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人睡大宋皇后 汉朝公主怎么被匈奴玩的

归档   发布于2020年7月29日 1:44:04   图片 0 张   阅读量:4301  

按“泰”—泰式按摩初体验
昨天我们去体验泰式按摩,因为在泰国很棒很便宜,所以想在台湾再去体验一次。结果在台湾一位脸部姣好的徐娘按我(我太太要求老板-_-),和一位年纪更大一点的桑帮我太太按。在做洗脚服务时,我仔细端详了我的按摩师,我发现她其实长得像泰国女星,我心里暗爽。想说要找徐娘,结果来了熟女。她们都衣着整齐,由于客人很多,我们被分在一间有小隔间的房间。因为大房间现在都有人。我和我太太一人一间。她们要我们全身脱光,换穿一件黑色纸三角内裤。有点小,我太太有点吓到,因为尺度很大。我们在泰国玩得是药草按摩,有换穿浴袍,但没有这样。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傻傻选了油压。油压当然是得全身脱光的,才开始按。我怕被笑保守(泰国人很爱开玩笑,我一直没有说我去泰国在芭达雅旅馆游泳池的事),所以,鼓吹、怂恿太太脱掉一切,穿上黑色纸三角裤。接着脸部朝下,躺上床。这床就是一种头部挖洞的床和枕头,全部有放不织布,给人感觉很卫生。按摩师进来,我脸部朝下,她开始按经略,并用全身的重量来压脊椎,做骨轮,说实话还满舒服的。她先按左脚右脚,依序往上,接着,她做了一件我有点惊讶的事情:她扳开我的纸内裤,露出半个屁股,开始针对屁股、大腿上的穴道按摩,还有睾丸下方的那段筋。左腿右腿各一,上驱干与左右手臂均是如此。按摩完后,开始上精油。精油是推的,那就更舒服了。一样到了鼠溪部,她将我大腿扳开,开始沿着大腿内侧到睾丸旁边的内侧,推拿。这其实令我很舒服也很敏感。虽然我渐渐放松,但我免不了情色的幻想。我很担心等一下翻过来时我一柱擎天。于是我脑海开始念泰语的〈除淫欲咒〉,于是那种下体的肿胀感有消除些了。而我尽量让自己放松,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而她也开始油推上半身,我也就更不用担心屌了。上半身推完了以后,转完骨轮,她要我翻过来,我变成正面朝上,她开始又油推脚、小腿、大腿、大腿内侧、鼠溪部,以及睾丸下方的那段筋。而且她会重复很多次,我开始担心我会勃起,她抚摸着我每一吋肌肤,所以当然会发现我的肌肉变僵了,她带着口音说:“放松、放松喔”,然后继续摸(大概要重复二十遍,整个按摩二小时)。我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和她聊天,发现她中文很好,她说他来台湾很多年了,我说是嫁来台湾,她突然有点恼怒地说:“我偷渡来的、游泳来的!”我只好赶说:“没有啦,我觉得你按得很好、很舒服,你按这么好,你先生一定很幸福。”她笑出声来。动作变得温柔、仔细。房间灯光昏暗,会给几近全裸的我安全感,我现在正面朝上,她很仔细抚摸、按压我的下半身,我头上放了热毛巾,整个过程,我是看不到她的表情的,那使我全部的感官更注意在她的手上。就在她又按到鼠溪部时,我勃起了,毫无邪念的。我感到纸内裤被我撑起,因为凉丝丝的。我不知道我的老弟有没有跑出来,因为我看不到,但是她的动作有迟疑一下。大概过了十秒,她又继续推我勃起的屌附近,也许因为油推血液循环佳的关系,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充血的屌的股股脉动。很奇怪的,一开始我很担心我勃起的尴尬,但现在我却又之泰然了。倒是她问了句奇怪的话,她说:“先生,你有在运动厚”“有阿,我有在骑脚踏车。”除此之外,平日晨泳,假日在居住社区附属的健身房做重量训练(这里又是一次春光意外),所以,虽然不是运动健将,但还算健美。“难怪,你的肌肉跟”肉”(她大概是指脂肪 )摸起来很结实又很匀称。(她不是用这二个中文词,但大概是这个意思)”旁边按我太太的师女傅说了几句泰语,她听了笑了出来,她说:“隔壁的说你大概180公分80公斤,但是身体全没有‘气节’,很好!”(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大概很胖又不常动的人,身体皮肤会有橘皮和感觉死死的脂肪堆积吧?)我说:“你跟她说她猜得很准!应该是客人的身体看得很多了,也摸得很多了,哈哈。”她果然用泰语先对方说了,对方也笑了出来。言谈间,我们气氛变得很热络,我太太的白嫩皮肤、浑圆奶型与怕痛,被拿出来赞美与开玩笑,我太太也跟她们说说笑笑。或许因为这样,她继续嘴里继续赞美我的身材(其实我胖胖的,但反正人爱听好话),因为身体感受温暖轻柔的抚摸,耳里听着赞美的话,我的身体有点变热、心里飘飘然,进入某种想干的状态了,肌肤变得非常得敏感。我因为身体很舒服、心里很爽,自制力降低,我稍微拿开遮眼的毛巾,小声地说:“你也很漂亮!”然后比一个“赞”的手势,她笑得无声,但表情却非常开心。接着,她又按压我的“改边”(大腿内侧与睾丸连接触)的穴道时,我叫了出来,身体抖了一下,我感觉到我勃起的屌碰到她正在按压的手背(?),我赶改叫成笑(我怕被太太发现),她也很厉害地接着说:“喔~你怕喔,你疼老婆喔~”房间就充满我们的笑声。(果然是有经验的徐娘)结果,她换去按左边的穴位时,我又爽得叫出声了。这时,她温暖的手摸着胸口,有点靠近我说:“你太张了,没办法好好压”,我拿起毛巾,看着她,接着,她立起身大声说“先生,你第一次按油压厚,放轻松、放轻松,就不会了。我现在帮你压了个尾椎的穴位,你说好不好呢?”我说:“好阿,没问题”“那太太同不同意呢?”她问?我太太声音濛濛的,说了声“”大概舒服快睡着了吧?她示意我起身,比了个“嘘”的手势,要我跟他开小门离开(另外有大门对外,小门通各房间,很怪的设计),到了另一个房间,另一个台子,她示意我躺上去,躺上去时,我的内裤因为热油浸染(应该不是前列腺液)变得湿烂,加上上床时,我勾到放精油的活动推车台角的边角,内裤就扯掉了,我勃起的屌当然就绷了出来,一览无遗了。我对可能发生的事情胡思乱想,但又不知所措,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但我没有遮屌,我既羞赧又傲然地展示着它——此时还有什么好遮?她带着似笑非笑,对一切很了然的表情,她示意我好好躺下,我整个身体,还有我勃起的接近17公分、4.5公分粗的热屌,就这样暴露在她面前。她说了几不可闻的泰文,我说“啥?”她笑着说“年轻男生第一次来油压多少都会这样。让我来帮你,好吗?”她的泰国口音加上温柔的问法,使我毫无招架之力。我点点头。她调弄热精油,再次为我涂满全身,并在各个穴位加压,非常舒服,我一直处于一个舒服但又兴奋的状态。这次的按法跟刚才不太一样,精油的气味也很特殊,一种青草膏与辛辣、清凉气味混合在一起的气味,然后,我开始出汗,我也感觉到她也在出汗。她直接帮我在屌上敷以热精油,抚弄它,并按压睾丸下的穴位,并按摩卵袋,我爽得全身紧绷,但她要我继续放松,我想到到我延迟射精的方法,就是干事想着别事,但今次我没办法,因为这经验对我而言,太少见、太新鲜,也太刺激了。不过,我有试着放松自己,让注意力不要紧绷在小腹、屌上与臀部。她手的套弄,时快时慢,时浅时深,柔捏龟头与包皮的缔结,也抚触龟头上的蕈沿施点力往上挤弄到马眼,又往下套弄直到蕈沿,并沿着蕈沿,用指甲刮过一圈,微疼与快感交融,像是在品尝泰式珍馐柠檬鱼——酸、辣、鲜味并陈。她也会紧握铁硬的根部,像在灌香肠馅地用力挤压,并伴随着另一手的指法在睾丸下方按压。而在我发出“欧欧欧”的爽声的同时,她又会迅速地套弄,像是高空弹跳的回力索,在快出现重力加速度的快感极限时,一阵抽离,你又被抛上了天际。我的快感也像是涂在厚片土司上的极品奶油,烤箱在缓慢、稳定升高的快感高温中,温润地融化,将整片土司,浸满金黄色的奶油,溢着浓浓的、令人幸福的香气。“~啊~啊”,我的喉头滚动,忍不住低吟,四肢微微蜷曲、颤抖。这种绵密的微快感,不会让我马上射,但所叠累的快感海浪,却一波又一波、一阵又一阵的袭来;我想我并非在浪头上冲浪,享受极度的快感,而是像一瓶啤酒开瓶后,涌溢出来的绵密泡沫。一切都似乎很缓慢,但快感的奔泄却又很快速;我似乎进入慢动作的世界,但脑海思维的速度不变,一切感官的讯息,钜细靡遗的流遍周身,充盈在的身体、脑海与心头上。我好想射,但又不想射。我想永远驰骋于这快感的高原。如此来个七十个七次,我已经爽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前列腺液已经湿滑如香甜的椰汁,突然,我感到一阵不一样的温热与柔滑,勉力争开迷濛的眼,天啊!她正在为我吞吐!一瞬间,不是因为快感,而是某种莫名的感动,从心里深处涌出,整个身体深度直达肌肤,所有的快感像是慢速摄影快转千朵花蕊的绽放,从我所有的毛细孔爆炸开来,我的魂魄、精力如氤氲飘散。她的嘴甫一帮我的龟头拔完罐,生命之泉立刻从马眼喷出,像是大地初生,洪荒一片,从地隙中冒出来热泉。一片寂静,还有就是喘息。我睁开眼,对她微笑,“谢谢!真的很棒!我觉得很幸福。”我握住她的手。她扶我起身,走向浴室,要我洗去一片狼籍,当她转身要离开时,我一股浓情蜜意油然而生,意乱情迷,竟想抱住她亲吻。她呵呵笑了笑跳开,说:“时间快到了。”我脱口而出,说“我下次来还是找你”,她还是笑,只说她是二号。清洗,着装完毕,我回到原来的房间,太太也刚完成,她整个像是微醺一般,遍体通红,等她清洗、着装后,我们互相扶持下楼,喝了下姜茶,这过程,有机会我就瞅着二号不放,她经过我们,也是带着礼貌微笑,直到那时,我的快感才退场,一丝理智才进场。寻思:这是她的工作!她真专业!我们结完帐,要价不斐。回去家里,当晚,太太的身体似乎开窍,我们做了一场双方都很满意的性爱,但不可否认地,我除了把某些技巧带进来,当我在抽插时,郎屌如铁,而郎心想着谁呢?昨天我们去体验泰式按摩,因为在泰国很棒很便宜,所以想在台湾再去体验一次。结果在台湾一位脸部姣好的徐娘按我(我太太要求老板-_-),和一位年纪更大一点的阿桑帮我太太按。在做洗脚服务时,我仔细端详了我的按摩师,我发现她其实长得像泰国女星,我心里暗爽。想说要找徐娘,结果来了熟女。她们都衣着整齐,由于客人很多,我们被分在一间有小隔间的房间。因为大房间现在都有人。我和我太太一人一间。她们要我们全身脱光,换穿一件黑色纸三角内裤。有点小,我太太有点吓到,因为尺度很大。我们在泰国玩得是药草按摩,有换穿浴袍,但没有这样。后来我们才知道,我们傻傻选了油压。油压当然是得全身脱光的,才开始按。我怕被笑保守(泰国人很爱开玩笑,我一直没有说我去泰国在芭达雅旅馆游泳池的事),所以,鼓吹、怂恿太太脱掉一切,穿上黑色纸三角裤。接着脸部朝下,躺上床。这床就是一种头部挖洞的床和枕头,全部有放不织布,给人感觉很卫生。按摩师进来,我脸部朝下,她开始按经略,并用全身的重量来压脊椎,做骨轮,说实话还满舒服的。她先按左脚右脚,依序往上,接着,她做了一件我有点惊讶的事情:她扳开我的纸内裤,露出半个屁股,开始针对屁股、大腿上的穴道按摩,还有睾丸下方的那段筋。左腿右腿各一,上驱干与左右手臂均是如此。按摩完后,开始上精油。精油是推的,那就更舒服了。一样到了鼠溪部,她将我大腿扳开,开始沿着大腿内侧到睾丸旁边的内侧,推拿。这其实令我很舒服也很敏感。虽然我渐渐放松,但我免不了情色的幻想。我很担心等一下翻过来时我一柱擎天。于是我脑海开始念泰语的〈除淫欲咒〉,于是那种下体的肿胀感有消除些了。而我尽量让自己放松,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而她也开始油推上半身,我也就更不用担心屌了。上半身推完了以后,转完骨轮,她要我翻过来,我变成正面朝上,她开始又油推脚、小腿、大腿、大腿内侧、鼠溪部,以及睾丸下方的那段筋。而且她会重复很多次,我开始担心我会勃起,她抚摸着我每一吋肌肤,所以当然会发现我的肌肉变僵硬了,她带着口音说:“放松、放松喔”,然后继续摸(大概要重复二十遍,整个按摩二小时)。我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和她聊天,发现她中文很好,她说他来台湾很多年了,我说是嫁来台湾,她突然有点恼怒地说:“我偷渡来的、游泳来的!”我只好赶快说:“没有啦,我觉得你按得很好、很舒服,你按这么好,你先生一定很幸福。”她笑出声来。动作变得温柔、仔细。房间灯光昏暗,会给几近全裸的我安全感,我现在正面朝上,她很仔细抚摸、按压我的下半身,我头上放了热毛巾,整个过程,我是看不到她的表情的,那使我全部的感官更注意在她的手上。就在她又按到鼠溪部时,我勃起了,毫无邪念的。我感到纸内裤被我撑起,因为凉丝丝的。我不知道我的老弟有没有跑出来,因为我看不到,但是她的动作有迟疑一下。大概过了十秒,她又继续推我勃起的屌附近,也许因为油推血液循环佳的关系,我可以感觉到我的充血的屌的股股脉动。很奇怪的,一开始我很担心我勃起的尴尬,但现在我却又处之泰然了。倒是她问了句奇怪的话,她说:“先生,你有在运动厚”“有阿,我有在骑脚踏车。”除此之外,平日晨泳,假日在居住社区附属的健身房做重量训练(这里又是一次春光意外啊),所以,虽然不是运动健将,但还算健美。“难怪,你的肌肉跟”肉”(她大概是指脂肪 )摸起来很结实又很匀称。(她不是用这二个中文词,但大概是这个意思)”旁边按我太太的师女傅说了几句泰语,她听了笑了出来,她说:“隔壁的说你大概180公分80公斤,但是身体全没有‘气节’,很好!”(我也不懂什么意思,大概很胖又不常动的人,身体皮肤会有橘皮和感觉死死的脂肪堆积吧?)我说:“你跟她说她猜得很准!应该是客人的身体看得很多了,也摸得很多了,哈哈。”她果然用泰语先对方说了,对方也笑了出来。言谈间,我们气氛变得很热络,我太太的白嫩皮肤、浑圆奶型与怕痛,被拿出来赞美与开玩笑,我太太也跟她们说说笑笑。或许因为这样,她继续嘴里继续赞美我的身材(其实我胖胖的,但反正人爱听好话),因为身体感受温暖轻柔的抚摸,耳里听着赞美的话,我的身体有点变热、心里飘飘然,进入某种想干的状态了,肌肤变得非常得敏感。我因为身体很舒服、心里很爽,自制力降低,我稍微拿开遮眼的毛巾,小声地说:“你也很漂亮!”然后比一个“赞”的手势,她笑得无声,但表情却非常开心。接着,她又按压我的“改边”(大腿内侧与睾丸连接触)的穴道时,我叫了出来,身体抖了一下,我感觉到我勃起的屌碰到她正在按压的手背(?),我赶紧改叫成笑(我怕被太太发现),她也很厉害地接着说:“喔~你怕痒喔,你疼老婆喔~”房间就充满我们的笑声。(果然是有经验的徐娘)结果,她换去按左边的穴位时,我又爽得叫出声了。这时,她温暖的手摸着胸口,有点靠近我说:“你太紧张了,没办法好好压”,我拿起毛巾,看着她,接着,她立起身大声说“先生,你第一次按油压厚,放轻松、放轻松,就不会痒了。我现在帮你压了个尾椎的穴位,你说好不好呢?”我说:“好阿,没问题”“那太太同不同意呢?”她问?我太太声音濛濛的,说了声“嗯”大概舒服快睡着了吧?她示意我起身,比了个“嘘”的手势,要我跟他开小门离开(另外有大门对外,小门通各房间,很怪的设计),到了另一个房间,另一个台子,她示意我躺上去,躺上去时,我的内裤因为热油浸染(应该不是前列腺液)变得湿烂,加上上床时,我勾到放精油的活动推车台角的边角,内裤就扯掉了,我勃起的屌当然就绷了出来,一览无遗了。我对可能发生的事情胡思乱想,但又不知所措,我眼睁睁地看着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但我没有遮屌,我既羞赧又傲然地展示着它——此时还有什么好遮?她带着似笑非笑,对一切很了然的表情,她示意我好好躺下,我整个身体,还有我勃起的接近17公分、4.5公分粗的热屌,就这样暴露在她面前。她说了几不可闻的泰文,我说“啥?”她笑着说“年轻男生第一次来油压多少都会这样。让我来帮你,好吗?”她的泰国口音加上温柔的问法,使我毫无招架之力。我点点头。她调弄热精油,再次为我涂满全身,并在各个穴位处加压,非常舒服,我一直处于一个舒服但又兴奋的状态。这次的按法跟刚才不太一样,精油的气味也很特殊,一种青草膏与辛辣、清凉气味混合在一起的气味,然后,我开始出汗,我也感觉到她也在出汗。她直接帮我在屌上敷以热精油,抚弄它,并按压睾丸下的穴位,并按摩卵袋,我爽得全身紧绷,但她要我继续放松,我想到到我延迟射精的方法,就是干事想着别事,但今次我没办法,因为这经验对我而言,太少见、太新鲜,也太刺激了。不过,我有试着放松自己,让注意力不要紧绷在小腹、屌上与臀部。她手的套弄,时快时慢,时浅时深,柔捏龟头与包皮的缔结,也抚触龟头上的蕈沿施点力往上挤弄到马眼,又往下套弄直到蕈沿,并沿着蕈沿,用指甲刮过一圈,微疼与快感交融,像是在品尝泰式珍馐柠檬鱼——酸、辣、鲜味并陈。她也会紧握铁硬的根部,像在灌香肠馅地用力挤压,并伴随着另一手的指法在睾丸下方按压。而在我发出“欧欧欧”的爽声的同时,她又会迅速地套弄,像是高空弹跳的回力索,在快出现重力加速度的快感极限时,一阵抽离,你又被抛上了天际。我的快感也像是涂在厚片土司上的极品奶油,烤箱在缓慢、稳定升高的快感高温中,温润地融化,将整片土司,浸满金黄色的奶油,溢着浓浓的、令人幸福的香气。“啊~啊~啊”,我的喉头滚动,忍不住低吟,四肢微微蜷曲、颤抖。这种绵密的微快感,不会让我马上射,但所叠累的快感海浪,却一波又一波、一阵又一阵的袭来;我想我并非在浪头上冲浪,享受极度的快感,而是像一瓶啤酒开瓶后,涌溢出来的绵密泡沫。一切都似乎很缓慢,但快感的奔泄却又很快速;我似乎进入慢动作的世界,但脑海思维的速度不变,一切感官的讯息,钜细靡遗的流遍周身,充盈在的身体、脑海与心头上。我好想射,但又不想射。我想永远驰骋于这快感的高原。如此来个七十个七次,我已经爽得不知今夕是何夕,前列腺液已经湿滑如香甜的椰汁,突然,我感到一阵不一样的温热与柔滑,勉力争开迷濛的眼,天啊!她正在为我吞吐!一瞬间,不是因为快感,而是某种莫名的感动,从心里深处涌出,整个身体深度直达肌肤,所有的快感像是慢速摄影快转千朵花蕊的绽放,从我所有的毛细孔爆炸开来,我的魂魄、精力如氤氲飘散。她的嘴甫一帮我的龟头拔完罐,生命之泉立刻从马眼喷出,像是大地初生,洪荒一片,从地隙中冒出来热泉。一片寂静,还有就是喘息。我睁开眼,对她微笑,“谢谢!真的很棒!我觉得很幸福。”我握住她的手。她扶我起身,走向浴室,要我洗去一片狼籍,当她转身要离开时,我一股浓情蜜意油然而生,意乱情迷,竟想抱住她亲吻。她呵呵笑了笑跳开,说:“时间快到了。”我脱口而出,说“我下次来还是找你”,她还是笑,只说她是二号。清洗,着装完毕,我回到原来的房间,太太也刚完成,她整个像是微醺一般,遍体通红,等她清洗、着装后,我们互相扶持下楼,喝了下姜茶,这过程,有机会我就瞅着二号不放,她经过我们,也是带着礼貌微笑,直到那时,我的快感才退场,一丝理智才进场。寻思:这是她的工作!她真专业!我们结完帐,要价不斐。回去家里,当晚,太太的身体似乎开窍,我们做了一场双方都很满意的性爱,但不可否认地,我除了把某些技巧带进来,当我在抽插时,郎屌如铁,而郎心想着谁呢?

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互联网整理而来

85%的人还喜欢以下相关话题

最新文章

污到你下面流水的短文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

第一章   今天是开学典礼的日子。在确认了自己新的班级后进入教室的我,朝着既定的座位那个方向走去。我所读的学校,在升上二年级的时候班级会变换。新班级的同学们早就已经找寻到他们的朋友,愉快地聊天。   不过,就只有我是自己一个人的。因为在一年级的时候,…

会不会太紧 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101个心情故事之五—缚爱我妈   作者:奴家 2010/01/16首发于:春满四合院   爱的方式,有没有对错之分?  从没从这方面想过,直至有一个晚上电话铃声响起,打扰了我的一场好梦。  妈妈来的电话,泣诉说,她不再爱了,要跟爸爸离婚。  我认为…

上别人丰满人妻 风情不摇晃

曾茹茹,是一位性格善良温柔体贴的女人,文静的她长着一副娃娃脸,30多岁的她,看上去像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加上她比较会保养,所以皮肤很白嫩。曾茹茹不仅长着一副仙女般的脸蛋,身材也非常好,165 公分的身高,34E 的双乳走起路来总是上下微微颤动,浑圆而又…

第一狂妃 榴莲视频

第一次见到佳是在一个傍晚,她来我店里做指甲,水洗的七分低腰仔裤,股沟若隐若现,黑色紧身短体恤,举手投足会露出可爱的小肚脐,黑亮长发里藏着的粉白的小脸上戴着一副大大渐变蛤蟆太阳镜,这也是我最感到好奇的,大晚上还耍帅,她当时就妩媚的靠在那,美美的,在场的…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贞观憨婿

养在少女周围,饵食就放置在少女身上,引诱雷光虫聚集在少女身体的各个敏感处一边进食一边放电。就连思考都被连续不断的暴虐快感彻底冲散,被高潮酷刑蹂躏着的少女,股间不断喷出大股大股的淫液。奇面族小孩来到少女身前,开始各自在这个农场的新设施周围工作起来。给少…

19岁末年禁止观看试看一分钟 一本大道中文无吗

第一章 公园的凌辱魔1听到电话响起,悠子反射性地身体吓一哆嗦。(哎呀,说不定又是那个可恨的恶意电话……)最近经常接到恶意的电话,虽然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不过,每次次都是同一个人的声音。 悠子,二十五岁,小学教师。这时,同在老师办公室的教导主任正用好奇的…

手机看片福利盒子永久 秋霞特色在线大片

七月的台北,摄氏30度的午后,挥汗如雨的我。其实要不是绮丽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这时应该是舒舒服服的窝在家里头,吹着冷气,喝着冰红茶,看着精彩的有线电视节目。真是…不过这样也好,等待多时的机会搞不好就是今天了!!我摸摸口袋,那一小瓶药水似…

欧美-国产-日产韩国综合 五月花电影

我租住的房子的房东是个女的,今年28 岁,处于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是很会打扮保养自己的,所以显得特别妩媚。这就对了,喜欢打扮化妆的女人,骨子里就是喜欢被人欣赏和重情肉慾,懂得用成熟的心理体验感情,所以金钱在她们身上不是很重要的条件。  好了,不说废话了,…

13一14处出血视频 农夫色综合

南乐中 学,是一所城中村民办高 中,我在这所学校工作了10年,我叫魏育,教数学,十几年前与妻子离异,独自抚养女儿魏婷婷,住在学校分配的一间小小的房子里,我是高 三2班的班主任,女儿婷婷已经读高 中了,而且在我的班里就读。  我跟女儿婷婷从小父女感情一…

禁止的爱善良的中文字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4

19年前!我犯了一个错,与情人生下了一个女儿叫美眉,当时说打胎,情人死活不肯,不肯怎么行,万一原配发现,我以后怎么做人,身为一个小工厂老板,管理30多个人,考虑很多因素,决定把女儿生下来,去乡下寄养!  乡下叫田蒲村,那里人朴素老实,女儿无忧无虑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