天天装白痴?不行,得想个办法把冬梅赶走才行。怎么样把冬梅赶走呢?如果告诉美妇人冬梅平时是怎么对他的,美妇人肯定会赶走冬梅,可这样一来,美妇人肯定也会怀疑他了。  冬梅见青华看她,心里有些不,从青华房间拿了本数学书给青华,让青华自己看。青华没理冬梅,自己回房间去了。「小呆了,我告诉你啊,吃饭前我可要考你的,你要答错了就没饭吃了。」傻B!青华在心里骂了一句,不再理会冬梅,运动不成就只好看看电视了。  看到电视,青华又想到了自己的事情,父母知道他死的消息肯定伤心死了,半年内一双儿女先后离世,任凭是谁也受不了。青华心里很纠结,姐姐的仇还没报,他就「死」了,也不知道现在是谁,他现在的样子肯定是报不仇的,要不要跟美妇人说明情况呢?如果那样,美妇人受得了吗?再者,他连美妇人是谁都没搞明白,要是美妇人把他的身份泄露了出去,对他来说又是一个危险。暗中跟赵庭联系,让他告诉父母自己还活着?青华又暗自摇了摇头,自己暗中跟踪方达明的事情露了馅,方达明肯定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说不定赵庭身边正有一群人盯着他呢。  青华左思右想,决定先熟悉了自己现在的生活再作打算。  到吃饭的时候,冬梅也没问他什么问题。两人吃的是外卖,青华发现他那一份饭倒是挺多的,可菜没多少,尤其是红烧排骨,都跑到冬梅饭盒里去了。青华拿起筷子扒了起来,吃相甚是不雅。冬梅见了嘀咕道:「吃货就是吃货。」青华吃到最后一口,突然打了个喷嚏,嘴里的饭米粒都喷到对面冬梅的饭盒里。冬梅没想到有此变故,愣愣地看着青华,青华也假装憨憨地看着她。半晌,冬梅大声叫道:「你这个笨蛋,你叫我怎么吃啊。」青华依旧那般傻笑,叫你吃!青华觉得他也算为以前的痴呆儿出了口气了。冬梅无奈,只好收拾掉东西,饿上半天了。  吃过午饭是青华午睡的时间,冬梅让青华进房睡觉,青华对着冬梅也无聊,还不如进房睡觉。回到床上,青华还想着要不要告诉他父母他还「活」着的消息,可这消息太匪夷所思了,青华不知道该怎么跟父母说,父母又怎么会相信他。总不能就这样打电话过去,说自己还活着吧。想着想着,青华就睡着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青华听到客厅里隐隐有些动静,难道是美妇人回来了?青华从床上坐起来,轻轻打开了房门。这回他听清楚了,是女人的呻吟声,而且是冬梅的。这让青华吃惊不小,不会吧,难道那个女人在手淫?这时候客厅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梅子,不爽,舒不舒服?」冬梅一边呻吟一边回答:「嗯……舒服,爽死了,你再用点力。」青华探出头去,只见冬梅躺在阳台那边的软垫上,一个男人正趴在冬梅的双腿间激烈插送着。阳台上的窗帘拉上了大半,光线不是很亮。不过青华还是把两人的情况看得清清楚楚。冬梅的两腿被那个男人架在了肩上,青华正给看到冬梅抬起的小半屁股,看上去还挺大的,和美妇人有得一比。两人看上去有些瘦小,架着冬梅的双腿样子有些滑稽。  干了一会儿,那男人拉着冬梅站了起来。冬梅问那男人干什么,那男人说换个姿势。他让冬梅双手撑在阳台上,从后面扒开了冬梅的大腿,然后就插了进去。  「梅子,这样是不是更爽些。」那个男人一边扶着冬梅的腰一边干着,他比冬梅高不了多少,用这个姿势干冬梅只能并拢双腿,这样他也使不出多大的力气来。  冬梅说道:「爽个鬼,还不如刚才好呢。」那男人一下子拉开了窗帘,屋子里顿时亮了起来。冬梅大惊,对着男人说道:「死鬼,你干什么啊,小心被人看见了。」那男人一阵淫笑,胯部猛挺,顶得冬梅又是一声娇吟。「我来的时候已经看过了,这里就是开了窗做都不会有人看见。」阳台上淫声浪语不绝,呻吟声和撞击声交织在一起,听得青华热血沸腾,心里大骂一对狗男女!几分钟后,男人低吼一声,坐在身后的垫子上不动了。这时候青华才看清了冬梅的屁股,只见两片圆圆的屁股着水亮的肉穴,那肉穴张开,鲜红一片。冬梅用手摸了摸水淋淋的肉穴,转身捡起地上的裤子,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青华怕被两人发现,躲到了墙后。只听那男人对冬梅说道:「梅子,这才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啊,有钱人真他妈住得舒坦。你说要是我们结婚有这么大的房子那该都好啊!」梅子一边穿裤子一边对那男人说道:「你就做白日梦吧,结婚?没房子老娘才不跟你结婚呢。」那男人嘿嘿笑了笑,又问梅子这么大房子,主人家怎么没请个佣人,他也知道梅子的工作只是照看一个痴呆儿。听男人问起这个,冬梅也觉得有些奇怪,她告诉那男人,这里的女主人就请了她一人照看她儿子,还有就是请了个钟点工,一星期过来收拾两次,没请其他的佣人,楼下的保姆房也一直都没用过。  「你说这家的女主人会不会有什么秘密,不想家里有杂人啊?这么一套大房子,肯定要七八百万的,一个女人哪来那么多钱,你说这女人会不会是某位官员或者大老板的小三?」冬梅听了男人的话倒来了兴趣:「不对啊,我听说她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板啊。」那男人哼了一声说道:「你知道她每天去哪上班吗?说不定那是她掩饰身份的借口。一个单身的漂亮女人,能住这么好的房子,中间肯定有鬼。」「有鬼也不关你屁事,就算人家是小三你也管不着人家。」那男人靠到冬梅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梅子,你说会不会有男人来这里跟那女人幽会?」冬梅摇了摇头说这她哪知道。  「要是有人来这里跟女主人幽会,肯定也是见不得光的。」冬梅转头看着男人,缓缓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男人凑到冬梅耳边说了一通,冬梅立刻摇了摇头说道:「不行,这可是犯法的事,抓住了是要坐牢的。」「能有什么事,我认识个人就专门在酒店里偷拍,拍到一次就赚大了,这房子这么值钱,这女主人肯定也很有钱,她的情夫不是大官就是大富豪,到时候敲个几十万都不成问题。梅子,你想想,要是能弄到这么一笔钱,我们就能回去买套房子结婚了。你在这里一个月能赚多少钱?」「几十万?抓到了要判好多年的。」  「别说这女人和她情夫敢不敢报警,就算报了警又能怎样?拍到东西你就不干了,警察又能知道是谁做的?」冬梅觉得男人的话有几分道理,再加上钱的诱惑,同意了男人的计划,问男人怎么偷拍。男人说他晚上去他朋友那里拿点东西,明天再来。  「明天你还想来?这里进来很严的,要是让人知道就完了。」「怕什么,就和今天一样,跟门口的保安说来修电脑的不就成了,你放心,不会出事的……」青华虽没完全听清楚冬梅和那男人的计划,但也听明白了大概,男人想让冬梅偷拍美妇人的隐私,好敲诈美妇人。青华心里一阵冷笑,他正想不到有什么办法赶走冬梅,这女人倒送上门来了。等这两人的计划开始,他找个机会透露给美妇人,那冬梅还不走人?  隔天下午,青华早例进房午睡,到了约摸半个钟头就听见外面有声音,青华知道那男人又过来了。两人在楼梯口说了些什么,然后冬梅就朝青华房间这边走来,青华连忙回到床上装睡。冬梅开了门,看到青华正在床上「熟睡」,便又关上门走了。青华走到门边听外面声音,只听见冬梅对那男人说,那呆货睡死了,可以开始了。  过了片刻,青华才开门出去。美妇人房间的门开着,青华悄悄走过去,只见美妇人的床上放着一只椅子,男人脱了鞋踩在椅子上,将一个比手机小些的东西绑在吊灯上。那花式吊灯很漂亮,上面东西很多,放个东西在上面,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青华回到房间,等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冬梅和那男人出来,开了门才听见美妇人的房间传来两人交欢的声音。青华走到美妇人的门口,只见冬梅趴在床尾,外套扔在了床上,上身的衣服被男人卷了起来,胸罩也松垮垮地挂在冬梅的身上,两个颇为丰满的乳房像倒挂的乳笋一样晃动着。男人站在冬梅的身后,一边拍着冬梅的屁股,一边用力挺着下身,嘴里还说道,骚货,干得你爽不爽!而这个时候,男人的眼睛死死盯着床头墙上美妇人的写真照。那照片拍得颇为性感,男人看了多半会有欲望,青华不用猜就知道这男人真在意淫美妇人。冬梅似乎尽兴了,全身一软,整个上身都压到了床上,男人压了上去,双手伸到冬梅身下,用力掐着女人的乳房。冬梅被掐疼了,嘴里发出发浪的呻吟,随即又咬住了床单。  「你发什么疯啊……轻点儿……当心被那呆货听到了。」那男人却比昨天胆大了许多,趴在冬梅背上一阵猛顶,撞得冬梅屁股「啪啪」作响。「怕什么,昨天我们在客厅都没吵醒他,你不是说他睡着了就像猪一样,打雷都不醒。再说他一个呆货,别说听见了,就算看见了也不知道我们再干什么,说不定给颗糖就骗过去了。唔……就说我们在玩骑马的游戏,梅子你说怎么样?」男人说着又挺起了身子,装作骑马的样子,嘴里发出骑马的声音,一边扭还一边拍着冬梅的屁股,逗得冬梅咯咯直笑。  一对骚货加痴货!青华忍住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怕自己再看下去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到了晚上一切照旧,美妇人没有拉着青华去洗澡,而是放了热水给青华用水。  青华想跟美妇人说他自己来的,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想到美妇人那滑嫩的小手摸着他的鸡巴,青华心里又是一阵冲动,既然他现在是个弱智,那就要演得像一点。当美妇人像洗澡那样翻开他包皮的时候,青华脑海里突然闪现出挂在美妇人床头的性感写真。一股热血直往青华下身流去,只是还没勃起,美妇人已经松了手。青华心里颇有些失望,他很希望美妇人的小手能抚摸他完全勃起的鸡巴,那种感觉比他自己手淫时美妙多了。  美妇人洗了澡到青华房间给他讲故事,美妇人这时候换了条棉睡裙,上面还是披着开衫,裸露的双腿也伸进了青华的簿被子里。青华半靠在美妇人的胸前,隐隐感到美妇人乳房的柔软。青华不由得想到了白天冬梅和那男人的事情,眼前尽是冬梅趴在床上晃荡的乳房。  要是美妇人那样趴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一定比冬梅的样子诱人百倍吧!青华的脑子里忍不住就出现了美妇人趴在床上的样子。那晃动的乳房一定更加丰满诱人,那挺翘的臀部也一定更加雪白。要是自己再趴在美妇人的身后呢?青华发现自己下身某些东西又硬了。  青华也不是初哥,不过他的性经历也很少,少得可怜。青华唯一有过的「女朋友」是她姐姐的同学,那还是青华高一暑假时候的事情,到现在已经七年过去了。虽然青华一直记得那个姐姐的同学,但青华也知道,那个学姐连他的初恋都算不上。此后的青华一直也没谈过恋爱,对女人的向往几乎停留着那初经人事的花季岁月里,现在半躺在美妇人的怀里,怎得叫青华不冲动呢?  青华在想要不要把冬梅在她床顶上装摄像头的事情说给美妇人听。美妇人晚上干些什么呢?青华有些好奇,要不干脆自己先偷看一晚上?青华听那男人说,装在美妇人床顶的摄像头可以工作十五个小时,冬梅每天下午去换一个,正好可以拍一晚上。青华想起白天男人看着美妇人的照片干冬梅的事情,美妇人是单身,她晚上会不手淫呢?青华想明天是周末,美妇人今天晚上极有可能做些私房事,冬梅明天又不会来,他可以先偷看一晚上。这时候美妇人还在青华身边给他讲故事,青华有些心虚,美妇人对他这么好,他却想着偷看她。青华想马上告诉美妇人,可一想到美妇人诱人的身体,青华又忍住了。一晚上,就偷看一晚上!美妇人只是痴呆儿的妈妈,又不是他的,他就偷看一晚又有什么关系呢?青华闻着美妇人身上的清香,又假装睡着了。  美妇人看到青华睡着了,在青华脸上亲了下,缓缓地退出了房间。青华从床上坐了起来了,回味着美妇人身上的香味,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美妙。青华靠在床头,不一会儿就听见楼梯上有声音,起初青华也没在意,以为美妇人下楼去拿什么东西了。可过了一会儿,上楼的声音变得沉重了,那是两个人的脚步声,青华心里一愣,这么晚了,还有谁会来呢?青华不由得想起了昨天那个男人跟冬梅说得话,莫非美妇人真是某位大富豪的小三?  青华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外面人说话。美妇人和来人坐在客厅里说话,声音不响,青华也听不清两人在说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来人是个中年男人。  过了许久,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轻,青华估计两人都不在意他了,便轻轻地打开了门,一阵呻吟杂着低沉的喘息声顿时传了过来。青华微微探出头看向客厅,客厅里的一幕让他惊呆了。  客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美妇人正趴开了双腿跪坐在沙发上。美妇人背对着青华,原本披在身上的开衫已经被美妇人脱下,扔在一边的沙发上。睡裙被男人的大手掀起,露出半个洁白的屁股。那两只大手在美妇人的屁股上揉搓着,挤压着,美妇人随着男人的节奏轻轻起伏着身子,从她嘴里吐出的呻吟声时断时续。  那婀娜的身姿此刻变得无比妖媚,让身下的男人忘乎所以。中年男人的头完全隐没在美妇人的胸前,像贪吃的獵狗深埋在猎物的腹中。  看到眼前这一幕,青华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个陌生男人对冬梅说的话,原来她真的有情夫。美妇人三十出头,正是女人如狼似虎的年纪,有情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看到这一幕,青华心里头隐隐有些失落。她真的有情夫!虽然青华和美妇人认识不过两三天,可美妇人温柔慈爱,高贵典雅的形象已经深深印在了青华的心里,如今突然出现一个情夫,让青华心里有些难受。  「啊……」美妇人的呻吟声变得高亢起来,青华朝美妇人看去,只见男人的大手用力掐着美妇人的屁股,白花花的臀肉从男人的指间凸出,如同要吹爆的气球一样。美妇人修长的双腿绷紧了,膝盖处因太过用力而深陷进默绿色的沙发里,白亮的肌肤和默绿的沙发相得益彰,如同鬼斧神工的玉雕。  美妇人低着头,温柔地亲吻着男人的额头,双手轻抚着男人的头发。青华又见到了美妇人的温柔,不过不是对他,而是对一个陌生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抱着美妇人那性感的屁股,感受着美妇人肉穴的紧缩、蠕动与润滑。他低着头,用脸在美妇人的怀里磨来磨去,「小兰,还是你最好,我等了好久了!」青华听到中年男人说的话,才知道美妇人的名字叫小兰。  也许是美妇人的屁股太过浑圆饱满了,美妇人的阴户看上去深埋在她的双腿间。因为角度的关系,青华看不见美妇人肉穴的样子,但青华知道美妇人的肉穴肯定也很美,而中年男人的鸡巴此时此刻正深深地挺在美妇人的肉穴里。  或许是男人手上的力量太大了,美妇人似乎有些受不住,像起身逃离,绷紧的身子向上挺起,连螓首也微微后仰。在那一瞬间,青华看到了中年男人的鸡巴从美妇人的肉穴里露出了大半,接直,美妇人的身子又突然坐下,那接合处又变得模糊起来,连着中年男人嘴里都发出了欢快的呻吟。青华不由得浑身燥热,内裤里的肉棒不听使唤地挺了起来,青华忍不住隔着裤子摸了下,如同跳板一样,很硬,向下一压马上就会抬得更高。  再看美妇人的时候,美妇人那双曾经给青华洗澡摸鸡巴的手掌正用力压在中年男人的肩上,绷紧的身子耸动得越来越快。男人的双手也离开了美妇人的屁股,伸进了她的睡裙里,睡摆落下,遮住了美妇人的屁股,也遮住了两人性器相交的地方,但两人的动作却更加激烈。青华虽然看不到两人交合的性器,但从两人身体的变化上可以感受到。青华甚至能感受到中年男人的大手在睡裙里抚摸着美妇人光滑的后背,就像是他自己在摸一样。  美妇人突然伸手拔掉了头上的发簪,乌黑的头发顿时如黑色的瀑布飞洒开来。  两人疯狂的扭动着,喘息着。「小兰,快,我要来了!」男人发出低沉地叫喊,青华听出男人的声音有些压抑,好像刻意控制着自己。青华知道男人是在顾忌着什么,或许就是在顾忌自己这个「睡着」的痴呆儿。  「嗯……爸,我也要来了!」美妇人疯狂扭动着身体,美丽的螓首高高扬起,晃动的螓首将黑发形成的瀑布扯得粉碎。  爸?青华的脑子一白空白。难道说美妇人的情夫是她的爸爸?青华又想起了那个陌生男人对冬梅说的话,美妇人有见不得光的秘密。青华深吸了口气,如果美妇人的情夫是她爸爸的话,那绝对是见不得人的秘密。爸?美妇人真的在乱伦吗?还是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现在有许多情人都喜欢玩这种游戏,做爱的时候喊爸喊妈的,很刺激。不过青华还是觉得美妇人是在跟她的父亲乱伦,因为他现在的身份以前是个痴呆儿。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事情,青华现在还不能完全确认。  青华背靠在墙上,客厅里也平静下来,显然美妇人和中年男人已经完事了。  青华又探出头去,只见美妇人已经从中年男人身上下来了,但她还侧着身,依在男人的怀里,那中年男人也低着头,青华看不见他长什么样子。算了,那家伙长什么样子,关他什么事呢,如果那中年男人真是美妇人的爸爸,自己和他总会见面的。  青华想回房去,却被两人的谈话吸引住了。只听见中年男人对美妇人说道:「小兰,还是你最好。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完全放松。我所有的事情也只有对你才能全部倾诉。」美妇人好像并不领男人的情,哼了声说道:「你现在一个月来看我和小龙几回?我知道你对小龙已经没了信心了,可我还有。你现在的心思只怕都在那狐狸精身上吧。」听到这句话,青华可以确定,他现在所占的那痴呆儿就是美妇人和那个中年男人的儿子。想到美妇人高贵典雅的风姿,温柔可人的举止,青华心里有些可惜,如此美人竟会做出这等乱伦之事,而且还是他现在的妈妈。可他们是不是父女和他又有什么关系呢?严格地说,他现在和美妇人没有一点关系,只是占着她痴儿的躯壳罢了。不知道为什么,青华对美妇人并没有多少鄙视,也许这几天美妇人在他心里的形象太好了,让他不由自主地想维护她。  中年男人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现在都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精力。再说她在我那儿也是个幌子,要是没有她,别人会怀疑我的生活的。我不能常来你这里,也是迫不得已。」「迫不得已?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外面的女人可不是一个两个。」「小兰,这你可冤枉我了。女人方面,我承认是有些问题,但问题不大。说句不好听的,下面的一些处级干部,身边的女人都比我多多了。」「那你还来我这里干什么?」  「小兰,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有些话我只能对你讲。这阵子我觉得我身边的压力越来越大了,让我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如果那样,干脆早点退了,我们现在的钱过下辈子根本不成问题。」「不,我不甘心,我不让输给别人,他想搞掉我,没那么容易。」美妇人听了有些吃惊,问中年男人谁想搞他。中年男人说年前的时候XX银行行长卷款潜逃,这事让他身上的压力很大。美妇人不解,银行也算是相对独立的机构,跟他有什么关系。男人笑了笑说道:「不是银行行长卷款潜逃的事情,这事对我虽然有些影响,但还算不上事。你知道我现在正大力推进全省城市化建设,尤其是省城这一块,这里牵涉到很多投资贷款的事情。」「银行现在是不是因为那行长的事情,对放贷管得严了?不是就一个多亿的资金吗?有必要搞得满城风雨?」美妇人也听说了这件事情,银行行长卷款潜逃的事情并没有对社会公布,美妇人也是听到了一些内幕消息,她觉得这事跟她没什么关系,也没问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亿?」中年男人笑了笑,「那是放出去的假消息,这事虽没有对外公布,可总会传出点风去。怕外面传得太厉害了造成不利影响,干脆就放出风去,说那行长只是卷走了一个亿。」美妇人也听出事情不像她所知道的那么简单,至少银行行长的事情不是一个亿的问题了。中年男人看着美妇人惊讶的脸色又继续说道:「去年五月以后,几家公司向那家银行申请贷款,他们用种种手段虚报或重复利用资产作抵押,向银行申请了二十五亿的贷款,而实际到这几家公司的资金不到六亿,有近二十亿资金下落不明。」听到这里,别说是偷听的青华,就是见怪了世面的美妇人都瞪大了眼睛。二十亿,好大的胃口!  中年男人又跟美妇人说,因为这件事情,现在贷款管得很严,他推行的城市化建设有很多企业参与,其中又有很多企业要靠银行的贷款过日子,现在银行管得紧了,那些企业也不好过。美妇人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中年男人所说的那些企业,真正有实力的并不多,大多数是空手套白狼的,没有银行贷款,他们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她自己的公司要不是资本积累的早,只怕也是这般境地了。  「这事又不能怪你,这么大的事情难道还是姓张的搞出来的?」美妇人问身边的男人。很显然,很么大的案子,凭一个银行支行行长是搞不出来的。中年男人摇了摇头,说那行长已经潜逃,是谁在幕后,谁也不知道。「姓张的想搞我也没那么容易,我在这里经营了十年,可不会这么容易败在他手里。」「你这么知道姓张的要搞你?」美妇人见男人这么肯定,就问男人是否发现了什么。「前几天我到枫叶酒店去,有个家伙想偷拍我,那家伙用的设备还很专业,而且他还是名退伍的军人,要不是那天我早到了一分钟,我就完了。」中年男人说着,眼中露出一丝凶光。  爸爸!小兰!方达明!原来美妇人就是方达明的女儿方兰,自己现在就在湖山别墅。难怪那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原来是方达明。青华只在电视上听过方达明说话,声音与他真人有一点区别,青华一时没听出来。一直听到中年男人说起枫叶酒店的事情,才知道客厅里的中年男人是谁,那感觉不亚于前几天他重生在这个痴呆儿身上。客厅里中年男人竟然就是害死他姐姐的仇人方达明。他该怎么办?就这样冲出去把方达明杀了?能不能杀死他是还是一个问题,杀了他后又会不会一辈子在精神病院度过?死过一次的青华没有这么冲动,紧握着拳头靠在墙上。怪不得这个叫小龙的会是痴呆儿,原来他是方达明和女儿方兰生的孽种。  一对奸夫淫妇!原本在青华眼中温柔端庄的美妇人倾刻间变成了淫妇贱娃。  青华又微微探出头去看客厅里的情况,这时候方兰和方达明都坐在沙发上,方兰靠在方达明怀里,方达明抚摸着方兰的肩膀,样子倒像是一个慈爱的父亲。  青华又想起了冬梅两人装在方兰房间里的摄像头,要是那两人拍到方达明和女儿偷情的画面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青华心里叹了口气,这方达明运气正好,今天晚上竟然和女儿在客厅里偷情,估计冬梅和他男人也没想到吧。要不要把摄像头继续留在方兰房间里偷拍呢?方达明来湖山别墅的次数并不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拍到。再说,要是方达明和方兰都出事了,他怎么办?他现在可是方兰的儿子,靠方兰养着呢。青华又想起了赵庭跟他说过的话,方达明有他那层次的对手,而方达明嘴里那个姓张的就是。要不要偷拍了给那个姓张的呢?不行,现在自己这么接近方达明了,一定要自己报仇,把属于方达明的一切都毁灭!  青华看着躺在方达明怀里的方兰,眼里露出一丝贪婪的光芒。贱货,你不是喜欢放荡吗?我就让你更加放荡!方达明,你喜欢玩弄别人的老婆,我要狠狠地干你的女人,为我姐姐报仇!  青华对方达明了解的并不多,只知道方兰是他前妻生的女儿,方达明现在的老婆青华也见过,还是他跟踪方达明的时候看到的,的确配得上方兰对她的称呼——狐狸精!青华并不认为自己的想法有多卑鄙,他只是给姐姐报仇罢了。就像他去偷拍方达明一样,是为了报仇,而不是像冬梅和她男人那样为了敲诈勒索钱财。所以,他是正义的,是可以的。  青华想着方兰滑嫩的手指抚过他的身体,慢慢退进了房间。他知道,方达明很快就会离开这里,方兰睡觉前会进他房间看他。青华要在他的房间等方兰,等那个曾经在他心中高贵端庄,现在却是淫贱放荡的美妇人!  客厅里,方兰对方达明说,如果觉得累,觉得压力大,干脆就别跟姓张的争了,让人家当书记好了,他就再做一届省长,到时候安稳的退下来。方达明摇了摇头,说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姓张的比他小的好几岁,现在又只是副书记,如果姓张的上去了,他这个省长也当不了,上面肯定会给他安排个闲职,别派人过来跟姓张的搭挡。方兰看着方达明再没说话,她明白方达明的意思,她的公司虽然没有直接受到方达明的好处,可暗地里,要不是有方达明当权,她这些年来也不可能积累这么多的财富。方达明如果能再进一步,对她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事情,换了别人过来,她或许可以公开去接一些比较敏感的工程,但绝没有方达明暗中带来的好处多。  两人静静地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方达明也问了几句关于方玉龙的话,方兰说儿子这阵子又好了些,说话比以前多了。方达明听了也没再多说,在他心里,只以为是方兰的心里作用。方达明起身要走了,方兰也没拦着他,方达明回头说道:「小兰,好好照顾自己,我会常来看你的。」方兰表情有些怨幽,对着方达民说道:「你现在还有多少精力啊?只怕要留着陪那狐狸精,还要照顾外面的野花,那还有功夫来我这里。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当心再有人去偷拍你,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运气的。我有小龙陪着就好了,你不用操心。」方达明一阵苦笑,下楼去了。  方兰很爱干净,方达明走后她就回自己房间清洗身子去了。之后,她像往常一样去了青华的房间……字数:11504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免费吃奶在线视频 好紧 好湿 硬的不行

这几天休假,平常日休假是一定不能浪费的,因为很多地方都没什么人,要做什么都很方便。 今天的天气又开始冷了,冷到躲在家里还是觉得冷,本来一点出门的意愿都没有,但为了不浪费一个放假天,硬是要出门。想了很久,想到了附近的温水游泳池,那里不但有温水泳池,还有…

领导从背后捏住我的奶 97色在色在线播放

前面两章色戏太少,有点对不起关注本文的读者,加上我对自己铺垫太多的不满意,所以这章作了修改,删减了大量的情节铺垫,而加重了肉戏,毕竟大家来这里不是看故事的,情节只要完整就行了,这样删减铺垫之后可能会有情节上的小漏洞,但是我实在不能忍受看了几千字自己身…

蜜水喷在他脸上h 汁水紧缩h

脑筋竟动到那两个媳妇身上了。有一天李春晖看到放特休假的黄小金穿着一件薄软的淡黄色T恤,透过薄薄的T恤,丰满的双乳更显凸出,粉红色的胸罩呼之欲出,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深蓝窄裙,那柔若无骨雪白的双臂,丰满的双峰及修长白皙的美腿,绷得紧紧的圆臀,…

男人呁着女人的奶头吃奶视频 我的风流人生

我和妻子的结合可以说有一大半是出于偶然。绝非是我病态,我认为只有和她结婚,才能和我亲爱的岳母有着一生的关联,说穿了,也就是能和美艳的岳母保持着长久的性关系。网上的许多色情小说,可以讲,那大多是胡乱写的,这其中并没有多少人真的乱伦过,我一点也不承认我与…

短篇小说集 娇吟喘人妇尤物

    「好了,完成了,这样就能召唤恶魔了。」一名身穿黑色魔法长袍,戴着一付厚重的眼镜的男孩,喃喃自语的说着。昏暗破旧的小房间内,小川看着地上刚画好的召唤的魔法阵,脑海里回想起在学校里被欺负的种种回忆,〈我要利…

吃奶啃奶玩乳污文 嘬着奶头一边揉捏

我和女学生的性爱发生在一个炎热的暑假。在初步确定恋爱关系以后她已经 没有多少顾虑了。不管是在画室还是在家她和我的关系明显亲密。我们在恋爱第 二年的暑假度过了最甜蜜的时段时光。 先成人短视频分享秘密入口,点此下载点此打开隐藏内容继续看详细介绍一下她吧!…

扒开奶罩来吃奶视频 伸进衣服里吃奶捏胸

我在韩国KBS电台做工已经两年了,平常就在电台里看着偶像们 打歌,上综艺节目,有时还幻想可以和偶像们做爱,不过我最多也只是看着她们青春美丽的身体意淫罢了。 不过想不到我的梦想在2009年既然实现了。 2009年KBS电台为了推出一成人短视频分享秘密入…

校花的腿张来让男生桶 被强奷到舒服的故事

她,是居住在我家附近某所国中的女学生,也是刚搬来不久的邻居,住我家 楼上,也就是最顶楼。近年来小孩子成长发育越来越好,才国三的她就已经亭亭 玉立。长发的她,总是绑着马尾,让人清晰地看见她香白的颈子。 每一次傍晚我回到家,总是看见她坐在楼梯口附近,我又…

双性乳文 双性生子产乳高辣h文np

淫荡的高中妹妹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念高一,但是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不错,身高165,上围还真的瞒突出的;每次看她放学后换下学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时,她的胸前微微突出的乳头老是让我想入非非…..。上身的T恤薄又不长,走动或坐下时常常可以瞥见小裤裤,要命的是…

娇娇女的幸福生活h 养成h

让小孩子干我的女友.我经常叫邻居的小震来我家上网打CS,小震也跟我女友小娟很熟悉了,常常在我家玩一天。这天是星期六,小震明天不上学,于是晚上来到我家跟我研讨CS等游戏。已经晚上10点了,小震的妈妈来我家叫小震回家睡觉,小震当然不想回去了,于是我就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