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洁其身而乱大伦 我和奶真实的乱

江老太爷陪着坐了一会,是天黑了,江其琛说先送老人回家,两人才离开。

一直在一旁缩着的邓佳佳,终于有了发言的机会。

“知闲……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你瞒着我?”邓佳佳直到现在仍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陆知闲怀孕了,而且孩子是江总的,就连江总的老太爷也来了……

可见他们对陆知闲的上心。

而且看江老太爷对陆知闲的模样,就知道陆知闲已经跟江老太爷见过面,但这些,陆知闲一点也没跟她提过。

她们不是好朋友吗?

哪怕宿舍那群女人一直说陆知闲攀上江其琛,她也在维护,说陆知闲不是这样的人。

可现实,证明了她的愚蠢。

“佳佳,这事你让我怎么说。”陆知闲也为难,难道说自己和老板滚了床单,还怀了孕?

她到现在还没能消化这事,让她怎么说。

邓佳佳紧盯着陆知闲的肚子,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成拳头,有被欺骗被隐瞒的愤怒感,但更多的是,羡慕与嫉妒。

是啊,她真的好嫉妒啊。

为什么陆知闲一下子就拥有她一直奋斗的目标,就因为陆知闲长的比她漂亮吗?

邓佳佳失笑:“我知道了,难怪你不去补处女膜,也是,你有了江总,哪里还需要找别人。江总,多大的靠山啊。”

陆知闲察觉到邓佳佳的怒意,开口:“佳佳,我……”

“你别说了!”邓佳佳激动的大声嚷:“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做人为什么不能坦诚点?每次我在你面前说江总的时候,你老装作一副不感兴趣的样子,我让你抓紧机会找个有钱人嫁了,你也说那不是你想要的。你知道吗,每次你这么说,我都觉得你好厉害啊,就像冰山美人一样,出淤泥而不染……”

邓佳佳回想以前,越发觉得自己傻逼,吼道:“可是我没想到,那只是你的表面,实质你的骨子和我没有两样!不对,是比我更下贱!起码我还敢承认自己的心思!”

但陆知闲呢,嘴上一直说不要,但私下却把一切都做了!

“佳佳!”陆佳闲掀开被子想下床,没想到邓佳佳竟然想她,明明就不是那样的。

“你别动!”邓佳佳绝望的大叫,退向门口:“你肚子怀的是江总的孩子,万一有什么闪失,我可肩负不起!”

吼完,邓佳佳跑开。

“佳佳!”陆知闲大喊!

可人已经跑远。

陆知闲丧气。

想起医嘱,医生说她必须多卧床休息,既然人已经追不回,陆知闲重新坐下,也不敢拿孩子的安危开玩笑。

她抬手摸向肚子,回想今晚所发生的一切,不仅被宿舍的人挤兑,就连佳佳也那样想她……

陆知闲越想越难过。

倏的,一滴泪砸在搭在肚子处的手背上。

她的养母林雀也是,就因为上学时那些想认识她的男生,经常让陆笑笑给她递情书,林雀就说她故意在学校卖骚弄姿,勾引别人,还说她践踏笑笑。

她真的冤枉死了。

后来她在学校走路都是低着头,所有活动通通不参加,为的就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省的再让林雀误会。

但是,没用的。

这份恨意随着她毕业,都没消减半分。

“哭什么。”

江其琛的声音蓦然在病房里回响。

陆知闲错愕,才意识到自己太入神,竟忽略他几时进来。见脸上有一片凉意,陆知闲忙抬手去擦,惯性开口:“没事。”

下一秒,她的下巴被他捏住。

文学

她不得不顺着他的力道,将脸抬起。

江其琛盯着她仍残留泪痕的脸,冷冷吐出一个字:“说。”

陆知闲逃避不得,只能道:“只是和朋友吵架。”

“和刚才那个?”江其琛松开她,知道是那个叫邓佳佳送她进医院的。

陆知闲低下脑袋,长发跟着垂落,她没回答江其琛的话,自顾自道:“你知道吗,公司很多人都仰慕你,但现在我却和你……她们觉得是我使了手段。”

就像以前那些男生,林雀也以为是她特意勾引他们。

是她长的像狐狸精吗。

陆知闲苦笑,不然怎么所有人都怪她。

江其琛听了后,沉吟半秒,得出结论:“你摔跤的事,不是意外。”

她住在公司宿舍,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才有感而发。

陆知闲没隐瞒:“嗯,但只是一些小碰撞。”

但她故意淡化事实。

“看来太爷安排的没错。”江其琛道:“等出院,我接你去江宅。”

“江……”陆知闲惯性开口,想起他的交待,她立刻改口:“其琛,我这肚子才两个月。”

“所以?”他问。

陆知闲小心托出自己担心的问题:“搬去江宅的话,我还能去工作吗?”

见她竟为这种小事纠结,江其琛失笑,难得起了兴致逗她:“这你得和太爷商量。”

“可是有你帮腔,我成功率才大一点呀。”她当然知道要和老人商量,可她人微言轻。

她需要他的帮助。

女人声音轻柔,收音时一个呀字带着几分小俏皮。

江其琛听的眸色沉沉。

他再度抬手攀上她的脸,拇指在她细嫩的脸上轻轻摩挲,就像一夜情乱时大手游走遍她每一寸。江其琛压下腰,凑近她:“敢打我的主意?”

这突如此来的亲昵,让陆知闲身体僵了僵。

她抬眸看他。

男人放大版的俊脸就在眼前。

想起那两次意乱情迷,陆知闲的脸不争气的红了。

江其琛拇指敏锐的察觉到温热,见她脸红了,他明知故问:“你在想什么?”

“我,我没有。”陆知闲垂下眼帘,她怎么能说。

“你这女人,很喜欢口是心非。”江其琛得出结论,下一秒,便堵住她的唇。

不急着闯入,她的唇上细细描绘。

陆知闲睁大了眼睛!

他,他竟然吻她!

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吻她!

不同于第一次醉酒,不同于第二次他被下药……

下一秒,江其琛撬开她的牙关,恣意放肆的同时,深深的汲取她肺部深处的氧气。

“唔~”

她一声婴咛。

陆知闲受不得,双臂抵在他的胸膛处,想将他推开。

但这细微的推拒,对男人而言不算什么。

随着吻的加深,他的大掌也从她的衣底下滑入,她察觉到他的火热,医生的叮嘱立刻在耳边回响,陆知闲忙用力推开:“别,别……”

江其琛也没料到,一个吻竟能勾起他的浴火。他知道她有小产征兆,万万不能在这此时行房,见她挣扎,他立刻放开她,站直,深呼吸调整紊乱的气息。

陆知闲的脸早已红的不成样,与白色的被子相衬,更是显眼。

房间里有短暂的沉默。

是暧昧,是情愫。

陆知闲率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很晚了,你先回去吧。”

江其琛低眸看她:“你一个,敢?”

“有什么不敢的,我都习惯了。”陆知闲故意说的轻巧,让他宽心:“反正我不怕,你回去吧。”

江其琛道:“好。”

几分钟后,病房里就只剩她一个。

陆知闲正想关灯,就听见门口处传来敲门声。

她疑惑,大晚上谁会敲门,道:“请进。”

进来的是一个阿姨,手里还抱着一床被子,推门进来后主动道:“江太太你好,江先生让我过来陪夜的。”

陆知闲一愣,像没听明白一样:“是,是其琛叫你来的?”

“嗯,江先生让我陪着太太,还说什么太太口是心非。”阿姨抿唇笑,知道这是小两口的恩爱:“太太,我睡沙发那边,如果您有什么需求,欢迎随时叫我。”

口是心非。

陆知闲的心登时一暖。

她立即摸起手机,调出短信框。

本来想打一句我才没有口是心非,但意识到这样不对,删了又删,最后只有四个字。

“谢谢,晚安。”

那头,江其琛正开车驶出医院然扔在副驾的手机叮一声进来短信。

他捞起看。

那古板的四个字,真像极她在床上的反应。

江其琛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极快的回信。

陆知闲发了短信后一直握着手机,没有松开。

病房内已经关灯,漆黑的只有她手机屏幕发出一丝亮光。

阿姨在她对面的沙发处睡下。

一下震动。

陆知闲立刻点开看。

“不客气,口是心非的江太太,晚安。”

陆知闲盯着中间那一句,心跳不可避免的乱了节拍。

……

在医院里呆了两天,幸运的是肚子没再出现异样。

经过医生的批准,陆知闲准备出院。

“真要去江宅吗?”陆知闲入院匆忙,没有东西需要收拾。

“嗯。”江其琛答,后问:“你不想?”

“也不是,”陆知闲哪好意思说不想,况且她住进江宅是有好处的那一个,别人还需要照顾她呢,她道:“你忙的话先回公司吧,我想先回宿舍收拾东西,然后我自己打车过去。”

陆知闲怕麻烦他。

“有什么非拿不可的?”江其琛当作没听到她的话,问。

陆知闲想了一下,摇头:“倒没有,只是一些衣服,证件那些,我都放在公司的储物柜。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jli/49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