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做 我现在就是想给儿子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29日 2:47:14   图片 0 张   阅读量:14795  

住家女佣的苦闷
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一样都是身裁瘦小,办事勤。在星期天她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要是她有什么与别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除了她在通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见她笑。对于这一点,我父亲颇有微言。他不时对我发牢骚,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谁知到见面时她却变了另外一个人。不过,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比我年长几岁而已。见到她一个人要背井离乡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唠叨的老板和懒惰的少爷,我颇有些怜惜之意。凡我可以忍让的地方,我都尽量会忍让。妈妈已经和爸爸离婚。每天我放学回到家里的时候,家中只有天娜。这一天,天娜没有如常在厨房里烧饭,我还以为她去了买菜未归。我不以为然地回到房中,放下书包,换上便服,然后轻轻松松地走到厨房找零食。突然,厨房后面传来一阵女性的呻吟声。那里可是天娜的寝室耶。我的心跳突然呯呯噗噗地加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走近工人房。天娜的房门只有半掩,我可以见到一个女人的下半身躺在天娜的床上。她的手在抚摸自己的下体。她的中指在上下移动,每捽她的阴部一下,她就“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肯定那是天娜的声音。“~~~唉~~~多些……”天娜用英语在呢喃自语。在兴奋中,她的一条腿向上屈起,另一条腿伸出床边、脚尖点地。她的阴户纤毫毕露,淫水像太阳油似的涂满她的两边大腿的内侧。她的阴毛浓密而贴伏,成一倒三角形,阴毛的尖端沾湿了爱液,早已捋成一纶一纶的。她的手不停按弄,仿佛有满足不完的性欲。终于,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她的手指拔出了她的阴唇,蜜汁长长的拖了一条线,然后她把手抽回到床的另一边。我听到“啧”的一声。大概天娜是在吸吮那一根甜美的指头吧?“唔~~……喔……”天娜在浪叫着,我的下体也随着起来。那时候,我很怕她发现,但又很想看下去。内心正在交战着,突然我的手肘撞了墙壁一下,发出一声闷响。我吓了一大跳,吸了一口冷气。我想逃,但又跑不动。不知道是我心虚抑或天挪根本听不见,只见她的手再次回到她的阴户上活动。她又“呀呀”地陶醉在她的淫欲中。我吓了一身冷汗,无心再偷窥下去了。在她的叫春声的掩护下,我慢慢的退回厨房里去,再慢慢的一路退回我的房间里去。连我掩上我的房门时我也是轻轻的,生怕天娜听见。我的耳背发滚,下体胀。我脱下裤子,一根拔挺的阴茎怒耸出来。龟头紫胀,青青的血脉攀附在阳具上贲张着。我不能再等,一手抓着五吋长的欢乐棒,便上下套弄起来。呀~~真。瞌上眼睛,我满脑海尽是天娜的影子。我还仿佛嗅到她的幽香。就在这时,一股体温向我逼迫过来。张目一看,居然是天娜。她抱过来,我本能地想用手推开她,双手却变成虚抓着她的肩膀,不知如何是好。我的下体顶着她的小腹,一阵酥麻自龟头扩散至全身。她柔软嫩滑的肌肤,有说不出的好。她的淫水有一股独特的气味,拌着她的发香,变成了最有效的催情剂。她比我矮一个头,所以她要踮着脚才能吻到我。她二话不说,双臂蛇也似的缠上我的脖子,两片朱唇便迎向我的嘴巴。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口内,那舌尖对舌尖的舔弄令我全身触电。正在我沉醉在天旋地转的世界中之际,她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床边。我轻搂着她的小蛮腰,爱抚着她柔顺的背,我节节后退。当我躺在床上时,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一个将要夺去我的童贞的女人。我很想捕捉那宝贵的一刻。她笑眯眯的也在打量着我,像在看一只失去反抗能力的猎物。天娜的头发不长不短,是九十年代流行的奥米迦形。她拨开垂盖在眼前的乌丝,臂膀和腋下构成一个完美的曲线。乳房像两个包子挂在她的胸前,摇晃着。平时我只觉得她是“飞机场”,想不到原来她在兴奋时别一番景致。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个棕楬色的包子和点缀在上面的葡萄。天娜知道我想要什么,便爬了上来,将她的乳房悬挂到我的头上。她让我看了一回,才送到我的嘴上。我大大口的既吻且吮。“呀……”她在扭动。我的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转动。“唔~…嗯……呀………”她扭动得更厉害。我的另一只手不闲着,在天娜的身上摸索到她的另一边乳房,便立即搓弄起来。她的乳房很弹手,乳头坚挺,揩得我的掌心酥酥麻麻的,通臂尽是电流。天娜的下身按耐不住上下摩擦着我的下身。也不知是她的淫水还是我自己的精液,我的小弟弟湿透了。我将她反转过来,把她压在我的身下。她眯着一双媚眼,笑吟吟的对我说:“来吧,给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我羞愧地说。手在微微发抖。“只管做便成了。”她宛然道。尽管我是男,但我不是白痴。床笫之事我也略懂一二,但看光碟小电影是一回事,现场实战却是完全另外一回事。我吞了一啖口水。战战惊惊地向天娜挺进。我向前冲了一下,天娜惊呼了一声。我心中一乐,以为刺进了,岂料天娜说“不是这里”。我又再试一次,天娜还是说“不对”。我开始冒汗。天娜见到我慌惶失措的样子,却没有责难之色。她默默地伸手下去扶持着迷失了的小弟弟,引导到桃源洞的入口。怀春的女神对我嫣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的龟头顶着她的阴唇推磨了几下之后,我再次奋进,冲过那紧的阴道,没根而入。“噢……哎……继续,就是这样……唔~~~上一些……呀!对,保持着这个角度。呀~~~哎……就是这样了……呦~~……呀~~……你很棒…~啊~~……唔……多一点……噢……多一点就好了……呀~~……”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全凭动物的本能来行动。我往复不断地的肏她的小屄,渐渐没有开始时的生涩,动作也越来越流畅。不过,我忽然想到光是“插插”也很单调,但好不容易找对了位置,我又不想从头来过。于是,我就继续“呼呼”地肏下去。“你喜欢吗?”我喘着气问。“呦~~……喜欢…唷…呀~~……再来呀………我很热……哎……我很湿呀……”她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见她挺满足的,我也很高兴。忽然,她的臀部开始扭转了,她真的需要更多。我看见她难过的淫相,心底就暗暗的高兴。但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兴奋了,似乎要支持不住。“啊,天娜,我想我要来了……”我作势欲退。“我也快来了。”天娜一面说,一面用手攀着我的臀部阻止我撤退。她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问:“这是你的第一次吗?”我点头答:“是。”我继续未完的抽插。“那就不要管那么多……男人的……第一次……嗯~~……是应该……在女人的里面来的。啊~~……”她舔了一下嘴唇。“可是……”我还是有些犹疑。“你放心,今天是安全期。”她挤眉弄眼地对我笑了一笑。她也不待我答话,便鼓起下身,前前后后地套合我的阳具。我觉得是她在肏我。我豁出去了。她要,我就给她。我也加快了活塞运动,大开大阖的配合着她的节拍。每一下挺进都挤得淫水“啧啧”地响,我俩的大腿也“啪啪”地在对碰着。“呀~~……丫~~……来吧………”她闭着眼,皱着眉,一脸辛苦之色。她的乳头肿胀,硬硬的两粒车厘子在我的胸膛上乱扫。她的乳浪一上一下的荡漾着,看得我神不守舍。“呀~~……呀~~……对……就是这样……丫~~呀~~……”她的头往两旁摆动,不断呼叫,神情痛苦。我很喜欢她哀号,但又怕她越叫越大声。我强忍了数次冲动,但快感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要从精囊涌出。终于,我失守了。怒精一发不可收拾。我的阴茎在天娜的体内抽搐。“呵……呀~~……”天娜似乎仍未察觉我已经泄了,犹想在我身上榨取快感。我知道她仍未饱足,心里也很想配合。无奈勉强了几抽插,却始终力不从心,我只得温柔地把她推开。“怎么了?”天娜半张眼问。我脸上发滚,无言以对。“来了吗?”她如梦初醒。我“唔”的一声点了头。她让我离开她的身体,然后我俩并肩坐在床缘,她小鸟依人地侧头托在我的肩上。她爱抚着我的胸,望着我那萎缩了的小弟弟,说:“恭喜,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了。”我犹沉醉在射精的快感中,说不出话来,只能抱着她。她的脸上是满足的,但我知道她并没有到达高潮。过了一会儿,我用试探性的口吻嗫嚅道:“你觉得怎样?”她抬头看我,笑吟吟道:“第一次算是不错喇,差一丁点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来。”她的瞳孔是那么的深邃,我看不透她的灵魂。她大概是太寂寞了,才找我这个小伙子来寻开心吧。不过,从今以后,我要如何自处?毕竟我要每天面对她呀。我的思绪不宁。天娜可安乐得很。她也真细心,不忘收起我的床单去洗。她大模斯样地光着身体、扭动着屁股走出我的房间,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啧啧称奇。我无事可干,也只好上厕所清洁身体。那一天晚上,爸爸回家的时候,看见天娜尚在烧饭。爸爸一脸不悦之色。我暗中替天娜感到歉疚,为了弥补气氛,我尽量逗爸爸说话,试图令开怀。爸爸对我的异常的健谈起了疑心,还以为我想讨零用钱。我既心虚又暗喜,索性打蛇随棍上,将一笔意外之财袋袋平安。我和爸爸在饭厅等天娜端菜出来的时候,我借故走到厨房去斟水。我走过天娜的身边时,她偷偷在我的臀上捏了一把。我转头看她,第一次在厨房里见到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天娜是我家中的菲佣。她和香港其他的十多万个菲佣没多大分别,一样都是身裁瘦小,办事勤快。在星期天她也会到皇后像广场和她的乡里吃午饭。要是她有什么与别不同的地方,那大概就是她那愁眉不展的脸。除了她在通电话的时候,我很少见她笑。对于这一点,我父亲颇有微言。他不时对我发牢骚,说他在看照片时天娜还是笑容可掬的,谁知到见面时她却变了另外一个人。不过,我觉得天娜只有廿二岁,比我年长几岁而已。见到她一个人要背井离乡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工作,日夜要服侍唠叨的老板和懒惰的少爷,我颇有些怜惜之意。凡我可以忍让的地方,我都尽量会忍让。妈妈已经和爸爸离婚。每天我放学回到家里的时候,家中只有天娜。这一天,天娜没有如常在厨房里烧饭,我还以为她去了买菜未归。我不以为然地回到房中,放下书包,换上便服,然后轻轻松松地走到厨房找零食。突然,厨房后面传来一阵女性的呻吟声。那里可是天娜的寝室耶。我的心跳突然呯呯噗噗地加速。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走近工人房。天娜的房门只有半掩,我可以见到一个女人的下半身躺在天娜的床上。她的手在抚摸自己的下体。她的中指在上下移动,每捽她的阴部一下,她就“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我肯定那是天娜的声音。“嗯~~~唉~~~多些……”天娜用英语在呢喃自语。在兴奋中,她的一条腿向上屈起,另一条腿伸出床边、脚尖点地。她的阴户纤毫毕露,淫水像太阳油似的涂满她的两边大腿的内侧。她的阴毛浓密而贴伏,成一倒三角形,阴毛的尖端沾湿了爱液,早已捋成一纶一纶的。她的手不停按弄,仿佛有满足不完的性欲。终于,本帖隐藏的内容需要回复才可以浏览她的手指拔出了她的阴唇,蜜汁长长的拖了一条线,然后她把手抽回到床的另一边。我听到“啧”的一声。大概天娜是在吸吮那一根甜美的指头吧?“唔~~……喔……”天娜在浪叫着,我的下体也随着硬起来。那时候,我很怕她发现,但又很想看下去。内心正在交战着,突然我的手肘撞了墙壁一下,发出一声闷响。我吓了一大跳,吸了一口冷气。我想逃,但又跑不动。不知道是我心虚抑或天挪根本听不见,只见她的手再次回到她的阴户上活动。她又“呀呀”地陶醉在她的淫欲中。我吓了一身冷汗,无心再偷窥下去了。在她的叫春声的掩护下,我慢慢的退回厨房里去,再慢慢的一路退回我的房间里去。连我掩上我的房门时我也是轻轻的,生怕天娜听见。我的耳背发滚,下体硬胀。我脱下裤子,一根拔挺的阴茎怒耸出来。龟头紫胀,青青的血脉攀附在阳具上贲张着。我不能再等,一手抓着五吋长的欢乐棒,便上下套弄起来。呀~~真爽。瞌上眼睛,我满脑海尽是天娜的影子。我还仿佛嗅到她的幽香。就在这时,一股体温向我逼迫过来。张目一看,居然是天娜。她抱过来,我本能地想用手推开她,双手却变成虚抓着她的肩膀,不知如何是好。我的下体顶着她的小腹,一阵酥麻自龟头扩散至全身。她柔软嫩滑的肌肤,有说不出的好处。她的淫水有一股独特的气味,拌着她的发香,变成了最有效的催情剂。她比我矮一个头,所以她要踮着脚才能吻到我。她二话不说,双臂蛇也似的缠上我的脖子,两片朱唇便迎向我的嘴巴。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口内,那舌尖对舌尖的舔弄令我全身触电。正在我沉醉在天旋地转的世界中之际,她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床边。我轻搂着她的小蛮腰,爱抚着她柔顺的背,我节节后退。当我躺在床上时,我仔细地打量着这一个将要夺去我的童贞的女人。我很想捕捉那宝贵的一刻。她笑眯眯的也在打量着我,像在看一只失去反抗能力的猎物。天娜的头发不长不短,是九十年代流行的奥米迦形。她拨开垂盖在眼前的乌丝,臂膀和腋下构成一个完美的曲线。乳房像两个包子挂在她的胸前,摇晃着。平时我只觉得她是“飞机场”,想不到原来她在兴奋时别一番景致。我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两个棕楬色的包子和点缀在上面的葡萄。天娜知道我想要什么,便爬了上来,将她的乳房悬挂到我的头上。她让我看了一回,才送到我的嘴上。我大大口的既吻且吮。“呀……”她在扭动。我的舌头在她的乳头上转动。“唔~…嗯……呀………”她扭动得更厉害。我的另一只手不闲着,在天娜的身上摸索到她的另一边乳房,便立即搓弄起来。她的乳房很弹手,乳头坚挺,揩得我的掌心酥酥麻麻的,通臂尽是电流。天娜的下身按耐不住上下摩擦着我的下身。也不知是她的淫水还是我自己的精液,我的小弟弟湿透了。我将她反转过来,把她压在我的身下。她眯着一双媚眼,笑吟吟的对我说:“来吧,给我。”“我不知道该怎样做。”我羞愧地说。手在微微发抖。“只管做便成了。”她宛然道。尽管我是处男,但我不是白痴。床笫之事我也略懂一二,但看光碟小电影是一回事,现场实战却是完全另外一回事。我吞了一啖口水。战战惊惊地向天娜挺进。我向前冲了一下,天娜惊呼了一声。我心中一乐,以为刺进了,岂料天娜说“不是这里”。我又再试一次,天娜还是说“不对”。我开始冒汗。天娜见到我慌惶失措的样子,却没有责难之色。她默默地伸手下去扶持着迷失了的小弟弟,引导到桃源洞的入口。怀春的女神对我嫣然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我的龟头顶着她的阴唇推磨了几下之后,我再次奋进,冲过那紧紧的阴道,没根而入。“噢……哎……继续,就是这样……唔~~~上一些……呀!对,保持着这个角度。呀~~~哎……就是这样了……呦~~……呀~~……你很棒啊…~啊~~……唔……多一点……噢……多一点就好了……呀~~……”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全凭动物的本能来行动。我往复不断地的肏她的小屄,渐渐没有开始时的生涩,动作也越来越流畅。不过,我忽然想到光是“插插”也很单调,但好不容易找对了位置,我又不想从头来过。于是,我就继续“呼呼”地肏下去。“你喜欢吗?”我喘着气问。“呦~~……喜欢…唷…呀~~……再来呀………我很热……哎……我很湿呀……”她也是上气不接下气的。看见她挺满足的,我也很高兴。忽然,她的臀部开始扭转了,她真的需要更多。我看见她难过的淫相,心底就暗暗的高兴。但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兴奋了,似乎快要支持不住。“啊,天娜,我想我要来了……”我作势欲退。“我也快来了。”天娜一面说,一面用手攀着我的臀部阻止我撤退。她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问:“这是你的第一次吗?”我点头答:“是。”我继续未完的抽插。“那就不要管那么多……男人的……第一次……嗯~~……是应该……在女人的里面来的。啊~~……”她舔了一下嘴唇。“可是……”我还是有些犹疑。“你放心,今天是安全期。”她挤眉弄眼地对我笑了一笑。她也不待我答话,便鼓起下身,前前后后地套合我的阳具。我觉得是她在肏我。我豁出去了。她要,我就给她。我也加快了活塞运动,大开大阖的配合着她的节拍。每一下挺进都挤得淫水“啧啧”地响,我俩的大腿也“啪啪”地在对碰着。“呀~~……丫~~……来吧………”她闭着眼,皱着眉,一脸辛苦之色。她的乳头肿胀,硬硬的两粒车厘子在我的胸膛上乱扫。她的乳浪一上一下的荡漾着,看得我神不守舍。“呀~~……呀~~……对……就是这样……丫~~呀~~……”她的头往两旁摆动,不断呼叫,神情痛苦。我很喜欢她哀号,但又怕她越叫越大声。我强忍了数次冲动,但快感如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要从精囊涌出。终于,我失守了。怒精一发不可收拾。我的阴茎在天娜的体内抽搐。“呵……呀~~……”天娜似乎仍未察觉我已经泄了,犹想在我身上榨取快感。我知道她仍未饱足,心里也很想配合。无奈勉强了几抽插,却始终力不从心,我只得温柔地把她推开。“怎么了?”天娜半张眼问。我脸上发滚,无言以对。“来了吗?”她如梦初醒。我“唔”的一声点了头。她让我离开她的身体,然后我俩并肩坐在床缘,她小鸟依人地侧头托在我的肩上。她爱抚着我的胸,望着我那萎缩了的小弟弟,说:“恭喜,你现在是一个男人了。”我犹沉醉在射精的快感中,说不出话来,只能抱着她。她的脸上是满足的,但我知道她并没有到达高潮。过了一会儿,我用试探性的口吻嗫嚅道:“你觉得怎样?”她抬头看我,笑吟吟道:“第一次算是不错喇,差一丁点我就可以和你一起来。”她的瞳孔是那么的深邃,我看不透她的灵魂。她大概是太寂寞了,才找我这个小伙子来寻开心吧。不过,从今以后,我要如何自处?毕竟我要每天面对她呀。我的思绪不宁。天娜可安乐得很。她也真细心,不忘收起我的床单去洗。她大模斯样地光着身体、扭动着屁股走出我的房间,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不禁啧啧称奇。我无事可干,也只好上厕所清洁身体。那一天晚上,爸爸回家的时候,看见天娜尚在烧饭。爸爸一脸不悦之色。我暗中替天娜感到歉疚,为了弥补气氛,我尽量逗爸爸说话,试图令开怀。爸爸对我的异常的健谈起了疑心,还以为我想讨零用钱。我既心虚又暗喜,索性打蛇随棍上,将一笔意外之财袋袋平安。我和爸爸在饭厅等天娜端菜出来的时候,我借故走到厨房去斟水。我走过天娜的身边时,她偷偷在我的臀上捏了一把。我转头看她,第一次在厨房里见到她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宝宝,我硬了 我躺着你自己动

我叫林冠纮,朋友都叫我“红人”,21岁,德大大叁生,过着和一般大学生一样∼无聊。玩。闹。念书考试,日復一日的生活;也曾在叁年的学生生活认识过几个女朋友,有些有过关系,有些则没,有些还颇具姿色,有些很平常,总而言之,在众多的德大学生,我是很平常一群裡的…

蛇王不能两个一起会坏掉 师傅两个一起会坏掉的

我们全家搬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城,城市不大,人口也很少,所以让人感觉很宁静。 让人兴奋的是,厂里给我们家分了一套楼房。这给从没有到过城市的我带来很多新鲜与刺激,暂时消减了我离别的伤感。 不过可惜,分的是两居室的房子,我父母认为我们还小!?居然强行让我和小…

我等不及了就在这里 宝贝我等不了了我现在就要

我叫小仪,今年廿四岁,跟我的男人伟文已结婚一年了。他今年三十岁,在一间跨国企业里当上业务主任。伟文是我的初恋情人,我们已交往了五年,一向都相处得很愉怏。上年我们看见楼市渐有起息,於是便买下了这间在旺角的新居。 地方虽然不大,但作为我俩的爱巢,我已是心…

整只都进来了你好贪心 还敢逃吗这是惩罚

小狼的大学没学好,四级没过,还差点被留了级,还好在最后大学清考的时候,本狼经过艰苦努力,把毕业证书拿到手。这样的成绩自然没想过去找太高端的工作,只能找个地方先混日子,累计经验,等待发展。不过还好小狼学的专业不错,找个养活自己的活儿不算很难,而且小狼对…

会坏掉的两根太多了 三根手指一起会坏掉的

明媚的阳光俯照大地,无私地照曜着繁华的都市,刺目的金光让人感觉不出这是个旭日初升的早晨。 「老公,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等你回来喔!小心走好。」二十五岁的雅子,她与一般的主妇一样,一早便为丈夫田崎准备早餐,用她温和的笑脸迎送丈夫离开之后,便开始整理家务。…

说我想要我就给你 宝贝 说你是我的

经过上次的“出轨”事件以后,我和妻子的感情似乎比以前更好了。每天下了班以后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散步。彼此述说各自的心事,似乎又回到了初恋时感觉,连房事也比以前和谐多了。 但是自从那件事发生以后,我内心的欲望已经不是平时做爱就能满足的了,我下决心要在…

太大吐不下2 吃东西不吞进去吐出来

我叫阿俊,大象是我中学的好朋友,自从中学毕业之后,他爸爸妈妈已经在香港定居,他也跟着去那里读书工作,曲指一算,我们已经八年没见过面。今天突然收到他的电话,说人已经在台北,这次是来办些公事,只会停留三天。我下班之后,连新婚娇妻也不顾,就匆匆驾车来到大象…

乖 我们生个孩子 宝贝,是这吗

和老婆结婚6 年多了,刚认识时我们都还在念大学,大概交往3 个月左右在我们暑假出游的机会我们就有了亲密关系!到现在性生活也超过12年,人家说7年之痒我想我们早就过了!期间为了增加夫妻的兴趣,我们也试了非常多的花招,举凡你想的到的各种体位,情趣用品,药…

明天下增加一根手指吧 中指无名指弯曲抖动污

2010年5月1日,在深圳失业了,那是宿舍不能住了,自己又不想这么 早回家乡,就想到去在深圳做工的龙哥。他是我由小玩到大的兄弟,他25岁, 我23岁虽然我们不是亲生兄弟,但是因为几十年的友情,平常我们都是以兄弟 相称。 5月3日,我给电话龙哥,说要去…

说他有没有碰过你这里 我现在就要办了你

那天晚上,当丈夫像往常一样趴到我身上时,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亢奋。并不是我丈夫的鸡巴刺激了我,因为他的鸡巴对我来说其实没有什么新鲜感,过去我每次被他操得来了高潮,那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女人嘛,在没有别的男人鸡巴玩时,丈夫的鸡巴也能够暂时满足一下的。今天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