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掀开老师裙子 老师诱惑我然后上了床

慕容雨抿着嘴,想要压制自己的声音。

这样也太羞羞了吧?

慕容雨总觉得这样影响会很不好,有心想要停下来,但看到老张那一脸认真的样子,又让她犹豫起来。

到底要不要继续?

她迟疑了一会后,她索性闭上了眼,继续接受老张的治疗。

老张这会激动坏了,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双手不断地按压小雨的穴位。

慕容雨的反应越来越大,但她似乎又害怕被老张发现端倪,只能拼命地强忍着。

小雨,现在感觉怎么样?

唔,好,好多了。

慕容雨兴奋地额上豆大的汗珠都渗了出来。

这一刻,她发现自己对张叔有了一丝莫名地亲近感。

老张慢慢地把她的底裤给脱掉,忍不住咕哝猛吞了口唾沫。

可没想到的是,慕容雨很是紧张,一时间竟然让他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看得出来,慕容雨从未经历过这些,充满了紧张。

老张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耐住了心中地急切,轻声说道:小雨,你这样,叔找不到穴位了。

听到老张的话,慕容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羞红着脸,用力地咬了咬嘴唇,微微点了点头。

老张呆坐床沿,担心被慕容雨发现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不由地深吸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将手朝着穴道按了过去。

啊!

当老张的手按上去的那一刹那,慕容雨瞬间就爆发了。

她眼中透着一丝炙热,直勾勾地盯着老张。

张叔,麻烦你了说完这话,慕容雨几乎用完了浑身所有力气。

自从上了大学,看到宿舍的室友都找了男朋友,她心里也很渴望有那么一个人,所以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躲在被窝里,得到属于自己的快乐。

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那些快乐比起张叔,简直是不值一提。

她眯着眼,悄悄地把目光投向了张叔,看到老张的反应后,心里竟然有一丝窃喜,难道张叔摸着我,也有强烈的感觉?

想到这,她胆子突然大了很多,嘴角浮出一丝坏笑,将一双玉手悄悄地按向了上去嘶!

慕容雨脸色大变,她从来没有想到,老张这么普普通通的一个老中医,居然有着这么大的本钱。

看到慕容雨吃惊的表情,老张微微有些得意,想当年,他靠着自个的本钱还有一手不俗的按摩手法,好多的靓妹都围着他张哥前张哥后的,要不是

叔,再用力一点。

听到慕容雨的话,老张被拉回了现实,不由地更加激动了。

他虽然上了年纪,但身体并不比小年轻差,哪受得了这种刺激,心中的那股邪火腾腾燃烧了起来。

此时,他的小心脏已经挤到了嗓尖,怀着忐忑的心情,附下了身,试探着轻轻地吻了上去。

慕容雨没有反感,只是睁开看了他一眼,又将眼睛闭上,从她那精致的面颊上,能感觉她整个人都在发烫。

得到了慕容雨的回应,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室内的温度骤然攀升。

第十二章:萌芽

下午的课实在是无聊透顶,汪琳灵光一闪,想到一个好方法可以整一整那个和杜日恆说了她坏话的图书管理员。

他双脚的毛病是很好的起始点,汪琳想着,倘若能把他骗去爬山,或许便可以看到他体力不支的可笑模样,让他知道,她汪琳可不是好惹的。

真是太自豪于自己的机灵,汪琳决定把这次恶作剧定在后天即将到来的假日。

不过,这个计画倘若想成真,必须拿杜日恆来当幌子,这幺一来,也得想办法邀请她才是。

放学时间,汪琳马上到图书馆堵人,要进图书馆以前却发现那个图书管理员正要离开,只好像动作片里头的杀手一样地快速躲到墙的另一面,待对方稍微走远了些,这才跟进。

她悄悄地跟着他,却意识到杜日恆从另一个方向过来。

杜日恆似乎没注意到汪琳,这使她鬆了一口气。

 

可那图书管理员向前走向杜日恆,开启了对话。

和他们的距离有些远,汪琳甚幺也没听到,倒是又得鬼祟地倚在墙角,等待他们的对话结束。

汪琳不禁疑惑着是否老天爷在开她的玩笑,杜日恆与那图书管理员的对话在结束之际,又一位女老师从不远处而来,将那图书管理员叫住。

她有印象杜日恆曾唤他「苏老师」,而那位女老师那一声「智惟」,想必就是他的名字了。

知道了他的全名,汪琳玩心大起,她就是不要当乖孩子,学杜日恆叫他「苏老师」,倒是想逗逗他,直接学女老师唤他的名字,看他做何反应。以他那种中规中矩的性格,应该不会喜欢学生直呼他的全名吧!

等到那位她不认识的女老师离开以后,她才追上去,出声拦住也準备迈步离去的他。

「喂,苏智惟!」汪琳放声喊道,隐藏住几乎冲口而出的窃笑。

听到声音的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疑惑地望着汪琳,眉头紧蹙着,她这是得到她想要的反应了。

办公桌掀开老师裙子 老师诱惑我然后上了床

见状,汪琳赶忙接着道:「我想,我可以原谅你上次做的事情,前提是,你这个假日得跟我去一个地方。」

「为什幺?」

「这个假日,我打算带杜日恆去『见见世面』。你难道不怕她被我带去甚幺奇怪的地方吗?」她特别强调「见见世面」这几个字,明显可以看出苏智惟本已紧皱着的眉又加深了。

很好!第一步成功!汪琳愉悦地想着,继续道:「我很可能会像你想的那样,带她到——」

「好,我去。」

得逞了!

「很好!那,星期六下午两点,我们约在学校旁的公车站牌集合。我们交换一下通讯软体帐号吧,方便联繫。」

汪琳如是说着,一面开启通讯软体,苏智惟也没得反对,想是也会担心汪琳带着杜日恆先落跑,而同意交换帐号。

办公桌掀开老师裙子 老师诱惑我然后上了床

汪琳沉浸在自己即将可以恶整苏智惟的欢快之中,回到家。

虽然外公又不晓得在到哪个「朋友」家里喝酒,却丝毫未减她的好心情。

洗好澡以后,她拿出手机,点开通讯软体裏头杜日恆的大头照,那是一张杜日恆绑着双辫子、抱着一只鸭子玩偶的半身照。

照片里的她笑容灿烂,一双眼瞇成半月的形状,笑眼中透露着她的温暖——汪琳心想,这就是为什幺她那样地喜爱看到杜日恆真心的笑。

「在忙吗?」汪琳传了这样的讯息,顺道连续传送了好几个鸭子贴图,深怕杜日恆不会看到讯息似的。

自从上回杜日恆传了这系列手绘的贴图给她以后,她就买下了。

她越发觉得杜日恆长得很像贴图里的那只鸭子,每次看到这款鸭子贴图,心情就很好。

几分钟后,汪琳的手机提示灯闪烁,萤幕显示着杜日恆回覆的「没有在忙」,汪琳索性进入正题。

办公桌掀开老师裙子 老师诱惑我然后上了床

「小日,妳假日很少出门吧?要不要跟我出去走走?」

回传了一个惊吓的鸭子贴图后,杜日恆接着回覆:「好。」

见杜日恆答应,汪琳乐极,继续写道:「那好,星期六下午两点,我们在学校附近那个公车站牌集合,再一起搭公车。」

汪琳望着萤幕上的已读字样,等待半晌,杜日恆才发来一个眼角挂着一滴泪、楚楚可怜样的鸭子贴图,附上文字解说:「我不敢坐公车。」

「为什幺?」

「我害怕公车上面很多人、害怕人在车上聊天的声音、害怕人们散发的各种气味……我都是走路去任何地方,就算要走很久。」

汪琳对着手机萤幕扮鬼脸。

那可不行!她可不想和苏智惟两个人单独去爬山,那岂不是尴尬死了?

办公桌掀开老师裙子 老师诱惑我然后上了床

「拜託妳嘛!妳就为了我坐一次公车嘛!我会陪妳的,妳不会怎样的!拜託!」传出以后,再连发几张杜日恆方才使用过的哭脸鸭。

打字的时候,汪琳发觉撒娇这回事变得不再彆扭。

她知道,只要她祭出「好朋友的求情」绝招,不愿朋友难过的杜日恆一定会答应的。

果不其然,杜日恆回覆了一句「好吧,我会去,那妳要保护我喔!」

汪琳开心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手舞足蹈地胡乱地跳起舞来。

这个星期六有乐子了!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jli/34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