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性华公网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 宝贝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宝贝痒吗张开腿我再深 宝贝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30日 3:08:40   图片 0 张   阅读量:3350  

【我老婆和他同事的4P游戏】
有一日我老婆说要和我一起到一位同事阿明的新居探访,另外还有两位同事小源和阿杰。我常常听我老婆提他们的名字,知道他们三人和我老婆感情很好,在工作上常常互相帮忙。但就从没见过他们。那天我老婆穿着一件白色短袖的V字型胸口上衣,和一条贴身的迷你裙,胸口的V字型开得略低,再加上她又太丰满,所以有一部份的波肉挤了出来,非常性感。  原来那是阿明,小源和阿杰送给她的礼物,只因他们上次激怒了我老婆。谈天时,他们三人对我老婆和我也很热情,因此我们很便熟络了。  晚饭后,阿明就提着一箱啤酒笑咪咪的走向我们,说大家一起喝酒的日子很少了,今天大家应该是「不醉无归」。就这样开始今天的啤酒大会。阿明开始帮每个人不断倒酒,一杯一杯的干,每个人都在彼此热情的劝酒之下不停地干杯,桌上的空酒瓶也不停的累积。我老婆本来就很少喝酒,想不到大家也拼命劝她酒,最后在盛情难却之下,她也喝了一两杯,我老婆本来就不太会喝酒,喝了一两杯之后脸色就显得更加红润起来,把头靠在我肩膀上。  阿杰已经喝很多了,还走过来跟我老婆劝酒,我老婆已经不想喝了,所以就表示不喝了,但阿杰坚持要她喝,难得嘛,就多喝一点吧,我老婆就这样又被灌了几杯。而我也被灌得头很昏,算算我至少喝掉了七、八瓶的,也难怪我快不行了。  阿明依旧积极劝酒,又跑过来跟我老婆说,她平常那么严肃,她今天至少要补个几成回来。我老婆也喝得昏了,大家又跟着起哄,又因为有我在场,所以被阿明一激,拿起一瓶啤酒就跟阿明干瓶,干完后,她又不甘心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一一走到我朋友面前弯腰帮他们倒酒,邀他们干杯。但她穿的V领上衣在她弯腰时,整个领口就开了,露出了她的大波,还有乳头在衣服里头晃呀晃的,我看到阿明看得目不转睛的,我很想叫我老婆回来,但我太昏了,就躺在椅子上懒得动了,想着看就看吧,又不会怎样。  又灌完了好几杯后,她就真的不行了,倒在我怀里,乳房直接压到我小弟弟上面,柔软的感觉让我的小弟弟顿时就肿了起来,却被我老婆的头压着,实在很难受。  这时候小源和阿明也喝得半疯了,说大家难得这么开心,叫大家不要回家喝天光,大家都兴高彩烈地答应了。  接着,阿明拿出一瓶伏特加跟两瓶龙舌兰要大家玩龙舌兰碰,我们也都说好,于是大家又都喝了好几杯龙舌兰碰,连我老婆都起来喝了三杯。这时候我们全都陷入酒醉状态了,又加上客厅实在很热,阿明干脆提议说大家打脱衣麻将,我们大家一想有赢无输嘛,就答应了。  想不到打了两圈之后,我,小源和阿杰都因醉得太厉害,拼命出冲,但阿明只输了一铺,就只是脱了件上衣,而我们三个男的倒是脱得干干净净的剩内裤。阿明笑我们说,三个肉脚还不如我老婆上阵还比较有效,我老婆一听很不服气,大声说好,所以我老婆就代夫上阵。接下来,阿明又输了一铺,脱了裤子露出小内裤;又过了一铺,阿明自摸了,我老婆就脱了袜子;又过了一铺,想不到阿明又自摸,连一拉一脱各两件。我老婆就站起身来弯腰把她身上那件小热裤脱了下来,露出她的粉红色小内裤,原来我老婆里头穿的是T字裤,中间T字陷入深深的肉缝中,露出两片白白肥肥的大屁股,虽然我老婆把两腿夹得很,还是隐约可见肉缝边缘遮不住的黑黑的鬈毛跑出来。他们三个男的就盯着我老婆脱裤子,而我的小弟弟早就顶得半天高了。  我老婆屈着腿大喊继续再玩,一双白皙的美腿,浓纤合度,皮肤又白里透红,晶莹剔透,看得他们三个人的内裤都鼓起来了!  这时候阿明和小源说:「还要玩吗?」在酒精的催性之下,我老婆正玩得性起,更大声喊说:「我要继续玩下去,我要把你们的衣服扒光!」结果没人反对下大家继续玩下去。  其实有机会看到别人老婆的裸体实在是很过难得的,而让老婆脱衣给她的同事看也不容易。所以我都支持这个决定。  结果,不可思议,阿明又自摸了,连三拉三……小源和阿杰都输得脱清光,阳具仍然勃得高高的。这时我老婆露出了犹豫的眼神,因这一脱,可就不管脱上脱下都是把很私秘的地方脱给人看了。  阿明这时候看她太尴尬了,就大笑说:「没关系,你不脱,就叫你老公脱好了,反正我们都是男的。」最后,我就成了代罪羔羊,脱下了最后一件内裤,尴尬的是,由于看见我老婆当众露出内裤,我的阳具早就翘得高高的。虽然我老婆正脸红耳赤的,但却不停的偷瞄着小源和阿杰正勃起的阳具。  我,小源和阿杰三个人当中,我的阴茎最大,心里有点给它骄傲起来。另外小源的阴茎则是很粗。而阿杰的阴茎则仅次于我,但是比我粗,又很黑,阴囊也很大,很强壮似的。我老婆也不时的把眼睛往那边有意无意的瞄一下。  这时我居然还看到我老婆的丁字裤,有点湿湿的感觉。在这情况下,我更觉得兴奋。阿明,小源和阿杰现在为了看我老婆的裸体,自然就打得更烂了。接着我老婆又输了一铺。虽然我知道他们很想看我老婆的裸体,但阿明还是大方地说:「这样好了,你们只有出冲给我才算。好,等于你们三个打我一个,但是输了别赖皮! 」我们也就答应了,结果相安无事打了一圈,阿明只剩下一件内衣,他的身的子弹内裤。不过他的阳具把整个内裤涨??得满满的好大一团,看起来比我还大只。我老婆的眼光偷偷的瞄向阿明的内裤,阿明看到我老婆在瞄他,故意把身体侧向另一边,我就看到阿明的大屌是把他的小内裤顶开一条颇大的缝,由那缝中可以看到他一边的鸟蛋跟粗大的阴茎根部。我看到我老婆吞了一口口水,她心里一定在想:那阳具不知有多大呢?我老婆看着看着,也不停的更换姿势,想必是下体很吧?  后来我们又一边喝着酒一边打牌,又打了一圈,大家都不行了,结果想不到我老婆会一时大意,又输了一铺大牌,阿明一喊:「糊了!」我老婆因已醉得半死,自己一个不高兴就把胸围脱了,两粒粉粉嫩嫩的大咪咪就这样跳出来露在众人,看得他们三个男人阳具又翘得半天高。他们不停的偷瞄我老婆的波波,又大又圆又挺,乳头也是粉红色的,看得口干舌燥。尤其我老婆醉得很严重,一边打牌一边摇晃着身体,她那两颗奶子就挂在胸前摇摇晃晃的,时而向前时而向左右两边倒。阿杰坐在我老婆的右边,我老婆一向右倒,阿杰就故意微微左倾让我老婆的波波擦过他的手臂。  阿杰怕我发现,瞄了瞄了我一眼,我却只是对我笑一笑。这时阿杰甚至稍微伸出左手掌,在我老婆往右倒的时候,轻轻的托了一下我老婆波波的下半部,不知阿杰的感觉如何呢!  最后,我老婆的牌更差,结果阿明又自摸了,他们三人这时就同时大喊:「脱!脱!脱!」这下子所有的男人更兴奋了,要把我老婆的内裤脱了,但是我老婆居然犹豫起来。这时候可以说很好笑,大家醉得半死,却又紧盯着我的老婆,我老婆被酒精催性的没什么不能做,就遮遮掩掩的背对我们坐在地上,弯着腰把她的小裤裤给一点一点的脱下来,一边脱还一边调整姿势,不要让私处曝光。我在一旁档着,不过因为我老婆双腿夹得太紧,所以只能微微站起身来才能把内裤顺利从屁股脱下,他们就看到了我老婆露出半截的臀沟。  等到内裤脱过了下臀部,我老婆赶紧坐下,但是那一瞬间他们已经看到了我老婆部份的阴毛,而内裤脱到这里,我老婆因为紧张而双腿夹得太紧,以致于内裤卡在阴道口跟大腿根部脱不下来,只好卧侧身来脱,于是露出了半边的下臀部跟半边阴部,然后才能顺利的把内裤脱下。  我老婆把内裤脱掉后,双腿盘紧遮住私处,却是露出了一撮黑毛。的眼睛正直盯着我老婆的裸体。  是阿明,小源和阿杰都看得情欲高涨。这时候,我们都没注意到,突然电视开了,而且开到锁码台,上面正有一群人在杂交,淫叫声不断,大家都被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紧盯着电视看。忽然,我发现阿杰的手已经伸进我老婆的私处去了,小源也摸着我老婆的乳头玩弄着,而阿明则拉着我老婆的手玩他的阴茎,他则搓着她对大波。本来我想生气,却被酒精弄得昏头转向,再加上看到这情景,居然有点兴奋就没有生气了。  不久,我听到我老婆淫声大作,我抬头一看,阿明竟然把我老婆抱了起来,抬到腰上开始作了。小源看了一下也跪着翘起我老婆的大屁股,然后把阴茎插进了她的小穴,开始拼命的干着我老婆白白嫩嫩的大屁股。我老婆开始放声大叫,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但是没有多久,我却发现她没有发出淫叫,原来阿明正把他的大屌塞到嘴我老婆里进出。阿明只见一边扭动腰部,把阴茎进进出出我老婆的樱桃小嘴,两只手一边毫不客气的搓揉着我老婆的大波,我老婆被两支巨大阴茎前后夹击,淫水被干得吃吃的流,显然是爽到极点,嘴巴却被阿明的阴茎给塞满了,叫不出声音来,只能哼哼的乱叫。  最后,小源忍不住射在我老婆的子宫里面,就躺在沙发上休息。阿明这时迫不及待的把我老婆转了个方向,让我老婆的屁股面对他,又要我老婆把双腿打开,让我老婆湿润的小穴完全的暴露在阿明的视线之下。我老婆承受着阿明的视奸,脸不禁红了,屁股却不禁摆了摆,好似要阿明快点进入。  阿明开始用舌头舔我老婆的小穴,并且用手指不停揉弄阴蒂,我老婆开始更放声的淫叫。这时他们全部人都转头看阿明着玩弄我老婆。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刺激,我老婆叫得更大声了,阿明更是乐不可支,一挺腰就把他的大屌给插进了我老婆穴里,大力的干了起来。  全场的人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地看着我老婆被干,整个客厅只有阿明的阴茎撞在我老婆小屁屁上发出的「碰碰」声,还有我老婆疯狂的淫叫声。阿明很大力的插着我老婆,我看着我老婆又大又圆的奶子被阿明干得前后摇晃,又看着阿明那根又粗又黑的大屌不停的进出我老婆肥嫩的屁股,两粒奶子都被阿明捏得变形了。  我老婆的小穴不停地遭到大阴茎的攻击,脸上露出非常陶醉的表情,看着这幅景像,不知不觉我的屌又了。  这时,阿明拉着我老婆的双手往后扯,把我老婆的上半身拉得挺直,开始更大力更快速的插着我老婆的小屁屁,阿明显然已经到了重要关头。我老婆的两个波也跟着疯狂的摇摆,口中不停的哀叫着:「…………啊!啊!啊……快一点,再快一点!快……」。过了好一会儿,在疯狂的撞击声停止后,阿明终又把精液射我老婆里面了。此时阿杰又冲了过去把我刚被阿明和小源干完的老婆压在体下,阴茎一下子就滑了进去,一手搓揉着我老婆的奶子,一手抬起我老婆的左腿,扛在肩上,我老婆两只手却抓着阿杰的腰部,拼命的要阿杰抽动阴茎干她。我正看得入神之际,又看到小源跪在我老婆面前把阴茎塞到她嘴里开始抽插了。  我老婆一边抓着小源的阴茎为他口交,一边摇动着屁股要阿杰更大力插她,我再看看阿杰,正疯狂插着我老婆的阴道,甚至连阴囊都有点塞进我老婆的穴口,想不到他会这么落力的干我的老婆。不久之后阿杰也射精了,一样是射在我老婆里面。而小源仍抱着老婆的头口交着,由于小源刚刚已经泄过,所以干得比较持久。没想阿明又再走到我老婆旁,抬起我老婆的一脚攀在腰部,不停的插她,干得我老婆唉唉直叫。  之后我一边看着电视上的群交画面,一边看着老婆被三人狂干着,迷迷糊糊就昏醉过去……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看见满地酒瓶跟脱落的男女衣物,我走进房间里面,发现我老婆阿明,小源和阿杰,四人全就身赤裸的坐着聊天,玩耍。我老婆和他们看到我后,若无其事的和我打了过招呼,又开始她和同事的游戏。他们的手不单止不时在我老婆身上游走,应他们更要我老婆求罢出各种性感姿势来满足他们的欲望。  我老婆像玩很开心似的,脸上还罢满笑容。  他们三人忽然打了过眼色,分别提着阳具站在我老婆面前,我老婆立即配合地用手把阿明和小源的阳具握着套弄,而阿杰的阳具就用口含着。我老婆这时非常忙碌,一会儿用舌头替阿明舔的龟头,一会儿又用口吸着小源的阳具,又要替阿杰打手枪。阿明和小源开始用阳具向我老婆发动进攻了,很有节奏的你一下,我一下地插入我老婆的嘴里。阿杰趁机爬到我老婆身上,用手抬着我老婆的大腿,把阳具狠狠地插入我老婆那的阴道里,冲击我老婆的阴道。我老婆在他们连环的进攻下,随着他们的抽插发出一种有节奏的淫叫声。  他们三人同时干着我的老婆,久不久又相互交换位置,尝试了后多花式,把我老婆干得死去活来。他们的阳具在我老婆不断的吹谷下,已经变得又粗又硬,随时发射。最后阿明首先射精,射出很多很浓的精液到我老婆的脸上。之后我老婆立刻再把小源的阳具含到口中,拼命地吸啜,不停抖动着。阿杰也在这时也把阳具在我老婆的阴道中抽出了,来到我老婆的面前,与小源一起精液全部射到我老婆的脸上。然后阿明,小源和阿杰三人同时用他们的阳具在我老婆脸上抹来抹去,把他射出的精液均匀地用阳具涂在我老婆的脸上。  我老婆毫不犹疑就把他们三人的阳具逐一从头到脚全部舔了几次,替他们清洁得一干二净。他们对我老婆似乎乐始不疲,只休息了一阵,又把我老婆置在中间,不断抚摸我老婆的身躯。我老婆跟小源,阿杰和阿明笑了笑,双手就握住小源和阿杰的阳具玩弄着,双脚则拨弄着阿明的阳具,阿明,小源和阿杰那有可能抵受得这样的挑逗,三人争先恐后的和我老婆性交。看到我老婆这豪放的表现,我的性欲已到了高峰,看着我老婆和她的同事的4P疯狂性交,双手握着阳具,拼命的打着手枪,精液随随射出…就累在沙发上躺着睡着了。  我醒来时我老婆和他们仍然睡着,我不知道他们和我老婆性交了多少次,但看到阿明,小源和阿杰的阳具软得像海绵一样,我老婆的阴道和嘴角还有精液的遗渍,就可以想像到他们和我老婆性交了的次数。  当阿明,小源,阿杰和我老婆醒来后和我打了个招呼,又集体性交了一次。之后他们三人和我老婆的感情更加好,常常玩4P性爱游戏,不过我老婆却和他们有一个奇怪的协议,就是不会单独和阿明,小源或阿杰性交,而且每一次4P游戏也要有我在场。【完】  字数:2500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

乖 我们生个孩子 宝贝,是这吗

和老婆结婚6 年多了,刚认识时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大概交往3 个月左右在我们暑假出游的机会我们就有了亲密关系!到现在性生活也超过12年,人家说7年之痒我想我们早就过了!期间为了增加夫妻的兴趣,我们也试了非常多的花招,举凡你想的到的各种体位,情趣用品,药…

明天下增加一根手指吧 中指无名指弯曲抖动污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么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我现在就要办了你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

巨乳人妻 人妻的诱惑

唐朝天宝年间,陕西府清苑县有个名叫叶清泉的,有一天,突然有人带来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叶清泉启」,他便拆开了。 信是母亲写给儿子的: 听说你在陕西,但是数年来都没有收到你的信,心中很是牵挂。我日渐衰老,整天想念你。你的妻子又贤慧又孝道,操劳家务,心劳力…

宝贝你,好软 一根指头就能让你叫

在北京待久了实在觉得无聊,于是就决定回海南一趟休息一下。 现在老爸老妈搬到了海口文华酒店四周新盖的那堆住宅楼那边住,挺好的屋子,200多平米,19层,离海边大概就200多米的样子,楼下还有游泳池和健身会馆,挺适合休息的,因为空气质量实在比北京好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