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工地大叔轻一点

白洛好想送这个糟老头一记冷眼,为了活下去,最后只好忍着按照老头说的蜷缩着身子头朝下坠去,她心中不禁徘腹,“臭老头,你上辈子不会是个妇产科的男医生吧?”

“丫头,你咋知道的?”

白洛表示不想说话。

突然,老头急促的声音传来,“丫头!时机到了!快冲!”

文学

白洛来不及多想,也顾不得那么多,按照老头说的,一个激灵,拼命的往下冲去!过程虽然很艰难,仍旧有一只手在拼命推她,但很快那种窒息的感觉瞬间消失。白洛清楚,她成功了,她出生了!

激动的白洛“哇呜”的一声,大哭!

洪亮的声音惊动了守在外面院子里的白将军府的众人。当然,也惊吓到了此刻跪在白将军夫人脚下的接生婆。

接生婆双眼瞪着面前浑身污秽的孩子,心里一个咯噔,完了,生了!这该怎么跟主子交代。

就在此时,天空一瞬间变得灰暗阴沉,雷电几欲将那厚重的乌云劈开,而后便是一阵瓢泼大雨袭来,伴随肆虐的狂风,宛若恶魔降世一般,让人压抑的无法呼吸。

贤王府,尚幽殿书房,一个长得极为冷俊的男人站在窗前,他欣长的身子在月光下拉长一道暗影,那双深邃幽暗的凤眸看着天边那道异常诡异的光,眼里一抹异色闪过。

他性感的薄唇动了动,喃喃自语:“是你回来了么!”

男人那双乌黑俊俏的眉毛微微蹙起,嘴角一抹惑人妖冶的笑容转瞬即逝。

随即收敛表情,冷漠如冰,他最后淡淡开口,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北黎!”

话音刚落,一个白影闪现,与其身高相差无几,“王爷。”

北黎恭敬地颔首站在男人面前等着他开口。

“备马,去白将军府!”

北黎顿了顿,应道,

“是。王爷。”

白将军府里,一个杀猪般的惨叫声传来,伴随着那稚嫩的孩啼声。一个听着刺耳,一个听着惹人心疼。

院子里,白老将军听到那稚嫩的哭声,顿时老眼一红,喜极而泣,他走到院里的石桌前坐下,忍不住抹了一把眼泪,高兴地点头:“好,好,我白穹苍终于有孩子了!”

身边的侍卫们见状,齐声跪地祝贺,“恭喜老爷!”

此时,白洛瞪大眼珠子看着面前撕心裂肺叫喊着的接生婆,见她那张老肉纵横的脸上满是愤怒和杀气,白洛“哇呜”哭的更凶了!

只有如此,才能引起别人的注意!也只有如此,这老妖婆就不敢对她再下狠手!

都说刚生下来的孩子视力几乎为零,她竟然将这个老妖婆的模样看的一清二楚!难道是因为她神魂强大?好,很好!不论因为什么,老妖婆,我白洛记住你了!

突然,一个极为虚弱的声音传来,“孩子,我的孩子。”

白洛这才回过神,是她娘亲,白将军府里的夫人,顾倾城!

白洛瞬间停止哭闹,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像是想要说话一般。产婆计划失败,见顾倾城要看孩子,顿了顿,急忙将孩子裹进襁褓中抱到顾倾城面前,将她放在她身侧,“恭喜夫人,是个千金。”

顾倾城脸色惨白如纸,嘴唇干裂毫无血色,听到产婆的话,嘴角露出一抹温柔满足的笑意。她眼皮沉重,好想摸摸孩子,只是,因为拼命生孩子身体已经被掏空,所以还未碰触到,便闭着双眼昏睡了过去。

白洛盯着那虚弱不堪的女人,心中很是感动,她为了将她生下来,几乎拼了性命……

产婆见状,回头睨了一眼在下面忙活着的丫鬟,又垂眸睨了一眼躺在床侧的孩子,眼里一抹寒意闪过。

白洛感受到那股杀气,此时也紧张的盯着接生婆。看着她的魔爪朝她伸过来,她喉咙一紧,这个老妖婆不会还想杀了她吧?我靠!哭,现在必须靠哭引起那些人的注意,否则,她白洛刚生下来就夭折,多悲惨!

想到此,白洛瞬间大哭,产婆的手刚落在白洛脸上,房门突然被人踹开!

随即而来的是一个低沉又冰冷的声音,“住手!”

接生婆听到那冷漠的声音,后背一阵寒意,喉咙一紧,她急忙移开手,缓缓转身,试图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

白洛的哭声也因为突然传来的声音戛然而止。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好听!他是来就她的吗?白洛此时心中无比感恩,幸亏他来得及时!嘤嘤嘤~~

门口,男人高大的身影站在原地,犹如地狱中的修罗,他冰冷嗜血的凤眸睨了一眼产婆,最后视线落白洛身上。
白洛此刻安静的躺在床上,两只小手在半空中挥舞着,口中咿咿呀呀的说着听不懂的话,那奶声奶气的声音,让人听了,心头瞬间柔软。

那产婆看到来人时,整个人已经石化在原地。这,这不是夏临国权倾朝野的贤王玉绝尘吗?

反应过来,扑通跪地,浑身直哆嗦,缩着脑袋怯怯的道:“老奴参见王爷!”

白洛听了老妖婆的话,心中震惊,王爷?来人竟然是王爷!难道这里是王府?她是王爷的孩子?并不是白将军的?难道穿越过来,记忆偏差?

白洛风中凌乱,胡思乱想着。

玉绝尘几步来到床前,居高临下的站在产婆身旁,他垂眸,那双炽热的墨眸紧盯着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的方向发呆的小不点,那性感的薄唇一抹不易察觉的宠溺之笑转瞬即逝。他薄唇轻启,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是个女孩?”

白洛心里紧张不已,完蛋了,真的是记忆力偏差,她竟然是王爷的女儿!我靠,她爹的声音真的能让人耳朵怀孕,好好听有木有,他爹竟然长得这么帅,有木有!

就在她愣神的时候,身子一空,又一暖,整个人落入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一股淡淡的清香袭来,白洛眼里的泪水也很快消散,她双眼紧盯着面前那张绝世容颜,冲他咯咯咯的笑了几声,小嘴巴动了动,试图喊他爹爹,这样年轻又高富帅的爹,谁不喜欢!这里还是古代,男尊女卑,她又是个女儿,现在不讨好,展现自己优秀的一面,万一这爹爹将来有个儿子什么的,她的地位岂不堪忧?

所以,白洛使出吃奶的劲,喊了一声,只是出来的声音却隐约有一些爹爹的味道,“呀爹”

嫩嫩的声音传来,玉绝尘眉头微挑,身后,北黎也是震惊。这孩子,刚出生竟然会咿咿呀呀开口叫人?虽然不是很清晰,但隐约能听得出来像是在喊“爹爹。”

只是,是不是喊错对象了?王爷才十八岁……并且还是这小丫头的未婚夫……

此时,北黎甚至能想象得出,自家主子脸上那种阴沉的表情。

白洛只感觉方才还温暖的怀抱骤然变冷,她心中一紧,难道爹爹看她是个女孩,嫌弃她了?

想到此,白洛瞬间委屈吧啦的哭了起来……“哇呜,哇呜,哇呜”

一时间,玉绝尘竟不知所措。以为自己吓到怀里的小不点了,瞬间收敛身上的杀气,表情的变得柔和了许多,白洛见状,哭声也瞬间止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表达自己对爹爹的喜欢。

玉绝尘见怀里的小东西不安分,脑海中一个画面闪过,他眉头微蹙,看着她又淡淡的嘀唸了一句,“北黎,这就是本王未来的王妃?”

身后,北黎恭敬的回到,“是,王爷!”

白洛笑容瞬间消失,她呆呆的盯着面前那张俊冷惑人的脸,不是她爹吗?怎么转眼就变成她的未婚夫了?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未来的王妃?她这是打在娘胎,就被定了娃娃亲了?

难道,这就是老神棍口中所说的天赐良缘?可是这个王爷,应该差不多有十七八的样子了吧!我靠,她才刚出生啊……

白洛顿时泪崩!心中苦闷,心底一个声音一直在咆哮,“老头!你给我出来,你快送我回去!”

只是,任她再喊,也无人回应。

晃神间,那冰冷的声音响起,“太小,抱回去贤王府,好好喂养。”

北黎正欲回应,只听玉绝尘又道,“不用了,本王亲自抱她回贤王府!”

白洛头顶数万头草泥马奔过~她才出生,她还没喝到娘亲一口奶水,她爹爹她还没见过。那个想要害死她的老妖婆还在,她被抱去贤王府,她娘亲醒来怎么办?那老妖婆害她不成,想要害她娘亲怎么办?

虽然很可能她和这个俊美的王爷定了娃娃亲,可是也不能她刚出生就被他抱走吧?刚出生的孩子,怎么能离开娘亲!

为什么此刻白洛竟然有一种自己被人贩子拐走的错觉?

玉绝尘话音刚落,白洛“哇呜”一声大哭,严重抗议被这个男人抱走。长得好看怎么了?位高权重怎么了?她还是个宝宝……

玉绝尘见怀里的小东西哭的委屈,他微凉的指腹落在她的脸蛋上,白洛的心突然一紧,感受到那冰凉的手指轻抚她的脸蛋,心脏砰砰直跳,一时间,也忘了哭了,盯着玉绝尘一直看。

玉绝尘垂眸轻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接生婆。冷冷的对北黎道,“带下去好好审问!”

北黎应了一声,直接上前提着接生婆出了寝殿。

白洛本来还郁闷的心情瞬间因为男人的做法而好了许多。小嘴巴嘟着,小手一下一下的试图抓玉绝尘的衣襟。

玉绝尘见状,将小家伙小心翼翼的呵护在怀中,睨了一眼床榻上昏睡过去的女人,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瓷瓶放在桌上,离开时冷冷的对跪在门口的丫鬟道,

“将里面的药给白将军夫人吃了!”

说完,便出了寝殿。

此刻,白将军跟府里其他人还跪在院子里,见玉绝尘抱着孩子出来,白将军掩饰不住那份激动,也忘了面前的人是贤王,突然起身朝玉绝尘面前冲了过去,他张开双手欲接过白洛,口中还喊着,“哎呦,老夫的宝贝儿。”

只是刚到玉绝尘面前,玉绝尘的身子突然朝后退去避开了白将军的接触。白将军心里那个憋屈啊!他看着玉绝尘,心中不满,语气也没有那么好了,“王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玉绝尘冷眸瞥了一眼白穹苍,“白将军,别忘了你答应本王的,只要白将军府生的是女儿,那便与本王成亲!出生后,送进贤王府喂养。”

白洛听了玉绝尘的话,难以置信,他爹竟然在她还没有生下来的时候就把她给“卖了?”

白穹苍一顿,急忙回到:“老臣不曾忘记!我们白将军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性命都是王爷您救的,老臣也绝不会食言。只是,这孩子还太小,王爷您又未曾娶过妻生过子,也不懂喂养之事,小儿难养,老臣只是想等孩子大一点,稍微懂事了,再送进贤王府!”
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将要送进贤王府这“虎口”,白将军心中便不觉肉疼!他老来得女啊,他的亲生骨肉啊!若不是为了白将军府中这些人的性命,他又何故拿自己的亲生女儿做为交换条件,答应贤王这等要求。

这夏临国哪个人不畏惧贤王?四岁时,因一场大病机缘巧合被高人所救,并学得一身绝技,深得皇帝宠爱。

六岁那年,皇帝遇刺,玉绝尘挺身而上,救驾有功,龙颜大悦,封玉绝尘为太子,并赐府邸。

十岁时,夏临国惨遭其他两国联手偷袭,城池一座座被夺,国家岌岌可危,众臣无计可施,玉绝尘主动请缨,年仅十岁的他率领千军万马,踩着敌人的尸体,闯进其城,灭其国!

夏临国从此,因为玉绝尘的存在,再无人敢做乱。

而玉绝尘,也成了其他国家最为畏惧的如同恶魔一般的存在。他冷血,狂傲,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他目中无人,也从不近女色。全天下的女人因他绝世容颜倾倒,却因他嗜血狠厉不敢靠近他。

人人都以为他有龙阳之好,却不知,他这明明就是有恋童癖嘛!

白穹苍想到自己的女儿,心中不禁暗叹了口气,他白穹苍怎么就这么可怜,宝贝女儿刚出生就被这个魔头给盯上了!

回过神,白穹苍一脸哀求的看着玉绝尘,“王爷,求您看在老臣老来得女的份上,就让孩子在白将军府里养一段时间吧!”

玉绝尘冷漠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并没有将孩子还给白将军的意思。

白洛听到白将军那苍老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莫名的觉得难过。

这个王爷,怎么能这么冷血无情,她本来就是白将军的女儿,爹爹要养活女儿天经地义,为什么还得经过这个王爷的同意?即便是她和他之间有婚约,那前提不也是父母之命?是王爷就了不起了?是王爷就可以无法无天了?再说了,有哪个父母忍心看着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就被人抱走?

白洛不知,玉绝尘确实可以无法无天,便是皇帝,他也从不会放在眼里。若不是他对江山不感兴趣,也不会将触手可得的皇位让给自己的皇弟玉子枭!

突然,白洛委屈的奶声奶气的哭了起来,哭声由小及大,最后哭的越来越凶。

白穹苍紧张的急忙上前想从玉绝尘怀里抱走孩子,谁知玉绝尘又闪开。他冷眸看了一眼怀里哭闹的小家伙,冰冷的声音道,

“白将军,本王当年能救你们,便也能让白将军府在一夜之间不复存在!不要试图挑衅本王的耐性!你放心,本王一定会将你的女儿养的白白胖胖的!绝不会让她在本王府中受任何委屈。”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jli/4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