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亚洲中文在线字幕视频 啪嗒啪嗒视频在线观看

亚洲中文在线字幕视频 啪嗒啪嗒视频在线观看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30日 9:20:39   图片 0 张   阅读量:11275  

我的情事之玫琳凯销售员燕姐
给大家说说前不久我操的一个熟女吧,喊她艳姐,在玫琳凯做。年龄30岁左右。她本人和她的年龄相差很大的,看起来只有二十四五的样子,而且皮肤也很白,逼也不大,没有异味,中间原因我会在本文中详述。和她聊了不到半个月,开始都是聊些无关要的话题,有一天当我们说到男女之事时,才得知她老公长期不能满足她,当她告诉我这些的时候,各位狼友可能已经猜到一定有戏了,不错,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都以性爱为主题进行刺激的聊天,终于在一个周末的下午,我们约好来实战一回,她欣然同意。地点就在彭湖酒店,于是我早早下班后,见面后我问她吃晚饭没有,她说没有,于是我们就在附近小饭馆里点了几个小菜和几瓶啤酒,草草把晚饭吃了,值得一说的点啤酒的主要原因是为了晚上行房用,带得几分酒意作爱,飘飘欲仙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哈。  吃完饭后,回到酒店,一关上门我就迫不急待的把她抱住,双手不停的蹂躏着她的奶子和她的屁股,她说话很少但很配合我的动作,她用力抱着我的腰,右手还来找我的鸡巴,隔着裤子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她闭着眼,嘴里哼哼着,看来她已经进入状态,长期得不到满足,真的很饥渴。我看她这么投入,也不想她太难受,就把她抱到了床上,这里再描述一下此熟女的体型,她身高在1.6米左右,身材不胖,奶子也不大正好手握住,且一点都不下垂,但就是有点软,可能是熟女的通病吧,屁股不大不小,皮肤很好,肚上没有皱纹,逼很小很紧,也没有异味。她的逼很少被人操过才这么小,操的次数少了才没有黑色的熟女味。闲话就不多扯了,进入正题,我们到床上后,我先把她的上衣脱了,但没有脱她的胸罩,就立即用嘴去含、舔她的奶子,她全身一抖一抖的,嘴里的叫声也稍大了些,但听不清楚,就是哼哼、啊的,然后我把自己的衣服全退了,就骑在她的腰上,双手捏着她的奶子,这时她有点行了,声音更大了,嘴里说到,老公我要。我心想才刚刚开始就这么急啊,于是我把她的裙子也退了下去,这时我才发现,她里面穿的是一条情趣网丝,就是开档的那种,看来为了今天晚上她是早有准备啊,我说你真的很骚也,她笑道,你喜欢吗?我太喜欢了,马上把她的白内裤脱下扔到一边,用嘴去亲她的阴毛和蝴蝶了,不到一分钟,她的溪水就像洪水一样泛滥了,熟女就是熟女啊,水可真多,这里她说,我要你的鸡巴,给我,我说你是上面要还是下面要啊,她说都要。这下可好了,我屁股骑在她的奶子上,她一下就含住了我的小弟弟,那技术是一般FL妹妹无法比拟的啊,一点齿感都没有,而且还来了几个深喉,我坐在她的胸上她有点力不足,就反身给我压了下来,我躺在床,她的头埋在我的双腿之间,尽情的享受着小弟弟给她的情感,时不时的还给我舔舔蛋蛋,让我差点受不了,我说你慢点,不要太激动,时间还长着呢,她说她受不了了,就要吃你的鸡巴,我无语了,索性让她吃吧,一会儿射到你的嘴里看你吃不吃下去,不过可能是刚刚喝了几瓶酒的原因,我没有很快就泄掉,而是她越是用嘴刺激,我越是亢奋,感觉鸡鸡越胀越大。我抬头欣赏着她给我口交的形态,头发全散着,嘴角和脸上全是淫水,我的鸡巴和周边也全是她的口水和淫水,她还有罢休,一直套用着,我感觉快不行,我说你上来吧,她说你是不是要射了,我说你再这么整两三分钟就要射了,你快坐上来让你的小逼来享受一下吧,她这才把嘴移开,重重的坐了上来,我感觉都顶到她的花蕾了,她这一坐上来后,停顾了四五秒钟,嘴里说到,好爽、好实在、好粗大。然后就开始扭到屁股了,她的高跟鞋和开档丝裤一直没有脱,胸罩半掉在她的胸前,甚是淫荡,可能她是毛看多了,觉得这样刺激吧。她把腿坐压到我的肩膀上,双手反撑在床上,用她的小逼来回的磨着我的鸡巴,恨不得把我的小弟弟给磨断,嘴里不停的叫的老公,好爽、好,我要,啊啊啊!真她妈的是个大淫妇,而且她的高跟搭在我的肩膀上,还时不时的用脚尖来摩擦我的脸,让我热血高涨,她这们磨了可能也有十来分钟,我们下身和床单上全是淫水,于是她换了一个姿势,重新坐了上来,双脚支撑在床上,她的小逼上下一进一出的套动我的鸡巴,由于床是软的,她的高跟站不稳,在她用力一坐,再一抬屁股的时候一下子就倒在床沿上,我顺势反身压了上去,双手捏着她的奶子,屁股用力的压插她的小逼,她嘴里的词语已经乱了,而且声音很大,“快搞我,快,再深一点,好爽,啊,老公…”在她叫声的刺激下,我也换了一个姿势,站在了床边,把她的腿高高的举在了我的肩膀上,用力的压了下去,双手捏着她的左右肩膀,她的屁股抬得老高,我的鸡巴也插得老深,可能这样干了四五十下,她说我不行了,我要来了,我听到她快要高潮的呼唤,同时也加快了下面的动作,不一会,她就不动了,全身抖了几下,软了下来,这时我还没有射,就掏出手机,给拍了几张她高潮后我干她的照片,她没有反对,因为她现在正在享受高潮给她带来的快乐,我换了几个姿势给她拍,拍完了之后,让她站在床边,双手撑在床沿上了,翘起屁股,我用力顶着她的花心,这样又干了她四五十下,她说她快来第二次了,我感觉也快要丢了,就加速了操逼的动作,双手把的撑在床上的手反拉了过来,这样就顶得她更受不了,鸡巴一进一出,啪啪作响,几分钟后,我感觉要真的坚持不住了,就马上把套子给取了,内射进了她的小逼内。  这次干完后,她躺在床上休息了二三十分钟才回过神来,她说今天晚上真的太爽了,我都有几年没有这样被男人干过了,我说,今天晚上一定让你爽过够,把你这几年的寂寞都找回来,她听到我这么说,紧紧的抱着我,说我怕你明天起不了床,我们休息一下再来好吗?我说好啊,心想这不是我搞她,是她搞我啊。由于酒店房间不大,刚刚又搞得太激烈,空间里全是精水和淫水的味道,于是我们换了床单相拥而睡了,中途中又搞了两次,天亮时,她醒了,主动来舔我的鸡巴,又进行了一次晨搞,第二天差点真让我起不了床。在她那里躺了一上午,她中午下班回来给我带了点吃的回来,吃完后又搞一次,这一次搞的时间特别长,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她说她要上班去了,你快点射啊,我都几次高潮了,我说下班不上班了,就在家里操逼,她说不上班没钱啊,你给我钱我就不去,妈的终于漏出马角了,但我也不在乎,毕竟很难遇到这么风骚的熟女,我说没事,我双倍给你,行了吧,就这样,这一次搞了起码一个半小时以上,可能是因为短时间内搞多了的原因老是射不出来,最后爆了她的菊花,由于她的屁眼小,摩擦大的原故,最终射在她的肛门里。【完】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