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把腿张开让男人使劲桶

第一小说站第一部新婚妻子与菜老闆(五)仓库被干过了三天,我去接我的新婚爱妻家,她竟然不太想家,直说:“老公,姑姑的病还没好,我再照顾姑姑几天吧!”

我气得心中直笑:『肏,这骚娘子被肏得乐不思蜀了!』我不知道该怎么答,虽然很想老婆家,这几天我鸡巴涨得厉害,想要用用她,可是显然她却被肏得舒服到不想家了,我只好沉默不说话。

姑姑不乐意了:“你们小俩口才结婚,还没一个月呢,你老住姑姑家算什么事呀?不是姑姑不想你,以后有空再来,现在你们要抓紧时间要个孩子!”

『呵呵,还是姑姑懂得!』我心道。

“姑姑,”老婆道:“你病不是没好利的吗?姐和姐夫不在家,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病不好了吗?能走能跳的,没什么大毛病!”

“姑姑!”老婆一脸的不情愿,然后沖着我道:“你说,让我留在这还是家?”

这女人有了姦夫真可怕,为了给姦夫肏,连老公都顾不上了,我心里满是吃味的,不由得道:“不如先家吧,过两天想了,再过来!”

老婆不高兴的“哼”了一声道:“反正不是你亲姑,谁的姑姑谁心疼!”

哎,这骚货,为了留下来,多被姦夫肏两天,竟然不惜和亲老公翻脸了。我尴尬的道:“好吧,随你吧!”

姑姑却不同意:“小姗,赶快家,别闹了!”

老婆一脸失望,望着我道:“你劝劝姑姑!”

妈的,你要留下来被肏,还让我劝,日,你当老公是王八呀?可是我确实做了王八了,不由得想到老婆被菜老闆大肏的情景,鸡巴忍不住要硬了。也许,让她留下来也不坏,至少每天都可以看她被菜老闆肏得哇哇叫的大片,至于生理问题,算了,大不了这几天打手枪解决,实在不行就找妓女解决。妈的,我这是什么心态?放着自己新婚不到一个月的娇美妻子让别人大肏特肏,自己却想着召妓女解决。

算了,反正她也被肏过了,多肏两天也一样不是,再挣下去,不要影响我们夫妻感情,我只好道:“姑姑,要不再让她呆两天吧?”

“不行!”姑姑道:“她不懂事,我还能不懂事?你们才结婚,我哪能让你们分开!快去吧!”

最后,老婆一脸不情愿的跟我上车,嘴里还嘀咕:“都是你,着什么急呀,不能多等两天!”我无语。

走到菜场时,老婆突然让我停车,道:“家里没菜了,买点菜带去吧!”

我道:“家门口不也有菜场吗?到家买不一样吗?”

“哪买不一样嘛,干吗非到家再买?到家天都晚,买不新鲜的菜了,这里的蔬菜很好!”

妈的,明明是想找肏,还说得冠冕堂皇,真比妓女还贱,临走还迫不及待的找肏。

我停下车,老婆急忙走下车去,我也跟上,老婆道:“你,在车上等,就一会!”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把腿张开让男人使劲桶

肏,你被菜老闆肏,我看看还不行啊?我不说话,却坚定地跟了上去。老婆没办法,有些不快,直接奔菜老闆的摊子去了。

菜老闆老远看见我们了,一脸笑意,甚是得意,我读得懂他的意思:呵呵,小子,你老婆又来找我肏了,你还不知道这几天我把你老婆肏得那叫一个贱,你老婆真好干。呵呵,别看你今天跟着,跟着也不管用,一会看我怎么肏你老婆。

老婆看到菜老闆也笑吟吟的道:“老闆,我又来买你的菜了!”

“好说!”菜老闆道:“我们家,别的不敢说,但是大黄瓜呀、大茄子、大萝蔔什么的绝对新鲜,又大又好吃,尤其是你这样的少妇美女最喜欢了!”

老婆略一脸红:“是呀,所以又来照顾你了。”

奶奶的,当着我面调情,当我死了?我心里略有不快,故意道:“你看你这黄瓜、萝蔔什么的都蔫了。老婆,我们换一家买!”

老婆道:“他家萝蔔、黄瓜最好,我喜欢,这几天都来他这买的。”

菜老闆道:“这是放了一天,快收摊了,不过我仓库还有很多新鲜的!”

老婆忙欢喜的道:“那好,我们去仓库看看。”

菜老闆起身,一边準备走一边道:“不过,仓库比较乱,人太多了,下不了脚!”老婆与姦夫心领神会,忙道:“老公,仓库乱,你就别去了,免得把你的衣服弄髒了,洗起来麻烦。你找个地方休息会,我去挑菜,一会来。”说着跟着去了。

我悻悻的想,不就是支开我,好肏屄嘛,说得这么费劲。老婆离开一会,我对老闆娘道:“厕所在哪?我上个厕所,休息会。”

……一离开菜摊视线,我拉住一个人问:“仓库在哪?”

“二楼、三楼都是。”

二楼跟三楼面积不小,我有点犯愁,不知到哪找他们去,我蹑手蹑脚的,怕弄出声响,直到快走到二楼西头时,我听见楼道中有“啪吱、啪吱”的肏屄声,还有老婆“噢噢噢噢”的呻吟。

我轻着脚步走到最西边的那间仓库,操,这两个狗男女真不知廉耻,偷情都不知道关门,不过倒方便我了,我从门缝里轻易就看见我的新婚妻子是怎么被肏的。老婆这时正趴在一堆萝蔔上面,撅着屁股,分开美腿,被菜老闆从后面肏,我看得热血沸腾。

菜老闆应该已经肏了她一会了:“你个贱货,你老公在下面等你呢,你也不怕他等急了?”

“等急了就等急了,”老婆呻吟着:“哦哦哦……别管他,肏我,狠狠地肏我!”

“肏,真是个天生的贱婊子!”菜老闆抄起老婆两条修长的美腿,掰得笔直然后往前推,直到老婆的小腿架在她肩上,整个人被对折。他握着老婆风骚的足踝,压着我老婆的身子,巨大的鸡巴狠狠地肏着:“妈的,还是这样肏最爽,你这贱货,就是要这种高难度的动作肏起来才好玩!”

“是呀!啊……”老婆羞羞的道:“我也最喜欢这样被你肏!以后我经常让你这样肏!”

“好,以后老子天天干你!”

“嘻嘻!”老婆笑道:“随便,反正人家是公共厕所,你想上就上,想怎么肏就怎么肏,人家也只有逆来顺受!被你肏死,哦……也没办法!”

“肏!肏死你这个骚货!”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楼道里迴蕩着老婆被肏的声音,清脆响亮,还有老婆被干的淫蕩呻吟。而老婆被人肏的声音又响又脆,完全让人光听声音就能想像得到我老婆被人肏得是又狠又快又有力;听这声音的频率,老婆每分钟估计都要被菜老闆肏两三下,菜老闆不愧是干体力活的,身体强壮,就这样压着我老婆暴干了她五、六分钟。

老婆被干得泣不成声,不停求饶:“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干死我了,哦哦哦……不要……啊……肏进人家子宫了,啊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噢噢噢噢……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

“干!肏死你!肏死你!骚货!”

“啊啊啊啊……我是妓女,啊啊啊啊……随便干,哦哦哦哦哦……我是贱婊子,干我的子宫……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了……噢噢噢噢噢噢……人家是公共厕所,你快上啊!啊啊啊啊……”

我探头看着,只见老婆的骚屄被肏干得成为圆形,菜老闆的大鸡巴飞快的进进出出,干得老婆阴唇翻飞,好似蝴蝶不停扇动翅膀,而且老婆被干得淫水“吱吱”直冒。

“啊……”菜老闆低吼:“我要尿了,要不要拔出来?”

“啊……不要!”老婆抱住菜老闆的粗腰使劲压向自己的胯间,指甲使劲得都挤进菜老闆的肉里,淫蕩的道:“不要,你尿在里面,人家是公共厕所,专门盛你尿的公共厕所……给我,人家子宫都张开了,就等你尿尿!”

“哈哈哈!”菜老闆得意的笑道:“我就知道你这个变态女人会求我尿在你里面,你他妈就是天生的公共厕所!”

“是,是,人家是天生的公共厕所,你快尿人家!”

只见菜老闆的大鸡巴死死地插在老婆体内,鸡巴青筋鼓着,不停地挺动,显然他在尿我老婆。

“啊爽”老婆被他尿得全身抽搐,竟然高潮了!

“哈哈哈!骚货,才尿你两下就高潮了,老子还没肏爽,还没射呢!”

我操,菜老闆竟然尿了两三分钟!这要尿多少尿进我老婆的子宫?

“啊……好哥哥,你尿得好多呢,泚得人家子宫就像枪打的一样,好满,人家子宫都要被你射穿了!”老婆骚骚的道:“好爽,人家这辈子都是你的公共厕所,随便你上,随便你尿。人家的骚屄每天不被你肏,不被你尿,都痒得厉害。

求求你,每天干人家,人家以后天天让你肏,我下辈子是你的性玩具,随便你怎么玩都行。你就是让人家当妓女,人家也一边被嫖客肏,一边帮你数钱;你朋友想上厕所的,也可以来找我,我随便他们上!”

“肏,贱货,我一个人肏你还不爽,还想被我朋友肏,真贱!”

“是,我贱,我是公共厕所嘛!哥哥,你鸡巴这么大,你朋友也肯定大,我最喜欢大鸡巴肏我!求你,一定让你朋友来肏人家!”

“我肏死你!”菜老闆大吼一声,又飞速肏起来。老婆的高潮还没过,就被肏得“啪啪啪”的直响,骚屄一边抽动,一边阴唇乱翻,水花乱溅。

“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好哥哥,一会再肏我,我的子宫抽了,啊啊啊啊啊啊……”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 把腿张开让男人使劲桶

菜老闆将老婆翻过身,让她四肢撑地,他从后面架着大炮轰干得老婆“啊啊啊啊”的抽泣:“不,啊啊啊……干死我了……啊啊啊……好哥哥,公共厕所,啊……也不能这样使,公共厕所要被你肏坏了!”

菜老闆这样大刺刺的在仓库肏着我妻子,门也不管,显然,他根本就是想有人欣赏他肏我妻子的英雄姿态。妻子芷姗不知道怎么想的,大白天也不怕被人看见,心甘情愿的这样被肏着,还淫叫得满楼道的声音。不过这样也方便我看了,真是激动!

我正看得过瘾,突然听见楼道有声音,有人来了!我慌忙往楼上楼道躲。被碰到可不好,自己看自己妻子被人肏屄,我做丈夫的不管,不丢人吗?而且被逮到让妻子知道我是变态,以后怎么相处啊?

我在楼道听见下面传来谈话声:“哟!是你。”显然菜老闆和来人认识,妈的,肏屄的动静这么大,不把人吸引过去才是怪事!不知道妻子怎么样?也许他们已经穿好衣服了。

“哈哈!”菜老闆的声音:“是我。你来送菜,你忙你的,我正肏一个骚货玩!”我一下气愤不已,菜老闆竟然没有躲,显然还在干我妻子,因为楼道又隐约听见肏屄声。

“我肏,你好福气。这是谁家的骚货?长得真漂亮,让你这个猪拱了!”

“哈哈,她老公在我菜摊买菜呢!都不知道我正在肏他老婆。怎么样,一块肏啊?这骚货就是个公共厕所,好肏得很!”

“哈哈,那我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呀?骚货,来认识一下,这是王哥。叫王哥,自己撅着屁股请王哥肏你!”

妻子甜甜的声音:“王哥好!王哥的鸡巴一定很大,骚货请王哥赶快来肏人家!我是个公共厕所,王哥随便用,别客气!”

“好,那我肏了!”

“肏呀,骚货都準备好了,王哥请随便。是不是王哥不喜欢骚货的这个姿势呀?你喜欢什么样的,狗趴、骑乘、老汉推车,王哥随便提,你就把我当免费妓女好了。”

“肏!”然后,传来“劈哩啪啦”肏屄的声音。

“啊……王哥好会肏!啊……”

“啊……别,不行,不能一起肏!啊……哇!你好坏,你们一起肏,人家受不了了,要被你们肏坏了!”

显然,现在我妻子很有可能,不,一定是被那王哥和菜老闆玩两穴同插的好戏,可惜,我这个正经的老公却无缘得见,只能在楼道听着。

过了大约二十几分钟,我听见王哥道:“爽!骚货,我要射了!”

“啊……啊……王哥,射进人家的骚屄里!”

“肏,我射了,搞大你个骚货的肚子,我可不负责!”

“啊……人家有老公的,不要你负责!”

“啊……爽!”

一会,王哥又道:“呵呵,真想再肏一会,不过有事,必须要离开了。”

“嘻嘻!”妻子笑道:“王哥,没关係,以后想肏人家,再来肏就是了,人家是公共厕所,随时给你上!”

“哈哈,不错!”

王哥似乎离开了,我悄悄探出头,楼道没人了,我又溜仓库门外,因为妻子的呻吟声还没断,我知道,菜老闆还在肏玩我妻子芷姗。

果然,妻子还趴在一堆白菜上,撅着屁股被菜老闆猛干,看菜老闆兇猛地肏干的样子,估计离射精也不远了。

我正思呢,只听菜老闆“啊”的一声抱着妻子的大屁股战抖着,他射了。

老婆也“呀”的一声,屁股似乎在收缩着,看样子也高潮了。

老婆的屁股撅得高高,菜老闆刚抽出大鸡巴,老婆的鸡巴洞还不上呢!我肏,老婆的鸡巴洞被干得好大,菜老闆顺手抄过一个大萝蔔,有十多几厘米粗,六、七十厘米长,一下捅进老婆的大鸡巴洞。“哇呀!”在老婆的嘶叫中,大萝蔔一通到底,近乎只剩下菜叶在体外。

老婆的屄洞抽动着,菜老闆已经拿着相机给老婆拍淫贱的特写,还拿着摄像机拍。肏,我没注意,菜老闆不但肏我老婆肏得这么狠,还拍了我老婆被他肏的视频,我老婆竟然很配,还不停地摇着屁股。当摄像机对着老婆脸部拍特写的时候,老婆竟然还一边在高潮中抽搐,一边摆个胜利的手势,好淫贱!她还说:“老公,你老婆厉害吧?鸡巴洞不但能被人肏,还能种大萝蔔!”

“呵呵,你这贱货,不止屄洞能种萝蔔呢!”说着菜老闆将大萝蔔拔出来,一下猛插进老婆的屁眼,“呀”老婆惨叫一声,一边痛苦,一边兴奋:“是呢,人家的屁眼也能种大萝蔔!”

哇!老婆的屄洞又被菜老闆插了个更大的萝蔔!在我惊讶不已的时候,菜老闆手握着两根大萝蔔,疯狂的插起来。“呀……呀……呀……”妻子狂乱地扭着纤腰,呻吟着:“哇!干死人家了……呀!肏得好深!哇……”

那天早上没能看见妻子被大萝蔔插屄的奇妙景像,没想到今天补来了,我屏住呼吸,热切的看着。

哇!大萝蔔真的太大了,看着也实在担心妻子的屄被它插破了,不过这种大萝蔔干破美妇人妻的激烈大战,真的很赏心悦目,尤其看着妻子骚屄被干得陷进去翻出来的样子,太爽了!屁眼也是,被干进去的时候只剩萝蔔把,抽出的时候一层层的粉红,很让人兴奋!

菜老闆玩得很开心,笑道:“哈哈,骚货,你的屄真能装啊!肏,这么大也能插进去,我真是喜欢极了,特喜欢这样肏你!”

“啊……啊!”妻子喘息道:“你喜欢就好,啊……干我,我随便你玩!”

“哈哈,你今天去就给你老公做个萝蔔烧肉好了,一定很美味。这两根大萝蔔可是从他老婆的骚屄里种出来的,你老公吃了还不讚不绝口啊!”

“嗯,人家做萝蔔烧肉很好吃的!”

“好!”菜老闆猛插了一会后,一抽老婆的屁股道:“骚货,你老公等急了吧?收拾下吧!”我一听,估计结束了,所以迅速撤离。

我到菜摊等妻子来,可是等了半天还没来,我有点焦急,又偷摸跑仓库,可是仓库没人,但是地上刺眼的躺着妻子的衣服,包括内裤,而我妻子却不知所蹤,现在她很有可能一丝不挂,光溜溜的,在哪呢?

对了,会不会在厕所?

厕所也没有,我慌乱了,菜老闆会带着妻子去哪呢?要知道,现在大白天,我妻子还光着呢!

对,妻子不是光光溜溜的,下面的两个洞还插着两个巨大的萝蔔呢!天,这样淫乱样子的老婆,被菜老闆带到哪里了?

也许,在车库,妻子正被一群人肏着;也许,在大街上,妻子正被路人指指点点,甚至拍照,明天新闻上会不会有“自称公共厕所的新婚少妇,屄插两根大萝蔔上街!”的新闻?也许……我脑子乱乱的,感觉事情有点失控!

我焦急的等待了二十几分钟,才见到妻子和他姗姗来,只是,老婆和菜老闆来的时候已经和刚才不一样了,奶子更鼓了,估计是被菜老闆揉的,乳头明显的挺着,将薄薄的衬衣顶得快破了。下身直筒裙内的美腿夹得笔直,只能碎步前进,好似很矜持,屄洞和屁眼各插了一根大萝蔔能不“矜持”吗?

妻子芷姗道:“老公,等久了吧?老闆家的萝蔔实在很好,又大又粗又长,我就多选了会。”妻子举举大塑胶袋,里面满是大萝蔔,还有大茄子:“菜老闆说他朋友家的茄子也很好,我又去选了点茄子。”

难道,刚才妻子失蹤的这段时间,是被菜老闆带到另一个菜贩那里,让我不认识的菜贩子肏了?我还能说什么,只好道:“没关係。现在走吗?”

芷姗道:“再等一下,我再买点黄瓜。”说着,老婆又进到菜老闆摊内选黄瓜,这让我想到前两天妻子选黄瓜被菜老闆干的喷血场面,心里又激动了。

可是菜老闆和我闲聊起来,我郁闷了,这估计没办法欣赏了。不过一会,我发现菜老闆的手不时地颤抖,好似很正常,但是有心的我看见老婆雪白的大屁股不时地从台子边沿露出一点,露出的是妻子裂开的淫蕩沟壑,一根巨大的萝蔔在沟壑间插进抽出,菜老闆正握着大萝蔔不停地肏她。

我一下激动了,肏,这对狗男女竟然在我眼皮子地下干着这样无耻的勾当!

哈哈,不过,我喜欢。

我一边和菜老闆漫不经心的聊天,一边总趁菜老闆不注意偷瞄两眼。嗯,搞得我妻子是他的一般,我反而要偷偷摸摸,好似偷人家老婆似的。不过,估计这就是偷情的快乐和刺激吧?偷摸的感觉不错,肾上腺激素分泌得很剧烈。

估计菜老闆自己也没发现,他有时候动作太大了,往后抽的带动我妻子的屁股往后推。到最后可能是我一直表现得好似没发现他们的小动作,让菜老闆更大胆了,他的抽插动作越来越大,最夸张的时候,甚至将芷姗的整个屁股都带出来了,光溜溜的看得很清楚,又被他很暴力的肏了去。

说实话,要不是我淫妻心理作祟,装作没看见,估计正常的男人早把他的菜摊掀翻,满世界的拿刀砍他了!

大概几分钟后,菜老闆竟然把手拿上来了,我疑惑,难道他玩完了吗?可是不见妻子上来啊!?

正疑惑呢,却见菜老闆双手撑着菜摊,粗腰轻微的挺动起来,开始还比较自制,不太明显,慢慢地动作开始大了,很容易看出他在挺动粗腰。靠!他不会就这样一边和我聊天,下面却在肏我妻子吧?

我猜得没错,老婆正置身在菜老闆身下,有台子的遮挡,虽然我看不见,但是从菜老闆不时挺动的腰,我猜测他一定是在肏我的妻子。在别人面前肏他的老婆一定很爽吧?

菜老闆肏干的动作越来越大,开始他还很注意,后来就很放肆了,他每肏几下,就会大力的抽肏一次,老婆的大屁股向后顶得露出,我看到老婆裂开的肥美臀瓣中间,一个粗黑的巨棍猛干去,将屁股顶肏得立刻弹去,很黄很给力。

哎,不但很给力,也很给响,肏屄的声音好响,这样肏,能不响吗?

让我听的,我觉得我要是再不发现他们的姦情,我就是个聋子!妈的,菜老闆你能不能矜持点,我可是你身下正被肏的骚货的老公。可是我又不能发现,我肏,我为难了。这么大的肏屄声,我要是再不发现,谁相信啊?我要是硬装作不知道,估计菜老闆立马就知道,我喜欢看妻子被人肏了。

虽然这是事实不假,但却是我最大的隐私,人都要隐私,隐私被捅破很不爽的,而且这种变态的隐私,很可能给家庭带来灾难。可是我要是现在捉姦,这里是菜场,有很多人,把芷姗光溜溜一丝不挂的拉出来,芷姗的脸可丢尽了,以后怎么面对週围的朋友和亲戚?就算我不想离婚,估计我爸妈也要逼我离。马上就是家庭危机,以后我到哪找这样骚、很好被人肏的妻子来满足我的嗜好?

妈屄,人家是老公发现妻子红杏出墙,为捉不到姦犯愁,我他妈是为了发现姦情,怎么不让姦夫淫妇发现我已经知道而犯愁。

不过,还是我反应快,脑袋聪明,我立刻拿出手机,将耳机一塞,装作听歌了,这下就是你肏屄的声音再大点,我听不见也是正常。实际上,我根本没开声音,妻子被人肏屄的声音这么好听,我听毛的歌!

然后我背过身,呵呵,这样菜老闆你肏屄的动作再大点,我也发现不了,你可以肏得更狠一点!当然,看不到可不是我希望,否则菜老闆肏得再狠,我也享受不到不是?

聪明如我,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我早开了手机的自拍功能,通过摄像头,我看得真真的,还不用担心被发现,而且,还有录影功能哦!

果然,菜老闆也更大胆了,直接抓住妻子的屁股,将她下半身拽出来,直接的肏,我很清楚的看见妻子的美臀被肏得前后大幅度的摇晃。这样肏,估计实在刺激,爽得不行,菜老闆也坚持没几分钟就射了,弯腰抱着妻子打种。

过了一会,妻子选完黄瓜,我们家。

晚饭的时候,操,妻子果然做了萝蔔烧肉,不用说,所用的大萝蔔一定是用骚屄夹着来,老婆爬楼时扭捏的动作我记得很清楚。

妻子还故意问我:“萝蔔好吃吗?”芷姗问得那样温柔如水,如果不是我知道,我一定会觉得她温婉贤良极了,可是我从她眼中看到隐藏很深的风骚淫乱。

我答:“好吃!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萝蔔!”

“真的?”妻子夹着美腿道:“那我以后还到那个老闆那去买。”

“好!”

 

原创文章,作者:空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ddaoxinghuagong.cn/meiwen/1744.html