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肉人妇全文阅读 入了岳的滋润

归档   发布于2020年8月4日 23:43:57   图片 0 张   阅读量:2667  

极品女子之大学英语老师
「把手机给我!」阿竹无奈地递出去自己的手机。「不好好上课!看小说!下课后去我办公室拿!」收走阿竹手机的是他的大学英语老师柳妍儿,这是阿竹上大学两年来第一次上课玩手机被老师收走。同学们都感到很诧异,都上大学了,哪里还有老师上课管你玩手机的?同时大家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阿竹那副无奈的样子。竹煜将书本翻到今天讲的那一课,然后,双手撑着脑袋,看着他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可他的心思全然没有在听柳妍儿讲的什么,而是看的英语老师。现在整个学校谁不知道大二英语柳妍儿老师的芳名呢?也是啊,她20岁大学本科毕业,接着就被学校保研,结果她两年内不仅将研究生学位拿下,博士学位也捎带着给拿了。其实这不算什么,但她不像别的学霸那样相貌平庸,反而长得很漂亮,不仅漂亮,身材还属于魔鬼级别的,很能挑动男人的欲望。这么说吧,大学没有不逃课的男生,但是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男生逃过柳妍儿的英语课,虽然柳妍儿任课时间才一两个月。现在情况还是好的,柳妍儿刚开始上课那几天,几乎天天有好些别的系的男生来旁听,虽然一点也不听。柳妍儿老师当然知道这些男生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来,但是并没有因此有什么骄傲,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所以头一天上课,她就立下了规矩:上她的课,必须规规矩矩的,不准玩手机,不准睡觉,不准说话。这规矩立下来没几天,那些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只半堂课便走了一半。当然也有些坚持不懈的,为了能见到柳妍儿老师,她的课几乎堂堂不落下,甚至还有男生给她送花,这还是某个男生无心中从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给她,并且还被柳妍儿收下后给的某些男生的提示,那些有心有钱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柳妍儿的讲台上,比如现在,讲台上就放着一朵妖艳的玫瑰。柳妍儿倒也来之不拒,都收了下来。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道:「英语老师好看吧?」阿竹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想我的手机!」柱子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看就看呗!怕啥?咱教室后面那些男生还不是为了看咱老师才过来的?」阿竹道:「可怜了那朵花,白白沾了那么多的粉笔末子。」柱子恨恨的道:「别提那些花了,她收下也仅在办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一打扫屋子就全扔了!」「你怎么知道?」「我每天晚上巡视教学楼关灯,你知道吧?」「!学校给你安排的勤工俭学嘛!」「咱英语老师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得满楼道都是,而且一台阶一片!你说她是闲的不?」「真的假的?」「我骗你干嘛?刚开始把我吓了一跳,大晚上的跟闹鬼似的!」「可能是柳老师真的闲得无聊吧!」「切,那些花多贵啊!她倒好,都给扔了。扔旧扔吧,还一片一片的扔,昨晚我在西北角二楼楼梯口闻到一股子尿骚味,说不准就是她养的那只宠物狗尿的呢!」「别瞎说,柳老师这么漂亮,学历这么高,怎么会做那么没有觉悟的事情,说不定是从哪儿跑来的野猫野狗干的,你也知道咱们学校那帮爱心泛滥的女生总爱买些零食喂那些野猫野狗的。」「也说不准还真是!」这时,下课铃响了,柳老师道:「课代表,把上回的作业收一下,送到我办公室!」同学们一阵欢呼,总算下课了,开始一天最后的狂欢。因为这是晚上的一节课,英语课安排不开,就给排到了晚上,现在下课也就9点半。柳老师一走,那一帮男生尾随其后嘘寒问暖,柳老师时而笑笑。「你不去拿你手机?」柱子问。「等会子再去,你看看那帮人!」阿竹道:「我先睡一会子!」教室里人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帮子,只留下几个人还在那里抄作业,课代表在一旁不停地催,因为她的对象在门口等着她。阿竹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就往英语老师柳妍儿的办公室走去,到了她的办公室,竟然还有一男生在陪着她,那男生手边放着一大包的零食,旁边竟然还放着两根黄瓜,这家伙什么也送啊?见阿竹进来了,二人就停止说笑。「好了,阿竹你来干嘛?」她笑着道。「来拿手机。」阿竹慢慢道。「哦,我想起来了,那你应该知道我定下的规矩。来吧,把这张英语六级卷来子做了。」柳妍儿笑着道。「哦!」阿竹木讷的道。「嘿嘿!」那个阿竹不认识的男生幸灾乐祸地笑了,柳妍儿见状,也在他面前放了一张:「你也一起做!」「啊?」那个男生直接傻眼了,急忙道:「柳老师,我刚想起来我被子还在外面晾着,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了,阿竹和柳妍儿老师都笑了。那个男生刚跑出去,课代表拿着一沓乱七八糟的作业过来了。「收齐了?」柳妍儿问。「嗯,齐了!」课代表道:「那老师我先走了。」「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师看着门外她的对象戏谑道。「柳老师讨厌!」课代表笑嘻嘻的走了,还回头看了一眼在做英语卷子的阿竹。那男生被柳妍儿的一笑都呆在门口了。关上门。门外,课代表吃醋地说:「我们英语老师好看吧?」她对像哄着道:「好看,不过没你好看!」课代表明知他说的假的,但还是很受用,笑道:「骗人!」柳妍儿听着门外的说笑声,自己也笑着坐了下来,阿竹侧眼看了,便回不过神来。对于一个工科类学校来说,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长得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有了对象,像他这样脸上痘痘丛生,一年四季衣着基本不变的人来说,根本没有女生会看上,这也是阿竹几次表白失败后愈加沉默的原因。而现在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怎么能不动心呢?哪里还有心情做英语卷子。柳妍儿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头看去,阿竹脸唰的低下,柳妍儿笑了。阿竹起身道:「柳老师,我回302教室做卷子。」柳妍儿笑道:「行!记得10点半的时候交给我。给你手机,下次注意!」阿竹应了声,拿过手机便赶忙退了出去。阿竹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找教室,來到302教室,見到自己追過的女生在跟一個男生在那裡小聲的調笑,連忙退了出來,挨著教室找,總算在317教室發現沒戀愛的,只幾人在學習,他便靠後邊找了個角開始做英語卷子。說實話,阿竹的英語在高中還是不錯的,但是到了大學上時間不學也就落下了,阿竹著頭皮慢慢做。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阿竹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頭,想起來自己是做英語卷子時睡著了,現在應該是在教室。靠,被鎖在教室了!他拿出手機一看,手機關機了,是自己想儘把英語試卷做完時給關了。他開機一看,已經半夜12點半了!緊接著就是十幾個舍友的未接電話,阿竹不禁一陣感動。回宿舍去吧,看門的是好友柱子,應該沒問題,看宿舍的大爺估計不會給開門,少不得就得跳窗戶了。阿竹將英語卷子折好裝進褲兜,拿好手機往外走去。當他走到門口,準備開門時,聽到一聲女生的呻吟,把他嚇了一跳,阿竹回過身看著黑漆漆的教室,分明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又是一聲女生的呻吟,還是那種慾望被憋著想發泄又不敢大聲的樣子,阿竹頓時明白了,可能是某對情侶在隔壁教室開戰了。阿竹回過身,因為剛才的那一頓,他動作就有些慢了,原先他到門口就直接把門開了就走,現在他則停下,要慢慢地把門打開了。那門本來就沒鎖,他只輕輕一推,便溜開了一條小縫兒,往外偷看,這一看不要緊,把阿竹刺激得是獸血沸騰!門外皎潔的月色透過玻璃灑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寬敞的走廊里月光照到的地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陰暗一些,涇渭分明。因為是三間大的階梯教室並列,每一間之間又有相當大的空間,那走廊相當寬敞,足足可容納好幾百號人。就在這317和318教室中間,銀灰色的月光下,一個赤裸的女子仰面躺在地上,一頭長髮披散在地上,這女子手中拿著一物在下體不停地抽插著,一對奶子被雙臂擠得高出許多,修長筆直的雙腿大開著聳立在空中不停地搖晃,口中「咿咿呀呀」的哼唧著,在這黑燈瞎火的教室里,既詭異又刺激!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這個女子是誰,但是僅僅她這傲人的身材在這美女本就稀少的學校里很容易分辨,但天太暗,阿竹難以看清楚,想出去卻又怕驚嚇了她。看著她在那裡玩得正興奮,阿竹下體不知不覺也了,手慢慢將褲子褪下,將下體拉出來慢慢地擼了起來。那女生插得越來越,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漸漸地大了起來,阿竹的下體也越來越硬,眼見就要射了。斜對面一道燈光閃過,阿竹當時就愣了,更驚慌的則是那個女生,恐怕她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有人來巡視,還以為是自己聲音太大將看樓門的給驚動了,於是趕緊的爬起來,四下張望了一下,見317門開了個縫兒,哪裡還多想,趕靜悄悄的爬了過去,幸好她是光著腳,沒有多大的聲響。阿竹見那個女生往自己這邊過來了,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就直接躲到了門後,誰想那個女生打開門的時候弄了點動靜,讓巡視的人聽見了:「誰呀?」這女生當機立斷,一下閃進門去,躲到了門後,正好撞到阿竹懷裡!那女生這一下可著實驚著了,張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見她要叫,立馬將她嘴給捂住了,那女生根本沒有想到門後會有人,剛想喊就被捂住了嘴,掙扎著要逃脫,阿竹見狀立即將她抱住,輕聲道:「別動,小心被發現!」那女生睜著驚恐的大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生,又聽到他的話,立馬安靜了下來。巡視的人已經到了門外,阿竹頓時緊張起來,同時她懷裡的女生也繃緊了身子,想必也很緊張。這時,聽那人道:「這裡怎麼有灘水?」阿竹聽出來是柱子的聲音:「這麼騷氣!」柱子轉眼看見317的門開著,就往這裡走,聽著柱子的腳步臨近,阿竹和那女生登時更緊張了。忽然,「喵~~」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另一側的樓道跑了出來,還衝著柱子叫了兩聲,柱子止住腳步,罵道:「死貓!」那野貓一聲叫跑開了,柱子也回頭往回走了。聽著柱子走遠了,阿竹長出一口氣,放鬆神經後,才發現自己觸手處一片滑膩柔軟,下體一下子又挺了起來,正好頂在女生敏感的部位。阿竹一緊張,就射了出來,手也鬆了,將那女生放了開來。誰知那女生經這一刺激,本來要到的高潮也來了,一股水「嘩嘩」的流了出來,將阿竹的褲子也濕了個透。阿竹一鬆手,她渾身無力的軟倒在地上,身體因為高潮抽搐著,嬌喘不止,同時阿竹聽到「卡嚓」一聲脆響。阿竹再看這女生,哪裡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柳妍兒!「柳……柳……柳老師!」「嗯……嗯……啊……阿竹!」柳妍兒因為高潮的緣故渾身綿軟地躺在地上,身體微微地抽搐,秀髮凌亂地灑在雙肩,雙乳也因為身體的抽搐而微微晃動,那兩顆櫻桃在夜晚涼的小風輕撫下硬了起來,纖細的腰肢扭動著使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那雙修長的美腿交錯著掩住下體,整個身體在清涼的月光下分外誘人。阿竹目瞪口呆地看著躺在地上微微顫抖著的柳妍兒老師,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頭一個想法是她是被人脅迫的!可看樣子又不像。阿竹下體猛地聳起,讓他清醒了過來,立馬轉過身來。阿竹雖說上了大學,但思想還是挺保守的,他喘著粗氣,忍著漲得疼痛的下體,道:「柳老師,你沒事吧?你能先穿上衣服嗎?這是怎麼回事?是有人威脅你嗎?」說著,給了自己一嘴巴,道:「柳老師,對不起,我先出去,你先穿衣服!我去找柱子幫忙!」說完就要開門出去。柳妍兒一聽阿竹說要出去,大驚道:「別!別動!我沒事,千萬別找別人,不然我就完了!」阿竹想回頭又不敢回頭,道:「柳老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柳妍兒苦笑道:「阿竹,你相信柳老師嗎?」「相信!」阿竹痛快道。「那老師能相信你嗎?」「……可以!」「好,今晚的事,我會給你解釋的。」頓了下,柳妍兒下了很大的決心道:「你先過來幫老師一個忙。」「您說吧!」阿竹不敢回頭,也沒動。「你過來一下,來老師身邊。」「柳老師您還是說事吧,我過去不方便。」「沒有什麼不方便的,都是成年人了,該知道的你也知道。再說,你不過來怎麼幫我?」「哦!」阿竹應了聲,便慢慢轉過身,來到柳妍兒身邊,兩眼飄忽,不敢直視她的身體。這時柳妍兒已經坐了起來,見阿竹過來,便拉著他蹲下來:「你長那麼高幹嘛?」阿竹被柳妍儿一拉,身体就是一颤,顺着她一拉就蹲了下来,映着月色看着柳妍儿精致的面庞,甜甜的微笑,心里一动,赶忙移开视线,往下看去,却正瞅着柳妍儿那双傲人的双乳,阿竹赶紧将脸甩向一边,看得柳妍儿「咯咯」直笑。「柳老师……」阿竹后半截话被柳妍儿手给堵上,道:「从现在起,你叫我妍儿就行!」「啊?」阿竹惊奇的看向柳妍儿,立刻又转过头:「不……不好吧!」「没事,只咱们俩的时候你叫我妍儿,外人面前你还叫我老师。」「好吧!」「叫一个听听。」「呃……嗯……妍……妍儿!」「嗯,好了,不逗你了。你看这是什么?」柳妍儿拿过一件东西递给阿竹,阿竹扭头接住,立马转过头去,对着月光一看:「黄瓜?黄瓜把?这怎么了?」「我想让你把另外半截给我弄出来。」「弄出来?弄那半截黄瓜干什么?柳……妍儿,赶紧穿上衣服吧,你衣服在哪儿?我给你拿去。」「我……我衣服在办公室放着。」「钥匙在哪儿?」「钥匙被我塞到黄瓜里面了。」「啊?干嘛塞那里面?就是那半截黄瓜?那在哪儿呢?」「在……在……」这时的柳妍儿反倒扭捏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烧着了一般,蚊子般声音道:「在我的……在我的屁眼里!」说完,刚才还调戏阿竹的柳妍儿扭过头,将身体背对阿竹,把丰满光滑的屁股向阿竹撅了起来。让阿竹震惊的不仅仅是柳老师朝自己撅起了她那滑腻丰满白嫩的屁股,更让他吃惊地是平时看上去清纯可爱、纤尘不染的柳老师竟然能说出「屁眼」这个下流的字眼。阿竹现在的心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是见到整个学校男生的女神赤裸身体近在眼前的激动?还是能一亲柳妍儿的芳泽的欣喜?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阿竹的心跳得那叫一个快啊,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柳老师,我该怎么帮你弄出来啊?」「别叫我老师了,太丢人了!我现在不是你老师,叫我妍儿!」「哦,妍儿,你……你去厕所把黄瓜拉出来不行吗?」「不……不行,太长太粗了,而且已经全部进去了,使劲的话,很痛的!」柳妍儿一边「嗯……嗯……」地呻吟着,一边将手从身下穿过来掩住私,手指时不时地撩拨着她的肛门。阿竹这才想起那黄瓜有近一尺长,直径近4厘米,犹如营养快线瓶盖那么粗细,而现在断掉的那一小截差不多有10厘米,也就是说,一个长20厘米、直径为4厘米的圆柱体插在了她的体内!清凉的仲夏夜,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那银灰色的光芒使整个夏天仿佛更清凉了。就在这清凉的白月光下,一个大学教室里,一个叫做阿竹的男生面前,一个女子卧伏在教室里浅蓝色光滑的水泥地面上,她左侧脸贴着地面,双腿曲起,使得屁股高高翘起,左手从身下穿过掩住私,右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本来这一切没什么特别,可这女子却是浑身赤裸,不着丝缕,她那光滑细腻白嫩的娇躯在银灰色的月光下让这一切显得分外诡异,而这女子不断地呻吟声,与那左手时不时撩拨肛门和右手不停地抚摸她那光滑的屁股的动作,又让这一切显得那么诱人。这女子并不是别人,正是阿竹的英语老师,本应该放学回家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而见证着一切的正是柳妍儿屁股撅起的对象,她的学生--阿竹。「那我该怎么做?」阿竹不知所措地道。「你这样,你把我的……嗯……屁眼分开,我一边轻微使着劲,你往外抠着点,应该就能出来了。」柳妍儿红着脸说道,毕竟那是自己的私处。「好吧!」阿竹答应着,但是却不敢上手去做。「没事的,来吧!」阿竹咬了咬牙,伸手摸到柳妍儿的屁股上,光滑细腻的触感让阿竹的下体愈发坚硬了。阿竹双手展开把住柳妍儿的臀瓣,同时左右手大拇指扒在她的肛门上向两边分开,肛门处软软的,热热的,阿竹当时就是一个激灵,心里暗暗赞了一下!「妍儿,我使劲了啊?」「嗯……」说着,阿竹手上便用上了劲儿,双手往两边使劲掰开柳妍儿的屁股,大拇指则扣住她的肛门口使劲。同时,柳妍儿也开始使劲,顿时,她便「咿咿嗯嗯」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又不敢放开声音,那憋着的味道就像岛国片一样。「痛……呀!」原来阿竹虽然把柳妍儿的肛门给扣开了,却是一个长条口,柳妍儿一使劲,括约肌一收缩,直肠内黄瓜往外一走,刮得她很痛。而她这一喊痛,阿竹当即松手,那黄瓜又缩了回去,摩擦着她的嫩肉,带给她一波快感。「怎么了?」阿竹担心的问。「沒事,就是有點使不上勁兒,拉不出來!」柳妍兒聲如蚊吶。阿竹撓著頭想了想,道:「妍兒,你這樣在地上肯定用不上勁的,換個姿勢或許好點。」「換成什麼樣兒?」「最好是蹲著的,就是你上廁所的姿勢。你說呢?」阿竹試探著問。「嗯……哦,貌似那樣可以。」柳妍兒說著便起了身,但是沒有站起來,只是就著卧伏的姿勢換成了蹲在地上。她用手捂住私處,把頭埋在臂彎,輕聲道:「這樣可以了吧?」阿竹弱弱地道:「你是可以用上勁兒了,可是我用不上啊!」柳妍兒「啊」的一聲也反應了過來:「那怎麼辦?」阿竹一抬頭看見了講桌,道:「上講桌上怎麼樣?」柳妍兒聞言,也看向講桌,猶豫了一下,道:「好吧!」說完便站起來,雙臂抱著胸向講桌走去,可能是因為直腸里有黃瓜的緣故,她走得特別慢,而且屁股還一搖一擺的,身後的阿竹看得是差一點衝上去把她按倒在地,直接正法。嗯?她腿上的白色斑痕是什麼?阿竹猛地恍然,是剛才柳妍兒在自己懷裡的時候射到她身上的精液。到了講桌前,柳妍兒雙手扶住講桌,右腿慢慢翹起,翹了一半,又放下,回頭看看阿竹。「怎麼了?」阿竹問道。「你扭過去,別看。」阿竹先是一愣,摸都摸了,這會子還不讓看了?沒說話,便扭過身去了。柳妍兒繼續著剛才的動作,把右腿翹起來,可這一抬腿就牽動了直腸內的黃瓜,好像又往裡面走了點,柳妍兒立馬伏在講桌上,讓下體好受些,可是那冰涼的鐵質大講桌刺激得柳妍兒就是一哆嗦,那兩顆小櫻桃登時便硬了起來,上身、下體又是一陣快感襲來。「好了嗎?」阿竹問道。「嗯,過來吧!」柳妍兒將左腿挪上講桌,慢慢變成蹲的姿勢。阿竹轉身過去,只看到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蹲在講桌邊上,將她那誘人的屁股朝向外面,正對著滿教室空蕩蕩的座位,在銀灰色的月光下,泛著另類誘人的光芒。她雙手扶著講桌邊上好不讓自己掉下去,長長的秀髮很自然地垂在後背胸前,如果阿竹不知道這女子就是他的英語老師的話,肯定會把她當成女鬼的。阿竹來到柳妍兒的身後,手顫抖著撫上她的玉背,阿竹明顯感覺到柳妍兒的身子顫抖了一下,但是她並沒有說什麼。阿竹經過剛才那麼一冷靜,也大膽了起來,順著柳妍兒的玉背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但沒有開始幫她把肛門撐開,而是不停地摩挲著她那光滑細膩的屁股,慢慢向她的私處靠近。「不要!」就在阿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私處時,柳妍兒騰出手來抓住了阿竹不安份的手。「對不起!」阿竹趕忙道歉。「幫我拿出來。」柳妍兒鬆開他的手道。阿竹點點頭,這次他改用右手食指伸進去,當食指還剩一節沒進去的時候,阿竹探到了黃瓜,道:「妍兒,我摸到了,你等一下,我再把中指伸進去,如果可以的話,再把左手這兩指也伸進去,就可以給捏出來,你忍著點兒。」「嗯,好的!」說著,她還把屁股稍微往起翹了翹,阿竹情不自禁的在柳妍兒的玉背上吻了一下。「嗯……別,癢!」阿竹將食指抽出,並上兩指慢慢捅了進去。「使勁!」「嗯……啊!」阿竹右手食中二指正好夾住,可礙於那黃瓜太粗,柳妍兒的直腸夾得又緊,並不能將它取出來。阿竹立馬用上左手,先將她的肛門口掰開,然後順著進去,和右手一起夾住那黃瓜,使勁往外一拉,只聽「啵」的一聲,那近20厘米長、4厘米粗的黃瓜就被阿竹抽了出來。而伴隨著那粗大的黃瓜的出來,柳妍兒又是一陣快感的到來,差一點攀上了高潮,那種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覺,使柳妍兒難受得要死,便躺在講桌上岔開雙腿,無意識的開始揉搓著自己的私處和胸前高聳的大奶子,完全忘了阿竹就在她的面前。而此時的阿竹更是驚呆了,他看著柳妍兒雙腳蹬著講桌的邊沿使屁股騰空,她的下體在她右手下開開合合,而她那一對白嫩的奶子更是在她自己的左手下變幻著各種淫靡的形狀,柳妍兒口中「哼哼唧唧」的淫叫不停,好像就是在給阿竹做表演一樣。忽然,柳妍兒將身子一挺、一僵,右手緊緊地扣著自己的私處,阿竹知道這是高潮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水柱就從柳妍兒的指縫射了出來,斷斷續續的射了好幾波才止住,來不及躲開的阿竹被射了一身一臉。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子,柳妍儿才从激情中醒过来,等她意识到自己的所做所为,赶紧起身时,阿竹已经将衣裤都脱了。柳妍儿慌忙滑下讲桌,躲到角落去,道:「不要!阿竹你别冲动!」「妍儿,我只是把衣服脱了,都被你弄脏了!」阿竹无语道。「哦!」柳妍儿知道自己反应有点过了:「这样啊,给我吧,我拿回去给你洗。」「不用了,现在去办公室拿你的衣服吧!」「好的,你先把黄瓜给我。」阿竹把黄瓜扔给柳妍儿,柳妍儿接过来,将黄瓜折断,在靠近头部的位置取出了一把黄色的钥匙。柳妍儿看着阿竹,站了起来,道:「你能不能先走?」阿竹一耸肩,表示没有意见,先走了。柳妍儿则掩着前胸和下体,跟在阿竹后面。阿竹打开门,看了看,没有人,便走了出去,但是走得很慢,忽然他恶作心起,猛一回头,柳妍儿见状,立马后退蹲在地上,双手护住全身。阿竹「嘿嘿」一笑,回身接着往前走,柳妍儿一看,知道自己被阿竹耍了,想生气又不好发作,只得慢慢跟在他身后走着。终于来到了办公室门前,阿竹站在一边,把门给柳妍儿让开,朝她一笑,柳妍儿面带怒色来到近前,瞪了阿竹一眼,拿出钥匙就要开门。忽然,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一阵点击滑鼠和人的说话声--办公室有人!夏天的某个夜晚,后半夜,在北方某所大学的教学楼三层办公室门前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子高大健壮,如果不是脸上的痘痘,他是个很帅气的男生;女子漂亮苗条,只看她那脸蛋就能让男生疯狂、女生嫉妒。而现在不仅她的脸蛋,就连那平常包裹在精致的衣服内的胴体都裸露在外,那挺巧的玉乳,单手想掩住,可是那丰腴的乳肉却怎么也遮不住,满满地露了出来,更何况另一只手还要去遮掩下体的那一抹黑色,两条修长笔挺的美腿紧靠在一起,显出这女子很是紧张。这男子正是这所大学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男生,而那女子则是阿竹的英语老师,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此刻,全校男生的女神正一丝不挂的站在阿竹这个没有女生青睐的屌丝男身后,而这时的柳妍儿对阿竹没有半点讨厌,甚至有些感激和依靠的神情。但是此时的二人都紧张得要命,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时的办公室里还会有人。特别是柳妍儿,她是在确定了整栋楼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才做的那种事(当然阿竹是个意外),现在她真的开始害怕了,被阿竹一个人看见自己想点办法总可以混过去,但是如果再增加一个人,如果是个女生还好说,大不了把她拉下水,如果是个男生,那自己肯定完了,想想明天过后学校里会传出自己跟一个屌丝男大半夜在教室里赤身裸体,自己将遭到全校师生的唾骂!自己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当初的困境,再也不要开始那种痛苦的生活。就在柳妍儿不知所措,急得要发疯的时候,阿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一会儿,他笑了,冲着满面焦急神色的柳妍儿指了指307教室,然后一步步的慢慢往后退去。柳妍儿不解其意,但是目前情况来说,不惊动办公室里面的人,先离开这里,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二人蹑手蹑脚地走回307,阿竹将门轻轻掩好,长出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柳妍儿不安地问道:「里面的人是谁?」阿竹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柱子那个混蛋了!大晚上不睡觉跑到办公室上网看毛片!我说他大半夜跑三楼来干嘛!」柳妍儿一听,心里也轻松下来,道:「原来是这样。」阿竹忽然惊道:「那你的衣服全部在办公室放着,岂不是全让他看见了?那他……」阿竹想到,柱子看见柳妍儿放在办公室的衣服,于是点开毛片,拿起她的内衣裤开始撸管,然后射得柳妍儿衣服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精斑。如果他们来得晚一会,柱子走了,那柳妍儿岂不是要穿上带着柱子精斑的衣服了吗?想想都恶心!只见柳妍儿低声道:「其实办公室里面只放了一件衣服。」「一件?什么?」「嗯……是我白天穿的那件连衣裙,不过……」「不过什么?」「我把它折叠起来放在了……垃圾桶里。」「垃……圾……桶?你怎么想的?」「那件衣服反正也脏了……」「等等,那你的内衣呢?还有,你不穿连衣裙穿什么?」「内衣……嗯,内衣在教学楼别的地方放着。我还有一件连衣裙在车里。」现在阿竹算是明白了,他的英语老师,全校男生的女神根本就不是被胁迫或者玩的什么游戏,而是自愿的!「變態」這兩個字一直在阿竹的腦子裡翻滾,卻說不出來,他實在是不願用這麼個字眼說她。但是柳妍兒的所作所為又徹徹底底顛覆了在他心中的印象,阿竹既希望柳妍兒這麼變態下去,好讓自己多看一眼,多摸一下,可是又不願意她這麼糟踐自己。「柳老師,你這麼做,實在是……實在是……」阿竹吞吞吐吐地道。「變態是吧?」柳妍兒縷了下瀏海兒道。「你何必呢?」阿竹輕聲道:「像你這麼好的條件,找個不錯的男人嫁了多好!」「那你會娶我嗎?」柳妍兒冷不丁的問道。阿竹一下子就懵了,怎麼這麼問?「喏,你不會!」柳妍兒苦笑道。「是,我不會,因為我覺得我配不上你,你漂亮、身材好,學歷又高,我哪裡配得上你!」阿竹急聲道:「你應該找那些年少多金,跟你門當戶對的,而不是我這樣的……屌絲。」「呵呵,你以為那些是我喜歡的?」柳妍兒反問道。「你不喜歡?於情於理,那正是你該這樣選擇的。」阿竹肯定道。「你錯了,那不是我想要的,曾經我以為那是我想要的,可那不是,我放棄了真心對我好的,跟了一個我以為是我白馬王子的男人,可最後我像玩具一樣被玩盡興後拋棄了!」柳妍兒沉聲道。「那你也不能自暴自棄到這種程度啊!」阿竹有些憤怒。「這不是自暴自棄,這是我的愛好。」柳妍兒平靜道:「我喜歡這樣玩。」「怎麼可以這樣?」阿竹聽了柳妍兒的話,失神道。「為什麼不可以這樣?看來你不知道還有像我這樣的人的存在,回頭給你點東西看看,你就了解了。」柳妍兒道:「現在,主要的是去取回我的衣服,然後回家!」說著,就往門外走去。阿竹則被柳妍兒的話雷得外酥里嫩,他忽然有種惹上大麻煩的感覺,自己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在學校渾渾噩噩的過日子,然後畢業,找工作,就這麼過。可今晚他不僅見到了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赤身裸體在教學樓自慰,甚至還摸了她下身私密處,還差點把她給上了,更通過她知道了還有一群像她有這樣愛好的人的存在。阿竹想柳妍兒先前肯定不是這樣,應該是後來有人逼迫的,然後就成了習慣,那她會不會把自己也拉下水?肯定的!誰讓自己正好撞見她自慰呢!不能跟她一起!必須遠離她!所以在柳妍兒往外走的時候,他就沒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沒有動。等柳妍兒發現阿竹沒有跟上來的時候,便向他擺手示意他過來。阿竹道:「柳老師,你自己走吧,今晚的事,我不會說出去的,還請你放過我!」「啊?」柳妍兒詫異道,但她畢竟是聰明人,立馬就明白了,道:「你怕我把你帶壞?拉你進什麼非法組織?」阿竹沒想到自己那點心思被柳妍兒一下子猜透了,囁喏著不說話。柳妍兒回身一把拉住阿竹,道:「你放心,我們只是普通人,不是非法組織害人的。這是一種愛好,就像你喜歡讀書、愛看小說一樣,只是自己的事,不會影響到別人。」「真的?」阿竹將信將疑地道。「放心吧,大不了把我賠給你,這樣合算吧?」說完,笑了起來。「那……那好吧!」阿竹道。就這樣,柳妍兒拉著阿竹的手往外走,期間阿竹想擺脫,但是柳妍兒倔強地抓著就是不放,好像阿竹會跑了一樣,最後阿竹也就妥協了。「先去哪裡?」出了307教室,阿竹問道。「嗯,我先想想……先去五樓吧!」「頂樓?那不是建築和機械班畫圖的地方嗎?」「對啊,就是那裡,在503教室有件衣服。」「什麼衣服?」阿竹脫口問道,隨即就後悔了,這是自己該問的嗎?「到了你就知道了。」柳妍兒紅著臉笑道,畢竟是晚上,臉紅也只是她自己的感覺,阿竹根本看不到。阿竹想來,那件衣服肯定是內衣無疑,至於是胸罩還是內褲,阿竹想來是內褲,畢竟下體才是最應該遮擋的。柳妍兒拉著阿竹,避開西邊靠近辦公室的那兩條樓道,從東北角的樓道向上走去。當走到四樓樓梯口時,阿竹踩到了一灘水漬,不禁罵道:「這裡怎麼有灘水?」接著又道:「或許是誰的水杯灑出來的吧!」柳妍兒腳步停了一下,道:「管……管它呢!」便拉著阿竹繼續往上走。雖然知道五樓沒有人,但是柳妍兒還是小心翼翼的一走一停,特別是轉彎的時候,先探頭看看,然後再往前走。她這一停一頓的不要緊,可害苦了阿竹。正常走路,即使兩人拉著手,拉開了,也有一米多遠,更何況被拉的那個還不情願,但是柳妍兒一停下來,阿竹一不留神就貼到了柳妍兒身上,那種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和濃郁的體香,讓阿竹情慾高漲,老二硬梆梆的都有些發痛。終於在最後一個轉角處,柳妍兒也發現了,嬌嗔地拍打了阿竹一下,撒開了抓著他的手。來到503教室門口,柳妍兒輕輕推開掩著的房門,藉著皎潔的月光往裡觀看,昏暗的教室里一個人也沒有,只有南面的窗戶開了一扇,後半夜的涼風吹著藍色的窗帘在空中舞動,發出「獵獵」的響聲。確認屋裡真是沒有人後,柳妍兒招呼一聲阿竹開門進來,重新將門掩上。數著數,到第三排課桌,伸手一拿,便將一件東西拿在了手裡。看模樣大小,正是一件胸衣!阿竹本以為是件內褲,卻是見內衣,更令他沒有想到的是柳妍兒不是藏在這個教室里,而是明目張胆地直接放在了課桌上!阿竹道:「老師,你怎麼就這麼明著放桌子上了?不怕被人發現?」柳妍兒道:「沒事的,沒有人會大半夜跑到這裡來的,即使有人晚走,也被柱子給清理走了,怎麼會有人發現呢?」阿竹壞笑道:「不是被我發現了?」柳妍兒臉一紅,道:「那是瞎貓碰上死耗子--被你撞上了!」說著,她便將胸衣給扣上了。那兩個玉兔一般的豪乳便被文胸束了起來,擠出一道深深的乳溝,看得阿竹恨不得將那文胸扯掉,解放那一對白膩的奶子。柳妍兒來到阿竹身前,仰起臉道:「我的胸大不?」「大!」「喜歡嗎?」「喜……歡!」「想摸摸嗎?」「想!」「沒門!嘿嘿~~」「……」「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胸大一點,可你們哪裡知道這麼大的玩意墜在身前多累?」「那不是還有那個……那個文胸嗎?」柳妍兒橫了他一樣,道:「那我把這兩個東西給你掛到胸前行不?」「我不要!那我豈不成了人妖?」阿竹也開玩笑道。柳妍兒輕輕給了阿竹一巴掌,道:「走吧,去四樓,403,那裡還放著件東西。」阿竹道:「四樓放的什麼呀?」柳妍兒道:「別問,到了就知道了!」既然柳妍兒不說,阿竹也不再多問,反正到了就知道了。阿竹右手一探,很紳士地道:「女士優先!」柳妍兒掐著阿竹手臂,湊到阿竹臉前,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點小心思,想看就光明正大地說,又不是不讓你看!」柳妍兒的臉湊在自己眼前,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香氣撲鼻而來,加上柳妍兒柔媚的聲音,,要不是胳膊上傳來的疼痛,他早就撲了上去。柳妍兒說完話就走了,阿竹趕緊跟上。俗語說「月下看美人」,這話真不假!雖然現在背著月光,可是柳妍兒白嫩的嬌軀在黑色的夜幕中,反倒透露著一股子誘惑,特別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等等,為什麼她屁股扭動的幅度這麼大?阿竹再仔細一看,原來柳妍兒走的是貓步!難怪,嘖嘖!這不是在誘惑我嗎?柳妍兒本來捂著胸部的雙手,現在雖然因為文胸的緣故解放了,但是她並沒有去遮擋屁股,反而故意走著貓步,誘惑著阿竹。這還是那個被奉為全校男生的女神嗎?如此的淫蕩!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四樓的403教室。柳妍兒當先開門進去,阿竹緊隨其後。他進來將門關好後,就見柳妍兒右腳踩在凳子上,翹著屁股,正往腳上套東西,阿竹慢慢走近才看清楚,原來是一件白色的網格絲襪。阿竹的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了柳妍兒翹起的、白嫩的屁股,柳妍兒輕嗔了一句:「別鬧!」而後又繼續擺弄她的絲襪,因為網格稍微大一些,有些不好穿。阿竹終於忍不住了,拉下褲衩,露出硬梆梆的雞巴,朝著柳妍兒的屁股就頂了過去,同時雙臂環住了她的柳腰。柳妍兒被嚇了一跳,掙扎道:「阿竹,不要啊!」穿了半截的絲襪也棄之不顧了,雙腿緊閉,不讓阿竹插進來。但是阿竹此時感覺自己已經插了進去,本能地開始了抽插。但他畢竟沒有過經驗,又加上懷中女子炙熱的肉體和連綿的與其說嬌斥不如說是誘惑的言語,沒幾下便射了出去。衝動過後的阿竹道:「柳老師,對不起!」說完,轉身就要走。柳妍兒道:「回來!你個傻小子,你又沒有射進來!」阿竹本來鐵了心思要走的,即使柳妍兒挽留,但是柳妍兒的最後一句卻讓他止住了腳步,回頭道:「真沒有?」柳妍兒從腳下拿起那白色絲襪,嘻嘻笑道:「你都射到這上邊了。剛才你不過是在我雙腿的腿縫之間插了幾下而已,怎麼會射進來呢?」阿竹尷尬的站在那裡,不知道該怎麼做,還是覺得自己該走了,說:「柳老師,我還是走吧,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柳妍兒笑道:「沒事的,你射了兩次了,下次應該沒有那麼快來的。再說,又沒有射進去。嘻嘻嘻!」阿竹道:「這……我……這不好吧,我真怕萬一控制不住自己,下次真的射進去呢!你看。」說著,阿竹拉下褲衩,露出又變得又粗又大還硬梆梆的雞巴。柳妍兒吃驚地道:「你還真是天賦異稟啊!」阿竹喏喏的不知說什麼好。柳妍兒上前將阿竹的雞巴輕擼了兩下,放回褲衩里,在他耳邊輕聲道:「你只要能在把我送回家之前不射,到時候你想對我做什麼我都隨你。」這條件太誘人了,阿竹都有些不敢相信,道:「真的嗎?」柳妍兒拿起那條沾了阿竹精液的絲襪繼續套到腿上,道:「當然是真的。」說實話,阿竹真的動心了。能不動心嗎?這可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哪一個男生都沒有拒絕她的請求的勇氣,更何況是她承諾你怎麼對她都可以!這樣香艷的要求,想想都令人慾望膨脹,何況這要求可以實現!柳妍兒將阿竹的牛仔短褲束好,手指從下到上撩撥著他的身體,阿竹不禁向後退了一步,正好靠在了牆上。可是那雙玉手卻沒有停止,還在繼續往上遊動,可是她的胸已經緊緊地貼在了阿竹的身上。雖然隔著胸衣,可正因為隔著胸衣,阿竹才能體會到那種硬中帶軟,軟中又透著幾分硬的感覺,就像你拿著一個烤得外焦里軟的饅頭,外層硬皮像胸衣,裡面軟和的像這軟軟的奶子。這是阿竹當時想到唯一能比喻這種感覺的事物了,當然,烤饅頭透著的是饅頭的香氣,而現在滿鼻子卻都是柳妍兒的體香!索性,阿竹豁出去了,沒有再迴避,一把抱住了柳妍兒,將鼻子埋在柳妍兒的秀髮里、脖頸里,使勁地嗅著,雙手也一點不老實的在她光潔細膩的後背和翹挺的玉臀上遊走著,還時不時的在她的玉臀上使勁地抓上兩把。就在阿竹沉浸在柳妍兒身上時,腰間忽然痛了一下,阿竹立時清醒過來。柳妍兒問道:「摸夠了?」阿竹訥訥道:「嗯……夠了……沒……」柳妍兒輕輕一笑,推開阿竹,道:「回頭再摸吧,反正我又跑不了。」說著就往外走,又回頭道:「只要你能堅持到送我回家前不射!嘻嘻!」邊說邊笑便往外走。阿竹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趕緊追上去。經過剛才那麼一鬧,阿竹少了幾分拘束,快步跟上柳妍兒,在她軟軟的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而後順勢摟住了她白軟滑膩的柳腰,柳妍兒只輕嗔了他一聲,便隨他去了。阿竹右手一邊不安份地撫摸著妍兒腰上的軟肉,一邊道:「柳老師,下一個去哪兒?」柳妍兒道:「408!」拐了兩個彎,他們便來到了408教室的門前,柳妍兒附耳聽了聽,沒有什麼聲音,然後開門進去。這是一間大的階梯教室,柳妍兒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去到中間位置,從桌子上拿起一件東西,也沒有穿上,立馬便回到門口。阿竹這時才看清楚,原來是一隻高跟鞋,怪不得她不穿上,而是提在手裡。阿竹問道:「三樓有嗎?除了辦公室里的。」柳妍兒道:「有的,跟四樓一樣,一條絲襪,一隻鞋。」阿竹看著在月光下柳妍兒光潔的玉足,道:「你腳不涼嗎?我抱著你吧?」柳妍兒笑道:「才不要你抱!你這個人,看著老實,實則壞到家了!」阿竹委屈道:「哪有!我不過是心疼你罷了!」柳妍兒直勾勾的看著阿竹的雙眼,阿竹本想迴避,但是一股莫名的力量讓他迎著柳妍兒的目光沒有移動。柳妍兒的眼睛忽地一下濕潤了,道:「別抱了,你背著我吧!」阿竹聽到柳妍兒帶著哭音兒,便急道:「我錯了,我錯了,我不抱你,也不背你了,你別哭!」柳妍兒拍了阿竹一個小嘴巴,道:「讓你背,你就背著!」阿竹怕柳妍兒再生氣,便聽話的背著柳妍兒蹲下,柳妍兒提著那一隻高跟鞋輕輕的趴在阿竹背上,雙臂環住阿竹肩膀,只輕「嗯」了一聲,阿竹知道她在說可以了,便站起了身子。柳妍兒雙腿順勢一環,繞在了阿竹的腰間,同時阿竹雙手向後托住了她的玉臀。柳妍兒咬著阿竹的耳朵道:「走吧,下樓,先去309教室。」阿竹輕輕的「嗯」了一聲,開門從西北角的樓梯往下走。剛開始還好,阿竹雙手雖然托著柳妍兒的玉臀,手指往前稍微一探便是她的私處,但是因為剛才她貌似哭了,阿竹只是在那裡似有意似無意的輕蹭了幾下便打住了。可是,當下樓梯的時候,因為這個樓道里的聲控燈壞了,黑暗中阿竹只能一步一個台階下,這倒好,一步一停,一步一頓,柳妍兒的雙乳在阿竹背上也是一彈一彈的,更甚者,柳妍兒下體沒有穿內褲,那裸露在外的草叢和那一豆大的嫩芽摩擦著阿竹腰間,才下了一半的樓梯,阿竹明顯感覺到有水珠順著後背流了下來。阿竹想逗一逗柳妍兒,便道:「老師,你……流水了!」柳妍兒也不作聲,只將圍在阿竹腰間的雙腳在阿竹的襠部來回蹭著。沒幾下,阿竹便彎下腰,求饒道:「不敢了,不敢了!」柳妍兒「嘿嘿」笑著放過他。阿竹輕手輕腳的來到三樓,也不知道柱子那貨走了沒有,便往309教室走去,可剛到廁所門口,只聽辦公室那裡傳來一陣聲音,也沒有挺清楚說的什麼,但可肯定的是柱子那貨還沒有走!更糟糕的是,好像他開門要出來!阿竹頓時慌了起來,柳妍兒道:「去廁所!」阿竹趕緊大跨幾步,來到廁所洗手池,兩邊分別是男女廁所,阿竹習慣性順勢就要往男廁去,柳妍兒擰著他的耳朵道:「女廁!」阿竹猛然醒悟,急轉身,挑開半邊布簾進去。柳妍兒一指裡面那個開著門的一間,阿竹快步進入,轉身將門輕輕帶好,在裡面將門搭上。見安全了,阿竹側著頭對柳妍兒一笑,柳妍兒卻又擰著他的耳朵,道:「笨蛋!」阿竹也不著惱,調整呼吸,側耳聽著外面的動靜。靜悄悄的夏夜,阿竹聽到了辦公室清脆的開門聲,柱子打著哈欠將門碰上,一步一步的往廁所這邊來,那腳步聲回蕩在空蕩蕩的教學樓里分外的清晰。他倆正盼著柱子趕緊走的時候,忽然感覺到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登時覺得不妙,原來柱子竟然是來上廁所的,而且來的還是女廁!由於阿竹和柳妍兒在的這一個隔間正好對著女廁門口,二人從門縫看見柱子渾身上下只穿著一件三角褲,手裡拿著一件東西,好像是衣服,腳上拖著兩隻拖鞋,輕車熟路的往他倆所在的這個隔間走來。兩人頓時緊張起來,可柱子分明沒有去別的隔間的打算,伸手就來拉門,裡面阿竹緊緊握著把手,柳妍兒也緊張的抓住阿竹的手。想想看,要是柱子一下把門拉開,見裡面的人雙頭四手四腳,是立時嚇昏過去?還是認出這是躲在女廁的一男一女?而且這兩人一個是自己的好哥們,另一個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更要命的是兩個人裸著半身!萬幸的是,柱子拉了幾下,罵道:「靠,咋還壞了呢?這破東西!」便鬆手了。裡面的阿竹和柳妍兒也暗暗慶幸,是學校這總是壞掉的廁所給人留下的印象救了他二人。這時,只聽隔壁的隔間門打開,柱子自言自語道:「這個柳妍兒……」阿竹和柳妍兒俱是一顫,柱子是什麼意思?難道從隔壁發現他們了,柱子緊接著道:「奶子真大,長得還那麼漂亮,要是再騷一些就好了!嗯……嗯……還把衣服放到辦公室,正好用來擦擦我的大雞巴!嗯……嗯……」接著就是柱子的喘氣聲,末了「啊」的一聲便沒了。二人這才想到,柱子手上的衣服應該是柳妍兒的長裙,竟被柱子拿來在廁所打飛機了。柳妍兒趴在阿竹肩上一聲不吭,但是阿竹明顯感覺到她的臉頰有些發燙。而旁邊柱子完後,才開始稀稀拉拉的小便,還一邊哼著小曲兒,看樣子美得很。這個傻柱子!他要是再仔細一點,就能發現他用來打飛機的女神幾乎渾身赤裸在隔壁間里!到時候就不是打飛機意淫了,而是可以真槍實彈的上了,甚至可以以此要脅,永遠告別打飛機!可惜,他沒有發現,也只能永遠意淫著柳妍兒。柳妍兒忽然將手捂住阿竹的嘴巴,並掐了他一下,阿竹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只感覺後背一股暖流經過,順著自己的屁股大腿流了下去,柳妍兒竟然尿了!而且還是趴在阿竹的背上!怪不得要捂住他的嘴巴,是怕他一驚之下叫出聲來。阿竹一陣噁心:『你就不能忍一下,等柱子走了再解手?』側過臉狠狠瞪了柳妍兒一下,後者則是壞壞的一笑,繼續尿了起來,三、四下之後才停下來。現在好了,繼T恤被柳妍兒的淫水給弄髒後,短褲也被她的尿液濕了個透!這時就聽柱子哼哼著歌兒,拖著拖鞋,離開了女廁。柳妍兒也把捂著阿竹的手給放開了,阿竹扭頭剛要埋怨她幾句,還沒張嘴,一陣香風吹來,他的嘴就被柳妍兒的嘴給堵上了。阿竹立時僵在那裡,不是他願意僵在那裡,也不是他不想吻回去,而是他根本就不會接吻!但是這不耽誤柳妍兒那火熱的吻,那舌頭好想要把阿竹的舌頭全給卷出來一樣!阿竹試探著想要吻回去的時候,柳妍兒卻停了下來,因為外面又響起了柱子走動的聲音,但這次卻是越來越遠,而且聽起來像是在下樓梯。柳妍兒「嘿嘿」一笑,對阿竹道:「好了,他走了,接著拿衣服去!」阿竹被她這一驚一乍一鬧騰的動作給弄了個徹底沒火氣,只拿手在她的屁股上略使勁的拍了兩下,又想起柳妍兒沒有穿內褲,便故意使勁扣了扣她的屄,以作懲戒。柳妍兒扭了扭擺脫阿竹在自己屁股上亂動的雙手,掐著他道:「快點,309教室!」阿竹慢慢推開廁所單間的門,長出一口氣,又把柳妍兒往身上起了起,走了兩步,對她道:「我這短褲回頭你得給我洗了!」柳妍兒白了他一眼,道:「多大點事!」阿竹這才一邊雙手不安穩的撫摸著柳妍兒光滑細膩的大腿,一邊慢慢走出廁所,仔細聽聽沒有一點動靜之後,這才大膽地背著柳妍兒往309教室而去。任誰都沒有想到,在大學的教學樓里,深夜,一個上身赤裸的高大男生會出現在三樓的教室里,而且還是從女廁裡面出來。好吧,如果這不算刺激的話,那他還背了一個女子,這女子渾身上下只穿了一條大網眼的絲襪和黑色的胸衣,再加上手裡提的那一隻高跟鞋,便別無它物了。這女子雙手環繞在那男生的脖頸上,高跟鞋提在手裡在那男生的胸前晃啊晃的,一對白嫩豐碩的奶子因為男生走路一顛一顛的在他背上一壓一壓的,而那一雙修長細膩的美腿被那男生雙手在大腿處勾住,沒有穿內褲的下體便華麗麗地暴露出來,如果光亮足夠,從下往上甚至可以看到那女子因為雙腿打開而暴露在空氣中的蜜穴!這可便宜了阿竹那雙不老實的手,在那女子的大腿和臀部來回撫摸,而那女子只是扭了扭屁股便隨著那男生去了。而這個這時看起來淫蕩異常的女子,誰都不會想到竟然是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兒,那男生卻是她的學生,一個純正的屌絲--阿竹!他們這時來到309教室門前,慢慢打開已關閉的大門,幽暗的教室里迴響著開門時的「吱吱」聲,阿竹背著柳妍兒快速閃身進來,柳妍兒邊指邊道:「第一排中間的桌兜里!」阿竹几步來到桌前,俯下身探手摸索,背上的柳妍兒道:「你慢點,把我閃下去了!」說著在阿竹背上挺直身子,原先趴伏的姿勢變成了騎在阿竹的背上。這時阿竹已找到她的那隻高跟鞋,剛要起身,柳妍兒按住道:「別動!」阿竹回頭道:「怎麼了?」柳妍兒也不說話,雙腳站在課桌上,雙手按住阿竹的雙肩,下體開始慢慢地在阿竹後背的脊梁骨上開始蠕動,然後速度漸漸加快,口中「哼哼唧唧」不絕於耳……大概持續了一分鐘,柳妍兒身子一僵,而後癱軟到阿竹的背上,同時,阿竹感到後背又是一股水流流了下來,而這時伏在自己背上的柳妍兒渾身由軟熱變成微涼又變成滾燙。阿竹問道:「柳老師,你沒事吧?」柳妍兒輕喘氣,道:「沒事,走吧,去302,不,去我辦公室!」阿竹拍拍柳妍兒滿是水的屁股道:「你剛才算是把我強姦了!」柳妍兒笑道:「強姦你又怎麼了,不樂意啊?」阿竹笑答道:「樂意,樂意,你如果是真強姦我!」說著,就來到了辦公室門前,柳妍兒拿出鑰匙開門,一進門撲鼻就是那股腥臭之氣。柳妍兒從阿竹背上下來,在垃圾兜里拿起自己的那件黑色連衣裙,然後從抽屜里拿出一個小手電筒,往上一照,只見上面滴滴點點,凌亂著灑滿了柱子噁心的精液!阿竹一把搶過,團成一團,道:「有什麼好看的!走吧!」柳妍兒從桌子下拿出一個小包,把黑色連衣裙放到裡面,便隨著阿竹出來,將辦公室門鎖好,道:「303!」阿竹看著她提在手裡的一雙高跟鞋,問道:「我還背著你吧?」柳妍兒道:「不要!」而後像個小姑娘一樣,光著腳蹦蹦跳跳的往303教室而去,阿竹聳聳肩,緊跟其後,等他來到303,柳妍兒已經將另一隻絲襪穿了起來。阿竹道:「我很想知道,你把內褲放哪兒了?」柳妍兒笑道:「跟我來!」柳妍兒徑直來到一樓,來到教學樓入門口大廳,阿竹驚道:「你不會放在這裡了吧?」因為大廳旁邊就是值班室,柱子晚上睡覺的地方!你猜,柱子這時候是睡著了呢?還是沒睡呢?反正阿竹打死也不信剛看完毛片、打了飛機的柱子,一會兒的工夫就睡著了!柳妍兒點點頭道:「對啊,就是這裡!」阿竹几乎抓狂道:「你怎麼能放在這裡?被人發現怎麼辦?」柳妍兒「嘿嘿」笑道:「發現不了的!」阿竹無語,繼而道:「你還真敢!」柳妍兒抬腳就要過去,阿竹卻一把拉住她,道:「等會兒,柱子估計還沒有睡著,再等等!」柳妍兒擺脫阿竹道:「沒事的,這樣才刺激嘛!」阿竹徹底無語。柳妍兒光著腳踩在教學樓進門大廳冰涼的地板上,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靠近大廳中央的花壇。從外面看去,一個個子高挑、長發披肩的女子出現在教學樓大廳的花壇邊上,月色下的這個女子渾身幾乎赤裸,只有一件深色胸衣裹著那豐碩的雙峰,一雙白色的網格絲襪套在修長的玉腿上,彎腰探身正在花壇里找著什麼東西。她一彎腰,那豐腴的屁股在月色下甚是誘人,特別是在這無物遮擋的情況下能讓人一覽無餘!可惜,這麼誘人的景色,除了這些花花草草,就只有她身後的一個男生有幸欣賞。還有可能欣賞的便是旁邊值班室的柱子,可惜,他在女廁錯過機會之後,此刻又一次錯過。那花壇是前兩天學校為了迎接客人而擺設的,一圈一圈,一層一層,擺得特別密。柳妍兒根本不能踩到花叢里,可她要拿的東西偏偏好像就在中間那叢紫色的花草上,距離確實有點遠,柳妍兒沒有那麼容易夠到。她咬了咬牙,猛地一探身,總算夠到了,但同時身體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就撲到了花叢里,柳妍兒不禁「啊」的一聲叫了出來,而後又趕緊閉嘴。「誰呀?」一聲驚疑從值班室里傳出來。「把手機給我!」阿竹無奈地遞出去自己的手機。「不好好上課!看小說!下課後去我辦公室拿!」收走阿竹手機的是他的大學英語老師柳妍兒,這是阿竹上大學兩年來第一次上課玩手機被老師收走。同学们都感到很诧异,都上大学了,哪里还有老师上课管你玩手机的?同时大家也都幸灾乐祸的看着阿竹那副无奈的样子。竹煜将书本翻到今天讲的那一课,然后,双手撑着脑袋,看着他这个新来的英语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可他的心思全然没有在听柳妍儿讲的什么,而是看的英语老师。现在整个学校谁不知道大二英语柳妍儿老师的芳名呢?也是啊,她20岁大学本科毕业,接着就被学校保研,结果她两年内不仅将研究生学位拿下,博士学位也捎带着给拿了。其实这不算什么,但她不像别的学霸那样相貌平庸,反而长得很漂亮,不仅漂亮,身材还属于魔鬼级别的,很能挑动男人的欲望。这么说吧,大学没有不逃课的男生,但是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男生逃过柳妍儿的英语课,虽然柳妍儿任课时间才一两个月。现在情况还是好的,柳妍儿刚开始上课那几天,几乎天天有好些别的系的男生来旁听,虽然一点也不听。柳妍儿老师当然知道这些男生因为自己的美貌而来,但是并没有因此有什么骄傲,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所以头一天上课,她就立下了规矩:上她的课,必须规规矩矩的,不准玩手机,不准睡觉,不准说话。这规矩立下来没几天,那些好事的男生果然都熬不住,只半堂课便走了一半。当然也有些坚持不懈的,为了能见到柳妍儿老师,她的课几乎堂堂不落下,甚至还有男生给她送花,这还是某个男生无心中从花池中采了一朵送给她,并且还被柳妍儿收下后给的某些男生的提示,那些有心有钱的男生便天天一束玫瑰花放在柳妍儿的讲台上,比如现在,讲台上就放着一朵妖艳的玫瑰。柳妍儿倒也来之不拒,都收了下来。阿竹的同桌柱子碰了他一下,道:「英语老师好看吧?」阿竹瞥了他一眼,道:「我在想我的手机!」柱子白了他一眼,道:「得了吧,看就看呗!怕啥?咱教室后面那些男生还不是为了看咱老师才过来的?」阿竹道:「可怜了那朵花,白白沾了那么多的粉笔末子。」柱子恨恨的道:「别提那些花了,她收下也仅在办公室放一天,第二天早起一打扫屋子就全扔了!」「你怎么知道?」「我每天晚上巡视教学楼关灯,你知道吧?」「嗯!学校给你安排的勤工俭学嘛!」「咱英语老师把那些花一瓣瓣的掰得满楼道都是,而且一台阶一片!你说她是闲的不?」「真的假的?」「我骗你干嘛?刚开始把我吓了一跳,大晚上的跟闹鬼似的!」「可能是柳老师真的闲得无聊吧!」「切,那些花多贵啊!她倒好,都给扔了。扔旧扔吧,还一片一片的扔,昨晚我在西北角二楼楼梯口闻到一股子尿骚味,说不准就是她养的那只宠物狗尿的呢!」「别瞎说,柳老师这么漂亮,学历这么高,怎么会做那么没有觉悟的事情,说不定是从哪儿跑来的野猫野狗干的,你也知道咱们学校那帮爱心泛滥的女生总爱买些零食喂那些野猫野狗的。」「也说不准还真是!」这时,下课铃响了,柳老师道:「课代表,把上回的作业收一下,送到我办公室!」同学们一阵欢呼,总算下课了,开始一天最后的狂欢。因为这是晚上的一节课,英语课安排不开,就给排到了晚上,现在下课也就9点半。柳老师一走,那一帮男生尾随其后嘘寒问暖,柳老师时而笑笑。「你不去拿你手机?」柱子问。「等会子再去,你看看那帮人!」阿竹道:「我先睡一会子!」教室里人呼啦啦的走了一大帮子,只留下几个人还在那里抄作业,课代表在一旁不停地催,因为她的对象在门口等着她。阿竹感觉时间差不多了,然后就往英语老师柳妍儿的办公室走去,到了她的办公室,竟然还有一男生在陪着她,那男生手边放着一大包的零食,旁边竟然还放着两根黄瓜,这家伙什么也送啊?见阿竹进来了,二人就停止说笑。「好了,阿竹你来干嘛?」她笑着道。「来拿手机。」阿竹慢慢道。「哦,我想起来了,那你应该知道我定下的规矩。来吧,把这张英语六级卷来子做了。」柳妍儿笑着道。「哦!」阿竹木讷的道。「嘿嘿!」那个阿竹不认识的男生幸灾乐祸地笑了,柳妍儿见状,也在他面前放了一张:「你也一起做!」「啊?」那个男生直接傻眼了,急忙道:「柳老师,我刚想起来我被子还在外面晾着,我先走了!」说完就跑了,阿竹和柳妍儿老师都笑了。那个男生刚跑出去,课代表拿着一沓乱七八糟的作业过来了。「收齐了?」柳妍儿问。「嗯,齐了!」课代表道:「那老师我先走了。」「好,晚上好好玩!」柳老师看着门外她的对象戏谑道。「柳老師討厭!」課代表笑嘻嘻的走了,還回頭看了一眼在做英語卷子的阿竹。那男生被柳妍兒的一笑都呆在門口了。關上門。門外,課代表吃醋地說:「我們英語老師好看吧?」她對像哄著道:「好看,不過沒你好看!」課代表明知他說的假的,但還是很受用,笑道:「騙人!」柳妍兒聽著門外的說笑聲,自己也笑著坐了下來,阿竹側眼看了,便回不過神來。對於一個工科類學校來說,女生的比例是非常少的,長得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有了對象,像他這樣臉上痘痘叢生,一年四季衣著基本不變的人來說,根本沒有女生會看上,這也是阿竹几次表白失敗後愈加沉默的原因。而現在這麼漂亮、身材又這麼好的女的在自己面前,怎麼能不動心呢?哪裡還有心情做英語卷子。柳妍兒感受到阿竹的目光,扭頭看去,阿竹臉唰的低下,柳妍兒笑了。阿竹起身道:「柳老師,我回302教室做卷子。」柳妍兒笑道:「行!記得10點半的時候交給我。給你手機,下次注意!」阿竹應了聲,拿過手機便趕忙退了出去。阿竹一邊罵自己沒出息,一邊找教室,來到302教室,見到自己追過的女生在跟一個男生在那裡小聲的調笑,連忙退了出來,挨著教室找,總算在317教室發現沒戀愛的,只幾人在學習,他便靠後邊找了個角開始做英語卷子。說實話,阿竹的英語在高中還是不錯的,但是到了大學上時間不學也就落下了,阿竹硬著頭皮慢慢做。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等阿竹醒來時,眼前一片漆黑,他拍了拍頭,想起來自己是做英語卷子時睡著了,現在應該是在教室。靠,被鎖在教室了!他拿出手機一看,手機關機了,是自己想儘快把英語試卷做完時給關了。他開機一看,已經半夜12點半了!緊接著就是十幾個舍友的未接電話,阿竹不禁一陣感動。回宿舍去吧,看門的是好友柱子,應該沒問題,看宿舍的大爺估計不會給開門,少不得就得跳窗戶了。阿竹將英語卷子折好裝進褲兜,拿好手機往外走去。當他走到門口,準備開門時,聽到一聲女生的呻吟,把他嚇了一跳,阿竹回過身看著黑漆漆的教室,分明一個人也沒有。這時又是一聲女生的呻吟,還是那種慾望被憋著想發泄又不敢大聲的樣子,阿竹頓時明白了,可能是某對情侶在隔壁教室開戰了。阿竹回過身,因為剛才的那一頓,他動作就有些慢了,原先他到門口就直接把門開了就走,現在他則停下,要慢慢地把門打開了。那門本來就沒鎖,他只輕輕一推,便溜開了一條小縫兒,往外偷看,這一看不要緊,把阿竹刺激得是獸血沸騰!門外皎潔的月色透過玻璃灑在水磨石的地面上,寬敞的走廊里月光照到的地方明亮一些,照不到的陰暗一些,涇渭分明。因為是三間大的階梯教室並列,每一間之間又有相當大的空間,那走廊相當寬敞,足足可容納好幾百號人。就在這317和318教室中間,銀灰色的月光下,一個赤裸的女子仰面躺在地上,一頭長髮披散在地上,這女子手中拿著一物在下體不停地抽插著,一對奶子被雙臂擠得高出許多,修長筆直的雙腿大開著聳立在空中不停地搖晃,口中「咿咿呀呀」的哼唧著,在這黑燈瞎火的教室里,既詭異又刺激!可惜,阿竹根本看不清這個女子是誰,但是僅僅她這傲人的身材在這美女本就稀少的學校里很容易分辨,但天太暗,阿竹難以看清楚,想出去卻又怕驚嚇了她。看著她在那裡玩得正興奮,阿竹下體不知不覺也硬了,手慢慢將褲子褪下,將下體拉出來慢慢地擼了起來。那女生插得越來越快,越來越興奮,呻吟聲也漸漸地大了起來,阿竹的下體也越來越硬,眼見就要射了。斜對面一道燈光閃過,阿竹當時就愣了,更驚慌的則是那個女生,恐怕她也沒有想到這大半夜的還有人來巡視,還以為是自己聲音太大將看樓門的給驚動了,於是趕緊的爬起來,四下張望了一下,見317門開了個縫兒,哪裡還多想,趕靜悄悄的爬了過去,幸好她是光著腳,沒有多大的聲響。阿竹見那個女生往自己這邊過來了,也不敢有什麼大動作,就直接躲到了門後,誰想那個女生打開門的時候弄了點動靜,讓巡視的人聽見了:「誰呀?」這女生當機立斷,一下閃進門去,躲到了門後,正好撞到阿竹懷裡!那女生這一下可著實驚著了,張嘴就要大叫,阿竹本也是害怕,見她要叫,立馬將她嘴給捂住了,那女生根本沒有想到門後會有人,剛想喊就被捂住了嘴,掙扎著要逃脫,阿竹見狀立即將她抱住,輕聲道:「別動,小心被發現!」那女生睜著驚恐的大眼,一看抱著自己的男生,又聽到他的話,立馬安靜了下來。巡視的人已經到了門外,阿竹頓時緊張起來,同時她懷裡的女生也繃緊了身子,想必也很緊張。這時,聽那人道:「這裡怎麼有灘水?」阿竹聽出來是柱子的聲音:「這麼騷氣!」柱子轉眼看見317的門開著,就往這裡走,聽著柱子的腳步臨近,阿竹和那女生登時更緊張了。忽然,「喵~~」的一聲,一隻野貓從另一側的樓道跑了出來,還衝著柱子叫了兩聲,柱子止住腳步,罵道:「死貓!」那野貓一聲叫跑開了,柱子也回頭往回走了。聽著柱子走遠了,阿竹長出一口氣,放鬆神經後,才發現自己觸手處一片滑膩柔軟,下體一下子又挺了起來,正好頂在女生敏感的部位。阿竹一緊張,就射了出來,手也鬆了,將那女生放了開來。誰知那女生經這一刺激,本來要到的高潮也來了,一股水「嘩嘩」的流了出來,將阿竹的褲子也濕了個透。阿竹一鬆手,她渾身無力的軟倒在地上,身體因為高潮抽搐著,嬌喘不止,同時阿竹聽到「卡嚓」一聲脆響。阿竹再看這女生,哪裡是女生,分明是自己的英語老師--柳妍兒!「柳……柳……柳老師!」「嗯……嗯……啊……阿竹!」柳妍兒因為高潮的緣故渾身綿軟地躺在地上,身體微微地抽搐,秀髮凌亂地灑在雙肩,雙乳也因為身體的抽搐而微微晃動,那兩顆櫻桃在夜晚涼爽的小風輕撫下硬了起來,纖細的腰肢扭動著使她躺得更舒服一些,那雙修長的美腿交錯著掩住下體,整個身體在清涼的月光下分外誘人。阿竹目瞪口呆地看著躺在地上微微顫抖著的柳妍兒老師,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頭一個想法是她是被人脅迫的!可看樣子又不像。阿竹下体猛地耸起,让他清醒了过来,立马转过身来。阿竹虽说上了大学,但思想还是挺保守的,他喘着粗气,忍着涨得疼痛的下体,道:「柳老师,你没事吧?你能先穿上衣服吗?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威胁你吗?」说着,给了自己一嘴巴,道:「柳老师,对不起,我先出去,你先穿衣服!我去找柱子帮忙!」说完就要开门出去。柳妍儿一听阿竹说要出去,大惊道:「别!别动!我没事,千万别找别人,不然我就完了!」阿竹想回头又不敢回头,道:「柳老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柳妍儿苦笑道:「阿竹,你相信柳老师吗?」「相信!」阿竹痛快道。「那老师能相信你吗?」「……可以!」「好,今晚的事,我会给你解释的。」顿了下,柳妍儿下了很大的决心道:「你先过来帮老师一个忙。」「您说吧!」阿竹不敢回头,也没动。「你过来一下,来老师身边。」「柳老师您还是说事吧,我过去不方便。」「没有什么不方便的,都是成年人了,该知道的你也知道。再说,你不过来怎么帮我?」「哦!」阿竹应了声,便慢慢转过身,来到柳妍儿身边,两眼飘忽,不敢直视她的身体。这时柳妍儿已经坐了起来,见阿竹过来,便拉着他蹲下来:「你长那么高干嘛?」阿竹被柳妍儿一拉,身体就是一颤,顺着她一拉就蹲了下来,映着月色看着柳妍儿精致的面庞,甜甜的微笑,心里一动,赶忙移开视线,往下看去,却正瞅着柳妍儿那双傲人的双乳,阿竹赶紧将脸甩向一边,看得柳妍儿「咯咯」直笑。「柳老师……」阿竹后半截话被柳妍儿手给堵上,道:「从现在起,你叫我妍儿就行!」「啊?」阿竹惊奇的看向柳妍儿,立刻又转过头:「不……不好吧!」「没事,只咱们俩的时候你叫我妍儿,外人面前你还叫我老师。」「好吧!」「叫一个听听。」「呃……嗯……妍……妍儿!」「嗯,好了,不逗你了。你看这是什么?」柳妍儿拿过一件东西递给阿竹,阿竹扭头接住,立马转过头去,对着月光一看:「黄瓜?黄瓜把?这怎么了?」「我想让你把另外半截给我弄出来。」「弄出来?弄那半截黄瓜干什么?柳……妍儿,赶紧穿上衣服吧,你衣服在哪儿?我给你拿去。」「我……我衣服在办公室放着。」「钥匙在哪儿?」「钥匙被我塞到黄瓜里面了。」「啊?干嘛塞那里面?就是那半截黄瓜?那在哪儿呢?」「在……在……」这时的柳妍儿反倒扭捏起来,她感觉自己的脸好像烧着了一般,蚊子般声音道:「在我的……在我的屁眼里!」说完,刚才还调戏阿竹的柳妍儿扭过头,将身体背对阿竹,把丰满光滑的屁股向阿竹撅了起来。让阿竹震惊的不仅仅是柳老师朝自己撅起了她那滑腻丰满白嫩的屁股,更让他吃惊地是平时看上去清纯可爱、纤尘不染的柳老师竟然能说出「屁眼」这个下流的字眼。阿竹现在的心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是见到整个学校男生的女神赤裸身体近在眼前的激动?还是能一亲柳妍儿的芳泽的欣喜?或者是两者兼而有之?阿竹的心跳得那叫一个快啊,都快要从嗓子眼蹦出来了。「柳老师,我该怎么帮你弄出来啊?」「别叫我老师了,太丢人了!我现在不是你老师,叫我妍儿!」「哦,妍儿,你……你去厕所把黄瓜拉出来不行吗?」「不……不行,太长太粗了,而且已经全部进去了,使劲的话,很痛的!」柳妍儿一边「嗯……嗯……」地呻吟着,一边将手从身下穿过来掩住私处,手指时不时地撩拨着她的肛门。阿竹这才想起那黄瓜有近一尺长,直径近4厘米,犹如营养快线瓶盖那么粗细,而现在断掉的那一小截差不多有10厘米,也就是说,一个长20厘米、直径为4厘米的圆柱体插在了她的体内!清凉的仲夏夜,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那银灰色的光芒使整个夏天仿佛更清凉了。就在这清凉的白月光下,一个大学教室里,一个叫做阿竹的男生面前,一个女子卧伏在教室里浅蓝色光滑的水泥地面上,她左侧脸贴着地面,双腿曲起,使得屁股高高翘起,左手从身下穿过掩住私处,右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本来这一切没什么特别,可这女子却是浑身赤裸,不着丝缕,她那光滑细腻白嫩的娇躯在银灰色的月光下让这一切显得分外诡异,而这女子不断地呻吟声,与那左手时不时撩拨肛门和右手不停地抚摸她那光滑的屁股的动作,又让这一切显得那么诱人。这女子并不是别人,正是阿竹的英语老师,本应该放学回家躺在床上安然入睡的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而见证着一切的正是柳妍儿屁股撅起的对象,她的学生--阿竹。「那我该怎么做?」阿竹不知所措地道。「你这样,你把我的……嗯……屁眼分开,我一边轻微使着劲,你往外抠着点,应该就能出来了。」柳妍儿红着脸说道,毕竟那是自己的私处。「好吧!」阿竹答应着,但是却不敢上手去做。「没事的,来吧!」阿竹咬了咬牙,伸手摸到柳妍儿的屁股上,光滑细腻的触感让阿竹的下体愈发坚硬了。阿竹双手展开把住柳妍儿的臀瓣,同时左右手大拇指扒在她的肛门上向两边分开,肛门处软软的,热热的,阿竹当时就是一个激灵,心里暗暗赞了一下!「妍儿,我使劲了啊?」「嗯……」说着,阿竹手上便用上了劲儿,双手往两边使劲掰开柳妍儿的屁股,大拇指则扣住她的肛门口使劲。同时,柳妍儿也开始使劲,顿时,她便「咿咿嗯嗯」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又不敢放开声音,那憋着的味道就像岛国片一样。「痛……呀!」原来阿竹虽然把柳妍儿的肛门给扣开了,却是一个长条口,柳妍儿一使劲,括约肌一收缩,直肠内黄瓜往外一走,刮得她很痛。而她这一喊痛,阿竹当即松手,那黄瓜又缩了回去,摩擦着她的嫩肉,带给她一波快感。「怎么了?」阿竹担心的问。「没事,就是有点使不上劲儿,拉不出来!」柳妍儿声如蚊呐。阿竹挠着头想了想,道:「妍儿,你这样在地上肯定用不上劲的,换个姿势或许好点。」「换成什么样儿?」「最好是蹲着的,就是你上厕所的姿势。你说呢?」阿竹试探着问。「嗯……哦,貌似那样可以。」柳妍儿说着便起了身,但是没有站起来,只是就着卧伏的姿势换成了蹲在地上。她用手捂住私处,把头埋在臂弯,轻声道:「这样可以了吧?」阿竹弱弱地道:「你是可以用上劲儿了,可是我用不上啊!」柳妍儿「啊」的一声也反应了过来:「那怎么办?」阿竹一抬头看见了讲桌,道:「上讲桌上怎么样?」柳妍儿闻言,也看向讲桌,犹豫了一下,道:「好吧!」说完便站起来,双臂抱着胸向讲桌走去,可能是因为直肠里有黄瓜的缘故,她走得特别慢,而且屁股还一摇一摆的,身后的阿竹看得是差一点冲上去把她按倒在地,直接正法。嗯?她腿上的白色斑痕是什么?阿竹猛地恍然,是刚才柳妍儿在自己怀里的时候射到她身上的精液。到了讲桌前,柳妍儿双手扶住讲桌,右腿慢慢翘起,翘了一半,又放下,回头看看阿竹。「怎么了?」阿竹问道。「你扭过去,别看。」阿竹先是一愣,摸都摸了,这会子还不让看了?没说话,便扭过身去了。柳妍儿继续着刚才的动作,把右腿翘起来,可这一抬腿就牵动了直肠内的黄瓜,好像又往里面走了点,柳妍儿立马伏在讲桌上,让下体好受些,可是那冰凉的铁质大讲桌刺激得柳妍儿就是一哆嗦,那两颗小樱桃登时便硬了起来,上身、下体又是一阵快感袭来。「好了吗?」阿竹问道。「嗯,过来吧!」柳妍儿将左腿挪上讲桌,慢慢变成蹲的姿势。阿竹转身过去,只看到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蹲在讲桌边上,将她那诱人的屁股朝向外面,正对着满教室空荡荡的座位,在银灰色的月光下,泛着另类诱人的光芒。她双手扶着讲桌边上好不让自己掉下去,长长的秀发很自然地垂在后背胸前,如果阿竹不知道这女子就是他的英语老师的话,肯定会把她当成女鬼的。阿竹来到柳妍儿的身后,手颤抖着抚上她的玉背,阿竹明显感觉到柳妍儿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阿竹经过刚才那么一冷静,也大胆了起来,顺着柳妍儿的玉背往下摸到她的臀部,但没有开始帮她把肛门撑开,而是不停地摩挲着她那光滑细腻的屁股,慢慢向她的私处靠近。「不要!」就在阿竹的手就要碰到她的私处时,柳妍儿腾出手来抓住了阿竹不安份的手。「对不起!」阿竹赶忙道歉。「帮我拿出来。」柳妍儿松开他的手道。阿竹点点头,这次他改用右手食指伸进去,当食指还剩一节没进去的时候,阿竹探到了黄瓜,道:「妍儿,我摸到了,你等一下,我再把中指伸进去,如果可以的话,再把左手这两指也伸进去,就可以给捏出来,你忍着点儿。」「嗯,好的!」说着,她还把屁股稍微往起翘了翘,阿竹情不自禁的在柳妍儿的玉背上吻了一下。「嗯……别,!」阿竹将食指抽出,并上两指慢慢捅了进去。「使劲!」「嗯……啊!」阿竹右手食中二指正好夹住,可碍于那黄瓜太粗,柳妍儿的直肠夹得又紧,并不能将它取出来。阿竹立马用上左手,先将她的肛门口掰开,然后顺着进去,和右手一起夹住那黄瓜,使劲往外一拉,只听「啵」的一声,那近20厘米长、4厘米粗的黄瓜就被阿竹抽了出来。而伴随着那粗大的黄瓜的出来,柳妍儿又是一阵快感的到来,差一点攀上了高潮,那种上不上,下不下的感觉??,使柳妍儿难受得要死,便躺在讲桌上岔开双腿,无意识的开始揉搓着自己的私处和胸前高耸的大奶子,完全忘了阿竹就在她的面前。而此时的阿竹更是惊呆了,他看着柳妍儿双脚蹬着讲桌的边沿使屁股腾空,她的下体在她右手下开开合合,而她那一对白嫩的奶子更是在她自己的左手下变幻着各种淫靡的形状,柳妍儿口中「哼哼唧唧」的淫叫不停,好像就是在给阿竹做表演一样。忽然,柳妍儿将身子一挺、一僵,右手紧紧地扣着自己的私处,阿竹知道这是高潮来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道水柱就从柳妍儿的指缝射了出来,断断续续的射了好几波才止住,来不及躲开的阿竹被射了一身一脸。就这样,过了好一会子,柳妍儿才从激情中醒过来,等她意识到自己的所做所为,赶紧起身时,阿竹已经将衣裤都脱了。柳妍儿慌忙滑下讲桌,躲到角落去,道:「不要!阿竹你别冲动!」「妍儿,我只是把衣服脱了,都被你弄脏了!」阿竹无语道。「哦!」柳妍儿知道自己反应有点过了:「这样啊,给我吧,我拿回去给你洗。」「不用了,现在去办公室拿你的衣服吧!」「好的,你先把黄瓜给我。」阿竹把黄瓜扔给柳妍儿,柳妍儿接过来,将黄瓜折断,在靠近头部的位置取出了一把黄色的钥匙。柳妍儿看着阿竹,站了起来,道:「你能不能先走?」阿竹一耸肩,表示没有意见,先走了。柳妍儿则掩着前胸和下体,跟在阿竹后面。阿竹打开门,看了看,没有人,便走了出去,但是走得很慢,忽然他恶作心起,猛一回头,柳妍儿见状,立马后退蹲在地上,双手护住全身。阿竹「嘿嘿」一笑,回身接着往前走,柳妍儿一看,知道自己被阿竹耍了,想生气又不好发作,只得慢慢跟在他身后走着。终于来到了办公室门前,阿竹站在一边,把门给柳妍儿让开,朝她一笑,柳妍儿面带怒色来到近前,瞪了阿竹一眼,拿出钥匙就要开门。忽然,听到办公室里传来一阵点击滑鼠和人的说话声--办公室有人!夏天的某个夜晚,后半夜,在北方某所大学的教学楼三层办公室门前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子高大健壮,如果不是脸上的痘痘,他是个很帅气的男生;女子漂亮苗条,只看她那脸蛋就能让男生疯狂、女生嫉妒。而现在不仅她的脸蛋,就连那平常包裹在精致的衣服内的胴体都裸露在外,那挺巧的玉乳,单手想掩住,可是那丰腴的乳肉却怎么也遮不住,满满地露了出来,更何况另一只手还要去遮掩下体的那一抹黑色,两条修长笔挺的美腿紧靠在一起,显出这女子很是紧张。这男子正是这所大学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男生,而那女子则是阿竹的英语老师,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此刻,全校男生的女神正一丝不挂的站在阿竹这个没有女生青睐的屌丝男身后,而这时的柳妍儿对阿竹没有半点讨厌,甚至有些感激和依靠的神情。但是此时的二人都紧张得要命,因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时的办公室里还会有人。特别是柳妍儿,她是在确定了整栋楼里没有任何一个人的情况下才做的那种事(当然阿竹是个意外),现在她真的开始害怕了,被阿竹一个人看见自己想点办法总可以混过去,但是如果再增加一个人,如果是个女生还好说,大不了把她拉下水,如果是个男生,那自己肯定完了,想想明天过后学校里会传出自己跟一个屌丝男大半夜在教室里赤身裸体,自己将遭到全校师生的唾骂!自己好不容易才摆脱了当初的困境,再也不要开始那种痛苦的生活。就在柳妍儿不知所措,急得要发疯的时候,阿竹把耳朵贴在了门上,听了一会儿,他笑了,冲着满面焦急神色的柳妍儿指了指307教室,然后一步步的慢慢往后退去。柳妍儿不解其意,但是目前情况来说,不惊动办公室里面的人,先离开这里,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二人蹑手蹑脚地走回307,阿竹将门轻轻掩好,长出一口气,道:「吓死我了!」柳妍儿不安地问道:「里面的人是谁?」阿竹笑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柱子那个混蛋了!大晚上不睡觉跑到办公室上网看毛片!我说他大半夜跑三楼来干嘛!」柳妍儿一听,心里也轻松下来,道:「原来是这样。」阿竹忽然惊道:「那你的衣服全部在办公室放着,岂不是全让他看见了?那他……」阿竹想到,柱子看见柳妍儿放在办公室的衣服,于是点开毛片,拿起她的内衣裤开始撸管,然后射得柳妍儿衣服上到处都是白色的精斑。如果他们来得晚一会,柱子走了,那柳妍儿岂不是要穿上带着柱子精斑的衣服了吗?想想都恶心!只见柳妍儿低声道:「其实办公室里面只放了一件衣服。」「一件?什么?」「嗯……是我白天穿的那件连衣裙,不过……」「不过什么?」「我把它折叠起来放在了……垃圾桶里。」「垃……圾……桶?你怎么想的?」「那件衣服反正也脏了……」「等等,那你的内衣呢?还有,你不穿连衣裙穿什么?」「内衣……嗯,内衣在教学楼别的地方放着。我还有一件连衣裙在车里。」现在阿竹算是明白了,他的英语老师,全校男生的女神根本就不是被胁迫或者玩的什么游戏,而是自愿的!「变态」这两个字一直在阿竹的脑子里翻滚,却说不出来,他实在是不愿用这么个字眼说她。但是柳妍儿的所作所为又彻彻底底颠覆了在他心中的印象,阿竹既希望柳妍儿这么变态下去,好让自己多看一眼,多摸一下,可是又不愿意她这么糟践自己。「柳老师,你这么做,实在是……实在是……」阿竹吞吞吐吐地道。「变态是吧?」柳妍儿缕了下浏海儿道。「你何必呢?」阿竹轻声道:「像你这么好的条件,找个不错的男人嫁了多好!」「那你会娶我吗?」柳妍儿冷不丁的问道。阿竹一下子就懵了,怎么这么问?「喏,你不会!」柳妍儿苦笑道。「是,我不会,因为我觉得我配不上你,你漂亮、身材好,学历又高,我哪里配得上你!」阿竹急声道:「你应该找那些年少多金,跟你门当户对的,而不是我这样的……屌丝。」「呵呵,你以为那些是我喜欢的?」柳妍儿反问道。「你不喜欢?于情于理,那正是你该这样选择的。」阿竹肯定道。「你错了,那不是我想要的,曾经我以为那是我想要的,可那不是,我放弃了真心对我好的,跟了一个我以为是我白马王子的男人,可最后我像玩具一样被玩尽兴后抛弃了!」柳妍儿沉声道。「那你也不能自暴自弃到这种程度啊!」阿竹有些愤怒。「这不是自暴自弃,这是我的爱好。」柳妍儿平静道:「我喜欢这样玩。」「怎么可以这样?」阿竹听了柳妍儿的话,失神道。「为什么不可以这样?看来你不知道还有像我这样的人的存在,回头给你点东西看看,你就了解了。」柳妍儿道:「现在,主要的是去取回我的衣服,然后回家!」说着,就往门外走去。阿竹则被柳妍儿的话雷得外酥里嫩,他忽然有种惹上大麻烦的感觉,自己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在学校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然后毕业,找工作,就这么过。可今晚他不仅见到了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赤身裸体在教学楼自慰,甚至还摸了她下身私密处,还差点把她给上了,更通过她知道了还有一群像她有这样爱好的人的存在。阿竹想柳妍儿先前肯定不是这样,应该是后来有人逼迫的,然后就成了习惯,那她会不会把自己也拉下水?肯定的!谁让自己正好撞见她自慰呢!不能跟她一起!必须远离她!所以在柳妍儿往外走的时候,他就没有跟上,而是站在原地没有动。等柳妍儿发现阿竹没有跟上来的时候,便向他摆手示意他过来。阿竹道:「柳老师,你自己走吧,今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还请你放过我!」「啊?」柳妍儿诧异道,但她毕竟是聪明人,立马就明白了,道:「你怕我把你带坏?拉你进什么非法组织?」阿竹没想到自己那点心思被柳妍儿一下子猜透了,嗫喏着不说话。柳妍儿回身一把拉住阿竹,道:「你放心,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非法组织害人的。这是一种爱好,就像你喜欢读书、爱看小说一样,只是自己的事,不会影响到别人。」「真的?」阿竹将信将疑地道。「放心吧,大不了把我赔给你,这样合算吧?」说完,笑了起来。「那……那好吧!」阿竹道。就这样,柳妍儿拉着阿竹的手往外走,期间阿竹想摆脱,但是柳妍儿倔强地抓着就是不放,好像阿竹会跑了一样,最后阿竹也就妥协了。「先去哪里?」出了307教室,阿竹问道。「嗯,我先想想……先去五楼吧!」「顶楼?那不是建筑和机械班画图的地方吗?」「对啊,就是那里,在503教室有件衣服。」「什么衣服?」阿竹脱口问道,随即就后悔了,这是自己该问的吗?「到了你就知道了。」柳妍儿红着脸笑道,毕竟是晚上,脸红也只是她自己的感觉,阿竹根本看不到。阿竹想来,那件衣服肯定是内衣无疑,至于是胸罩还是内裤,阿竹想来是内裤,毕竟下体才是最应该遮挡的。柳妍儿拉着阿竹,避开西边靠近办公室的那两条楼道,从东北角的楼道向上走去。当走到四楼楼梯口时,阿竹踩到了一滩水渍,不禁骂道:「这里怎么有滩水?」接着又道:「或许是谁的水杯洒出来的吧!」柳妍儿脚步停了一下,道:「管……管它呢!」便拉着阿竹继续往上走。虽然知道五楼没有人,但是柳妍儿还是小心翼翼的一走一停,特别是转弯的时候,先探头看看,然后再往前走。她这一停一顿的不要紧,可害苦了阿竹。正常走路,即使两人拉着手,拉开了,也有一米多远,更何况被拉的那个还不情愿,但是柳妍儿一停下来,阿竹一不留神就贴到了柳妍儿身上,那种女人身上才有的香味和浓郁的体香,让阿竹情欲高涨,老二硬梆梆的都有些发痛。终于在最后一个转角处,柳妍儿也发现了,娇嗔地拍打了阿竹一下,撒开了抓着他的手。来到503教室门口,柳妍儿轻轻推开掩着的房门,借着皎洁的月光往里观看,昏暗的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南面的窗户开了一扇,后半夜的凉风吹着蓝色的窗帘在空中舞动,发出「猎猎」的响声。确认屋里真是没有人后,柳妍儿招呼一声阿竹开门进来,重新将门掩上。数着数,到第三排课桌,伸手一拿,便将一件东西拿在了手里。看模样大小,正是一件胸衣!阿竹本以为是件内裤,却是见内衣,更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柳妍儿不是藏在这个教室里,而是明目张胆地直接放在了课桌上!阿竹道:「老师,你怎么就这么明着放桌子上了?不怕被人发现?」柳妍儿道:「没事的,没有人会大半夜跑到这里来的,即使有人晚走,也被柱子给清理走了,怎么会有人发现呢?」阿竹坏笑道:「不是被我发现了?」柳妍儿脸一红,道:「那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被你撞上了!」说着,她便将胸衣给扣上了。那两个玉兔一般的豪乳便被文胸束了起来,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看得阿竹恨不得将那文胸扯掉,解放那一对白腻的奶子。柳妍儿来到阿竹身前,仰起脸道:「我的胸大不?」「大!」「喜欢吗?」「喜……欢!」「想摸摸吗?」「想!」「没门!嘿嘿~~」「……」「你们男人都喜欢女人胸大一点,可你们哪里知道这么大的玩意坠在身前多累?」「那不是还有那个……那个文胸吗?」柳妍儿横了他一样,道:「那我把这两个东西给你挂到胸前行不?」「我不要!那我岂不成了人妖?」阿竹也开玩笑道。柳妍儿轻轻给了阿竹一巴掌,道:「走吧,去四楼,403,那里还放着件东西。」阿竹道:「四楼放的什么呀?」柳妍儿道:「别问,到了就知道了!」既然柳妍儿不说,阿竹也不再多问,反正到了就知道了。阿竹右手一探,很绅士地道:「女士优先!」柳妍儿掐着阿竹手臂,凑到阿竹脸前,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想看就光明正大地说,又不是不让你看!」柳妍儿的脸凑在自己眼前,一股子女人特有的香气扑鼻而来,加上柳妍儿柔媚的声音,乖乖,要不是胳膊上传来的疼痛,他早就扑了上去。柳妍儿说完话就走了,阿竹赶紧跟上。俗语说「月下看美人」,这话真不假!虽然现在背着月光,可是柳妍儿白嫩的娇躯在黑色的夜幕中,反倒透露着一股子诱惑,特别是那一扭一扭的屁股。等等,为什么她屁股扭动的幅度这么大?阿竹再仔细一看,原来柳妍儿走的是猫步!难怪,啧啧!这不是在诱惑我吗?柳妍儿本来捂着胸部的双手,现在虽然因为文胸的缘故解放了,但是她并没有去遮挡屁股,反而故意走着猫步,诱惑着阿竹。这还是那个被奉为全校男生的女神吗?如此的淫荡!很快,他们便来到了四楼的403教室。柳妍儿当先开门进去,阿竹紧随其后。他进来将门关好后,就见柳妍儿右脚踩在凳子上,翘着屁股,正往脚上套东西,阿竹慢慢走近才看清楚,原来是一件白色的网格丝袜。阿竹的手不由自主地就摸上了柳妍儿翘起的、白嫩的屁股,柳妍儿轻嗔了一句:「别闹!」而后又继续摆弄她的丝袜,因为网格稍微大一些,有些不好穿。阿竹终于忍不住了,拉下裤衩,露出硬梆梆的鸡巴,朝着柳妍儿的屁股就顶了过去,同时双臂环住了她的柳腰。柳妍儿被吓了一跳,挣扎道:「阿竹,不要啊!」穿了半截的丝袜也弃之不顾了,双腿紧闭,不让阿竹插进来。但是阿竹此时感觉自己已经插了进去,本能地开始了抽插。但他毕竟没有过经验,又加上怀中女子炙热的肉体和连绵的与其说娇斥不如说是诱惑的言语,没几下便射了出去。冲动过后的阿竹道:「柳老师,对不起!」说完,转身就要走。柳妍儿道:「回来!你个傻小子,你又没有射进来!」阿竹本来铁了心思要走的,即使柳妍儿挽留,但是柳妍儿的最后一句却让他止住了脚步,回头道:「真没有?」柳妍儿从脚下拿起那白色丝袜,嘻嘻笑道:「你都射到这上边了。刚才你不过是在我双腿的腿缝之间插了几下而已,怎么会射进来呢? 」阿竹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做,还是觉得自己该走了,说:「柳老师,我还是走吧,我怕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柳妍儿笑道:「没事的,你射了两次了,下次应该没有那么快来的。再说,又没有射进去。嘻嘻嘻!」阿竹道:「这……我……这不好吧,我真怕万一控制不住自己,下次真的射进去呢!你看。」说着,阿竹拉下裤衩,露出又变得又粗又大还硬梆梆的鸡巴。柳妍儿吃惊地道:「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啊!」阿竹喏喏的不知说什么好。柳妍儿上前将阿竹??的鸡巴轻撸了两下,放回裤衩里,在他耳边轻声道:「你只要能在把我送回家之前不射,到时候你想对我做什么我都随你。」这条件太诱人了,阿竹都有些不敢相信,道:「真的吗?」柳妍儿拿起那条沾了阿竹精液的丝袜继续套到腿上,道:「当然是真的。」说实话,阿竹真的动心了。能不动心吗?这可是全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哪一个男生都没有拒绝她的请求的勇气,更何况是她承诺你怎么对她都可以!这样香艳的要求,想想都令人欲望膨胀,何况这要求可以实现!柳妍儿将阿竹的牛仔短裤束好,手指从下到上撩拨着他的身体,阿竹不禁向后退了一步,正好靠在了墙上。可是那双玉手却没有停止,还在继续往上游动,可是她的胸已经紧紧地贴在了阿竹的身上。虽然隔着胸衣,可正因为隔着胸衣,阿竹才能体会到那种硬中带软,软中又透着几分硬的感觉,就像你拿着一个烤得外焦里软的馒头,外层硬皮像胸衣,里面软和的像这软软的奶子。这是阿竹当时想到唯一能比喻这种感觉的事物了,当然,烤馒头透着的是馒头的香气,而现在满鼻子却都是柳妍儿的体香!索性,阿竹豁出去了,没有再回避,一把抱住了柳妍儿,将鼻子埋在柳妍儿的秀发里、脖颈里,使劲地嗅着,双手也一点不老实的在她光洁细腻的后背和翘挺的玉臀上游走着,还时不时的在她的玉臀上使劲地抓上两把。就在阿竹沉浸在柳妍儿身上时,腰间忽然痛了一下,阿竹立时清醒过来。柳妍儿问道:「摸够了?」阿竹讷讷道:「嗯……够了……没……」柳妍儿轻轻一笑,推开阿竹,道:「回头再摸吧,反正我又跑不了。」说着就往外走,又回头道:「只要你能坚持到送我回家前不射!嘻嘻!」边说边笑便往外走。阿竹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赶紧追上去。经过刚才那么一闹,阿竹少了几分拘束,快步跟上柳妍儿,在她软软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而后顺势搂住了她白软滑腻的柳腰,柳妍儿只轻嗔了他一声,便随他去了。阿竹右手一边不安份地抚摸着妍儿腰上的软肉,一边道:「柳老师,下一个去哪儿?」柳妍儿道:「408!」拐了两个弯,他们便来到了408教室的门前,柳妍儿附耳听了听,没有什么声音,然后开门进去。这是一间大的阶梯教室,柳妍儿直接走到最后一排,去到中间位置,从桌子上拿起一件东西,也没有穿上,立马便回到门口。阿竹这时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高跟鞋,怪不得她不穿上,而是提在手里。阿竹问道:「三楼有吗?除了办公室里的。」柳妍儿道:「有的,跟四楼一样,一条丝袜,一只鞋。」阿竹看着在月光下柳妍儿光洁的玉足,道:「你脚不凉吗?我抱着你吧?」柳妍儿笑道:「才不要你抱!你这个人,看着老实,实则坏到家了!」阿竹委屈道: 「哪有!我不过是心疼你罢了!」柳妍儿直勾勾的看着阿竹的双眼,阿竹本想回避,但是一股莫名的力量让他迎着柳妍儿的目光没有移动。柳妍儿的眼睛忽地一下湿润了,道:「别抱了,你背着我吧!」阿竹听到柳妍儿带着哭音儿,便急道:「我错了,我错了,我不抱你,也不背你了,你别哭!」柳妍儿拍了阿竹一个小嘴巴,道:「让你背,你就背着!」阿竹怕柳妍儿再生气,便听话的背着柳妍儿蹲下,柳妍儿提着那一只高跟鞋轻轻的趴在阿竹背上,双臂环住阿竹肩膀,只轻「嗯」了一声,阿竹知道她在说可以了,便站起了身子。柳妍儿双腿顺势一环,绕在了阿竹的腰间,同时阿竹双手向后托住了她的玉臀。柳妍儿咬着阿竹的耳朵道:「走吧,下楼,先去309教室。」阿竹轻轻的「嗯」了一声,开门从西北角的楼梯往下走。刚开始还好,阿竹双手虽然托着柳妍儿的玉臀,手指往前稍微一探便是她的私处,但是因为刚才她貌似哭了,阿竹只是在那里似有意似无意的轻蹭了几下便打住了。可是,当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这个楼道里的声控灯坏了,黑暗中阿竹只能一步一个台阶下,这倒好,一步一停,一步一顿,柳妍儿的双乳在阿竹背上也是一弹一弹的,更甚者,柳妍儿下体没有穿内裤,那裸露在外的草丛和那一豆大的嫩芽摩擦着阿竹腰间,才下了一半的楼梯,阿竹明显感觉到有水珠顺着后背流了下来。阿竹想逗一逗柳妍儿,便道:「老师,你……流水了!」柳妍儿也不作声,只将围在阿竹腰间的双脚在阿竹的裆部来回蹭着。没几下,阿竹便弯下腰,求饶道:「不敢了,不敢了!」柳妍儿「嘿嘿」笑着放过他。阿竹轻手轻脚的来到三楼,也不知道柱子那货走了没有,便往309教室走去,可刚到厕所门口,只听办公室那里传来一阵声音,也没有挺清楚说的什么,但可肯定的是柱子那货还没有走!更糟糕的是,好像他开门要出来!阿竹顿时慌了起来,柳妍儿道:「去厕所!」阿竹赶紧大跨几步,来到厕所洗手池,两边分别是男女厕所,阿竹习惯性顺势就要往男厕去,柳妍儿拧着他的耳朵道:「女厕!」阿竹猛然醒悟,急转身,挑开半边布帘进去。柳妍儿一指里面那个开着门的一间,阿竹快步进入,转身将门轻轻带好,在里面将门搭上。见安全了,阿竹侧着头对柳妍儿一笑,柳妍儿却又拧着他的耳朵,道:「笨蛋!」阿竹也不着恼,调整呼吸,侧耳听着外面的动静。静悄悄的夏夜,阿竹听到了办公室清脆的开门声,柱子打着哈欠将门碰上,一步一步的往厕所这边来,那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教学楼里分外的清晰。他俩正盼着柱子赶紧走的时候,忽然感觉到那脚步声越来越近,登时觉得不妙,原来柱子竟然是来上厕所的,而且来的还是女厕!由于阿竹和柳妍儿在的这一个隔间正好对着女厕门口,二人从门缝看见柱子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件三角裤,手里拿着一件东西,好像是衣服,脚上拖着两只拖鞋,轻车熟路的往他俩所在的这个隔间走来。两人顿时紧张起来,可柱子分明没有去别的隔间的打算,伸手就来拉门,里面阿竹紧紧握着把手,柳妍儿也紧张的抓住阿竹的手。想想看,要是柱子一下把门拉开,见里面的人双头四手四脚,是立时吓昏过去?还是认出这是躲在女厕的一男一女?而且这两人一个是自己的好哥们,另一个是自己的英语老师,更要命的是两个人裸着半身!万幸的是,柱子拉了几下,骂道:「靠,咋还坏了呢?这破东西!」便松手了。里面的阿竹和柳妍儿也暗暗庆幸,是学校这总是坏掉的厕所给人留下的印象救了他二人。这时,只听隔壁的隔间门打开,柱子自言自语道:「这个柳妍儿……」阿竹和柳妍儿俱是一颤,柱子是什么意思?难道从隔壁发现他们了,柱子紧接着道:「奶子真大,长得还那么漂亮,要是再骚一些就好了!嗯……嗯……还把衣服放到办公室,正好用来擦擦我的大鸡巴!嗯……嗯……」接着就是柱子的喘气声,末了「啊」的一声便没了。二人这才想到,柱子手上的衣服应该是柳妍儿的长裙,竟被柱子拿来在厕所打飞机了。柳妍儿趴在阿竹肩上一声不吭,但是阿竹明显感觉到她的脸颊有些发烫。而旁边柱子爽完后,才开始稀稀拉拉的小便,还一边哼着小曲儿,看样子美得很。这个傻柱子!他要是再仔细一点,就能发现他用来打飞机的女神几乎浑身赤裸在隔壁间里!到时候就不是打飞机意淫了,而是可以真枪实弹的上了,甚至可以以此要胁,永远告别打飞机!可惜,他没有发现,也只能永远意淫着柳妍儿。柳妍儿忽然将手捂住阿竹的嘴巴,并掐了他一下,阿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只感觉后背一股暖流经过,顺着自己的屁股大腿流了下去,柳妍儿竟然尿了!而且还是趴在阿竹的背上!怪不得要捂住他的嘴巴,是怕他一惊之下叫出声来。阿竹一阵恶心:『你就不能忍一下,等柱子走了再解手?』侧过脸狠狠瞪了柳妍儿一下,后者则是坏坏的一笑,继续尿了起来,三、四下之后才停下来。现在好了,继T恤被柳妍儿的淫水给弄脏后,短裤也被她的尿液湿了个透!这时就听柱子哼哼着歌儿,拖着拖鞋,离开了女厕。柳妍儿也把捂着阿竹的手给放开了,阿竹扭头刚要埋怨她几句,还没张嘴,一阵香风吹来,他的嘴就被柳妍儿的嘴给堵上了。阿竹立时僵在那里,不是他愿意僵在那里,也不是他不想吻回去,而是他根本就不会接吻!但是这不耽误柳妍儿那火热的吻,那舌头好想要把阿竹的舌头全给卷出来一样!阿竹试探着想要吻回去的时候,柳妍儿却停了下来,因为外面又响起了柱子走动的声音,但这次却是越来越远,而且听起来像是在下楼梯。柳妍儿「嘿嘿」一笑,对阿竹道:「好了,他走了,接着拿衣服去!」阿竹被她这一惊一乍一闹腾的动作给弄了个彻底没火气,只拿手在她的屁股上略使劲的拍了两下,又想起柳妍儿没有穿内裤,便故意使劲扣了扣她的屄,以作惩戒。柳妍儿扭了扭摆脱阿竹在自己屁股上乱动的双手,掐着他道:「快点,309教室!」阿竹慢慢推开厕所单间的门,长出一口气,又把柳妍儿往身上起了起,走了两步,对她道:「我这短裤回头你得给我洗了!」柳妍儿白了他一眼,道:「多大点事!」阿竹这才一边双手不安稳的抚摸着柳妍儿光滑细腻的大腿,一边慢慢走出厕所,仔细听听没有一点动静之后,这才大胆地背着柳妍儿往309教室而去。任谁都没有想到,在大学的教学楼里,深夜,一个上身赤裸的高大男生会出现在三楼的教室里,而且还是从女厕里面出来。好吧,如果这不算刺激的话,那他还背了一个女子,这女子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大网眼的丝袜和黑色的胸衣,再加上手里提的那一只高跟鞋,便别无它物了。这女子双手环绕在那男生的脖颈上,高跟鞋提在手里在那男生的胸前晃啊晃的,一对白嫩丰硕的奶子因为男生走路一颠一颠的在他背上一压一压的,而那一双修长细腻的美腿被那男生双手在大腿处勾住,没有穿内裤的下体便华丽丽地暴露出来,如果光亮足够,从下往上什至可以看到那女子因为双腿打开而暴露在空气中的蜜穴!这可便宜了阿竹那双不老实的手,在那女子的大腿和臀部来回抚摸,而那女子只是扭了扭屁股便随着那男生去了。而这个这时看起来淫荡异常的女子,谁都不会想到竟然是全校男生的女神--柳妍儿,那男生却是她的学生,一个纯正的屌丝--阿竹!他们这时来到309教室门前,慢慢打开已关闭的大门,幽暗的教室里回响着开门时的「吱吱」声,阿竹背着柳妍儿快速闪身进来,柳妍儿边指边道: 「第一排中间的桌兜里!」阿竹几步来到桌前,俯下身探手摸索,背上的柳妍儿道:「你慢点,把我闪下去了!」说着在阿竹背上挺直身子,原先趴伏的姿势变成了骑在阿竹的背上。这时阿竹已找到她的那只高跟鞋,刚要起身,柳妍儿按住道:「别动!」阿竹回头道:「怎么了?」柳妍儿也不说话,双脚站在课桌上,双手按住阿竹的双肩,下体开始慢慢地在阿竹后背的脊梁骨上开始蠕动,然后速度渐渐加快,口中「哼哼唧唧」不绝于耳……大概持续了一分钟,柳妍儿身子一僵,而后瘫软到阿竹的背上,同时,阿竹感到后背又是一股水流流了下来,而这时伏在自己背上的柳妍儿浑身由软热变成微凉又变成滚烫。阿竹问道:「柳老师,你没事吧?」柳妍儿轻喘气,道:「没事,走吧,去302,不,去我办公室!」阿竹拍拍柳妍儿满是水的屁股道:「你刚才算是把我强奸了!」柳妍儿笑道:「强奸你又怎么了,不乐意啊?」阿竹笑答道:「乐意,乐意,你如果是真强奸我!」说着,就来到了办公室门前,柳妍儿拿出钥匙开门,一进门扑鼻就是那股腥臭之气。柳妍儿从阿竹背上下来,在垃圾兜里拿起自己的那件黑色连衣裙,然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手电筒,往上一照,只见上面滴滴点点,凌乱着洒满了柱子恶心的精液!阿竹一把抢过,团成一团,道:「有什么好看的!走吧!」柳妍儿从桌子下拿出一个小包,把黑色连衣裙放到里面,便随着阿竹出来,将办公室门锁好,道:「303!」阿竹看着她提在手里的一双高跟鞋,问道:「我还背着你吧?」柳妍儿道:「不要!」而后像个小姑娘一样,光着脚蹦蹦跳跳的往303教室而去,阿竹耸耸肩,紧跟其后,等他来到303,柳妍儿已经将另一只丝袜穿了起来。阿竹道:「我很想知道,你把内裤放哪儿了?」柳妍儿笑道:「跟我来!」柳妍儿径直来到一楼,来到教学楼入门口大厅,阿竹惊道:「你不会放在这里了吧?」因为大厅旁边就是值班室,柱子晚上睡觉的地方!你猜,柱子这时候是睡着了呢?还是没睡呢?反正阿竹打死也不信刚看完毛片、打了飞机的柱子,一会儿的工夫就睡着了!柳妍儿点点头道:「对啊,就是这里!」阿竹几乎抓狂道:「你怎么能放在这里?被人发现怎么办?」柳妍儿「嘿嘿」笑道:「发现不了的!」阿竹无语,继而道:「你还真敢!」柳妍儿抬脚就要过去,阿竹却一把拉住她,道:「等会儿,柱子估计还没有睡着,再等等!」柳妍儿摆脱阿竹道:「没事的,这样才刺激嘛!」阿竹彻底无语。柳妍儿光着脚踩在教学楼进门大厅冰凉的地板上,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靠近大厅中央的花坛。从外面看去,一个个子高挑、长发披肩的女子出现在教学楼大厅的花坛边上,月色下的这个女子浑身几乎赤裸,只有一件深色胸衣裹着那丰硕的双峰,一双白色的网格丝袜套在修长的玉腿上,弯腰探身正在花坛里找着什么东西。她一弯腰,那丰腴的屁股在月色下甚是诱人,特别是在这无物遮挡的情况下能让人一览无余!可惜,这么诱人的景色,除了这些花花草草,就只有她身后的一个男生有幸欣赏。还有可能欣赏的便是旁边值班室的柱子,可惜,他在女厕错过机会之后,此刻又一次错过。那花坛是前两天学校为了迎接客人而摆设的,一圈一圈,一层一层,摆得特别密。柳妍儿根本不能踩到花丛里,可她要拿的东西偏偏好像就在中间那丛紫色的花草上,距离确实有点远,柳妍儿没有那么容易够到。她咬了咬牙,猛地一探身,总算够到了,但同时身体也失去平衡,一下子就扑到了花丛里,柳妍儿不禁「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而后又赶紧闭嘴。「谁呀?」一声惊疑从值班室里传出来。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

乖 我们生个孩子 宝贝,是这吗

和老婆结婚6 年多了,刚认识时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大概交往3 个月左右在我们暑假出游的机会我们就有了亲密关系!到现在性生活也超过12年,人家说7年之痒我想我们早就过了!期间为了增加夫妻的兴趣,我们也试了非常多的花招,举凡你想的到的各种体位,情趣用品,药…

明天下增加一根手指吧 中指无名指弯曲抖动污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么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我现在就要办了你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