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高清无码潮喷中文字幕av 中文无码字幕在线观看

高清无码潮喷中文字幕av 中文无码字幕在线观看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30日 5:35:47   图片 0 张   阅读量:2811  

小白的艳遇
“啪!”  我抬起头来看看是谁这麽胆大包天,看我在熟睡中还胆敢拍我的头,原来是我的死党小康。  “你也真懂享受啊!在图书馆里睡觉。”  “小鬼!拿来啊!”我说。  他很快就从书包中拿出了今天要交的功课递过来,我立即开始照着抄下来。  “你又没有做功课吗?”  “废话!如果做了现在还要抄吗?”  “小白……”  “甚麽事?”  “我……我有些事想和你说啊!”  “说吧!”  “我……我……”  “你不是想说,你喜欢我吧!”我眼定定的看着他。  “当然不是啦!”  “那有甚麽事啊!尽管说吧!”我继续在抄。  “我……我……喂!你先听我说完才抄不成吗?”  “你这样说说停停,恐怕明天还没有说完啊!  “现在还有三十分钟午饭时间就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个老处女Miss Chan说过,如果这份功课今天交不到,这个星期每天放学後都要留下来清洁课室啊!  我不赶快怎麽行啊!你有甚麽话要说就说吧!”  突然他将他那份功课抢了过去,然後他把他的名字改成我的,递了过来给我说∶“这样你可以专心听我说了吧!”  我立时把功课收到书包中,却对他说∶“这样好像不太好吧!哈哈哈……你有甚麽事啊!失恋吗?”  “失你的死人头啊!我……我……”  “你再不说……我可要睡觉了!我很累啊!呵……呵欠!”  “你不要睡啊!我说了……我……我……我想操我的妈妈!”  我整个人弹了起来大声的叫∶“甚麽?”图书馆周围的人全都看着我。  我可没有理会他们,定定的看着这小鬼,小康连忙向周围的人道歉,把我拉下来。  “你刚才说甚麽?”我瞪大眼问他。  “你这麽大声干嘛?我说……我想操我的妈妈啊!”他小声的说。  我看着他半晌不出声,看得他坐也坐得不自然。  他说∶“你不要这麽看着我好吗?”  “我要看清楚你究竟是不是小康啊!”  “你不要闹嘛!我当然是小康啊!”  “是吗?我认识的小康可不是这样的。想操自己的妈妈!虽然伯母真的是很漂亮……”  “你不知道啊!其实……”  “其实甚麽啊!快说吧!”  “本来我也没有想过要操她的,但是我爸爸去了美国公干,剩下我和妈妈两个人在家……上星期一,我有一点发烧,便早退回家休息,回到家里,我看见没有人,便上二楼房间休息,跟着我听到花园的泳池有人在游泳,我便走到露台看看,原来是我的妈妈在游泳。我……我看到她在用背泳方式在游,我……我看见她没有穿上泳衣。”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啦!虽然我在二楼,但是我很清楚可以看到她那双大奶子在水中毫无顾忌的抛动着,她那片黑黑的小森林我也看得很清楚。她游了一会就上了水,在沙滩椅上躺下来,然後就……就就……”  “就甚麽啊!快些说啊!”  “就开始搓弄自己的巨乳,然後又伸手到自己的小穴中挖弄,我看到这样,就把鸡巴掏出来打手枪。妈妈不单用手指挖弄,还伸手到桌子上,拿着一根青瓜往自己的小穴里插弄,我以为那青瓜是用来美容的,原来是这麽用的。我看了不久就忍不住射了出来,我继续看着妈妈在自慰,不久她也好像好潮来了,然後放下那根青瓜,就走进屋内,我看到她走了进屋内,便立即跳上床装睡。然後我妈妈在我的房门外叫∶‘小康,你回来了吗?’我没有回答她,继续装睡,她看见我在床上睡觉,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那次之後,我经常偷看她洗澡,然後在门外打手枪,我真的很想操她,怎麽办?”  “她知道你在偷看她吗?”  “当然不知道啦。知道还得了?你替我想想办法,我真的受不了啦!”  “有甚麽好想的,你真的想操她,就趁她看电视或游泳的时候,走过去把她按在地上操她就可以啦。”  “你可不可以陪我一起去?”  “你是疯了吗?叫我去看你操你的妈妈?”  “我不是叫你看,我……我想你陪我一起操她!”  “一起操她……我可以操你的妈妈?你不是她亲生的吗?”  “你说甚麽?!我当然是她生的!但是我没有胆一个人去操她啊!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只有找你帮忙啊!”  “我真的可以操她吗?”  “是啊!”  “万一之後她说我强奸了她怎麽办?”  “所以你要想想办法啊!让她自愿的让我们操她啊!”  “好的!那我想一想吧!我现在先出去一会!”  “你去哪儿啊?”  “我先去打一发手枪,鸡巴我裤内涨得很辛苦啊!”  他看到我的裤裆果然涨涨的,对我点点头,没说甚麽,继续坐在那里发呆,我对他说∶  “你还在呆呆的干甚麽?还不快些把老处女Miss Chan的功课抄好!”  他想起他的那份功课已经给了我,立即开始再做另一份,我没有再理会他,自己走出打手枪要紧。  “小白学长!”一个女生把我叫停,“你这麽匆忙赶着去哪里?”原来是那个在校内很开名(出名)的淫娃小娟。  “我赶着去打手枪啊!”说完便走了开去。  “你不要走得那麽快好吗?陪人家聊聊天好吗?”  “你听不见我要赶着去打手枪吗?”  她一直跟着我去到四楼的男洗手间门外,我对她说∶“我进去打手枪啊!你想跟进来吗?”  “你真的想打手枪吗?要不要人家帮忙啊!”她说着把手指在自己的小嘴唇上撩动。果然是小淫娃啊!  我便把她拉进了男洗手间其中一格内,我把鸡巴掏出来,她看见我那巨型鸡巴,张大了她的小口,我顺势便把鸡巴塞入她的口中,她尽量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然後开始替我口交,我也伸手到她的胸前,隔着校服玩弄她的双乳,她果然是淫娃啊!很有技术的替我弄了十多分钟,我说要射了,她就说射在她的小口中吧!我便在她的口中发射了。她吞下了我的精液,然後替我清理好鸡巴,我便穿上裤子,和她手牵手的走出了洗手间。刚好这时上课的钟声晌起来。我便和她各自返回自己的课室内。  在课室坐下来,看见小康很匆忙的走回来,跟着把我的书包抛过来。  “抄好了吗?”我问。  “想好了吗?”他说。  我还在回味刚才那小淫娃替我口交的情况,问他∶“想甚麽?”  他一拳打过来,然後瞪着我。  “想……想好了。你想甚麽时候去!”  “当然今晚最好啦!”  “今晚我要替人补习啊!”  “请一天假吧!”  “好吧!放学後我们一起去你的家吧!”  ※※※※※  七时左右。我和小康便向他的家进发。  “妈!我回来了!”我看见她的妈妈在跳健康舞,一双大奶子在空中上下晃动,而且她那件舞衣已经湿透了,她那个乳头也突了出来,我真不明白小康怎麽会忍得住的。  “这麽晚啊!啊!你是……小……小白!对不对?”  “对啊!伯母认得我?”  “哎呀!不要叫我伯母啦!叫我兰姨吧!有一次我到学校找小康,那时见过你一次的,你忘了吧!”  “是吗?哎!我记起来了!兰姨这麽漂亮我怎会忘记啊!”  “你真口甜舌滑啊!你们坐坐吧!我去洗洗身,然後去做饭!小白!你当这里是自己的家一样,随便啊!”  “好啊!我会的了!”  她走了上楼後,我和小康也跟着上去,我们听到浴室有水声,我和小康一起去偷看,我看见兰姨匆匆的把身子冲冲就用毛巾把身子抹乾,穿上一条通花的小内裤,和一个半透明的奶罩,然後穿上一件很薄的睡裙。  我还在看着,小康已经把我拉起来,拖着我入他的房间,一入房内就听到浴室的开门声。  “看到她已经要出来了,你还在看!”  过了不久就听到他的妈妈在叫∶“你们两个下来吃饭吧!”  吃饭的时候我双眼不时瞟向兰姨的胸部,她的睡裙很薄,我可以看到她的奶罩的通花花纹。小康不时用脚在桌子下踢我,叫我不要那样看着她的母亲。  吃完晚饭後,我们便返回小康的房内,小康问∶“现在怎麽办?”  我叫他不用心急,跟着我们又听到她到了浴室再洗一次澡。我便拉着小康去看,这次兰姨洗得很仔细,每一寸皮肤也洗得很乾净。我们看到鸡巴涨大了,我便把鸡巴掏出来打手枪。跟着兰姨又穿回和刚才差不多款式的奶罩和内裤,这次她穿的睡裙,比刚才的短很多,只刚刚掩盖她的屁股,那双雪白的美腿完全裸露了出来。我看到她要走出来了,便和小康一起跑回房间。  “小康!你替我口交,好不好?”  “甚麽?”  我示意他不要出声。“你替我口交,然後待会我替你口交,好不好?你看我的鸡巴现在这麽硬。”我知道兰姨现在在门外偷看着我们。  “来吧!”小康慢慢的走过来,正弯下腰要替我口交。  “你……你们在干甚麽啊?!”兰姨在门外大叫。  “妈妈!”  “兰姨!我……我们刚才看到你洗澡,你这麽漂亮,身材又这麽好,我忍不住便打起手枪来啊!”我一面看着她,一面在打手枪。  兰姨看到我那九寸长两寸粗的鸡巴,看得她也吞了一大口口水,不知说甚麽才好,我看见她露出很渴望的表情。  “但是你们也不可以替对方口交的啊!”  “自己打手枪没甚麽趣味啊!……兰姨,你……可以替我们口交吗?”  “甚麽?我……我是小康的妈妈啊!”  “但是我们涨得很辛苦啊!”  “对啊!妈妈!求求你吧!”  兰姨看着自己儿子的鸡巴也有六寸多长,直直的撑着,便对我们说∶“我替你们口交也可以……但是你们不准碰我的身子的!摸一摸也不可以!”  “好啊!我们就这样坐在床边不动。”  兰姨慢慢的走过来,然後跪下来一手抓着一根鸡巴在上下套弄着。  我说∶“兰姨!用……用你的小嘴巴给我弄弄吧!”  跟着她低下头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套弄,弄了一会,吐了出来,把小康的鸡巴含在口中,我跟她说∶“怎样?你儿子的鸡巴味道怎麽样?”  “好味道啊!你们俩个的鸡巴都很好味啊!”  小康想不到她的母亲会这样说的,他的样子十分兴奋。兰姨继续套弄着,我伸手去抓弄她的乳房,她把鸡巴吐出来,说∶“啊!不要……说好了……不能碰我的!不……不要……不要停啊!你弄得  我很舒服啊!对啊……小康……你……你也弄弄我的大奶子啊!”  我站起身来,她说∶“不要走啊!我要……我要含弄你的大鸡巴啊!”  她本来是跪在地上,屁股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的,我走到她的身後,把她的屁股棒起来,然後我也跪下来,隔着小内裤,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她就流了不少淫水出来,把小内裤弄得变成透明了,我把她的小内裤扯开了一个小洞来,跟着我就扶着鸡巴,在她的阴唇上下前後的擦着。擦了十多下,她就叫了起来∶  “小白……给我吧……”  “给你甚麽啊?小母狗!”  “给我你的大鸡巴啊!用你的大鸡巴插我啊……奸淫我啊……操我这只小母狗啊!”  我听到她这样说,便把整根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兰姨虽然结了婚,而且生了小康,可是她那小穴依然紧得很。  “啊……啊啊……你的鸡巴很大啊……我……我受不了啦……你轻……轻一点啊……慢……慢一点好不好……我真的受不了啦……啊啊……”  我从後干了她十多分钟,她一直在叫着。  “我的小穴给你撑爆了……你干死我了……我给你的大鸡巴干死了……啊啊……我要……要……丢了……啊啊……”  小康听到她的母亲说着这些淫荡的说话,忍不住就把精液射到了她母亲的脸上。  “对……对不起!妈妈!我实在忍不住了!”  “没……没关系啊!”兰姨向着小康笑笑,然後伸出她的香舌去舔小康的精液,舔不到那些就用手指去抹,然後把手指很仔细的吮乾净。  我再操了她数十下,跟着对她说∶“我要射了!”  “不……不要射在里内啊!求求你……”她哀求着。  “那你转过身来吧!”  她把身子转过来後,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大奶子上,她抬着奶子,低下头去舔我的精液,看得我很兴奋。小康在射精後就走了出去,现在走回来,他的鸡巴在他弄了数下後又变硬了,跟着她对着妈妈说∶“我……我想操你的小穴啊!”  兰姨躺在床上,用手轻搓着刚刚被我操得通红的小穴说∶“来吧!我的好儿子,来干妈妈的小穴吧!”  小康挺着鸡巴对着自己妈妈的小穴,然後用力向前一挺。跟着就快速的抽插着。  “啊……啊……啊啊……小……小康……你温……温柔些啊!妈妈的小穴很……很痛啊!”  小康不单没有减慢抽插的速度,而且还把兰姨的双腿在自己的肩上,好让每一下的插入都可以去到最深处。  “小康……康……你要把妈……啊……妈妈干死吗?……啊……啊啊……我要死了啊……我要死在自己儿子的鸡巴下了……”  小康就这样操了她的妈妈半个小时,兰姨的叫都变得很沙哑了。  “啊……啊……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啊……啊……啊!我要丢了……啊……啊!……”  小康跟着把鸡巴抽了出来,“妈妈!用你的双乳着我的鸡巴!”  兰姨很听话,立即坐起来,用她的巨乳把小康的鸡巴夹着,小康就这样操兰姨的大奶子,小康的鸡巴伸到兰姨的嘴巴时,兰姨就伸出她的小香舌舔小康的鸡巴。小康操了二百多下後就将鸡巴伸到兰姨的脸前,兰姨立即把他的鸡巴含入口中,替他套弄。这样弄了十多分钟,小康就在她的妈妈口中发射了。兰姨把小康的精液吞了下去,然後很严肃的对我们说∶  “好啊!你们两个把我奸淫了!”  “对……对不起啊!妈妈!我……我……”小康说着,同时望向我,叫我说话。  “兰姨!刚才是你叫我给你的啊!是你叫我操你、奸淫你的啊,你忘了吗?”  我笑着对小康的妈妈说。  “好啊!你这个小坏蛋!欺负我……弄得人家一身汗水,又要去洗澡。”兰姨嗔道。  “兰姨我们一起洗好吗?”我说。  “小穴也给你们操了,一起洗个澡又有甚麽不好呢?”说着,把我们拉到浴室里。  洗完澡後,兰姨说很累,要睡觉了,我和小康也没有睡意,便到大厅里打游戏机。  我说∶“小康!你很强啊!这麽快就可以再次勃起。而且还差不多操了一个多小时啊!”  小康道∶“因为……因为我在第一次射精後,出去吃了春药再回来,才这麽厉害啊!”  “你这小鬼。真是……竟然吃了春药来操自己的妈妈!”  “没办法啊!妈妈替我口交时,我已经射了,不吃春药,怎麽操她啊?”  第二章  凌晨一时多,我和小康已经打了两个多小时的游戏机了。  “我不想玩了。”小康说。  “我想继续玩啊!”我说。  “你继续玩吧!”  “好啊!”  小康就坐着看我玩。  “你不是玩累了想去睡吗?”我问。  “不是啊!我每天也玩,觉得有点儿闷啊!可是又不想去睡!”  “我有一套老外的A片,你想不想看?”  “想啊!你现在有吗?”  “有啊!在我的书包内。”  “那你不要玩了,快快拿出来看啊!这麽大的一套录影带带子,你放在书包中,带回学校也不怕啊?”  “谁说是录影带呢!是VCD啊!你是不是没有看过A片呢?”我笑着说。  “有看过啊!看过一次!”  “真的有看过吗?在哪里看的啊!”我带点怀疑的说。  “有一次我去你家找你,你说脚踏车坏了,要修理,没空招呼我,就放了一套A片给我看。你忘了吗?”他说。  “是吗?”我一面说,一面把那套A片放进VCD机内播放。  一开始,我们就看见一个鬼妹蹲在地上,她的面前站着三个老外,那个鬼妹一手握着一根鸡巴在弄,嘴巴被一根鸡巴在操着。这样弄了十分钟,那鬼妹便躺在床上,双腿分开,把手放在小穴上搓弄∶“谁想操我啊?”  其中一个老外便挺着鸡巴走过去,一下子就把鸡巴完全插入的小穴中,然後很快的抽插着。那鬼妹双手不断地搓弄自己的奶子,眼睛不时看着坐在床边正在打手枪的另外两个老外。那老外操了她十多分钟就把鸡巴插出来,就精液射在鬼妹的奶子上,然後另一个老外立即走过去操她,那鬼妹不断地大叫∶“oh……yes……yes……oh……”那老外干了她一会就把鸡巴拔出来,和第一个一样,把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然後鬼妹就转身趴在床上,那老外就从後面插入她的小穴中,插了数下,那鬼妹主动的前後动(移动)着,三个老外看见她这麽淫荡,一起大笑了起来,这样操了十分钟,那老外就射出来了。  画面一转,出现很多老外在开一个私人派对。两个老外躺在沙滩椅上聊天。  一个叫Tom,一个叫Jack。然後有一个头上戴了一双毛毛兔耳朵,身上只穿了一条T-Back内裤的金发美女拿了两杯饮品给他们。那金发美女每走一步,她的奶子就在空中摆动一下,引得他们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放下饮品後,对他们笑了一笑,就转身走了开去。  Tom看着她全裸的背部(那T-Back内裤的绳子已经完全埋入了她的股沟间)说∶“I want to fuck her。”  Jack∶“Me too。”  他们看见她走进了屋内,便跟着进去。到了屋内他们看见那美女坐在小型酒吧的吧台上,一手伸进了T-Back内裤里面挖弄着小穴,那内裤只是一小块三角布,那美女手指挖弄的动作,完全给他们看见了,他们一面走过去,一面把自己的泳裤脱掉,跟着一手抓着鸡巴,一手玩弄那美女的奶子。  Tom∶“想要我们的大鸡巴操你的小穴吗?”  “要……要啊!”  “先用你的小嘴巴替我们弄弄吧!Bitch!”  她从吧台跳下来,然後跪下去,张开口把他们两个的龟头含着,一手抓着一根鸡巴在套弄。弄了一会,她就说∶“Fuck me!”  Tom听见她这麽说,便坐在一张椅子上,那美女背着他,抓着他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然後慢慢坐了下去。Jack走到她的面前,整根鸡巴塞入她的口中,前後抽动着。操了廿多分钟,Jack便抱起了她来操她的小穴,操了数十下,便抱着她躺在桌子上操她,Tom走到她身後,把鸡巴慢慢的插进她的屁眼中。她好像很兴奋的,转头对着Tom说∶  “oh……oh……yes……oh……yes……fuck……fuck……my asshole……oh……yes……”  Tom和Jack一起操她的屁眼和小穴操了半小时,然後一起拔出来,将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她用手指把精液抹起然後放进嘴巴内吮着。  Jack问她∶“好味道吗?”  “好啊!很好啊!”  ※※※※※  “小白,你有干过女生的屁眼吗?”  “没有啊!你有试过吗?”  “我也没有啊!其实刚才操妈妈的时候,才是我的第一次。”  “真的吗?”  “是啊!……你想操我妈妈的屁眼吗?”  “想……当然想啊!你也想吗?”  他对我点点头。  然後我们便一起走进去兰姨的房间,看见她在熟睡中,我们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我把兰姨的睡裙和奶罩脱掉,然後开始玩弄她的奶子,小康则把她的内裤脱下,去舔她的小穴,我们弄了一会,兰姨就醒过来了。  “你们两个小坏蛋又来了!又想欺负人家!”  “兰姨!我们不是欺负你啊!我们是想让你爽啊!是吗?小康!”  “对……对啊!妈妈。我们是想让你爽啊!”  兰姨笑着说∶“小坏蛋!”然後继续躺在床上让我们弄她的奶子和小穴。  我们弄了一会,小康就躺在床上,兰姨便起来,把小穴对准了鸡巴,然後坐了下去,上下套弄着,我便将鸡巴放在兰姨脸前,她张口把我的鸡巴含着,然後  慢慢的弄着。过了不久,我看兰姨给小康弄得很兴奋,便把鸡巴拔了出来。  兰姨叫∶“小白。你去哪啊!我要含弄你的大鸡巴啊!”  “妈妈!我要吻你的小嘴巴!”  兰姨听到她的儿子要吻自己的小嘴巴,便不再理会我,弯下腰去吻小康。我走到她的身後,看到兰姨的小穴流了很多淫水出来,我伸手抹了一些,涂在我的鸡巴上,然後我把鸡巴抵在兰姨的屁眼上,兰姨好像要说甚麽,可是小康一直吻着她的小嘴,不让她说话。  我把鸡巴慢慢的插进她的屁眼中,我插得很慢,因为她的屁眼实在太紧了。插入了两、三寸,我突然向前大力一挺,一下子把我的鸡巴插入了大半。  “呀……痛……痛啊……很痛啊!你快把鸡巴拔出来啊!”兰姨大叫。  我拔出了少许,然後想再向前插,兰姨反手将我抓着说∶“不要……不要再进了。”  “那麽我就这样弄吧!”说完我便用半根鸡巴去操兰姨的屁眼。  “不要……不要动……我……我受不了……很……痛啊!快拔出来啊!小白……你啊……不要再插了……好不好……兰姨真的受不了啊!”  我继续用半根鸡巴插着她的屁眼说∶“兰姨……你的屁眼真紧……啊……好爽啊!”  兰姨的声音好像有点想哭,对着小康说∶“小康……你快叫小白把鸡巴拔出来,妈妈很痛啊!”  小康没有理会她,继续干着她的小穴,我也继续操她的屁眼。弄了一会,小康说∶“小白!你不要再操妈妈的屁眼了,我看她真的受不了啊!”  “是啊!真的很痛啊!你快拔出来吧!”兰姨说。  “好啊!可是我要操你的小穴。”说完我把鸡巴拔出,站起来。  “妈妈!你快让他操啊!”小康说。  兰姨转身揽着我,我把她抱起来,站着操她的小穴。  “兰姨!这样舒服吗?”  “舒……舒服啊!这样舒服多了……啊……啊……爽……啊……很爽啊!”  小康走到兰姨身後,把手伸前来抓着她的奶子,说∶“妈!我要操你的屁眼啊!”  兰姨一听就大叫∶“不要……啊……不……不要啊!……乖儿子……不要啊  ……呀……痛……痛啊……啊……慢……慢一点啊……呀……啊……”  我把兰姨双腿放下来,她的脚尖刚好着地,我把她扶着,然後和小康一个前一个後、一个进一个出的操着她。  兰姨哭着大叫∶“啊……啊……我……我受不了啦……我要死了……啊……小白的大鸡巴在操我的小穴,我儿子的鸡巴在操我的屁眼啊……我……我要死了啊……”  这样操了一会,“我要射了!”小康说。  “我也是啊!”我说。  “不……不要射在小穴里啊!小白……快拔出来啊!”她一面挣扎着,一面说。  “兰姨啊!你整天叫着我拔出来,我偏要射在里面。”我说。  “不……不要啊!啊……我……我完了……啊!”兰姨大叫着。  我和小康听到她这麽说,终於在她的小穴和屁眼射了。我们把鸡巴拔出来,然後扶她躺在床上。  “小白!真的很爽啊!对不对?”  “是啊!简直爽死了!”  “你们就爽啊!我差点被你们干死啊!还有啊……小白,你这小坏蛋,竟然射在兰姨的小穴里,我有了你的儿子怎麽办?”兰姨瞪着我们说。  我笑了笑,然後就躺在兰姨的床上说∶“我要睡觉了。”  小康说∶“我也睡了。”  兰姨也没再说甚麽,躺在我们中间睡着了……  ※※※※※  “两个小坏蛋快起来啊!不用上学吗?”兰姨一面拍着我们的头,一面叫。  “快去刷牙洗脸啊!然後下来吃早餐。”  兰姨坐着在吃早餐,她性感的睡裙看得我的鸡巴又想“作怪”,我赶快把早餐吃完。  “兰姨!我想操你啊!”我走到她身旁说。  “不可以啊!你怎麽老是想着操人家啊!”兰姨瞪着我说。  “没办法啊!谁叫兰姨你这麽漂亮又性感啊!”我带点委屈的说,然後伸手去抓她的奶子。  “不要啊!小白你还不赶快出门?就要迟到了!”兰姨叫道。  “迟到就迟到嘛!有甚麽大不了啊!”我继续玩弄她的奶子。  “不要啊!人家的小穴和……和屁眼还十分痛啊!”  “没关系啊!我轻一点就可以啦!”  “不要……不要啊!……你放学後回来才干好不好?”  “是啊!小白,我们再不走,真的要迟到了。”小康说。  “好吧!兰姨,那我们走了!”  放学後我和小康一起跑回他的家,看见兰姨在看电视,我们便走过去,把她的衣服脱掉,然後去抓她的奶子和弄她的小穴。  “你们两个怎麽全身臭汗的,快去洗澡吧!”兰姨绉着眉说。  “我们赶回来操你嘛!所以跑得全身是汗。”我笑着说。  “小色鬼!快去洗澡吧!”  “你陪我们一起洗啊!”我说着拉她一起去浴室。  到了浴室,兰姨拿着花洒(水龙头?)把水洒向我们身上。我们的手就在她的身上“招呼”着。  “啊……啊……很啊……嘻……嘻嘻……不要啊!”  “兰姨,你弄弄我的鸡巴啊!”我说。  兰姨便放下花洒,弯下腰去含弄我的鸡巴,小康则走到她身後,去舔舔她的小穴。  “啊……啊……啊……小康……康啊……你的舌头把妈妈舔得很爽啊!”  舔了一会,小康说∶“妈妈!你也舔舔我的鸡巴啊!”  兰姨便转身去把小康的鸡巴含在口中套弄,我抓着鸡巴去擦兰姨的小穴和屁眼,然後说∶“兰姨!你要我操你的小穴还是屁眼呢?”  “小穴……操……小穴啊!”兰姨赶快的叫出来。  然後我便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操着,操了十分钟我就把整根鸡巴转插入兰姨的屁眼中。  “不要啊……不……不要……痛……痛啊!”兰姨痛苦的叫着。  “兰姨!不要怕啊!操多一会,你习惯了就没事啦。”我说。  “痛……痛死我也没习掼啊!……慢……慢一点啊!”  “妈!不用怕!我来操你的小穴,让你爽啊!”  “不要……小康……不要一起来……我受不了啊!”  “没事的,昨天晚上不是很爽吗?小白,是不是啊?”  “是啊!很爽啊……我们!”我笑着说。  “坏……坏蛋……啊……啊……你……你们两个坏死啦……啊……干死我了……我要丢……丢了……啊~~~~”  她双手抱着小康,一动不动的,我和小康没有理会她,继续操她的小穴和屁眼。操了很久,我们才把精液射在她的脸上。  第三章  这两天放学後,我们都第一时间赶回家去操兰姨的小穴和屁眼。  我跟小康说∶“小康,我们今天在游泳池干兰姨好不好?”  小康说∶“好啊!”  “兰姨的泳衣性感的吗?”  “好像都是‘一件头’的。”  “我们去买一、两件新款式的给她好不好?”  “好啊!”  回到家中,我问∶“兰姨,一起游泳好不好?”  兰姨说∶“好啊!我去换泳衣。”  “兰姨,我们买了两件新的泳衣给你啊!”  “是吗?你们真乖啊!谢谢啊!”  “妈妈,这是我买的啊!你看漂不漂亮。”小康说着把泳衣递了给兰姨。  那件泳衣是“比基尼”式的,上身那一截只有两小块三角布,中间有一条很幼的绳子连接着,两小块三角布只刚刚可以把兰姨的大奶头罩着,她的奶子几乎都裸着,下半身那一截的三角布也很小,一看就知道根本不能完全掩盖兰姨黑黑的阴毛。  “这是泳衣吗?只是三块小布啊!而且还是白色的!”兰姨瞪大眼睛问。  我买的那件,外表看是很正常的“一件头”泳衣,可是在胸前是开有一条缝的,兰姨穿上後,她的一双大奶子一定会“跑”了出来。还有在小穴的位置也有一条缝的,让我和小康随时可以伸手去弄她的小穴。而且是粉紫色的,湿了後会变成半透明。  “兰姨!你看看我这件,你一定会喜欢的。”我拿着泳衣给她看。  她看完了後说∶“我不要!我两件也不要啊!”  “不成!”我和小康一起叫。  “这些根本不是泳衣啊!穿上後的样子,一定会很淫荡的!”兰姨带点委屈的说。  “兰姨!这两件泳衣我们可真的是从泳装部购买的。是不是啊?小康。”  “是呀!我们是从《成人性爱商店》中的泳装部买的。”我和小康一起笑了起来。  “我不要啊!”  “不成!一定要挑一件!”我和小康一起说。  兰姨最後选了我买的那件,她以为那件多些布,比较好些。她拿了泳衣想去房间换上,我说∶“在这里换就可以了。”  “是啊!妈妈,快些换吧!”  兰姨便在我们面前把衣服脱光,然後穿上那件泳衣。我们看见她穿上後,一双大奶子跑了出来,她的小穴也露了出来,我们又忍不住大笑起来。兰姨看见我们在笑她,就把双手按在奶子上,不让我们看,然後就跑到游泳池,我和小康脱光衣服後也跟着去,我和小康游了一会就坐在池边看着兰姨。  兰姨游了不久,就游们我们面前说∶“很累啊!”  “兰姨!我请你吃东西好不好?”  “好啊!吃甚麽?”兰姨不虞有诈的说。  我把她拉到我面前说∶“我请你吃……鸡巴啊!”  我坐在池边,兰姨站在水里,刚刚好一低头就可以把我的鸡巴含着。  “兰姨!你吮得我很爽啊!啊……啊!”  兰姨伸手去抓着小康的鸡巴,替他打着手枪。弄了一会,小康就走到兰姨身後,将鸡巴在小穴上擦拭着。  兰姨说∶“插……插我吧……我……我要你的大鸡巴啊,啊……啊……啊啊……插……插进来吧!”  小康继续用鸡巴擦拭着兰姨的小穴,说∶“你要说∶‘乖儿子啊!快用你的大鸡巴奸淫我的小淫穴’啊!”  “乖……乖儿子啊……啊啊!快快用你的大鸡巴奸……奸……啊……啊……奸……奸淫我的……小……小淫穴啊……啊……啊……对……对啊……插入了啊……对……大……大力些啊……”  我按着她头,然後用鸡巴操她的小嘴。  “唔……唔唔……唔!”  小康弄了一会儿,“妈妈!我要射了!”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兰姨双手向後挥动着。  “妈妈,你不要我把精液射在你的小穴中吗?啊……太迟了……啊……啊!啊……”  她转身对小康说∶“小坏蛋!你干……干啊……啊……啊……啊……爽……很爽啊!”  “妈妈!我干得你很爽吗?”小康问。  “我是说,你干……干……啊……啊……对……对啊……入……入一些……啊!……”  “你要我下次干得再入些吗?”  “啊……干死我……干死我吧!用你的大鸡巴……啊……把我干死吧……啊插……插穿我的小淫穴吧……啊!”  “我……我要把精液射进你的小淫穴了……啊!……”  “不要啊!完……完了”兰姨大叫着。  “妈妈!你刚才想跟我说甚麽啊!”  “我……我叫你不要射在我的小穴里啊!还有小白你也是啊!”她瞪着我们说。  我放开了兰姨的头,跳入水池,把鸡巴插入了兰姨的小穴中∶“兰姨!射在小穴里才够爽啊!”  “爽-爽-爽-你们弄大了我的肚子的时候,那时就真够爽啊!是不是?”  “兰姨!你不要这样嘛!你的小肚子那有这麽容易就弄大啊!”  “你们两个真是……真是大坏蛋啊!”  晚上,我和小康又一起操了兰姨一个多小时才让她去睡觉。  ※※※※※  第二天早上,兰姨说今天不要操她了,她说受不了,要休息一天。  放学後,我对小康说∶“你今天想再操兰姨吗?”  “想啊!可是妈妈说要休息啊!”  “我们把他骗出来,然後扮作色狼去奸淫她,好不好?”  小康想了想说∶“怎样骗她出来啊?”  “这个包在我的身上,他也赞成奸淫她吗?”  “赞成!老是在家中操她,换一换个地点操她也好啊!”  “不是操啊!是奸淫啊!把她的衣服扯破,然後很粗暴的奸她啊!”  “扯……扯破她的衣服,那她怎样回家啊?”  “我们现在去买一套衣服,然後给她就可以啦!”  买了衣服後,我和小康在他家附近的一个电话亭打电话给兰姨。  “喂!找谁啊?”兰姨问。  “你好!请问康太太(小康是姓康的)在家吗?”我压低了声音说。  “我是啊!请问你是谁?”  “你好!恭喜你!我是《强大》百货公司姓任(淫?)的,你在我们百货公司中的大抽奖中,抽中了头奖,请问你今天下午五时至七时有空来拿取奖品吗?”  “是吗?中了头奖吗?真好,刚有今天有空!”  “好啊!那我们在等候你的光临啊!谢谢你!”  我们回到家中,看到兰姨刚要出门,兰姨说∶“刚刚百货公司打了一通电话来,说我中了头奖,我现在去拿,很快回来,然後做饭给你们吃。”说完便走了去。  我和小康飞快的把校服换掉,然後走出门外,看见兰姨还在街上慢慢的走,便在她身後跟着。到了一个小公园附近,我们戴上“冷帽”(特警用的那一种,只露出眼睛,鼻子和嘴巴),从後把她抱起来,走到了一条小巷中,然後把她放下来。  兰姨看到我们这样的扮相,很害怕的说∶“你们要钱吗?拿去吧!全都拿去吧。不要伤害我。”说着就把钱包递了给我。  我拿了一条布条出来,然後走去她的面前,想把她的眼睛绑着,兰姨拔腿想跑,可是小康把她抓着,我便把她的眼睛绑着。  兰姨大叫∶“救命啊!……救命啊!”  “尽管叫吧!这里方圆十里也没有人的,就算有,也是一些流浪汉,你想让他们一起来奸淫你吗?而且你越叫我们两个会越爽啊!”  兰姨听我这麽说便立即合上了她的小嘴巴。我把兰姨的眼睛绑好後,小康就拿出一台V8机,然後找个位置放好,准备把即将发生的精彩过程拍摄下来。  小康走过来兰姨的面前,急不及待一手就把兰姨的上衣和奶罩扯破,然後掉在地上,双手就开始用力的去抓兰姨的奶子。  兰姨大叫∶“不要……不要啊!求求你们……不要啊……你们要多少钱我也可以给你们的啊!”  我在兰姨的身後说∶“钱,我们也有很多,待会你让我们奸的爽的话,说不定我们会打赏一些小费给你啊!哈哈哈!”  我把兰姨的紧身牛仔裤脱下来,轻抚着她的屁股说∶“你的屁股真是又圆又白啊!”说完我用力拍打着她的屁股。  “不要……不要啊!”兰姨叫。  “你也不要装蒜啊!好好的一个妇道人家,怎会穿这种T-Back小内裤啊!看你这模样,平时也常常做爱的,说不定还经常去勾三搭四,对不对?”  “不……不是啊……没有……有啊!”  我把她的小内裤也脱下来,然後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身後。  “你还不认!看你的小穴还红红的,还有一些淫水流出来,说不定刚刚才做完爱啊!是不是?”  “不……不是啊!”  “不是刚做完爱吗?那一定是想着待会让我们奸淫你时的情形,所以淫水忍不住就流了出来,对不对?”  “不……不是啊!没……没有啦!”  这时小康把兰姨的头按下去,然後把鸡巴塞入她的嘴巴中操着。兰姨弯下腰後,小穴让我看得更清楚,我就对她说∶“我要奸淫你了!”  我把鸡巴一下子就插入她的小穴中,不知道是不是在户外的原故,感觉和平常不一样,很刺激。  小康双手在玩弄她的奶子,问∶“爽不爽啊?这婊子的小穴怎麽样?”  我说∶“我就是说嘛!这婊子一定经常做爱的!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可以插进去了。”  兰姨把小康的鸡巴吐出来,然後说∶“不……不是啦……人家……人家现在很痛啦……啊……啊……”  小康很用力的抓着她的奶子说∶“继续含弄我的鸡巴啊!不然我会抓破(楂爆)你的奶子!”  兰姨听到小康这麽说,立即把小康的鸡巴含在口中,继续套弄着。我双手按在兰姨的屁股上,然後快速的抽插着,兰姨口中含着小康的鸡巴,只能够发出∶“唔……唔……啊……唔……”的声音。  每次我这样干的时候,兰姨都很容易就达到高潮,我看差不多了,便把鸡巴拔出来,我看她想把小康的鸡巴吐出来,但又害怕小康真的会把她的奶子抓破。便把屁股左右的扭动着,想我继续干她。  “你想我继续操你的小穴吗?你这麽样扭动着,我怎样干啊!”  兰姨便停下来,我把鸡巴插入她的屁眼中,然後说∶“可是我现在想操你的屁眼。”  我这样操了五分钟,就把精液射进她的屁眼里,然後就轮到小康抱起兰姨来操她。兰姨用力咬紧自己的下唇,脸上有两行泪水,表情好像很痛苦似的。我把V8机拿在手上,走过去兰姨的身旁,V8机对准她的脸,说∶“你很痛吗?”  “啊啊……很爽啊……我的小……小穴……被你们操……操得很爽啊……”  (兰姨可能怕我们有[进一步!?]的行动,所以才这样说。)  我把绑在她眼睛上的布条扯下来,然後我退後两步,把他们两个的身子也拍摄下来。兰姨一看我在拍摄,把头伏在小康的胸膛上,我说∶  “把头抬起来,不然我就把这套带送去你的家。一开始我们就在拍摄了,你的双眼被绑着,你猜你丈夫会不会认出你呢?”  “不……不要……啊!”  “把头抬起来啊!我们两个只会在家观赏的。”  “真……真的吗?”说完,兰姨就把头抬起来。  “对啊!就是这样啊!看一看镜头啊!”  小康操了一会,就把鸡巴拔出来。把精液射在兰姨的脸上。我当然不会错过这麽精彩的一刻,把镜头拉近去,替兰姨的脸拍一个大特写。  我们把裤子穿好,然後对兰姨说∶“不要报警,不然这一套《淫妇大战两猛男》,我们就送给A片的片商,让他们发行,我想销量也许会不错的啊!哈哈!”  “不要啊!我不会报警的……你们把人家的上衣、奶罩和小内裤都扯破了,人家怎麽回家啊?”  我把我们带来的低胸吊带迷你裙抛了给她,然後我们就走了。我和小康立即“打的”(乘计程车)回家,把身上的衣服换掉,然後坐在客厅中看电视。过了  不久,兰姨就回来了。  那条迷你裙好像小了一点,她的奶头刚好被盖着,打出了半个奶子,而且走路的时候,小穴也会让人看见。我想她这麽样回来,没有(再)遇上色狼真的很幸运啊!  “妈!你中的头奖是甚麽奖品啊?就是这套迷你裙吗?也太性感一些了吧!”  “对啊!兰姨,穿得这麽性感在街上走,你不怕有色狼的吗?”  兰姨说∶“我有点不适,今晚你们自己吃饭吧!我上房间休息,你们今晚不要吵醒我!”  第四章  中午吃饱饭後,小康说∶“下午有测验啊!一起去自修室再温习一会吧!”  “好啊!”  “咦!?奇怪啊!你真的和我一起去温习吗?”  “我没有说温习啊!我是说一起去自修室啊!”  “不是去温习,那你去干甚麽?”  “‘食饱睡一睡,好过做元帅’!你没有听过吗?我当然是去睡觉啊!”  刚刚睡着了,我就觉得有人在推我,我便看看谁在扰人清梦,原来是那淫娃小娟,她坐在我的旁边。  “这几天一放学就不见了你,你去了那儿啊?”  “你找我有事吗?”  “是呀!我想你陪我去逛街啊!”  “逛街?好啊!今天放学後好不好?”  “好啊!”  “那你不去我家吗?”小康小声的问。  “今天不去了。很久没回家了,陪她逛逛後我想回家看看!”  “有甚麽好看的!你一个人住,回不回去也没所谓啊!”  “就是一个人住才要回去啊!这麽久没回去,不知道有没有被小偷‘光顾’啊!”  放学後和小娟逛完街,把她送回家後,我回到自己的家己经十一时左右了。  回到家,怎麽身上有一阵臭味的,赶快洗一洗吧!  洗完了澡後,怎麽还这麽臭的?嗅真一些,那臭味原来是垃圾桶传出来的,  赶快掉出门外吧!我拿着垃圾桶出门,刚踏出门外,就看见一个穿了一件低胸裙的妙龄女郎(大约廿五,六岁)走上来,我认得她好像是住在我楼上的。我居高临下看着她的奶子,很白啊!  “!”我一看,原来是大门给风吹得关上了。那女郎走到我的身旁时笑眯  眯的看着我,然後又继续往上走,我当然不会错过一睹她裙下春光的好机会。我一直看着她走进屋内,然後她从屋内探头出来笑着对我说∶  “没有得看了,还不叫你的家人开门给你。”  “我一个人住的,没人开门给我啊!”我缩一缩肩膀,很无奈的说。  “是吗?那你怎麽办?”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正在想办法。”  “你上来我这里坐坐,慢慢想吧!”  “我……我穿成这样好像不太好吧!(我只穿了一条短裤,没穿上衣)”  “就是穿成这样,站在这儿不太好啊!你不怕人家把你看作色狼吗?”  “……”  “快点上来吧!我也是一个人住的!”  “那……那就麻烦你了!”(你简直是引狼入室啊!)、(又好像是请君入瓮?)  “我叫小娴啊!”  “我叫小白!”  入了屋内,她说要洗澡,叫我随便坐,慢慢想办法回家。其实不用想,我在门外的地毯下放了一个女生用的发夹,很细少的那一种,用来开锁,真是一流,简直和用门匙开一样容易。  我见她拿了睡裙去浴室,我便走过去,可惜那门是密封式的(有些门在下方有个小气窗的,一间一间的,可以勉强看到里面),不能偷看,真可惜。我便走回去坐在沙发上,顺手在茶上拿了一本漫画书看,原来是一本情色漫画,还要是很色的那一种,我看了一会,鸡巴就己经完全挺直了。  “你想到办法了吗?”小娴一面把头发抹乾一面问。  我看书看得太入神了,她走了出来我也不知道。她的睡裙蛮薄的,我隐约可以看见她的奶头和小森林。她见我定定的看着她的身子,就走到我面前,弯下腰把我手中的漫画书拿走,对我说∶  “这些书和这里(她用手按在奶子上),‘小孩子’都不可以看的,你知道吗?”  “我不是‘小孩子’啊!”我站起来把短裤脱掉说。  “好……好像真的不是‘小孩子’啊!”她看着我九寸长的鸡巴说。  “当然啊!你要尝尝吗?”  她看了看我,就把抹头的毛巾掉在一旁,蹲下去双手抓着我的鸡巴,然後含在口中套弄。弄了一会,我就脱掉她的睡裙,叫她躺在沙发上,然後去舔她的小穴,和弄她的奶子。  “啊……啊……对……对啊……你……你舔得我很爽啊……很爽啊……”  我叫她站起来,让我坐在沙发上,我抓着鸡巴叫她坐下来,她把小穴对准鸡巴後,就慢慢的坐下来。  “啊……啊……你的……你的鸡巴很……很粗啊……撑得……我很……很痛啊……啊……还……还没有完全插入吗?啊……啊……”  我用大力向上一挺。“完全插入了!爽吗?”  “你的鸡巴……很……很粗啊……而且很……很长啊……插……插到人家的子宫了……啊……啊……很……很爽啊……”她上下套弄着说。  我让她自己在弄着,双手就去搓她的奶子。她的奶头很大,而且蛮黑的,一定经常让人吸吮的,可是很吸引啊!我便低头去吸吮她的奶头。  她越弄越快,说∶“啊……啊……对……对啊……你……你吮得人家很爽啊……啊啊……我……我要丢……丢了……啊……啊!……”  我再吮了一会,就对她说∶“我……我要射了!”  “没关系……射在小穴里吧!”  我听她这麽说,便在她的小穴里发射了。  她搂着我说∶“小白啊!你的鸡巴真大啊!我很少这麽爽的啊!”  “小娴姐,你……你经常做爱的吗?”  她点点头说∶“是啊!你也是吧?”  “不是……不是啊!我……我才第一次啊!(说谎!)平常都是自己打手枪的,原来做爱是这麽爽的啊!”我红着脸说。  “哎唷!好可爱啊!看你的脸红红的。嘻嘻!以後你想打手枪的时候,看看小娴姐在不在家,我随时欢迎你的啊!”她一面吻我一面说。  “真……真的吗?太……太好了……你真是好人(淫)啊!”  “是啊!你想到办法回你的家吗?想不到的话,今晚就在这里睡一晚吧!”  “我想到办法了!我从这里的露台,沿着水管爬下去我家的露台,那就可以了。”  “这样爬下去?可以吗?这里是四楼啊!跌下去不死也得重伤啊!”  “没问题的,别的小孩还在地上爬的时候,我就己经晓得爬树了!好了,已经很晚啊,我要走了,明天再找你好不好?”我站起来说。  她还搂着我说∶“好吧!你小心一点啊!”  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穿上裤子,然後就走到露台“爬”回家。真像是偷情的人,撞上了她的丈夫,要从露台偷走。  ※※※※※  第二天回到学校,小娟对我说∶“昨天玩得很高兴啊!今天去哪里玩?”  “哪儿也不去,去我的家好不好?”  “好啊!可是去你的家干甚麽?”  “今晚你去了就知道啊!”  到了我的家中,她说∶“你一个人住的吗?”  “是啊!”  “好了!现在我们干甚麽?”  “干穴!好不好?”  “不好!不好!”她挥手笑着说。  我抓着她双手,笑着说∶“现在还轮到你说不好吗?”  “你……你待会不要那麽粗暴啊!”  “好啦,好啦!我会很温柔的。”说完,我便把她的校裙和奶罩脱掉,双手搓弄她的小奶子(33寸左右),跟着我把身上的衣服脱光,叫她用小嘴巴替我弄弄。弄了一会,我就急不及待叫她躺在床铺上,我把她的通花小内裤脱掉,去舔她的小穴。  “啊……啊……唔……啊……唔……啊……”  “很舒服吗?”  “是……是啊……很……很舒服啊!”  跟着我便伏在她的身上,抓着鸡巴去插她的小穴,想不到这小娃淫的小穴还真的很小,蛮紧的。我的鸡巴才插入了三四寸,她就大叫∶“痛……痛啊……很……很痛啊……你……你慢慢……慢一点……啊……”  我没有理会她,继续挺着鸡巴向前插,插入了大半,我就开始抽插起来。  “啊……啊……不……不要那麽快啊……很……很痛啊……真……真的很痛啊……啊……啊……慢……慢一点啊……啊……”  弄了一会,我用力一挺,整根鸡巴插了进去,然後又继续抽插。  “啊……啊……我要……我要死了……死了……啊……啊……不……不成啊……啊……我……我……啊……啊……”  我继续插了二百下左右,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里。她继续搂着我,我便转身躺在床上,让她伏在我的身上。  我看见她满头大汗,说∶“是不是很爽呢?”  “爽……爽个屁啊……人家差点被你弄死啊……小穴好像要裂开似的。”  “没有那麽夸张吧!”  “刚才又说会很温柔的,骗人的,坏蛋!”她扁着小嘴说。  “看你这麽大汗,去洗澡好不好?”  她继续搂着我不作声,我便把她抱进浴室里。进了浴室後,她站在地上,我看见她的小穴有一些血流出来。  “小娟,你在经期吗?”  “不是啊!”  “不是?”  “那些不是经血来的?!”我瞪大眼看着她。  她说∶“人家第一次做爱啊!”  我把眼瞪得更大。  她打了我一拳说∶“怎麽啦。听到人家是第一次,很奇怪吗?”  “不……不是!……可是你在学校有那麽多男朋友,而且你上次替我口交,弄得我那麽爽,现在才第一次做爱,真的有一点想不到!”  “那些不是我的男朋友啊!他们常常缠着我,我也没有办法啊!”  “是……是吗?……那你经常替他们口交的吗?”  “没有啊!”  “那你又会这麽愿意替我弄啊!”  “我……我喜欢你嘛!”  “你弄得我很爽啊!你不是经常弄吗?”  “不是经常弄,我……我看得多嘛。”  “看……看得多?你经常看A片的吗?”  “不是A片啊!我……我……”  “你怎麽啦?快说啊!”  “有一天晚上,我睡到半夜,想去尿尿,去完了回房的时候,经过妈妈的房间,听到里面有‘啊……啊……唔……啊……’的声音,我便从门匙的小孔里偷看,我看到妈妈躺在床上,爸爸就把头埋在妈妈的大腿间,去舔妈妈的小穴,妈妈的双手不断的搓弄自己的奶子,很小声的说∶‘啊……啊……对……再……再入些……再舔……舔入些啊……’爸爸再舔了一会,就跪在床上,叫妈妈替他口交,妈妈一口就把爸爸的鸡巴含入口中,然後很慢很慢的套弄着。爸爸的样子好像很爽,他伸手去搓妈妈的奶子,搓了一会,他就叫妈妈转身,跪在床上,双手按在床头柜上,他就从後把鸡巴插入妈妈的小穴中,插了数十下,爸爸就不再插了,搂着妈妈一起躺在床上。爸爸说∶‘你的小嘴巴刚才弄得我太爽了’,‘你刚才也舔得我很爽喔!’……我没有再听他们说些甚麽就跑回房了,我躺在床上,拉高睡裙,把小内裤脱下,摸一摸小穴,有很多水流了出来,而且好像痒的,我把手指插入小穴中轻轻弄着,想起刚才的情况,我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伸进口中当作是鸡巴一样吮着,吮了一会,好像很累的,我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之後我经常去偷看妈妈做爱的情况,看她是怎样弄得爸爸那麽爽。”  她说完後,看到我的鸡巴挺得直直的,便跪下去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弄着,弄了廿多分钟,她就说嘴巴很累啊!我便叫她转身双手按在墙上,从後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慢慢的抽插着,双手轻轻的搓弄她的奶子。弄了一会,双手就抓着她的腰,然後加快速度,大力的插她的小穴。  “啊……啊……啊……轻……轻一点啊……不……不……要那麽快啊……啊……啊……我……我……啊……啊……”  我越插越快,然後对她说∶“我想弄弄你的屁眼,好不好?”  “不……不好啊……我……我怕痛啊!啊……啊……啊~~~”  “不要怕啊……你真的很痛的话,我就立即拔出来,好不好?”  “真的吗?你刚才说很温柔的,可是弄得人家很痛啊!”她转头对我说。  “这次不会了,你一叫痛我就拔出来。好不好啊!我想试试你的屁眼啊!”  她看着我,咬一咬牙,然後点点头说∶“你不要那麽快啊!还有,要轻一点啊!”  我听她这麽说,吻了她一下,就把鸡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屁眼中,插了三、四寸,我看她咬着下唇,好像很痛。我便停下来问她∶“很痛吗?”  她看着我,然後摇摇头,我便继续向前插,插了大半,我就开始轻轻的抽插着。插了数十下,我看见她合着双眼,很用力的咬紧下唇,我便把鸡巴拔出来,她张开双眼看着我,然後问∶“你怎麽拔出来啦?”  我看见她的下唇差点给咬出血来,而且哭成泪人似的,对她说∶“你的样子这麽痛,我怎能不拔出来啊!”  “可是我都没有叫痛。”  “那麽我继续插了,好吗?”  我看她轻轻的颤抖着,便说∶“我说笑啦!”  “可是你的鸡巴还挺得直直的,怎麽办?”  “你用奶子夹着我的鸡巴,替我弄弄,好不好?”  我说完,她就立即转身跪下,用奶子夹着我的鸡巴,还不时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吮着,弄了一会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她用手把精液抹入口中,然後我们一起正正经经的洗澡。  洗完澡後,她说小内裤和奶罩都被我弄脏了,没有得穿啊!我就拿了一件我的背心内衣给她,她穿上後,长度刚好盖过她的小穴,奶头若隐若现的,蛮可爱的啊!  第五章  “嘟嘟(电话声)……嘟嘟……”  “小娟!你替我去听电话,好不好?”  我看一看钟,早上九时多。心想谁那麽早拨电话来啊!  “喂!找谁啊~~~?”小娟懒洋洋的问。  “对……对不起!拨错号码了!”  “喂喂!你是小康吗?你没有拨错号码啊!你找小白是不是?等一下。”小娟把电话递了给我。  “小鬼!这麽早拨电话来干吗?”  “你还在睡觉吗?”  “当然啊!今天周末啊!不用上学,这麽早起床干嘛!”  “我有点事想找你商量啊!”  “说吧。”  “我想在你家才说,可不可以?”  “神神秘秘的,快点来吧!”  “很快很快,五分钟就可以了。”  “小鬼!你晓得飞吗?五分钟就到?”  “我不是在家嘛,我就在你家附近。”小康说完立即挂掉电话。  “小康这笨蛋,刚才一听女生接电话,也不说找谁,就说拨错号。真笨!”  “他想不到我家会有女生嘛。”  “你平常不会带女生回家的吗?”  “当然不会啦!”  “真的吗?我才不信!”  这时门铃响起来。真的很快,还不到两分钟。我看见小娟的(我的)背心内衣有一边跌了下来,奶头也跑了出来,而且内衣的底部也拉了去腰部的位置,整个小森林也看见了,她也不弄一弄就去开门。  “小康!早啊!”小娟说。  “……”  “怎麽啦?小康!你不进来吗?那我关门啦!”小娟笑着说。  小康立即跳了进来,小娟把门关上後,就跑来我的身旁坐下来,说∶“小白啊!小康很坏的啊!他刚才在门外一直盯着人家的奶子和小森林啊!”  “你穿成这样子去开门,谁看见也不会错过啦!”我说。  小娟笑了笑,搂着我没再说甚麽。  “小康,有甚麽事要商量啊?”我问。  他看了看小娟,说∶“我……我想你借两套A片给我,好吗?”  “好啊!在左边第二个抽屉里,你自己挑选吧!”  跟着我对小娟说∶“小娟,我肚子很饿,你去买些点心回来吃,好不好?”  小娟点点头,然後穿上了校裙,就下楼去了。  “有甚麽事快说吧!她很快就回来啊!”我说。  “你怎麽知道我不是真的想借你的A片的啊?”  “想一想就知道了,你怎麽会一大清早跑来借A片,不会这麽想看吧!”  “我……我……我妈的姐姐来了我的家里,说会住一、两个星期……”  “那又怎样?”  “我……我想……我想操她啊!”  “她长得漂亮吗?”  “她和我妈不太像,可是比我妈还漂亮啊!”  “真的吗?”  “真的,怎样?我们好像上次对我妈一样对她,好吗?”  “你说在房那一次吗?”  “对啊!”  “很难啊!她是你的阿姨,我想她会阻止我们,可是不会替我们口交的。”  “那怎麽办?”  “让我想一想。有的是时间,星期一回校再说吧。”  刚刚说完,小娟就回来了。我们便一起吃早点。吃完後,没甚麽事做,我便建议看A片。  我们三人便坐在地上(我家没有椅子的,坐在地上,睡也在地上),看了不久,我便把鸡巴掏出来,小娟一看见,就弯腰下去把鸡巴含在口中弄着。弄了一会,我就叫她转身跪着,她两手按在地上,转头来看我,我抓着鸡巴从後插入她的小穴中,轻轻的插着。  小康这时也在打手枪,可是他不是看电视,而是看着我和小娟的现场表演,  小娟看着小康说∶“小康!你看看好了,不要乱来啊!我是属於小白的啊!”  小康听到她这麽说,立即转头去看电视,不敢再看我和小娟。  “啊……啊……小白啊~~~~~你……你弄……弄得……人……人家……很……很爽啊……啊……噢……噢……对……对啊……啊……很……很爽啊~~啊~~~~”  叫她小淫娃原来没有冤枉的,在小康面前她一样叫得这麽淫荡。我这样操了二百多下後,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中。我转头看看小康,原来他已经穿好了裤子,继续看A片了。  跟着小娟替我清洁好鸡巴後,我们就继续看那套A片。看完A片後,我对小娟说晚上要上班,没空陪她,她说没关系然後就回家了。跟着小康再提醒我,快点想办法然後也走了。剩下我一个人,便继续睡觉。  ※※※※※  我是在一间酒吧里当临时“调酒员”的。今天是周末,晚上人愈来愈多,有的时候真的比较辛苦的,那麽多酒鬼,整晚也不停手的在调酒。可是这份工作也有一些好处,薪酬比较高而且经常可以看到那麽多美女,波涛汹涌的,蛮不错。  “帅哥,一杯双份的威士忌。”一把很磁性的女声说。  我抬头一看,面前坐着一个深闺怨妇似的女子,我立即倒酒给她。她一口就把酒喝完,然後再要一杯。这样喝了四、五杯後,她的脸开始有点红,然後点了一根烟,独个儿呆呆的坐着。  我一面工作,一面留意着她,我想她三十多岁左右,化了一个很浓的妆,穿着一套很整齐的套装裙。过了一会,我看她走去洗手间,就对我的同事说我去洗手间。我直接就走到女洗手间内,看见她刚刚走进其中一格内,我快步的跟着进去,然後反手把门关上了,她转身看着我说∶“你干甚麽?”  “没甚麽!我看见你有点醉,看你要不要帮忙。”  “不用了,你出去吧!”  我还没有甚麽动作,她就拉高裙子,把丝袜和内裤脱至膝盖左右,在马桶上坐了下来。  “我看你一个人在喝闷酒,真的不用人陪陪你吗?”  “你想陪我喝酒吗?”  “对呀。可是我的小弟弟涨得很厉害,你可不可以先替我弄弄?”说完我就把鸡巴抽出来。  她看了看我,然後就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弄着。我伸手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脱下,开始搓弄她的奶子。弄了一会,她就把我的鸡巴吐出来,然後转身站着,双手按在水箱上,我便抓着她的腰,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轻轻的抽插着。  “啊……啊……啊……你……你的鸡巴很大啊……啊……很爽……爽啊……对啊……啊……大力……大力些啊……快……快些……啊……对……插……插到子宫了……啊……啊啊……啊……啊……”  我一面插着她的小穴,一面大力的弄她的奶子。  “啊……啊……对啊……你……弄得我……我的奶子很爽啊……小穴……小穴也很爽啊……啊……不……啊……不成了……啊啊……我……我不……不成了……啊~~~~~~”  她转头来看我,说∶“我……我真的不成了……啊……你……啊……你停一下……好吗?……啊……我……的小穴要……要被你……你干……干破了……你……啊~~~~~”  “小穴真的不成吗?那我操你的屁眼好了!”  “好……好吧。”  我听见她这麽说,便把鸡巴插入她的屁眼中,快速的抽插着。  “噢……噢……慢……慢一点……再……再慢一点……啊……噢……噢……受……受不了……啊……啊……啊啊……不……不要……不要慢啊……来……来吧……啊……快……快些吧……快些把我……操死吧……把我奸死吧……啊……啊……啊~~~~~~~”  我再操了百多下後,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中。我把鸡巴清理乾净,穿上裤子,转身开门,看见有两个女郎正在洗手,我把门关上,对她们说∶“洗手间坏了!我在修理。”  “是吗?我的‘洗手间’也坏了,你有空替我‘修理修理’吗?”其中一个笑着说。  “好啊!可惜我现在要工作了,下次有机会再说,好不好?”说完我就走了出去继续工作。  过了一会,我看见她把衣服穿好,走到我的面前来,说∶“怎麽走得这样快啊!你不是说陪我喝酒的吗?”  “我在工作啊!下班後再陪你喝好不好?”  “好吧。”她说完就坐着继续喝酒。  过了一会,有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女郎走到她身旁说∶“维维!你一个人在喝酒吗?”  “对啊!玛丽!你陪我一起喝好不好?”  “好啊!”  “给我一瓶伏特加!”玛丽说,我便把酒给了她。  过了不多久,她们两个已经把整瓶伏特加喝完。我看看手表,是下班的时候了,我便对维维说∶“我看你不用我陪了,是不是?”  玛丽问维维∶“你们认识的吗?”  “不认识的,可是刚才我们在洗手间打了一场‘友谊波’!”维维笑着说。  “我们也喝够了。帅哥!你可以送我们回家吗?”玛丽大抛媚眼的说。  “好吧!”  然後我便扶着她们两人出了酒吧,玛丽走到一辆开蓬的宝马跑车旁说∶“你懂得开车吗?”  “当然懂啊!”我说。  玛丽把车匙抛了给我,我一跳入车子中,坐在司机位置上,然後转头对她们说∶“我懂得开车,可是我没有驾驶执照的!”  “没关系啦!”玛丽说。  “那你们坐稳啊!”  由於是在深夜,路上没有太多车在行驶,我以高速行驶,很快就到了玛丽的家。她的家是别墅式的,我把车停泊在停车场,然後便搂着她们进屋,刚刚进入屋内就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外籍女佣睡眼惺忪的走出来,玛丽看见她便说∶  “不用理会我们了,你去睡觉吧!”跟着她便走回房间里睡觉。玛丽和维维两人被刚才坐车时候的风吹得清醒了很多,玛丽把外衣脱掉,她身上穿的内衣好像泳衣一样,是连身的,我想是有助收腰吧。在腰部的两旁有两条带子连着丝袜,很性感啊!维维就已经把衣服和内衣全部脱光了。  她们把我带到浴室中,玛丽弯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我从後看到她的屁股差不多全露了出来,便走到她的身後蹲下,隔着那薄薄的通花内裤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她的淫水就不断流出来,跟着我便站起来,脱光衣服,然後把她的内裤拉至一旁,鸡巴对准她的小穴,一插到底。  “啊~~~~~~”玛丽大叫了一声,好像很爽,又像很痛,我抓着她的小蛮腰,大力的抽插着。  “啊……对啊……啊……大……大力……对啊……噢……你……你的鸡巴真大,对啊……弄……弄得我……我很爽……很爽呢……啊……啊啊……噢……噢……对啊……啊~~~~”  操了百多下,我从後把她抱起,转身面对着那幅落地大镜子,继续操她的小穴,她双手伸後搂着我的头,不断“啊……噢……”的大叫着。操了一会,她喘着气说∶“我……我不……不成了……你……你……再这样子……操……操我……我……我要死了……啊~~~~~你……你去……弄弄维维……好不好?”  我转头看看维维,原来她已经坐在浴缸中看着我们两个表演了。  维维说∶“你不用理会她啊!只管继续操她好了,她经常这样说的,你停下来她反而会不高兴的。”  玛丽听到维维这样说,大叫∶  “你……你想我……死……死吗?……啊……他……啊啊……刚才在洗手间……啊……操你的时候,啊……噢……噢……也……也是这麽劲的吗?啊~~”  维维好像很高兴似的,笑着说∶“差不多啦,也是这般死去活来的,後来他操了我的屁眼很久才完啊!”  “你……你不要……啊……啊……听……听她的……我……我……真……真的……受……受不了啊……啊~~~~~~~”  那浴缸很大的,三个人一起泡也不会觉得挤迫。我抱着玛丽走到浴缸边,然後把她放下,我坐在浴缸中,看着她把自己的内衣脱下,然後也坐下来。  维维看到我的鸡巴还挺直着,便坐到我的身上,抓着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慢慢上下的套弄着。我看到玛丽坐在维维的身後,不知在哪里找来一根塑胶造的鸡巴,玛丽一手抓着假鸡巴,一手去抚摸维维的屁眼,维维没有理会她,继续上下的弄着,我看见玛丽把假鸡巴放在维维的屁眼外,然後很用力的插入她的屁眼中,快速的抽插着。  “啊……噢……噢……不……不要……啊啊……玛丽……你……你想……想死吗?……噢……停……停啊……受……受不了啊……快……快停啊……啊~~玛丽姐……啊……求……求求你啊……不……不要啊……真的……受……受不了啊~~~~”  玛丽笑着说∶“他刚才不是也操了你的屁眼很久吗?现在怎麽会受不了?”  她的手一点也没有慢下来,继续握着假鸡巴快速的插着维维的屁眼。  “噢……噢……那……那不一样啊……小穴、屁眼一起来……受……受不了……啊……啊……快拔出来啊……快停啊~~~~~~”  “我是不会停的啊!刚才我说受不了,你不也是叫他继续操我吗?你要求,就求他吧!”玛丽笑着说。  维维看着我,可是没有作声,她知道我更不会把鸡巴拔出来。  “怎样不叫了?不爽吗?要不要换根更大的,让你更爽啊!”玛丽说。  “不……不要啊……啊~~~~~~”  这时我也差不多了,便说∶“我要射了。”  “射进她的小穴里吧!”  “不……不要啊!”维维说完想站起来。  “不要怕,快射吧!”玛丽把她按着说。  我便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小穴里。  “爽死了!是不是?”玛丽说。  “明天星期天啊!你今晚在这里睡一晚吧!好不好?”维维说。  “你们今晚还想要吗?”我说。  “你已经两次了,还可以吗?”维维问。  “我年轻力壮啊!当然可以啊!”我笑着说。  第六章  醒来的时候,看看钟,原来已经十二时多了,玛丽和维维仍然搂着我在熟睡中。想一想,差点忘了今天约了小娟和她的妈妈去茶楼喝茶,立即起床去穿衣,然後飞奔赶去小娟的家。  “差不多两时了,你现在才来!”小娟扁着嘴说。  “我昨晚要‘加班’啊!回到家中已经四时多了,一倒在床上就已经睡着了啊!醒来时,已经十二时多了,我立即赶来啊,你看我的衣服也来不及换啊!”  “好了!走吧!不要说那麽多了!我差不多饿死了!”小娟说。  “你爸和妈呢?”  “爸不在了,没跟你说过吗?妈已经去茶楼了,不然和我一样饿死了啊!”  小娟瞪着我说。  “啊!对不起啊!你没说过你爸不在啊!对不起啊!”  “甚麽对不起对不起啊!好像我爸去了似的!”  “不……不是吗?你刚才说他不在了。”  “笨蛋!我是说他不在家啊!他最近到了国外公干啊!”  “你才是笨蛋啊!说话不清不楚的!”我大叫着。  ※※※※※  “伯母!你好!”  “你就是小白啊!快来吃点东西吧!”小娟的妈妈说。  “是!伯母!”然後我就定定的坐着。  “小白啊!你不要那麽拘谨啊!看你坐着好像一个木头似的!”小娟的妈妈笑着说。  “是!伯母!”  “还有啊!你不要伯母前,伯母後的啊!叫我丽姨吧!”  “是!丽姨!”  “好了!好了!你不要是是是了,快点吃东西吧!”  “小娟!我要去买一点东西,你们两个去逛街吧!”丽姨说。  “妈!你去买甚麽啊!要不要我们一起去替你拿啊?”小娟说。  丽姨想了想说∶“好啊!我想买一个小型的衣柜,小白长得这麽高大,替我拿就不用等他们送货了。”  回到小娟的家中,丽姨说∶“小白!你可不可以替丽姨组合好这个衣柜呢?”  “当然可以啊!”  这个小衣柜,虽然小啊!可是组合起来还不简单!弄了一会,我就已经满身大汗了,小娟看见,就叫我把上衣脱掉。  “是啊!小白,你浑身是汗的,快把上衣脱掉吧!”丽姨说。  我把上衣脱掉,然後继续“对付”那个衣柜。过了一会,丽姨抛了一条短裤给我,说∶“这是小娟爸爸的,看你的牛仔裤也湿了,你快换掉吧!”  我便把它换掉。弄了一个下午,终於把那个衣柜弄好了。  “太麻烦你了!你快去洗澡吧!浑身是汗的!”丽姨说。  小娟把我带到浴室,我搂着她说∶“你和我一起洗,顺便弄弄我的鸡巴好不好?”  “你想死啊!妈妈在客厅啊!”小娟说。  “没关系啦!我想嘛!”  小娟轻轻挣扎着说∶“不要嘛!……今晚才替你弄好不好?”  “可是鸡巴现在涨得很厉害啊!”  “好吧!涨得很厉害……我把它剪掉就没事啦!对不对?”  “剪掉了,你以後就没得爽了,你舍得吗?”说完我就把她放开。  “好!我现在就去拿剪刀!”说完就笑着走了去。  吃完了晚饭後,大约十时左右,丽姨说很累,要去睡了。  “你妈去睡了,你快替我弄弄吧!”我拉着小娟去她的房间说。  到了房中,小娟笑着说∶“急色鬼!”  我把她的衣服脱光,然後叫她趴在床上,我从後去舔她的小穴,一舔之下,发现她的小穴原来已经湿湿的,拍一拍她的屁股说∶“小淫娃,小穴已经湿淋淋了,还在装蒜!”  小娟转头看着我说∶“都是你啊~~刚才看电视的时候,双手不断的弄人家的奶子啊!不然人家的小穴怎会无缘无故湿淋淋的啊~~”  我继续去舔她的小穴,过了一会,小娟就说∶  “小白啊~~~你……你不要再舔了,快……快点给人家啊~~~!”  我伏在她身上,不断用鸡巴去擦她的小穴,说∶“给你?给你甚麽啊?”  “给我……给我你的大鸡巴啊~~~~~~”  小娟还没有说完,我就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然後快速抽插着。  “啊~~~不……不要啊~~~慢……慢一点啊~~~”  “刚才是你说快点的啊!”我笑着说。  “不……不是啦……慢……慢一点啊~~~~啊~~~啊~~~~”  我继续快速的插着,说∶“快点才爽嘛!”  “啊~~~啊~~~对……对啊~~~大力……大力些啊~~~~~~操死我吧……啊~~~干死我吧……啊~~~爽……爽啊~~~~啊~~~爽……爽死了……啊~~~”  突然我停下来。  “不……不要停啊~~~啊~~小白啊~~~~干嘛停下来啊~~~~”小娟看着我娇嗲地说。  “停下来,然後准备让你更爽嘛!”跟着我就用力一挺,把鸡巴一插到底。  “啊~~~”小娟大叫了一声。  我继续大力操着她的小穴,然後问∶“爽不爽啊?”  “啊~~~爽……啊~~~~……爽啊~~~~~!啊~~~~”  我每大力插一下,小娟就大叫一声。  “啊~~~啊~~~啊~~~啊~~~不……不成了……要丢了……啊要……要丢了!啊……啊~~~啊~~~小……小白啊~~~你……你先……停……停一下……好……好吗?”  “不好!”我继续操着她的小穴说。  “啊……啊……你……你要……要操人……人家……操……操死吗?”  “我是要你爽死啊!”我笑着说。  “不……不是啦……先停……停一下嘛……真……真的不成了……啊~~啊~~~”  我停下来问她∶“小穴真的不成了吗?”  “是……是啊……真的……不成了!”小娟喘着气说。  “小穴不成。那操屁眼好了!好不好?”  “不好啊!屁眼真的很痛的!”  “慢慢习惯了就可以了。”说完我就把鸡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  小娟反手抓紧我的鸡巴,说∶“不……不要齐根插入啊!”  “好啦!那你就抓着一半吧!”我便用半根鸡巴去操她的屁眼。  “啊~~~啊~~~痛……痛死了……啊~~~啊~~~真的……痛死了啊不……不成了……啊~~~要……要死了啊……啊~~~”  操了一会,小娟没有抓得那麽紧了,我就愈操愈快。再过一会她就把手放开了,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鸡插进去,快速插着。  “啊~~~~~小……小白啊……你……你想杀……杀死我吗?啊~~~~真……真的要……死了啊~~~要死了……啊~~~~~~”小娟大叫。  我继续用力操着,过了一会小娟就昏倒了,我便把她的身子反转,让她仰卧着,继续操她的小穴,过了一会,她就轻轻的叫着∶“啊~~啊~~~唔~~啊~~~噢~~~”跟着她瞪开双眼搂着我的颈项看着我说∶  “小白啊~~你……你还没有完吗?真……真的想把我操死吗?”  我再操了一会,就躺在床上,叫她用嘴巴替我弄弄。  “人家很累啊~~~~~~!”  “那麽你继续躺着好了,我继续操你的小穴吧!”  “啊!不……不!我替你弄啦!”  小娟弄了一会,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她吞下我的精液,然後就躺在我的身上睡着。我看她满脸是汗,吻了她一下,说∶“小娟啊!”  “怎麽了?”  “我要走了!”  “好啊!……操完人家就要走,也不陪陪人家!”  “不是啦!明天要上学嘛!”  “我们明天一起回校不是更好吗?”  “我也想啊!可是我的校服在家嘛!”  “那……好吧!你再陪陪我才走,好吗?”  “好啊!”我便搂她一起躺着。  躺了一会,看看钟,己经是一时多了。小娟也已经睡着了,我便穿上衣服走了。  经过丽姨的房间的时候,听到丽姨轻轻的叫着∶“啊~~~啊~~~你……大力……大力些啊……再……再入些吧……啊~~~”  我想了想,小娟说她爸爸去了工作啊,丽姨是和谁在干呢?想不通,我便从门孔看进去,只见丽姨一个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用手指搓弄着自己的小穴。  丽姨继续轻声的叫着∶“对啊~~~小白……你……你的鸡巴真……真大啊啊~~~大力啊……再大力些啊~~~~对啊~~~啊~~~~”  丽姨再弄了一会,就站起来,披上睡袍往这里走来,我站在门边外,等她开门。丽姨开门正准备走出来,我伸手去掩着她的嘴巴,把她推回房中,丽姨瞪大眼看着我,我说∶  “刚才睡觉的时候,突然被人吵醒了。我听到好像有人在叫我啊!丽姨!是你叫我吗?”说完我就把手放开。  “不……不是啊!”  “丽姨!小娟的爸爸不在,你是不是很寂寞呢?不要怕啊!小娟已经睡得好像小猪一样了!让我来疼疼你吧!”我一手搂着丽姨的腰一手去弄她的奶子说。  “不……不要啦!小白啊!你……你不要这样啊!快……快停手啊!”  “刚才你在门外偷看我和小娟啊!看到小娟爽得欲仙欲死的!你不想也尝尝吗?”说完我低头去吻丽姨的嘴巴不让她说话。  丽姨轻轻的挣扎着,我就继续去弄她的奶子。过了一会,丽姨不再挣扎,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我和丽姨走到床边,脱掉她的睡袍後,把她推倒在床上,我低头去舔她的小穴。舔了一会,我就脱光衣服,伏在她的身上,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  丽姨皱着眉,轻轻的叫着∶“啊~~~啊~~~啊~~~”  我愈弄愈快,丽姨的眉一直绉着,想大叫又不敢,轻轻咬着自己的嘴唇。我突然停下来,问∶“丽姨!你不爽吗?”  “爽……爽啊!”  “爽……为甚麽你又不叫啊?”  “吵……吵醒了小娟怎麽办?”  “可是我想听你叫啊!你不叫……我不太爽啊!”  “小……小白啊~~~改……改天才……才让你听个够吧!好不好?”  “真的吗?”  “是……是呀!你……你快……继续吧!”  跟着我便继续大力的操着。丽姨的样子很爽,可是又不敢大叫。在喉咙间发出“唔……唔……”的声音。  过了一会,丽姨摇着头轻声说∶“我……我不……成了……啊~~~要丢了啊~~”  我继续大力的操着她。丽姨就一直摇着头。  “真的不成了啊!小……小白啊~~~你……你放过丽姨好吗?”  “好吧!你让我操操你的屁眼吧!”  “不……不要啊!丽……丽姨用嘴巴替你弄弄好不好?”  “也好!”我便站起来,丽姨就跪在床上,然後把我的鸡巴含入口中弄着。丽姨真的很有技巧,弄了一会,我就已经射在她的小口中了。丽姨把我的精液吞下後,就躺在床上喘气,我跟她说了一声,然後就走了。  第七章  早上回到学校,在课室中看到小康,他对我说∶“心姨说约了朋友,今晚不回家了。可是你放学後还是要去我家啊!”  “她不在,去你家干甚麽?”  “妈说很久没见你了,她说很想念你---的鸡巴呢!”小康笑着说。  “哈哈!好啊!我就去你家问问兰姨是不是真的这麽说。”  “你不相信?好啊!你今晚来我家就知道了。妈变得很主动呢!从前都是我们要求的,但自从那次我们‘强暴’了她之後,她就变得很开放,很主动呢!”  “可能是因为我不在,只有兰姨和你,兰姨才会这麽主动呢!”  “不和你说了,总之你今晚来就知道了。”  放学校,我和小康一起去了他的家。进屋後,看见兰姨和一个外表很高贵的女士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妈!心姨!”  那个很高贵的女士就是小康的阿姨。  “小白!很久没有来探兰姨啊!”(很久?才数天没见啊!)  “是呀!兰姨!最近比较忙嘛!……心姨!”  心姨向我们点点头。  “我们上房去温习了。”小康说。  “怎麽样?妈和心姨不太似是不是?”  “是呀!不过也真的蛮漂亮啊!”  “就是嘛!现在怎麽办?”  “让我想一想吧!”  “小白啊!这麽久不来探兰姨啊!有没有挂念兰姨啊?”  “妈!心姨上街了吗?”  “没有啊!她在洗澡啊!她说先洗个澡,然後才去!”  我听到心姨在洗澡,立即奔去浴室门外,蹲下去偷看,看到心姨已经脱光了衣服在洗澡了。突然有人拍了我的屁股一下,我转头一看,兰姨双手叉着腰瞪大双眼看着我。我作了一个叫她不要作声的手势,然後继续偷看。跟着小康也蹲下来和我一起偷看。我抬头一看,兰姨已经不见了,我便继续偷看。看了一会,我们就回到小康的房间中。  “小康!兰姨去了那里?”  “不知道!去了客厅吧!”  “兰姨和心姨样貌不太像,但是,她们的身材简直是一样啊!奶子都是那麽大,又那麽白!”  “就是嘛!心姨整天都穿得密密实实的,把那麽好的身材都掩盖了。”  “对啊!……我想到了!哈哈哈!我们这样这样……你看行不行?”  “好啊!就这麽办!”  兰姨一丝不挂的走进来躺在小康的床上说∶  “小白啊~~~~这麽久没来了,有没有挂念兰姨--的小穴啊!”兰姨一面说一面轻搓着小穴。  “啊……啊……啊……你……还站着干嘛……快点来啊!”  我定定的看着兰姨,兰姨的手指愈弄愈快,然後闭上眼继续轻叫着。我看了看小康,小康那家伙作了一个--(老子一早就对你说了嘛,我妈完全变了,你偏不相信老子!)的表情。  我把衣服脱光,然後走到床边,看到兰姨的小穴已经流了很多淫水出来,对兰姨说∶“兰姨!你想要鸡巴吗?快用你的小嘴巴替我弄弄啊!”  兰姨一听,立即坐起来,把我的鸡巴含在口中套弄着。弄了一会,兰姨就把我的鸡巴吐出来,躺在床上,一双媚眼看着我说∶  “小白啊~~~!你快用你的大鸡巴弄弄兰姨的小穴啊~~~兰姨的小穴痒痒的啊!~~~”  我跪在地上,把兰姨拉到床边,用鸡巴轻擦着她的小穴说∶“要尝我的鸡巴吗?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让你爽啊!”  “甚麽事啊?快说吧!”  “我和小康都想操操心姨!”  “啊~~~那……那怎麽成啊~~你……你也看到她古古板板的!怎会让你们去操她啊!”  “我有办法啊!可是要你帮忙!你这样这样……就可以了!”  “那……”  我把鸡巴插入她的小穴中,轻轻抽插了数下,然後停下来问∶“怎麽样?”  “很……很爽啊~~~不……不要停啊~~~!”  “我不是问你爽不爽啊!我是问你肯帮我们吗?”  “那……”  “不成吗?那我另想办法好了。”我把鸡巴抽出来。  “不……不要抽出来,我……我答应你们了。你……你快动动吧!”  “这才是我的好兰姨嘛!”说完我就快速的抽插着。  我这样操了她半小时,她已经丢了两次了,对我说∶  “小……小白啊~~怎……怎麽才不见了数天……你……你这麽厉害啊~~我……不……不……不成了……啊~~~又……又来了……啊~~~~”  “我为了要满足你,去了进行特别训练嘛!”  “啊~~~我真的不成了啊~~~~~~要死……要死了啊~~~~~~小白啊~~~停……停一下好吗?啊~~~”  “停下来?好~~~难啊!”  “那……那你操……操兰姨的屁眼好吗?”  “屁眼吗?好吧!”说完我把鸡巴拔出来。  兰姨就和我一样跪在地上,上身趴在床上,我毫不客气就把鸡巴一插到底。  “噢~~~噢~~~~~噢~~~啊~~~啊~~~”  弄了两百多下,我就在兰姨的屁眼中射了。小康一直只是看着我操兰姨,我伸出手掌然後说∶“小伙子!看表演要收费的。”  “妈说要尝真一点你的鸡巴啊!我只好靠边站了。”小康笑着说。  ※※※※※  第二天放学後,我和小康立即一起奔去他的家。到了小康的家中,兰姨说∶“心姨上了街,很快就会回来了!”  我和小康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心姨回来了。  小康说∶“心姨!妈去了打牌,会晚点才回来啊!”  心姨点点头,就坐在另一套沙发上看电视。跟着她看见我们一面看书一面大笑,就问∶“你们在看甚麽书啊!很好笑的吗?”  “没有啦!不是呀!”小康一面笑,一面说。  “那麽好笑的,快拿来看!”然後走到我们的身旁坐下。  心姨看了数页说∶“啊~你们两个这麽坏啊!竟然看这些书!”  “很好看的啊!”  “有甚麽好看的,全都是一些偷拍的照片。”  “心姨说得对啊!那些女角没甚麽看头,我们的那些一定会登上封面的!是吗?”  “一定是啦!”  “……你们的?甚麽你们的?”心姨问。  “啊~!没甚麽?”  “甚麽没甚麽!……你们的?快拿来看!”  “你真的要看吗?”小康一面说一面递了数张相片给心姨。  心姨一看,张大了口,看完後瞪着我们,说∶“你……你们……你们甚麽时候拍的?”  “洗澡那一张,是洗澡的时候拍的;裸睡那一张,就是睡觉时拍的;换衣服的,当然是在换衣服的时候拍的。”小康笑着说。  “你……你们……怎麽我不知道的。”  “说明是偷拍嘛!给心姨你知道了,还算是偷拍吗?”  “你……你们打算把这些寄去投稿吗?”  “当然啦,有稿费的。五千块啊!”我说。  “不要寄啊!我……我给你们每人五千块好吗?”  “每人五千块吗?”  “是的。”  “不好!”我和小康差不多同一时间说。  “为……为甚麽不好呢?”心姨问。  “我不缺钱用啊!”小康说。  “那你为甚麽要寄去投稿呢?”  “有好东西,当然要公诸同好啊!”  “噢~~~不要啊!小康!你……你怎麽可以这样说呢?”  “小康没有说错啊!心姨你的身材这麽棒,埋没了,太浪费了。”  “不……不要啊!求求你们啊~~~~~不要寄去啊~~~~~~!”  “心姨!你真的不想我们寄去吗?”  “是啊!是啊!不要寄去啊!”  “你答应我们一件事,我们就不寄去吧!”  “好啊!好啊!”  “心姨你不要答应得这麽爽快啊,你知道我们要甚麽吗?”  “要甚麽也可以啊!”  “真的吗?……我们要的是--你啊!心姨!”小康说。  “甚麽?你们要……要我?要我干嘛?”  “我们要干你的小穴啊!”  “噢~~~不……不要啊!”  “不要吗?那我们现在就寄去好了。”  “不……不要啊!”  “心姨!不要甚麽也说不要啊!”  “一、我们把相片寄去。二、让我们操操你的小穴。怎样?”  “不……不要啊!”  听到心姨这麽说,小康便站起来。心姨就把小康推倒在沙发上,说∶“不,不要寄去啊!”  小康就脱掉裤子,抓着鸡巴套弄着说∶“那你先替我弄弄吧!”  “小……小康啊!我是你的姨妈啊!”  小康站起来,把上衣也脱了,然後搂着心姨说∶“你就让我操操嘛!”  心姨挣扎着说∶“不要啊!小康啊……求求你啊!”  小康把心姨推倒在地上,然後撕破心姨的衣服,扯掉她的奶罩,去弄心姨那双大奶子。  “小康啊~求求你吧~~~~不要啊~~~!”心姨轻泣着说。  小康把心姨的裙子拉高,然後脱下她的内裤,一下就把鸡巴插入心姨的小穴中。  “唔……痛啊……不要啊……不……不要啊~~~快……快停啊~~~”  小康继续快速抽插着,操了一会,就把心姨的身子反转,然後把鸡巴插入心姨的屁眼中。  “那……那是屁眼啦,小康……小康啊~~快……快拔出来啊……很痛……痛啊……快……快停啊~~~痛啊~~~~停……停啊~~”  小康操了数十下,小康就把精液射在心姨的屁眼中。  “很爽啊!小白!你在看我表演吗?我也要收费的啊!”小康笑着说。  我把衣服脱光,看见心姨仍然趴在地上,就走去把她扶起来,心姨看到我的大鸡巴,哭着说∶“不要……不要再来了……我受不了啊~~~~~”  我把她搂着,然後坐在沙发上,心姨就坐在我的大腿上。我去吻她的嘴巴,  心姨侧过头去不让我吻,我就吻她的脸蛋和耳珠。在她耳边轻声说∶“你想我好像小康一样的奸你吗?”  心姨看着我,然後摇摇头。我再去吻她的嘴巴,她向後缩一缩,然後让我继续吻。我和她再个法式湿吻,不时把舌头伸去她的小嘴内撩动。吻了很久,我就停下来,心姨就在喘气,我就开始去搓弄她的奶子,一面轻轻搓弄一面说∶“心姨啊!你的奶子真大啊,又白又滑的!”  “不……不是啦!”  我低头把她的奶头含着,一时吮着,一时又轻轻的咬着。  “唔……唔……唔……噢~~啊~~唔~~”  跟着我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後把鸡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小穴中。  “啊~~~~~~”心姨大叫。  “很痛吗?”  心姨咬着唇摇摇头。  “忍一下啊,待会就很爽了。”说完我就开始轻轻的抽送着。  操了一会,心姨就轻轻的叫着∶“啊~~啊~~~噢~~啊~~噢~~~”然後我操得愈来愈快,心姨也愈叫愈大声∶“啊~~~噢啊~~~噢~~~啊~~~~”  突然又不叫了,只是看着我,然後大口大口的在喘气。我知道心姨已经达到  高潮了,我继续快速的抽插着。  再操了百多下,就说∶“我要射了,可以射在你的小穴里吗?”  心姨微微的点点头,我便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中。  兰姨突从楼梯上走下来,笑嘻嘻的看着心姨,说∶“小白操得你很爽吗?”  “你……你不是去了打牌的吗?”  “幸好不是啊!不然就错过了这麽精彩的现场表演了!”  “你……你……所有的,你都看到了吗?”  “是啊!每一分钟我也没有错过啊!”兰姨笑着说。  “你……你们三个是串通的!是不是?”心姨大叫着。  “我们串通了让你爽,你也好像不满意似的!真是……”  “你……你也让他们操过吗?”  “当然啊!起初我也没想过他们会操得我那麽爽的。可是一试之後,简直像上了瘾一样啊!很快你就可能会求他们来操你的了……对了!你一定要尝尝他们同时操你的小穴和屁眼啊!那才真的爽死啊!”  “你……你……你们……”  “心姐姐啊!你没有想到怎麽会被小康偷拍到洗澡的样子吗?而且那是打开了窗帘的,你洗澡时没有关窗帘的吗?”  “……好像有啊……不……一定有啊……我每次也特地去关的!”  “那麽这张相片是怎样来的呢?”兰姨笑着问。  “这……这……”  “多得小白这小鬼头了!这是他想出来的!相片中在洗澡的那个是我啊!那个身子是我啊!小康从以前的相片中挑了张合适的,然後用电脑中把你的头换上去啊!”  “是甚麽电脑合成吗?”  “对呀!”  “那麽其他的数张也是吗?”  “对呀!”  “幸好有小康那麽好的电脑技术才可以啊!”我笑着说。  “你……你们真是……”  “心姐啊!不要再说了啊!你不是很爽吗?”  “不爽啊!小康刚才简直是在强奸我啊!”  “心姨啊!刚才心急嘛!我下次会让你爽个够的了!好吗?”  心姨瞪着小康大声说∶“不好啊!以後也不让你操啊!”  “那麽我只有再次强奸你啊!”小康说。  我们三个大笑着,气得心姨说不出话来。  【全书完】  字数:23841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双性乳文 双性生子产乳高辣h文np

淫荡的高中妹妹我有一个妹妹今年念高一,但是她的身材已经发育的不错,身高165,上围还真的瞒突出的;每次看她放学后换下学生服只穿一件薄薄的内衣时,她的胸前微微突出的乳头老是让我想入非非…..。上身的T恤薄又不长,走动或坐下时常常可以瞥见小裤裤,要命的是…

娇娇女的幸福生活h 养成h

让小孩子干我的女友.我经常叫邻居的小震来我家上网打CS,小震也跟我女友小娟很熟悉了,常常在我家玩一天。这天是星期六,小震明天不上学,于是晚上来到我家跟我研讨CS等游戏。已经晚上10点了,小震的妈妈来我家叫小震回家睡觉,小震当然不想回去了,于是我就帮着…

公与憩小说姚瑶 暴露娇妻被调教

那栋着名的鬼屋这是一个晴朗的好日子;太阳大却不热、微风四溢,四周充满活力与生气。  我像往常般的在街上散步,一下子溜进电玩场晃荡,一下子跑到书店看免费漫画,过着星期日下午懒散而且毫无未来性可言的生活。  钱包里非常欠缺厚度跟重量,只有几张证件负责撑场…

好大好硬作者不详 好大好深作者不详

女友姐姐的旧情人.昨晚和女友狂欢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时候,赶快把之前写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权当作给各位的圣诞礼物吧!不过这篇不是应节的文章,讲的和圣诞节没关系,而是今年九月份左右,我表哥从美国回来的两星期的事情。按了门铃一会儿,门开了,一阵熟悉的…

校园的黑人征服校花 女朋友被黑人征服小说

将密友破肛一个令人神清气爽的早晨,我与妻子小晴刚从昆明旅游回来的第四天,正亲密的搂着躺在卧室的大床上面,小晴穿着黑色丝质性感内衣,遮不住她那性感的胴体,我只穿条内裤。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及录影机,昨天小晴的闺中密友王凡结婚、带给我们婚礼当天的录影带,…

放荡的熟妇作者不详 放荡完作者不详

在电影院勾引密友的老公晴朗的周末,爱睡懒觉的我一直到中午才起来,来到客厅,才看到老公给我留的条子,原来公司突然有事,他过去加班解决去了,让我自己弄吃的。真没办法,我自己简单弄了些吃的,看着无聊的电视节目,真的好没意思。对了,不如去逛街好了,看看有没有…

学校欢爱h Rou体运动会小说

瞒老公偷情...我,Rita,一个三十岁的平凡女人,也谈不上漂亮,唯一拿得上台面自夸的大概是白晰的肌肤及匀称的身材吧!和老公是大学时代学长、学妹的关系,很自然的就结婚了!老公在某大电子厂担任制程整合的工作,而我则是换了好几个工作,总是不满意,在老公的…

师生恋h文 女主是老师的师生恋小说

健身女郎雅卿吴彬懒洋洋地看着电视,妻子李雅卿正在浴室洗着澡。吴彬是一所小学的体育老师,平时只看体育节目,无聊的电视剧让吴彬感到厌恶,他“啪”的一声关掉电视,起身向浴室走去。吴彬轻轻推开浴室的门,立即看到雅卿玲珑的背影。雅卿天生一副好身材,肌肤雪白细腻…

五个润蜜疯狂互换小说 和女朋友闺蜜一起三飞小说

小姨子真会舔我的小姨子是个天生的美人坯子,中国人喜欢的美女大致有两种,一种是环肥型,即体态丰腴、艳若桃花的杨贵妃型,另一种是燕瘦型:身材窈窕、长相清秀,古代的赵飞燕是也。我的小姨子属于前者,她长得很美,如果用貌若天仙来形容她也不为过,起码,在我的眼里…

便器尿液play 双性 尿在里面 抽搐

17岁D罩杯表妹哥!还在忙哦!’声音才刚到,被搂住同时背上也感觉到了一对不小的肉球。“不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都几岁了,还没个女孩子应有的样子。”她是我的表妹,叫晓玟,十七岁的年纪却有个不符年龄的一对大奶,34D!应该还会长大吧!晓玟是阿姨和姨丈领养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