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Ⅹ你╳╳网 我╳你╳╳网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30日 6:46:52   图片 0 张   阅读量:3446  

西门春雪
深夜、月圆。  月光下,一个瘦弱的年轻人骑着一匹马,正朝着紫云庄驰来。  紫云庄的主人是名满天下的何义,江湖上很多人称他为何二爷。  此刻的何义正在饮酒,躺在精致的锦塌上,一个花信年华的美艳少女正骑在他的身上,两手揽住何义的脖子,用口把酒哺入何义的口中。  何义好酒,也好色。他身上的女人是朋友李镖的女儿,上次在他家里看到何义後,就缠着他回来了。  诱人的美人,香醇的好酒,哪个男儿不醉?  何义就醉了,大手抓揉着女人的乳房,喘息道∶「再快点┅┅我┅┅」  话还未说完,门外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老爷,破布回来了。」  「快┅┅快请!」  破布是一个人的名字,只要一提到这个名字,一想到这个人,何义的心里就充满了踏实。  信任,是经过考验後才能得到的。  一个人可能有不少朋友,但真正信任的有几个?  破布是一个孤儿,在征讨雪山淫魔的路途中,何义在一个小店里发现了他,当时的他正畏缩在小店的角落里,等着店伙的使唤,为的是能让饿了几天的肚子吃上些东西。  他无疑是饿坏了,但当何义叫他过去同吃时,他的回答是──「我不能吃你的东西。」  「为什麽?」何义的心里有一股怒火。  「因为我没有理由。」  「我请你。」  年轻人站起身,却朝门外走去,道∶「只有我的朋友才能请我做什麽。」  「那你的朋友呢?他们在哪?」这个倔强的年轻人让人生气又好笑。  「我还没有朋友。」年轻人转过身,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坚定的神情,好像在说∶我将来一定会有朋友的。  何义站起身,伸出大手,道∶「我能做你的朋友吗?」  年轻人细细的打量何义,笑着道∶「我不喜欢我的朋友太阔。」  「你以为我很阔吗?我的这件袍子都穿了两年了。」  年轻人终於坐了下来,何义给他倒了一怀酒,问道∶「朋友怎麽称呼?」  「他们都叫我破布。」  ***  破布没有让何义失望。  在半杀完雪山淫魔後,突遇雪崩,破布背着精疲力竭的何义跑了一夜,把何义放到床上时,他自己却累倒了。  另外一次是在东海第一杀手行刺何义时,当时的何义正躺在床上,比较身边两个少女乳晕的大小,他已无还手的时间。  就在那时,破布从窗外穿入,那也是何义第一次看到他出手。  只一刀,东海第一杀手的头就被削到了地上。  破布低着头,拖着东海第一杀手的尸体,只是说了一句话──「老爷,没事了。」  自那以後,何义对他又多了份尊重。所以何义把他当成朋友一样对他,尽管他还是叫老爷。  身上的女人仍在娇吟着,雪白的胴体上已经渗出了汗珠,何义搓住趐白的奶子,房里的春意更浓了。  破布拎着木箱,挑起珠帘走了进去∶「老爷,我回来了。」  何义用托住女孩的屁股,女孩的身体因害怕窥视而轻轻的发抖。  「都办好了?」  「是的。」破布看着何义,对他身上的女人却不看一眼。  何义感到很满意∶「你先下去休息,明天再细谈。」  身上的女孩发出愉悦的娇吟,何义粗暴地捏住她的臀肉,很快就到达顶峰。  「老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破布在椅子上坐下来,神情透着不安。  何义拍了拍身上的女人∶「你先出去,一会儿我再叫你。」  女孩似乎还意犹未尽,但看到何义一脸庄重的神情,拽过一件透明的纱衣,小手拍打在肉棒上,娇语道∶「一会儿我还要!」  破布掩上门,坐在床上,何义还是第一次见他这麽张,问道∶「发生什麽事了?」  「关锦,关大老爷被人杀死了。」  「在哪儿?」  「在去云海山庄的半路上。」  「什麽时候?」  「昨夜。」  「什麽人干的?」  「不知道。」  何义开始穿衣服,看着满面灰尘的破布问道∶「你累不累?」  破布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我随时都可以出发。」  「好,那我们这就走。」  ***  朋友。  两个平凡的字组合在一起,就成了江湖人最感动的词。  为了朋友,可以不惜性命,可以抛弃所有的东西。  关锦就是这样一个人,所以,他也有很多好朋友。  午夜,灯火通明。  关锦的尸体已被抬回了关家堡。  素幕的大厅里坐满了人,一个贴身的马童跪在地上,述说着当时的情形。  「五个,不对,是六个白衣人把老爷围在当中。」他的两眼大睁,露出一种奇怪的恐怖神情。  「说下去!」发话的是武当的黄长老,与关锦有十年的交情了。  「这样的场面老爷经过很多次了,很快就能结束,没想到┅┅」说到这里,他的脸上已经渗出了汗珠。  「说下去!」开封府的秦问挺身而起,声色俱历的喝问。  「老爷忽然┅┅」  「你先下去吧。」关夫人王似花在侍女的搀扶下从内室里出来,丧夫之痛对她的打击太重,倾城的俏脸上挂满了泪痕。  「大嫂,节哀!」  「弟妹,你┅┅还是先到内室休息吧。」  关夫人玉手掩面,泣声而道∶「老爷突遭变故,承蒙各位援手,妾身┅┅妾身┅┅」说着,两行清泪顺颊而下。  关锦夫妇情深义重、夫妻恩爱,尽人皆知,如今阴阳两隔,看的人也跟着心痛。  秦问抢出一步,抱拳行了个礼∶「大嫂!关大爷此去何事?」  「是┅┅」关夫人俏脸一抬,迎着秦问的目光,转着向云海山庄的王景道∶「是赴王大侠的要约。」  众人目光齐刷刷看向王景。  「关大爷喜爱兰花,两日前友人送了我一株雪峰,特地请关大爷过去观赏,谁料┅┅」王景长身而起,甩手叹了口气。  「这件事有没有他人知晓?」  「想来没有。」  「贵庄的人在何?」  「已与关爷共去了。」  「大嫂,堡里有没有别人知道?」  「老爷他连妾身都未告诉,只带了两个家童。」  秦问环视大厅,那个马童依旧跪在地上,两腿不停的颤抖,秦问圆睁双目,喝道∶「你说下去!」  「当时┅┅当时┅┅」他好像着魔一般,只是重复着一句话。  「秦大爷,看来云儿受得惊吓过多。」关夫人挥了挥手,道∶「云儿,你先下去。」  「是┅┅」马童如遭大赦,爬起来走向後园。  黄长老起身问道∶「秦爷,关爷行侠仗义,莫非是仇家寻上门来?」  秦问挺起胸,大声道∶「不管是什麽人做的,秦某都有办法让其现形。」  黄长老道∶「可有线索?」  秦问道∶「没有。」  黄长老叹了口气,道∶「这┅┅从何查起?」  秦问在大厅里踱着方步,回道∶「就从关家堡,线索就在堡内。」  ***  入秋的天气沁人心脾,深夜更是如此。  从关家堡到云海山庄只有一条路可走,这条路的中间有一段树林。  树林的空旷地带已被人清理过了,再也看不出那一战的惨烈。  但何义依旧让破布高举火把,在林中仔细的搜寻。  不论是多麽精巧的掩盖,一定有破绽留下来。这就如再绝妙的武功,也一定有弱点可以发现。  破布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一面持着火把,一面听何义的假设。  「这里应该是最初的围攻。」何义点着地上的一丛小草,细小的叶上有一丝轻微的擦痕。  「。」  「可是,接下来呢?」  草痕的附近再也没有冲撞的迹像,这一战好像一经开始,就已结束。  何义凝视着破布,道∶「在江湖上能一式胜关大爷的人有几个?」  破布道∶「据小人所知,没有。」  何义拍了拍破布的肩膀,道∶「我也知道,所以,当时一定是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  「特别的事?」  「对!特别的足已让关大哥动作迟缓,特别的足已致命。」  「那会是什麽?」  「猜的话可能永远也猜不到,所以我们还要找下去。」  「是的,老爷。」  ***  「薛耻一出手,阎王也罢手。」  薛耻是江南最好的名医,据说,他曾把一个死去两天的人救了回来。完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上一个楼梯就撞一下 我想要你,给我,可以吗

 “老公!”爱妻小云在厨房喊我:“饺子好了,你准备准备,吃完,我们立刻就走。不要迟到,好不容易买到的新春演唱会的门票。”        “哦!”我回答道:“我准备好了!你呢?”   &nbs…

坐着吃饭还连在一起 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我今年二十九岁,和妻子娜娜结婚三年。人人都称赞我妻子妩媚动人极富有吸引力,是标准的东方美女,下面我介绍一下我的妻子。 她今年二十五,拥有美丽的脸庞和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她的胸部是碗状的,而且非常坚挺,就算不戴胸罩也不会…

我的尺寸是多少 避孕套怎样选尺寸

  我迷迷糊糊的从睡梦中醒来,全身赤裸的呈大字型的躺在酒店的圆床上。身 旁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留下了一叠钱走了。看了看手机下午3点了,我光着身 子走进卫生间把淋浴打开。热水一下子喷了出来。我把腿微微的分开些,一股热 流从股间也喷了…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