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女友闺蜜的小好紧好爽 爽死你个荡货噗嗤视频

女友闺蜜的小好紧好爽 爽死你个荡货噗嗤视频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31日 2:34:26   图片 0 张   阅读量:2777  

妇产科男医生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会不以为然,但也会另很多人羡慕不已,你猜猜是什么?——对了,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而且是一名男医生!  以前在医学院实习的时候虽然也接触到过妇产科,但那时侯是学生,很多病人不愿意让实习学生看,而自己底气也不足,所以只是应付考试而已。而现在不同了,毕业了,正式工作了,挂起了着名医院的胸牌,病人也突然变的信任我了!  一上班就被分配到了计划生育门诊工作,我们这是家大医院,每天的门诊量令我头疼。你可能知道做计划生育(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人流)手术之前是必须要做内诊的。  男医生做妇科检查???对,那是我的工作吗。当我穿着白大衣,戴好口罩和手套,站到检查床前的时候,我并没有其它一丝歪念,真的,直到有一天……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马上就要下班了,医院里的病人已经很少了,我一个人无聊的做在诊室里背我的GRE 单词,对桌的张大夫孩子开家长会中午就走了,剩我一个人盯班。  这时候护士小李进来了,说有个病人要做人流,但下班了,问我是否愿意给她看看。我看了看表,离下班还有一刻钟,“让她进来吧!”我合上单词书说到。  不一会,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人长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身穿一件类似海军服的白色身连身短裙。雪白的短袜,休闲鞋。她看见我先是一楞,然后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  “坐吧,怎么不好?”我打开病历本,问到。“我想做人流,您看什么时候可以啊?”我边熟练的写着病历本,边说“今天太晚了,要做手术得早点来。我给你开好手术单,你明天来做吧。”  她只是我看过的众多病人中的一员,并没有什么特殊。“躺到床上,做一下检查吧。”  “必须要做吗?会不会疼?”  “当然要做,可能稍微会有一点不舒服。”  “。”她站起身走向检查床。我继续写着她的病历本,无意间我的眼光向她那边扫了一眼,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她不象是一个普通病人,她的每个动作似乎都与众不同,那样的优美。  她的款款美丽和青春又有几个都市女孩能及得上呢?……是她?!————那个漂亮的新娘。我话到嘴边,却实在没有胆量去说。我看着她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她走到床边,弯下腰,解开了鞋带。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了一对雪白的白袜足跟。她趿拉着鞋,踩着小凳,坐到了检查床上。她的眼光不知什么时候和我对到了一起,我居然有一丝不好意思了。  我一时忘记了该说什么:“把你的包给我吧,搁到里面吧,小心别丢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关心病人!我这是怎么了啊!  “谢谢。”她把包递给了我,我转身去放包,“啪啪”两声,回过头,我眼前出现了一双秀美的白袜脚。那优美的轮廓几乎另我看傻,我竟然走过去,把她翻在地上的鞋子摆正。天啊,我都做了什么,这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吗?幸亏没有别人看到。  她伸展开两条美丽的双腿,那裸露的白皙的小腿让我一阵目眩,她把两只脚放在了检查床上,白色的短袜象天使飘起的裙据一样纯洁,我的心砰碰直跳。  她似乎也为我的所做而惊讶,就那样呆坐在床边。我很快镇静下来,准备好检查器具,对她说:“把裙子脱一下,躺好了”。  “哦”她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解开裙子的拉锁,慢慢褪了下来,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腿很美,很白,令每个男人心动,但更吸引我的是那堪称玲珑剔透的白袜脚,没有了裙子的修饰,她的脚显的更美了。真想上去摸一摸,但我是医生,我必须控制自己。  淡粉色的丝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藏到了什么地方?这个小新娘还挺有心计吗!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她居然不知道妇科的检查床怎么躺。“往下躺点,请把脚放好了”我叮嘱到。她往下挪了挪,但脚似乎不知道放到踏板上面。  我心头一热,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白袜玉足,“放到这里”,我把她的脚按在了踏板上。那一瞬间好美妙,我的手里象抓了个烫手的小芋头,软软的,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我从没有过的感觉。就象踩在了心窝里那样舒服,领人心难耐。  她的脚在出汗,潮潮的。我转过身去戴手套,顺便闻了闻自己的双手,似乎闻到了她玉足的芳香。……我戴好了手套,我走到检查床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我有些张,以前从没有过。我小心翼翼的为她做着常规的检查,我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现在,我就象在擦拭一件珍贵文物,格外的小心细致,生怕弄疼她。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以我的位置,她是不会看到我的表情的,再加上我戴着口罩,所以我的脸即使红的象关公也是无所谓的。我悄悄的把脸向她的脚贴过去,鼻子几乎碰到她的白袜尖,深深的吸气。  可惜戴着口罩,就是这样我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哦,淡淡的少女的肉香,这是女人特有的分泌出来的吸引异性的体味,要是能摘掉口罩就好了,但是不行,违反操作规程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她穿的白袜薄薄的,五个脚趾很整齐,自然流畅地排列在白袜里。足弓顽皮地向上拱起,圆滑的足跟下白袜依然平整洁净,纹路一点也没有变形,一看就知道是爱干净注意保养的女人。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小心向前探索,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来——她真美,细腻的皮肤光滑而洁白,她大腿间的神秘花园里,缓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检查进行的很顺利,她似乎没有什么不舒服,刮取了分泌物留做检查用后,我告诉她可以起来了。我摘了手套回到桌边写检查记录,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  “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我边写边问。  “没有,挺舒服的。”  现在想起来,我问的这算是什么问题啊?让人怎么回答啊!她可能是由于刚才过于紧张,回答的也让人想笑,我也看到她说完后脸唰的红了。不过诊室里的气氛缓和多了。  “检查都完了,手术单我也开好了,明天可以来手术了”我笑着对她说。她没有接我递过去的单子,而是红着脸说:“听人说做这个手术是很疼的,我很害怕,你们医院不是有那个什么无痛的手术吗?我可以做那个吗?”  “哦,你说的是无痛人流术吧,当然可以了,但是要贵不少啊。”  “没关系的,我是不是就不会感觉疼了啊?”  “当然,我们首先要给你进行静脉的全麻,然后在你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实施手术,等你醒过来手术已经结束了,就象睡着了,是不会感觉任何疼痛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是怕疼。”  “下面不太舒服,有些涨痛,别的没什么。”  “那是正常的,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放心吧!”  “噫,我的袜子呢?我好象穿着进来的啊!”她突然问到。  我边从抽屉里挑出一双崭新的白色长丝袜,边冲她说到:“刚才手术时你的袜子弄脏了,来穿这双吧,这是我刚才专为你新买的,送给你了,不过可能大点啊!”她不好意思的接过袜子,脸红的象苹果。  “谢谢你”她轻声说到,“你,你是不是……”她有话没有说出来。  我不想场面太尴尬,连忙说到“别那么客气了,赶快穿好衣服吧,回家好好休息啊!记的按时吃消炎药啊!”  临走我们互留了电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漂亮的新娘——秋妹  完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禁忌的爱40章 今晚 我怎么可能放过你

先介绍背景,她是一个70后的熟女,有一个儿子,10岁了,南方女人。属于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大的类型,身材很好,长的很漂亮,不知道情况的人一看她像是还没30岁,其实已经36了。在一般人眼裏,唯一不好的恐怕就是胸不是很大。丈夫常年在外地工作,缺乏性生活。我…

趴好别让我说第二遍 别动了马上就好了

第一章:雨夜前奏 和女友小欣相处四年多了,我们是高中时期开始相恋的,彼此都很爱对方,高中毕业之后,我们考到了两个城市的两所不同的大学,像所有如此状况的情侣一样,我们的感情随着空间距离的延长经受着慢慢的考验。我们互相写信、通电话,讲述自己的生活,对对方…

人家想吃你的大香肠 想吃你又白又大豆腐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

小船摇曳太深了 叔叔要我吗我想你了

每逢到了星期四上午十点,我的阴部即开始发痒。 「啊!我要性交,我要做爱,我需要男性那一物……」 我结婚已两年了,但仅靠和老公夜间的性生活,却从来都未曾满足我的欲。我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光靠夜间做爱,已不能使我达到性兴奋的最高潮了。 另一方面,在白天,尤…

太大了吃不下去怎么办 好大吃不下

「碰!」客厅传来一声碎玻璃的声音。 秀婷看着客厅角落的碎杯子,她的心也跟着碎了。她拿的起桌上的白葡萄酒往嘴里倒,直到酒在她嘴里满出来为止。餐桌上丰盛的佳餚,是她花了不少时间和心血而準备的。 为了今天这个结婚週年的特别日子,她从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计划,就…

上面吃饱了下面也吃饱 宝贝,是不是快到

老实的讲我是一个比较本分的男人,单位、家庭两点一线。别说去做那些找 小姐的艳事,就连同事在一起议论单位的某某女同事与与哪个男的在哪儿过夜之 类的话时我都感到脸红。唯一的爱好就是上网聊天或浏览色情网站、看看色情录 像。但就在前两个月我的命运开始发生了改…

乖,说你是我的 宝贝别急你会喜欢的

就来说说日常生活最常遇到的场景,好比大卖场这样平凡的场景,总是要常 常去个几回,在繁忙的包装下或许你也会参与或遇到如是的情景,下次也许记得 情趣就在你身边。 与骚婆在製造情趣的当下,已调教的自信焕然毫不扭捏,大胆大方的秀出自 己,甚至对皮肤细緻的自豪…

浪荡受纯肉np公共 肉欲娇宠

第一章 她眼泪婆娑,双腿大张着,以无比淫靡的姿势,迎接男人火热如铁的不断撞击。 啊……不要了……用力到几乎泛白的手指,紧紧搂住了男人的颈部,像将要溺水的人一样,细细颤抖起来。 三十八层的高楼顶层,距离的概念早已抛诸脑后,清风吹在脸上亦已完全失去知觉,…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 今晚只想吃你的身上的小馒头

马军是一名高一学生,学习在班里还算是中等,不过个头很高,将近一米七五,在班里的男生中也算是鹤立鸡群。 这天上午课间操的时候,马军没有去,而是和班里几个男生躲在厕所里抽菸,烟是一个叫黄国新的男生从家里偷出来的,黄国新的父亲是县里城建局的副局长,家里很有…

她绝望的停止了挣扎 记住进入你的男人是谁

靠!怎幺会事。我立刻想到了传达室,他会不会带她到传达室?幸好,传达室位于建筑这一面的中间部分,等他们出了门,我立刻蹑手蹑脚的转移到传达室窗下,窗户开着,当然有窗帘,我听到里面关门的声音,传达室隔开了两个部分,靠窗这一面是老杨休息的地方,我曾经进去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