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喷汁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火车站外的公狗姦淫转眼两个月过去了,芷姗沦为菜老闆的性玩具已经两个月,她已经习惯了公共厕所般的生活。

今天芷姗不知道为什么,脾气很不好,为了点小事和我吵了半天,我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晚上吃饭的时候也很奇怪,妻子精神有点恍惚,让我有点担忧。

第二天,天一亮芷姗就提着菜篮子出门了,我不放心,偷偷跟出去,我想知道妻子怎么了。

到了菜场,我看见妻子芷姗站在菜老闆的菜摊前,落寞的站着,两眼没有什么神采的看着。我豁然发现,菜摊的老闆已经换人了,换了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不是原来那个壮硕黝黑的农民菜老闆了。我似乎隐约把握住妻子最近反常的原因了。

妻子走后,我到菜摊前问那个小伙子:“哎,以前的那个菜老闆呢?这摊子不是你的吧?几天没来换人了!”

“呵呵,大哥,我的菜很好的,不比以前的差。原来的老闆老家出事了,老家了,摊子转给我了。”

“哦,以前的菜老闆,他的菜很好,我老婆最喜欢了,黄瓜又粗又长,萝蔔也大!”

“呵呵,大哥,我的也不错,你买点……”

……一天又过去了,妻子有和我绊了点嘴,我理解她,以前每天被菜老闆的鸡巴肏好多,现在突然没人肏她了,慾望得不到发洩,火气比较大嘛!

半夜的时候,妻子在我身边辗转反侧,我被折腾得也睡不着,但只能无聊的装睡。

妻子起身,不满的看着我说:“猪,就知道睡。哼!”然后,我震惊的看着妻子芷姗竟然款款的脱衣,将自己脱得只剩下吊带丝袜,踩着紫色的高跟鞋。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喷汁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当门关上的时候,我还惊讶得不知如何,我眼中贤慧温柔的妻子,竟然自己脱光衣服,半夜出门。以前我总是说服自己妻子的淫蕩是被逼迫,虽然我心里知道妻子其实是个骚到骨头里的骚货,但是我不承认。可是今天我再也没藉口说服自己,事实胜于雄辩,我妻子芷姗真是个贱货!

我激动的跟出去,就见到芷姗四肢撑地,高高的撅着屁股,像极了淫贱的母狗在小里爬动。我还听见妻子一边爬一边说:“我是母狗,我是淫贱的母狗,我李芷姗是淫贱的贱母狗!”她不停地说,就好似在自我催眠一样,就像菜老闆总是逼她这样说的一样。

“大家快来看,贱母狗李芷姗又光着屁股爬了!”芷姗不停地侮辱自己,好像精神魔咒一般,入魔,幻想着被人玩弄侮辱。

“我李芷姗是公共厕所,大家快来肏我!”说着说着,妻子竟然抽泣起来:“我是公共厕所,大家来随便肏我、干我!我的骚屄好痒,好想被肏,呜呜……我要被肏。菜老闆,你在哪?你的公共厕所又欠肏了,你快来肏我,我以后会乖乖的听话。你不要不要我,我是你的性玩具、垃圾桶、公共厕所,随便怎么样都行!”

我知道妻子已经完全堕入了魔障,我心痛不已,痛恨自己为了自己变态的爱好,将好端端的妻子送给别人调教玩弄,让妻子的身体已经离不开了这种变态的淫虐游戏。而更心痛的,甚至隐隐担心和恐惧的是,我发现妻子对菜老闆的依赖似乎不仅仅是性和身体生理的需要了,她的心似乎也开始离不开那个玩弄她如玩具的人了。

我一直以为妻子只是身体的淫蕩,心里爱我依旧如初,现在,我已经不敢确信了。我恐惧、害怕,我不怕妻子身体的背叛,却惊惧于妻子有可能心里已经有了别人,甚至我已经被别人取代。

我不由得庆幸,也许菜老闆现在的离开正是时候,如果时间再长,也许妻子就彻底地在身心都沦陷到菜老闆的魔掌。嗯,这样也好,妻子过一段时间,又会是我的最爱的娇妻。

其后的几天,妻子一直萎靡不振,让我想到了沾染毒品的瘾君子们戒毒的样子。是的,妻子就是在戒毒,戒那看不见的“淫毒”。

我心里的恐惧更多了,也越来越嫉妒菜老闆了,妻子戒掉这“淫毒”的时间越长,越证明菜老闆在她心里的份量,同时我庆幸,妻子芷姗心理的背叛被扼杀在摇篮之中。妻子还是我的,还是我美丽的娇妻。

一直过了半个月,妻子才渐渐恢复往昔的模样。我们的新婚生活在此步上正轨,不过偶尔还是会发现妻子有时候有些莫名的落寞。

一个月后,突然有一天,妻子家很高兴,就彷彿吃了春药,满面红光,远远的就看见她整个人都放着美丽耀眼的光彩。

芷姗一进门就说:“老公,最近我不能陪你了,公司安排我出差,可能要比较长的时间不在家。你自己一个人在家,要照顾靠自己!”

“哦!”我答应着,心里奇怪,出差有什么好高兴的吗?问道:“这次出差有什么好事吗?去的地方很好玩?看你这么高兴!”

妻子脸色微微一变,说:“没有啊,其实出差这么长时间,我还有点捨不得老公你呢!”我感觉妻子的话有点言不由衷,但也不方便再追问了。

可我哪里知道这次出差是妻子千方计极力争取到的,因为此次出差的地方是菜老闆的老家。

芷姗一下火车,菜老闆就在车外等着,妻子一身性感的粉色短旗袍,开叉很高,高挑美丽略显风骚,很诱人的少妇打扮。一见到菜老闆,她就很高兴的扑上前去,和菜老闆热烈地亲吻!

菜老闆伸手向妻子的腿间一探,满意的道:“不错,格!”妻子脸红扑扑的,似乎菜老闆的表扬让她格外高兴。

菜老闆在妻子耳边轻声说了一句,妻子脸涨红,一愣,随即摇摇头轻轻说:“别!”菜老闆立马不高兴,甩手要走:“行,不就不,算我白来。你去吧,以后别来找我!”芷姗“啊”一声,立马抓住菜老闆的胳膊道:“别,别,你别走!”

僵持了一小会,芷姗看菜老闆态度很坚决,最后投降道:“别走。好吧,我依你,不过就这一次!”菜老闆笑着,心道:『骚货,我还不知道你,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妻子略一犹豫,轻歎一下,人走到车前,手按着引擎盖,撅着丰挺的美臀说道:“请菜老闆肏我,在大街上肏公共厕所李芷姗!”妈屄,原来菜老闆竟然提出这个无礼的要求,但是最后我妻子竟然同意了。

妻子芷姗羞得低着头,以前虽然她也被菜老闆在小肏过;也被拉上公共汽车,被满车人干过;也在月台被人当垃圾桶使用过,可是那是晚上,现在可是大白天的大街上啊!妻子还是很羞愧,可是她真的很想被菜老闆肏,不想离开菜老闆,不然她千里迢迢的跑来干嘛?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菜老闆很满意妻子的反应,妻子芷姗人妻少妇的略作矜持,最后妥协屈服,让他很有成就感。他之所以提出这无礼的要求,就是想要看看自己现在对我妻子的掌控力度还有多大,会不会因为一个半月没见有所下降,事实证明他对身下骚货的掌控力不仅没下降,反而更加大了,他很满意。

他走到芷姗身后,一手将芷姗的旗袍下摆掀到腰上,妻子芷姗高翘的美白的大屁股立刻露了出来。天,我妻子芷姗的屁股竟然是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连小内裤也没有!原来刚才菜老闆在她裤裆摸后说“格”,竟然指的是这个。

妻子去之前就和菜老闆联繫过了,穿着都是按他的指示,只穿了旗袍和高跟鞋,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

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喷汁 宝贝乖把腿张开你的水好好喝

掀开妻子的衣服,亲眼看到妻子下体一丝不挂,严格按照他的指示,菜老闆很高兴,忍不住大手抽打在妻子的丰臀上,妻子被抽得很羞涩,毕竟是在大街上被人抽打光溜溜的屁股,好难堪啊,可是也有异样的感觉。妻子低头闷声低哼,摇晃着白花花的屁股。

响亮的抽打声吸引了週围的目光,週围的人一下凝澥,目光唰唰的停留在妻子高撅的诱人屁股上。妻子羞得脸更低了,垂直的秀髮遮挡住脸庞,她知道现在还不是最羞人的时候,一会她还要在大街上被大鸡巴肏,还要一边被肏一边高声淫叫,只怕到时更羞人,吸引更多的人围观。

这时妻子看见旁边有一个人用摄像机、数码相机正在拍摄她,她一下有点慌了,转头对菜老闆说:“我们换个地方好吗?这里有人拍我!”却被菜老闆狠狠一抽屁股说:“骚货,你是不是不想被肏啊?说话!”

芷姗也不是没被拍过,菜老闆就拍了她不少淫照,而且还当着她的面发到过上,可那都是不露脸的。但现在拍她的人可不认识她,没有为她的美脸打马赛克的义务。妻子很害怕他将照片发到上,让我看见怎么解释?可是妻子更害怕菜老闆不理她,于是道:“别,我想被肏,求你肏我!可是他拍我!”

菜老闆骂道:“贱货,又不是没拍过。他还提醒老子了,老子也要拍点纪念照!”说完也拿起照相机拍起来。妻子根本不敢躲,怕他不高兴,很委屈。“卡嚓”菜老闆一边拍,一边说:“贱货,摆几个最淫贱的姿势让老子拍,你知道老子最喜欢你的那些动作。快点!”

妻子虽不情愿,却不敢违背,摆出一字马等淫贱无比的姿势,週围的人很惊讶,很兴奋,有的人鼻血都流出来了。甚至妻子躺在车子引擎盖上,双脚盘在脑后的时候,那个拿着摄像机的家伙还大胆地对着她的屄洞拍特写。芷姗羞死了,但是她看菜老闆没有反对,也不敢反对。甚至,菜老闆叫芷姗拨开小穴让对方拍仔细,她也没有反对,乖乖的拨开自己的穴口。

拍完,菜老闆让妻子像一开始那样手撑着引擎、撅着屁股等着挨肏。当菜老闆的鸡巴顶住妻子的小屄时,週围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热切地注视着鸡巴和屄洞之间的距离。菜老闆笑说:“大家看好了,给我做个证明,这个骚货结婚还没三个月就骚屄犯痒,动求老子肏她。婊子,你告诉大家是不是?”

妻子当然知道菜老闆想要她说什么,她以前对着摄像机说过很多次,已经很熟了,于是说道:“大家好,我是贱婊子李芷姗,才新婚三个月。今天我被菜老闆肏完全是我自愿的,是我骚屄犯贱,动求菜老闆肏我的,如果人家老公追究起来,一切都和菜老闆无关,是我这个公共厕所自己求着被人肏的!”

在週围人被妻子的淫乱惊得一地下巴的注视下,菜老闆开始狠肏进芷姗的体内,大力的肏起来,肏得满大街都是“劈哩啪啦”的肉体撞击声,和“噗噗”的骚屄洞被干穿的淫靡声音。

芷姗叫得更加淫贱:“啊……肏我!啊……肏我,我欠肏!啊……我是公共厕所,我欠肏,哇!肏我,肏死我!”

“贱货,肏死你!我肏死你!”芷姗被菜老闆在大街上肏了十几分钟,菜老闆才激动的射了。

妻子芷姗以为完了,却被菜老闆要求躺在车盖上,屈膝环抱着美腿,被拍照的那个人继续在大街上肏屄。以前也不是没有被人肏过,可是都是在晚上,可是现在是白天,大街上,妻子很羞愧,也很兴奋,被那个人肏得“哇哇”叫,看得週围人也跃跃欲试。

肏完,妻子又被要求趴在盖子上,美腿笔直的向两边分得笔直,妻子不明白菜老闆要做什么。这时一只身躯庞大的大狼狗跳上妻子的背上,爪子扒着妻子的玉肩。妻子已经惊怒羞愤的“啊呀”惊叫,美腿本能的要收,可是却被菜老闆和那人一起按住。

菜老闆不高兴的说:“骚货,别动,乖乖的等着挨肏!”

感觉狗的火热大鸡巴顶住自己的阴门,妻子羞愤无比的说:“不要,求你,不要,不要让大公狗肏我!求你了,人家被你肏就算了,可是被狗肏,人家羞死了,没法和老公交代了!”

“肏!”菜老闆不屑的骂道:“还知道你有老公?你这贱货早就是公共厕所了,你以前做的那些你老公就会原谅你?”

“呜呜……”芷姗羞得哭泣:“别,人家是贱,可是也不能让狗肏!”

“可是老子就想看你给狗肏的贱样!不然你就家做你贤慧的人妻。”

妻子沉默着哭泣,不知道如何选择,最后说:“那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我让狗肏,但是只让你一个人看!”

“哇呀”妻子刚说完,巨大通红的狗屌就贯穿进她的骚屄,直接干进她的子宫。“哇!呜呜呜……”妻子直接趴在引擎盖子上,秀首埋在臂弯里哭泣。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现在已经被狗干了,而且是在火车站外的大街上。

『羞死人啦!要是让老公知道了怎么办?我爱老公,我只是想被大鸡巴肏,我不想离婚!』妻子内心痛苦着。可是週围的男人们却很兴奋,这样看见一个漂亮美丽、身材风骚的人妻被狗肏屄,而且是在大街上,让人兴奋得鸡巴都爆了!

狗肏屄的频率很快,而且在妻子身上的大狼狗很大,立起来比人高,妻子在牠身下被按住好似母狗似的,更显可怜娇小,让人看得更加慾火高涨。

“啪啪啪啪……”狗屌大肏美人屄的淫靡声音震惊着人们,视听效果太刺激了,週围的男人看得慾火难耐,而路过的女人也羞着脸驻足观看。这样的人狗大战即使在上也很难观看到,更不如现场真人来得刺激震撼!

儘管这些女人低骂着:“骚货!”却满眼兴奋的不停偷瞄着。更有一位少妇推着婴儿车路过,一下惊呆了,啐道:“贱货!”慌忙将车子的帐篷落下,不让孩子看。不过她却没走开,脸红扑扑的,不停地偷瞟过来,一边看一边骂:“贱货!让狗干,贱死了!”别说,这个少妇姿色不错,身材高挑丰满,美腿笔直修长,吊带短裙,踩着细足黄色高跟凉鞋,靓丽性感,也很诱人。

这时一个壮汉走到她身后,用鸡巴高挺的下体隔着裤子顶她屁股一下。少妇嗔怪的瞥了他一眼,轻骂道:“流氓!”却没有过激的反应,又再看向妻子,然而她的屁股却向后撅了撅。虽然幅度不大,壮汉却受到鼓励,又顶了一下,少妇又瞥了他一眼,却没说话,屁股又向后顶了一下。

壮汉被鼓励了,不停地撞击着少妇的下体。慢慢地,少妇的腰由直立变为弯曲,又由弯曲度变为2度,3度,45度。少妇的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不知道是看妻子的刺激表演看的,还是被人顶的。

大汉的双手插进少妇的短裙内,少妇慌忙一手捂住裙子,头嗔怪的说道:“别,这是大街上!”汗,不是大街上就可以了是吧?

大汉道:“没事,别人都在看那个骚婊子被狗干呢,没人注意你。”少妇环视週围,果然似乎没人注意她这边,手不由得鬆了两分,大汉的手不依不挠的,少妇心软了说:“轻点,动作慢点。”

大汉一点头,少妇的内裤立即被褪到膝盖,是火红风骚的小内裤。大汉一掏鸡巴,在短裙欲盖弥彰的遮掩下进入了少妇的身体。“啊!”少妇捂着嘴低哼一声,心道:『好大啊!』大汉的动作开始还比较收敛一些,不一会便变得大力起来,肏得少妇咬着嘴也挡不住自己的呻吟。慢慢地她的小蛮腰弯下去,再也直不起来,四肢撑地被人干得“啪啪啪”响声不断。

那露h_露华浓

“别,轻点……嗯,快点!人家来接老公,我老公的班车快到了!”

“没事,我马上就射了!”

可是马上了十几分钟,还肏得少妇屁股“啪啪”直响,大汉说:“骚货!人妻就是好肏。哎,你手机号码多少?叫什么名字?以后我们多联繫,你贱屄痒了就来找我!”

“嗯,好。我叫徐莉,手机是39xxxxxxxx。”

嘻嘻,又一个贱货人妻诞生了。但这个还不是最惨的。

有一对大学生情侣,男的看得入迷,不自觉的撇开女友向我妻子围过去,想看清我妻子被狗干的细节,却忘了自己美女漂亮的女友。

漂亮的女大学生咬着薄薄的嘴唇,夹着修长的美腿,一下被菜老闆发现了,菜老闆上前搂住她,女大学生只羞羞的道:“别,人家男友在前面呢!”却没反抗。

菜老闆笑道:“没关係,你男友看我带的骚货被狗肏,看得眼都直了,哪还有空注意你,就是老子肏你他也发现不了!”

“讨厌!好粗俗啊!”女大学生笑骂道。

菜老闆一下吻住她,不一会就将她吻得七荤八素:“小骚货,你的内裤给我做个纪念吧!”女大学生瞄了瞄男友,看他注意力不在这边,轻轻点头。

菜老闆把她的内裤褪到脚踝,她动的抬脚,让菜老闆把内裤抽走。她心里明白内裤被扒才是开始,但是她的小腹抽痛得厉害,好期待!而男大学生呢,真可怜,他只顾着欣赏我妻子的人狗交配表演,却不知道自己女友就在身后被人扒掉了内裤,形势已经很危险!

菜老闆在女大学生张开的美腿间摸了一会,手就湿透了,然后解开她的衬衣将奶罩抽走,走到她身后,把她的玉臂别在身后,傲挺的大鸡巴从身后刺进她的小穴。女大学生被肏得不停闷哼,怕男友听见,但心里却在想:『好刺激啊,原来被陌生人肏屄这么好玩啊!』菜老闆问:“小骚货,在哪上学?”

“在xx大学,大三语文系。”

“多大了?叫什么名字?”

“柳文婷,二十三了。”

“呵呵,我以后想肏你了,怎么联繫你呀?”

“嘻嘻,你想肏人家,才不让你肏!人家的手机是58xxxxxxx,就不告诉你!”

菜老闆一边快乐地肏着美丽的女大学生,一边欣赏芷姗被狗干,一边颇为欣赏的看着旁边的大汉肏着美少妇。大汉也笑呵呵的看着菜老闆,颇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十几分钟后,两人都在身下的骚货体内射了,然后很默契的一笑,互相交换了下位置。大汉去干女大学生柳文婷了,而菜老闆则肏上人妻骚妇、刚为人母的徐莉。

菜老闆将少妇徐莉的一条美腿抱在怀里,压得笔直,少妇就在大街上美腿侧劈叉着被干得“啪啪”响。也许肏屄的动作太大了,把孩子吵醒了,哭闹起来,少妇一边被肏得“啊呀啊呀”的喊,一边道:“停一下,停一下再肏我,孩子醒了,要吃奶,我要餵孩子。”

菜老闆把少妇抱到婴儿车上,将她上身塞进车子,把她上衣扒光,说:“你餵你的,我肏我的,不耽搁!”可怜的少妇,上身光溜溜的,垂着大奶子,一边餵孩子,一边被菜老闆肏得“哇哇”的叫,大奶子晃来晃去。

一会少妇的裙子也被扒光了,和我妻子一样光溜溜的在大街上被人肏。她一只手臂被菜老闆拉在身后,整个身子侧着,一只大奶被孩子吸着,一只大奶被菜老闆肏得摇晃的打圈。

菜老闆一把握住她的奶子使劲蹂躏,骚少妇竟然舒服的瞇着眼。菜老闆一探头,仔细地啃她的奶子,她竟然还问:“我的奶好喝吗?”

“好喝,真想天天喝!”

少妇嘻嘻一笑:“想天天喝,可以啊,反正人家奶水很多,小宝也喝不完,便宜你了!”

又肏了一会,听见报站5xx班次已进站,少妇忙道:“啊,别肏了,人家老公的班车到了!”

菜老闆道:“我要射了,叫声好老公,求我射进你身子里,否则一直肏到你老公来,让他看我肏你!”

少妇嗔怪的道:“讨厌!好了,好老公,赶快用力干我,射进我身体里。好了吧?”

……少妇悻悻的推车走了,嘴里竟然在喃喃道:“死老公,晚来点不行啊?车站也是的,以前经常晚点,今天怎么不晚点了?”

一阵风吹来,裙下凉飕飕的,少妇一下脸红了:『哎呀!下面还光着呢,好难为情啊!两腿间,屄洞里黏糊糊的,感觉好异样,也好舒服啊!哎呀,被干怀孕了怎么办?要不要买避孕药啊?不过,吃药对身体可不好!

嘻嘻,被陌生人在大街上干屄干怀孕,听起来蛮刺激的!嗯,老公不是说想要个儿子吗?说不定现在肚子里的就是个儿子呢!正好随了老公的愿了。嗯,嘻嘻,就这样定了。不吃药,要是被人肏到怀孕了,即是我徐莉命里该让人肏大肚子!嘻嘻,好高兴!』那边,妻子芷姗被狗肏,开始还很矜持、很羞愧,埋着头哭泣。可是一会大公狗肏得越来越大力,妻子的低泣慢慢地停止,然后慢慢地变为闷哼,最后开始呻吟:“啊……啊……好大!啊……啊……好烫!哇……干死我了!”

妻子也不得了,摇着头被狗干得尖叫:“哇!狗哥哥,你肏死我了!啊……别,肏到我的子宫了,哇!你干死公共厕所了!”

一直被肏了三十几分钟,这条大公狗的耐力很好,妻子被肏得高潮了两次,才感觉大狗的鸡巴在她体内突然胀大一倍,怕是快要射了!

这时,菜老闆刚肏完少妇徐莉,过来一把拉住狗链,拽着公狗粗暴的离开,可是现在猩红的大狗屌那个蝴蝶结正卡着芷姗的子宫口,拽得芷姗一下跌坐下车子,狼狈的挺着屁股,下体连着狗鸡巴分不开,只好跟着公狗爬,狼狈而淫贱!

“哇!慢点,啊……狗鸡巴卡着我的子宫呢!哇……轻点!”妻子惨叫着:“菜老闆快放手!”

菜老闆戏谑的道:“你不是不想被狗肏吗?我这是救你呢!”

妻子哪还不明白他的意思,淫贱的道:“别,我愿意被狗肏,求你放手,让狗肏我。大家听着,我李芷姗自愿被狗肏屄,求公狗肏大我的肚子,求你快让大公狗肏骚母狗李芷姗吧!”

“哈哈!”菜老闆才一鬆手,大狼狗立马跳到我妻子背上,抱着她的小腰,大鸡巴使劲地肏。妻子芷姗像母狗一样趴跪着,撅着屁股挨公狗肏,还淫贱的叫着:“啊……公狗哥哥,使劲肏我,肏死我……”

我肏,这只大狼狗真会肏母狗,把我的妻子芷姗肏得淫相出,就是妓女里面万里挑一也很难找出像我妻子现在这么淫贱的了。

狗鸡巴肏得又快又狠,每次都干得妻子屄穴翻滚,膨大的狗鸡巴紧紧地和妻子的屄洞连在一起,尤其是狗鸡巴往外抽的时候,几乎就将芷姗的骚屄洞翻了过来,屄洞盛开有如花朵,亮晶晶的阴唇好似花瓣一般,“噗噗”的翻动。

芷姗的阴唇很肥美,有点大,好像是人们经常说的蝴蝶屄,被大狗屌干得飞快翻动的时候,真的很像翩翩扇动的蝴蝶,看得围观的人目瞪口呆。

“啊!”妻子一声低叫,身子不停地颤抖,腿也像打摆子一样,又一次高潮了。而这一次持续的时间很长,因为身上的大公狗在她体内射了,好多!

“啊……狗哥哥,射死贱货了!”

看着大公狗抱着我妻子这样的大美人灌精,週围不少撸鸡巴的男人也射了,喷得妻子身上、脸上、奶子、头髮上都是黏黏的液体。

菜老闆对週围人道:“大家欣赏的大狗肏美女,过瘾了吧?都散了吧,我要带骚母狗家了!”

摄像的那个年轻人对菜老闆道:“二哥,我服了,真他妈太了,我第一次见这样的骚货!”

菜老闆哈哈笑道:“服就行,愿赌服输哦!”

“一定一定,”青年道:“我这就给小娟打电话,让她洗好屁股,撅得像母狗一样,等着二哥去肏。二哥你家就直接进屋去肏她,强姦她,我就不去了,毕竟是我媳妇,你妹不是,免得尴尬。相信二哥一定干得她服服贴贴!”

“我知道!”菜老闆道:“老三,你别怨二哥打自己兄媳妇的意,小娟那小骚娘们,长得奶大腰细、臀圆腿长,脸蛋也好,很招人眼睛,迟早有一天要被人摁在下面拿大鸡巴肏的。与其有一天被别人肏服了,跟野男人跑了,不如便宜自家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嘻嘻!”青年道:“我知道的。二哥,小娟在床上可骚着呢,花样好多,我就知道她不是个安份的,没準我不在家的时候已经给野汉子干得哇哇叫呢!

还不如让二哥的大鸡巴干服她,免得真如哥哥说的跟人跑了。”

“哈哈,你这样想很好,不过你嫂子比小娟也不差,被干的时候骚着呢,你好好嚐嚐。”

“呵呵,二哥,你别说,我想干二嫂,想的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时,肏少妇的大汉也插言:“老二、老三,别说了,快点家,你们大嫂也等着被你们肏呢!”

菜老闆笑答:“大哥,嫂子的大奶子我想了很久了,每次看她奶孩子,就想把她的大白奶子捏爆了!”

大汉道:“哈哈!那,你今天的机会来了,你嫂子的奶子你捏不捏得爆就看你本事了,我也不管。不过,你们家小丽的奶子要是被大哥玩爆,你也不要有怨言啊!”

“哈哈哈……”三个人押着妻子上车,一边笑着。

原来三个人打赌,赌注是我妻子芷姗。菜老闆说我妻子是个超级贱货,一见面就能在大街上干她。菜老闆的大哥和三不相信,就打赌,如果菜老闆赢了,他的大嫂、媳都要被他肏,还要肏大肚子,她老婆也随他的兄们干。要是菜老闆输了,她老婆要被兄们干大肚子,他也可以干大嫂和媳。

妈屄,一群乱伦的畜生,你们自家的事,拿我妻子打什么赌呀?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17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